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1章 商务舱

啪!眼前一花,一个热辣辣的大嘴巴子已经抽在他脸上了,打得耿泰原地兜了一个圈儿,捂着瞬间肿起的面孔,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活冉王。
耿泰扬起拳头照着张扬的脸上就是一拳,张大官人再忍也不会让他的拳头落在自己脸上,身躯一晃,挣脱开耿泰的手,耿泰觉着手中一滑,张扬已经挣脱开来,他的这一拳自然没有击中目标。他怒道:“还他妈敢躲,我抽死你丫……”
本来那几人已经准备走了,可是张大官人的这声谢谢他们听了个一清二楚,那男子霍然回过头来,双目冷冷盯住张扬道:“你他妈装聋作哑?”
张扬准备给他换,可那男子是个急脾气,看到张扬没有马上回应,瞪着眼睛道:“我说话你没听见啊,你去那边坐。”
张扬这才发现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女郎亭亭玉立,气质不俗,脸上带着墨镜,将大半边面孔掩去,给人的感觉像明星,应该就是位明星。她看到张扬看她,有些厌烦地皱了皱眉头,把脸转向一边,小声道:“讨厌!”
常海心道:“你去几天啊?”
张扬笑道:“小事而已,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肖纯笑道:“好啊,一定!”
张扬担心何长安是其一,他还担心秦萌萌,如果秦萌萌得知何长安生病的消息,她不可能置若罔闻。如果秦萌萌回国,那么必然陷入凶险之中,东江发生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
张大官人有些爱怜地望着乔梦媛:“梦媛,工作不要太辛苦,平时也要适当的休息一下。”
李伟朝他点了点头。
常海心啐道:“别闹,我开车呢。”
如果不是事情特别紧急,张大官人绝不会选择坐飞机,一直到现在,他都认为,一旦上了飞机,就等于把自己的小命交给机组成员了。最近他刚看了一则新闻,据说飞行的过程中极其单调乏味,这些飞行员时不时的还会打个盹,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有开飞机打瞌睡的经历,想想就他妈害怕,这帮飞行员在天上就这么睡着了,一架飞机这么多条人命,责任心啊!
“哦,梦媛让我帮她给乔老捎得衣服。”
张扬道:“要是乔老问起你,我怎么说?”
岳婉菲气势还是比较足的,她下车之后就叫道:“你怎么打人啊?赶紧住手,赶紧给我住手,不然我报警了啊!”她倒还有理了。
张大官人目光一凛。
张大官人岂能被她给吓住,虎目一瞪,指着岳婉菲喝道:“你他妈给我闭嘴,再叫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打?”
常海心指了指他手中的矿泉水:“那东西别带进去了。”
张扬笑了起来,站起身来到乔梦媛面前,乔梦媛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俏脸红了起来,自从在太平口海滩的那个长吻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越发暧昧起来。
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常海心,常海心叫了声梦媛姐,乔梦媛点了点头,低头匆m.hetushu.com匆走了,她的羞涩神情并没有瞒过常海心的眼睛。
张大官人笑着向她道别,常海心为张扬买得是经济舱,这也是张扬亲自制订的规矩,登上飞机之后,张扬调好了座椅,准备休息一会儿,两位漂亮时尚的空姐婷婷袅袅走了过来,其中一人看到张扬,双眸顿时明亮起来,她来到张扬面前:“张书记,是你啊!”
这个消息让张扬吃惊不小,他相信罗慧宁不会骗他,何长安的案情本来已经明朗了,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最多也就是判他个三五年就出来了,想不到又生出这样的波折。
张大官人本来也没什么,但是他有些不习惯这男子的口气,颐指气使的,好像自己欠了他似的,如果换成过去,张大官人指不定让他滚一边儿去,可是最近张扬有点不顺,他也懒得做意气之争,再说了,本来自己就是坐经济舱的,位子不在这儿。
常海心道:“你还想我来接机啊!”
乔梦媛的俏脸红到了耳根儿,小声啐道:“你真无赖!”话语中非但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包含着浓浓爱意,她转身走了。
张扬道:“那现在就得走。”
肖纯赶紧上前去劝说,好不容易才劝那么男子平息了火气,一旁的那个明星一样的女郎也阴阳怪气道:“现在的人不知是怎么了?好好的人不做,非得装聋作哑。”
得悉张扬要去京城,乔梦媛让他捎一套衣服给爷爷,张扬道:“既然想老爷子了,为什么不自己去?”
张大官人来了一句:“谢谢!”
身后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空姐上班期间允许谈情说爱吗?还真是方便啊!”
张大官人愣愣地看着常海心:“丫头,我是那种人吗?”
出租车司机张口就想骂,可是看到对方车内出来了四个彪形大汉,顿时把骂人的话咽了回去。
张扬来到碧水潭医院大门前,看到李伟果然站在门前等着自己,他付了车资,拎着旅行包走向李伟。
拉张扬的那位出租车司机这会儿牛气了,指着耿泰那帮人道:“都他妈欠抽,干嘛这是?给脸不要脸是不?”司机也是明白人,懂得哪边强势占哪边的道理。他跟着帮衬了两句,岳婉菲那边已经被张大官人大杀四方的威势给下破胆了,自然是谁也不敢多说话,不过岳婉菲悄悄在那拨打电话。
张扬闭上眼睛充耳不闻,飞机升空后不久闻到淡淡的体香,却是肖纯走了过来,肖纯躬下身子,充满歉意道:“对不起。”
张扬也没有计较,大步甩开了他们。
那空姐笑道:“您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您。”
肖纯笑道:“跟我来!”
“跟我来啊!”
张扬笑道:“看来我没记错,咱们没见过面。”
常海心道:“你啊,恨不能把天下所有的便宜都占尽,占有欲太强。”
张扬道:“情况怎么样?”
空姐道:“我是肖依的姐姐肖纯,和图书纯净水的纯。”她的确和张扬没有直接打过照面,不过在事后她知道张扬对妹妹的仗义相助,还从电视上看到了这位年轻的滨海市委书记。
那男子怒道:“你看什么看?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本来耿泰说两句风凉话也就算了,可是出了机场刚好看到张扬打出租车,在他的概念里,稍微有些身份的人都会有专车来接,看到张扬打车,他错误的认为张扬混得不怎么样,之所以能坐商务舱,还是因为认识空姐的缘故,再加上这次来接岳婉菲的人多,仗着人多势众,他就要出这口恶气。
商务车内又下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女明星岳婉菲,她下来可不是帮忙打架的,事实上看到张大官人出手如同闪电,顷刻间放倒了四名大汉,车内的这三个人都清楚了,就算他们三个也一拥而上,也不可能是人家的对手。
此时肖纯给张扬拿饮料过来,看到似乎起了争执,赶紧过来问明情况,她笑着道:“几位请这边坐,我帮你们安排。”
乔梦媛道:“放心吧,我身体好的很。”
张大安人回头一看,果然是岳婉菲的助理,肖纯被他们说得俏脸通红,不过她涵养很好,仍然微笑恭送。
常海心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内,满脸狐疑的看着张扬。
张扬知道乔梦媛只是借口,其实去京城又不远,三天足够了,乔梦媛再忙,三天时间还是抽得出来的,只是她现在和乔家渐行渐远。真正的原因是她已经清楚自己并非乔家的血脉,原本属于她的家人如今已经成为陌路。
张扬从机场出来,他并没有通知人过来迎接自己,走下地下停车场打了辆出租车,准备直奔碧水潭医院。
司机驾驶汽车离开了地下停车场,沿着前往机场高速的道路一路前行,在进入高速的匝道处,忽然一辆奔驰商务车加速超了过来,赶到出租车前一个急刹,出租车司机吓得赶紧踩下刹车,车子停稳之后,距离前车不过二十公分的距离,险些追尾。
常海心红着俏脸道:“别胡说八道了,赶紧进去吧,误了飞机可没人等你。”
肖纯道:“您别管了,尽情享受您的旅程吧。”
岳婉菲被张大官人吓得脸都白了。
张扬道:“急事儿,所以想尽快赶到。”
从北港到京城一个小时飞机就已经降落,张扬拿了取了行李,走下飞机,肖纯在门前送他,张扬将自己的名片递给肖纯:“有时间去滨海找我,我请你吃饭。
张大官人感叹道:“你这不是逼着我说谎话吗?”
乔梦媛抬起头,勇敢地盯着他的双目道:“你不愿意啊?”
她把饮料放在张扬面前,笑道:“慢用啊!”
张扬没说话,笑眯眯看着耿泰。
张大官人有事在身犯不着跟一个演员计较,他平时很少看娱乐新闻,不过岳婉菲的名字他也听说过,难怪觉得有些熟悉。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我真是想不起来了。和图书
张大官人却冷不防勾住她的纤腰,乔梦媛嘤地一声被他拥入了怀中,然后张大官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的樱唇上亲吻了一下,这才笑眯眯放开了乔梦媛:“多少得给点报酬。”
乔梦媛道:“你还说,来到滨海之后,你就把这么多工作都压在我头上,我哪有时间?”
一旁耿泰的同伙道:“削他丫的,装逼货一个。”
张扬点了点头,上了他的车,出租车司机一脚油门踩下去从岳婉菲的身边冲过,车身挂起的一阵风,将岳婉菲的红色长裙给吹了起来,司机从反光镜里向后一看,乐了:“黑色!”
肖纯道:“您怎么坐这儿啊?”
滨海企业在这次浪潮中受到的冲击并不大,一是因为滨海的工业并不发达,而有数的几个大厂已经在张扬来到之后,逐渐开始改革转型,在这一点上,平海北部比起南部要晚一些,而张扬这个从平海南部过来的干部,自然有了高瞻远瞩的预见。
耿泰道:“你这会儿听到了没?还他妈装聋作哑不?”
张扬道:“机票就是这儿。”
那空姐道:“您还记得肖依和苏甜吗?”
张大官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没打算放过一个,拳打脚踢,顷刻间四条壮汉全都被他给放倒在地。
乔梦媛道:“你就说我忙着招标。”
张大官人道:“我是那种人吗?不过,我对你倒是这样。”这厮的大手在常海心的玉臀上摸了摸。
张扬笑道:“滨海没这种现象。”
张扬笑道:“什么大明星,一点气质都没有,还不如你漂亮呢。”一句话把肖纯夸得脸红了,肖纯道:“我哪能跟人家比。”
张扬原本决定这两天就要前往京城,薛老过寿,薛伟童已经向他提出了邀请,无论是作为薛伟童的结拜兄长,还是薛老秘密的家庭医生,张大官人都有必要去一趟。
张大官人上了汽车,忍不住道:“我是哪种人?丫头,我是哪种人?”
那男子在前方骂咧咧说个不停,直到飞机起飞方才住嘴。
常海心道:“去京城的航班我知道。”她看了看时间:“三个小时后有一班,现在去刚好来得及。”
罗慧宁道:“我让李伟去医院门口等你,他带你去看何长安。”罗慧宁的身份地位决定,她的一举一动会被很多人关注的,所以她并不方便亲自前往口自从何长安发病之后,她虽然一直都在关注何长安这位老友的病情,但是她并没有去过医院。
张大官人笑了笑,他装傻充愣,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示意自己听不到也不会说话。那男子被他给糊弄住了,望着张扬,有些郁闷道:“真是晦气怎么遇到了个哑巴。”
张扬认出其中一个正是那位岳婉菲的助理,马上就明白,这帮人是冲着自己过来的。望着朝出租车走过来的那几位气势汹汹的汉子,张大官人打心底感到无奈,今天自己一忍再忍,没打http://m•hetushu•com算跟这个小明星计较,却想不到这帮人居然对自己不依不饶,一直跟到这里找麻烦。这个世界怎么了?从几时起,人们开始变得这么疯狂浮躁,一语不合拳脚相向,张大官人自问已经够不讲理了,想不到比他不讲理的人大有人在,像他一样喜欢通过拳脚解决问题的大有人在。
出租车司机道:“哥们,走吧,真要是把警察招来麻烦。”
张扬自己只有一个手包,此外就是乔梦媛委托他带的东西,常海心好奇道:“拿得什么?”
乔梦媛早就看出这厮脸上的笑容不怀好意,轻声道:“张书记,我先走了。”
张扬途中给罗慧宁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来到京城。
张扬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听到身后传来谈话声,没多久有人过来推了推他的肩膀。张大官人睁开双目,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那男子望着张扬道:“跟你换个位子,你去那边!”他指了指右侧。
一个人一旦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太高就容易出问题,岳婉菲的这位助理叫耿泰,是她的表哥,这小子过去就是个社会上的混混,争强斗狠,后来因为表妹成了大明星,身边缺少个能出力的人物,所以就把他请了过来,说实话耿泰也帮了不少忙,遇到记者蜂拥的场面,他总能杀出一条血路。随着岳婉菲的走红,自然受到记者的关注越来越多,所以耿泰也成了她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但是随着她的走红,架子和排场也是越来越大,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耿泰这种助理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今天在飞机上要求换座位被张扬拒绝之后,他就很窝火,后来得知张扬是故意在装聋作哑,这口气就咽不下去了。
张大官人道:“累啊,官当的越大,越没有自由,丫头,我走了啊。”
张大官人道:“海心,你来的正好,我待会儿要去京城,你帮我订张机票。”
“还他妈笑?你他妈胆儿够肥的?知道我是谁吗?”
常海心将张扬送到登机口,张大官人笑道:“也不跟我来个拥抱告别。”
“干什么?”
途中的这个插曲并没有破坏张扬的心情,社会在发展,一部分人已经先富起来了,随着经济收入的提高,心态也发生了相应的改变,岳婉菲这种人并不少见。
常海心笑道:“你啊,别忘了自己是个公众人物,我倒是不怕,真要是跟你来个拥抱告别,恐怕明儿就得上北港日报。”
张扬摇了摇头。
这个五月对每个人都不平静,临近月底的时候,张扬突然接到罗慧宁的电话,何长安得了重病,如今在京城碧水潭医院住院,病情发展很快,前天发病,当天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常海心不禁有些想笑,她就见不得张扬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轻声道:“你是哪种人,我清楚!”
张大官人有些愣了,他望着这位空姐实在想不起在哪儿见过,看起来好像有点熟悉,问题是hetushu.com张大官人看到美女都会觉着熟悉。
“不用,个把钟头就到了。”
常海心道:“我送你,机场那边我熟得很。”她说着就拿出了手机给北港机场方面打了电话,预定好机票之后,陪着张扬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张天官人虽然没坐过几次飞机,可他对飞机的一些规定还是知道的,如果他按捺不住火气,在这儿大打出手,恐怕大家都走不了了。张扬还是很有些社会公德的,这笔帐先记下来,回头再算。
一旁那女郎撅了撅如火红唇道:“我平时习惯坐那个位置嘛。”
张扬将矿泉水递给常海心。
张扬道:“最少五天吧,等我回来提前给你打电话。”
她这么一说张扬想起来了,肖依和苏甜是东江艺术学院的学生,张扬和她们在火车上偶遇,刚巧这俩女孩子在东江遇到了麻烦,最后还是张扬帮忙解决的。可张扬还是想不起来这位空姐,脑子里对她的记忆一片空白。
肖纯小声道:“那个是岳婉菲,大明星,最近正当红,前阵子来北港参加一个代言活动,排场很大,那两个是她的助理,这次还是少的,过去我见过她带着七八个助理。”
张大官人赶紧转头去看,果不其然,岳婉菲穿着黑色丁字裤,这阵风让她华华丽丽的露了底,还别说,两条腿倒是长得不错。
李伟道:“不容乐观,发病很急,医生已经给他下了病危通知书。”
耿泰指着车内的张扬道:“你丫给我出来!”
张扬道:“小别胜新婚,你来接我,咱俩来个浪漫春宵那该多好。”
肖纯道:“这条航线冷清得很,因为是近途,平时坐人很少,您先坐,待会儿我给您送吃的过来。”
常海心道:“你没欺负她吧?”
常海心诧异道:“转性了?你平时不是尽量不坐飞机吗?”
张大官人自问很有女人缘,被女人讨厌还是头一次,再说了他也没招惹人家,怎么就讨厌了?
张大官人知道肖纯对自己这么客气,应该是冲着肖依的缘故,这充分证明了好人有好报,张大官人于是心安理得的在那里坐了下来,距离起飞还有一段时间,抛开飞机升空之后的不踏实心理因素,航空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但快捷,而且舒服。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他慢吞吞离开了出租车,刚一出来就被四名大汉给围在中心,耿泰一伸手就把他的衣领子给揪住了。这是张大官人让他抓,直到现在张扬都没想好是不是应该抽这丫的一顿,毕竟他来京城是为了办事,而不是为了惹麻烦的。
张大官人拿了自己的旅行包起身跟着她走了,肖纯带着张扬来到商务舱,商务舱内连一半都没坐到,肖纯给张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笑道:“真是没想到,您一个市委书记出来居然还坐经济舱,现在连村支书出门都坐商务了。”
张扬道:“其实为了你,就算是再违心的事儿,我也愿意,不过那啥……你多少得给点奖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