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79章 袁方,你怎么看?

张大官人一听就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了,人家出言挑衅了。
张扬道:“无所谓在哪里,只要速度够都不会粘刀。”
张扬道:“萧先生,过去你曾经说过做官如同经商,那么你有没有想过,经商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张扬道:“我也没说自己第一,第二,第二啊!”
袁方不屑笑道:“厨艺之道永无止境,哪有什么天下第一的说法,就算是彭祖复生,他也不敢说如此大话。”
有学徒问:“老师,您这手刀工得练多长时间啊?”
萧国成起身相送,一直将张扬送到大门外,张扬指了指他的大门道:“这门太小了,和院子有些不协调。”
萧国成摇了摇头道:“过去从没想过,只是我这辈子别无所长,除了经商之外别的什么都不会,经商有如爬山,过去只想登上巅峰,埋头尽力一路向前,直到我妻子死后,我方才发现,我一直都没有悟到人生的真谛,爬山的过程中错过了无数风景,我一度相信无限风光在险峰,可是我长久以来都没有意识到,多数人注定一辈子都走不到险峰之巅,为了那一眼的风光。而穷其一生的精力,即便是让你得到了,你也势必会付出莫大的代价,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目的了,随遇而安,享受生活就好。”
张扬道:“天生的不用练。”
一句话把紫金阁的大厨袁方给招来了,袁方只知道张扬是个帮厨的,可不知道和_图_书他的身份,本来他对顾养养和张扬的加入就有些不爽,毕竟他才是这里的主厨,冯景量请来了两人说是专做佛跳墙,老板既然发话了,他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冯景量也没有把张扬和顾养养的身份介绍清楚,本来如果张扬在那儿安分守己倒也罢了,可是这厮走哪儿都不老实,把一帮袁方的徒弟全都给招来了,这哪儿是帮忙的,根本就是过来添乱的。
袁方看得目瞪口呆,甚至没有发现冯景量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整个厨房内一片寂静,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冯景量有些激动的声音道:“袁方,你怎么看?”
顾养养的佛跳墙师从京城大厨曹三炮,曹三炮临终之前将凝聚毕生心血的一本食谱留给了顾养养。因为这件事还在他的诸多弟子中闹出了一场风波,不过顾养养有张扬这样武力超强的靠山,她的那帮师兄们自然不敢继续为难,更何况,顾养养得到这本食谱并非是用来营业牟利,而仅仅是自己研究。所以这帮师兄也没有了发难的理由。这两年顾养养的厨艺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虽然没有专业证书,但是在厨艺方面已经得到曹三炮的真髓,尤其是一道佛跳墙,做得已经是炉火纯青。
顾养养哪里知道这厮心里在想什么,小声交代道:“切水豆腐,是有讲究的,一般豆腐在砧板上切,但是水豆腐需要在水里切,原因是水里切豆腐不和*图*书易粘刀。”
张大官人听她这么说,心头却是一荡,内心中暗道,很多时候并非是越细口感越好,可这厮刚一产生这念头,马上就在心底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张扬啊张扬,你丫太不要脸了,养养是小姨子啊,想一下也不行,亵渎,亵渎啊!
于是张大官人就在众人的注目下走上了操作台,他既没有将水豆腐放在水中,也没有将水豆腐放在砧板上,而是向顾养养招了招手道:“养养,借手一用。”
萧国成哈哈大笑起来,他低声道:“掩耳盗铃也罢,虚张声势也罢,只要能够求得心安就已经足够了,这就叫精神胜利法,阿q精神!”
萧国成笑道:“前面不远就是故宫,天子脚下,若是把大门造得太气派岂不是把皇家给比了下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老祖宗的经验教训我们时刻都不能忘记。”
但见顾养养俏脸上的表情镇定如常,张扬手中菜刀飞快在她掌心起落,转瞬之间已经切好了这片豆皮,顾养养随手将切好的豆腐丝送入水中,如此这般重复多次,不到两分钟功夫,一块水豆腐已经完全切完。几千根豆腐丝浸在水中,根根清晰,粗细均匀,毫不夸张的说,比起发丝也不遑多让。
萧国成笑道:“所以年轻人和我们这些老年人在一起呆的太久未尝是什么好事。我们可都是一些早已失去雄心壮志的老家伙,和我们交流只hetushu.com会让你意志消沉。”
袁方擦了擦手走了过来,刚巧听到张扬在那儿说水豆腐切丝那有何难,那帮学徒帮厨听到张扬这么说,一直要求他现场表演一下。
袁方道:“这位师傅真是厉害啊,想必对千丝万缕这道菜也应当擅长吧?”
萧国成道:“我听说何长安失踪了?”
顾养养让人取来水豆腐,要将这细软的水豆腐切成细如发丝的豆腐丝儿,其中的功夫是非常讲究的,普通厨师,没有十年的刀功修炼是无法达到这种地步的,顾养养虽然能够切成,但是她自问自己的水平还达不到震慑袁方这种一流大厨的境界。所以切丝的任务就得交给张扬,顾养养把张扬拉到一边,小声道:“你负责切丝,我来烹饪。”
张扬道:“那有何难?”
顾养养已经明白他的目的,嫣然一笑,来到张扬身边,张扬左手托起水豆腐,右手握刀,刷地一刀,水豆腐已经被他切出薄如蝉翼的一层,谁也搞不清这薄薄的一层为何会从刀身上飞起,平贴在顾养养白里透红纤纤素手之上,顾养养就托着这块薄薄的豆皮,张扬挥刀向她手掌上切去,厨房内响起齐声惊呼。
坛起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这首诗说得就是佛跳墙。佛跳墙又称为满坛香,也称福寿全,是福州的首席名菜,据说唐朝有位高僧,在前往福建少林寺的途中,经过福州,夜宿客栈,刚好隔壁有家人和-图-书以满坛香宴请宾客,高僧闻到香味儿,垂涎三尺。马上扔掉多年的佛门修行,跳墙而入,大啖满坛香,佛跳墙因此而得名。
张扬回到紫金阁就一头扎进了厨房,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答应了人家小姑娘的事情就不能反悔。
张扬道:“萧先生在天子脚下拥有这么气派的一座四合院,不是想低调就能够低调的。站在皇宫角楼上就能把您的院子看得清清楚楚,就算修那么一座小门面,也只是起到了掩耳盗铃的效果。”
张大官人切完这块水豆腐,菜刀在掌心风车般旋转了一下,然后刀锋深深插入砧板之中,笑眯眯转向身后的那群人。
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穿着一身大厨的工作服,开始的时候还算安分,顾养养让他做什么,他就老老实实做什么,可过了一会儿,他就去帮别人切土豆丝去了,看到张大官人运刀如飞,他切出的土豆丝粗细均匀。
张扬道:“听萧先生的这番话,我也感觉到官场索然无味了。”
袁方道:“看来今天遇到高人了,不过干咱们勤行的,说得好不如做得好,不知这位师傅的刀工是否如嘴皮子这般利索。”
又有学徒问:“老师,您会用水豆腐切丝吗?”
张扬道:“我也听说了,具体的事情不太清楚。”对于何长安的事情。他不想多提。
袁方道:“那两位师傅可否演示一番,让我们这些人观摩学习hetushu.com一下。”
顾养养此时走了过来,轻声道:“千丝万缕,不就是文思豆腐吗?我小时候就会做这道菜。”
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这徒弟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如果说他的刀工是天下第二,就没人敢认天下第一。”
张大官人笑道:“千丝万缕?小菜一碟!”
张扬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来见过顾允知说了几句话就提出告辞。
很快顾养养就发现找张扬帮厨还真是找对人了,别的不说,单就刀工而论,张扬就是放在厨师界那也是绝顶高手。
萧国成道:“经商和为官一样,风险都非常大。”
顾养养对张扬是百分百放心,在她心中张扬简直就是无所不能。
张扬笑道:“获益匪浅才对。”
顾养养道:“越细越好,口感越好。”
顾养养道:“好啊!”
袁方望着这对年轻男女心中越发的感到不服气,要知道千丝万缕乃是清朝就传下来的羹汤,做法不难,但最是考校刀工,所以才能够位列满汉全席108道菜之一。
张扬笑道:“没问题,要多细?”
顾养养知道这帮厨子对他们不服气,自然产生了要露一手给他们看看,好好震震这帮人的打算,别看厨房不大,要想在这里游刃有余,也需要别人的配合,想要别人配合你,你就得证明真有本事,要让别人心服口服。
很快就把厨房里的几名学徒给吸引过来了,但见刀影霍霍,这厮切土豆丝的本事直追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