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6章 美国友人

张扬回到平海驻京办没多久,有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房间内,却是北港驻京办主任霍云珠,她在电话中略带嗔怪道:“张书记,您到了京城也不来我这边,是不是嫌我们的庙小啊。”
查晋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哥,我看小薇和张扬关系挺好的。”
项诚笑道:“他缺钱吗?他未婚妻是楚嫣然,楚嫣然是贝宁财团的总裁,据说身价有上百亿美元。”
张大官人问明了萨德门托所在的地方,原来这厮正在前门吃烤鸭呢,张扬换上衣服,叫了一辆车把他直接送到了前门大街。
张扬道:“英德尔公司如今落户南锡。我不能挖自己人的墙角。”
张扬陪着萨德门托一行漫步在前门大街上,萨德门托道:“我在京城访问两天,然后返回国内,随同我过来的商贸团会多留几天,他们要去南锡,去参观一下我们纽约的友好城市。所以提前打招呼让你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笑道:“我现在已经不在南锡了。”
宫还山笑道:“我不是羡慕,我就是感慨两句。”
萨德门托道:“莎拉已经从英德尔公司辞职了,她现在已经成为我的专职助理。”
乔振梁真挚道:“爸,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管我的事情。”
薛老本来并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按照他的意思,既然退下来了,就应当低调,可薛世纶坚持要给父亲大办寿宴,理由是庆祝父亲战胜了绝症,重获新生,薛老念及他一片孝心,只能点头应承下来。但是他反复强调,寿宴可以办,但是不要过于铺张,弄个几桌饭,大家在一起聚聚就行。官场上最常见的就是人一走茶就凉,薛老也不想在晚年饱尝一次人情冷暖的味道,让薛世纶只邀请至亲好友。
查晋北道:“哥,你别急,就当我多嘴。”
乔老坐在书房内,目光久久凝视着手中的全家福,他的脑海中回忆起昔日一家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场面,每念及此他的心中就洋溢着幸福。可当他回到现实中来,内心中又充满了难言的失落。
查晋北道:“哥,你别烦啊,有些话我还是得说出来,小薇都这么大了,也不谈恋爱,我看她对张扬有些特别,本来张扬倒也不错,年轻有为,人长得又帅气,可是他已经有了未婚妻,和平海省委书记宋怀明的女儿楚嫣然已经订婚了,我看小薇跟他……”
萨德门托笑道:“我赞同。莎拉,这次去过南锡考察之后,不妨再去滨海看看,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呢。”
霍云珠笑道:“我可没生气,就是觉得张书记不把我当朋友了,心里委屈,你啊,明天一定得过来,明晚咱们项书记和宫市长都到京城,项书记特地让我通知你过来吃饭。”
查晋南道:“周老提议的,这件事想必两位老爷子已经达成了默契。”
查晋南道:“你说了这么多,又给我打退堂鼓,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项诚道:“说到书http://m.hetushu.com法,我还有件事求你帮忙呢。”
张大官人赶紧摇头道:“莎拉,莎拉,咱别这样啊,这种自己人挖自己人墙角的事情咱们可不能干,咱们两个国家的体制虽然不同,可是咱们体制中人应该公私分明,你说是不是。”
莎拉一旁道:“张扬,你去了滨海,那好啊,我们商贸团可以更改行程,不去南锡了,直接去滨海。”
张扬果然准时抵达了北港驻京办,来到大门处就见到洪诗娇在那里等他,洪诗娇对张扬始终都有中亏欠心理,毕竟当初陷害过他,虽然张扬大人不记小人过,可洪诗娇仍然心虚,如果不是霍云珠派她过来迎接张扬,她肯定选择回避。
张扬道:“查部长更喜欢哪一种?”
张大官人一听顿时高兴起来:“真巧啊,我就在京城。”
项诚接着刚才的话题道:“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薛老受到了很多不公平的待遇,不过他老人家的风骨让人钦佩,无论在怎样的逆境下,都坚持自己的信念,从没有流露出半分的畏惧,老爷子生性乐观,他认为这场浩劫必将过去,我们的党必然会带领我们走出短暂的黑暗,迎来光明。”他喝了口茶,对张扬道:“张扬啊,你跟薛老是因字结缘,这次是不是又要送给薛老一幅字?”
张扬道:“得,我以后当面绝不再说。”
乔振梁道:“爸,我可以做好自己的事情。”
张扬笑道:“霍主任,您可是我领导。”
萨德门托一口应承下来。
张扬乐呵呵笑道:“两位大人聊什么呢?这么高兴,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
“你才虚伪呢!”查薇听他这么说顿时火了。
霍云珠道:“要说那座宅院据说已经价值千万了,天池先生对张书记可真是慷慨啊。”
查晋北道:“这是我大哥家,遇到了也不奇怪。”
张扬笑道:“霍主任生气了,指定是生我气了,其实我本来打算去你们那边住的,可是我刚巧找郭主任有些事情谈,所以才选择了清江大酒店。”
霍云珠笑着回答道:“昨天我就通知了,他晚上过来吃饭。”
张扬从查薇家里吃完晚餐出来,查薇将他送到了大门外,终于忍不住问道:“刚才我爸跟你谈了这么久,到底在谈什么?”
乔老站起身,走到儿子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次的事情,并不是我要为你安排什么。只是我觉得,你的仕途应该尽快回到正轨上,我再也帮不了你什么了,谢坤成是你周伯伯的人,很多事情他不想放,但是我要让他懂得一个道理,老了就是老了,谁也不能一家独大,最好的发展状态是平衡。为了达到这个状态,大家都要适当地做出让步。”
乔振梁道:“爸,外面最近有不少流言。”
查晋北笑道:“我只是在商言商,没有其他的目的。”
乔老并没有生气,他的唇角浮现出一www•hetushu•com丝笑容:“我和你周伯伯说过,七一我们一起去香江,老了,再不去,就走不动了……”
查薇道:“更不可能,我爸压根就不喜欢你。”
查晋南道:“场合不同,表现也需要不同。这个世界上没有放在哪里都适用的标准,因为世界是在不停变化的,这就要求人也要不断的变化,如果你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就必然要被世界所淘汰。”
驻京办主任霍云珠对此表现出相当的重视,亲自去机场将两位北港的最高领导接了回来。
乔振梁点了点头:“所以谢坤成被牺牲了。”
项诚似乎看出了宫还山心中的迷惑,微笑道:“薛老请张扬给他当书法老师,我寻了幅好扇面儿,打算让张扬给我在上面题几个字。”
张大官人淡然一笑,项诚显然是不知道内情的,自己和薛老并非是因字结缘,而是因病结缘,这次他也没打算送给薛老什么书法作品,而是给薛老送健康来了,这世上没什么礼物比健康更为珍贵。张扬道:“薛老爱好广泛,不过我看他最近喜欢摄影多过书法。”
查晋南道:“还用你说,我和江家原来都想把他们往一处撮合,可惜这俩孩子就是不来电。”
霍云珠道:“别啊,这话我可担不起,我是为您服务的。”
张扬道:“咱俩的确有缘。”他之所以这么高兴是有原因的,现在秦萌萌虽然身在巴哈马大使馆,但绝非长久之计,张扬必须想到一个妥当的途径将她送出去,萨德门托的出现刚好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
查晋北望着张扬远去,目光之中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
张扬走入房内,项诚和宫还山都是一脸的笑。
张扬道:“我们国家和贵国不同,我们选拔干部要比贵国严格得多。”
回程的汽车上项诚道:“小霍,张扬那边通知过了没有?”
萨德门托愣了一下,随即哈哈笑道:“正应了你们中国人的一句老话,有缘千里来相会。”
乔振梁敲门走了进来,看到父亲手中的照片,他抿了抿嘴唇,轻声道:“爸,您想梦媛了?”
乔老道:“并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自私,我们也并不是想要将手中的权力世代延续下去,历史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我们想做的,是尽量为这个国家挑选一些合适的管理者,举贤不避亲,这句话并不是给我们用来当借口的,你们这些人的眼界和悟性。本身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
查晋南道:“敏感的事情最好不要碰,何长安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米兰妮长相还成,就是稍显肥胖了一些。张大官人吻手礼的时候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烤鸭味道,看来这位州长夫人吃完烤鸭连手都没洗干净。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切,我爸才不会这么说。”
张扬道:“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国内想出风头并不容易。”
洪诗娇跟着霍云珠一起走了。
查薇道:“你给m•hetushu.com我听着,以后再敢当面说我爸坏话,我就跟你翻脸。”
乔老淡然笑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张扬道:“那我来晚了,项书记再讲一遍吧。”
查晋北道:“哥,其实江光亚蛮不错的。”
张扬道:“你等着啊,我马上过去找你。”
查晋北道:“哥,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萨德门托指了指灯火辉煌的前门大街,表示要陪同大家一起逛逛。
查薇正想教训他两句,看到二叔查晋北的宾利车过来了,她马上停下说话,张扬转过身,宾利车停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查晋北从车上下来,笑道:“张扬,原来你到这里来了。”
张大官人来到门外,刚巧霍云珠从里面出来,看到张扬霍云珠笑道:“张书记,项书记和宫市长都在等你呢,你进去陪两位领导聊天,我下去准备一下。”
查晋南皱了皱眉头道:“你什么意思啊?”
乔老望着他。
查晋北道:“看来年轻人的感情真不是我们能够做主的。”
项诚道:“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不同的,别人的命好,你是羡慕不来的。”
项诚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他招呼张扬坐下。
乔老放下照片,低声道:“年纪越大,越是变得多愁善感。可能是因为属于我的时光不多了。所以我格外想念这些孩子们。”
张扬道:“还得麻烦你一件事,最好你直接去巴哈马大使馆领人。”
张扬和查晋北之间没多少共同语言,他懒得跟查晋北废话,向他们告辞离去。
张扬操着英文道:“听说你升官了,纽约州州长。”
萨德门托道:“国情不同,制度自然不同。”
查晋南道:“他们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啊!”
张扬把自己现在的工作告诉了萨德门托。萨德门托惊叹道:“张扬,这么年轻你就已经担任了市长,我看以后你注定要成为贵国的总统。”
莎拉见到张大官人兴奋地扑了过去,搂住张大官人,呱唧就是一口,张大官人脸皮虽然厚,当着这么美国友人也不禁有些臊得慌,这洋妞真是开放啊。
张扬愣了一下,方才听出对方居然是萨德门托,如今这厮已经成为了纽约州州长。
萨德门托放慢了脚步。张扬将自己想让他帮忙把秦萌萌带回美国的事情说了。
项诚道:“真的很好,天池先生在世的时候亲自指点过他,对他也是颇为欣赏,最后还将自己位于香山的宅院送给了他。”
项诚和宫还山同时出现在北港驻京办还是第一次。
张大官人笑道:“萨德门托先生。”
萨德门托对此却是一无所知:“不在南锡了?”
张扬道:“你们的商贸团有没有什么好项目,看看咱们之间有没有合作的可能。”
萨德门托道:“你在哪里?”
张扬笑道:“他警告我来着,让我别骗他闺女。”
宫还山道:“他的书法真的很好吗?”
张扬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说了,萨德门托道:“我在前和_图_书门呢,和夫人一起欣赏前门夜景。”
项诚笑道:“怎么会,我们正说当年我和薛老认识的故事呢。”
查晋南摇了摇头,显然并不认同张扬的这句话。他微笑着提醒张扬道:“其实政坛上不乏政治新星的出现,我在中组部工作多年,也见过不少的政治天才,可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崛起的越快,陨落的也就越快,一个人受到太多的关注也不是好事,意味着别人会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他,同样的工作成绩,对别人来说是了不得的创举,对他而言却是理所当然,可是他的错误却更容易被人传播被人放大。”
萨德门托道:“我正在京城访问,来到中国,怎么都得跟老朋友说一声。”
宫还山感叹道:“张扬还真是好命。”
查晋南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在国内好像是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吧。”
乔振梁道:“爸,你放心,我会尽自己的全力做好本职工作。”
宫还山在一旁虽然没说话,可是心中却非常不解,他实在不明白,项诚既然不喜欢张扬,为什么来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跟他见面?
查晋南道:“有什么话,你就一起倒出来,别在这儿吞吞吐吐的。”
张大官人笑道:“查总,咱俩还真是有缘啊,到哪儿都能遇到你。”
茶几上的茶已经泡好了,张扬拿了一个杯子,自己端起茶壶倒了一杯。
张扬笑道:“别急啊,跟你开玩笑呢。”
张扬道:“我背后也不说。”
乔振梁道:“爸,答应我一件事。”
张大官人笑道:“我也想念你们!”他走过去和萨德门托来了个亲热的拥抱,又来到他夫人米兰妮面前,很西化的来了个吻手礼。
洪诗娇道:“到了,正和宫市长聊天呢。”她为张扬引路,带着他来到项诚的房间,房间的门开着,在外面就能够听得到项诚的笑声,看来项诚今天的心情不错。
萨德门托笑道:“这件事你得问莎拉。”
张扬笑道:“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说穿了就是一处级干部,国内比我年轻的处级干部有的是。”
莎拉道:“张扬,我十分想念你!”
萨德门托这次来京城访问,是带着他的夫人一起,当然身边还有不少的陪同人员,其中一位就是上次随同商贸团一起去南锡的莎拉。
萨德门托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他哈哈笑道:“张扬,你还听得出我的声音啊。”
谢坤成那边已经明白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低声道:“也就是说我没希望了。”
查晋南却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我也看出来了。”
“背后也不能说。”
这件事解决之后,张扬心中的一块石头也算落地。关系学是相当重要的,通过和萨德门托的几次相处,张扬发现,关系学不仅仅适用于国内,也同样适用于国外,萨德门托尽心尽力的帮助张扬,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友情,也不是因为张扬救过他的性命,主要是因为他有把柄被张扬捏在和*图*书手中,只要张扬不高兴,随时都能让他身败名裂。
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就是属于薛老点名邀请的宾客,北港市长宫还山虽然不在薛老的邀请之列,但是他也跟着过来了。
张扬笑道:“小洪啊,项书记到了没有?”他面对洪诗娇表现的相当坦然。
乔振梁道:“爸,我明白了。”
谢坤成道:“我明白应该怎么做。”
张扬道:“不喜欢我还留我吃饭?你爸人可够虚伪的。”
萨德门托道:“好啊!”
查晋南笑道:“这就是年轻人热情冲动,意气风发,而年龄越大,越会变得成熟内敛,老气横秋。”
乔老道:“儿子,一个成功的政治家,未必要以牺牲家庭为代价,这一点上你很像我,得到了事业却失去了家庭。”他点了点头,声音低沉道:“也好,这样你就可以心无旁骛,除了事业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会干扰到你的心神。”
查晋南回来将电话交给女儿,向张扬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整天不得闲,我们这些人就是忙碌命。”
张扬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他把电话挂上了,其实项诚前来给薛老拜寿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他们的关系摆在那里。至于宫还山过来,肯定是跟着项诚过来混个脸熟,薛老和他可没什么交情。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萨德门托可是个正儿八经的老色鬼,估计莎拉跟在他身边,十有八九让这厮给潜规则了。
查晋北道:“其实就算小薇跟张扬没什么事情,我也不希望他们交往过多。”
萨德门托本来以为张扬是找他帮忙带人偷渡,张扬说完之后他才知道原来秦萌萌是巴哈马的公民。他点了点头道:“这事好办,我走的时候,带她走就是。”
查晋南道:“也不能这么看,从另外一个角度上来说,也证明他很重感情,换成别人早就避之不及了。”他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又道:“晋北,我听说你最近在忙于收购何长安的金矿,既然你清楚是个麻烦,又何必跟着掺和进去?”
张扬道:“让你看出来了,我坦白,你爸夸我优秀,说我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少年俊才。”
张扬道:“查部长实在是太辛苦了。”
查晋南道:“有话你就直说,别把生意场上的那些臭毛病带过来。”
张扬正想着这档子事儿,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电话号码有些陌生,不过他还是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鸟语,很少有外国朋友给他打电话。
查晋北道:“张扬这个小子麻烦事特别多,就说最近何长安的事情,明明知道何长安涉嫌行贿和偷逃税,他还去探望,这不是主动招惹麻烦吗?”
查晋南听说查晋北在外面遇到了张扬,只是笑了笑道:“他送小薇回来,所以我们留他吃饭。”
张扬道:“萨德门托先生,有件事我想和你单独商量一下。”
乔老道:“别人的事情和你无关,想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你首先关注的应该是自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