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4章 临阵磨枪

张扬道:“放心吧,我前天去探望过他,他的病没有多大妨碍,碧水潭医院的设施很好,安全措施也很完备。”
郭瑞阳道:“年轻干部中,能有老弟这样人脉者不多,在官场之中,想要不断向上,人脉乃是动力之源。”他对张扬的资源唯有羡慕。
秦萌萌道:“担心他的事情。”他指得是父亲何长安。
回到道路之上,丽芙一方负责接应的人员已经开车到达。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干妈,我算是发现了,我越是不想麻烦您,可越是得麻烦您。”
罗慧宁亲自将秦萌萌送到巴哈马大使馆,安顿好之后马上离去,她离开之前,将张扬叫到外面,低声道:“我都不知道何长安有个女儿。”
为了稳妥起见,这次罗慧宁亲自前来,看到张扬不禁叹了口气道:“你啊,总是没完没了的事情。”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我无法安排,现在他在各方的紧密监控之下,你刚下飞机就遇到袭击,从这件事就已经证明,对他感兴趣的不仅仅是一些国家部门,还有一些我们并不了解的力量。”
汽车缓缓启动,那中年男子道:“我姓崔,你可以叫我崔先生,我认识你的父亲很长时间了,不过我并不知道他有你这么一位漂亮的女儿。”
张扬道:“你不是说她五点的飞机。”
张扬在清江大酒店9006房间住下,九楼一般是专门给厅级以上干部准备的,张大官人虽然是个处级,可是他每次来到这里,都会受到最高标准的接待。
张扬道:“我很少惹麻烦,都是麻烦找上门。”
张扬道:“我和他孙女儿是结拜兄妹,要不是这层关系,薛老也不会请我。”
汽车启动之后,罗慧宁方才道:“大使馆方面我已经联系好了,她可以暂时留在大使馆内养伤,等伤好之后,巴哈马方面会安排她返回国内。”
崔先生道:“想要什么,我说了不算!”
丽芙点了点头,瞄准崔先生的膝盖就是一枪,她下手极其果断,打得崔先生又是一声惨叫,颤抖着道:“你杀了我就是!”
秦萌萌坐在床上,静静望着窗外出神,直到张扬的敲门声将她惊醒。
秦萌萌舒了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我的手是不是断了?”
郭瑞阳苦笑道:“我哪有那个面子,薛老什么身份,怎么可能请我?”
张扬道:“我看这些人不单单是想要钱,可能还想要命。”
罗慧宁道:“何长安应该不会有事,现在何雨蒙在大使馆里,比起外面要安全许多。等她的伤情好转,尽快劝她离开,你和这件事不要牵扯的太多。”她向身边的李伟看了一眼道:“这两天我让李伟暂时留在这里帮忙,他对外交上的事情比你熟悉,由他保护何雨蒙更妥当一些,就算有人知道了何雨蒙的下落,只要知道是我插手在管这件事,应该不会轻举妄动。”
张扬将秦萌萌放在床上,那颗子弹并没有伤及秦萌萌的内脏。hetushu.com而是嵌在了她的肩锁关节处,因为血液已经凝结,衣服和伤口粘连在一起,张扬让陈雪用温水浸湿伤口,然后用剪刀将秦萌萌的衣服剪开。
丽芙轻蔑道:“以为我不敢?”她扬起手臂,用枪柄狠狠砸在崔先生的脸上,将崔先生砸到在地。
秦萌萌从睡梦中醒来,感到肩头麻酥酥的,右臂毫无知觉,然后她看到了张扬阳光灿烂的笑脸,秦萌萌小声道:“哥!”
张扬道:“薛老这次的寿宴搞得好像很隆重啊。”
秦萌萌刚一走出闸口,就有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朝她走了过来,秦萌萌看到眼前情景,赶紧转身,后面同样也有两名男子围堵过来,她避无可避,干脆站在原地,冷冷望着那四名男子道:“干什么?”
丽芙道:“需不需要送医院?”
秦萌萌道:“我想去见何先生。”
其中一名男子礼貌的向秦萌萌笑了笑道:“何小姐,请您不要误会,我们是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这是我的工作证,有些关于您父亲的事情需要了解下,希望你能够配合调查。”
张扬道:“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出发了。”
张扬笑道:“有我这个江湖郎中在,保你一周之内恢复如常,疤都不留一个。”
丽芙道:“做好心理准备,打硬仗的心理准备。”
张大官人沐浴之后,来到院子里,看到陈雪已经将一切收拾妥当,燃烧的那些灰烬也都用水冲走了。张大官人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总是麻烦你。”
张扬道:“血脉相连,你关心他也是应当的。”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轻声道:“他猜到你要来,还让我尽早联络你,希望能让你放弃这个想法,想不到我终究还是没能阻止你回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送我去香山!”
秦萌萌被他们押上了一辆黑色奔驰车,车内已经有一名中年男子在等待,他的目光打量着秦萌萌,向秦萌萌笑了笑道:“何小姐,你不用怕,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如果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很快就会没事。”
张大官人听到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关心自己有没有受伤,内心中不禁一阵感动。他微笑道:“傻丫头,我怎会有事,不过,要是没有你帮我挡开那颗子弹,恐怕现在受伤的就是我了。”其实以他的反应,即便是对方射出了那颗子弹,也应该危及不到他的性命,反倒是秦萌萌奋不顾身的行为,让她平白无辜的受伤。
丽芙翻身将他压在身下,火焰般的樱唇亲吻了他一下。轻声道:“看来何长安病重的消息是有人故意放出去的,目的就是吸引秦萌萌回来。”
他们上了车。张扬点中秦萌萌的穴道帮她止住出血。
张扬点了点头:“怎么?你也过去?”
崔先生和其余几人慌忙掏出了手枪,司机全神贯注的驾驶着,忽然他的双目因为惊恐而睁大,看到前方那辆比亚乔摩托车正对着他的方向高速驶hetushu•com来,车手左手执掌车把,右手握着无声手枪,瞄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连续扣动扳机,这辆奔驰车的玻璃全都防弹,连续射击的子弹未能穿透前挡玻璃。
“去死……嗯……”
一名男子掏出手枪瞄准了天窗外,不等他扣动扳机,手腕已经被人抓住,将他整个人从天窗中拽了出去,他根本看不清外面是什么,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然后惨叫着从车顶轱辘了下去。
崔先生笑道:“我有些相信你是何长安的女儿了,跟他一样精明,但是还不够,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回来。”
张扬放开秦萌萌的脉门,舒了口气道:“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他的手掌落在秦萌萌雪白细腻的肩头,潜运内力,将深深嵌入秦萌萌骨骼中的子弹牵引出来。
郭瑞阳道:“听说是薛世纶出面操办的,他长期在国外经营,这两年才在国内的时间多了一些,不过薛家的声势不比从前了。”郭瑞阳说完又笑了:“很多重要人物都会过去,周省长后天会过来。”
秦萌萌明白了,她低声道:“你们想利用我要挟何先生。”
凌晨三点,张大官人悄然离开了清江大酒店,在门前挂上了请勿打扰,临行前转身看了看那块牌子,怎么看怎么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陈雪赶紧去了。
罗慧宁道:“何长安在商界驰骋多年,积累下的财富相当惊人,他应该早就考虑好了退路,将海外财产转让给他的这个私生女,我想正是这件事才给何雨蒙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
崔先生冷笑道:“你们不要性命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秦萌萌道:“我可以拒绝吗?”
这里的枪声必然会引来警察的注意,他们不敢久留,带着秦萌萌迅速离开。
秦萌萌道:“我从未见过你。”
张扬随即拧动他的手腕,夺下手枪。
陈雪走后,张扬思前想后还是给罗慧宁打了一个电话,秦萌萌现在的状况虽然稳定下来,但是她的处境依然危险,还会有人对她不利。
丽芙用枪口抵住崔先生的脑袋:“说,谁派你来的?”
郭瑞阳明白张扬是提醒他该结束了,他和张扬干了最后一杯酒,各自离去。
张扬顾不上向陈雪解释,紧张道:“准备热水,将书房内我调配的金创药拿来。”
陈雪摇了摇头道:“不想,我发现想不被你麻烦的最好办法就是离开你远一些。”她回房间内,拿了自己的手袋。
秦萌萌道:“你没事吧?”
司机猛然踩下刹车,试图将车上的男子摔落下去,可是车顶传来一声重击,蓬!地一声,天窗竟然被砸得完全碎裂。
司机在奔驰车冲出护栏的时候脑袋撞在方向盘上晕了过去,丽芙握着手枪快速跑来和张扬会合。
司机得到命令,一打方向盘,车身向摩托车撞去,摩托车倏然加速,在摩托车加速的瞬间,带着克林顿面具的家伙腾空跳跃起来,在空中一个和-图-书翻滚,稳稳落在奔驰车的车顶。
罗慧宁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或许他的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所以才有人想要利用你逼迫他吐出这个秘密。”
郭瑞阳道:“张老弟,你这次过来是给薛老拜寿的吧?”
秦萌萌道:“你们是不是想要钱?”
张扬回到房间内,抱起秦萌萌,罗慧宁自然认不出现在张扬怀中的女孩就是昔日让自己儿子爱得死去活来的秦萌萌。
奔驰车已经和那辆摩托车撞在一起,比亚乔摩托车瞬间燃烧爆炸,熊熊火焰干扰了司机的视线,奔驰车歪歪斜斜地撞击在道路旁边的护栏上,撞开护栏沿着路基的斜坡冲了下去。
丽芙道:“章碧君的人已经盯上她了,相信她一下飞机就会遭到控制。”
丽芙没好气道:“滚,开工了,别胡说八道。”她加大油门,摩托车向远方高速驶去。
张大官人道:“你接着休息,我去外面看看,可能我干妈到了。”
黑色奔驰车在夜色中疾驰,司机从反光镜中看到一盏灯光正在向他们飞快的靠近,司机皱了皱眉头,对方开着远距灯,反光很强,还好奔驰车的反光镜拥有防眩光功能。
丽芙道:“我们将计就计,明天如果他们对秦萌萌下手,我们就在途中对他们下手,演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你才不是江湖郎中,你是妙手无双的神医。”
那辆摩托车很快与奔驰车并行,崔先生开始觉得有些不对,他向车窗外望去,发现摩托车后座的那名男子已经站立起来,这样的高速下能够站起来而且保持平衡的确罕见,难道说是两个摩托车杂技演员。
陈雪道:“害怕麻烦我就别惹麻烦。”
秦萌萌诧异道:“她来干什么?”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份或许会泄露。
张扬点了点头,开始帮秦萌萌的伤口消毒,然后敷上自己秘制的金创药。做完这一切,他让陈雪将所有一切打扫干净,沾染鲜血的一切衣物被褥,拿到院落之中付之一炬。
崔先生顿时感觉到不妙,他厉声喝道:“撞过去!”
丽芙俏脸一热道:“你哪有那么大的精力。”
原本微笑的那名男子迅速动作起来,抓住秦萌萌的手臂反扭到她的身后,干脆利索地给她上了手铐,然后从秦萌萌的口袋中,掏出了一袋白色的粉末,在秦萌萌惊恐万分的双眸前晃了晃,轻声道:“我们盯了你很久了。”
秦萌萌低声道:“我都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针对何先生。”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枪必须要好好打磨一番。”
张大官人大喊了一声,他抽出腰间的军刀,闪电般投掷了过去,刀锋正中那名司机的额头,深深插入其中,直至没柄。张扬抱起秦萌萌。看到她的胸前已经被鲜血染满。
男子转过脸来,他的脸上带着面具,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面具。
陈雪道:“怎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张扬安慰她道:“你放心和*图*书吧,我干妈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她过来是帮我把你送到巴哈马大使馆。”张扬已经听到了外面的汽车声,他起身走了出去。
“彼此彼此,我也从没有听说过你,可是何先生将他的所有资产都转给了你。”
罗慧宁并不知道现在的何雨蒙就是秦萌萌,更何况秦萌萌已经做过整容,如今的样子和过去已经全然不同。罗慧宁给张扬一个建议,想要保证何雨蒙的安全,最好将她送往巴哈马驻华使馆。她会在一个小时后抵达那里,协助张扬将何雨蒙送过去。
丽芙指了指他的胸口道:“你和我足以应付。”
陈雪望着托盘内沾着鲜血的弹头。惊声道:“枪伤?”
秦萌萌道:“你们是谁?你们绝不是检察机关。”
秦萌萌道:“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我是听说他突然病重,所以才赶过来的。”
张大官人故作糊涂道:“我也不知道,上次他去东江的时候才告诉我,何雨蒙是他的私生女,还别说,真有点像。”
张扬找到手铐的钥匙,帮助秦萌萌打开了手铐,以传音入密告诉她道:“不用怕,是我!”
张扬道:“安排好人手了?”
崔先生笑道:“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会尽可能的提供给你良好的环境,你只管放宽心去享受,用不了几天,我们就会放你走。”
张扬在后座上坐了,搂住她的纤腰,不禁笑了起来。低声道:“这姿势有点不雅啊。”
张大官人眉开眼笑道:“借你吉言,我要是当了副厅,第一个过来请你喝酒。”如果在过去张大官人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不过现在他心里远比表面上平静的多,副厅如何?就算当上了正厅又如何?无非是从一场斗争卷入到另外一场斗争之中。
戴着克林顿面具的家伙正是张扬,他和丽芙一起联手演出了这场公路劫持的大戏,看到丽芙飞跃过来,张大官人一掌托在她的纤腰之上,丽芙只觉着自己腾云驾雾一般从车顶飞了出去,原本这厮明明说好了接住自己,怎么突然把自己给扔出去了,这明显不在计划之中,丽芙也有些害怕双手抱住了头盔,真要是摔到地上,恐怕要摔个筋断骨折,张扬啊,张扬,我跟你多大仇啊,刚才还陪你临阵磨枪呢,丽芙心里这个哀怨啊,可让她惊奇的是,她落在道路旁的草坪之上居然无比轻盈,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惨烈,原来张扬用一掌化去了她的冲力,将她直接送到了安全地带。
张扬不由得有些担心道:“那我们必须尽快通知她。”
张大官人从天窗的缺口进入,车内的几人手中虽然握着枪,可是在这一连串的撞击之中,有两人的手枪都失落了,只有崔先生仍然握着手枪,他指向张扬,张大官人的出手之快远超出他的想像,手枪刚一举起,张扬的拳头就脆生生落在了崔先生的脸上,打得他闷哼一声,满脸开花。
罗慧宁道:“上车再说吧。”
张扬一脚踹开车门,将满脸和-图-书是血的崔先生推了出去,然后将秦萌萌扶了出去。
张大官人道:“那啥,眼看就要上战场了,咱们是不是临阵磨枪啊?”他牵着丽芙的手放在他突然茁壮成长的部位。
那男子依然保持着谦和的微笑:“我想您最好还是别做出那样的选择。”
郭瑞阳道:“大吉大利,咱们体制中人哪有这么诅咒自己的,老弟,我打包票,以你现在的势头,三十岁之前稳稳的副厅。”
陈雪见到张扬抱着满身是血的秦萌萌回来也是吃了一惊,丽芙并没有进入别院,送他们抵达之后马上离开。
张扬点了点头,用毛巾帮助她擦去额头的汗水,轻声道:“不要说话,好好休息。”
张扬笑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张扬笑道:“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我这辈子就到了正处止步也未必可知。”
丽芙瞄准崔先生的脑袋:“你不说,我也知道!告诉章碧君,我饶不了她!”枪口一歪,随之发射,子弹将崔先生的右耳炸得粉碎。
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张大官人离开清江大酒店。一辆黑色比亚乔摩托车在引擎低沉的咆哮中来到他的身边,丽芙一双深蓝色的妙目仍然春波荡漾,张大官人的临阵磨枪弄得她是浑身酸软。
秦萌萌道:“你想要什么?”
时钟指向十一点的时候,张扬听到玻璃窗被轻轻敲响。举目望去,却见一个身姿妖娆的黑衣女郎,带着黑色的面罩,在窗外轻轻叩击着玻璃,不是丽芙还有哪个。
张大官人先去将灯关上,这才打开了窗户,丽芙腾空飞扑而下,扑入张扬的怀中。张大官人抱着她的娇躯原地兜了一个圈子。然后拥着她躺倒在床上,褪去丽芙黑色的小帽,露出她如云的金发。张大官人笑道:“包裹的这么严密,我还以为猫女找到我门上了。”
陈雪淡然道:“你有你的事,我也有我的事情,我答应了教授今天帮他整理论文。”陈雪翩然而去。
两辆车越来越近,车手以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站立在摩托车上,在两辆车即将碰撞的刹那腾空飞跃而起。
秦萌萌一双美眸充满了喜悦,知道眼前人是张扬,她顿时不再害怕。可是她的脸色忽然又变了,惊声道:“小心!”她猛然扑向张扬,随之响起了一声枪响,却是那名司机醒了过来,瞄准张扬就是一枪,从秦萌萌的角度刚好看到,她出于本能的为张扬挡住了这一枪。
张扬道:“想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一名男子走过来帮她拿起了行李箱,秦萌萌意识到自己被控制了,她点了点头,忽然不顾一切地尖叫起来:“救命,打劫,打劫!”
张大官人暗自感叹,陈雪真是个于众不同的女孩儿,无论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她从不过问,不过陈雪的第一反应都是默默地帮助他,绝不会多说一句。
陈雪向秦萌萌休息的房间看了一眼道:“我看这次的麻烦应该不小。”
张大官人道:“真的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