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0章 风雨之前

丁高山道:“我们可以教他!”
乔梦媛笑道:“虎子,你就放心吧,希婷在我这里肯定没事。”
丁高山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跟这里永远说再见吧!”
丁高升道:“既然活着,就要活得像个人样!大哥,等过段时间,咱们兄弟出去好好休息一下,我看你有些累了。”
乔梦媛道:“我可没什么天赋。”
乔梦媛俏脸发热,她轻声道:“夜深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乔梦媛停下脚步,站在沙滩上,望着远方被月光染成一片银色的海面,轻声道:“谢谢你。”
丁高山道:“其实人生在世本不该有那么多的牵挂,无论你创下怎样的基业,无论你打下多大的地盘,到最后仍然难免一死。”
萧国成点了点头道:“本来我对航运业没有什么经验,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兴趣,可是现在日本元和家族主动找我合作,我自然没有理由拒绝。”萧国成只是蜻蜓点水般提了一句,并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下去,他看了看时间道:“不聊了,我和张书记约好了见面,得过去了。”
张扬将手中的茶盏缓缓落下道:“萧先生,之前你的投资意向书中可没有福隆港这个项目。”
萧国成道:“我只对和自己相关的政治感兴趣。”
张扬道:“焱东,丁家兄弟跟谁有这么大的仇?居然要将他们兄弟两人一起干掉。”
丁高升道:“有没有烟?”
她一边抽噎着,一边去拉开另外一个裹尸袋,当她看清那张面庞的确属于她的父亲,丁琳已经无法抑制内心的悲恸,她捂住嘴唇,肩膀在海风中不停抖动着。
张扬道:“我妹让我谢谢你送给她的礼物。”
张扬道:“福隆港的改建权和经营权如今被很多方面看好,不瞒您说,新加坡星月集团已经考察通过了投资计划,这两天,他们就要派人过来向我递交投资计划书。”
周山虎红着脸,反倒是刘希婷表现的更大方一些,她主动向乔梦媛伸出手去:“乔主任,您好,我叫刘希婷,我过来是跟您学习的。”
丁家兄弟的惨死让很多人感到错愕万分,袁孝商也是如此,当他听大哥将发生的一切说完,双眉紧锁道:“怎么可能?”
坐进丁高山的黑色奔驰车内,丁高升道:“大哥,让你担心了。”
萧国成和乔梦媛握了握手,乔梦媛邀请他在沙发上坐下,亲自为他泡了杯茶,萧国成道:“记得上次见你还是八年前,你在美国读书,和玫红一起来家里玩。”
张扬和丁高山也有过数面之缘,听到这件事还是被震动了一下,刚巧程焱东过来向他汇报近期的治安工作,张扬自然提起了这件事。
周山虎此对方才说了一句话:“乔主任,拜托了。”
招商办的办公室位于市行政中心,乔梦媛多数时间都在这里办公,张扬将滨海全市的招商任务交给她负责,乔梦媛自从担任滨海招商办副主任以来,表现的尽职尽责,最近招商办通过公开扩聘的形式扩充了三个人员,他们都在熟悉业务的阶段,乔梦媛一早上班,就见到周山虎带着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孩儿过来找她,那女孩却是东江新区管委会主任刘宝全的女儿刘希婷,目前和周山虎正在热恋中,今年她大专毕业,目前已经考完毕业考试了,还没有拿到毕业证就急着过来滨海找周山虎了。
丁高山点了点头,摸出一盒烟递给了他,丁高升点燃香烟,抽吸了两口,车内的空间顿时充满了烟草的味道。他的神经随着烟雾的弥漫渐渐放松下来,略显疲惫的闭上双目,仰起头倚靠在头枕上,低声道:“袁孝工故意整我,公报私仇!这笔帐,我一定要跟他们算!”
乔梦媛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俏脸绯红啐道:“张书记,小心我投诉你。”
萧国成捻起茶盏,抿了口茶道:“我这次过来是想了解一下福隆港的事情。”
袁孝工向一名女警耳语了几句,那名女警走过去劝丁琳起身,丁琳愤怒地推开她的手臂,尖叫道:“凶手!你们全都是凶手!”
张扬笑道:“其实下属巴结领导不一定要用金钱,尤其是女下属,还可以拿啥……”
袁孝商苦笑道:“最可怕的是,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谁在捣鬼。”
袁孝工叹了口气道:“今年到底怎么了?难道天真的要开始变了?”
萧国成道:“既然已经定和-图-书下来了,我们就只能遵照规则竞争,星月实力强大,我看这次我们的胜算最多只有一半了。”
她嘶声叫道:“我要进去,出事的是我爸爸……是我爸爸……”她彷徨无助的大喊着。
丁高山微笑点了点头道:“我让新生回来了,是时候该让这些年轻人独当一面了。”
袁孝工道:“很有可能,你没有看到他女儿看我的眼神,仿佛当我是杀害她父亲的凶手一样。”
萧国成呵呵笑道:“张书记果然作风严谨,说话滴水不漏。”其实他对张扬的性情是了解的,知道他是个好事的主儿,这次对张扬的镇定功夫也颇为惊奇。
袁孝工点了点头,示意手下将丁琳放进来,但是拦住了其他人员的入内。
乔梦媛皱了皱眉头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官场中的权力之争,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
张扬和萧国成约好在上午十点见面,萧国成来到他办公室的时候,张扬让傅长征刚刚将茶泡好,坐在茶几前,静候萧国成的到来。
袁孝商道:“大哥,这件事有人在背后搞鬼,丁家人一直认为是我们在针对他们,会不会把丁家兄弟死得这笔帐算在我们的身上?”
“老四,最近一定要小心。”
丁高升道:“他可以吗?”
丁高升咬牙切齿道:“当官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公安局长袁孝工亲自来到了现场,本来这是一场交通事故,他没必要亲临现场,可是当他听说出事的是丁家兄弟,马上放下所有的事情来到了出事地点。
张扬道:“这方面,我从来做的都不好。”
萧国成微笑道:“官员当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是无为而治,自己不用干活,所有事情都交给手下去做。”
张大官人本想说两句俏皮话,可一想乔梦媛的身世复杂,乔振梁不是她亲爹,原本被自己高度看好的萧国成也不是,自己还是别围绕天赋做什么文章,张扬道:“我也没什么天赋,不一样当上了滨海市委书记。”
张扬点了点头道:“福隆港的事情上我的确没办法,之前已经定下了公开招标的方案。如今招标书也完成了,最近就会展开招标工作,具体的工作交给了招商办负责。”
乔梦媛道:“你是……”
丁高山道:“姓袁的想利用这次机会将我们除掉,呵呵,痴心妄想,他们以为我们真的是软柿子,谁想捏就捏两下?”
司机惊恐地睁大了双眼,他迅速转动方向盘,试图躲过那辆重卡的撞击,可是事发突然,加上他意识到对方目的的时候实在太晚,大货车狠狠撞击在奔驰车上,将奔驰车撞得原地旋转,车头撞开了护栏,从沿海大堤上翻滚着摔落了下去……丁高山的视野中满是红色,他闻到了浓重的血腥,看到弟弟的脑袋耷拉在肩膀上,丁高山大声呼喊着,他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丁高升的身体压住,车身金属在大堤上摩擦的声音极其刺耳,压榨着他的内心,将他心底最深层的恐惧激发出来。丁高山很快就感觉到他的身体浸入了冰冷的海水中,他看到自己吐出的一串串气泡……脑海中忽然回想着一个声音……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五个小时后这辆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奔驰车方才被警方和海岸救援队组成的联合搜救队打捞上岸,从车内找到了三具尸体,坐在驾驶座上的是司机,第一次撞击时安全气囊弹出,堵住了他的口鼻,没等他移动出来,汽车就翻滚落入了海水中,他是窒息而死,丁高升死得很惨,头颈骨折断,是在汽车发生碰撞时,被巨大的冲击力折断了颈推。
丁高山是溺水而死,他没有在撞击中死亡,却终究没能逃过被海水溺毙的命运,兄弟两人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却死在了同一天。
“你以为如果不是他发话,你会那么容易出来?”丁高山的目光在烟雾中显得有些捉摸不定,他摇了摇头:“我们兄弟不怕谁,可是战下去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最后的结局就是两败俱伤。”
丁琳在一名警员的引领下来到刚刚打捞上来的尸首前,法医刚刚做过初步鉴定,目前尸首全都用裹尸袋裹住,丁琳颤抖着手,她的周身都在不停颤抖着,她拉开了其中一个裹尸袋,看到叔叔已经失去生机的脸,她的泪水就如决堤的河流一般涌出。
程焱东也听说了,和*图*书他向张扬道:“北港正在轰轰烈烈地搞着严打,这边就出了人命案,等于狠狠打了北港领导层的脸,你等着瞧吧,这件事肯定闹大了。”
袁孝工道:“不知道是谁下得手,丁高山前往看守所接丁高升回家,在途经沿海大堤的时候被一辆大货车撞击,他们乘坐的奔驰车落入海中。”
张扬道:“无论北港的风浪有多大,必须保证滨海风平浪静,我要把滨海变成一个避风港,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维持安定,全力发展!”
张扬笑道:“你不去问乔梦媛,现在是她具体负责这件事,招标书也交给她起草。”
丁高山舒了口气道:“老了,是时候该离开了,袁孝商的一句话对我触动很深,人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如同卵石之于大海般渺小,所以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认清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张扬也在她身边坐下,很自然的除下外套,帮乔梦媛披在肩头,乔梦媛没有拒绝,抓住他的外套裹紧了身躯:“张扬,刚才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新加坡星月集团有意投资福隆港。”
张扬微微一怔,他不知萧国成去见乔梦媛的目的何在?邀请萧国成在沙发坐下,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盏茶:“萧先生,请喝茶!”在这种环境中两人都表现的非常客气。
萧国成低声道:“听你的意思是要公开招标。”
程焱东道:“听说他们和袁家几兄弟一直都是对头,这次严打,袁局第一个就把丁高升给打了进去,不过因为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今天又把他给放了。丁高山就是去接丁高升的途中出得事情,据说是一辆载重货车迎面撞上了,根据现场的情况可以看出,大货车根本没有刹车痕迹,蓄意谋杀的可能性很大,大货车将丁家兄弟乘坐的奔驰车撞下了沿海大堤,驾驶人在第一时间逃离了现场,应该是有人接应,肇事的大货车留在现场。”
张扬道:“怎么了?”
张扬忽然想起之前乔梦媛的越野车被窃案件,当时有个神秘电话向他透露事情和袁孝农有关,事实证明,袁孝农直接作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个神秘电话分明在刻意挑唆他和袁家兄弟之间的矛盾。这一切的背后,究竟存在怎样的黑幕?
萧国成道:“北港声势浩大的严打行动,你不会没有听说吧。”
张扬道:“萧先生,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现在北港正处于敏感时期,每做一件事都必须要非常小心,不然肯定有人在你背后指指戳戳,乱做文章。”
萧国成笑道:“怎么会?”望着乔梦媛的俏脸,萧国成依稀看到了孟传美的轮廓,乔梦媛和年轻时候的孟传美还是有几分相似的,最相像的是她们的目光,同样的执着,同样的倔强。
张扬想起萧国成不但拥有金色港湾还有在全国范围内的易家连锁,看来项诚这次触犯了他的利益,难怪萧国成颇有微词。张扬笑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萧先生应该不会看不透真正的形势吧。”
张大官人一语双关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工作,我就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乔梦媛笑道:“其实你年纪轻轻就已经当上了滨海市委书记,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乔梦媛道:“萧伯伯特地过来找我?”
张扬曾经答应过刘宝全要为她安排工作,反正乔梦媛手下缺人,就把刘希婷安排到了招商办,让周山虎亲自带着她过来。
乔梦媛道:“在亚洲来说,元和家族和星月集团一直都是竞争的对手,星月之所以盯上滨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和元和集团竞争,保税区建成之后。滨海会成为中国中北部最大的货物中转集散地,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商机,只有抢占先机。才能占领未来的市场。所以前来投资的意愿都很强烈。”
说起新加坡星月集团,张扬不禁想起一段往事,当年乔梦媛与许嘉勇相恋无果,许嘉勇为了报复自己。利用卑鄙手段控制星月集团的总裁范思琪,在南锡深水港的工程上制造种种的难题和自己作对。不觉已经过去数年,许嘉勇已经离开了人世。而范思琪也遭遇冤狱之灾,幸亏张扬出手帮她制造了绝症的假象,如今范思琪借着养病为名留在新加坡深居简出,但是她对星月集团的实际控制权比起过去更有加强。
乔梦媛啐道:“你少挖苦我,hetushu.com我可没有过从政的经历。”
程焱东道:“最近我听说了一些消息,说北港存在着几大走私利益集团,丁家兄弟是其中一个,袁家兄弟又是另外一个,既然都从事走私生意,就难免会发生利益上的冲突,所以袁孝工在严打开始之后,第一个就将枪口对准丁高升。”
张扬笑了起来:“怎么会不知道?项书记决心要整顿北港社会秩序,从根本上治理北港犯罪猖獗的状况,这是一件大好事啊。”
乔梦媛道:“你有天赋,只是你自己不觉得,从政做官,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主见,单单是这一点你已经超过了很多人。”
袁孝商低声道:“这是一场谋杀!”
丁高山道:“怪不得他们,是我们自己对形势判断不明。”
吃完晚饭,常海天送杜瓦尔和程润生前往海洋花园,张扬则负责将乔梦媛送回市委招待所,途经鹿角湾的时候,乔梦媛提议下车走一走。
萧国成道:“你在办公室吗?”
萧国成叹了口气道:“这就是官场和商场的区别,商场上很少有人会去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除非两个人有解不开的仇怨,而官场上,哪怕是微小的利益冲突,都有可能导致一场暴风骤雨,我听说蒋洪刚为了市委书记的位子和宫还山斗得很厉害。”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投诉我什么?我在阐述事实,现在官场中,这种现象很常见。”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都知道对方说的是玩笑话。
丁琳在十多名黑衣男子的陪伴下来到现场,马上被警察阻拦在封锁线外。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萧先生拐弯抹角在挖苦我,我听出来了。”
袁孝商点了点头道:“如果有人真的想要把这笔帐赖到我们的头上,我们就不能不防。”
对方微笑道:“萧国成!”
乔梦媛道:“还好。”
萧国成笑道:“不敢,你是官,我是民,我可不敢对你有丝毫不敬。”
乔梦媛整理自己的长裙,在沙滩上坐下:“来到滨海之后,我的心情平复了很多,难怪有人说过,工作是疗伤最好的方式。”
丁高升没说话,抿了抿嘴唇,心中认同了大哥的这句话。
乔梦媛微微一怔,然后笑道:“萧伯伯,您好!”乔梦媛和萧玫红是老同学,也是好朋友,她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和萧国成有过数面之缘,不过并没有什么渗入的接触,但是冲着萧玫红这层关系,乔梦媛仍然表现的非常客气。
张扬道:“萧国成也有投资的意向,他是和元和集团合作。”
袁孝工并没有否认袁孝商的判断,他叹了口气道:“下手够狠,将丁家两兄弟一起干掉,免除后患。”
乔梦媛笑道:“看到你的公示了,还好对我手下留情,没把我公示出来,不然别人一定以为我巴结领导了。”
乔梦媛已经听张扬说起过这件事,她和周山虎也非常熟悉,笑道:“虎子,这位就是你女朋友吧!”
丁高升望着大哥鬓角突然增多的白发,心中一阵内疚,他低声道:“大哥,以后我做事会小心,不会再让你担心!”
乔梦媛将萧国成送出办公室,觉得萧国成的这次拜访显得有些突兀,心中暗暗猜想,难道萧国成仅仅是顺便拜访这么简单?为什么他不提起星月集团的事情?
丁高山仲出双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低声道:“没事了!”一句没事了包含着太多的意义。
萧国成笑道:“我和你们张书记是老朋友了,朋友有了难处,我当然要帮忙。不过你也知道,商人花每一分钱往往都要精打细算,我也不是盲目投资,我对保税区的前景非常看好。”
张扬道:“官场中的政治斗争,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但考验着一个人的智商,还考验着一个人的意志力,甚至比起武功决斗更加的过瘾。”
萧国成道:“过去我没有建设和经营港口的经验,可是元和家族和我合作,我就拥有了这方面的能力,既然拥有了优势,我当然就开始打起了福隆港的主意。”
丁高升有些错愕道:“大哥,是袁孝工下令把我抓进去的!”
迎面一辆载重货车迎面驶来,距离渐渐接近的时候,那辆载重货车突然加速,疯狂地向丁氏兄弟所在的奔驰车撞来。
张扬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北港的水还真的很深。”
张扬停下车,和乔梦媛一起走向海滩,微笑道:“怎么样,工和图书作上还顺利吗?”
乔梦媛道:“需知强中自有强中手,政治斗争也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停变化的,虽然涛声依旧,可是每一轮的波浪都全然不同,爷爷说过,做任何事都要懂得顺势而为。”
张扬感叹道:“政治这碗饭不好吃,刚才市委副书记蒋洪刚过来找我,他跟我说北港市委常委班子面临调整,让我抓住机会呢。”
电话铃的响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乔梦媛俏脸有些发热,自己怎么回事儿,最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他,她拿起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乔主任,您好!”
丁高升道:“大哥……”他的眼中闪烁着两点晶莹,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光。
张扬道:“我虽然是官,可你是我的债主,我欠你五个亿呢。”
袁孝商道:“回头我跟二哥三哥说一声,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定不能招惹是非。”
程焱东道:“张书记,你不要小看了这些犯罪分子的智商,他们既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实施谋杀,就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给警方追踪,我看这辆大货车十有八九是偷来的,真正登记的车主很可能和这件事无关。”
张扬微笑道:“上级领导的事情我不太清楚,最近我连滨海的事情都忙不过来。”
萧国成微笑望着张扬道:“经商者都期待一个安定团结的环境。”
袁孝商道:“这件事本来就和你无关,你已经放过了丁高升。”
张扬道:“上天待我不薄,不然怎么会把你这样的好帮手送到我身边?”他知道乔梦媛为人矜持,所以不敢肆无忌惮的说出把你送到我身边的话,之前加上了好帮手三个字。
乔梦媛道:“在,萧伯伯找我有事?”
丁高升本想说什么,却听丁高山道:“上车再说。”
乔梦媛笑着点了点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来了就好好工作,以后我会照顾你的。”
丁高山道:“是我错误估计了蒋洪刚的能力,以为他是可造之材,奇货可居,可现在才发现,他只不过是一个废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事发沿海大堤,因为下雨,海面风大,影响到了搜救,其实就算是搜救及时,也难以救回丁家兄弟的性命。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萧伯伯早就把我这个小丫头忘了呢。”
张扬道:“你有证据?”
即使是面对一个小丫头,萧国成仍然充分表现了他的绅士风度,礼貌地为刘希婷让了一条路,等刘希婷经过之后,萧国成方才走入办公室内,微笑道:“乔主任,还记得我吗?”
萧国成道:“那好,我过去再说!”
张扬笑道:“乔主任上任没几天,已经把工作全都上手了。这就是天赋,真是让我自愧弗如。”
两人相视而笑。
刘希婷接过计划书离去,出门的时候,正遇到萧国成走了进来,萧国成身穿白色衬衣,没打领带,黑色西裤,皮鞋锃亮,一尘不染,他一直都是个很注意自身形象的人。
乔梦媛道:“麦琪儿没有和您一起来?”
程焱东摇了摇头道:“没有。”
周山虎告辞离开,刘希婷追出门去,一对小儿女咬着耳朵说了两句,方才分开,乔梦媛看到他们柔情蜜意的样子,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张扬,想到了他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
张扬道:“吃政治这碗饭是需要天赋的。”
张大官人谦虚道:“我最多称得上刚刚入门,真正的绝顶高手是你爷爷!我这辈子若是能学会他百分之一的手段,就能纵横官场,所向无敌了。”
萧国成道:“这两天搞得风声鹤唳,全市范围内的酒店服务业几乎都被检查了一遍,连我们华光旗下的酒店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我今天过来是特地拜访张书记的,不过我听说你现在担任了滨海招商办副主任,在这里负责招商工作,所以我过来看看。”
萧国成不由得笑了起来:“张书记放心,我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其实我也赞成公开透明的招标形式,只有这样才能让有心人闭上嘴巴,赚钱就要赚在明处,做事也是一样。”他喝了口茶又道:“我昨天刚到北港就发现最近北港的气氛有些不对。”
张扬道:“那岂不是留下了证据?根据这条线索应该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程焱东道:“丁家兄弟的死可能会掀起一场大风天浪。”
张扬哈哈大笑:“你当他真是http://www.hetushu.com那么好心?他之所以透露这个消息给我,是因为他被项诚搞得狼狈不堪,他认为,如果我加入了这场战团,或许他会减轻压力。”
张扬道:“不是我严谨,是我没工夫掺和他们的事儿,有人想把我拉进去,虽然政治上争来斗去的事情我也经历了不少,可是没有一次我无缘无故的为了权力而斗争。”
丁高升从大哥的话中听出他似乎萌生退意,难道是这次的事情对他震动太大?丁高升道:“大哥,有些事不是说走就走的,我们有这么多的生意,我们不可能放下,再说,我们走了,兄弟们怎么办?他们可是都要靠我们吃饭的。”
乔梦媛已经起身迎上前来,主动向萧国成伸出手去:“萧伯伯好,很久没见面了。”
乔梦媛道:“萧伯伯对保税区的工作非常支持,这次保税区的启动幸亏您提供的五个亿。”
张扬道:“前两天我去白岛的时候,萧小姐跟我打了声招呼,说你们和元和家族合作,想要拿下福隆港的改建工程和以后的经营权。”
乔梦媛道:“我听说萧伯伯有意参与福隆港的改建工程?”
袁孝工被她凄厉的声音吓了一跳,丁琳跪在父亲的尸体旁,海风吹起她凌乱的头发,她的面孔显得越发苍白,一双充满仇恨的眸子死死盯住袁孝工。
袁孝工道:“我会让人盯住丁家!”
萧国成微笑道:“刚刚顺便去乔主任那里转了转!和她打了声招呼。”
萧国成点了点头道:“不错。”
天空依然飘着细雨,袁孝工望着路面上的玻璃碎屑,皱了皱眉头,丁家兄弟居然就这样死了,虽然他很想他们死,但是他绝没有想到会是一个这样的结局。
乔梦媛道:“你在北港的人脉真是不错。”
这样的目光让袁孝工非常的不舒服,他摇了摇头,低声道:“节哀顺变。”说完这句话,袁孝工转身上了警车。
“谢我什么?”
北港的午后下起了雨,天气阴郁,雨丝延绵不绝,这样的天气里很容易滋生出离愁的情绪,丁高山心中却没有任何的伤感,他站在三河看守所的大门对面,望着那边,小门打开了,丁高升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先向押送他出来的警察说了句什么,然后抬起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这才眯起眼睛看了看马路对面,透过朦胧的雨雾,看到大哥就站在那里,虽然丁高升看不清他此刻的目光,但是他从心底感觉到了大哥对自己的关心和牵挂,丁高升的鼻梁有些发酸,他赶紧走入风雨中。
丁高山自始至终没有挪动脚步,直到弟弟来到自己的面前,他方才露出一丝笑容。
丁家兄弟惨死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到了滨海,因为这里是他们的老家,在滨海人的心中,丁高山是滨海首富,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还是滨海商会会长,在滨海商界拥有着尊崇的地位。
汽车缓缓启动,丁高升透过沾满雨水的车窗望着对方的看守所。
萧国成道:“她去美国公务了,要到下个月才回来。”
乔梦媛道:“我来滨海是为了帮你做些事,而不是过来接受你保护的。”
乔梦媛放下电话,看到刘希婷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她微笑道:“会打字吗?”
乔梦媛道:“那你现在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
丁高山淡然笑道:“一家人,永远不要说两家话。”
丁高山道:“这次北港的严打,始作俑者是项诚,他要给不安分的蒋洪刚一个下马威,要让他老老实实,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只是被蒋洪刚连累了,这个人不堪大用,真正出事了却不敢站出来说一句话。”因为弟弟的这次事情,丁高山对蒋洪刚可谓是心冷到了极点。
张扬道:“所以我将滨海的社会秩序稳定放在首要的位置。”他喝了口茶道:“萧先生对政治也很感兴趣!”
刘希婷点了点头,乔梦媛将手头的一份计划书给她:“帮我整理出来,下午交给我。”她指了指隔壁的房间。
袁孝工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击了一下:“老四,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想在我们和丁家之间搞事,先是我们出事,然后又轮到丁家,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
萧国成道:“那我就更加不敢得罪你了,现如今,欠钱的才是大爷,我如果惹恼了你,你给我来个概不认账,到时候我哭都找不到地方。”
丁高升不解地看着大哥,不知大哥为什么会突然厌恶蒋洪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