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9章 去意已决

宋怀明道:“你这话是针对我喽。”
钟培元笑着把他们在党校见面的事情说了。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他不行,才去滨海没多长时间,那边也正是用人之际,而且他的管理经验还不行,应该在基层多锤炼一段时间。”
宋怀明看出了他的犹豫,微笑道:“有什么想法你只管直说。”
梁成龙道:“你小子什么时候境界提升了?我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宋怀明道:“说起工作组的事情,我必须要提醒你们一下。你们的调查工作尽量不要干涉到地方党政机关的正常工作,下派工作组是为了调查清楚情况。而不是要干涉地方内政。”
“对不起!”
秦清亲自去泡了杯茶给他。
来东江期间,张扬抽时间去了趟省党校,他的研究生课程仍然在进行中,张大官人也就是去走走过场,教务主任张立兰对他非常照顾。其中固然有张扬捏住了她和吴明偷情证据的缘故,不过张扬从未打算利用这张牌。张立兰也意识到张扬大概永远也不会揭穿这个秘密,面对张扬的时候也比过去坦然多了。
张扬听出宋怀明的言外之意,低声道:“官场也是这样。”
梁天正叹了口气道:“小秦,你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走,的确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荣鹏飞道:“你说得也有道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产生这一状况的真正原因,在于你们方面没有给予工作组充分的配合,所以才造成了误会,才造成了工作上的重复,如果一开始大家就能够坦诚相待,也不会造成这么多的矛盾和误会。”
梁天正对秦清的挽留是相当诚恳的,他回去的路上,中途让司机直接开车前往新城建设指挥部。
秦清抬脚在他腿上踢了一下:“问你呢?”
荣鹏飞道:“总得要有个开始,如果我们不去查,问题永远不会有结果,现在我们既然发现了问题,就要将事情查得清清楚楚,就要解决问题。”
秦清俏脸有些红,轻声道:“其实我原本也想多撑一些时间,毕竟中途将工作抛下,实在是有些太不负责任了,可是我又担心被别人看出端倪,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才不得不现在就提出辞职。”
宋怀明道:“你有什么想法,全都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别掖掖藏藏的。”
袁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其实人活到你这份上,知足吧,什么看不透啊?”
宋怀明道:“老梁,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她是不是觉得我们对她大材小用了?”
陈绍斌苦着脸道:“我说哥几个,用得上这么歹毒吗?我招你们惹你们了,一个个把我往死路上赶?”
梁天正听出宋怀明的言外之意,他马上解释道:“宋书记,我对秦清的工作一直都很支持,在可能的条件下,已经给予了她最大的权力和最宽松的工作条件,我相信她不应该有什么不满足的地和图书方。”
“可好死不如赖活着啊!”
张大官人唯有苦笑,他几次尝试将事实的真相告诉秦清,可现在看来自己说真话的时候压根就没人相信。于是这厮又道:“我真不是古代人!”
宋怀明在河边的凭栏前站定,望着清澈的河水道:“我初来东江的时候,经过骊河,远远就闻到一股恶臭,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这里的河水回归清澈。”
梁成龙砸罢了一下嘴道:“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啊!”
张扬道:“是您让我直截了当的说出来的,我说出来您又不高兴了。”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好无聊啊!”
钟培元道:“宋书记和荣厅长约了一起吃饭,让我过去呢。”他主动邀请道:“张书记一起过去吧。”
为此宋怀明还专门询问了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梁天正对此也颇为无奈,他向宋怀明道:“宋书记,我专门找秦清谈过,可是她的态度很坚决。”
秦清根本没有想到梁天正会突然来访,她正在办公室里休息,她的妊娠反应很重,张扬本来给她开了一付缓解反应的中药,秦清坚持不吃,因为她担心药物会对胎儿造成影响,虽然她相信张扬的医术,可是现在是关乎下一代的事情,秦清变得格外谨慎。辞职是她不得不做出的选择,秦清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女人,她最终在事业和感情上选择了后者。
看到梁天正前来,秦清马上就猜到了他的目的,微笑着将梁天正请了进去:“梁书记,您怎么来了?有事情叫我过去就是。”
钟培元道:“我最近参加一个短期培训,工作太忙,想争取到学习机会不容易。”
宋怀明不无责怪地看了张扬一眼,荣鹏飞是他的老朋友,他认为张扬应该对荣鹏飞保持尊重,但是张扬对荣鹏飞的态度似乎显得太过随意。
秦萧看到张扬没有回答,轻声道:“你怎么不说话。”
宋怀明有些惋惜道:“如果她执意放弃真是太可惜了。”
梁晓鸥道:“我有点明白了。
秦清并不觉得惋惜,对于自己的未来,她已经冷静地分析过,她爱张扬,为了他,自己甘愿牺牲,两人之间必须要有一个人放弃,秦清决定成为那个放弃的人。
张扬在张立兰的办公室内说了会话,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在外面遇到了宋怀明的秘书钟培元。钟培元最近也在省党校培训,看到张扬,钟培元笑着迎了过去:“张书记,这么巧?”
张扬道:“具体的执行过程中很难掌握这个尺度。”
张扬细心品味着宋怀明的话,其中有很多他不解的地方,既然宋怀明知道要选择做事的方法,为什么这次采取了这样雷厉风行的行动?
张扬道:“他说得没错,你现在放弃的确有些可惜了。”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年轻人一定不能放松学习。”
秦清点了点头道:“一切都非常顺利,建设和-图-书工程都在按照原计划稳步进行中,预计我们的基础工程建设可以大大提前。”
梁天正摇了摇头道:“不但是我想挽留你,省里的领导也都为你感到惋惜,小秦,你这么年轻,你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宋怀明道:“还是要做做秦清的思想工作,争取希望她能够改变主意,培养一个优秀的年轻干部非常的不容易,还是尽量挽留。”
丁兆勇道:“我还是没听明白。”
张扬道:“我并不是反对解决问题,而是我希望各位领导能给我们这些干部多一点信心,相信我们能够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秦清道:“什么事情?”
秦清自然不能将自己怀孕的事实公诸于众,她微笑道:“梁书记,不瞒您说,我对自己目前的状态并不满意,我想换一种活法,而且在官场中所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大,我担心自己再继续下去,恐怕有一天我的精神会崩溃。”
宋怀明道:“当初之所以派刘艳红同志去北港深入调查,是因为最近针对北港领导层的举报越来越多,在没有查实证据之前,我们不会贸然作出处理,但是事情一开始就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也并不在我的预料之中,应该说,我们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也低估了它的风险。”他转向张扬道:“我们的党从没有一刻放松过反腐的工作,态度一定要明确,方法却要有所选择。雷厉风行如果解决不了问题,反而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所以做事就必须要张弛有度。”
张扬实话实说道:“不是对你,是对你们的工作方法有些意见。其实你们查得很多事情都跟我们有所重复,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方法,现在你们已经对我们的工作和调查造成了影响。”
张大官人一直都没有想让秦清这么早怀孕冇,可孩子既然来了,就得双手欢迎,中午张扬陪着秦清来到东江城西的老母鸡狠汤馆吃饭,这儿的母鸡汤特别好,张大官人特地带她过来增加营养。
钟培元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高层!”
宋怀明道:“任何的改变都不是一日之间可以促成的,骊河虽然清澈了,但是和解放前仍然无法相比,我看过东江史志,解放前的时候,骊河的水可以直接饮用,现在的水看起来清澈但是其中仍然含有许多看不见的杂质和毒素。”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道:“我看也是,人要是活到这份上,什么没经历过?也只有死对他有点吸引力了。”
说到这里张扬的电话响了起来,有道是无巧不成书,电话是宋怀明打来的,让他中午去粤潮阁茶餐厅吃饭,老丈人有命,张大官人不敢推辞,只能应承下来。
张扬和钟培元一起来到粤潮阁,宋怀明和荣鹏飞已经到了。看到他们两人一起到来,宋怀明道:“怎么?你们怎么遇到的?”
荣鹏飞和-图-书笑道:“张扬,我发现你最近对我有些抵触情绪。”
虽然东江的几位市领导都对秦清做出了诚恳挽留,但是秦清此次去意已决,谢绝了领导们的挽留,她的辞职不但在东江领导层内震动很大,而且惊动了省里的几位领导。
秦清道:“并不是放弃,而是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
梁天正笑道:“我也就是说说罢了。”
秦清道:“梁书记,我专门写了一份工作建议书,为新城以后的工作做出了一些建议,如有可能,您不妨考虑一下,我会在六月底离职,这段时间我会将手头的工作完成交接,至于常凌峰同志,他已经答应年底的时候再离开。”
张扬看了宋怀明一眼道:“当着两位领导的面,我大胆地说一句,其实工作组对地方上的情况远不如我们这些人了解,与其下派工作组,不如给地方干部以足够的信任,让我们去解决这些问题更合适一些。”
荣鹏飞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增进沟通,只有彼此之间互通有无,才能真正做到相辅相成。”
张大官人道:“屁!你丫就说的好听,可你根本就没那境界,无限风光在险峰,就你那点境界,也只能看到眼前的那么点花花草草。”
梁天正道:“你要走,常凌峰也要走,你们两个可是指挥新城建设的骨干,一时间让我哪儿去找合适的人选替代你们?”
张扬道:“一起吃饭!”
在长辈面前。张大官人从来都表现的戒骄戒躁。他笑道:“宋叔叔放心,我不会中断学习的。”
张扬道:“我倒是不急。”
张扬笑道:“谢谢荣厅吃饭还能把我想着。”
梁天正道:“我倒是觉得张扬不错,他是新城建设的开拓者,对这边的业务非常熟悉,如果能由他来接任秦清的工作是再好不过。”梁天正心中的确那么想,就目前来说,没有比张扬更合适的人选了。
梁天正笑道:“路过,于是就过来看看。”他来到沙发上坐下。
袁波道:“听起来好像很高深莫侧的样子,不过这话好像不应该是从你嘴里出来的。”
宋怀明招呼他们坐下,中午并没用酒,荣鹏飞见宋怀明主要是向他汇报前往北港的调查情况,他这段时间在北港的调查情况总体来说进展不大,目前工作组由文浩南率领。继续留在北港工作。
荣鹏飞道:“宋书记放心,这一点我专门强调过。”
荣鹏飞道:“听说你来东江了,所以我特地让宋书记把你叫来吃饭。”
张扬听宋怀明这样说,内心一动,他小声道:“宋叔叔,您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张扬道:“没事,辞了就辞了,不用做太多的考虑,小妖帮你安排好了去欧洲的事情,等这边的工作交接完成之后,你就可以过去。”
荣鹏飞道:“我什么时候也没忘了你。”
张扬笑道:“我这不一直都在党校研究生班嘛http://www.hetushu.com,过来汇报一下学习情况。”
张扬笑道:“你们高层吃饭。我凑什么热闹。”
张扬笑了起来。
秦清格格笑了起来:“有毛病啊你!”
张扬道:“我觉得省厅工作组的工作方法有些问题,这次说是要调查刘厅那场事故,可是工作组查得范围很广,甚至连丁高山的女婿冯敬国当年被杀的案子都翻了出来,涉及的范围是不是太广了点?工作组这么做,等于否定了我们之前的所有工作,这让我们的同志怎么可能没有想法?”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直到现在秦清也不知道安语晨已经为他生下了儿子,心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宋怀明道:“是不是已经有了合适人选?”
张扬道:“不是格局的问题,我是就事论事,那刘厅长这件事来说,谈到对北港情况的熟悉,省纪委领导之中没有人能够超过她,连她都无法取得进展的事情,你们以为魏龙兴同志一接手就能够势如破竹,迎刃而解吗?”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不可能,就算你们看好他能连烧三把火,也只不过是毛皮而已,北港内部的问题,没那么容易解决。”
梁天正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正在物色中,不过……”
梁天正道:“就算有了这样的想法,也没必要辞职啊!组织上可以安排你去学习深造。”
荣鹏飞微笑道:“暂时保密!”
梁天正已经明白秦清去意已决,自己说再多也没什么用处,他点了点头道:“好吧,小秦,你既然有更好的选择,我自然不好阻拦,但是我仍然为你觉得惋惜,你在体制中拼搏了这么多年,才有今天的成就,这样放弃实在是太可情了。
众人齐声笑道:“丫还是看不透!”
“我是一古代人……”
秦清一双妙目瞟了他一眼道:“哪个更重要?”
把张扬叫过去一起吃饭实际上是荣鹏飞的主意,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和张扬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荣鹏飞能够感觉到张扬在疏远彼此之间的距离,所以想找机会跟他好好交流一下,刚巧有了宋怀明邀请他吃饭这个机会,张扬又在东江,把张扬叫来一起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梁天正道:“不会啊,秦清同志一直都很谦虚低调,她没有太强的权力欲,对官位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渴望,她的政治素养在年轻干部中是出类拔萃的。”
宋怀明道:“秦清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干部,在江城、在岚山的工作成绩都非常出色,让她负责东江新城建设之后,她的工作能力也有目共睹,我很欣赏她,也很看好她的发展,老梁,是不是她对目前的工作不满意?”
张大官人低声道:“当然是你娘儿两个。”
宋怀明道:“你有句话说得对,自己的问题要靠自己去解决。”
陈绍斌笑道:“也是,我体力不如你,就算险峰上风光再好,我也爬不上去,与其累死在半http://www.hetushu•com道上,还不如踏踏实实在途中欣赏风景。”
张扬道:“有什么可保密的,你害怕我泄密啊?”
秦清点了点头,有些忸怩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张大官人啥毛病都没有,这段时间,他表现的更像是一个思想家,常常陷入沉思之中,他开始考虑如何安排自己的感情和婚姻,如何在现代社会道德和古代婚姻观念之间找到平衡,他开始考虑自己的仕途将要走到什么地方?是不是将北港作为他仕途的终结。太多的事情积压在他的脑子里,也许解决好眼前的问题才是最现实的。
梁天正接过茶杯放在茶几上,轻声道:“小秦,新城的建设还顺利吗?”
宋怀明微笑道:“不仅仅是官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黑有白,有混有清,有恶有善,我们想改变,但是不能操之过急。”
梁成龙道:“死路一条!去死吧,你死而无憾了!”
张扬微笑道:“宋叔叔,您让东江改变了许多。”
秦清道:“梁书记,其实我早就有了辞职的打算,在实际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自身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想休息一段时间,好好的学习一下,充实一下。”
荣鹏飞道:“张扬,你不用有太多的顾虑,省里下派调查组只是为了搞清楚情况,我们不是以干涉地方内政为目的的,而且现在还是有些发现的。”
宋怀明和荣鹏飞对望了一眼,两人都陷入沉默之中。
丁兆勇道:“每个人都在进步,就是进步的大小不同罢了,绍斌当过官,下过海,投过机,倒过把,挣过钱,亏过本,骗过人也上过当,可以说人家是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了,你们说,这种人什么看不破?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劲?”
梁天正赞许道:“好,很好!”他说完,目光落在新城规哉,图上,双目眯了起来,表情显得有些迷惘:“小秦,新城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你在这个时候辞职,让我真是有些措手不及啊。”
午饭之后,荣鹏飞告辞离去,宋怀明向张扬提议去后面的骊河走走。眼前的骊河过去曾经是一条严重污染的水道,宋怀明来到平海之后,特地强调了东江城内的河道净化问题,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理,这里的河水已经恢复了昔日的清澈碧绿,河畔新开辟的沿河景区绿柳成荫,花香鸟语,走在其中心旷神怡。
张扬道:“清姐,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事情吗?”
宋怀明道:“我哪有不高兴?你这小子格局还是不行,眼睛就盯着地方上这一小块儿,能不能提升点高度,多一些大局观?”
秦清将上午梁天正找她谈话的事情说了。
张扬道:“荣厅,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事情,人们的出发愿望往往是好的,可是在事情的具体执行过程中会出现偏差。”
梁天正冇道:“我不得不为新城以后的发展做出准备了。”
张扬道:“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