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9章 使命感

常海龙道:“总觉着你笑得不怀好意。”
程焱东道:“我现在是戴罪之身,不方便说话,再说了言多必失,我还是少说为妙。”
乔老关切道:“怎样?”
常海龙笑道:“我们又商量了一下,还是七一的日子好。”
张扬道:“以后你要小心啊,不要让老人家担心。”
常海心道:“要不要一起去接待一下?”
常海天道:“女孩子的心理很难把握,我们虽然是当哥哥的,可有些话也不方便说,有机会还是让爸妈劝劝她吧,我看海心并不适合留在滨海工作。”
张扬帮着乔梦娱揉捏了两下,笑道:“不妨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常海心笑道:“马上又有喜酒喝了。”
张扬道:“我都没跟你说,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乔梦娱并没有想到爷爷会突然来到滨海,当爷爷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乔梦娱不禁鼻子有些发酸。
两人谈笑着并肩走出了会议室,在走廊里遇到了常海心。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傅长征道:“没什么要紧事,各项工作都在计划中顺利推进,对了有个美国经贸代表团跟市里联系,说后天要过来考察,指名道姓的要让张书记亲自接待。”
张扬应了一声,这次回来,项诚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好了许多,看来薛老去世这件事对他的打击不小。
回到奥迪车内,等了一会儿,才看到张大官人衣冠楚楚,胜似闲庭信步的走了出来,来到常海心车内,张大官人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常海心道:“受不了你,你找别人吧。”
傅长征笑道:“心灵感应。”
傅长征道:“我的职责就是为领导服务。”
张扬道:“您老所说的是针对真正想做事的人,对于想在官场上混碗饭吃的,别说三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并不在少数。”
张扬道:“怎么了?你好像有点心有不甘的样子?”
程焱东道:“他不在,可是我知道省厅还有一个工作组留在这里,仍然在继续调查丁氏兄弟的事情。”
常海心啐道:“谁是你二舅子。”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他们不是调查完了吗?怎么又要调查?
程焱东道:“真的,张书记,你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智者,但是,你的的确确是一个智者,一个哲学家,一个思想家。”
常海天道:“海心,眼看家里就剩你一个了,你也得抓紧了。”
常海心走出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换回了她原来的衣服,张扬为她新买的那条长裙需要好好洗一洗了。
程焱东道:“最近上头对我们干涩的很厉害,省厅的工作组一直都没有离开。”
张扬道:“你是让我去谈?”
张扬笑道:“恭喜恭喜,到时候我封个大红包给你们。”
常海心道:“你随便起来不是人!”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进入别墅之前,负责乔老安全的警卫人员,还是对张扬进行了例行检查。和图书
乔老道:“梦娱岚到脚了。”
常海龙道:“你笑什么?”
张扬道:“我怎么就不能笑了?”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来到张扬的套间内,想要关上房门,张扬道:“我的人品你还信不过?”
“当然信不过!”
“有什么可蹊跷的?梁修武不是已经承认殴打董正阳了吗?”
傅长征道:“只是下达了一个通知,具体来干什么,我也不清楚。”
乔老微笑道:“改革并不单单是经济层面,也包括政治体制,任何变革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就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和完善,有件事你无法否认,我们的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好,我们的法律正在逐步的完善,年轻人,看世界的时候要多点阳光。”
张扬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文浩南还在北港?”
乔老招呼张扬坐了下来,老人家看来很开心,他笑道:“张扬啊,我帮梦娱请个假,她答应这几天陪我到处看看,然后我们再去江城那边玩。”
张扬笑道:“我一直都建议梦娱要多多休息,最近她整天忙于工作,实在是太紧张了。”
常海心跟他一起回到办公室内,张扬道:“今儿从京城一路赶回来,风尘仆仆的,晚上见我二舅子,我得穿得稍微整齐一点。”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笑道:“张书记,最近我们都在等着您回来呢,滨海的改革开放事业需要您这位带头人啊!”自从张扬在滨海树立起绝对领导地位后,董玉武对他的奉承和吹捧也变得不加掩饰了。
乔老饶有兴趣道:“为什么这么说?”
常海心道:“你事儿真多,跟女人似的。”
乔老呵呵笑了起来:“我关心你反倒不对了。”
常海龙道:“可张扬和楚嫣然都快结婚了啊。”
张扬道:“什么事情比领导找你还重要。”他到是会活学活用。
张扬道:“什么要紧事啊?”
常海心道:“不去,我还有事儿。”
张扬望着远去的吉普车,向乔老道:“鹏飞将来肯定前途远大。”
薛燕摇头,可是羞涩的表情却已经藏不住这件事的真相。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像女人,咱可是纯爷们,如假包换的纯爷们。
张扬把他叫住,走到一边,低声将乔老来滨海的消息告诉了他,张扬已经安排乔老在海洋花园的别墅入住,虽然乔老随行有保卫人员,为了稳妥起见,张扬还是特地交代程焱东要出动警力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当然有一点要特别注意,一定要穿便衣,不要被乔老发觉,而且这件事要严格保守秘密。
程焱东道:“你们之间交流起来更方便一些。”
常海天有些诧异道:“这么快啊?不是说你们把婚期定在元旦的吗?”
张扬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他走了过去,来到乔梦娱面前蹲下,捧起她的脚看了看,当着爷爷的面,就被他把脚棒在手里,乔http://m•hetushu•com梦娱不禁有些脸红。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傅长征很快就跟了进来。
常海心察觉到了他的意图,红着脸道:“不要在这里……”她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深入体内的灼热,于是她紧紧拥住了张扬,闭上美眸,附在张扬耳边的呼吸随着他的动作变得急促起来:“我想你……”
常海心俏脸绯红,含羞道:“你买这东西干什么?”
傅长征又道:“还有一件事,省纪委工作组最近要来,说是调查一些事情。”
常海龙笑道:“什么话?我们结婚了就不管爹妈了?你少拿我们当挡箭牌,张扬,你是上级领导,也应该关心一下下属的个人问题,遇到合适的给海心介绍一个。”
程焱东道:“我想跟你谈谈董正阳的事情。”
常海心道:“我啊,是个不婚主义者,你们都结婚了,爹妈谁来照顾?”
张扬笑了笑道:“今天不是什么正式会议,就是跟大伙儿聊聊。”
“怎么可能?”张大官人的手搂住常海心的纤腰,将她压在墙上,另外一只手撩起她的长裙,身体挤压在常海心已经潮湿的地方。
常海心笑盈盈看了他一眼道:“张书记好,程局长好。”
乔鹏飞在江城出口独自驱车而去,乔老只是向他挥了挥手,并没有做太多的告别,该交代的话早就交代过了,儿孙们都已长大,到了自己振翅高飞的时候,乔老明白,以后的路要靠他们自己走,他老了,不可能为每一个儿孙,都安排好他们的未来之路。
常海龙道:“不要你的红包,我新房的装修是中式风格,你帮我写几幅字就行了。
虽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崇尚物质,可是多数女人都容易被物质打动,因为她们从这微小的细节中看到了关爱,常海心主动搂住张扬的脖子:“我还以为,你都把我给忘了。”
张扬笑道:“嗬,搞了半天是我耽误了你的要紧事。”
张大官人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得,你赶紧给我打住,再给我上眼药水,我肯定要晕了。”
常海天道:“这倒是不担心,只担心你眼光太高。”
张扬笑道:“你这话不是讽刺我的吧?”
张大官人道:“得,听起来蛮熔得慌,长征啊,最近一段时间市里怎么样?”
常海心飞速换好了那条湖绿色的长裙,拉开房门,在张扬眼前转了一个圈儿,张大官人笑眯眯道“真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张扬道:“怕什么?我这儿又没人敢随便进来。”
常海心道:“张书记正事儿都忙不完,哪顾得上这种小事呢,你们啊就别为妹妹操心了,真担心你们妹妹嫁不出去啊!”
乔梦嫣坐在那里,脚翘在一张小板凳上,她摆了摆手道:“没事儿,这会儿已经不疼了。”
程焱东笑道:“张书记,我对你是心服口服,无论怎样你都有道理,哪怕是我心情再不好,一跟你说话和图书,这心里顿时就豁然开朗了。”
乔老幽默的回应道:“我也那么认为!”
张大官人笑眯眯站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心里热乎乎的,他是个很容易被亲情感动的人,张大官人悄悄走开了,他不想打扰爷孙两人的谈话。
张大官人道:“海龙,薛燕,你们俩是不是奉子成婚啊!”一句话把薛燕臊得满脸通红,果然让张扬给说中了,薛燕怀孕了,等不到元旦了,真要是等到那时候,恐怕肚子就大了。
张大官人笑道:“还没过瘾,今晚上咱俩是不是再加个班?”
张扬笑道:“切,哪那么多废话。”
张大官人装腔作势的嗯嗯啊啊,心说我就是你便宜妹夫啊,你丫让我给海心介绍对象,太扯了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关于乔梦娱身世的流言早已广为传播,乔梦娱也有耳闻,她不知这件事究竟是怎样传播开来的,不过她也没有去寻根刨底的念头,乔梦嫣认为,这件事会让她和乔家越走越远,至少她不知以后该如何去面对乔家人。
程焱东道:“我们虽然脱开了关系,可是这件事我总觉得还是有点蹊跷。”
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二哥和薛燕今天晚上过来,说有重要事情跟我商量。”
常海天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她迟迟不谈恋爱是为了什么?又为了什么从岚山到东江,又跟着来到了滨海?”
张扬道:“成,你要什么我写什么。”二舅子结婚,答应的当然要痛快。
乔老道:“有句老话,叫富不过三代,政治上的延续更是少见。现今的时代是一个民主的时代,除非你有真才实学,否则无论你拥有怎样的背景和资源,你都不可能在政治上一路坦途。”
张扬道:“我对选衣服是个外行,不过当时看到就感觉特别适合你,你试试看。”
张扬笑道:“去我办公室说话。”
一旁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也跟着附和道:“张书记,您了解的最新政策给大伙儿说说。”
程焱东道:“我觉得我们和上头的沟通存在问题,是不是找个机会和荣厅好好谈谈。”
程焱东道:“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你能当市委书记,为什么你能领导我,因为你看人生,看问题比我透彻。”
张扬来到客厅内,乔老正陪着乔梦娱坐在沙发上,乔老起身道:“怎么这么久才来?”
张扬道:“一个成大事的人,首先要有使命感,鹏飞有很强的使命感。”
会议开得很短,其实张扬就是利用这个和会和所有常委都打个照面,常委会上公安局长程焱东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言,张扬在会议后专门把程焱东给留了下来。有些好奇道:“焱东,你今儿怎么不说话啊?”
张扬笑道:“海心,这么着急去哪儿?、啊?”
乔梦嫣叫了声爷爷,就冲过去扑入乔老的怀中,乔老轻轻拍打着她肩头,柔声道:“乖,见到你我就放心了。”千言万语和_图_书只化成了这一句话。
张扬笑了笑道:“得,等我忙完这两天,抽空找他联系一下。”他拍了拍程焱东的肩膀道:“焱东,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别总是放不开,咱们毕竟要不停往前走,有事儿不怕,犯错也不怕,谁让咱们年轻,有的是大把时间去改正。”
张扬怒道:“他们这么干根本是对我们的不信任。”
常海心怯怯道:“在这里啊?”
乔老很欣慰自己的子孙中能有这样的人在,无论乔鹏飞能够走到哪一步,最重要的是他有上进心,这种上进心就是张扬所谓的使命感,他想要维护家族的荣誉,他终于懂得了责任这两个字的份量。
常海龙和薛燕一起过来,是为了探望哥哥和妹妹,当然两人顺便也通知他们一件事,就是两人决定今年七一要结婚了。
张扬点了点头。
他微笑站在那里,仿佛从未离开过,时间不是距离,空间不是距离,绝对隔不开他们之间的亲情,就算没有那份血脉相连的关系,但是亲情还在,他相信孙女的心中也是一样。
常海心啐道:“流氓,一回来就想着这事儿。”
张扬看到时间还早,让傅长征去通知几个市委常委开会。
程焱东笑道:“不能这么说,我再要紧的事情也不如领导开会重要。”
常海心瞄了张扬一眼。
张扬笑道:“什么话,你当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滨海市的几位常委都来到了会议室,张扬微笑道:“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就是想跟大家打声招呼,我回来了。”
常海龙尴尬道:“张扬啊张扬,你丫就是一张破嘴。”
张扬笑道:“外地来了一个朋友。”
乔老笑着摇了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明白张扬所说的使命感是什么意思,他也了解自己的孙子,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乔家接连遭遇麻烦,虽然不至于动了乔家的根基,但是乔家的声望已经大不如前,乔鹏飞决定进入仕途,正是在这种大前提下,他看到了乔家政治地位的不断下滑,他想要重振家族的辉煌。
乔梦娱道:“我早就说没事,可爷爷还是坚持把你叫来了,真是小题大做。”
张扬当晚并没有陪乔老吃饭,乔老需要一个空间,他要和孙女好好谈谈。
张扬走后不久,常家兄妹也结束了晚餐,常海心独自返回住处,常海天兄弟两人一路,返程的路上,常海龙道:“哥,你有没有觉得海心看张扬的眼光有些不对啊。”
张扬道:“这帮人来了准没好事。”
张扬道:“好啊!我回去换身衣服。”
张扬道:“他的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
张扬笑道:“你来的倒是及时。”
张扬去里面套件换了身休闲运动装,常海心在外面等着他,不多时看到张扬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还拿了一条长裙出来,原来是他抽空在京城给她买得:“试试看!“
乔老虽然不在乎这些事情,但是身和_图_书边的警卫人员仍然对安全工作不敢有丝毫懈怠。
张扬马上就猜到是莎拉率领的纽约州经贸代表团,他笑道:“是我的老朋友了,我在京城遇到了萨德门托,他听说我在滨海当市委书记,所以就介绍了经贸团给我,本来经贸团是去南锡、岚山一带考察的,既然要过来,咱们做好接待工作就是。”
乔老的笑容宽厚而慈祥,无论他听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他对孙女的感情从未有过丝毫的改变。
常海天替他俩解围道:“结婚是奸事儿,赶紧回去跟双方家长都说一声,还有一个月就到日子了,从现在就应该准备了。”
常海心格格笑着,挽住薛燕的手臂道:“真的?”
乔老的到来是她没有想到的,当她看到爷爷温暖慈祥的笑容,心中的犹豫和惶恐顿时全都释然了,她知道,爷爷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疏远自己,放弃自己。
张扬道:“哪有什么最新政策,你们以为我党的改革开放大政方针说变就变啊?大家伙脚踏实地的搞好工作,我党的政策一如既往的稳定。”
程焱东笑道:“你们聊,我还得赶紧回局里办点要紧事儿。”
程焱东走后,张扬和常海心的目光接触在一起,顿时变得暖昧了起来,常海心小声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一句话把对张扬的想念和埋怨全都表达了出来。
张扬道:“海龙要来啊!”
张扬此时接到了乔老的电话,却是乔梦娱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把脚给岚了,乔老让他赶紧回去帮她治疗一下。张大官人笑着答应下来,他向常家兄妹告辞。
张大官人道:“我一直都是阳光灿烂!”
张扬来到海洋花园,看到程焱东的车就停在乔老所住别墅的隔壁,原来程焱东接到张扬的命令后,马上安排人对海洋花园周边实施了严密的安防措施,张扬抬起头,看到程焱东站在二楼别墅的平台上,张扬微笑示意,并没有停留,快步走入乔老所住的别墅中。
程焱东抱怨道:“本来说好了要给局里的几位主要领导开会,您这边一开会,我那边可不就泡汤了嘛。”
傅长征道:“我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回头我就把这件事给定下来。”
张扬道:“我可没那么伟大,不过啊,我时常这么想,人一辈子不过短短百年,什么可怕?死最可怕,可想开了,死无非是早晚的问题,真正想透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好怕,还有什么过不去的沟沟坎坎?”
程焱东道:“现在省里一把手将整件案子都揽了过去,梁修武也被他们带走了。”
张大官人眼皮翻了翻,忽然咧嘴笑 了起来。
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电话是北港市委书记项诚打来的,他询问张扬回来了没有,得悉张扬已经回到滨海,项诚道:“张扬,你明天上午来市里开个会,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市长许双奇道:“张书记,您去京城带来了什么指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