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9章 所谓原则

祁山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虽然和他接触不多,却已经看出,这个人是属疯狗的,一旦被他盯上,肯定会麻烦不断。”
祁山笑了起来:“雪娟,你是个善良的人。”
文浩南道:“上头把制毒案交给我,今天我接到线报,说有人在慧源藏有大量冰毒,所以才展开行动。”其实在霍云忠过来抓祁山的时候,另外一队人马已经在慧源的仓库内搜到了大量白色粉末,数量高达两吨。
张扬道:“执行公务,用得着那么大张旗鼓,干什么?我是宴会的主人,有什么话对我说。”
霍云忠的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他向张扬道:“张书记,请不要妨碍我执行公务。”
罗慧宁摆了摆手道:“你走吧,这件事你尽快对张扬解释清楚。”
这是祁山第一次直接面对文浩南,离开了慧源,他似乎完全冷静了下来,微笑道:“文警官,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来为了什么?”
祁山知道五哥的意思,当时他冲出去撞击了霍云忠的那一下的确没有任何的必要,可是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当他看到霍云忠胆敢公然伤害林雪娟,他就无法控制住自己,所以才做出了那样的冲动行为,祁山低声道:“其实我很内疚,我利用了她。”
文浩南道:“妈,这件事我会好好向张扬解释,我真的没有针对他的意思,霍云忠这么干,我的确没有想到。”他的手机不停响了起来,有人在催他赶紧归队,文浩南歉然笑道:“妈,所有人都在等我呢,你看……”
一场好好的婚宴让警察的这次突然行动给搅和了,张大官人的脸上自然很不好看,谢国忠是警界的老人,根据他的经验来看,今天应该不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行动,抛开荣鹏飞和张扬良好的关系不论,即便是文浩南也没有针对张扬的理由,谢国忠认为肯定是中间的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安慰张扬道:“今天的婚宴整体办得还不错,也就是最后出了点小问题,无伤大雅。”
张扬笑道:“我没事,现在都成了众矢之的,真要是让人发现我喝凉白开,他们得把我给分吃了。”
祁山的舞跳得很好,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跳过舞,林雪娟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近距离的接触,俏脸微微有些发红,黑长的睫毛低垂着,多数的时间都在盯着祁山胸前的地方。
周兴国来到张扬身边,抓住他的手臂提醒他要冷静。张扬此时反倒压住了火气,霍云忠显然是有备而来,从事情的发展来看,他应该不是刻意针对自己,可是霍云忠的作为已经搅乱了他的这场喜宴,这口气张大官人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林雪娟淡然笑道:“张扬也帮过我,给他帮忙是应该的。”这句话很巧妙地表明了立场,自己并非是给祁山帮忙,而是给张扬帮忙。
张大官人带着楚嫣然一起到处敬酒,忙的不亦乐乎,也幸亏有他的海量垫底,换成普通人早就喝趴和-图-书下了,虽然知道张扬能喝,楚嫣然仍然有些担心他,小声道:“你喝酒别那么实在,换点凉白开,反正人家也看不出来。”
五哥道:“文浩南是文副总理的儿子,这才是荣鹏飞重用他的原因。”
薛伟童道:“你家老爷子不是公安厅厅长吗?这种事情他会不知道?”
祁山望着那包东西笑了起来:“就是为了这东西,你把我抓来了?”
张扬道:“你怀疑我喽?”
张扬没说话,一双剑眉凝结在了一起。他对此也产生了怀疑,其实在荆山抓住林光明的时候,他就供出祁山和毒品案有关,不过林光明提供不出具体的证据,张扬从那时就开始怀疑祁山,这次警方的行动或许是真的找到了证据。
林雪娟笑道:“你的眼光是不是有问题?我最多就是个三流乐手,哪有什么魅力可言。”
罗慧宁道:“你执行公务我不怪你,但是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你这样扫张扬的面子,你有没有当他是你兄弟?”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要数高廉明笑得最大声。
霍云忠道:“这里是东江,恰巧慧源是我的辖区,难道我不能来这里?”
薛伟童道:“不管是谁,反正我饶不了那个姓霍的,什么东西,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还居然打老婆,简直不是人!”
如果不是周兴国和徐建基两人拉住薛伟童,此时薛伟童早就跳出去一拳砸扁霍云忠的鼻子,她怒道:“姓霍的,你给我听着,我今儿就停你职!”薛伟童也是今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霍云忠今天给张扬过不去,就是给她过不去。
喜宴之后,祁山让人撤去圆桌,在现场安排了果品和酒水饮料,阳光明媚,春意盎然,这样的天气里举办一场露天舞会,恰到好处的将气氛推向高潮。
祁山道:“所以你就把我铐来了?不用我提醒你吧,中国是个法制社会,你没有证据,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抓人。”
林雪娟笑着摇了摇头,远处忽然传来了警笛声。
楚嫣然上前劝住了薛伟童。
薛伟妄道:“他就算不知道,也是纵容手下,管教不严,你赶紧跟他说说,马上把姓霍的那个分局长给撤了。”
祁山道:“在我眼中,你是舞台上的精灵,没有人比得上你的舞台魅力。”
文浩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怎么可能怀疑到你,我妈就在这里喝喜酒,我根本没有扰乱你们宴席的意思,所以我自己都没有出面,让西城公安分局的同志配合工作,我也特地强调了,让他悄悄将祁山带来配合调查情况,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
五哥低声道:“没必要!”
三辆警车来到了现场,从车上下来了十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带队的人正是西城分局局长霍云忠,霍云忠脸色不善,不苟言笑,当他看到妻子林雪娟和祁山搂在一起跳舞的时候,脸色变得越发难看。
“当然有,不信你摸摸http://m.hetushu.com!”
警察一拥而上,将祁山抓住,现场乱成一团。
文浩南道:“妈,这件事我真没想到会搞成这样。
文浩南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是他没有反驳母亲的意思,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张扬拦住霍云忠那帮人的去路,冷冷道:“霍局,今天是我妹妹结婚,我好像并没有邀请你。”
祁山放开了林雪娟正准备走过去,张扬已经先行走了过去,今天是他在这里大摆酒宴,霍云忠带领十多名手下全副武装的来到这里,而且警笛长鸣,分明是不给他面子,张大官人心中的无名火蹭!地一下蹿升了起来。
霍云忠向前一步,试图想逼退张扬,张大官人早就恼了,一把将霍云忠推了个踉跄,霍云忠身后的警察同时去摸枪,谢志国及时出现在现场,大声道:“全都给我冷静!”
祁山道:“我想,我没必要找律师了。”
楚嫣然温柔一笑,轻声道:“你嘴巴甜,总是会哄骗我这个傻丫头。”
文浩南望着桌上的那包白色晶体,内心中仿佛被人重重抽了一鞭。
霍云忠的鼻子被祁山撞破,血流如注,狼狈不堪。
楚嫣然爽快地答应下来。
徐建基道:“这就叫天妒英才!”每个人都在安慰张扬。
文浩南和霍云忠对望了一眼,两人的表情都显得非常尴尬。文浩南道:“荣厅,这件事怪我,是我没有调查清楚就采取行动。”
楚嫣然道:“身体要紧啊!”
五哥道:“你已经无可选择!”
霍云忠也做出手势,示意手下那帮人不要轻举妄动。
张大官人瞪了他一眼道:“你丫还笑,信不信我踹你?”
祁山道:“还记得我们上次跳舞是什么时候吗?”
祁山走出西城分局的大门,他的那辆辉腾车就在门外等着,五哥站在车前,早早的拉开车门,恭敬将他迎入车内。
五哥道:“他会不会识破你的计划?”
林雪娟看到祁山被抓,此对方才鼓足勇气来到双方对峙的中心,她大声道:“云忠,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随便抓人?你给我解释清楚!”
谢国忠道:“你们别难为廉明,这件事跟他没关系,我看跟高厅长的关系不大,听说和东江制毒案有关,这件案子一直都是荣厅在跟进。”
祁山的表情依旧从容,他淡然道:“霍局,你什么意思?”
高廉明道:“干我屁事?张书记,咱不能自己气不顺就拿我这种小兵蛋子泻火,我招你惹你了?”
祁山摇了摇头道:“他没有那个脑子,再说,这世上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道理?”说到这里,祁山的唇角露出得意的微笑,今天的事情,真正的布局者是他自己,张扬的这场喜宴嘉宾云集,政商两界重要的人物纷纷前来道贺,选择在这种时刻做事,自然而然就拥有了轰动性的效应,最近一段时间,祁山被警方盯得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一直谨慎于行,知http://www•hetushu.com道自己的内部一定发生了问题,他先放出消息,然后自我举报,警方果然中计,祁山通过这次的行动,证实了警方在自己的身上倾注了很大的力量,将警方的调查网大白于面前,他故意放出的消息同样对手下人进行了一次考察,五哥已经成功锁定了潜伏在他们内部的卧底。同时,今天婚礼之上,警方的行为,又挑起了张扬和警界的矛盾,正所谓一石三鸟。反击有很多种,置死地而后生的手法最为高明。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世上很多事都是你不能控制的。”
文浩南率队抵达现场的时候,祁山已经被控制住,霍云忠的鼻血还没止住,幸亏那边宾客都保持着克制,没有演化为更激烈的冲突。
祁山道:“人不同,欣赏的标准也不同。”
文浩南冷笑道:“祁山,我接到线报,慧源宾馆仓库内藏有大量毒品。”
文浩南让人将祁山带上警车,首先去看了看霍云忠的伤势,然后来到张扬面前,有些歉意地笑了笑道:“我让他低调处理的。”
张扬道:“天地良心。”
楚嫣然深情地望着他道:“什么踏实?”
文浩南充满嘲讽道:“你很快就会笑不出来了。”
祁山道:“谢谢你的帮忙。”
张扬道:“搂着你,感觉到内心中格外踏实。”
祁山不屑地看着他:“文警官,原来现在味精已经被列为毒品了,如果真的这样,几乎国内的每个家庭每天都在使用毒品。”
文浩南道:“祁山,你做过什么事情自己不清楚?”
楚嫣然道:“不信!你有良心也罢,没良心也罢,我反正是无可救药了。”楚嫣然将俏脸缓缓贴在张扬的肩头。
五哥道:“霍云忠的事情怎么说?”
在众人的怂恿下,张扬和楚嫣然跳了开场舞,搂住楚嫣然盈盈一握的纤腰,张大官人低声道:“踏实!”
张扬道:“没事儿,大不了我用内力逼出去。”
罗慧宁道:“你多大了?过去我一直以为你少年老成,做事稳健,可是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太失望了。”
此时祁山走了过来,平静道:“霍局,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有什么事,咱们去办公室说。”
霍云忠没有理会她,示意手下人将祁山带走,林雪娟冲了上去,抓住他道:“你必须说清楚!”林雪娟误以为眼前的局面前是因她而起,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激动。
霍云忠冷冷道:“只怕你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周兴国也道:“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不可能什么风光都让你占尽了!”
周兴国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他拉住薛伟童,淡然笑道:“这位同志,就算有事,也用不着上演一出全武行吧?我们正在办喜事,你上演这么一出,难道是想把我们全都抓回去?还是我们都犯了法?”
荣鹏飞道:“我马上找浩南了解一下情况。”
霍云忠道:“跟我们回去你就知道了!”
祁山笑道:“和*图*书什么事?我在这么多年的经营中一直奉公守法,本分经营,想不到工商不查我,税务不查我,居然轮到你们公安查我,我今年是不是有些流年不利?”
在张扬和楚嫣然的带领下,人们纷纷走上草坪跳舞,祁山来到林雪娟的面前,向她伸出手去,做出邀请。
荣鹏飞道:“这条线我盯了这么久,你们贸然就采取了行动,你们以为,祁山会明目张胆的把毒品堆放在仓库里,等着你们去收缴?你们认为通过这次行动就能一举破获这个制毒大案?”
汽车启动之后,五哥低声道:“内奸找到了。”
此时一名警员来到文浩南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文浩南的表情现出一丝得意。他抿起双唇,转身望去,祁山已经被先行带走了。文浩南低声道:“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先走了,等忙完这件事我再向你解释。”
林雪娟道:“当今社会中,善良往往和傻联系在一起。”她抬起双目看了祁山一眼,马上感觉到祁山目光的炽热,又匆匆垂下双眸道:“我没有什么理想,也没有太大的抱负,我只想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一些成绩,其实我很幸运,找到了一份自己喜欢的职业。”
文浩南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罗慧宁的话不多,但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语气:“浩南,你现在就给我过来!”
祁山道:“文警官,你做事之前从来都不去调查吗?”
这次酒宴办得仓促,张大官人纵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每件事都考虑周全,当天一共开了53桌,可谓是高朋满座,嘉宾云集,宴会现场气氛热闹,欢声笑语从未中断。
林雪娟摇了摇头:“你应该了解我,我很少想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我爸说我是个现实的人,我妈却说我鼠目寸光。”
高廉明苦笑道:“我在我爸面前一点地位都没有,我说什么,他只当是耳旁风。”
罗慧宁打断他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周兴国道:“他们不会平白无辜的把祁山带走,难道说祁山真的和制毒案有关系?”
周兴民笑道:“贫,你这张嘴就是贫,明明不占理儿,搞得好像我们欠你的似的,走,哥几个喝酒去,嫣然,夫债妻偿,你今天要陪我们多喝几杯。”
文浩南道:“知道!可是我并不知道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
周兴国和薛伟童一起走了过来,遇到事情薛伟童总是冲到最前面,周兴国是害怕她冲动坏事,赶紧跟了上来,薛伟童指着霍云忠道:“你哪个部门的,搞什么?没点眼色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跑到这里抓人,你胆子不小啊!”
文浩南道:“我们在宾馆的仓库内搜到了大量的白色晶体状物质。”他拿出一包扔在祁山的面前。
荣鹏飞的脸色并不好看,他指着面前的那包东西:“这就是你们缴获的毒品,这就是你们的重大发现?人赃并获?”他抓起那包东西狠狠扔在了地上。
祁山笑和-图-书道:“不了了之,他没有证据就抓人,我涉嫌袭警,大家谁也不找谁麻烦!”
楚嫣然道:“你还有良心啊。”
这种时候,这样的声音显然充满了不和谐,大煞风景。
宾客大都已经散去,面对文浩南,张扬没有任何的笑意:“低调处理,这就是你所谓的低调。”
霍云忠的嘴唇抽搐了一下,他的怒火终于压制不住,反手给了林雪娟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一巴掌把林雪娟打得摔倒在地上,也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震住了,谁也没想到这厮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老婆。
此时张扬一个电话已经达到了荣鹏飞那里,他要解释,如果今天霍云忠只是个人行为,借着这件事来泄私愤,那么张扬不会放过他,他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的起因。
罗慧宁脸色苍白的坐在房间内,她的目光长久的盯住门口,在儿子走入房间之后,她的目光就未曾离开过他,也未曾软化过。文浩南从母亲的目光中体会到了她的愤怒,文浩南笑了笑道:“妈,今天的事情……”
张大官人的目光投向人群,却发现秦清的身影早已不见。说起来,秦清是唯一公开露面的一个,常海心虽然前来,可是她并没有出现在这边的婚宴上,而是选择陪父亲去了丁家那边,至于胡茵茹、海兰、何歆颜、安语晨她们全都选择了回避,虽然都有祝福,也都通过种种途径送来了礼物,但是她们全都选择回避了婚宴现场。张大官人心中有些愧疚,他不由得想到如果有一天真正迎来自己和楚嫣然婚礼的一天……这些红颜知己又将会有怎样的感受。种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的果,张大官人清楚地认识到,终有一天自己会面临这种纠结局面。
高廉明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问过他了,他不知道。”
霍云忠表情阴郁地盯住祁山道:“找得就是你!”他使了一个眼色,两名警察冲上去将祁山的手臂抓住,其中一人干脆利落地给祁山戴上了手铐。
祁山额头的青筋暴起,原本温文尔雅的他此时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他不顾一切地挣脱开两名警察,一头撞击在霍云忠的面门上,咬牙切齿地吼叫道:“畜生,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荣鹏飞听到现场发生冲突的事情也感到有些愕然,他低声道:“这件事我交给浩南去做的,让他悄悄把祁山带来,尽量不要惊动现场的宾客。”
祁山淡然一笑,他将车窗关上,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躺下,平静道:“他们盯得这么紧,认为可以抓住我的把柄,荣鹏飞的局布得虽然漂亮,可惜手下办事的人实在是太年轻。”祁山自己其实比文浩南也大不了几岁。
文浩南皱了皱眉头,此时一名警员走入审讯室内,附在文浩南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文浩南的脸色瞬间改变了。化验结果出来了,他们在慧源收缴到的两吨白色粉末竟然是味精。
张扬怒道:“荣厅啊荣厅,你们真是会考虑在场宾客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