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66章 老家来人

张扬道:“你们见过,梦媛,这是我八叔。”
龚奇伟道:“项书记有什么工作只管吩咐我去做,我也想尽快的投入到工作中去。”
龚奇伟笑道:“自从知道要来北港工作,我就开始收看北港新闻,大家的曝光率都挺高的。”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张扬道:“不许说不,要是让老家人知道你到我这里连口酒都混不上。谁还把我当成自家人,走,我也得吃饭,咱爷俩啊,一边喝酒一边唠嗑。”
望着张战备一脸开心的笑,乔梦媛的脸越发红了,周山虎这会儿回来了,菜也端了上来,周山虎给几人倒上酒,张扬很体贴地吩咐周山虎不要给乔梦媛倒酒,端起酒杯道:“八叔,欢迎您到滨海来。”
乔梦媛和张扬一起离开了餐厅,望着走远的张战备,她轻声道:“这件事你知不知道?”
张扬笑道:“这话咋说的,八叔,这人啊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咱们之间血脉亲情,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你是不想认我这个侄子吧?”
张战备道:“我知道,可是我能解决,今天过来不是求你办事,就是想见见你,咱们老张家到了你这辈就你一个男丁了。”
张扬只是有些想不通,星月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放弃了这次竞标,他们方方面面的条件比起元和家族要有竞争力,真正公平竞争的话,应该说星月胜出的可能性更大。
张扬道:“走,一包。”
张扬笑了笑,乔梦媛道:“张叔叔,您知道那个萧明轩如今在哪里吗?”
张扬道:“八叔,您折我寿呢?叫我张扬,我是您侄子,您跟我这么客套干什么?鞋穿上,没事儿,踩脏了我让人清理。”
乔梦媛微笑道:“张叔叔,您当时还很小吧,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张大官人愣了一下,马上想到了小石洼村,要说称得上自己叔叔的也就是这么几位,不过就算是他们也是堂叔,不是什么亲叔叔。张扬道:“他叫什么?”
张战备道:“当时我没想起来,你走了之后,我才想起来,你妈当年来过我们小石洼村。”
张战备道:“我是来干工程的,咱们村里这次跟我出来了二十多口子人呢,都在保税区干工程呢。”
张扬淡然笑道:“我知道了,算了,以后还会有机会。”
张扬道:“八叔,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张战备道:“当时我十二岁,要说我们山村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俊俏的城里姑娘,说起来跟你有点像呢,我记得特别清楚,她来我们村的时候,我们村轰动了,都跟着去看,后来说她是找萧知青的。”
张战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张扬,你别笑我啊,叔山里出来的没啥文化,说话没轻没重的。”
乔梦媛被张战备说得满脸通红,正想解释,却听张扬道:“八叔,你看我们俩还般配吗?”
张扬笑道:“客气啥。”他看出张战备的紧张,抽出一支帮张战备点上,吸烟虽然对身体健康有害,可是对舒缓紧张情绪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一旁乔梦媛道:“我昨晚特地给星月的代表艾西瓦娅打了电话,她说提前到达会场的,可是……”
周山虎道:“本来约好了和希婷一起看电影,战备叔来了,我就不去了,陪他喝酒。”
这句话虽然让项诚很不舒服,但是他却找不到可以反驳的地方,龚奇伟这个人果然是不简单啊。项诚微笑道:“奇伟同志,你先熟悉一下工作环境,今晚我们为你在政府一招举办一个欢迎宴会,顺便将其他市委委员介绍你认识。”
龚奇伟谦虚道:“项书记过奖了,其实我在工作中也存在很多不足的地方,这次来北港,是抱着向各位学习的目的过来的。”
项诚听到他这么说不禁皱了皱眉头,宫还山的格局是个问题,无论龚奇伟对他造成了怎样的威胁,他都要懂得先礼后兵的道理。
张战备道:“不了,你那么忙,我咋好意思麻烦你呢。”他是个老实人。
张战备道:“般配,般配,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张扬笑道:“元和夫人等不及了?”
张扬道:“跟希婷说一声,她要是愿意,一起过来吃饭吧。”
乔梦媛道:“你是市委书记,我只是你的雇佣兵。我哪敢挖苦你。”她有些疲倦的舒了口气道:“我回去休息了。”
看到张扬,乔梦媛嫣然一笑:“有业务啊?”
元和幸子却道:“张书记,您说的很好,让我们更加期待滨海的明天,但是请www.hetushu.com问今天的招标什么时候才能开始?”
关于注资福隆港扩建改造工程的招标会定在第二天上午九点半准时召开,张大官人虽然将这件事放手给乔梦媛他们去做,可是想到这件事对保税区的未来意义。他还是亲自去了现场一趟,张扬抵达招标会现场的时候已经九点三十五,让他感到惊奇的是。并没有在现场看到艾西瓦娅。
张大官人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真是哭笑不得,这件事他一直都瞒着乔梦媛呢,想不到自己的这位八叔喝了点酒,倒豆子一样全都说了出来。
“今晚留下来住吧?“张战备道:“不啦,回头我去工地宿舍,明儿一早还得上工。”他酒瘾不小,又喝了一杯酒,望着乔梦媛,他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上次过世的那位是你母亲吧?”
张战备满脸通红,充满窘迫道:“鞋脏,那啥,张……张书记……”
傅长征敲门走了进来,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向张扬道:“张书记,有人找您。”
张战备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自从那些知青陆续离去,除了一个留在村子里的陈爱国,其他人都失去了联络,人家都是城里人,谁也想不起我们这些乡里人。”
会议结束之后,龚奇伟跟随项诚一起来到他的办公室,项诚笑眯眯邀请龚奇伟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泡了茶,一团和气道:“奇伟同志,我都以为你下周才能过来,想不到你动作这么神速啊。”
张扬笑道:“一定去。”
张战备道:“我过去跟人家也没多少接触,很多人印象都已经模糊了,谁还会记得我啊。”张战备又喝了几杯酒,酒意渐浓,他心里还是有些回数的,害怕喝多了失态,起身告辞,张扬让周山虎把他送走。
张扬笑道:“八叔,我看不一定是人家想不起你,你在骨子里也排斥城里人。”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是!”
乔梦媛微笑道:“我们原定招标会就是在十点钟开始,看来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了,连张书记的激情演讲都不想听了。”
张战备相当的激动。他有点受宠若惊,之前的二十多年他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位本家侄子,想不到张家的这个唯一男丁居然那么的有出息。
乔梦媛何其聪颖,此时已经知道张扬有很多的事情在瞒着自己,一双妙目盯住张扬,分明流露出了深深的不满。
下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张书记,今天的招标会到底几点开始啊,已经过了预定时间十分钟了。”
没多久傅长征就带着张战备走了进来,张战备在小石洼村的时候知道这个本家侄子在滨海当官,可他从不知道张扬居然是这么大的官,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小腿肚子都哆嗦了,张战备上身穿着军服,下身穿着蓝色警裤,脚上蹬着一双沾满泥点子的解放鞋。平时就他这身装扮是不可能大摇大摆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来到办公室门口,张战备停了下来,把脚上的那双鞋给脱了。
乔梦媛道:“萧明轩的事情?”
“想,整天念叨你,要你抽时间再回咱们家乡看看。”
“认,一定认,早就认了。”张战备喝了几杯酒之后,话也多了,也没有那么局促了,他笑道:“我这次从家里出来,俺爹专门让我背了一口袋山里的干货,要我给你带过来,可门卫不让我带东西进去,我先存他们那儿了,回头你别忘了取回来。”
张扬走了出去,来到大厅果然看到乔梦媛正坐在窗前等着上菜。这段时间乔梦媛一直都住在市委招待所,平时都在这边餐厅吃饭。
事实证明张大官人的担心果然不是多余的,艾西瓦娅真的遇到了麻烦,她和两位助理从世纪饭店前往滨海竞标的时候,刚刚出门就遇到了问题,他们乘坐的电梯卡在了13楼和12楼之间,上下不能,因为担心迟到,他们还特地赶了个大早,六点半就出发了,可是三人在电梯中被困了三个多小时,电梯维修工十点钟方才到达现场,等把他们从电梯里救出来已经到了上午十二点钟了。
周山虎是只当没听见,在那儿闷头吃菜。
乔梦媛羞得满脸通红,眼角的余光看到张大官人咧着个大嘴傻乐,她不由得迁怒到了张扬身上,在桌下抬脚踢了张扬一下。
张扬道:“真要有事一定要跟我说,在滨海我还是能够帮你解决一些问题的。”
乔梦媛宣布竞标正式开始,张大官人借和图书口有事起身离开了,反正他也算是勉勉强强发完了言,该捧场的捧场了,至于最后的结果,不用问他也已经知道,肯定是元和家族拿下了福隆港扩建改造工程。
“我累了!”乔梦媛摆了摆手已经走向她的住处。
张大官人也接到了市里的通知,让他当晚去市里参加这个欢迎宴会,张大官人不喜欢这种公务性的宴请,即使宴请的对象是龚奇伟,他也不想去,推说自己当晚还要接待一个重要的投资商。
张战备坐在沙发上很是局促,过了一会儿方才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石林,这是他自认为能够拿得出手的好烟,哆哆嗦嗦抽出一支想要给张扬上烟。
张扬道:“八叔啊,您住哪儿啊?”
张扬道:“我也是才听说,不过我这八叔当时才多大,一个毛孩子而已,他的话不作数。”
此时常海天打来电话,说起明天公开招标的事情,张扬道:“你们看着办。既然交给你们了,我就信任你们。”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知道自己的拖延战略已经被元和幸子识破,如果他继续拖延下去,别人肯定会认为他有意偏袒,虽然他在内心中是倾向于星月集团一方的,但是身为滨海市委书记,他的行为必须要公平公正,必须要按照规则来办事,张大官人有些后悔了,早知道现场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根本就不应该来。
张扬道:“很好啊,自家人,说话搞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干啥?就是应该直来直去。”
张战备喝了点酒,说话也随便多了:“呵呵,都是一家人,你是我大侄子的对象,早晚就是咱们老张家的人,一家人客气个啥。”
“为什么啊?”
常海天道:“想不到她居然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乔梦媛拗不过他,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吃完饭就走啊!”
周山虎乐呵呵握住张战备的手臂:“战备叔,您怎么来了?”周山虎并不知道张扬认祖归宗这档子事儿。他有些诧异道:“您也认识张书记?”
张扬道:“走吧,没外人,我老家的亲戚,是不是想我拖你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爷爷还想着我啊。”
项诚笑道:“听到你们这样说我很欣慰,正是有了你们这些自我要求严格的好干部,我才放心退下来,未来的北港要看你们的了。”项诚的话说得很模糊,也很滑头。
张战备应了一声,这才小心翼翼地把解放鞋穿上,在门口地面上蹭了好几下,方才走入张扬的办公室内。
傅长征过来安排好了酒菜,他在张扬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却是招商办副主任乔梦媛在外面吃饭。
乔梦媛道:“我习惯一个人啊!”
张扬已经迎到了门前,刚巧看到了他脱鞋的一幕,不禁笑道:“八叔,您这是干什么?”
龚奇伟笑道:“好啊!”
张战备笑道:“俺懂,俺懂!”
他们到达的时候,其他常委都已经到了,龚奇伟留意到时间还差五分钟到十点,也就是说这些人几乎在同时都提前到达,至少提前了十分钟左右,他们的提前绝不是出于对他的礼貌,而是另有目的。
龚奇伟笑道:“我害怕耽误了工作。”
常海天低声道:“到现在星月集团那边都没有人过来。”
龚奇伟微笑道:“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但是只要我们留在工作岗位上一天,就得全心全意的为党和人民工作,这一点正是我要向项书记学习的地方。”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吃完饭还要回去审核一遍招标书,明天就要正式开始了。”
“我怕给你丢人,我就是个农民,害怕攀不上你这个市委书记。”
张扬向张战备道:“八叔,咱们今晚就去市委招待所吃点儿,晚上我就安排你住在那里。”
张战备一烟在手,果然镇定了许多,他嘿嘿笑道:“张扬,我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大的官,办公室这么大,厉害啊,厉害,咱们老张家总算出了一个高官,祖坟冒烟了,祖坟冒烟了。”
傅长征道:“他说是您亲叔叔!”
龚奇伟笑道:“项书记,我都认识,这样吧,我自己来。”他站起身,从宫还山开始一一握手,常委之中多半龚奇伟都见过,但是也有他素未谋面的,比如说宣传部长黄步成,要说黄步成,现在是最憋屈的一位,项诚不待见他,他好不容易和蒋洪刚统一了战线。想不到蒋洪刚出身未捷身先死。这样一来黄步成在常委http://www.hetushu.com中更落了单,最近的常委会上,项诚对他就差横眉冷对了,黄步成郁闷得很。
张战备道:“我没喝多,这点酒还醉不倒我,咱们张家人都是好酒量。”
张扬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晚上没什么事吧?”
看到张扬来到现场,常海天和乔梦媛两人站起身来,邀请他在中间落座,张扬笑了笑,向常海天道:“我过来是给你们捧场的,别让我说话了。”
现场传来阵阵笑声,其实元和幸子刚才打断张扬的演讲有些不够礼貌,很多人虽然附和着鼓掌,但是他们不敢轻易发言,前来的竞标者虽然很多,但是大家心里明白都是陪绑的,元和家族和星月集团才是主角。
宫还山虽然也笑了,但是笑容非常的生硬,他端详着自己的这个新来的对手,内心中感觉到无形的压力。过去他对蒋洪刚至少知根知底,认为战胜蒋洪刚还是很有把握的,但是这次却全然不同。龚奇伟明显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而且最麻烦的是。他是省委书记宋怀明亲自点将,也就是说宋怀明肯定非常欣赏他。在宋怀明心中龚奇伟的分值是要超过自己的,换句话说,自己和龚奇伟竞争已经全然落在下风。宫还山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了,蒋洪刚被踢出局有些太早,刚走了一只恶狼,又来了一头猛虎,自己的运到实在是坏到了极点。
艾西瓦娅放下电话,快步迎向张扬:“张扬,刚才我们遇到了一些意外,所以没能及时赶到竞标现场。”
元和幸子微笑道:“张书记日理万机,我们不敢耽搁您太久的时间,现在已经十点钟了,请问今天的招标会是不是能够如期举行?”她态度虽然温和,但是话语中暗藏机锋。
龚奇伟虽然没见过黄步成,一样可以准确无误地叫出他的名字,龚奇伟和常委们一一握手之后。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
张扬担心元和家族会利用非常规的手段对付艾西瓦娅,以此来谋求获得竞标的胜利。
项诚点了点头道:“北港最近事情特别多,我们这群人忙得团团转,你知道的,蒋洪刚同志出了一些问题,现在他分管的工作都压在我的身上,我真是分身无力啊!”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什么事儿?”
周山虎赶到市委招待所餐厅的时候,张扬和张战备都已经到了,张战备看到周山虎欣喜道:“虎子!”
龚奇伟刚刚走进会议室,项诚就带头鼓掌,他微笑道:“让我们欢迎奇伟同志的到来!”
乔梦媛以茶代酒敬他道:“张叔叔,谢谢您上次帮忙。”
傅长征道:“张战备!”
项诚微笑道:“这位就是我们新来的市委副书记龚奇伟同志,我想我不用向大家介绍了,奇伟同志,我把咱们的常委成员给你介绍一下。”
张战备一旁看着张扬指挥若定的样子,心中对这位本家侄子更是佩服了几分。等张扬放下电话,张战备道:“张扬,我看你也挺忙的。我先走了啊。”
想在官场上混下去就不能永远说实话,即便是正直如龚奇伟,也不能把心里想的话都说出来,感受到同志们的热情?他来到这里之后,除了孟宪志和唐国祥两人就没见到过其他人,热情就更不要提了,孟宪志没有把他引见给其他同志的意思,项诚让他直接参加常委会,意思是要把常委会当成见面会。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张战备话糙理不糙。
张大官人的话还没有说完,现场已经响起了清脆的掌声,张大官人循声望去,鼓掌的是元和幸子,她一鼓掌,周围人都跟着鼓起了掌,张大官人的话自然被掌声打断,张大官人笑眯眯做了个双手下压的动作,示意大家停下鼓掌,他还有话说。
张扬请张战备坐下,让傅长征去给他倒茶。
“萧明轩,是你爸爸吧?当时跟你妈正处对象呢。”
张战备手足无措道:“张……张扬……我哪能收你烟……”
宫还山冷眼看着龚奇伟的表现,其实每个官员在上任之初都会这么说,龚奇伟也玩不出什么花样,说得再好不如做得好,宫还山微笑道:“奇伟同志的话我很认同,其实我们这群人都要恪守党员的本分,清正廉明,大公无私是一个官员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素质,我希望我们所有的人都要说得出做得到。”宫还山的这句话充满着针对龚奇伟的意思。
张战备也记得乔梦媛,山里人没见过这么多漂亮女孩子,见一个记忆很深,张战备以为http://www•hetushu.com乔梦媛是张扬的女朋友,他呵呵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去请他进来!”张战备是张士洪老爷子的儿子,张扬应该叫他八叔。
张扬道:“竞标会已经开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看到艾西瓦娅平安无事,张大官人心中的一块石头方才落地,无论怎样,至少艾西瓦娅毛发无损,此时张大官人方才去考虑这世上应该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难道是有人故意在这件事上动手脚,让艾西瓦娅无法来及赶到现场?张扬的脑海中浮现出元和幸子的模样,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她所策划,那么她的内心也太阴险了一些,张扬心中如同被针扎了一下,直到现在,他都无法有效地将元和幸子和顾佳彤区分开来,为什么几乎同样的容貌下,却包藏着善恶不同的两颗心?
周山虎应了声,去打电话了。
乔梦媛微笑道:“张叔叔好。”
张扬低声道:“通知他们了?”
张扬笑道:“八叔,我算什么大官,县处级干部而已。”
张扬笑道:“你别问我。今天的事情由常主任和乔主任做主,我过来是捧场的。”他在人群中找到了元和幸子,一如既往的优雅端庄,气定神闲。张扬看她的时候,她的目光和张扬正面相逢。露出淡淡的一笑。
张扬道:“怎么一个人吃饭,也不叫我?”
张扬点了点头,带着乔梦媛来到房间内,乔梦媛认得张战备,上次带母亲的遗体从小石洼村出来,就是张战备划船把他们送出去的。
项诚笑道:“奇伟同志来北港之前下了不少功夫嘛,居然连我们每一个常委的名字都叫得出来。”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的,要来北港工作,当然要将北港的这帮土地爷认清楚。
常委们一起鼓掌,龚奇伟微笑示意,他笑道:“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项诚一听就知道龚奇伟识破了自己的目的,他笑道:“你年富力强,多承担点工作怕什么?以后我会逐渐往你的身上加担子,我老了,精力大不如前,以后北港的领导工作全靠你们了。”项诚这番话说得言不由衷。
张战备道:“咋能路过呢?再往东就是大海了,我又不去东海龙宫。”
张大官人道:“梦媛,我怎么听你这话有点讽刺我的意思?”
张大官人猜到八叔张战备刚才的那通话一定激起了乔梦媛的疑心,说不定乔梦媛已经怀疑这个萧明轩就是她亲爹了。张大官人当然不能讲查到的实情和盘托出,并不是他存心相瞒,而是他出于保护乔梦媛的目的,张扬认为这些过去的事情,乔梦媛知道的越少受到的伤害就越少。他要尽自己的所能保护乔梦媛不要受到太多的伤害。
龚奇伟马上就体会到了项诚的老道和狡猾,给自己的工作全都是不疼不痒可有可无的,听起来很多,可其中真正实质性的东西就是保税区,保税区却是滨海的,项诚让自己把手伸进去,肯定是不怀好意。龚奇伟笑道:“项书记,这么多我可干不了,保税区的工作还是交给滨海的那些年轻干部去搞吧,我刚开始的工作还是以熟悉为主。”
项诚笑道:“是你太谦虚了,南锡这两年的发展位居平海前列,是各个兄弟城市争先学习的榜样,希望你这次过来,带来新的思路,新的管理方法,为我们北港带来一缕清风。”
张大官人也报以一笑,乔梦媛低声和常海天商量道:“再等几分钟,张书记,您给大家说几句吧。”乔梦媛是要利用这种方式拖延时间,再等等星月集团方面的代表。乔梦媛之所以想给星月方面机会,并不是因为她内心中的天平倾向于星月一方。而是她不想看到元和家族一家独大的场面,虽然名为公开招标,实际上真正具有竞争力的就是星月和元和两家,如果星月不来,那么元和幸子就会以极低的价格拿下这次港口扩建改造工程,对滨海方面来说显然是不利的。只有良性竞争,才能让滨海得到最大的利益。
张扬道:“还早呢,陪我聊会儿啊。”
周山虎道:“张书记,您和我是老乡,这么久了,我咋一直都不知道呢?”
张扬笑道:“八叔,我不抽烟。”他去拿了盒中华烟,递给张战备。
张战备道:“都是自家人,呵呵,真是郎才女貌,上次我就看出来了,你们俩果然是一对儿。”
张扬道:“八叔,您大老远来到滨海,连饭都不吃就走?”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下班的点,示意张战备等着http://m.hetushu.com,让傅长征去把周山虎叫过来。
艾西瓦娅听到张扬这么说,马上明白竞标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星月丧失了这次的机会,她有些沮丧道:“张扬,可是我们的电梯遇到了问题,在里面困了五个多小时,电梯里面没有信号,我们和外界根本联系不上。”
“工地有宿舍。”
张战备摇了摇头道:“没,真没有,我就干些小工程,你帮不上忙,我出门的时候,你爷爷专门交代我,没事不要麻烦你。”
张扬道:“谁啊?”
此时孟宪志也到了,他和唐国祥一起陪同龚奇伟来到了小会议室。
项诚道:“奇伟同志来北港之前,在南锡担任常务副市长,主持深水港的工作,取得了全省瞩目的成绩,他的能力和魄力也是受到大家公认的。”
龚奇伟对宫还山的话报以一笑,他点了点头道:“宫市长说得对,说到不如做到。”
龚奇伟的话还是引起了一片掌声。
周山虎敬了张战备一杯酒道:“战备叔,你这次是路过呢,还是专程过来。”
张大官人赶到世纪饭店的时候,艾西瓦娅刚刚从电梯里脱困,她出来后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张扬打电话,看看招标的事情还有没有挽回的余地。电话刚刚接通,她就看到张扬朝自己这边走过来了。
项诚道:“蒋洪刚同志过去分管党的建设、统站群团、党史、党校、对台、信访、老干部工作;还兼管开放型经济工作;联系人大、政协工作。你刚来,对北港的情况还不熟悉,所以我不能把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身上,这样吧,你先负责统战、党史、党校、对台、信访和老干部工作,至于经济方面我想把保税区的事情交给你来负责,毕竟你在南锡就是搞开发出身,有经验嘛。”
乔梦媛道:“那倒也是,论心计,你八叔肯定比不上你。”
龚奇伟笑道:“项书记的这句话让我感觉到压力很大,但是我深信,压力越大,动力越大,虽然我个人能力有限,但是我会化压力为动力,用我全部的热情投入到北港未来的工作中去,项书记希望我给北港带来一缕清风,我可以承诺,我在北港工作期间,我会恪守一个党员的本分,做到清正廉明,大公无私!”
张大官人笑道:“八叔,你喝多了。”
乔梦媛道:“萧知青?”
乔梦媛知道张战备误会了,可是听在耳朵里甜在心里,她轻声道:“张叔叔,我们是普通朋友。”
张扬道:“他是我八叔,你说我们认识不?”
张战备道:“当然是大官,西山县的县委书记不如你大吧,他是县委书记,你都市委书记了,我见过一次,他来卢家梁视察那个威风啊,俺们乡长跟在后面陪着笑脸,说句不好听的话跟孙子似的,可俺们村支书见到乡长的时候,他又跟孙子似的,别看支书在乡长面前是孙子,可到了俺们面前就挺起了腰杆,一副牛逼哄哄的面孔。”
龚奇伟在项城的右手坐下了,过去这个位子是属于蒋洪刚的。
张大官人离开竞标现场,马上给艾西瓦娅打了一个电话,可听筒中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暂时无法接通。张扬隐约觉得有些不妙,联想起元和家族的背景,想起之前服部一生袭击自己的事情,张大官人忽然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妙,他顾不上等待最后的结果,慌忙驱车前往世纪饭店。
他们碰了碰酒杯,张战备一饮而尽,他感慨道:“张扬,八叔来这里之前,真不知道你是这么大的官儿,我到你办公室之前都不想进去了。”
张大官人清了清嗓子,他笑道:“既然这样,我就说两句。这次福隆港的招标工程,对保税区的建设拥有着重大的意义,福隆港是我们建设亚洲第一流物流中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过去福隆港在北港曾经占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可是因为这些年福隆港的发展始终缓慢,再加上北港涌现了更加高科技现代化的新港,所以福隆港的光芒逐渐变得黯淡下来。保税区落户滨海,让滨海有了一次全新的腾飞机会,对福隆港来说,也是一次涅盘重生的大好机遇,我们要把握住这次机遇,将福隆港打造成为一个全新的,现代化的,高科技的港口,我们这次的扩建改造工程,不但要在硬件设施上打造国际一流水准,更要在软件上,在管理和服务上达到世界第一流的水平,让福隆港成为保税区引进来走出去的大门,让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都知道我们滨海的开放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