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5章 纷纷而至

张扬道:“得,没有就算了,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张大官人乐道:“何叔叔,您是大忙人,整天天南海北的飞,我不是不想请,我是害怕请不动您。”他上前握住何长安的手道:“我正愁没钱结账呢,您真是及时雨啊!回头我把这次消费的账单给您过目!”
赵铁生听到她有又提这件事,不由得有些干瞪眼,这个儿媳妇真是极品了。
张大官人摇头叹道:“谋杀亲夫啊,丫头够毒的!”
俞美莲道:“这种事情我见多了,别说你这么大的管,我七舅不过是个副乡长,他闺女添娃儿,都摆了七十多桌,礼金也收了好几万。”
罗慧宁原本准备住在南国山庄,因为之前在那里住过,留下的印象相当不错,可张扬临时打电话给她,说在慧源宾馆安排好了。
张扬道:“三十桌吧,不能再多了,丁家才四十桌,我要是超过人家,岂不是把风头都抢了。”
赵铁生道:“立军,你个没用的东西!”
赵立武上前很亲热地搂住张扬的肩膀道:“三儿,我还以为你昨天就能到呢。”
林雪娟笑道:“张书记,到底是市委书记,跟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就是不一样,下湖游泳都西装革履的,真有范儿啊!”
楚嫣然看到他现在还打肿脸充胖子,不禁格格笑了起来,爱死了这厮没皮没脸的样子,林雪娟笑着走向楚嫣然,向她伸出手去:“楚小姐,我是林雪娟。”
张扬知道丁巍峰在提醒自己在收礼的时候要有所鉴别,什么礼物该收,什么不能收要分清楚,他其实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应了一声道:“丁叔叔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常海心知道以张扬的能力安排这件事应该不在话下,没过多久,袁波电话又打了过来,他也想出了一办法,准备在望江楼的天台上临时清理一块地方给张扬摆酒,张扬笑着告诉他事情解决了,南国山庄任文斌的电话也是接踵而至,他也想出了和祁山一样的办法,张扬全都表示感谢,毕竟最先想出办法的是祁山,他已经答应去慧源宾馆了。任文斌那边也是感觉非常不好意思,反复强调五一那天一定去慧源宾馆讨杯喜酒喝。
赵立武去开酒,周山虎抢先拿起那瓶五粮液给开了,他给所有人都倒上,自己没喝,张扬道:“你也倒上,下午给你放假,找希婷去玩吧。”
高廉明道:“这没问题,我一早就过去。”他在省委家属大院下了车,张扬和周山虎直奔慧源宾馆,因为决定酒席在这儿举办,所以张扬和家人商量了一下,干脆让赵静从这里发嫁,祁山那边为此专门准备了一栋别墅。
祁山笑道:“随便!”
楚嫣然道:“我们公司的业务很广,不止是美国有生意,最近我们刚刚开发了一个矿产项目,位于南太平洋内的一个小岛上,大概有一平方公里,你要是愿意,我安排你去做那个项目的负责人。”
祁山笑道:“各办各的酒席,谁抢谁的风头啊!哪有那么多的顾虑。”
一路之上,张大官人的手机铃声就没有停过,多数都是恭贺赵静结婚的电话,很多人都是刚刚得到了消息,其中有奔着交情来得,还有想通过这次机会和张扬拉近关系的,张大官人的酒宴规模也如同滚雪俅般的递增着,等他到了东江,粗略地一算,只怕要摆三十桌了。
张扬和文浩南走在了一起,张扬道:“最近工作忙吗?”
文浩南和张扬跟何长安都是非常熟悉,两人慌忙迎了上去,齐声道:“何叔叔!”
张扬道:“其实我根本没打算摆这场喜宴,可我妹结婚的事儿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无论交情怎样,人家过来恭贺,我总不能失了礼数,所以才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安排。”
俞美莲道:“我怎么瞎说了?现在当官的有几个不收礼的?”
丁巍峰不禁苦笑,如果张扬那边来人太多,婚礼当天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混乱局面,这小子事到临头才决定要办酒席,真是杀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到底是年轻,做事没点计划性。丁巍峰道:“昨天兆勇还专门过去酒店沟通,想让酒店多留十桌,可现在他们最大的厅已经全都包给我们了,我们都是半年前订下的酒席。”
祁山蹲下去,用手摸了摸湖水:“水有点凉,搁我是下不去。”
趁着楚嫣然和林雪娟说话的功夫,张大官人湿淋淋http://www.hetushu.com的爬上了岸,这厮回到越野车上找衣服换了,这才重新来到湖边,看到祁山和林雪娟、楚嫣然已经在遮阳伞下坐了,楚嫣然和林雪娟谈得很愉快,林雪娟平时并不健谈,真正感兴趣的话题就是音乐,楚嫣然恰巧是从小学钢琴出身,一手钢琴弹得也算得上专业水准,所以她们之间很容易就找到了共同语言。
楚嫣然笑靥如花道:“我倒不是刻薄,就是看不得她欺负你,好像滨海跟咱们自己家似的,安排个事业单位干干,她说得真容易,不是逼你犯错误吗?”
张大官人眉开眼笑,想不到最困扰他的事情到了祁山这儿迎刃而解了。
赵立军愕然道:“爹,你骂我干啥?”
楚嫣然道:“嫂子,那以后等有了合适的工作我再找你。”
祁山道:“我估计省领导多数都要往丁家那边去,不过你过去工作过的地方,肯定会有不少的朋友过来恭贺。”
赵立武道:“我哥说的没错,这才是时代潮流,嫂子你过时了。”
丁巍峰说的是实情,张大官人本来就不想和丁家合办,既然丁巍峰这么说,他就有了借口,张扬道:“丁叔叔,我这边本来不想办,可是也不知道这些人消息怎么那么灵通,一个个都找上门来,我要是不办吧,人情上说不过去,你看……”
祁山道:“丁书记人脉非常广,他儿子结婚,在省内影响还是很大的,娶得又是你妹妹,这件事传出去也很正常。”
下午的时候宾客陆续而来,林秀一家陪着楚嫣然的外婆玛格丽特过来了,谢晓军这次把女朋友徐凝也带来了,经过上次的事情,林秀也默许了他们的交往,毕竟不是每个女孩都有勇气为儿子阻挡子弹的。
张扬道:“那,咱俩得把话先说明了,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张扬道:“我们家开始都跟丁家沟通过了,赵静不从春阳发嫁,我家人提前去东江,赵静从那边发嫁,我家也不办酒席,都是丁家操办,可现在……”
张大官人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就栽入了小湖里,其实以他的本领,楚嫣然根本没有这个本事将他踹进去,张大官人是故意让楚嫣然得逞。
张扬端起酒杯道:“爸,我敬您!”
祁山道:“你现在去问谁家还不是一样,东江上档次的饭店全都订出去了。”
文浩甫笑道:“我不如张扬会说话,当妈的谁不喜欢听好听的。”
祁山给他派送定心丸道:“你放心吧,我这边全都安排好了,不管是明天的宴席还是客房,我都做好了准备,保证万无一失。”
张扬自我解嘲道:“今儿天太热,我下湖游泳呢。”
何长安知道他是在开玩笑,忍不住笑道:“去找你媳妇儿哭穷去,我可没她有钱!”
俞美莲眼睛有点冒光:“具体在哪儿?那边环境怎么样?有没有学校?我们一家要是都过去,得先解决儿子的上学问题。”
张扬和丁巍峰沟通过后,马上给袁波打了电话,袁波旗下有多个饭店,办酒席首选就是他,可这次袁波犯了难,丁巍峰刚才说的没错,五一节期间是结婚的高峰期,他旗下酒店不少,可五一那一天的酒宴全都订了出去,张扬一张口就要了二十桌,别说二十桌,连两桌他也挤不出来。
赵立军忙着道:“就是……别当真……”
俞美莲一听双眼冒光道:“你们公司,那不是得去美国?”
楚嫣然道:“不是,离夏威夷很远,地图上找不到那位置,不过,你不用担心,每年会给你一个月的探亲假,养老金,公积金,医疗保险什么的都是少不了的,至于失业险,你不用担心,只要我公司存在一天,你就不会失业。”
文浩南停下脚步,向周围看了看,低声道:“张扬,你最好和这个人保持一些距离。”
罗慧宁道:“活该他心理不平衡,他现在心里就只有那个索菲,早就把我这个当妈的给丢到爪哇国去了。”
两人还没有走到别墅前,又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身边,车门打开之后,有段时间没有现身的何长安缓步走下了汽车。
小两口斗嘴也是其乐融融,两人正说得热闹,张扬看到远处有两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却是祁山和林雪娟。
俞美莲臊得满脸通红,这才真切感受到这位小妯娌的厉害。
俞美莲道:“那……那待遇怎么样?hetushu.com
徐立华忙着打圆场道:“老赵,好好的生什么气,大喜的日子,孩子们也是说些玩笑话,你别当真。”
张大官人这下有些头大了:“还真是有些麻烦……难不成我只收礼不请人家吃饭?”
张扬笑道:“丁叔叔,您抬举我了。”
张扬亲切叫了声爸妈,他和周山虎一起去洗手,招呼大家落座,张扬发现赵静并不在这里,有些诧异道:“小静呢?”
楚嫣然擦了擦俏脸道:“滚!一嘴的酒味儿。”
文浩南笑道:“我再不来,妈眼里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
楚嫣然笑道:“嫂子,我说了也没用,他要是滥用私权,以后就是一政治污点,你要是真想找工作啊,这样吧,我公司里缺人手,你来帮忙好不好?”
午饭过后,张扬和楚嫣然一起来到小湖边漫步,张大官人想起刚才楚嫣然揶揄俞美莲的事情,不禁乐的哈哈大笑,他搂着楚嫣然的香肩道:“丫头,用得着这么刻薄吗?”
文浩南道:“她忙着采访,妈这个人开明的很,我感情上的事情,她不会反对……”说到这里文浩南忽然想起了不知所踪的秦萌萌,内心中忽然感到异常沉重,他舒了口气道:“明天我还有任务,中午过不来了!”他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张扬。
楚嫣然道:“你刚去,薪酬不可能太高,毕竟太高了别人会产生心理偏差,可太低了我也过意不去,总之我保证比你当公务员多两倍。”
何长安呵呵笑了一声,他有些不满地看着张扬道:“张扬啊张扬,当了市委书记,把我这个当叔叔的都给忘了,怎么?你妹妹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不通知我?”
丁巍峰道:“张扬,既然躲不过去就办吧,不过酒店可不好找,你应该没问题。”
张扬道:“见外了是不?走,咱们陪妈说话去。”
俞美莲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了,你公司的工作都太远,背井离乡的我受不了,我得在家照顾爸妈。”
别墅位于湖边,沿着小湖边全都挂上了红灯,草坪上已经扎好了十个罗马帐,这是专门为贵宾准备的,有些贵宾不想被人关注,到时候就可以放下罗马帐,提供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祁山考虑事情非常的周到。
张扬道:“干妈,浩南哥心理不平衡了。”
俞美莲讪讪笑道:“嫣然,我想了想,这活儿我干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张扬苦笑道:“可不是嘛,这两天单单是打电话要来喝喜酒的就有几十个,而且他们都不是自己来。”
徐立华的声音从厨房内传来:“你们爷几个先喝着,我再做两个菜过来!”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事情挺多的!”他向周围环视了一下道:“环境不错,你和这边的老板很熟?”
徐立华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三儿回来了,我做了菜,美莲快进来帮忙。”
乔梦媛虽然没有前往东江喝喜酒,可是她也送上了礼物,送给赵静一对翡翠手镯,常海天忙于保税区的工作也无暇前去,不过他也送上了礼物。
张扬只能找到南国山庄,南国山庄也是一样,张扬总不能难为人家,想来想去,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祁山。
俞美莲装出很懂的样子:“那是,我看三弟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小钱,只要是过来的,谁封礼也不会低于两百块,三十桌,怎么着也得有十几万的礼金。”
张扬接了几个电话之后,不由得有些头大,他本以为妹妹结婚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即便是关注也是冲着丁家的,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冲着他过来的人也不少。
赵铁生道:“我们不用你照顾,你志向这么远大,我们不能耽误了你的前程。”
张扬道:“嫌弃我了?”
张扬看到文浩南过来,笑着迎了上去,两兄弟各自在对方的肩头捶了一下,张扬道:“浩南哥,来这么快?”
慧源宾馆是祁山的物业,张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祁山打了一个电话。祁山听张扬说起这件事,不由得笑道:“张书记啊张书记,哪有你这么办事的?事到临头了才想起订酒席,五一那天的饭半年前都订出去了。”
罗慧宁故意板起面孔道:“还叫我罗阿姨,叫干妈!”
林雪娟笑道:“这辈子只会这一样东西。”
常海心看到他纠结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怎么了这是?你妹结婚,你发什么愁?”
“就是嫌弃和*图*书,嘴巴上的油都没擦干净,脏不脏?”
楚嫣然走过来甜甜叫了声罗阿姨。
张扬亲自把老太太接下车,徐立华和赵铁生夫妇也来到车前相迎,玛格丽特拉着徐立华的手聊个不停,张扬让母亲陪着玛格丽特一行进去休息,这边他干妈罗慧宁也到了。
俞美莲明白了,这根本是要把自己发配了,别说是给她双倍工资,十倍她也不干,背井离乡的,恐怕自己出去一年回来,老公儿子都成别人的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冲着厨房内叫道:“妈!来吃饭吧,别忙活了。”
张扬道:“肯定不够啊!”
赵铁生气得把酒杯重重顿在桌上,徐立华也把脸扭到一边,这个儿媳妇真是让他们头疼。
赵立武的未婚妻邵永红端着炒好的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别墅内设施配备很全,可以自己做饭,本来祁山安排好了让人送菜过来,可是徐立华坚持要自己做,她知道儿子喜欢吃自己亲手做的菜。
汽车来到别墅前停下,张扬看到二哥赵立军迎了出来,张扬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笑道:“二哥!”
大家方才端起了酒杯,却听到门铃响了起来,周山虎第一个起身去开门,当看到外面来人的时候,周山虎有些愣了,张口结舌道:“张……张……张书记……”
几杯酒过后,赵铁生道:“三儿,我跟你妈都商量过了,酒席钱我们来负责。”
丁巍峰道:“张扬,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一声,这种事情人情往来是少不了的,一定要把握好分寸。”他随即又笑了起来:“应该是我多虑了,你应该会处理这些事情。”
张扬道:“我得征求下丁家的意见。”
俞美莲撅了撅嘴,凑在赵立军身边坐下了,赵铁生看不惯了:“美莲,你去看看你妈咋还不来。”意思很明显,你婆婆还没坐呢,哪儿轮得到你了?
张大官人又惊又喜,他起身来到门前,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将楚嫣然给抱了起来,楚嫣然一声娇呼羞得满脸通红,这厮从来都是这样,永远都不知道含蓄为何物。
祁山笑道:“怎样?到底多少桌酒席确定了没有?”
张扬没好气道:“随你,不过你明儿最好一早到慧源去,指望你帮忙记账呢。”
楚嫣然看到张扬落汤鸡一样从湖水中冒出头来,笑得花枝乱颤。
俞美莲端着菜走了过来,刚巧听到这句话,她接口道:“就是,酒是五粮液,烟是中华,酒宴摆在五星级大酒店,唯一的遗憾就是在露天。”
徐立华拉着楚嫣然的手,让她坐在自己和张扬之间,徐立华对楚嫣然道:“嫣然,你回国也不提前说一声。”楚嫣然看了张扬一眼。
张扬道:“暂时不会急着走,这么一大家人都过来了,我怎么都得尽好地主之谊,让大家吃好玩好,满意而归口对了,你把索菲叫来,趁着这个机会,让她和妈多多增进感情。”
楚嫣然羞得捂住耳朵道:“不要听,不要听,你个大流氓,你不嫌恶心啊!”
徐立华招呼俞美莲坐下,经过这番折腾,俞美莲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邵永红对这位嫂夫人的为人非常明白,只当没有听到她的这句话。
文浩南笑道:“大喜的事情,多少都得恭贺一下,我比不上那些大老板,全指望工资收入,你别嫌少就好。”
张大官人放下电话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手掌,向常海心道:“事情解决了,去慧源宾馆。”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大官人的情绪因为楚嫣然的到来越发高涨,和每个人都喝了一杯酒。
祁山那边笑了起来:“这样吧,我给你提个建议,不如考虑户外,慧源后面的小湖边有大块草坪,安排个五六十桌都没问题,环境优美,到时候我再给你找一乐队,保准酒宴的效果要比在室内要好上无数倍。”
俞美莲又感叹起赵静结婚的风光场面,同人不同命,她现在的心理有些不平衡,总觉得赵立军兄弟姐妹中,自己男人混得是最惨的一个。俞美莲道:“嫣然,我三弟最听你话,你跟他说说,帮我安排个事业单位的工作干干。”
赵铁生皱了皱眉头,赵立军忍不住骂道:“你懂个屁,你去看看美国的电影电视剧,结婚时兴在草坪上,这档次一般人还享受不到呢。”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丫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祁山招呼张扬坐下,楚嫣然和林雪娟一起去远处和-图-书走走,留给他们两人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赵铁生被张扬的这声爸叫得心里暖烘烘的,他知道凭着自己过去对待张扬的态度,人家现在不搭理自己都是应该的,可是人家非但没有记恨自己,现在反而是以德报怨,张扬图什么?还不是图他以后对徐立华好点儿,赵铁生这些年的改变也是巨大的,他抿了抿嘴唇道:“来,咱们干一杯。”
张大官人转过身去,却看到楚嫣然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前,略带嗔怪的望着他道:“张扬啊张扬,一家人吃团圆饭居然不通知我!”
张扬的大哥赵立军和妻子俞美莲也过来了,张扬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张扬对这位势利的嫂子并没什么好感,俞美莲却没多少眼色,吆喝道:“咱们家的市委书记回来了,三弟,我正琢磨着呢,你都当市委书记了,能不能帮我和你哥安排个事业单位的工作干干?”
罗慧宁笑嗔道:“什么话?你是说我偏心喽?”
张扬道:“是我自己疏忽了,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提前准备。”
张大官人笑道:“我撒尿还不擦干净呢,哪次也没见你嫌脏!”
张扬心中一怔,这句话表明文浩南应该对祁山有所了解,难道荣鹏飞已经将东江制毒案交给了他?张扬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
张扬道:“你怎么知道?”他马上就联想到祁山和袁孝商的关系,低声道:“祁山,你都知道什么?”
文浩南道:“这两天你肯定够忙的,如果不急着走,等你妹的婚事忙完之后,抽时间咱们兄弟俩好好喝几杯。”
丁巍峰在电话中得知罗慧宁要来参加婚礼,感到荣幸之余,内心也有些小小的不安,不安的原因在于,他明白罗慧宁不是冲着自己过来的,人家是冲着张扬,这就存在着婚礼上女方的风头压倒男方风头的可能。丁巍峰一共办了四十桌,即便是这样也是压缩再压缩,精简再精简,婚宴的地点选在省政府招待所,考虑到计划外的因素,丁巍峰还预留了十桌,以备不时之需。
身后响起赵铁生的声音:“我说一家人才见面,少扯那些没用的废话行不?”
赵立军听到老婆一上来就提这件事不免有些尴尬。
高廉明乐了:“我先说下,我没钱,全靠那点可怜的工资过日子呢,我爹妈都去喝喜酒,给老丁家封礼了,我就没必要再拿一份吧?”
张扬笑道:“爸,妈,你们别跟我见外啊,小静是你们女儿,可她是我妹妹,妹妹出嫁了,我这个当哥哥的为她办几桌酒席算什么,再说了,请来的多数都是我的朋友和同事,我怎么能让你们花钱呢。”
祁山道:“知道你清廉,我也没打算贿赂你,回头我给你个成本价,你这么忙,酒席的事情就别管了。酒菜烟糖我帮你包办了,最后开张发票你给我钱就成了。”
楚嫣然俏脸绯红,叫了声干妈,罗慧宁听说老太太来了,让楚嫣然带着自己去见她。
张扬道:“那啥……等这件事过去我再给你结账啊!”
张大官人早就听出楚嫣然故意消遣俞美莲来着,只差没有把肚皮笑破了。俞美莲那点小九九,根本在楚嫣然面前连反手的机会都没有。
高廉明在计算器上帮张扬算出了最新的酒席桌数:“张书记,这次发财了,三十桌,那得收多少礼金?”
张扬道:“怪不得我,你昨儿直飞京城,说今天下午五点到,我可没想到你打了个突然袭击,这会儿就过来了。”
张扬放下楚嫣然之后,牵着她的手来到母亲面前,楚嫣然叫了声阿姨,又和在场的每个人打了招呼。
俞美莲被老公爹训得一脸不是一脸的,红着脸低下头去,她可不是害怕赵铁生,她怕张扬,过去这位小叔子曾经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记耳光,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呢,在赵家,地位最高的是这位拖油瓶。
祁山道:“张书记,咱们老相识了,你选择慧源办宴席,证明你把我当成朋友了。”
常海心道:“实在不行你就操办呗,反正你朋友多,找饭店还不容易。”
张扬对俞美莲已经相当了解,自然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他笑道:“嫂子,你可别这么说,公是公私是私,我要是真这么干,距离被抓进去已经不远了。”
张扬道:“工作忙,实在抽不开身,安排完事情,天不亮就赶过来了。”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刚刚十二点。
祁山和林和_图_书雪娟一起过来是商量明天婚宴和演出事宜的,祁山专门请来了省交响乐团的几位台柱过来助兴。
看到楚嫣然到来,徐立华顿时眉开眼笑,俞美莲看到婆要开心成这样,忍不住对邵永红道:“咱妈什么时候对你这么笑过?”
可计划不如变化,张扬这边从开始不办酒席,现在突然变成了非办不可,丁巍峰考虑了一下方才道:“张扬,五桌够不够?”
“你说得是夏威夷吧?”
楚嫣然和林雪娟礼貌地握了握手:“你好,我听张扬提起林小姐,说你的提琴拉得很棒!”
俞美莲讪讪站起身来,刚巧这会儿徐立华和邵永红都端着菜走了过来,张扬起身让母亲坐在自己身边。
祁山笑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据我了解到的,袁孝商和他大哥都会过来,让我给他们袁家准备一桌。”
偏偏俞美莲又是个没有眼色的主儿,她说得兴致上来了:“三弟是市委书记,想巴结他的老板多了,只要三弟提醒一下,抢着结账的老板都得排队。”
四月三十号当天,张扬和小眼镜高廉明一起乘车前往东江,负责开车的是周山虎,他这次去东江也是为了和女朋友刘希婷相会。
赵立军看出一家人的表情都突然变得鄙夷,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提醒老婆别再说下去了。
张扬道:“咱们兄弟之间,犯不着如此客气。”
张扬道:“祁山,这儿环境太好了,我心中一喜欢就来不及换游泳衣了。”
张大官人之前可是根本没有听袁家兄弟提起过着件事,看来他妹妹结婚的事情还真的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赵立军道:“你别瞎说!”
楚嫣然俏脸微红,望着湖中的张扬,这厮居然当真漂在水上意态悠闲的来了当众仰泳,不得不承认,这厮的水性真是不错。
张扬道:“这次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张扬道:“祁山?我们有些交情。”
张大官人转身望去,身后哪有人,他马上明白楚嫣然是在骗自己,果不其然,身后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
楚嫣然笑道:“我就是要打你个措手不及,看看我不在国内的这段时间,你是不是老实本分。”一句话惹得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赵铁生自然有骂他的理由,赵立军一大老爷们,连婆娘的嘴巴都管不了,每次在人前都显露出她的浅薄无知。
周山虎憨厚地笑了起来。
爷几个将这杯酒喝干了,赵铁生道:“三儿,这次操办小静的婚礼得花多少钱?”
祁山道:“你放心吧,我一切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你要多少桌给我报个数,我让人准备,东江最好的厨师都在我这里,要是你还想提高档次,我从香江给你请几个知名大厨过来,一定不比丁家那边办得逊色。”
罗慧宁的车刚到慧源,张扬刚刚把罗慧宁从车内迎出来,文浩南开着警车就到了。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低下头迅速在楚嫣然的俏脸上很亲了一口:“宝贝儿,真是我的贤内助。”
楚嫣然道:“那里现在是座荒岛,没有学校,连超市都没有,还有,我们公司规定,不允许夫妻双方同在一个部门工作,你去了,大哥就不能去,不过这样也好,刚好让大哥留下来照顾孩子上学,咱们是自己人,我当然要照顾你,要不每年多给你十天假期。”
祁山微笑道:“滨海和北港那边要来不少人吧。”
张大官人目前这幅尊荣实在有些不雅,祁山和林雪娟两人看到眼前的情景都猜到发生了什么,两人虽然没有点破,可是脸上的笑容却表明了一切。
张大官人一听这提议不错,不过他还是有点顾虑,不知五一的天气怎样?万一要是天公不作美,岂不是麻烦。
文浩南笑着对张扬道:“看到没有,真正心里不平衡的是谁?妈,何着您想我一辈子都打光棍啊!”
赵立武热情地招呼了周山虎一声,他们一起走入别墅内,别墅内也是布置的喜庆十足,无论张扬承认与否,祁山在这件事上非常的尽心,而且张扬在这件事上欠了他一个人情。
邵永红道:“改婚纱去了,腰身有些不合适。”
祁山道:“张书记,怎么掉下去了?”
张大官人看到她娇羞的模样,只觉得心痒难耐,正准备建议两人找个无人之处好好温存一下的时候,却听楚嫣然道:“有人来了!”
“谁让你耍流氓来着?”
张扬笑道:“来,咱们一家人同干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