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7章 走火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目光打量着张扬,发现张扬换上自己的衣服,从他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一些影子,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此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却是傅长征通知张扬,北港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来了。
张大官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安语晨,秦清怀孕的事情不能公开,也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楚嫣然,再宽容的女人也不能任由自己男人随便在外面生孩子。可张大官人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其实他早就想过有一天,自己的这些爱人们,为自己生出一大群孩子,到时候一大家子人和和美美,团团圆圆,其乐融融,在大隋朝的时候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拿到当今社会就变得非常复杂,那时候三妻四妾享尽齐人之福,人家说你有本事有能耐,现如今肯定要落人口舌,别人会说你不道德,甚至违反法律,这叫重婚罪,至少也是个流氓罪。
张扬看出她累了,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刘艳红又叫住他。轻声道:“张扬,过去我跟你说过的话,你不必当真。”
刘艳红望着张扬道:“麻烦你了。”
宋怀明不禁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的脑子陷入短暂的空白之中,他最近就觉得有事情发生,上次跟秦清真枪实弹,没有灭活,那啥……果然走火了,自己这准确率可不是一般的高。
张扬向傅长征道:“长征,你去安排一下,待会儿我们就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道:“回想起来,你上次就很想要个孩子,是不是?”
张扬道:“回头我去医院看她,顺便帮她诊治一下。”在没有掌握刘艳红最新状况之前。张大官人也不敢轻易打包票。
秦清温婉笑道:“你是一只不听话的兔子。”
张扬道:“出差吧,没可能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要提升你。”
宋怀明和柳玉莹先行告辞,张扬则留下来多呆一会儿。
张扬道:“一个人有了病必须要治,但是也要分清状况,在病症没有确诊之前,就一味的下猛药,可能会适得其反。”张大官人的这句话说得隐晦。但是宋怀明还是马上听出了他在暗指什么,他看了张扬一眼,低声道:“你想说什么?”
秦清小声道:“人家害怕以后要是年纪大了,就算是想生都生不出来了?”
秦清躺在他的怀抱中,小声道:“除了远离国内,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张扬愣了一下,马上就明白了刘艳红因何会这样说,这次的受伤对刘艳红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虽然她从未抱怨过,可是她的内心中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这样平静。刘艳红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次的事故绝不是意外,而是一起针对她,针对省纪委调查组的一次谋杀。
柳玉莹道:“怀明对张扬欣赏的很。”
张扬听他这么说不由得乐了起来:“龚书记,这要是在南锡、在北港您这么说都行,可这里是滨海啊,请吃饭也轮不到您。”
龚奇伟道:“张扬,明天我要去东江。”
张扬道:“清姐,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工作怎么办?”
张大官人道:“别夸我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张扬道:“上命不敢违,领导们做出决定的事情,想要请你们收回成命太难了,所以当下属有当下属的难处,我也不想来,可几位市领导都逼着我过来做桥,让我先过来跟您沟通沟通。”
宋怀明听他这样说,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失落。当着刘艳红的面他并不好问,到底刘艳红会不会瘫痪。
刘艳红道:“我还想什么跑跑跳跳,你只要让我能走路就行了,哪怕是一瘸一拐我都认了。”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柳玉莹笑道:“行了,童子尿金贵着呢。张扬,好像童子尿能入药吧?”当母亲的看儿子,那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刘艳红道:“最近北港那边怎么样?”
张扬道:“项书记倒是跟我谈过,可被我给推了,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升职太快也未尝是什么好事。再说了,就算我愿意,宋书记那一关也过不去。”
龚奇伟笑道:“焱东也在啊!”
刘艳红道:“我知道,我也明白,对了,我听说现在是魏龙兴同志接替了我的工作,目前他在北港调查。你跟他有没有接触过?他有没有为难过你啊?”
张扬道:“早就惦记着要过来,可是工作实在是太忙,最近大小检查不断,我得把公事安排好了才能过来探望您。”
www.hetushu.com大官人张开双臂,秦清咬了咬樱唇,扑入他的怀抱中,紧紧拥抱着他的身躯,俏脸贴在张扬的面颊上,柔声道:“我好想你。”
张扬道:“不止是我,可以说北港上上下下对省里派驻工作组的事情都持有不同意见,我算是受干扰比较少的一个,也被新任纪委副书记魏龙兴同志叫去了解了两次情况,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工作组对北港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他们来到北港之后。一切都从头开始,很多事情都推倒重来。宋叔叔,我想问您一句,在您心中,魏副书记和刘厅的工作能力谁更强?”
张扬前来东江的途中已经先给宋怀明打了电话,他没说自己此次前来东江的目的,给龚奇伟当桥的事情不能说,秦清怀孕的事情更不能说,但是既然过来,就得找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张大官人的脑筋是灵光的,他的借口就是刘艳红。刘艳红情况稳定之后,就被送到了省人民医院,张扬原本也打算抽时间过来看看她,一是为了了解一下她的恢复情况,二是有些不解的地方向她请教。
张扬笑道:“是,我最近肝火大,小更新这一泡尿刚好帮我去火。”
柳玉莹把东西收好,此时保姆陪着小更新走了过来,小更新已经会走路了,虽然步履蹒跚,可走得还算稳健,看到家里来了陌生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气地看着张扬。
刘艳红笑道:“哪有那么巧啊。”
刘艳红笑了起来,她毕竟伤后身体虚弱,歇了一会儿,方才道:“每个人的工作方法都有不同。魏龙兴这个人我在过去就有过接触,他很有能力,成功的办过几次大案,很受上层的器重。”
柳玉莹笑道:“小新,你不认得他啦?他是你未来的姐夫。”
张大官人望着秦清花瓣般的柔唇,不由得咽了。口水道:“那啥……辛苦秦书记了……”
刘艳红舒了口气道:“张扬,我发现你还真是无所不能啊。”
刘艳红道:“我真的能够恢复行走能力?”直到现在她对张扬的话仍然不敢全信。
高廉明深感同病相怜,两人进入小区后各奔东西。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程焱东的回答很滑头。
龚奇伟的到来毫无征兆,自从他来到北港正式任职,还没有公开前来滨海到访过,张扬赶紧起身相迎,还没等他走出门外,龚奇伟就在傅长征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龚奇伟还以为他不想跟自己去东江,不想接这个左右为难的苦差事,于是叹了口气道:“算了,你要是真不想去,我也不勉强你。”
秦清捧住张扬的面孔道:“在我心中,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张扬笑道:“你说不说我心里都明白。”他帮刘艳红倒了杯茶,喂她将那颗易筋丹服下。
张扬道:“这不叫贪心,叫进取心。人要是没点进取心还怎么进步?”
张扬道:“让我想想,还有没有两全齐美的方法。”
秦清道:“无论在官场中走到哪一步,我终究还是一个女人。”
张扬笑道:“刘厅,精神头好多了。”当着宋怀明的面,他可不敢乱喊姐姐。
龚奇伟道:“省里下来的几个工作组最近搞的我们的干部群体是心神不宁,正常工作都骚扰了,所以项书记给我出了个难题。让我去省里和领导们好好沟通一下,希望省里能够给北港的干部群体多一点信任,这样下去,会严重伤害到同志们的工作热情的。”
刘艳红道:“有没有耐心都得老老实实在这张床上躺着。”言语中流露出颇多失落。
张扬道:“你觉得我有背景吗?”
张扬道:“我认为工作组去北港之后只起到了两个作用,第一是干扰我们正常的工作,第二就是打草惊蛇,他们这么大的声势,就算是真凶就在北港,这段时间也知道收敛了,谁还敢顶风作案啊?您等着看吧,这件案子等着工作组解决,肯定是遥遥无期。”
程焱东道:“是啊!”
宋怀明的手指交缠在一起放在膝盖上,双眉微皱,很认真地考虑张扬刚才的这番话,过了一会儿才道:“你这次来东江,真正的目的就在于此吧。”
秦清啐道:“别胡说,我跟你说正经的。”
张扬道:“和那些医生说的差不多。”
张扬道:“龚书记。您觉得棘手,所以就想把这块烫手的山芋扔给我?我现在去省里,宋书和图书记肯定要说我正事不干,尽琢磨着多管闲事了。”
龚奇伟笑道:“项书记给我压任务了。让我去省里和几位领导好好沟通一下。”
程焱东看到龚奇伟进来,也赶紧起身招呼道:“龚书记。”
途中龚奇伟就和张扬商量,先由他去宋怀明那里探探虚实,然后再考虑这件事怎样解决。
刘艳红最近已经接连被专家宣判了下半生将在轮椅上渡过,听到张扬这样说也不由得惊喜道:“真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位置,熬了这么多年,现在为了这个孩子,就要全部放弃吗?”
宋怀明听出了张扬的言外之意:“你说他们雷声大雨点小?”
小更新咯咯地笑:“妈……抱……妈妈抱……”
晚饭后,张扬要去省人民医院探望刘艳红,宋怀明决定和他同去,柳玉莹听说他们要去看刘艳红,也提出要和他们一起过去。
刘艳红道:“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万幸了,现在我这头脑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医生说我得了脑震荡,对过去的事情产生了部分失忆。”
张扬道:“别说出事的是刘厅长,就算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我也一样会去救她。”
张扬将事情简略的告诉了她。
张扬道:“据我所知,刘厅在北港的调查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张扬这么说是有理由的,如果刘艳红真的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她就不会找自己帮忙了。
张扬道:“谁说我不去啊,我跟你去!”
张扬笑道:“不适合什么?”
秦清道:“我对纪委的工作并不了解,如果说有人想害刘厅,肯定是因为她危及到了一些人的利益,如果继续任由她继续查下去很可能会将一些人挖出来,所以这些人才不惜铤而走险向刘厅下手。”
张扬道:“刘姐,你在北港倾注了这么大的精力都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换成他就能玩得转?我不信!”
秦清红着俏脸道:“不如,我帮你……”
张扬笑道:“柳阿姨,我可没见外,真要是见外,我就不来家里了,也没带什么贵重东西,都是一些海产品,拿给你们尝尝。”
刘艳红道:“贪心不足蛇吞象。”
张扬来到宋家的时候,宋怀明还没有下班,柳玉莹将他请到客厅内,看到张扬带了这么多的特产过来,柳玉莹不禁嗔怪道:“张扬,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来就来,千万别拿东西,每次都带这么多东西来,是不是跟我们见外啊?”
张扬道:“只要你配合治疗,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扬点了点头:“我会尽力。”
张扬道:“不是我说的,我对具体的情况并不了解,宋叔叔,他们去了这么些天。到底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程焱东道:“都这么说。”
张扬道:“你别忘了,试探一下你们家老爷子是什么意思。”
龚奇伟道:“别急着走啊,我来北港后,还没有和你好好聚过。今天过来也不是为了公事,我请你们吃饭。”
张扬还想拒绝呢,他的手机响了起来。这厮看了看号码是秦清的,他向龚奇伟歉然一笑,拿起电话走到里面房间去接。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琢磨着柳玉莹对宋怀明还是有那么的一点不放心,不过话说回来,宋怀明对刘艳红的确是很不错啊,当初刘艳红出事之后,他能够第一时间从东江赶到春阳,单从这件事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非同一般。
宋怀明却没有感到温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时的惊险场面。可宋怀明听张扬说起仍然会感到心有余悸,他几乎就失去了女儿,楚嫣然当时的叛逆应该是因为他的缘故,如果不是遇到了张扬,也许他们父女之间的隔阂仍然会继续存在。宋怀明感慨道:“你们都长大了,成熟了。”
这当口儿宋怀明回来了,看到张扬的狼狈样子,不禁微笑道:“张扬,你抱他干什么?这小子可是六亲不认,想撒尿的时候根本不打招呼。”宋怀明是深受其害。
柳玉莹向宋怀明道:“你今天来这么早啊?”
张扬道:“我刚才还和宋书记谈这件事,魏龙兴去北港之后搞得动静太大。我担心他这样做非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打草惊蛇。”
柳玉莹此时过来叫他们吃饭,于是两人中断了谈话。
刘艳红道:“宋书记,您可真是有福气,找了个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女婿。”
宋怀明听张扬说刘艳红以m.hetushu.com后可以恢复自如行走,无疑是他听到的最好消息,他笑道:“既然张扬这么说了,你就听他的,张扬祖上传下来的骨伤秘方相当的有效,他说你能恢复健康就一定能够。”
龚奇伟当然不会想到张扬答应跟自己同去东江,其真正的目的是为了私事,张扬还特地把高廉明给叫上了,既然去东江一趟,就得把事情好好解决一下,很多时候利用一下亲情关系是相当有必要的。
张扬笑道:“你听谁说的?”
秦清道:“我不怕,我就是担心你怕!”
张扬道:“为难我?谁有这个本事啊?”
放下电话,秦清也醒来,偎依在他身边,轻声道:“这么辛苦,大清早就忙着工作上的事情?”
宋怀明道:“你对省里派驻工作组的事情持有不同意见?”
宋怀明道:“龚奇伟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一套了,有事情不会直接找我?非得通过你来兜圈子。”
傅长征应了一声走了。
柳玉莹笑道:“特能吃,我都担心他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小胖子。”
程焱东道:“有,但是你有今天的成就,绝不是依靠背景的来的。”他说完又笑了笑道:“我个人观点,其他人未必这么看。”
张扬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怎么都得成熟一点。”
张扬道:“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不理智的决定,派工作组这档子事儿绝对是步错棋。”这种话也只有张大官人敢大模大样的说出来,省领导岂是他能随便评论的。
龚奇伟道:“其实我也认为省里最近的做法有些不妥,如果我直接去和宋书记谈。没有你一起去更容易让他接受。”
宋怀明道:“张扬这次是专门过来帮你拿出一个治疗方案的。”
宋怀明道:“艳红同志的预后情况并不乐观,省人民医院的专家说,她可能要终身瘫痪。以后恢复行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说这句话的时候宋怀明心中是充满期待的。应该说他对张扬抱有相当的期望,认为张扬的医术或许可以创造出奇迹。
柳玉莹道:“你们爷俩聊着,我去准备晚饭。”
张扬点了点头道:“最近北港事情不断,这次来省里我也有公务在身。”
如果说安语晨怀孕生子,是张大官人不得已而为之,秦清这次怀孕就是她冷静考虑之后的选择,女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会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睿智如秦清也不能免俗,她知道自己和张扬的这段关系见不得光,可是她又渴望拥有一个家庭,所以秦清反复考虑之后决定要一个孩子,一个属于她和张扬的孩子,当然付出的代价她也考虑清楚了,必须要放弃自己的事业。
宋怀明道:“只要是说的有道理我都接受,什么上命不敢违?谁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刘艳红并不怕死,但是她害怕下半生会始终这样躺在病床上,她开始担心自己的遭遇会不会同样降落在张扬的身上,或许她不该让张扬过多的牵涉到这些事中,所以她才会对张扬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刘艳红并不了解张扬,她的遭遇已经激起了张大官人的愤怒,已经让张扬悄然下定决心,一定要挖出北港幕后的黑手,一定要为刘艳红讨还公道。
张扬道:“那啥……我今晚岂不是要忍……”
秦清嗯了一声,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我……我这个月身上没来……”
张扬道:“是,当时她和人飙车,直接就开到悬崖下面去了。”虽然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张扬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仍然被温暖涤荡着。
秦清的声音显得有些怯生生的:“张扬……”
程焱东笑道:“有些时候,背景也是一种负累啊。”
刘艳红的伤情已经稳定,省里请了国内第一流的专家为她诊治,看到宋怀明几人一起过来,刘艳红笑了笑:“嫂子来了!”
小更新居然真的走了过去,张大官人一把将小更新抱了起来,笑道:“这小子一身肉真瓷实。”
张扬道:“沟通什么?”
张扬让龚奇伟把他直接送到了省委家属院,他和高廉明在这里下车,两人都带了不少的地方特产,高廉明道:“今晚上咱们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明天上午再碰头。”
张扬笑道:“项书记为什么不自己去啊?”
程焱东道:“看看,看看,张书记,我没说错吧,不但是我这样想,很多人都这么想。”
张扬笑了笑道:“省里最近派m.hetushu.com了工作组到北港,他们的声势很大。”
龚奇伟道:“这件事很棘手。刘厅长的这场事故让省领导们极其愤怒。”
秦清咬了咬樱唇,挥拳在他胸口打了一下:“你好坏!”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委屈了你,为了我,你放弃的实在太多。”
刘艳红道:“可能他有自己的打算。”
刘艳红叹了口气。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
张扬道:“不过也没那么严重,如果治疗得当,恢复顺利的话,应该可以走路。”
张大官人现如今真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操心。第二天一早龚奇伟就打电话过来问他和宋怀明沟通的情况,张扬把昨晚和宋怀明谈话的内容如实向龚奇伟说了一遍。
张扬笑道:“您这还没恢复健康呢,就开始想工作了?刘姐,我劝您一句,最近这一年。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养伤,工作上的事情就彻底放开吧,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地球离开谁都照转。”
刘艳红道:“你还知道过来看我啊!”
张扬笑了起来,他的大手探入秦清的睡裙内,抚摸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低声道:“怀上了?”
张大官人道:“宋叔叔,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啊?”
宋怀明没说话,他不好做出评价。
张大官人接完这个电话,明显变得心神恍惚了,和龚奇伟接下来的谈话不在状态,龚奇伟说什么,他压根就没听。
秦清听他沉默了半天,声音不由得低沉了下去:“你别怕,我自己会负责。”
张扬将秦清横抱起来,来到沙发上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轻声道:“我的秦书记今儿怎么变得这么楚楚可怜?”
张扬道:“让他们折腾吧,省里也不会有那么好的耐性,折腾一阵子,如果折腾不出什么结果,自然会把他们撤回去。咱们不用操心,当下维稳是最重要的,不管别人怎么乱,咱们滨海不能乱。”
秦清道:“有什么同意不同意的,我都想好了。”她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留下这个孩子。
宋怀明道:“张扬,你一定要尽全力治好她。”
程焱东点了点头,发现张扬的政治修为似乎又有提高,他低声道:“我最近听说了一个消息,说您快成北港市委常委了?”
“我……我可能怀孕了……”
张大官人心中情动,大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秦清捂住他可恶的一双手道:“别,我看书上说,现在不适合……”
张扬取出一个随身的玉瓶,轻声道:“这里面有我配制的易筋丹,可以帮助你经脉的修复,每隔三天服用一粒,目前你的治疗主要是固本培元,机能方面只能慢慢恢复,半年之后才可以为你进行康复治疗,刘厅,你一定要有耐心。”
张扬道:“我从不说谎话,不过你也别太高兴,恢复过程肯定是相当漫长的,一年内应该可以下床行走,想要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只能看你的造化,至于跑跑跳跳,近五年内你是别想了。”
张扬拍了拍她弹性十足的屁屁道:“这么好的一块地怎么可能种不出庄稼?”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扬起身去客房换了宋怀明的衣服出来。
张扬道:“市里会同意你辞职?”
张大官人笑道:“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想不到啊,你居然在这里守株待兔。”
张扬笑道:“其实部分失忆是好事儿,把烦恼的事情全都给忘了,剩下的酒只有开心的事情了。”
程焱东道:“我也不是着急,我害怕他们中途横插那么一杠子,把这里的情况搅和的更乱,忙没帮成,反倒拖了咱么的后退。”
柳玉莹将刚买的一束鲜花插在花瓶中,来到床边坐下,握着刘艳红的手,眼圈不由得红了,女人心肠总是软的。虽然柳玉莹在心底深处一直将刘艳红定义为可能性极大的情敌,也一直对她小心提防,可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不禁心头发酸。
张扬道:“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样的客气话吗?”
宋怀明道:“他干扰你们的工作了?”
张大官人道:“你自己负责?什么话?两人干出来的事儿,凭什么你一人负责,那啥……你先别怕,我明儿就过去。”
秦清搂住他的脖子,抵住他的前额道:“真的?你不骗我?”
龚奇伟笑了笑道:“我也不瞒你,我是想看看你有没有空,能陪我去东江走一趟,在宋书记面前,我恐怕说不上话。”
秦清羞不自胜的点了点头,螓首埋入他的怀中hetushu.com,小声道:“你不会生我气吧?”
程焱东道:“来向张书记汇报情况,你们聊,我先走了。”
宋怀明关切道:“怎样?”
刘艳红道:“其实我一直都想好好跟你说声谢谢。”
张扬起身给龚奇伟泡了杯茶,送到他的手中笑道:“龚书记。您今儿过来。该不是有什么重要指示吧?”
宋怀明道:“还好。”他饮了口茶道:“上次的事情多亏你了。”
张扬道:“我怕过谁啊?做的时候都不怕,我有心理准备。”话虽然这么说,可张大官人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秦清和安语晨不同,安语晨是个无人关注的苦丫头,秦清不一样,秦清现在是东江新城的党工委书记,而且她未婚,对外连男朋友都没有,这下怀孕了,道理上根本说不清啊,如果真要是肚子大了,纪委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她。张大官人担心的是秦清的仕途问题,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当,恐怕秦清的仕途从此就要划上句号了。
张大官人潜入秦清位于芙蓉园的住处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秦清依然没睡,坐在客厅内,静静望着阳台的方向,张扬的身影刚一出现,就已经被她发现。
张扬道:“别怪我,我也是专门过来给龚书记做桥的。”
张扬道:“没事儿,让我们哥俩好好亲近亲近。”正说着没事,小更新却不给他面子,在他身上热乎乎来了一泡童子尿。张大官人的身上被弄湿了一大滩。柳玉莹赶紧把孩子给接了过来,让保姆去给张扬拿宋怀明的衣服换上。
张扬笑道:“怎么?想我了?”
张扬道:“你家里那边怎么说?”
张扬来到刘艳红身边帮她诊脉,又将一缕真气输入刘艳红的经脉之中,了解刘艳红的病情花费了他接近二十分钟的时间,他放开刘艳红的手腕。
张扬道:“目前的情况来看是这样。”
大官人没明白什么意思:“什么?”
宋怀明将茶杯放在茶几上,低声道:“有些人的胆子很大。恣意妄为,这一系列的事件,都代表着他们正在挑战我们的法律,挑战我们的制度,也在挑战着我们的底线。”
宋怀明道:“今天刚巧没什么事,知道张扬过来,所以我早点回家吃饭了。”
柳玉莹道:“给我吧,别弄脏了你的衣服。”
但是张扬能,张扬道:“刘厅在北港的调查工作上倾注了很大的精力,我认为她对北港的事情比其他人要了解得多,连她至今都无法破局的事情,我不相信魏龙兴同志就能解决好,如果我不巧看走眼了,就证明魏龙兴同志的能力那不是一般的强,当省纪委副书记对他都是屈就了。”
张扬道:“我为什么要生你气,秦书记甘愿为我生孩子,我有什么理由生你气?开心都来不及。”
张扬道:“也没那么大的能力,我要是真有能力,应该混到厅级了。”
高廉明抱怨道:“辛辛苦苦跑这么远,结果是让我来当特务,张书记你可真不厚道。”
张大官人道:“什么叫未来的姐夫啊,我就是他姐夫,来,让姐夫抱抱。”
秦清道:“我让你来,就是跟你商量,我想……最近把工作给辞掉,现在刚刚怀孕不久,再过几个月,我的肚子就大起来了。”
秦清道:“什么事情?”
秦清道:“我前两天去探望过刘厅长,照你所说,省里已经将疑点锁定在北港内部,认为是北港方面有人要谋害刘厅长。”
秦清道:“这两天我总是睡不好。”
宋怀明笑了笑,他低声道:“我听嫣然说,当初她就是在那个悬崖出事的,你们就是在那里第一次相识?”
对宋怀明来说,张扬的这个理由是相当充分的,他对张扬的武功医术都有了解,所以他才会在刘艳红发生意外的时候第一个想到了张扬,事实上,他让张扬赶过去的决定是正确的,如果不是张扬及时赶到,恐怕刘艳红已经因为无法及时获救而发生了不测。现场赶过去的营救人员虽然很多,但是没有人有能力从悬崖上爬下去营救刘艳红,更没有人拥有张扬这身治病救人的医术。
秦清道:“就说我出国深造……”她抬头看到张扬有些复杂的表情,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做?”
张扬笑道:“宋叔叔,果然什么都瞒不住您,不过我主要还是过来探望刘厅长的,这件事是顺带,其实跟领导沟通也轮不到我,那啥……我们龚副书记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