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55章 女人的心事你别猜

三宝为他们介绍道:“这尊金佛全都是黄金打造。”
吃饭的时候,三宝谈到现在佛教文化在国内的蓬勃发展,向张扬道:“其实你们搞保税区,也应该划出一块区域兴建佛教文化,现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注重发展这一块,佛教对旅游业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
常凌峰道:“我给你当师爷也当了不少年了,现在你身边有了常海天,乔梦媛这样的精兵强将,他们的能力都比我强,你就别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了。”
广场很大,因为绿化刚刚开始显得有些光秃秃的,这样就更加突出了空旷感。
张扬道:“我也该走了,秦书记,再见,刚跟你商量的事情,您再考虑考虑。”
常凌峰道:“有时间吗?我刚好要去秋霞寺,今天又有台商捐了一尊金佛。”
张扬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没做过,就挺起胸膛做人,何必怕别人说什么,警方也是尊重事实证据的,要不然你被抓进去之后,哪能那么快就放出来。”
三宝道:“安德渊,您应该认识,安老的儿子。”
张扬和常凌峰围着金佛转了一圈,回到了院子里。
祁山道:“许愿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秦清道:“她走了。”
张扬道:“人不同,处理感情的方式方法不一样,我只要遇到了喜欢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其实做任何事都不能犹豫,剪不断理还乱的事儿都是在给自己添堵,人又不能活两辈子,如果连喜欢一个人都没胆量说出来的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张扬哼了一声:“章碧君?凌峰,哥们劝你一句话,你还是离她远点,我总觉得这女人有些变态。”
广场的正中有一座大型喷泉,围绕喷泉周围是十八罗汉的铜铸雕塑。张大官人啧啧称奇,这建设速度真算得上是日新月异,想当初他离开东江的时候,这边还是一片荒芜呢,想不到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弄得有模有样了。
三宝道:“我对张书记的恭敬之情,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祁山道:“感情绝对不能犹豫,一旦错过,再想找回太难太难!”
祁山笑道:“那张书记不妨点拨我一下。”
三宝看到了张扬和常凌峰,远远向他们挥了挥手,匆匆结束通话,快步向他们跑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他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不知张书记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常凌峰道:“我是暂时休息一下,让自己的人生有一次缓冲,并不是一辈子什么都不做了。”
秦清道:“你啊,整天忙不完的闲事儿。”
张扬没想到祁山会直接了当的问他这个问题,张扬道:“我信不信并不重要,关键是公安信不信。”
祁山望着香炉中的袅袅轻烟,他的目光也变得迷惘了起来,低声道:“自从上次小峰被人陷害,他们就怀疑我贩毒,我的每一笔钱都能够查到来路,都是通过正和_图_书当途径获得的,我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往我身上泼脏水。”
秦清道:“别胡说八道,这里是办公室,真要我赶你出去啊!”
张扬道:“其实就算没这档子事儿,他们两口子早晚还会出事,霍云忠那个人心胸太窄,哪有这种人,自己想方设法的弄绿帽子戴头上,变态。”张扬嘴里骂着霍云忠,可他也看出祁山和林雪娟有些暧昧。
张扬道:“酒席的费用已经算清了吗?”
祁山没说话,他的双手交缠在一起,抵在下颌上。
祁山这次过来也是前来瞻仰金佛的,三宝和尚引着他们来到暂时存放金佛的宝殿,为了这尊台湾商人捐赠的金佛。寺院方面特地聘请了多名保安,而且金佛被罩在玻璃罩内,这间宝殿的监控安防也相当过关。
张大官人赶紧断了他的念想:“佛学是世界上最高深莫测的学问,三宝大师这么年轻就取得了这么大的造化,以后肯定是飞升成佛的主儿,我可不敢耽搁他的前程。”
祁山道:“这就证明了我的清白。”
常凌峰道:“多重?”
此时常凌峰过来给秦清送招标书,看到张扬也在,常凌峰笑道:“欢迎张书记莅临指导工作。”
张扬道:“清姐,我真不是害怕什么。”
秦清道:“怎么?你不用上班,还是打算从滨海调回来?”
祁山惊奇道:“常主任要退休了?”
秦清白了他一眼,指了指沙发,让他去那里坐。
秦清笑道:“当初没有你的全力支持,新城的建设也不会那么顺利的开展起来,可惜你为东江新城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最后功劳全都落在我身上了,说起这件事我都有些惭愧了。”
“你烦不烦啊?你怕什么?我又没要求你什么。没影的事儿,你看你吓得,真出事了。我自己负责,绝对不会牵连到你。”
祁山道:“我要说不收钱,张书记肯定不愿意负担上收受贿赂的罪名。”他从口袋内取出一张宴席清单递给了张扬。微笑道:“上面有我账号,张书记回头把钱打过来就行,改天我让人把发票给你送去。”
祁山呵呵笑道:“我的心态的确比同龄人要老一些。”
常凌峰知趣地说道:“不耽误你们谈工作了,我先走了。”
张大官人道:“清姐,我没怕啊,我就是为你着想。”这货绝对不是个怕事的人,可他担心影响秦清的仕途啊。
祁山在佛前上香,很虔诚的跪拜。
祁山笑道:“张书记真是俗气,佛门净地,你居然谈钱。”
常凌峰道:“金佛已经到了吗?”
祁山被他所中,脸色略显尴尬。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你是个极其聪明睿智的人物,但是在你自己的感情问题上,却处理的非常纠结。”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我说这次赶着给回归献礼的可不少,全国上下,没有十万也得有一万个项和_图_书目了。”
张扬道:“你帮了我这么多,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
张扬道:“我也希望你是清清白白的。”
秦清道:“哪有那么巧,我才不吃这东西呢。”她一甩手把药丸给扔到废纸篓里了。
秦清没好气道:“不用考虑,就按照我说的办。”
秦清一双妙目盯住他,有些愠怒道:“你怕啊!”
张大官人感觉这次见到秦清,她的性情似乎变得有些急躁,其实张扬真不是害怕,秦清对他的感情他怎会信不过,秦清宁愿自己受苦也不会让他难做。其实他的这些红颜知己哪个对他不是如此,安语晨远走瑞士,还不是害怕影响到他的前途。张扬并不想秦清怀孕,至少现在不想,秦清和安语晨不同。她正处于政治上升期,还有大好的前途,如果真的怀孕了,那么之前那么多年的付出全都白费了。
秦清道:“我可没想那么长远,没什么好担心的,真要是不小心种上了。你再给我开一付打胎药呗。”
张大官人道:“不是那种,对身体没有危害。比那种好得多,我亲自配制的。”
三宝道:“用了一百公斤的黄金。”这会儿他说实话了,这金佛果然不是纯金,可一百公斤的黄金根据现在的市场价格,也上千万了。
张扬道:“那就等他们离婚之后,你再找她谈谈,现在去找她,只会背上破坏人家庭的罪名。”
张扬道:“你的心态就像个老头子。”
张大官人道:“那啥……前天晚上我不是没来及那啥,所以,搞不好会出人命,所以……嘿嘿……”这厮笑了一声。
祁山没想到和张扬在这里不期而遇。他笑道:“张书记,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祁山上完香出来,向张扬道:“既然来了怎么不上香?”
张扬和楚嫣然约定下午两点出发,距离出发还早,张扬抽时间去了趟新城建设指挥部,他找秦清有事,来到秦清的办公室,看到秦清的房间内多了一个新城规划的微缩模型,张扬凑过去看了看,啧啧赞道:“秦书记大展宏图,在下自愧不如。”
三宝道:“一吨。”
祁山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自从小峰死后,我的人生就变得索然无味,我现在特别想退休,也许有一天,我会把手头的所有工作都结束,然后彻彻底底的退下来,找一个小岛,在海边盖一栋木屋,买一艘小艇,每天徜徉于蓝天大海沙滩之间。”
张大官人道:“秦书记,你还有大好的前程,那啥……”
几个人正聊的时候。看到祁山从远处走了过来,三宝和祁山也是极熟,笑着招呼道:“祁总也来了!”
祁山道:“婚宴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也不会闹到最后不欢而散的地步。”
张扬道:“秋霞寺建得那么快?”
三宝和尚站在台阶上,一手叉腰,一手拿着大哥大,大声说着什么,说话的时候气势十足,肚皮还和_图_书有意无意的向前腆了腆,舒心日子过的多了,腰围的指数不断上涨,要是给这厮换上一身西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老板。
张扬道:“下午两点钟启程,这不,专程过来给你道别嘛。”
张大官人却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你等着瞧吧,明年纪检委系统肯定要忙活起来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还早,于是点了点头。三宝那边已经安排厨师准备斋饭了,亲自过来请他们去吃午饭。这会儿工夫,他又准备了一些开过光的佛珠送给张扬三人,三宝和尚在人际关系方面很有一手。
常凌峰无奈地笑了笑道:“好了,我自己有分寸,再有几个月我和睿融就去欧洲留学了。”
张扬道:“和退休也差不多,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去欧洲留学了,和他女朋友一起,去追求他们的幸福生活了。”
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这次我来没有见到章睿融啊!”
秦清果然不再搭理他,拿起文件审阅。
秦清将刚刚展开的文件合上,向张扬勾了勾手指,张扬凑了过去,秦清低声道:“我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你放心,傻瓜!安心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去吧。”刚刚没来由冲着张扬发了一通火,可生完气之后,秦清马上觉得毫无必要,张扬对她怎样,她怎会不知道?为了她张扬连性命都可以不要,更何况这点小事,张扬绝不是一个没有担当的人,秦清也不是因为这件事而生气,她只是认为张扬在这件事上并不理解她,她年龄已经不小了,和她同龄的那些人多数已经当了母亲,每念及此,秦清的心中不免有些惆怅。
张扬道:“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下午就回滨海了。”
张扬道:“过来谈点工作上的事情,顺便来看看新城的建设情况,毕竟在这里工作一场,对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有感情了。”
常凌峰被他引得哈哈大笑:“张扬,你说我爱美人我承认,可我对江山从来都没什么念想,学无止境,你别给我带高帽子,我需要学习的地方多了。”
张扬笑道:“一个出家人,哪有这么多的繁琐礼节。”
张扬道:“亲兄弟明算账,原本就是应该的,刚巧凌峰也在,你把账单给我,我回头让凌峰把钱给你转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接她走的人是我的好朋友,绝对信得过。”关于秦萌萌事件的具体内情,张扬并不想秦清知道的太多。
张扬打趣道:“爱情果然能够让人发生改变,想不到从来都是玩深沉的常凌峰现在也变得那么随和幽默。”
张扬这会儿反正也没什么事,刚好跟他去秋霞寺看看,两人开车一前一后来到秋霞寺,因为通往寺院的道路还没有完全修好,大车将道路碾压的起伏不平。张扬和常凌峰两人将车在前方空旷的地方停了,然后从小路进入工地现场。
常凌峰愣了一下,然后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笑着点了点头http://www•hetushu•com道:“是啊,建设工程不但要检验工程的质量,同时还要检验负责人的党性原则,如果抵受不住诱惑,极有可能在这些问题上栽跟头。”
常凌峰听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三宝啊三宝,你真应该改行去混官场。张书记正缺一个帮手,要不你还俗跟他去发展吧。”
秦清看了看那药丸道:“事后丸啊!”
秦清啐道:“知道了,好啦,我上班呢,回头还有一个会要开,你觉得自己那么厉害啊,说中就中?”
张扬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爱着林雪娟?”
祁山叹了口气道:“雪娟正在和霍云忠闹离婚,我反倒不敢去找她了。”不知为何,他会将心中隐藏最深的秘密告诉张扬,过去他的感情事从来都不会和别人分享,祁山意识到自己已经将张扬当成了知心朋友,可是这个朋友还需要打引号,因为他的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扬道:“我走了,今天下午还得返回滨海。”
祁山道:“他们怀疑我贩毒,你信不信?”
张大官人惊声道:“嗳……”
张大官人嘿嘿一笑,常凌峰当然不知道他们两人谈些什么,他本来就是个没多少好奇心的人,而且常凌峰为人内向,即便是看出了什么,他也不会多说。他和张扬一起离开了办公室,常凌峰道:“今天怎么有空?”
常凌峰道:“你什么时候也没把我当成你老师,你把我当成你师爷还差不多。”
张扬笑道:“常师爷,你就不能重新考虑一下,寻找一下感情和友情之间的平衡,总不能娶了媳妇,就把朋友全都给扔了。”
张扬道:“这么轻?空膛的吧!”
张大官人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安德渊他当然熟悉了,不过安德渊的背景可不清白,他是台湾信义社的老大,混黑社会的,居然大发慈悲捐了一尊金佛。
张扬笑道:“咱俩谁跟谁?功劳落在谁身上还不是一样,再说了,秦书记为我也付出不少。”
张扬道:“别往自个脸上贴金,你丫就是打着学习的旗号去欧洲泡妞,可感情再好,有情饮水饱,也不能一辈子指着喝清水过日子吧?凌峰啊,我可一直都把你当成我事业上的老师,你这一走,我心里空空的,难受啊!”
张扬道:“有什么可保密的,你肯定是给林雪娟祈福,求佛祖保佑她早日恢复健康。”
张扬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在一旁坐下了。双目呆呆望着秦清。
常凌峰道:“根据现在的建设速度,七一之前第一部分工程可以完工,刚好赶上为七一献礼。”
常凌峰笑道:“既然有感情了,那干脆杀个回马枪。”
秦清道:“你别烦我好不好,我还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呢。”
祁山低声道:“真是羡慕他们,可是这世上多数人的感情未必美满。”
张扬道:“因为人都有良心,做了坏事,他的良心就会不时受到谴责。”
三宝眼睛眨了眨,和_图_书流露出几分期待。
秦清诧异道:“什么?”
三宝嘿嘿笑道:“活着就是一种修行,佛门内外有别。可修行却没有什么差别。”
祁山微笑望着张扬道:“一个人如果做了坏事,他就永远无法真正快乐起来。”
张扬道:“没啥可求得,你求什么?”
常凌峰微笑道:“这也是一桩好事,借着回归的喜事,搞活一下经济,拉动一下内部需求,既起到献礼的作用,又促进了经济发展,两全齐美,何乐而不为。”
张扬点了点头道:“希望你休息的时间不要太长才好。”
秋霞寺的殿前广场正在进行地砖铺设和景观建设,大门和天王殿也已经建好,按照建设方的规划,复建工程一共分成三期,第一期先把寺院前方建好,预计七一左右就能对外局部开放,这部分主要是广场大门和天王殿,大部分工程还在后面,规划建设的内容还包括大雄宝殿、藏经阁、佛光塔、和青铜坐佛,其中这尊青铜座佛和香江坐佛南北呼应。其规模和气势也算得上是不相伯仲。
秦清笑道:“凌峰一直都很幽默,只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发挥。”
三宝笑道:“到了,到了,我带你们过去看看。”
张大官人笑道:“难道你不觉得我很厉害吗?”
常凌峰道:“不可能是纯金的!”
常凌峰道:“她回京城了,趁着五一节去探望一下她姑姑。”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可能吧,这么大一尊金佛,要是纯金的,那得好几吨重。谁怎么大的手笔?”
祁山道:“一起吃过饭再走吧,反正到哪儿都得吃饭。”
张扬来到她身边,将一颗药丸递给她。
张扬道:“我可不是求你回我身边当师爷,我只是觉得你这一身的学问现在就荒废实在太可惜了。”
张扬道:“爱江山更爱美人啊!凌峰,其实就你这水准压根不需要学习了,你应该做的是把你的知识回报给社会,哥们真是为你惋惜,胸怀绝学,英年早婚!”
三宝道:“应该是中空的。”虽然如此一吨黄金也价值惊人了。
张扬笑道:“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
常凌峰道:“没那么快,工程分批建设,现在殿前广场和天王殿已经搞得差不多了。”
张扬道:“不仅仅是你,常凌峰也和你的心态差不多,你只是说说,他已经开始实施了。”
常凌峰跟着三宝一起去视察工地现场,祁山邀请张扬在院落中的古黄杨树前坐下,他叹了口气道:“雪娟这次的事情,我也有责任,如果不是我和她走得太近,也不至于让霍云忠误会。”
“我怕什么?我不是担心万一你肚子大起来了,以后在仕途上可怎么混啊!”
祁山笑道:“我的生活中不可能始终是阴天下雨,偶尔也有阳光灿烂的时候。”
张扬仍然饶有兴趣的看着模型,摇头晃脑道:“回头我找人也做一个保税区的微缩模型,放在我办公室里,这玩意儿看着就心里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