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2章 意外事故

这么大,下面能见度很低,消防队员本来尝试从悬崖爬下去,可是没能成功。”此时对讲机响了起来,却是派去绕行进入悬崖底部搜索的队伍遇到了麻烦,通往谷底的桥梁被山洪冲断了。他们无法继续前行。
乔鹏飞道:“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刘厅长苏醒之后再调查,不过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昨晚刘厅长所乘坐的轿车应该和另外一辆车相撞,所以才发生了失控,冲下了山崖。”
张扬道:“我个人的猜测罢了。”
张扬看到吴明的表情并不像是作伪,他皱了皱眉头。
张大官人面露尴尬之色,他的心思即便以乔老的睿智也难以明白。
乔老点了点头道:“看破却放不下,这世上的多数人都是如此。”
乔梦媛道:“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就因为很少有人知道,你若是告诉我,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宋怀明叹了口气,显然刘艳红是这起事故中的唯一幸存者。
吗?”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却无人应声。
杜天野道:“宋书记,您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张扬在一个多小时前也爬下了悬崖,去寻找刘厅长的下落。”
左拥军道:“已经让春阳县人民医院准备好了手术室,赶到后就可以展开手术。”
张扬道:“刘厅从事纪委工作多年,只怕得罪了不少人。”
张扬没说话,心中默默揣摩着乔老的意思。
省委书记宋怀明来到担架前,亲自护送担架进入救护车。
听到爷爷这句话,乔梦媛俏脸微微一红。不知老人家为什么要把自己也给算上?
张扬道:“有没有找到那辆车?”
乔老笑道:“你不好回答就不说,听我说就好。”
刘艳红的身躯在不断颤抖着,仿若风中凋零的花朵,随时都可能被风雨吹打得七零八落,张扬低声道:“嗨,刘姐,你还好吗?”
张扬低声道:“很难说这是一次意外。”
吴明有些错愕地望着张扬:“张扬,你什么意思?我根本就不知道艳红同志要来荆山的事情。”
随着刘艳红的脱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次的车祸造成了两死一伤,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场车祸是人为造成的,所有人开始考虑这场车祸究竟是不是一个阴谋。
无法进行,本来我们安排了营救人员从山下绕行,可是桥梁也被山洪冲垮。”
刘艳红的意识渐渐清醒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虚弱道:“宋书记……”
张扬打电话问候的时候,乔老让他过来一趟。
刘艳红居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轻声道:“别胡说八道,我是去办公事。”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
乔老道:“等你有一天为人父母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如有可能,总是尽可能帮着儿女做点事,想扶着他们走一程,可是最终你又会发现,放手越晚,对他就越是一种伤害,可就算你能够做到放手,心里却放不下这份牵挂。”
张扬悄悄将于子良叫到一边。将自己所了解到刘艳红的伤情告诉了他。在手术上,张扬帮不上太大的忙,他对于子良的医术非常信任。
乔梦媛在门前等着他。接过他手里的雨伞,递给他一条毛巾。
刘艳红发生事故的地方在清台山黑山子乡,张扬对这里极为熟悉,来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六点多钟,天色已经放亮,雨却没有减小的趋势,现场已经被临时封闭了起来,张扬的车辆被警察拦住,他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乔鹏飞,他呼喊着乔鹏飞的名字。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试试!”
杜天野和乔鹏飞都知道张扬的身手出众,不过在这么大雨的前提下爬下山崖。也要冒着相当的风险。
张扬道:“乔老和梦媛今天要到春阳来,他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张扬道:“我从悬崖上爬下去,既然刘厅长能够给宋书记打电话,证明她仍然活着,越早找到她,生存的希望就越大,不能耽搁了。”
张扬擦了擦身上的雨水,乐呵呵走向乔老道:“乔老,今天玩的怎么样?”
荆山市委书记吴明也在闻讯后专程赶来,听说刘艳红目前还在急救之中,吴明也是一脸的悲怆,他愤愤然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张扬向龚奇伟笑了笑,起身走到一旁接通了电话。
当晚宴会之后,莎拉让张扬带他去市里玩玩,张大官人有点http://m.hetushu.com害怕她的热情,找了个借口,把莎拉交给傅长征伺候,自己则驱车返回了滨海。
杜天野道:“依你看,刘厅长有没有生命危险?”
张大官人对乔梦媛的这句话深感认同,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和别人相比,他的秘密应该更多一些,
乔老道:“最近她受到的打击不少,我担心她会精神崩溃,可是这次来到滨海,见到她,我又放心了,梦媛看起来似乎比我想象中坚强,可我也看出,她之所以能够承受这么多的风雨,是因为你的缘故。”
“什么意思?”
刘艳红苏醒过来,她睁开双目,眼前的景物从朦胧渐渐变得清晰,她看到一双关切的眼睛,这眼睛像极了省委书记宋怀明,刘艳红道:“怀明……”人在重伤后,思维会变得简单,没有更多的力气去想太多,换成平时刘艳红绝不会这样称呼宋怀明,而且是在她无法确定眼前究竟是不是宋怀明本人的前提下。
杜天野道:“可是……”
乔老示意张扬关上房门,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张扬,张扬接过去一看,这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乔老一身军装,抱着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从眉眼中能够辨认出这小丫头就是乔梦媛。
老天爷似乎偏要给张大官人的营救行动制造障碍,雨越下越大,张扬还没有从悬崖上滑下,上方就有松脱的山石落了下来,张扬一手握住绳索,一掌将山石劈开。乔鹏飞赶紧走过来,将自己的安全帽给张扬扣在头上。
乔老笑道:“我和梦媛可从来没把你当成外人。”
乔梦媛笑道:“本来想安排的,可是他又想下午去春阳,没想到离开白岛之后就下起雨来,所以我们临时取消了行程,在滨海多呆一夜。明天一早再走。”
刘艳红啐道:“多嘴,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杜天野道:“那岂不是很麻烦?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张扬道:“命肯定是保住了,但是会不会瘫痪很难说。”
感。”他望着张扬道:“我不瞒你,我很欣赏你,欣赏你的勇于担当的胆色,一度我也幻想过你和梦媛能够走到一起。”
张扬知道于子良有事情要跟自己商量。
张扬笑了笑,过去乔梦媛对待许嘉勇情根深种,如果不是许嘉勇一次一次的伤害了她,或许他们早已成为伉俪。
沙普源道:“宋书记,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当时和刘厅长一起在车里的有两个人,车身在坠落的过程中分成了两部分,司机和前半部分一起坠落到了谷底,发生了爆炸。目前救援队找到了那部分的残骸,尸体已经找到了。”
宋怀明看到刘艳红还认识自己,心中顿感欣慰,看来刘艳红的失忆状况并不严重,道:“好好休息,大家都很关心你,对了,吴明同志也专程从荆山赶过来。”
确信刘艳红没有生命危险之后,宋怀明当天下午就要返回东江,临行之前,他专门把张扬叫到自己身边,低声道:“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张扬道:“一切要等她的外伤恢复再说,这种物理性的损伤非常难治,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杜天野咬了咬嘴唇道:“好,鹏飞,让人准备绳子。”
乔老道:“后来我知道你已经有了未婚妻,这世上常常会出现有缘无分的事情。我也希望梦媛能够找到一份属于她自己的感情,但是我又发现她似乎很难再接受别人。”
乔老微笑道:“人生真的很奇怪,有人把钱看得很重要,有人把权看得很重要,有人把感情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可是真正等老了,你会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过去你认为重要的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乔老道:“还好,一整天都没见你人影,我还以为你故意躲着我呢。”
时隔数年之后,张扬再次踏入了春阳县人民医院的大门。县人民医院方面专门为他们准备了休息室,这些领导们因为亲临现场指挥,身上的衣物大都已经沾湿,乔鹏飞专门安排人去准备了一些衣服提供给领导们换上,虽然是一件小事,从中却能够看出乔鹏飞考虑事情是非常周全的。
杜天野大声道:“多加小心!”
张扬道:“另外一个也死了,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
宋怀明望着身受重伤陷入昏迷的刘艳红,心疼地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和*图*书:“情况怎么样?”
张大官人车上就有替换的衣服。换好衣服出来,刚巧遇到了杜天野,杜天野道:“宋书记去手术室等着了。”
刘艳红道:“考虑的怎么样了?”
乔老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责任
张扬道:“车辆撞击?”
张扬内心一怔,乔老分明在暗示他,要他不要伤害乔梦媛,张扬低声道:“我明白了!”
“放心吧!”
张扬听到她要去荆山,马上想起了荆山市委书记吴明,张扬笑道:“去见吴书记啊!”
因为下雨的缘故,从滨海到春阳整整花费了三个半小时,途中张扬打电话联系了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杜天野也知道了这件事,目前已经身在汽车出事的现场正在组织营救。
乔鹏飞和杜天野同时望向他。
刘艳红道:“先别这么急做出决定,我要去荆山办点事儿,等我回来后,你再给我答复。”
张扬望着乔老,已经知道他想委托自己什么事情,他点了点头。
乔老道:“过去我的这些儿孙中,最让我放心的就是梦媛,这孩子懂事孝顺,从来不给家里招惹麻烦,但是她的性情却又最为执着,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乔鹏飞并不知道张扬会过来,他向张扬道:“雨太大,前方的道路发生了
宋怀明道:“张扬,哪怕是有一线希望,也要救她!”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马上出发!”
乔老却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世上真正能伤害到自己的都是自己在乎的人,你若不在乎,又怎么会受到伤
对,我也不喜欢,因为我看出姓许的小子动机不纯,可是我又无法改变她,只能顺其自然,后来他们的分手着实让我松了口气。”
“没有,只是在现场找到了一些保险杠的碎片,证明不了什么。应该是那辆车肇事后,趁着天黑雨大,逃逸了。”
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穿着雨衣站在高处,他明显有些焦急了,从知道出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失事车辆。
江城市最精锐的医疗小组已经迎了上去,为首的是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左拥军。医学专家于子良也应邀专门前来。协助张扬将刘艳红抬上了担架。
他们来到手术室外,看到宋怀明正站在窗前,凝望着窗外陷入沉思,没有人去主动打扰他。
杜天野将对讲机拿到嘴边:“张扬,现场情况怎么样?”
杜天野道:“雨太大,多处山体出现了坍塌,环境恶劣,直升飞机的搜救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张扬顾不上向任何人解释,他开着自己的坐地虎驶入瓢泼的夜雨之中。
宋怀明和张扬在这一点上的看法相同,他们都认为刘艳红的这次事故并非是意外,而是一场刻意谋杀。
乔梦媛道:“上午我陪爷爷去了白岛。”
张扬没说话。
乔梦媛将张扬送出门外,张扬从她手里接过雨伞,临行前忽然问道:“你想不想知道你爷爷跟我说了些什么?”
张大官人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他小心地靠近那部分汽车,看到从车身缝隙中不断滴出的血水,一条手臂耷拉在虚空之中,张扬攀援在树枝上,顺着手臂找到了一张血肉模糊的面孔,从短发上辨认出这是一个男
张大官人打了个激灵,瞬间睡意全无,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宋书记,我马上去……”
杜天野忍不住骂道:“混账!”
乔老微笑道:“其实每个人都做不到绝对的公平,在我的儿孙中,我最偏爱的就是梦媛。”
绳索并不够长,放下百米已到尽头,可是悬崖却仍然没有到底,张大官人目力虽然很强,可是谷中都是雨雾,根本看不清是否有人在,他将绳索系在一棵长在山崖间的松树上,贴身沿着湿滑的崖壁继续向下,一边小心下行,一边大声叫道:“下面有人
刘艳红道:“对了,我跟你说的事情,你不要对其他人说。”
乔老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最近我们家发生了一些事,你应该有所耳
张扬道:“杜书记。你怎么知道刘书记的车从悬崖上掉下去了?”
张扬在乔老的身边坐下,解释道:“我刚刚回来,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而且还有很多会等着开,您老千万不要见怪。”
宋怀明点了点头。
到了重伤,也考虑到众目睽睽之下,毕竟不适合表现的太过骇人,还是收敛一些的好。
宋怀明此时已经身处在他的座驾内,秘m.hetushu.com书钟培元低声道:“现在就走吗?”
张大官人准备好。带上了急救包,以他的轻功根本不需要什么绳子的保护。但是考虑到山下的刘艳红可能受
乔老那边虽然没有指定让他相陪,可是身为地主,每天都是需要问候的。
宋怀明来到现场的时候,张扬已经下去了一个多小时,省委书记亲临现场并没有声张。杜天野将宋怀明请到帐篷内,宋怀明焦急道:“怎样?有没有找到艳红同志?”
宋怀明得知刘艳红仍然活着的时候方才稍稍松了口气,他对张扬还是拥有信心的,只要张扬能够找到刘艳红,就一定能够保住她的生命。宋怀明曾经亲眼见证过张扬让岳父楚镇南死而复生的奇迹,相信有张扬在,这种奇迹还会出现。
这段距离花费了张扬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当张扬背负着刘艳红出现在山崖上时,等候在这里的人群发出一阵欢呼。
刘艳红在这样的状况下,她的意识居然还能保持清醒。气若游丝道:“嗨……真巧……”
宋怀明道:“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消息?”
张扬道:“先治疗外伤再说,等于博士他们做完手术,我再想办法为她进行后续治疗。”
张扬道:“得,我是好心没好报。”
刘艳红笑着挂上了电话。
张扬此时双手抓着岩石的缝隙,他已经看清了下方的车辆,确切地说,只是车辆的一部分,车辆在坠落的过程中一分为二,张扬看到的是车辆的后半部分,突出崖壁的松树挡住了它,雨仍然没有停歇的迹象,落在车身铁皮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
张扬道:“说句真心话,吴书记的人品可不怎么样,您可小心上当受骗啊!”
乔老又道:“我这次专程来滨海一趟,你也明白我是为了什么。”
乔老道:“张扬,你跟我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张扬道:“您老说得是责任感。”
于子良又跟张扬打了个招呼,让他跟着自己来办公室一趟。
宋怀明道:“艳红同志在前往荆山的路上出了交通事故,汽车失控落入了清台山的悬崖,目前正在抢救,尚且不知道是否有人员伤亡。”
刘艳红道:“帮我谢谢大家!”
“多久?”
张扬笑道:“看得出来!”
乔鹏飞转身看到张扬,赶紧走过来把他带了进去。
通过对讲机,张扬向上方等待的人们通报了刘艳红的情况。
乔鹏飞摇了摇头道:“我刚才给他们打过电话了,让他们暂时不要过来了,出了这种事情,我根本没办法离开。”
张扬笑道:“我倒是想跟着您,可又怕打扰了你们祖孙俩的二人世界,我毕竟是个外人。”
来到办公室后,于子良将刘艳红的几张CT片插入灯箱上,指着片子道:“她的胸椎腰椎都有骨折,而且严重压迫到她的脊神经,骨折虽然可以处理,但是脊髓的损伤我们无能为力……”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即便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神经外科医生也无能为力。我可以断言,除非出现奇迹,她的后半生都将在轮椅上渡过。”于子良望着张扬,他对张扬一直寄予厚望,他相信只有张扬拥有这样的能力,虽然他对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也无法理解,但是他仍然坚信张扬可以制造奇迹。
于子良道:“时间拖得太久,而且她伤得太重。”
杜天野道:“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有车辆从紧十八盘冲下了悬崖,昨天晚上宋书记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刘厅长出了事情,汽车在清台山落下了悬崖,苏醒后给他打了电话。我组织人员连夜在这一带的山路上进行排查。两小时前,在这儿发现了车辆撞击的痕迹。”
张扬道:“我会尽我所能避免她受到伤害。”
杜天野道:“宋书记,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刘厅长所乘坐的汽车在坠崖前应该发生了一场事故,现场留下的痕迹显示还有另外一辆车。”
不多时看到于子良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来到宋怀明面前向他汇报道:“宋书记,刘厅长的性命是保住了,不过,她身体骨折情况很严重,预后还很难说。而且她在坠崖的过程中头部受到了撞击,可能会造成部分失忆。”
张扬道:“身体多处骨折。而且有内脏损伤。”
宋怀明的眼眶有些发热,他坚毅的面庞紧绷着,他绝不可以在人前落泪,无论结果怎样,他都必须要承受,宋怀明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
m•hetushu•com今天乔梦媛陪着乔老在北港范围内转了转。以乔老的智慧。很快就觉察到了那些对他进行暗中保护的便衣警察。本来当天下午准备前往春阳,可是三点多的时候下起了暴雨,乔老打消了冒雨前往的念头。当晚又回到海洋花园入住。
张扬道:“别可是了,如果刘厅长在这里出了事情,你们两个都得承担连带责任!”
“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这句话他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宋怀明抿了抿嘴唇道:“但愿所有人平安无事。”说这句话的时候,宋怀明却清醒的意识到车内的人员只怕凶多吉少了,刘艳红微弱的声音仍然回荡在他的耳边,想起昨晚刘艳红极其虚弱地呼唤他的名字,宋怀明的内心刀绞般疼痛,在死亡面前,刘艳红唯一想起的人是自己,他仍然记得刘艳红用尽最后的气力说出的那句话:“怀明……我爱你……”
张扬道:“没有安排爷爷在白岛住一夜?”
张扬就在乔老隔壁的别墅,打着雨伞走了过来。
乔老道:“可现在,她却成为我最担心的一个,我担心她会受到伤害。”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有……”他并不想自己和刘艳红见面的事情被别人知道。
张扬心中凉了半截,他现在下行的深度已经超过了一百米,想当初楚嫣然是幸运被松树拦住,否则早已摔得粉身碎骨,如果刘艳红乘坐的汽车真的从山崖上冲了下来,车内人员只怕凶多吉少了,不过刘艳红打给宋怀明的那个电话是在出事之后,从宋怀明接到电话到现在也有四个多小时了,就算刘艳红侥幸在车祸中活命,很难说她能够撑到现在。
张扬道:“什么?”
乔鹏飞陪着张扬来到他的身边,大声道:“杜书记,张扬来了。”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绝对是共产党员的典范,打死都不说。”
张扬道:“宋叔叔,我和多数人的看法一样,这起事故绝不是一场意外。”
张扬道:“我正准备过去……”
人,他早已停止了呼吸。
宋怀明笑着点了点头:“你醒了!”
张扬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根据他的初步判断,刘艳红身上有多处骨折,而且她的左腹还有两处贯通伤,这个坚强的女人不知是怎样撑到现在的。
当晚的宴会,北港市方面极为重视,市委书记项诚亲临现场,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张扬对他的评价是索然无味。比政府一招的饭菜还要平淡。
张扬道:“这方面我倒有不同的看法,梦媛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宋怀明的声音明显带着惊慌不安,失去了往日的镇定,他的声音低沉道:“张扬,你马上去春阳一趟。"
乔老道:“后辈感情上的事情我管不了了,可是我只是担心她会受欺负,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杜天野道:“从现场散落的零件上来看,应该是发生了一场事故,可是雨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张扬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他皱了皱眉头,拿起电话看了看,却发现号码属于省委书记宋怀明。
张扬道:“其实您老不必太过担心。”
宋怀明转过身来:“大家都静一静,这里是医院!”
山上的雨水汇集在一起,从悬崖上奔流直下,临时形成了一条瀑布,张扬辨认出这山崖正是他当年营救楚嫣然的那个,一晃五年过去了,想不到他又会来到崖下救人。
手术室门前的灯光此时熄灭了,他们赶紧迎了上去。
龚奇伟道:“你打算怎么安排经贸团的行程?”
救护车内,护士马上进行急救输液,采血配型。刘艳红大量失血,首要面临的是输血。
宋怀明和张扬一起离开了救护车。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春阳县县委书记沙普源、县委副书记乔鹏飞全都围拢了过来,杜天野道:“宋书记,您也辛苦这么久了,先去春阳县休息一下,等候手术结果。”
张扬道:“先让他们在北港考察一下,明天下午去滨海,保税区建设刚刚开始,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其实无论北港还是滨海,只要他们愿意投资,都是一件好事。”
张扬道:“乔老有什么吩咐?”他看出乔老是有事情要交代自己。
坍塌,抢救车辆过不去。已经派人员绕行了,不过他们到现在仍然没有找到失事的车辆。”
杜天野随身的对讲机中传来了张扬的声音:“我……好像看到汽车了……”
杜天野看到hetushu.com张扬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三人来到一旁临时搭起的帐篷内。
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心说什么神秘的事情,乔老居然还要和自己单独说,连乔梦媛都要回避?他嗯了一声,和乔老一起来到他的房间内。
乔老道:“我都没说,为什么你就答应下来?”
乔鹏飞道:“你是说这起交通事故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
张扬道:“乔老,其实您也没能完全看破,这世上毕竟有太多您在乎的事情。”
“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张扬对刘艳红的伤情也不敢过于乐观。
张扬叹了口气。
刘艳红颤声道:“我……的身体……失去知觉了……”
闻吧。”
乔老摇了摇头道:“过去她和许嘉勇恋爱的时候,家里上上下下全都反
张扬道:“现场调查的结果出来了没有?”
张扬利用急救包中的夹板将刘艳红骨折的地方迅速进行了固定,在为她救治的过程中,张扬发现刘艳红的情况比他预想中还要严重,她的脊椎也出现了两处骨折,断骨已经对她的脊髓造成了损伤,甚至会影响到她以后的肢体功能。张扬取出一颗逆天丹塞入刘艳红的嘴里,这颗丹药可以增强刘艳红的生命力,帮助她继续支撑下去。
张扬道:“没啥可考虑的,您说的那事儿我真没兴趣。”
这世上很少有人会相信他从大隋而来,一个人如果拥有了太多的秘密,那么他就会产生一种孤独感,因为每一个秘密都是一桩心事,压在你的内心深处。
虽然雨声很大,张扬仍然凭借着他超强的耳力听到了细微的呼吸声,这呼吸声来自于车辆内部,因为汽车从高空中坠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车身严重扭曲变形,张扬掀开座椅,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被夹在在座椅下狭窄的空间内,不是刘艳红还有哪个。
宋怀明将对讲机要了过去:“张扬,一定要找到艳红同志……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
事情总是那么凑巧,龚奇伟问起刘艳红的时候,刚巧刘艳红打来了电话。
龚奇伟点了点头,这句话证明张扬的境界的确是提高了。他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听说纪委监察厅刘厅长正在北港,你有没有见过她?”
乔老微笑道:“知道你忙,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今天梦媛陪我到处转了转。想不到北港还有那么美的景色。”
于子良经过初步检查后道:“可能合并多处脏器破裂,必须要马上进行手术。”
张扬笑了笑,向两人竖了竖拇指,然后拉着绳索向山崖下滑去。
一路之上,张扬反反复复都在想着白天和刘艳红见面的情景,想不到人生如此变化无常,白天还好好的,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宋怀明道:“车里还有其他同志吗?”
张扬向乔鹏飞使了个眼色,乔鹏飞和他一起来到走廊的尽头,乔鹏飞道:“有事?”
张扬道:“我检查过头她的伤情,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如果以后能够恢复行走功能已经万幸了,不过她的治疗肯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宋怀明道:“一定要抓紧时间。”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我接到艳红同志的电话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时,时间过去的越久,她面临的危险就越大。”
他有些奇怪,宋怀明很少给他打电话,尤其是在半夜三更的时候,难道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张大官人听得心惊肉跳,乔老这番话等于将乔梦媛对他的情愫点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厮不知该如何回应。
张扬利用车身钢板固定了刘艳红的身体,避免她骨折的部位移动,从一百多米的山崖下,将刘艳红背上山崖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即便张大官人轻功一流,但是他必须要考虑到刘艳红的承受能力,避免给她造成新的伤害。
害?”
即便是性情开朗的张大官人也会有郁闷的时候,压在心底的秘密如同一杯杯的苦酒,只能他自己去慢慢体味。
于子良点了点头。
杜天野微微一怔,张扬道:“她的脊椎多处骨折,从出事到获救间隔时间太久,脊髓神经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损伤。”
张扬看到她的惨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出来了:“放心,你不会有事,我绝不会让你出事……”张扬首先点中她的穴道,帮她止血,然后将挤压着刘艳红的车身向周围推开。
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如果不是你邀请她去荆山,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张扬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