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6章 这就是人脉

梁成龙笑得喘不过气,一个劲的朝张扬竖大拇指,不服不行,人家这就叫人脉,连和尚都主动讨喜酒喝。
丁兆勇道:“梁成龙,你说话凭良心啊,我可是老老实实的。”
这么多熟人见面,寒暄一番自然是免不了的,何长安和罗慧宁打过照面之后,没有停留太久就告辞离开,张扬送他出门,何长安并没有马上上车,而是指了指前面的道路,示意和张扬一起走走。
秦萌萌道:“他一直都把你当成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我想你找机会和他好好谈谈。”
何长安走后不久,张扬看到楚嫣然出来找他,张扬笑着迎了过去道:“这会儿不见就想我了?”
陈绍斌道:“张书记,您这人脉可真不是盖得,形形色色,三教九流,奇人异士,上至王侯将相,下至贩夫走卒,请自己的客,让别人去说吧!”
宋怀明道:“年轻人做事还是要谨慎一些,请客办酒席没问题,但是一定要把握好度,很多官员都栽在人情礼节方面。”
梁成龙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我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等你结完婚肯定更后悔。”
文浩南跟着笑了起来。
张扬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得要瞒着他?”
罗慧宁道:“魄力建立在底气的基础上。”
张大官人把这件事通知祁山的时候,祁山那边差点没笑得把眼泪给留出来,祁山自然一口应承了下来。
梁成龙指着张扬道:“看看,看看,你们都看清这货的嘴脸,趁机敛财啊!太贪了!”
陈绍斌跟着点头:“就是!”
门铃响了几声之后,铁门上的小窗打开,一位中年妇女向外看了一眼,张大官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对方就将小窗关上了,过了一会儿,铁门打开。
罗慧宁借口文国权托她给宋怀明带来了礼物,两人一起离开别墅走上外面的草坪,罗慧宁此时方才留意到在慧源酒店内有警察巡视,她马上想到是宋怀明的安排,轻声道:“怀明,用不着如此兴师动众吧?”
女郎咬了咬嘴唇道:“还是没认出来?请容我做个自我介绍,我是何长安先生的助理何雨蒙!”
楚嫣然气得在他肩头又捶了一拳,这会儿看到父亲的红旗车过来了,楚嫣然赶紧放开张扬,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牛文强道:“妹儿啊,你牛哥不多说话,咱们得让省城人看看,你这帮春阳的哥哥们绝对都是个顶个的棒!够意思!”
张扬道:“这次实在是太仓促,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过来捧场。”
陈绍斌笑道:“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一蹭酒喝的。”
赵静被他们的话感动的眼圈都红了,她咬了咬嘴唇道:“谢谢你们,谢谢……谢谢……”
柳玉莹笑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一对儿呢?”
张扬指了指秦萌萌的面孔。
刘金城道:“小静,你明儿结婚,虽然你没给这帮哥哥们下帖子,可我们听到消息就不请自来了,钱场捧不了多少,可是你刘哥能捧个酒场。”
楚嫣然忸怩的低下头去。
宋怀明笑了笑,文国权一直都想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但是宋怀明始终没有明确表态,随着换届的临近,文国权和傅宪梁的权力之争也到了关键时刻,每个人都在积极扩展着己方的力量,宋怀明并非是政治上的骑墙派,他有着清晰的思路,他不想过早的参与到这种政治权力的争夺中去,宋怀明稳健而务实,他目前只想把平海搞好,对目前的他来说,最关键的问题并不是站队,而是积累,一个有能力的人永远不会被上层无视。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三宝,你是出家人,咱应该六亲不认啊!”
罗慧宁赞道:“难怪国权对你如此推崇,他就经常在我面前说起,中生代干部之中,做事最为稳健的就是你,把任何事交给你他都会很放心。”
梁成龙道:“你老实,你三舅子可不老实,这笔帐,我早就想算了。”这厮摩拳擦掌道:“我忍了好多年了!”
提起文浩南,罗慧宁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孩子总是让我操不完的心。”
张扬走入客厅,小楼的外面虽然陈旧,可是里面装修的却是非常有品味,客厅里没有人,张扬没有继续上楼,环视四周,正想发声询问的时候,听到轻盈的脚步声。
何长安道:“我今晚还要去见几个重要的朋友,总之明天中午我准时过来喝喜酒。”
张扬跟着秦萌萌来到书房,秦萌萌为他和-图-书倒了杯茶道:“大哥,听说你已经升任滨海市委书记,我要恭喜你了。”
宋怀明微笑道:“恭喜你啊张扬!”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要不是因为这两天办喜事,我一准儿抽你。”
张扬道:“他关心你们,感觉到你们的安全可能会受到威胁,当然会感到不安。”
袁波刚喝了一口茶,也忍不住扭头喷了出去。
牛文强将一个厚厚的红包塞给张扬,张大官人赶紧摆手道:“得得得!各位哥哥弟弟,我有言在先,你们给红包我不反对,可这红包我不能收,因为不是我结婚,是我妹结婚,你们想给的话直接给她,我不碰钱。”其实张扬也明白,所有人都是冲着他的面子过来的。
几个人在露天咖啡馆坐下,丁兆勇点了一壶茶,喝了几口道:“这两天可把我忙坏了,早知道结婚这么麻烦,我和小静就去旅行结婚了。”
张大官人双眼一翻道:“废话!兆勇是你哥们,我不是你哥们?他娶媳妇,我嫁妹妹,你丫还打算二合一啊,梁成龙啊梁成龙,我算看出来了,你钱挣得越多,人就越抠门,舍不得那份礼钱是不是?”
张大官人搂住楚嫣然的纤腰乐呵呵道:“我就爱你这一口,让这帮家伙嫉妒去吧!”
张大官人承认这女郎极其美貌,可是他想破脑袋也记不起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张扬道:“你是……”
楚嫣然道:“切,我爸刚打电话说要过来,我特地出来接他。”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啥?”什么时候他跟自己亲热到这份上了。
张扬也没有拒绝,毕竟秦萌萌做干姐姐的也要表达一份心意。秦萌萌出国这些年,明显从过去的痛苦中走了出来,看到她如今的脸上重新洋溢起自信的笑容,张扬也倍感欣慰。
袁波道:“哥几个,今晚都去我那里喝酒去,我专留了一包间,大宴三天。你们随时来随时吃。”
三宝道:“贫僧能否讨杯喜酒?”
张扬心中有些奇怪,秦萌萌当初好不容易才离开了国内,按理说是不会冒险回来,这次回来却不知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赵静的婚事?秦萌萌是母亲的干女儿,赵静也就是她的干妹妹,这个借口似乎牵强了一些。
中年妇女指了指楼上。
袁波道:“就是,别尽欺负兆勇老实。”
女郎的声音略显低沉,这样的声线流露出一种成熟而镇定的性感:“张先生。我们在哪里见过?”
袁波道:“张扬啊张扬,我看你压根就不该来东江。”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当然,他们不会在乎这点钱,朋友之间,理论理论倒是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柳玉莹听到玛格丽特应允下来也是喜上眉梢。
张扬没想到秦萌萌居然改头换面重新回到了国内,秦萌萌指了指楼上道:“去书房谈!”
秦萌萌拿出一个礼盒道:“小静明天结婚,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所以买了一对情侣表,你帮我送给他们两口子。”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让你再敢胡说。”
宋怀明笑道:“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嫂夫人只管说出来。”
梁成龙乐道:“凭什么?我结婚的时候,我老婆可没少被折腾。”
梁成龙止住笑声没多久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这张脸皮绝对是久经考验。他笑道:“我隔三差五的求嫣然嫁给我呢,可嫣然总觉得对我的考验还不够,宋叔叔,柳阿姨,过去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干脆我找人做媒,你们直接把她嫁给我得了。”
张扬道:“你想我怎么做?”
楚嫣然挽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你听到没,牛文强在含沙射影的说我粗鲁无礼呢。”
秦萌萌道:“我现在是巴哈马居民了,为了防止被秦家人发现。所以我干脆做了整容手术,现在的样子,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张扬道:“现在是身不由己,工作上一摊子事儿,就算是公派出国都没有时间。”
秦萌萌道:“想他可以去国外看他。”
袁波道:“很正常啊,你家有什么事儿,张扬兆勇人家都是各拿各的,没说两人合出一份吧。要说冤枉,我才冤枉呢。我结婚吃喜面的时候,没见你们有一个过来啊,现在你们结婚生孩子哪件事把我给落下了?”
张扬安排好这帮人去慧源休息,放下电话苦着脸道:“大发了,这他妈一来就是一桌人,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三宝道:“你忙www.hetushu.com我知道,我就是想给你帮忙的,我听说咱妹妹明儿结婚。”
罗慧宁道:“我这两个孩子真是让我发愁,他们要是能有张扬一半的洒脱就好。”
张扬道:“忙的要死,哪有时间喝酒啊。”
陈绍斌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张扬,别怪哥几个不帮你,这两天我们得以兆勇为重,啥时候把他和你妹妹两人送到床上去,我们的任务才算完成,到时候我们全力给你帮忙。”
陈绍斌眨了眨眼睛道:“张扬,你这招叫借东风吧?高!实在是高!你妹妹结婚,你摆酒收钱,到底是市委书记,你这头脑咋就恁么好用呢?”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何雨蒙也笑了起来,她小声叫道:“大哥,别来无恙。”
秦萌萌道:“我知道!”她打开电脑,将其中一些秦欢的最新照片给张扬看。
秦萌萌道:“自从上次发现有人跟踪我们之后,他的情绪就变得有些不对头,我能够感觉到他的不安。”
张扬想了想,宋怀明这会儿过来十有八九是专程来拜会罗慧宁的。楚嫣然挽住他的手臂道:“张扬,刚才你妈、你干妈、我外婆她们全都在围剿我,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宋怀明道:“文副总理永远都是我的良师益友。”
梁成龙道:“别介啊,咱们兄弟,你不能有了妹夫忘了兄弟吧?”
宋怀明笑道:“要不你们怎么能放心把儿子送到我这里来?”
张大官人道:“三宝,你别跟我兜圈子了,我这正忙着呢。”
袁波道:“该不是生你袁哥的气吧?之前你又没说要摆喜酒,这事到临头了来这么一出,我现盖酒店也来不及啊!”
张扬以为是什么秘密,展开纸卷一看,上面写得是一行地址。他有些错愕的看了何长安一眼,何长安意味深长道:“去了你就会知道。”
张扬抬头望去。却见一位身穿红色运动装的女郎从楼梯上下来,肌肤胜雪,乌发如云,一双妙目明澈纯净如秋日之清泉,望着张扬嫣然一笑。
梁成龙道:“张扬,你摆酒什么意思?兆勇那儿我们得封礼,你这边难不成我们还得给?”
柳玉莹道:“条件再好也不如家里方便,妈,您不是想见小耿新了吗?”
其实玛格丽特心中明白得很,虽然柳玉莹一口一个妈的叫着,但是她们之间的感情还是有些距离的,玛格丽特之所以答应过去住几天,原因是她去了嫣然就要跟过去,父女两人刚好有了加深感情的机会,宋怀明和楚嫣然虽说已经和解,可是感情上仍未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宋怀明道:“人不同,性格自然不同,你总不能强求他们的人生都走同样的一条道路。”
张扬笑道:“在你,你要是愿意,咱们明天多摆几桌,凑着这日子一起把酒席给办了。还省得发帖子了。回头我跟你爸说一声,干脆就这么定了。”
张扬笑道:“当然是去兆勇那边,我这里你来不来无所谓,人不到礼到,我心领了就行。”
张扬拍了拍后脑勺,后悔不迭道:“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我这不是添乱吗?”
张扬拍了拍秦萌萌的肩头道:“你放心吧,我找机会跟他谈!”
说话的时候,楚嫣然和赵静一起过来了,张扬的这帮兄弟相识于微时,感情非同一般,他们和赵静楚嫣然都很熟悉,赵静一口一个哥的叫着,把几个人叫得脸上都乐开了花。
宋怀明笑道:“你小子,当娶我女儿就这么容易?”他举步向别墅走去。
张扬道:“宋叔叔,您放心,我一定会慎重。”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丫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楚嫣然道:“你就这事儿,低俗!”
张扬道:“小欢知道吗?”
牛文强呵呵笑了起来:“嫣然,你啥时候能把你对张扬的温柔劲儿用在几位哥哥身上一分呢?”
张扬笑道:“我看你们敢!”
张大官人无可奈何道:“得,你来呗,不过大鱼大肉的你吃得惯吗?”
宋怀明和柳玉莹在旁边坐下,柳玉莹道:“妈,我和怀明过来是想接您回家去住。”
罗慧宁在某种意义上充当着文国权代言人的角色,无论她对政治感不感兴趣,她都要从丈夫的利益出发,和宋怀明认识这么久,罗慧宁对他有了相当的了解,宋怀明是个聪明人,这种人在没有看清事情的走向之前,他是不会和图书轻易做出抉择的,对文国权来说,如果在这次的竞争中落败,意味着他目前的位置即是顶点,除了一路向前,他没有退路,而宋怀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的前方有着很多种选择,宋怀明不会急于将自己的前途命运押下去。
秦萌萌道:“这孩子虽然还小,可是很懂事,他知道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所以对我们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
丁兆勇笑道:“张扬,这事儿你自己解决吧。”
张扬道:“真想他啊!”
张扬笑道:“我又没怪你!”
玛格丽特点了点头道:“反正我也不急着走,等明天婚礼过后,我就去你们家住几天。”
梁成龙上气不接下气道:“张扬,我今儿算是服了你了,等……等明儿忙完兆勇的事情,我第一时间赶到慧源去……我……我要亲眼看看你那边的大场面……哈哈……”
张大官人上上下下将那女郎又看了一遍。那女郎笑了起来,来到他面前轻盈的转了一个圈儿,张大官人道:“你是……你……”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又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陈绍斌道:“这就知道讨好大舅子了,你瞧兆勇笑得真是春花烂漫。”
梁成龙苦笑道:“天地良心,我不是在乎礼钱,我就是头疼啊。你说这喜酒我该上哪儿去喝?”
何长安是从罗慧宁那里得知张扬的妹妹要结婚的,不过罗慧宁也没有想到他会亲自前来,这么给一个小辈面子,其实外人并不知道何长安和张扬之间的渊源,如果不是张扬,何长安永远也没有和女儿外孙的重逢之日,在何长安看来,张扬对他的大恩,这辈子都无法还清。所以张扬家里无论有大事小事,只要他知道,必然会有所表示。
罗慧宁听出宋怀明的话中有话,她淡然笑了笑道:“你和周兴民相处的好像还不错。”
张大官人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信不信我回头把你给扔秋霞湖里去……”
东江地邪,张大官人刚刚提到秋霞湖,秋霞寺方面就有了反应,三宝和尚居然给张扬打来了电话,别看三宝是出家人,人家说话那也是相当的社会:“张书记,您把兄弟给忘了吧?”
张扬无意打扰他们的谈话,自己出门去操办事儿了。
秦萌萌道:“其实钱真的不重要,这世上没有任何事可以比得上一家人团团圆圆在一起。”
秦萌萌道:“他已经萌生退意了,所以这次让我过来,准备将国内的一些产业转手给我。很多事,必须要我亲自到场签字的。”
张扬点了点头。
“张书记,咱不能发达了就把这帮穷兄弟给忘了!”电话那头牛文强已经酸溜溜地喊了起来。
宋怀明也没有多说,来到别墅内,先去拜会了玛格丽特,玛格丽特正和罗慧宁坐在二楼露台上聊天,看到宋怀明夫妇前来,罗慧宁笑道:“怀明、玉莹,我们刚刚聊到你们两口子,这就来了。”
楚嫣然看不过去了:“哎,我说你们这帮大老爷们干什么?一个比一个的煽情,至于吗?大喜的事儿让你们弄得悲悲切切的,有毛病是不是?”
张大官人带着满心的疑惑走入小楼,何长安究竟在搞什么玄机?在慧源的时候没有明说,难道他住在这里?
楚嫣然伸手在张扬手臂上拧了一把:“讨厌你!想这么稀里糊涂的把我娶进门,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
张扬不满地盯住他:“小心把门牙笑掉了。”
张扬道:“兆勇,这边的事儿不要你操心,你只管把那边照顾好了。说真的,我摆酒不是为了敛财,更不是为了争什么脸面,实在是没有办法,兆勇和小静的婚事不知怎么就传出去了,这两天滨海那边全都组团过来,人家大老远跑来喝喜酒,我总不能不招待吧?”说话的时候张扬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江城酒厂的刘金城,刘金城直接告诉张扬,他和牛文强、杜宇峰、秦白那帮江城的老弟兄晚上就到东江,不但如此,他还带了一车酒过来。
宋怀明和柳玉莹亲亲热热叫了声妈,玛格丽特笑得一双眼睛眯成了细缝,她乐呵呵道:“小耿新,为什么没带他过来?”
张扬心中暗忖,如果何长安真的是生意上出了问题,自己也爱莫能助,毕竟这方面并非是自己的长项。以何长安的人脉和能力,即便是有些问题他自己也能解决,秦萌萌可能是过虑了。
梁成龙道:“毛的大舅哥,顶天也就是http://m.hetushu.com三舅子,是个三啊!”
玛格丽特笑道:“这儿挺好的,条件我很满意。”
罗慧宁笑道:“就听老太太夸你们呢,怀明不要多想。”
秦萌萌道:“个子长了不少,可能是教育方式的问题,他现在自信心变得很强,身体也健壮了许多。”
宋怀明道:“张扬,我听说你这次场面搞得不小啊。”
张扬抬腿踹了这厮一脚道:“你丫到底算那头的啊?”
张扬回到慧源,看到牛文强那帮人都已经到了,祁山已经为他们安排好了住处,这群来自江城的老朋友又将张扬数落了一通,张大官人对于这种事情的应对就是咧着一张大嘴傻笑,不是真傻,是装傻,这厮态度这么好,原本有些怨气的这帮损友也不好意思多说了。
三宝口宣佛号道:“善哉善哉,张书记,您给我安排一桌素席就是!”
良师益友这四个字就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宋怀明在告诉罗慧宁,自己不可能与文国权为敌,他会支持文国权,但是不会采用明确站队的方式,到了他这种级别,付出了无数的辛苦和努力,他必须要为自己留有几分余地,永远两个字已经充分表明了宋怀明的诚意。
“一桌素席!”
杜宇峰道:“张扬说的是,他是官员,咱们给红包虽然代表着兄弟情义,可有心人不会这么看,万一有人搬弄是非,借着这些事制造问题,本来是好事,岂不是变成麻烦事了?”
宋怀明道:“还是小心一点好,虽然我对平海的治安很有信心,可做事仍然要考虑周全。”
何长安笑着点头,他递给张扬一个纸条儿。
“抬什么手?”陈绍斌问道。
张扬道:“你误解我了,我是感情冲动,不是生理冲动。”
秦萌萌道:“小欢已经去了美国读寄宿学校,前些日子,发现有人跟踪我们,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楚嫣然乐得笑个不停。
原来这美丽女郎正是何长安的女儿秦萌萌,当初她因为涉嫌谋杀秦振东被捕,张扬求助于国安,演出了一场劫狱大戏,这样才将秦萌萌送往国外,后来又将秦欢想方设法送出国外。让他们母子团聚,何长安为他们母子改换了身份,并安排他们在巴哈马生活。
张扬看到秦欢现在的样子不禁感慨道:“已经成大孩子了!”
张扬身边的袁波几个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
张大官人望着他们几个:“我说你们怎么都这么没同情心,我这都乱成一团麻了。”
秦萌萌道:“哥,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罗慧宁微笑道:“你和国权原本就是好朋友,现在咱们又是干亲家,真是亲上加亲。”
张扬道:“同喜同喜!”
“切!”张大官人遭到了这帮弟兄的一致鄙视。
三宝道:“我亲爹亲娘可以不认,但是我不能不认你张书记啊!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师父,如果不是蒙你点化,我三宝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张大官人高傲的昂起头:“咋地?我还就这样了,摆我的酒,请我的客,爱咋地咋地!”
玛格丽特道:“淘点好,淘点好,男孩子就得有个男孩子的样,张扬就挺淘的,还不是一样讨人喜欢。”
汽车来到张扬和楚嫣然的面前停下,张扬忙不迭的上前拉开了车门,宋怀明率先走下车,张扬叫道:“宋叔叔,柳阿姨也来了!”
秦萌萌道:“我这次之所以单独见你,主要是有些话不想让何先生知道。”
宋怀明马上明白罗慧宁在暗指周兴民来自于周家,有强硬的后台撑腰,宋怀明并没有多说话,他眯起双目望着远处正在布置婚宴现场的地方,轻声道:“明天应该会很热闹!”
何长安临走之时又将那纸条儿要了回去,张扬已经将地址牢牢记在心底。
张大官人道:“丫头,说真话,这么久不见你。我真有点冲动来着。”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
张扬笑道:“不管是冲着张扬来的还是冲着张书记来的都是冲着我来的,人家给我面子,我当然不能怠慢了人家,何叔叔,您说是不是?”
梁成龙道:“怎地一个贱字得了。”
张扬紧跟在他的身边,柳玉莹和楚嫣然则落在后面说话。
三宝道:“出家人这么着?出家人也是人,都什么时代了,人人平等,在我们出家人的眼中,出世不容易,可入世更不容易,万事万物都是一种修行,张书记,你应当给我这个修行的机会,你也应当广结善缘m.hetushu.com。”
宋怀明在车内却已经将刚才的情景看了个清楚,他微微一笑,作为父亲。当然看到女儿感情美满幸福,身边柳玉莹笑道:“他们两个还像小孩子似的,恩爱的很呢。”
何长安笑道:“是朋友的当然要来给你捧场,可这世上朋友毕竟是少数,我们这群人是冲着张扬过来的,还有不少人是冲着张书记过来的。其实不用我提醒你,这点鉴别能力你还是有的。”
张大官人摆酒还是有原则的,首先不能抢了丁家人的风头,也就是说,他没有主动去请谁过来喝喜酒,凡是来的,基本上都是主动过来的,罗慧宁、玛格丽特、何长安这些人虽然身份尊崇,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都不是官场中人,前来张扬这边捧场的多数都是级别偏低的,省里的领导,地市级的干部人家都是要去丁家那一边的,一来丁巍峰下了请帖,二来丁巍峰是现任平海省政法委书记,其政治地位是张扬无法相提并论的。
他们几个在露天咖啡厅呆了一个多小时,将明天的行程基本商定,丁兆勇提前给几个哥们打预防针:“哥几个,明天是我人生中的大日子,还望各位兄弟高抬贵手。
柳玉莹道:“那孩子特淘,带他过来只怕要搅和的天翻地覆了。”
张扬笑道:“芝麻大的官不值一提。对了,你怎么回来了?秦欢呢?”
张大官人道:“你是出家人……”
宋怀明笑道:“浩南很好啊,我了解过他的情况,工作很努力,能力突出,在同事中的口碑很好。”
宋怀明道:“他们开心就好。”
陈绍斌说起了风凉话:“谁不是这样啊。这年月你该拿的不拿,别人就说你不正常了。”
秦萌萌道:“不!不仅仅是这件事,在危机解除之后,他的忧虑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我怀疑他生意上出了问题。”
张扬笑道:“哪有什么场面,就是随便摆了几桌酒席。”心中暗想,宋怀明的消息真是灵通,按理说他一个省委书记不会关心这种小事,看来自己办酒席的事情已经有人向他汇报了,这世上别有用心的人实在太多,难道有人想借着这件事制造点文章?
张扬笑骂道:“你们俩别欺负老实人,说到贱谁比得上你们两个啊!”
张大官人差点没把俩眼珠子给瞪出来:“啥?”难不成这厮要带一桌和尚过来?
张扬下午抽时间和丁兆勇见了面,陈绍斌、梁成龙、袁波几个死党全都陪着丁兆勇,见到张扬,丁兆勇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的笑。
当然也有例外,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就前往张扬这边,他是赵静的干爹,算是娘家人。张扬和丁兆勇碰面,主要是沟通一下婚礼流程的具体细节。
宋怀明微笑道:“兴民在改革方面作风大刀阔斧,很有魄力。”
张大官人被老太太说了个大红脸,尴尬道:“那啥……外婆,我叫性格外向,不叫淘!”
张大官人这个无奈啊,对着电话道:“来就来吧,别带东西……”
张扬这才明白秦萌萌此次前来的真意,虽然秦萌萌的样子声音都已经完全改变,可是张扬仍然有些担心她暴露身份,毕竟章碧君那帮人都不是吃素的,万一秦萌萌的身份被他人发现,势必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张扬提醒她道:“凡事都要小心,如无必要,尽量不要抛头露面。”
秦萌萌道:“我这次回来是帮助何先生解决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虽然和何长安已经父女相认,可是在外人面前,秦萌萌仍然习惯性的称他为何先生。
张扬道:“其实咱俩不就差一形式嘛,事实上咱俩不早就……哎呦!”
张扬道:“他生意上有麻烦吗?”
和丁兆勇谈完事情之后,张扬准备返回慧源宾馆,途经潇湘路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何长安刚才给他的那个地址,潇湘路26号,张扬不由得向路边望去,途经26号的时候,他将汽车停下,这里是一座小院,外面爬满了常青藤,潇湘路遍布这种小楼,大都建设于解放前,张扬摁响了门铃。
张扬道:“何叔叔今晚不如在慧源住下,酒店方面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张扬笑道:“就是你们讲点文明礼貌,不要搞低俗之风,都是成年人了,注意点素质。”
袁波道:“幸亏是你选择了慧源,我那边就算把天台给你腾出来也摆不了这么多桌。”
陈绍斌笑道:“大嘴巴抽他丫的,嘴巴总是犯犯贱,人家大舅哥还在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