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5章 男人如衣服

陈青虹用日语和那个日本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向张扬道:“误会,他是我朋友,以为你要骚扰贝贝,所以才闹出了刚才的事情。”
龚奇伟笑道:“怎么会,我虽然刚到北港,已经感受到同志们的热情了。”
桑贝贝道:“耍流氓了不是?我可告诉你,我对你绝缘,充其量把你当成一件大衣。”
桑贝贝道:“说句不怕伤你的话,我真没觉得你有什么魅力,你说喜欢你的那帮女孩子是不是眼睛高度近视啊?”
桑贝贝咬着嘴唇笑了起来:“我是说,你跟我来海水里干什么?”
张大官人道:“这世上只有互利互惠,哪有一个人占便宜的道理。”这厮伸出手,揽住桑贝贝的肩头,桑贝贝此时才明白,不是他不懂风情,是这厮压根存着占便宜的心理。
项诚听说龚奇伟已经来了,目前就在市委组织部,他的第一感觉就是不爽,他认为龚奇伟的第一站应该是自己这里,北港的一把手是他,龚奇伟这么干什么意思?没把他放在眼里?省里让你龚奇伟过来是担任北港市委副书记,不是让你当市委书记,你在北港连二把手也算不上。项诚内心中腹诽着,但是他也明白,省里之所以派龚奇伟过来,肯定是将他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培养,一想到这件事项诚的内心中顿时就不舒服起来。
张扬知道桑贝贝绝不会放弃向章碧君复仇的想法,但是他并不明白桑贝贝今晚的动机。他隐约猜到,桑贝贝不会毫无缘故的找上武直英男,或许武直英男、武直正野和章碧君之间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总之桑贝贝不会平白无故的来到北港,她是个极有主见的女孩儿,正在按照她的步骤一点点实施着复仇的计划。
张扬手臂一紧,让她贴近了自己,低声道:“没那么简单吧,你来北港这么久,一直都在天街混日子,宁愿委屈自己在这里当一个女招待,以你的性情,应该不至于如此啊!”
张大官人在副驾上坐下,望着桑贝贝道:“丫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来北港到底是冲着谁来的?”
孟宪志道:“那我给项书记打个电话吧。”他当着龚奇伟的面给市委书记项诚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道:“你朋友?”
“冲着你呗,张扬,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喜欢你?”桑贝贝翻了翻眼皮,语气中却找不到一丁点的柔情蜜意。
桑贝贝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
张扬道:“你既然知道他是日本驻华副天使的儿子还弄了这出戏?”
桑贝贝道:“张书记,你是国家干部,时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别看咱们现在挺亲密的,其实我是怕冷,利用你。”
唐国祥道:“项书记让我过来的,让我陪您去小会议室开会。”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明明是你开车把我拉到这里来的。”
张扬道:“真打算使美人计?要是这样我心里会不舒服的。”
桑贝贝被海风吹和*图*书得有些冷,双臂抱紧在胸前,张大官人站在一旁无动于衷的看着她。
桑贝贝忽然向前探了探身,很准确地捉住了张扬的嘴唇,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明澈的双目瞬间变得春水般温润柔软。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也他妈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居然敢到我们中国人的地盘来撒野。”
龚奇伟道:“我四十多岁的人,又不是去多远的地方,这边我认得路,焦部长倒是想过来的。可我觉得还是别劳动他跑这一趟了,北港这边的同志,在过去基本上都见过面,大家又不是不认识我。”
孟宪志离开之后,龚奇伟拿起桌上的北港日报看了一会儿,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来到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上,适应环境是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只有适应了环境才好开展工作。
桑贝贝用日语翻译了过去。
桑贝贝道:“你跟我来干什么?”
那中年人哈哈笑道:“唐国祥!”
桑贝贝道:“我的灵魂还真不需要你挽救,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话没说完呢,打了个喷嚏。
桑贝贝道:“你有什么不舒服的?你一有妇之夫,我是一云英未嫁的少女,咱们两人擦不出火花来。”
一名日本保镖抓起那张吧椅,一瘸一拐地冲向张扬,向他兜头砸了过去,张扬哼了一声,腾空跃起,从空中一个下蹬,将那张吧椅踢得支离破碎,然后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借着对手胸前肌肉的弹性,一个回旋踢,将另外那名举起桌面砸向自己身后的日本保镖踢得四仰八叉的飞了出去。
张大官人道:“我也知道你在考验我的党性原则,放心吧,我也就是看着你冻得够呛,发挥点党员的光和热,温暖你冰冷的身体,挽救你的灵魂。”
张扬来到和她并肩的位置,大脚丫感受着海浪的拍打。
桑贝贝道:“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奇怪他为什么要到北港来。”
桑贝贝狠瞪了他一眼道:“你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心说我什么时候跟你成自己人了。
张扬正抓住那名日本人的脖子,挥拳欲打,陈青虹看到眼前情景慌忙叫道:“慢着!”她走上前来,向张扬道:“张先生,都是自己人。”
孟宪志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不耽误您了,待会儿,我喊你一起去开会。”
张大官人道:“我怎么觉着咱们两人干柴烈火一点说着啊?”
两名日本保镖都是皮糙肉厚,张大官人也没有下全力,只是稍稍展示一下实力,以吓退这帮日本人为目的,当然张大官人对桑贝贝充满了怀疑,自己不懂日本话,看这几名日本人也不懂中国话,搞不好大家都被桑贝贝给忽悠了。
龚奇伟算准了现在自己来北港上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市行政办公大楼,他独自呆在办公室并不是毫无目的的,他在等待,看看究竟有谁主动登门造访,半个小时过去了别说和-图-书有人登门,就算是电话都没有响起一声。龚奇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到来果然不受北港领导层的欢迎。
张扬和桑贝贝离开了电梯,桑贝贝很容易就发现了张扬的那辆坐地虎,毫不客气地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的位子。
现场一片混乱,没多久天街的总经理陈青虹匆匆赶过来了。
孟宪志放下电话,明白了两件事,项书记现在心情很不爽,不想见龚奇伟,但是不见不行,龚奇伟此来是接替蒋洪刚市委副书记一职的,肯定要进入北港市常委,项诚知道这件事已成定局,他唯有接受,所以一开始就破例让龚奇伟参加常委会,早晚的事情,干脆顺水推舟。
张大官人道:“可我也不能牺牲自个儿成全你啊!”
张大官人道:“你冷,我还冷呢。”
龚奇伟道:“还没来及过去呢,我是按照手续,先来组织部打声招呼,这就准备去项书记那里。”
孟宪志看到时间还早,微笑道:“龚书记,要不我先陪您去办公室转转。”
两人来到干燥的沙滩上坐下,月光之下,广阔无边的沙滩上只有他们两个,桑贝贝偎依在张扬的怀中,小声道:“你听着,我接近武直英男是有目的的,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说行了,其他的你不用过问。”
那日本人又冲着桑贝贝说了一句。
龚奇伟笑道:“唐国强?”
龚奇伟指了指桌上的电话道:“招呼我一声就行,我去找你。”
“呀呀呸,我说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孟宪志那边将龚奇伟过来的消息通知了项诚,老半天没听到项诚的回应,心中猜到项书记可能不爽了,他故意咳嗽了一声,这声咳嗽也是为了提醒项诚做出表态。
龚奇伟笑道:“太客气了,我正说去找孟部长一起过去呢。”
桑贝贝用胳膊肘捣了张扬一下。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龚奇伟来到了北港市组织部长孟宪志的办公室内,龚奇伟的出现让孟宪志感到有些意外。不过意外之余,又感觉到很正常,毕竟省里已经正式下文,龚奇伟前来北港接替蒋洪刚担任北港市委副书记,他过来也是早晚的事情,只不过孟宪志没想到龚奇伟来得这么快,而且他又是一个人前来,连一个助手都没带,甚至没有省委组织部专人陪同,龚奇伟如此低调,难道想从一开始就树立起他清廉的形象?
“呸!少臭美了你,瞧你那自命不凡的熊样!”桑贝贝启动了汽车引擎,猛然踩下油门,风驰电掣般向停车场外冲去。
龚奇伟笑道:“很好啊!”他环视了一下办公室道:“这里过去是蒋洪刚的办公室吧?”
龚奇伟道:“唐秘书长,我刚到,正熟悉一下办公环境,这就准备去开会呢。”
张大官人道:“啥?”
孟宪志笑了,至少龚奇伟在表面上还是非常容易相处的。
桑贝贝却根本不怕他,转身将后背冲着他:“我看你敢!”
桑贝贝道www.hetushu.com:“就是自以为是,自己以为自己很聪明,其实你的脑子始终用不对地方。”
桑贝贝道:“张扬,你知道自己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桑贝贝却一转身抱住了他的脖子,身躯投入他怀中,张大官人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正在心神荡漾的时候,桑贝贝贴着他的面颊道:“电梯里有监视。”
孟宪志道:“十点。”
桑贝贝道:“没什么啊!他要我下班后一起去吃夜宵,我说你是我男朋友。”
桑贝贝嗔道:“脱衣服!”
那名身穿灰色T恤的日本人看来有些得意,轻声说了句什么,桑贝贝这会儿充当了翻译官的角色:“他让你赶紧滚出去,不要在这里闹事!”
张大官人别的听不懂,可这句话蒙不了他,他冷冷望着这日本人道:“你才八格,你们全家都八格!”
孟宪志笑道:“那是,那是!对了,您去项书记那里去过没有?”
张大官人道:“男人好不好看是看不出来的,得用了才知道。”
龚奇伟笑道:“我是来上班,又不是过来参观访问。不需要通知啊,孟部长,这是我的相关手续。”
桑贝贝道:“好听的就是你人不错,我不会害你。”
张大官人也学着她的样子,脱下鞋袜,跟了过去。
项诚道:“我这会儿有客人,这样吧,十点钟市委常委会,你带奇伟同志一起过来吧。”
“武直英男!”桑贝贝小声道。
桑贝贝啐道:“我冷!你想哪里去了。”这厮居然不懂一点点风情。
张扬双手向后撑在沙滩上,望着桑贝贝的倩影,静静欣赏着她和月光海水沙滩共同组成的美好画面,不觉有些痴了。
复仇的道路无疑是孤独的,桑贝贝只有在张扬身边的时候才能够感受到一些温暖。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他,但是她却又清楚地认识到,感情对她来说是奢侈的。她的未来为了复仇而存在。她不可以受到感情的羁绊。
海上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在,桑贝贝除下鞋袜,然后赤着双脚走向夜色中的大海。
两名保镖恶狠狠盯住张扬。
孟宪志点了点头,表情略显尴尬,他知道很多官员都有避讳,毕竟蒋洪刚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跌倒的。
张扬始终看着她。
唐国祥笑道:“我可算不上泰山,咱们在一起,你是泰山,我是东山。”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唐国祥在谦虚。
张扬道:“可今晚,我怎么琢磨都是你设得一局,你想挑起我和那个小日本的矛盾,那货叫哈来着?”
刚刚走入电梯,说看到桑贝贝风风火火的赶了进来,张扬抬起脚,作势要把她给踹出去。
张扬听陈青虹说完那番话说已经知道这件事根本就是桑贝贝搞出来的,他向桑贝贝点了点头,转向陈青虹道:“没事,既然是你朋友,我说给你一个面子,对了帮我转告你的这几位日本朋友,在中国的地盘上,随便说粗话是要挨揍和图书的。”
桑贝贝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喷在自己的脸上,一颗芳心不由得跳动加速。好在此时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电梯门从她的身后打开了。
日本人缓缓点了点头,他挥了挥手,两名身高体壮的保镖从后面走过来,将张扬夹在中间。张大官人自问身材不算矮小,可是夹在两名魁梧的日本人之间还显得小上了一号。
桑贝贝小声道:“我和哥哥相依为命,我进入组织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哥哥死了,我一定要为他复仇。”
孟宪志和龚奇伟在过去就认识。他笑着站起身来:“龚书记,您这是要打一个突然袭击啊,都没提前通知一声,就到了。”
孟宪志热情地请龚奇伟坐下道:“省里没派人陪您过来?”
龚奇伟看了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笑道:“你去忙你的去吧,我熟悉熟悉环境。”
张大官人道:“我相信你喜欢我,可是我知道你肯定另有图谋。”
孟宪志道:“龚书记,您看这边怎么样?”
唐国祥道:“你第一天到任,项书记本来想亲自过来的,可是他正在接见一位重要的客人,所以只能委托我过来了,希望龚副书记千万不要觉得被冷落啊。”唐国祥这个人很会说话,说话的时候笑个不停,给人的感觉非常热情。
张大官人道:“你跟他说,你是我女朋友,让他别骚扰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蒋洪刚被双规虽然没有几天,可是办公室内属于他的东西已经被清扫一空,龚奇伟望着整洁的室内,来到属于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微笑点头,表示满意。
张大官人内心一凛,桑贝贝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那个日本人叫武直英男,他的父亲武直正野是驻华副大使。”
电梯门关上,张大官人扬起手照着她屁股上说给了一巴掌,这弹性这手感还真不是一般。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
陈青虹点了点头道:“我们认识很久了。”
张大官人放开了那日本人的脖子,转身离去。
孟宪志笑着点了点头,秘书一职虽然级别不怎么样,但是每个领导人对秘书的任用都非常谨慎,首先要保证是自己人,然后才能考虑能力,龚奇伟不可能安排一个不熟悉的人在他身边工作,他的秘书是从南锡带过来的,郭杰胜,跟他干三年了。本来郭杰胜这次应该陪他一起过来,可是因为这周郭杰胜的父亲过寿,所以龚奇伟让他随后再过来,至于手续,南锡那边自然是一路绿灯,北港方面也不会在这么点小事上制造障碍。
桑贝贝低声道:“你别误会,我就是考验一下你这位党员干部的自控能力。”她挣脱开张扬的怀抱站起身来,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拥抱夜空中的月亮。
桑贝贝踩在冰凉的浪花上,停在那里,月光照射下,她双脚的皮肤细腻白皙的如同瓷器。
张大官人道:“我是你想不开寻了短见。
桑贝贝道:“我一直无法断定他的身份,过去和_图_书见过他一次。”
那日本人望着张扬冷笑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他的两名保镖,每人架住张扬的一条手臂,另外一只手将吧椅托起,将张大官人连人带椅子一起抬了起来。两人向后摆动了一下,试图将张扬扔出去。可没等他们将动作做完,感觉张扬的重量陡然增加了数倍,两人居然承担不住,吧椅脱手落下,张大官人带着吧椅落了下去,吧椅的两条腿刚好压在两人的脚背之上,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伸手去勾张大官人的脖子,张扬岂能让他们得逞,一个箭步向前窜去,站定了身子,缓缓回过头来,两名日本保镖在那儿捂着脚原地跳了起来。
龚奇伟点了点头,虽然他还没有来到北港,可是北港方面已经将他的办公室安排好了,并不复杂,无非是将过去蒋洪刚的办公室转给了他。
龚奇伟笑着站起身来,迎向他,和他握了握手道:“唐秘书长,你以为我连你都不认识?那我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龚奇伟笑道:“秘书方面,我倒是已经有了人选。”
张大官人的手臂搂紧了一点,桑贝贝似乎也没有抗拒的意思,两人就这么偎依着,忽然都不说话了。
张扬道:“你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东西?”
龚奇伟和孟宪志一起走向办公室,孟宪志道:“龚书记,我回头让秘书科给您安排一个临时的秘书,先协助您工作,你先用一段时间,遇到合适人选再更换。”
就在龚奇伟做好了去开会准备的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响了,得到龚奇伟的应允后,一个圆脸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穿着灰色的中山装,身材中等,红光满面,写满笑容,他笑着自我介绍道:“龚副书记,我是唐国祥!”
张大官人低声道:“也不早说?”
张大官人笑道:“我属于动手能力比动脑能力强一些的。”
“放心,我心胸开阔的很,你自杀我都不会自杀。”
张大官人这个郁闷,麻痹的,这帮日本人也太猖狂了,老子招你惹你了?上来说跟我出言不逊。张大官人总觉着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桑贝贝看来跟这个日本人很熟啊,从他们刚才对话的样子,不像是对待流氓啊!张扬道:“你都跟他们说什么了?”
龚奇伟并没有说什么,轻声道:“孟部长,咱们几点开会啊?”
桑贝贝道:“张扬啊张扬!我算认清你了。”
张大官人愕然道:“干什么?你……你你……想干什么?太开放了点吧,我很传统的。”
张大官人笑道:“我清醒着呢,我也怕冷,不然我一国家干部,干嘛冒着风险跟你搂一块,我身边美女如云,我对你还真没多大念想。”
桑贝贝在张扬的注目下,将汽车驶入了滨海公路,来到附近的海滩,直接将坐地虎开上了沙滩,临近海岸线的时候,她将车停下,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张大官人转过身看着桑贝贝的俏脸,桑贝贝咬了咬嘴唇道:“拜托你别这么色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