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7章 游刃有余

张扬道:“周省长、高厅长、梁书记、方市长,你们这一来,整个慧源宾馆都被照亮了,下官那是不行荣幸,诚惶诚恐,得,我给各位大人作个揖吧!”这厮来了个古人参拜礼。一揖到地,马屁拍得夸张一点,反而更容易接受,当然这样的方式只适用于张大官人,换成别人只怕要画虎不成反类犬了。
张扬低声道:“您是说他可能遇到危险了?”
张扬笑道:“哪有的事情,你一直都很听话,只是我一直把你当成小丫头看,其实你已经长大了,现在你和兆勇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的,充分证明了你的能力丫头,哥没什么好送给你的,女孩子一旦嫁人就彻底长大了,以后你需要扮演的是丁家儿媳妇的角色。兆勇是个好人,也是我的好哥们,好好对待人家,把他爹妈当成自己爹妈一样孝敬,人从来都是将心比心,你对人家好了,人家自然会对你好。”
高廉明喝了点酒话自然就多了起来:“就是,我爸什么事儿都管着我,我都这么大了,不是小孩子了。”
张扬点了点头,和母亲一起在沙发坐下。
高仲和扬起右手照着高廉明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出息了你,官儿不大,倒是先学会大义灭亲了。”
张扬道:“其实我也没打算让廉明长期呆在派出所里,最近就调他去检察院工作,毕竟那里才能发挥他的专业所长……”
张扬笑道:“周省长,廉明的学历高,理论知识丰富,但是他欠缺社会实践,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把他放在基层派出所锻炼的。我党的干部要学会两条腿走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不能让他眼高手低,不能让他只懂得纸上谈兵。”
张扬笑道:“怎么了这是?今儿跟我这当哥哥的这么客气?”
周兴民笑着点了点头:“罗阿姨,您来东江应该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啊,杨晶刚才还念叨着要请您去家里坐坐。”在辈分上周兴民应该称罗慧宁一声阿姨,罗慧宁和他母亲关系很好,目前他母亲也在罗慧宁的慈善基金会里担任常务理事,平时整天在一起进行社会活动。
谢志国看了张扬一眼,其实在抓获林光明的事情上出力最多的是张扬,只不过张扬做了好事不留名,把功劳让给他了,谢志国笑道:“惩恶扬善是咱们公安的本分,这种事不用客气。”
众人落座之后,高廉明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笑眯眯来到他老子身边,高仲和道:“你来干什么?”
周兴民道:“你爸说话你是不是也得听啊?”
张扬道:“得,我答应您,回头我再和嫣然商量商量,这事儿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得两厢情愿,您说是不是?”
祁山笑道:“素菜荤做,为了这桌饭我专门请了一个素菜大厨。”
秦萌萌道:“他最近有些不对,我担心他出事,今晚他答应和我一起吃饭的,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来,而且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来,我给他打电话始终处在关机状态。”
徐立华闻言面色一变,颤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祁山过来一一敬酒,罗慧宁对祁山的印象非常不错,感觉祁山为人做事非常的老成,比起张扬,又是另外的一种风格,张扬奔放热情,祁山却是深沉内敛,每当看到这些年轻人的时候,罗慧宁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的儿子,浩南和这群年轻人似乎有些格格不入,想要在仕途上走下去,必须要相处好方方面面的关系,在这一点上儿子似乎有些欠缺,他老成有余热情不足,对于周边人似乎都存在着一种戒心,和人相处不即不离,在当今的社会之中,这样的性格似乎并不受欢迎。
高廉明叫苦不迭道:“开始我只知道我爸要过来,谁想到连周省长也过来了?我倒是想打电话,可没来及。”
赵静在他身边坐下,柔声道:“哥,谢谢你!”
徐立华道:“天下的好女孩多得是,但是不能每个都娶回家里当老婆,嫣然才貌双全,家世又好,人家看上你,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娶到她是咱们高攀了人家……”
高廉明道:“在派出所干了几个月,静候张书记的提拔!”
梁天正笑道:“在我们这些当父母的眼中,你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小孩子。”他的这句话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同。
张扬点了点头道:“妈,事情过去了就不再提和_图_书了。”
高仲和心疼儿子,看到他的样子,心中暗叹,这小子终究还是太嫩,哪有喝酒那么实在的,他提醒儿子道:“廉明,不能喝就别硬撑了,千万别喝多失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周兴民就有了告辞的意思,到了他们这种级别,是不可能像张扬那样坐住了大吃大喝的,每件事都要把握分寸,即便是吃饭喝酒也要精确地进行控制,罗慧宁说了句客气话,当然也不是真心挽留,人家专程前来是给她面子,敬意已经表达过了,没必要长时间逗留下去。
赵静眼圈都红了,她连连点头:“哥,你放心吧。”
牛文强这帮人兴致高涨,又嚷嚷着去歌厅唱歌喝酒,祁山马上作出安排,张扬让他们先过去,自己回去看看方方面面的安排情况再去跟他们会合。再说,高廉明已经喝多了,张扬得先把这小子送回房间休息。
梁天正点了点头道:“这番话我记住了,下次市委常委会上我就说给他们听!”
高仲和道:“张扬说得对,这小子就欠缺实际的工作经验,拿了个美国律师牌照回来,挂上墙上当洋画看,真正到了用的时候,根本拿不出手。”
张扬道:“这事儿不难查出来。”他把自己上次去小石洼村的巧遇说了。
赵静道:“哥,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被保送到东江师范大学,每当我遇到了麻烦,都是你第一个站出来保护我,这些年,我却给你添了不少的心思哥,过去我不懂事,以后我不会了。”
张扬笑道:“说我什么?该不是背着我说我坏话吧?”
张扬谢道:“祁山,这次多亏了你给我帮忙,不然我真要不好收场了。”
张扬给何长安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手机已经关了,张扬联系不上何长安,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干妈罗慧宁打了一个电话。还好罗慧宁没有休息,她听张扬说联系不上何长安,也是颇感惊奇,没多久罗慧宁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去自己那边去一趟。
张扬内心一怔,下午才见过何长安,难道何长安会出什么事情?他安慰秦萌萌道:“你不用紧张,他做事向来稳健,而且又有保镖跟着他,应该不会出事。
方知达看到祁山过来,笑着将他介绍给罗慧宁认识,罗慧宁已经见过祁山,只是不知道他和东江市长方知达还有这层关系,罗慧宁笑道:“来到东江之后,都是祁山在忙前忙后,慧源的住宿条件相当不错。”她转向梁天正道:“天正,看到这些年轻人,我们不服老是不行了,你看看他们做事真的是井然有序,组织能力都很强。”
徐立华道:“嫣然对你好的很,只要你提出来,她肯定不会反对。你要是能够早点成家立业,我也算是对你死去的父亲有所交代了。”
张扬道:“妈,我户口上是二十七啊,现在我的年龄可是国家机密。”
徐立华望着自己的这双儿女,心头一阵感动,她伸手分别握住女儿和儿子的手轻声道:“大喜的日子,咱们别说难过的事情,妈今天特别高兴,小静年龄最小,从小任性了一些妈没帮上你什么……你能有今天多亏了你小哥。”
周兴民笑道:“罗阿姨,你这个干儿子可不怕穿小鞋,他胆子大得很。”
周兴民和高仲和一起离去,梁天正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走,他是通过这种方式向罗慧宁表明自己是和周兴民偶遇的,而不是专程一起过来的,政治上哪怕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会被人进行深层解读,梁天正和文国权一家关系相当密切,可以说他能有今天的位置和文国权的提携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不想让罗慧宁误会自己在平海的站队问题。
高廉明道:“我们张书记让我过来陪你们喝酒的。”他理直气壮的语气引得所有人同时笑了起来。
周兴民、梁天正这帮人都是见惯了场面,应付这些小辈的敬酒还不是游刃有余,姜是老的辣,酒多数还是进入了张扬和高廉明的肚子里,张大官人有酒量在那儿撑着呢,可高廉明就不成了,向周兴民、梁天正、方知达三个政治老手敬了一圈酒之后,人家都是浅尝辄止,这厮却得杯杯见底,已经喝的是满脸通红了。
祁山敬酒之后,和张扬高廉明这帮年轻人就起身告辞,他们去隔壁房间,张扬的和_图_书那帮损友那里敬酒,张扬这晚上只顾着招待领导,已经让他的那帮老哥们怨声载道了,张扬来到隔壁房间内,方才发现,苏强也过来了,苏强这次帮姐姐带来了祝福和问候,苏小红本来想亲自过来的,可是临行之前又打消了主意,原因是她考虑到方文南很可能会过来参加赵静的婚礼,他们之间还是避免见面的好。
高仲和不仅笑着摇了摇头,向周兴民道:“这小子跟张扬干的!”
罗慧宁道:“他下午过来的时候,告诉我,有人想要整他。”
徐立华笑了笑,站起身道:“三儿,让你妹早点休息。”
罗慧宁道:“他经商这么多年,能够一直屹立不倒,不仅仅因为他的精明,还因为他的谨慎,我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但是我对他具体的经营内容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涉猎极广,生意做得越大,风险也就越大,如果他公司内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作为法人的他肯定要遇到麻烦的。”
周兴民又将其他几人向罗慧宁介绍,其实用不着介绍,除了方知达稍微陌生了一些以外,罗慧宁都是认识的,她笑道:“坐吧,大家都是自己人,在这里也没有官场上的规矩,要是以官职论,我这个妇道人家是不敢坐在你们这帮官老爷中间的。”
张扬的这番话是萧国成最早说出的,不过张大官人经过了自己的加工。周兴民和梁天正几人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流露出惊诧的目光张扬的这句话虽然说得朴素,可是却说出了一个真正的道理。真理未必要华丽,越是朴素越是容易深入人心。
周兴民道:“廉明,张扬是你的领导,可我们是张扬的领导,我们说话你听谁的?”
徐立华叹了口气道:“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我当初之所以不想提这件事,因为你爸当年活着的时候没干多少好事儿,那种年月,他打着造反有理的旗号胡作非为,总而言之做了不少的坏事,我不想告诉你这些。”
张大官人带着请罪之心向各位兄弟一一敬酒,他的酒量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一群人喝了个痛快,等到他们这桌结束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张扬接到楚嫣然的电话,她今晚要陪外婆,自然没有机会陪张扬共赴温柔乡了。
祁山道:“所以我过来给我舅舅敬酒,不然他指定要骂我目无尊长了。”
挂上电话,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以何长安做事的一贯风格,他应该不会做这种让人担心的行为,更何况他疼爱女儿,既然答应了秦萌萌一起吃饭,应该不会食言,而且一个电话都不打,这其中就有些耐人寻味的成份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张扬道:“干妈,真正不敢坐在这里的是我,您是诰命夫人,各位大人都是当朝大员,我这个七品芝麻官只有端茶倒水的份儿。”
徐安华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儿的秀发,柔声道:“小静,你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累一天,嫁人咱们就高高兴兴地走,不许掉泪珠儿。”
周兴民几人看到张扬迎了出来,脸上都带着和蔼的微笑,周兴民自然是走在最前,他微笑道:“张扬,我们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张扬有些明白了:“干妈,你是说检察机关盯上了他?”
徐立华道:“三儿啊,今天我和嫣然的外婆聊起你们的婚事,我们都觉得你们应该把婚事尽快给办了。”
周兴民笑着问高廉明道:“廉明啊,领导说话是不是你都得听啊?”
省长周兴民和公安厅厅长高仲和两人是冲着罗慧宁过来的,他们来慧源的时候刚巧遇到了同样前来拜会罗慧宁的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东江市长方知达。大家遇到了一起,都知道对方的目的,彼此微微一笑。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笑道:“张扬,你小子胆子不小啊,要把我们都给灌趴下,欺负我们年龄大吗?”
高仲和道:“张扬,千万不要对他特殊照顾,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要和其他人一样一视同仁。”
周兴民微笑道:“年轻人高兴喝点也没什么,老高,你总不能管他们一辈子吧?”
高廉明笑道:“那还用说,肯定听您的,市委书记和省长比,当然是省长大,您是大领导,您站得高看得远,您的思想境界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年轻人能比的。”这货嘴巴倒是很甜,起身从周兴民那里开始倒酒,和-图-书高仲和望着侃侃而谈的儿子,不觉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看来自己将儿子送到滨海锻炼的决定是正确的,这小子去得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待人接物方面的进步是显著的,即便是在今晚这样的场合下仍然没有露出半分怯意,谈笑风生,游刃有余,当真是让人欣慰。
以周兴民的地位和背景。他并没有必要亲自过来向罗慧宁请安。可是对他一个将目标定得很高的人,必须要慎重的走好每一步,处理好任何一个关系。政治是一门高深的艺术。细节的处理决定着你的未来能够走到何种高度。
高廉明惊喜道:“真的?”
高廉明道:“那得分什么情况,一切以工作为重,家庭的事情往后排一排。”
罗慧宁微笑道:“还不是你们这帮领导照顾他!不过你们也不要太顾及情面,这孩子不对的地方,赶紧敲打,不然他怎么能进步?”罗慧宁将谢志国介绍给他们。
徐立华看到他进来,笑道:“三儿,你来得正好,我跟小静正说起你呢。”
高廉明点了点头道:“他刚说了,让我帮忙把你们全都灌趴下!”
张扬道:“周省长走了。”
徐立华道:“你都二十四岁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小静咱能别这么说话吗?我是你哥,咱们之间需要说谢谢吗?”
张扬对待礼金如此谨慎并非缘于宋怀明的提醒,其实就算他不说,张扬也明白在这种事情上是最容易出问题的,慎重一点没有坏处,几个人聊天的时候,祁山过来找张扬,把两种不同的菜谱拿给张扬过目,张扬对这种事情本来并不注重,他相信祁山一定能够安排的妥妥当当,浏览了一下,关键看了看那份素席的菜谱,有些错愕道:“怎么这么多肉啊?”
祁山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也给我帮过忙,再说了,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摆酒设宴,我哪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的社会名流。”
祁山笑道:“听说周省长他们过来了,我一布衣百姓害怕在领导面前失了礼节,所以干脆躲起来。”
罗慧宁笑道:“我这个干儿子嘴巴是越来越厉害了!不过周省长是你的伯乐倒是不假。”
张扬笑道:“得,不让我煽情,您老却煽起情来了,什么叫一家人,一家人就是应该相互扶持,我对小静好是应该的,谁让她是我妹?要说感恩我们都应该感谢您,如果不是您生我们养我们,我们根本没有今天的好日子。”
方知达道:“廉明现在在滨海做什么?”
罗慧宁指了指一旁的沙发,张扬坐下,罗慧宁秀眉微颦道:“他可能真出事了!”
高仲和和谢志国握手的时候笑道:“谢局,上次多亏了荆山警方的大力协助,才帮助我们抓住了杀害姜亮的凶手,一直我都想当面对你说声谢谢。”
谢志国和高仲和之前见过,但是他和周兴民还是第一次见面,周兴民握着谢志国的手道:“谢局长,过去我就听说过你的威名,欢迎你到东江来。”周兴民的这番话充满了客套,不过他的平易近人还是赢得了谢志国的好感,毕竟在级别上别人高出自己太多。
罗慧宁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具体情况怎么样我也不清楚,现在我们只能等待消息,张扬,记住,如果他真的遇到了麻烦,你不要对这件事过于关注,你是官场中人,要懂得把握分寸,认清形势。”
周兴民呵呵笑道:“我怎么又成楷模了?你小子不要拖我下水。”
张扬笑道:“祁山,你刚去哪儿了?你舅来了,你也不现身?”
张扬陪着四位领导来到包间内,罗慧宁已经在那里了,这几人过来的目的就是拜会罗慧宁,所以这样的安排也很正常,罗慧宁起身相迎,微笑道:“兴民,咱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张扬笑道:“廉明最近工作的确很努力,我也没有对他进行特殊照顾。”
张扬来到罗慧宁所住的独栋别墅,李伟在门前等着他,将他引入客厅,罗慧宁的面前放着电话,刚才她又给何长安打了两个,张扬低声道:“干妈,何叔叔从这里走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祁山道:“来宾这两天的饮食问题我都做好了安排,你只要提前将人数报给我就行,厨房那边做好了准备,我排了两个厨师值夜班,夜宵也能解决,至于早餐,统一自助餐吧,我尽量安排的丰富一些。和*图*书”祁山对张扬这次的宴会相当重视,不但发动了整个慧源宾馆严阵以待,而且亲自过来指挥布置,要知道慧源虽然是五星级宾馆,可是在祁山诸多的生意之中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各位大人,现在你们知道当一个基层官员的难处了,我在那儿蝉精竭虑废寝忘食的搞保税区建设,可仍然有不少人在背后给我下绊子。保税区从零开始,需要大量的物力财力人力,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一个高效有能力有冲劲的管理团队,保税区对滨海来说是第一次,对整个平海来说也是头一次,指望那些凭着经验办事的老干部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才多方招贤纳士,常海天、乔梦媛这些人的确和我的关系都不错,可我挑选人才不挑选自己熟悉的,难道还要从头开始去了解陌生人吗?古人都举贤不避亲,周省长,这方面您是楷模啊!”
张扬愕然道:“出事?”这件事实在是有些太突然,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
安顿好了高廉明,张扬来到家人所在的小楼,忙了一天,他还没有顾得上跟妹妹说话,母亲徐立华正在赵静的房间内和她聊天,女儿明天就要出嫁,母女之间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送走了周兴民,张扬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祁山,祁山的身后跟着一名服务员,托盘内放着两瓶三十年的茅台陈酿。
张扬敲了敲虚掩的房门,走了进去。
如果是别人对张扬说这句话,他肯定要反驳说要是万能钥匙呢?可当妈的跟他说,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梁天正点了点头道:“真是不错,不过我没感觉到自己老,只是感觉到祖国的建设大业后继有人了。”
赵静点头道:“妈,我知道我会永远对小哥好。”
高廉明先跑到里面通知了张扬,晚上一共有三桌饭,张扬正在安排大家入席。听说省长来了,张扬瞪了高廉明一眼道:“你丫也不早点给我打电话。”
所有人笑得更欢,张大官人瞪大双眼道:“高廉明,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你小子给我等着!”
周兴民微微一笑,罗慧宁的推波助澜掌握的恰到好处,他今天提起这件事并不是要责怪张扬,而是必须要说一声。他笑道:“就因为我推荐了你,以后你捅了什么漏子我都得替你兜着了?”周兴民是反问句,可张大官人愣是当成了肯定句来听,他乐呵呵端起周兴民的那杯酒道:“周省长,谢谢您的这句话,就冲着您这么看重我,以后我肯定不给您捅篓子,我只干给您长脸的事儿。”
徐立华道:“我知道你招女孩子喜欢,可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如果决定了要结合在一起,就得对人家忠诚,一把钥匙只能开一把锁。”
张扬笑道:“那是当然。”
这会儿功夫那边已经专门安排好了一个包间。罗慧宁过去了,老太太玛格丽特对官场上的往来并没有任何兴趣,所以选择了回避,罗慧宁邀请谢志国一起作陪,谢志国是荆山市公安局局长,他过去很合适,而且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结识一下周兴民。
张扬让楚嫣然将这件事告诉罗慧宁,自己则快步迎了出去。
张扬想起一帮朋友还在歌厅等着自己,跟母亲说了一声,起身离开,来到外面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秦萌萌的电话,秦萌萌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她低声道:“张扬,我一直都联系不上何先生,你有没有见过他?”
张扬笑道:“妈,我就知道你会提这件事,我当然想,可现在我和嫣然的工作都很忙,她忙于生意,我刚刚当上滨海市委书记,实在是抽不出时间筹备婚礼。
高廉明点了点头。
本来晚上张扬请了高廉明,因为前来嘉宾太多。所以张扬让高廉明提前过来帮忙,也跟大伙儿聚聚吃顿饭,没想到高廉明和父亲一说,父亲表示也过去看看。
赵静叫了声哥,挽住他的手臂让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亲手给张扬泡了杯茶端到他的面前:“哥,你喝茶!”
东江市长方知达道:“周省长,咱们可不能让这帮小辈看扁了,今天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的酒量。”
高廉明道:“爸,你也不能这么寒碜自己儿子吧?”
周兴民笑着喝了这一杯,张扬又给他满上道:“周省长,其实乔梦媛和常海天那些人过去都是商界的成功者,我曾经和某位商界精英说过,他说当官和图书和经商没什么分别,经商是为自己经营,当官是为老百姓经营,说穿了就是拿着国家的钱,拿着老百姓的钱去做生意,一个官员成不成功,合不合格,要看他是否能够为国家盈利,要看他能否为老百姓谋得福利,嘴上说得再好,政治觉悟再高,理论玩得再漂亮,老百姓的生活得不到实惠,城市的建设得不到发展,那就是玩片儿汤,糊弄人的,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张扬身上,周兴民笑道:“张扬啊张扬,你居然让一位留美律师去当派出所的片儿警,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
张扬笑了笑,这次的来宾之多,身份之重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张扬对祁山的这份人情心领了,当晚就在碧波楼宴请了从各地前来的嘉宾,让张扬意想不到的是,省长周兴民和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两人不请自来。
罗慧宁笑道:“廉明这么年轻,就已经拿到了美国的律师牌照,还是很厉害的,工作经验谁也不是一上来就有的,多点时间锻炼,我相信廉明一定能够在短时间内成熟起来。”
张大官人把几位领导逗得哈哈大笑。张扬道:“快请进,快请进!”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尊重张扬的意见,将所有红包都交给随后赶来的常凌峰,由常凌峰列好明细,有些钱是能收的,比如这帮来自江城的老朋友,而有些钱是不能收的。张扬让常凌峰分列好,等宴会结束之后,他再统一进行处理。
徐立华道:“你不考虑,我们得考虑,小静虽然是你妹妹,可是她明儿就要结婚了,你这个当哥的必须要抓紧了。”
罗慧宁笑着啐道:“你这孩子,就会胡说八道,当着这么多的领导乱说话,不怕他们给你小鞋穿?”罗慧宁嘴里斥责着张扬,可是对张扬的疼爱之情溢于言表,她说话相当有水准,这句话充满了提点张扬的意思,同时又告诉这些官员,以后要好好对待自己的干儿子。
张扬道:“妈,别用您的门户之见看问题,我们是感情,跟家世没关系。”
周兴民主动举起酒杯道:“张扬,就为了你这句话,我和你喝一杯!”两人喝完之后,周兴民感慨道:“当官的确是一种经营,但是要看你经营的是什么,是为老百姓经营还是为自己经营,说得再好,老百姓没有得到实惠得到利益,那就是空话,那就是假话,所以,我们的官员一定要务实,要做好事,不要只说好话。
张扬跟着母亲离开了赵静的房间,徐立华把他叫到客厅,其他人都已经睡了,只剩下他们娘儿两个,徐立华道:“三儿,你别急着走,妈有话跟你说。”
徐立华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不提了,你要是找到了他的墓,每年清明抽空去给他烧烧纸吧,也算是给他一些安慰……”
提起自己死去的老爹,张扬想起了一件事,他低声道:“妈,我老家是不是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啊?”
张扬道:“你不用着急,或许他手机没电了,或许他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
周兴民道:“张扬,我最近听说一件事,说你把一帮高干子弟都弄到了滨海保税区,现在有个说法,说你把滨海保税区搞成了高干子女的实践基地。”
罗慧宁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真应该让他过来参加这样的场合,跟平海的几位实权人物多沟通一下感情。
“妈……”赵静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周兴民他们提前过来是有原因的,明天他们四个都会去丁巍峰那一边参加喜宴,这边是过不来的,只能提前跟罗慧宁打个照面,这样的场合是不可能深入地探讨具体问题,大家能说的都是恭祝贺喜之类的话,张扬让高廉明过来的初衷也就是让他插科打诨,活跃一下气氛,并不是当真让他把四位高官给灌趴下,就算他们有这能力,也没有这个胆子。其实即便是他们有这个胆子,人家不喝,你总不能撬开嘴巴往里面灌吧?
张扬道:“当初要不是您力排众议推荐我当滨海的县委书记,哪有今天滨海撤县改市的成功,哪会有保税区落户滨海这种大好事,所以我这方面是跟您学得。”
周兴民笑眯眯的向高廉明招了招手道:“坐,你们张书记有没有给你下达具体的任务?”
徐立华道:“什么机密,你什么时候生的,当妈的不比你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