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5章 求医

王军强笑着向张扬道:“张书记,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了,今天市委宣传部严副部长来了。”
祁山充满问询地看着他。
柳丹晨对他们市里的庆祝工作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之所以过来也是碍于情面。
武意总算说动了柳丹晨,她们吃饱饭之后,就去柳丹晨所住的房间去个人专访了。
柳丹晨有些诧异,她没想到在这里也有人认识自己。
祁山笑道:“我可不敢,只是就事论事,针对这件事而言。”
武意道:“你把柳丹晨给叫上,我挺喜欢她的。”
声音过后,武意走了进来,张扬没想到她也和严慕云一起来了。
张扬微笑道:“不用把脉,你跟我说的肯定是谎话。”
柳丹晨欣然点头。
张扬坐下笑道:“这天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想不到严部长和京剧界这么熟。”
项诚道:“这事儿你应该找魏厅沟通吧。”
清晨柳丹晨如约来到海滩边,看到了张扬已经在那里等待。她微笑道:“张书记,让您久等了。”
祁山微笑道:“其实人一辈子能够专注于一件事就很不容易了,我喜欢敬业的人。“
张扬笑道:“乐意,乐意,武意,既然来了,一定要多多宣传我们滨海的光辉业绩,别总盯着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柳丹晨笑道:“其实我是吃了人家的嘴软,今天连吃你两顿了,我要是再不帮你说两句好话,良心上过意不去。”
张扬道:“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你喜欢武意了?”
严慕云道:“柳小姐,我们市里在七一前夕有一个大型的演出,你有没有兴趣过来参予一下。”
祁山哈哈笑道:“张书记,你还是那么喜欢乱点鸳鸯谱。”
张大官人目瞪口呆道:“想不到你们俩配合的倒是默契啊,武意,你说话得有良心啊,今晚这顿饭可是我做东。”
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武意走过去和她握了握手道:“你好,我叫武意,目前是北港电视台的记者。”
柳丹晨笑道:“我没多少钱,你要是非得要诊金,不如我唱戏给你听。”
柳丹晨道:“是啊,姑表亲,我妈是他姑姑,不是亲的那种,我妈和他爸爸是堂兄妹。”小妮子编起谎话来也是朗朗上口,搞得跟真的似的,武意居然都让她个蒙住了。
滨海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道:“严部长,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方案,刚才已经给您过目了。”
张扬微笑道:“世界上会打太极拳的只怕有数亿之多,可是真正得到其中真昧的又有几个?我教你的是一种我改良过的拳法,其中有太极,也有空明,我精简了七个招式,形成了一套拳法,你仔细看着。”
张扬喝了口酒道:“真要是能够顺顺利利把婚给离了,也是一件好事,你等了这么多年,总算有机会了。”
严慕云道:“你不知道,我过去就是京剧院出身,只是因为嗓子坏掉了所以才不得不放弃钟爱的京剧事业。她如果不说,在座的人都不知道她还有这段历史。
张扬道:“你还是忘不了林雪娟?”
张扬听到魏龙兴提起董正阳的事情明显有些不耐烦,这件事他认为已经画上了一个句号,干妈罗慧宁也跟中纪委方面打了招呼,这个魏龙兴刚刚来到平海,就提起这件事,难道他还想在董正阳的事情上制造一些文章?张扬道:“董正阳的事情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也专门把当时事情的经过写了一个详细的报告,上缴给中纪委,警方也做过调查,整件事已经没有任何的疑点可言,魏厅如果对这件事还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调出相关的材料。”
柳丹晨笑道:“我还当是什么高深的功法,太极拳我也会。”
张扬道:“你练功的方法只是针对于局部,无法应对全局,也就是说,你的筋骨有些地方锻炼到了,而有些地方没有锻炼到,长期以往,日积月累,就形成了一种不平衡,正是这种积累下来的不平衡改变了你的脊椎结构,我教你的这套拳法,叫太极拳。”
张扬道:“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做好住一个星期的准备,我为你治疗三次,应该就能将腰伤彻底治好。”
张扬道:“无商不奸,指望商人说实话,老母猪都能上树。”
柳丹晨有些忸怩地叫道:“表哥!”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这记者的毛病就是多。
柳丹晨微笑道:“想不到严台长是我的前辈。和-图-书
祁山笑道:“别乱说了,我感觉她对你有意思呢。”
张扬道:“祁山,我听说你和袁孝商生意上的往来比较多。”
武意啐道:“美得你,祁山待会儿要来滨海,晚上咱们还是海岛渔村吧。”
魏龙兴道:“张扬,你不要误会,我提起这件事并没有任何针对你的意思,可能你不知道,我来平海工作之前,在中纪委任职,董正阳家人上告的材料正好由我负责。”
张扬道:“脸部表情会变得不自然,自然流露出的表情和刻意控制的表情是有着根本区别的,就像我们在看电影的时候,即使是再优秀的演员,也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出表演的成分。”
武意道:“柳小姐,要不你给我们唱一段吧。”她也是个没事找事的主儿,和柳丹晨只不过是初次见面,居然提出了如此非分的要求。
我帮你治病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其他人,这件事就是咱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何以见得?”
“表哥?”武意诧异地瞪圆了双眼。
武意有些惋惜道:“这样啊,张扬,你们怎么认识的?”
张大官人笑道:“听起来好像很内行似的。”
柳丹晨道:“张书记其实是我远方的表哥。”
严慕云笑道:“我现在早就远离了京剧界了,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一个忠实的观众,柳小姐的戏我看过两场,你真的是近些年来难得一见的新星,前程不可限量。”
张大官人转身望去,却见柳丹晨上身穿着粉红色的紧身运动衣。下穿灰色七分裤,姣好的身姿展露无遗,暴露在外的手臂和小腿肌肤牛乳般白皙细腻。
张扬道:“那就是否定一切了?”
武意笑道:“一顿饭是远远不够的,至少得十顿八顿的才能小小的收买我一下。”
认识到这一点的不仅仅是张扬,北港市委书记项诚也和他抱有相同的看法。最近几天项诚的心情也非常不好,纪委书记陈岗从项诚的脸色意识到自己来得并不是时候,可他又不能不来,挤出一个笑容道:“项书记!”
祁山道:“不谈感情,人活在世上如果整天想着感情,那该有多累?”
张扬道:“我是怕了你们当记者的了,这张嘴真是想什么说什么,没影的事儿也能编出来,我压根就不知道你会来。”
张扬道:“还要放烟火吗?”
武意道:“是,吃人家的嘴软,所以我当然向着他说话了。”
当晚祁山专程来到了滨海。他的本意是请张扬吃饭,张扬坚持要自己做东,在市委招待所安排了一桌饭。宴请祁山,也顺便给柳丹晨接风洗尘。
张大官人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由得摇头道:“这个武意,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她的职业。”
张扬招呼几个人入座,他笑道:“祁山,其实我们市委招待所的饭菜也不错,你品尝一下,和你的慧源宾馆相比如何?”
柳丹晨笑道:“知道你辛苦,可你不能否认,多数领导从来都不请假吧?你也不能否认,但凡是个领导干部,基本上都是全勤吧?”
武意听到这句话可不乐意了:“祁山你什么话啊,好像很歧视我们女性。”
来到海岛渔村,张扬点了几个菜。柳丹晨很大方地说道:“张书记,你随便点,这顿算我的。”
张大官人心说谁让你陪了?这武意根本就是托词。她八成是兴起了采访柳丹晨的念头。所以说防火防盗防记者,只要你的身上有新闻价值,就能被记者给惦记上了。
柳丹晨也认得严慕云,她有些诧异道:“梁夫人,您在北港工作?”
祁山笑道:“我随口说的一句话,把两位女士都给得罪了。”
张扬笑道:“你当我随便给人治病,不要诊金啊?”
柳丹晨这才意会过来,她笑道:“表哥!”
魏龙兴也察觉到了张扬语气中包含的不满成分,他笑了笑道:“没办法,必须要这样做,推到方能重建!”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小妮子倒是非常的有趣。
武意道:“秀色可餐还是吃不下饭去,光顾着欣赏秀色了,哪还顾得上吃饭?”三人都笑了起来。
魏龙兴道:“张扬,以后的工作中肯定有不少需要你协助的地方。”
张扬笑道:“你到底是记者,刨根问底。”
张扬道:“你就是这个臭毛病,不尊重女性,这一点你要向我多多学习。”
张扬道:“滨海太小,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你m•hetushu.com这个大明星来到我们这里想低调也低调不了。”
此时常务副市长董玉武刚巧也过来吃饭。看到张扬带了一个女孩儿站在海鲜池前面点菜,他本不想打扰他们,可目光和张扬遇到一起。赶紧走了过来,笑道:“张书记,这么巧啊?”
柳丹晨微笑道:“柳丹晨!”
柳丹晨道:“好,就像你是我远房表哥一样,除了咱们两人,谁都不告诉。”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
武意道:“你这人从来都没什么好话,我感觉和她投缘行不行?再说了,晚上你和祁山喝酒,我一个人陪着你们两个,你们不闷,我还闷呢。”
魏龙兴笑了笑,起身告辞。
祁山笑道:“你是秀色可餐。”
柳丹晨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大官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那啥,咱们不谈这个,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这次来滨海是路过呢还是专程过来的?”
祁山微笑道:“听起来有些道理。”
张扬道:“祁山,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如果说谎,即使他掩饰的再好,他的生理上都会产生细微的变化。”
武意性情爽朗,并不在意张扬的调侃,她笑道:“就是打扮给你们两人看得。省得你们待会儿说看到我吃不下饭去。”
张大官人乐呵呵应了一声:“表妹!”
严慕云不禁莞尔道:“烟火要放,可是安全工作要放在第一位,一定不能再有什么闪失,大喜的日子,如果发生了一些意外的插曲,那就乐极生悲了。”
张扬笑道:“我可不敢当你的老师。”他看了看时间道:“我得去上班了,你自己好好练习,三天之后我帮你正骨。”
张扬笑道:“我哪方面不如他?祁山,我发现武意挺护着你的?”
祁山给张扬的感觉很神秘,他总觉得这个人捉摸不透,张扬并不否认,他对祁山是非常欣赏的,祁山为人精明,做事慷慨大方。单纯从友情的角度来说。这个人值得一交,可是祁山的身上总让他感觉充满了太多的秘密。
祁山从不看京剧,自然不认识这位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还以为张扬又换了一位女朋友,通过武意的介绍才知道眼前这位美丽少女居然还那么的有来头。
武意笑道:“真是你啊,你肯定记不起来我是谁了,我在央视见习的时候采访过你,你还记得吗?当时你正在演出盗仙草,我给你写了篇报道,说你是冉冉升起的明日巨星。”
祁山道:“袁孝农的死可不是意外,他去迪厅找刘恬,不知什么原因被人前前后后捅了十三刀,现场的情况太乱,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对了,刘恬已经被找到了,这女人只是哭,否认自己跟袁孝农的死有关。”
祁山淡然笑道:“张书记,外界的风言风语多了,我也听说了一些,说丁家兄弟和袁家兄弟几个全都是走私起家的,因为争夺利益,所以袁家兄弟下手把丁高山兄弟俩干掉了,丁家为了报仇,所以找人干掉了袁孝农。这种事,你以为可信吗?从丁高山兄弟死开始,警方就展开了调查,直到现在也没有查到丁高山兄弟两人走私的证据,说袁家兄弟走私更是可笑,袁孝工就是北港市公安局长,这不等于说他知法犯法,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纪委不对他采取措施?”
张扬道:“严部长对今天的视察情况还满意吗?”
柳丹晨被他的一双眼睛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轻声道:“看什么?没见过?”
祁山微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酒菜无所谓,关键在于和谁一起吃饭。”
柳丹晨笑了起来:“那篇夸张的文章原来是你写的啊!”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大官人也乐不可支,想不到柳丹晨倒是蛮幽默的。
祁山道:“不敢,不过咱们真的很不一样。”
柳丹晨道:“专程过来求医的!”
祁山望着张扬摇了摇头道:“咱们两人的感情观不同,喜欢一个人未必要得到她,只要她能够幸福就已经足够了。”
祁山望着张扬的双目道:“你是说我也有嫌疑喽?”
武意和柳丹晨一起做了,她第一句话就是提问:“你们俩真的是表兄妹?”
陈岗点了点头:“想跟您汇报一下省纪委工作组的事情。”
张扬道:“外伤还需外功治,按摩和针灸要在以后进行。现在必须先将你的筋骨舒展开来。筋络活动开之后,和-图-书才能进行下一步治疗。”
陈岗叹了口气道:“项书记,省里是不是对我们干涉的太多了?”
祁山道:“她跟你对呛,那是想引起你更多的注意,我虽然不是什么情场高手,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还看得出来。”
张大官人咧着嘴得意笑道:“听到没有,听到没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这句话让张大官人非常的不爽,魏龙兴有否定刘艳红工作成绩之嫌,以为他自己很了不起吗?张扬道:“有些事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说话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进来的却不是服务员,而是市委宣传部长王军强。张扬看到是他,心说这厮也没多少眼色,明知道自己不想外人打扰还非得进来。
张扬道:“我尽量帮忙,不过我估计也帮不上太大的忙。”
祁山低声道:“从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她和霍云忠正在闹离婚。”
武意看着张扬,目光马上就落在了柳丹晨的身上,她惊奇道:“你不是柳丹晨吗?”
武意道:“我是跟着过来采访的,怎么着?你还不乐意见到我啊?”
武意还没有来得及为严慕云介绍,严慕云却已经将柳丹晨认了出来,她惊喜道:“柳小姐!”
张扬道:“这样的盛大节日怎么少得了烟火。”
张扬道:“袁孝农应该不是他杀的。”
张大官人迎着东升的旭日站定,慢慢舒展双臂,在沙滩上打起了一路七式太极,张扬所谓的太极,只是利用其名,招式已经神似而形不似了,这套拳法重在舒缓筋骨,对柳丹晨这种自小练功的女孩子来说似乎没什么难度,她看了一遍就打得似模似样了,可是真正想将这套拳练到位却还需要下不少的功夫。
魏龙兴道:“所以我们才决定对北港的事情进行全面调查,将过去的一切推倒重新来过。”
张扬没有说话,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他之所以保持沉默是因为他想听听魏龙兴所说的是怎样一个版本。
张扬道:“今天约你过来,是帮你治疗腰伤,你的腰伤是自小练功落下的,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你练功的方法不正确。所以必须纠正这一点,我教你一套拳法。”
张扬道:“每天都有人死,每天都有意外发生,所以咱们这些活着的人更要珍惜自己的生命。”
张扬笑道:“想不到魏厅还是一个侦破高手。”
严慕云微笑道:“这次总体的原则是,要在欢乐祥和中迎接七一的到来,既要达到我们想要的喜庆效果,又要避免铺张浪费。”
柳丹晨道:“咱不能妄自菲薄啊,有道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别看京城那些干部的级别高,还不如你这个地方官自在。”
祁山和武意一起到来,看得出武意特地打扮了一番,张大官人不禁调侃道:“武意,今天晚上打扮得比中午要精致,女卫悦己者容,你究竟是为了我还是祁山啊。”
魏龙兴道:“董正阳和丁家兄弟归根结底是因为抢地盘而发生的矛盾,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已经具有黑社会犯罪的性质,虽然当年没有找到丁家兄弟挑断董正阳脚筋的证据,可是从董正阳对他们的仇恨来看,这件事绝不是误会。”
武意有些不满地瞪了张扬一眼道:“张书记,我还当你为什么躲着我,原来是有美女要招待啊。”一句话把柳丹晨说得有些脸红。
柳丹晨在武功上的天份还是让张大官人颇为惊艳的,她的悟性不次于安语晨,看一个人在武功上的天份并不是要看她能否在短时间内将招式练熟,而是要看她对于细节的把握,对于每一个动作的理解,柳丹晨很容易就抓住了这套拳法的精髓。
祁山笑道:“那是因为我比你有钱,我比你大方,平时咱们在一起吃饭总是我结账。”
柳丹晨笑道:“话可是你说的!”
张扬凑了过去:“祁山,我觉得武意好像对你有点意思。”
张扬道:“严慕云?”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祁山啊祁山,我就纳了闷了,你这么精明一个人,怎么一谈感情就成了二傻子呢?”
项诚道:“那是因为我们北港的干部不懂得自我约束,现在终于引起了上头的注意,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是有些人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张扬道:“魏厅,您觉得我在这件事上有问题?”
张大官人道:“你挖苦我。”
柳丹晨面露为难之色,她的演出事hetushu•com务都是剧院来安排的,自己从未单独联系过外面的演出,她如实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严慕云。
张扬道:“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柳丹晨莞尔笑道:“我如果不那么说,那个武意肯定还要继续追问下去,我是怕了这帮记者了。”
祁山道:“你们当领导的境界太高,我理解不能。”
张扬本以为魏龙兴会询问和刘艳红有关的问题,但是魏龙兴这次找他却是为了董正阳,魏龙兴询问的是张扬当天在丁氏兄弟葬礼上殴打董正阳的细节。
柳丹晨道:“你真是不简单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市委书记,国内也不多见吧。”
武意道:“拉倒吧啊,在这方面你还不如祁山呢。”
柳丹晨有些为难地看了看张扬,张扬马上替她解围道:“柳丹晨前两天刚刚失声,最近都在休假,医生让她近期不要开嗓,否则还可能会复发。”
张扬道:“商人的嘴巴真是会说。”
武意却格格笑了起来:“张书记,你还嫌那把火不够啊!”
严慕云道:“我今天来是按照市委领导指示,进一步了解各县市宣传工作的进展情况,同时强调一下近期工作的重点,眼看就是七一了,为了迎接香江回归,全国上下都会开展相应的庆祝活动,我们北港也不能落后。”
柳丹晨道:“不是按摩或者针灸吗?”
张扬伸出手去,可是就在他的手指即将搭在祁山脉门上的时候却又缩了回去。
王军强和董玉武全都面露尴尬之色,不知他这会儿提出放烟火是什么意思。
祁山叹了口气道:“女人的心思很难猜,不能用常理去对一个女人做出推论。”
祁山道:“北港真是不太平,丁家兄弟俩才死了没几天,想不到噩运又落在了袁孝农身上。”
张扬哈哈笑道:“那你对我的称呼是不是应该改一改啊。”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武意邀请他们去隔壁坐。柳丹晨虽然觉得有些不合适,可看到武意如此热情,也不好意思拒绝,再加上张扬也点头了,只好跟着他一起来到了隔壁房间。
张扬道:“你看不出她一直都向着你啊!”
魏龙兴道:“对于蒋洪刚同志的问题,我们也开始重新审查,我们认为他和丁高山之间的关系绝不是一张欠条那么简单,在他担任北港市委副书记的过程中,他很可能利用职权为丁高山创造了便利条件,我们要查清其中任何一个细节,绝不会有任何的疏漏。”
柳丹晨不解道:“我自小练功。筋络应该早就活动开来了。”
张扬却因为魏龙兴的来访心情变得有些郁闷,他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刘艳红的事件,省里有了一个直接插手北港的理由,省纪委工作组,省公安厅专案组,这些人的到来势必会造成权力上的重叠,最终会导致利益上的冲突。
柳丹晨一双美眸眨了眨道:“是你说我腰伤厉害,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影响到我以后的演艺事业,所以我就趁着这二十天假期过来求医了。”
柳丹晨道:“其实任何人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有不被别人了解的另一面,祁先生这样说对我们女性的确不太公平。”
张扬笑了笑,他的笑容中充满了嘲讽的成份。
柳丹晨道:“那是当然,我虽然不是体制中人,可是你们体制中的事儿我还是听说了不少的,当干部的有几个主动请假的?除了我们这种平民老百姓,请假还得扣工资,我们京剧院的领导从来都不请假,说不来就不来了。”
张扬道:“魏厅真是雷厉风行啊。”
张扬道:“你这是诋毁我们国家干部的形象,自从我来到滨海就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
董玉武道:“既然遇上了那就一起吧,回头军强同志也过来。”
张扬道:“不巧。这地儿咱们都常来,遇上也不止一次了。”
张扬笑道:“我整天这么多事儿,难不成每件事我都得向你汇报一遍?你要是真想这样,来滨海吧,给我当办公室主任。”
项诚道:“有事?”
严慕云欢喜无限的向柳丹晨招了招手,示意她来到自己的身边坐下,向众人道:“我们可是老相识了,京剧院的钱院长和于红昭都是我的老朋友,柳小姐是我们京剧界冉冉升起的未来之星,前途不可限量。”
严慕云笑道:“这样啊,我抽时间和京剧院联系一下,真的,我特别喜欢你。”
王军强点了点头道:“严副部长下来视察宣http://www•hetushu.com传工作,所以我安排她来这里吃饭,您……”他没把话说完,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明显,是想张扬过去和严慕云见个面。
张扬道:“我没说啊,你自己说的。”
张扬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电话是武意打来的,却是武意和祁山刚刚联络过,知道他们两人晚上约好了吃饭,武意道:“张书记啊张书记,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什么话都不说明白,祁山来了你都不告诉我一声。”
“什么条件?”
魏龙兴道:“任何部门都不能独立完成任务,必须要和其他兄弟部门相互配合,如果我们只将每件事分门别类的单独对待,那么注定我们看到的问题是片面的,纪委工作组过去在北港始终无法取得进展,和他们的工作方法也有很大的关系。”
张扬道:“滨海是个县级市,我这个市委书记听起来威风可事实上就是县委书记。处级干部,摆在京城里连蝼蚁都算不上。”
张扬笑道:“他是我们的常务副市长。”
柳丹晨仅用了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将张扬的这套拳法掌握,张大官人赞道:“不坏不坏,你的悟性真是不得了。”
祁山微笑道:“什么变化?”
祁山举杯跟张扬碰了碰,他饮酒都是浅尝辄止,这并非是对张扬不够尊重,而是因为他的酒量有限,而且有胃溃疡的缘故:“你那么肯定?”
祁山将手伸向张扬:“我知道你擅长把脉,你帮我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张扬道:“别,来市委招待所吧,我估摸着他晚上未必回去,我来安排吧。”
张扬道:“最近我听说一个传言,说丁家兄弟和袁家兄弟有仇。”
张扬和柳丹晨吃过饭后来到附近的沙滩上散步,张大官人笑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远方的表哥了?”
魏龙兴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已经平息了,你也将事情的经过说的很清楚,我提起这件事并不是想追究责任,也不是因为好奇,我是想尽可能的了解事情的全部,这段时间,我了解了一些事,做了一些工作,知道董正阳和丁家兄弟结怨的缘由。”
张大官人却道:“扯淡,你说的是单相思,如果两个人相互喜欢,却因为种种的原因无法在一起,你以为她会幸福?”张扬摇了摇头道:“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幸福就是相互占有。”
张扬道:“算了,你们吃你们的,我们随便吃点就走。”
张扬道:“刘恬是袁孝农的情妇,她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都是袁孝农提供给她的,袁孝农死了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
张扬道:“那哪儿成呢?虽然你应该付我诊金,可你初来滨海,我身为地主,这顿饭应该我请。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
张扬把坐地虎停在海岛渔村前,笑道:“原来是有事相求啊!怪不得不远千里而来。”
张扬笑道:“各有各的好处。”
他和柳丹晨点了几个菜来到包间内,柳丹晨道:“张书记,刚才那个人对你很尊敬啊。”
柳丹晨道:“还是老师教得好。”
柳丹晨这会儿走了过来。她头发还有些潮湿。仍然是简简单单的衣裤,不过无论她穿得怎样朴素。都有一种出水芙蓉般的清秀味道。
张扬心中暗乐,心说到底是当演员的,演得可真像。
柳丹晨道:“张书记挺好的,至少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谦谦君子。”
张扬笑道:“你刚叫我什么?”
张扬笑道:“领导来视察,我当然要过去了。”他正准备起身过去一趟,却听门外传来武意的声音:“张书记,您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啊!”
武意道:“你倒是说啊,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柳丹晨被他这声表妹叫得俏脸通红。
省纪委工作组这次前来北港显然是要有所作为,魏龙兴在和张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暴露这一点,如果说第一次仅仅是为了相互认识,叙叙交情,那么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就是正式谈论工作了。
祁山道:“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包装成为一个毒贩,自从我弟弟死后,警方针对我的调查就没有中断过,可是他们拿不出一丝一毫的证据,不是因为我隐藏的好,掩饰得好,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做过,我不可能为我没做过的事情去承担责任。”
张扬道:“当一个人说谎的时候,他的瞳孔,他的呼吸,他的心跳,哪怕是他的动作都和平时会有很大不同。”
柳丹晨道:“我是来求医的,张书记,你觉得我的腰伤是不是能够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