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0章 今生无爱

伍得志道:“我的人生最近过得实在是太平淡了,我一无所有,就算你是骗我的,我也没什么损失。”
张扬道:“好歹也算半个。”
龚奇伟道:“我在了解北港,想要找到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首先要了解这座城市。”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你不用为我做什么,张扬,有些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你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让你选择这条路发展。”
龚雅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这位张叔叔还是过去的样子,龚雅馨对他的印象深刻,还因为张扬救过她的性命。
张扬道:“我帮你也是有代价的,最近我在工作上遇到了一些麻烦,想你们两个跟我去滨海帮帮忙。”
宋怀明不禁笑了起来,一个女婿半个儿,张扬的这句话说得非常正确,宋怀明道:“你打算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宋怀明道:“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你仍然无法了解北港这座城市,那么我会重新了解你。”
佟秀秀道:“我现在就在东江,在一家健美中心当健美操教练。”
杨宁嗔道:“你敢!”说完她又搂住丈夫的脖子,将脸亲昵的贴在他的脸上。
赵天才道:“你去做手术,身边总得有个人照顾,冲着咱们朋友一场,我得去陪陪你。”
张扬道:“如果我的缺点暴露于人前,有些人会不会主动拉拢我?”
宋怀明道:“奇伟同志,我想问你一件事,提名张扬成为北港市委常委的事情你有份参与?”
张扬道:“龚书记,这里没有外人,你直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张扬爽快地点了点头道:“嫂子放心,我不会耽搁你们合家欢的。”
宋怀明道:“人一辈子肯定不能只干一件事,但是干一件事就要把一件事干好。”
张扬望着佟秀秀,颇为同情道:“那次的爆炸给你的内心留下了阴影?”
张大官人笑着坐在她的对面,然后习惯性的观察了一下四周。
伍得志明白,眼前的一切是张扬和赵天才合伙布局,他们故意要让自己看到这一幕,听到这一切,唯一蒙在鼓里的是佟秀秀,张扬可以骗得过佟秀秀,但是骗不过自己。
龚奇伟道:“张扬,宋书记对北港的现状很不满意,他希望我们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北港地区的面貌。”
宋怀明低声道:“北港的问题我早有耳闻,也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北港领导层的调查,但是进展不大,始终找不到真正的症结所在艳红同志曾经向我建议过,让你帮忙调查北港的问题,我并没有同意,因为我感觉这件事涉及到的关系太多,风险太大,搞不好会影响到你的政治前程,在这件事上,我承认我有私心。”他拍了拍凭栏,双目投向高远的天空,舒了口气道:“艳红同志的问题没那么简单,或许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报复行为,而是有人要利用这件事,把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北港,其中的内情一定相当的复杂。”
张扬笑http://m.hetushu.com道:“嫂子,龚书记可是顾家好男人,在我面前,没少念叨你们的好处。”
龚奇伟夫妇从里面走了出来,杨宁道:“女孩子一天一个样,别说是你,她爸爸都快不认识她了。”
宋怀明道:“他太年轻,他的资历还不够。”
张扬将带来的一束百合放在衣冠冢前,站在那里闭上眼睛,默默缅怀伊人的音容笑貌。
宋怀明道:“嫣然没有看错你你是个有担当的人。”
张大官人自从离开国安之后,几乎没有和他们的人再接触过和佟秀秀见面也不是因为工作关系,他把佟秀秀定位为自己的朋友,他们见面也是为了伍得志。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其实他是不忍心看着伍得志这样自我封闭下去,自从他毁容之后,和佟秀秀就断了联系,张扬知道伍得志心中始终无法忘怀佟秀秀,只是因为他自惭形秽,所以才拒绝佟秀秀的感情,如果这次能够帮他恢复过去的样子,也许伍得志会重鼓起自信。
张扬道:“宋书记让你感到压力了?”
张扬道:“这么久不见,一家人当然要好好聚聚。”
张扬之所以决定晚一天离开,是因为他还要去见一个人……顾允知。顾允知刚刚从京城回来不久,张扬去探望他的时候,顾允知一个人正在后院整理顾佳彤的衣冠冢,细心地除去坟冢上的杂草,只是离开了几天,这后院显得荒芜了许多。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一个普通干部,哪有人会跟踪我,反倒是你,你们组织机构这么严密,一举一动恐怕都要受到监视。”
龚奇伟抬起双目望着宋怀明,从宋怀明目光中看到的是坚定和果决,他意识到宋怀明已经对北港的问题忍无可忍。已经没有太多的耐性,半年是宋怀明留给自己的期限。在他看来,这半年的时间足够考察龚奇伟能否胜任北港的工作。
龚奇伟有些迷惘地摇了摇头,他不喜欢说谎,张扬被提名成为北港常委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
张扬道:“茶。”短时间内目光已经将咖啡馆的每一个角落搜索了一遍。
龚奇伟道:“其实以张扬去滨海之后的政绩,成为北港常委也很正常。”
赵天才道:“真有那么好的事情?”
龚奇伟低声道:“我一直都当你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
佟秀秀道:“我去南锡看过他,远远的,没让他发现,他现在的生活平静了许多,我不想因为我的出现而打扰到他的宁静。”
顾允知低声道:“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
张扬道:“伍得志都不知道?”
伍得志并没有感到被欺骗的愤怒,相反,他反而因此而感动,不仅仅为了佟秀秀对自己的那份恒久不变的真情,也因为这两个肝胆相照的朋友。
赵天才拍了拍伍得志的肩膀,伍得志扭过头去,默默拭去脸上的泪珠,低声道:“天才,我什么都明白。”
宋怀明道:“那就是项诚的意hetushu.com思了。”
龚奇伟笑道:“老夫老妻的了,女儿还在。”
张扬来到龚奇伟的住处,摁响门铃之后,开门的是龚奇伟的女儿龚雅馨,女大十八变,张大官人差点儿没认出她来,直到龚雅馨叫了声张叔叔,张大官人方才认出眼前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学生居然是龚雅馨,他笑道:“原来是雅馨,都成大姑娘了,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
龚奇伟向他伸出手去,两人的手久久握在一起。
龚奇伟有些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点过头之后,又如梦初醒般道:“你说什么?”
张扬道:“龚书记,我还有点事情,可能要晚一天回去。”
龚奇伟道:“会,也许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是拉拢你。”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也许有人想通过你去打击宋书记。”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我到北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我发现北港的工作比我预想中要复杂得多,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找到头绪。”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们之间的关系约默契,别人就会认为无机可乘,他们会对我们敬而远之,但是如果我们之间出现了裂痕,就会有别有用心者蜂拥而至。”他当时对龚奇伟的这句话并没有太过注意,可是当刘艳红出事之后,他开始反复回想最近一段时间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
龚奇伟道:“你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情想跟你谈。”
和宋怀明的这次谈话之后,张扬越发坚定了要把北港的问题查个水落石出的想法,他把赵天才和伍得志两人请到了东江,赵天才和袁波合开的汽修厂如今已经上了轨道,这厮闲着也没多少事情可做,这段时间倒是开始琢磨着环游世界了,和他相比,伍得志就安分了许多他很少出来活动,如果不是张扬找他,他才懒得离开自己工作的地方。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宋怀明道:“你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
龚奇伟马上沉默了下去。宋怀明说不同意就意味着将这件事盖棺定论,他发表意见也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张扬有些感动的抿了抿嘴唇,真正的感情并不是要每时每刻都相守在一起,佟秀秀对伍得志的感情早已升华,张扬接过服务生送来的红茶,喝了一口道:“之前我曾经委托于子良博士帮忙找了一位美国整形专家,可是得志那次放了我的鸽子。”
赵天才笑道:“我早就知道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张书记肯定有事儿。”
宋怀明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想听你代表谁。我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
张扬笑道:“我保证,这次就在国内,就在北港你们俩过去给我帮点小忙,顺便吹吹海风,晒晒日光浴,权当是度假那么轻松。”
佟秀秀大声道:“我的幸福就是他,没有人可以安排我的生活,即便是他也不能。”
张扬听说宋怀明已经给出了期限,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过去岳父大人www.hetushu.com做事的手腕没有那么强硬,难道他已经预知到了什么风吹草动?
“当真?”
张扬道:“得志真正受伤的是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低声道:“他想要保留尊严,想要给你幸福。”
伍得志道:“我都已经接受现实了,你又何必费心呢。”
佟秀秀含泪道:“我今生不会再爱……”
龚奇伟笑道:“我知道,所以这些水都是你嫂子从超市买来的,用冰箱不额外收费吧。”
张扬道:“我会帮您解决这件事。”
佟秀秀恢复得很好,上次的爆炸并没有给她留下任何的伤疤,可是只有知道那次的爆炸留给了她多大的伤痕和创痛她尝试修复和伍得志之间的感情,可是伍得志却摆出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自从受伤之后,就冷漠地疏远了她,佟秀秀知道这并非他的本意,伍得志是因为爆炸残废毁容,而产生了严重的自卑心理。
佟秀秀道:“我不敢断定是否能够做到,但是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会去尝试。”她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张扬道:“这里面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的积蓄,车博士的手术费很贵,我只能拿出这么多。”
宋怀明道:“你记住,你对我负责,你只需要向我交代!”
张扬通过金敏儿的关系帮忙给伍得志联系了一个整形专家,说好了最近亲自来到国内为他动手术之前他就跟伍得志说过这件事,伍得志对此却没有多大兴趣他轻声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这张脸,如果再换个样子,恐怕我又要失去自我了。”
龚奇伟道:“你还记得我刚去北港任职的时候,和你说的那番话吗?”
龚奇伟把今天上午见宋怀明的事情告诉了张扬。
伍得志道:“你最好还是说清楚,上次被你折腾到北韩,这次没这么简单?”
杨宁道:“你这张嘴就是会说话,我和雅馨出去逛街了,来了趟东江,刚好买点衣服,你们俩聊,不过晚上的时间得给我们留出来,我们一家人去看场电影。”
赵天才道:“别搞得那么神秘,到底什么事儿?”
无论是刘艳红还是龚奇伟,他们的努力都无法将北港破局,刘艳红出事之前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有走入某些利益团体的内部,才能发现他们的问题,龚奇伟过去所说的那句话和刘艳红似乎想到了一处。
杨宁发现了丈夫的心事,自从龚奇伟从省委回到宾馆之后,就长时间的陷入沉思之中,杨宁来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肩头:“奇伟,晚上陪女儿一起去看场电影吧。”
龚奇伟想了想:“少则半年多则一年!”
宋怀明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直接向我汇报。”
杨宁叹了口气:“你啊,过去在南锡的时候整天忙于深水港的工作,现在到了北港,我本以为你会轻松一点,可想不到,你的事情更多了,要不这样,等暑假到了,我请几天假,和雅馨一起去北港多陪你几天。你一个人在hetushu•com那边工作,我还真有些不放心。”
张大官人不觉有些脸热,自己算不上有担当的人,眼看都要成为俩孩子的爹了可还掖着藏着,他倒是想坦白,可他不敢啊如何能把感情的这碗水端平,真是太不容易了。
佟秀秀摇了摇头道:“必须要由我来,我只要你答应一件事,不要告诉他这件事和我有任何的关系。”
张扬道:“决定了,我对北港的了解要比其他人要多得多。”
宋怀明道:“我不要听这句话,我只要看到效果,看到成绩。”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我不同意!”
佟秀秀淡然笑道:“还是那么警惕,担心有人跟踪你?”
张扬诧异地看着她,他并不知道佟秀秀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龚奇伟道:“我会尽力!”
龚奇伟道:“宋书记。北港或许会牵动很大一批人的利益。”
张扬实话实说道:“不知道。”他对官场已经失去了当初的兴趣,现在想得最多的反而是如何勾画自己未来的家庭生活,自从秦清怀孕之后,张大官人回归家庭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心中的权力欲反而变得越来越淡薄。
龚奇伟的这次东江之行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结果,确切地说应当是没有完成市委书记项诚交给他的任务,其实龚奇伟前来东江之初就已经明白项诚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扔给了自己一个烫手山芋。省领导不会那么快收回成命,就在龚奇伟准备无功而返的时候,他却接到了宋怀明秘书钟培元的电话。让他去省委书记办公室去一趟。
两人谈话的时候,赵天才和伍得志就坐在咖啡馆对面的汽车内,两人从窃听器内把咖啡馆内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赵天才道:“我就说过,张扬肯定有鬼,果然被我猜对了……”他转向赵天才,却发现赵天才的墨镜下流出了两行热泪。
龚奇伟摇了摇头:“你的境界不止于此。”
张扬笑道:“现在不能说,等到了之后你们就会知道,总之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干坑自己朋友的事儿。”
张扬来到蓝蔓咖啡厅的时候,佟秀秀已经在午后的阳光下坐了很长一段时间,看到张扬,她微笑着招了招手,可张扬还是轻而易举地从她双眸中找到了那份深藏的忧伤。
龚奇伟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从冰柜里拿了瓶矿泉水给他。
龚奇伟笑道:“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还担心我在外面找情人啊?”
“金敏儿!”张大官人眨了眨眼睛:“你放心,绝对不是佟秀秀。”
张扬喝了。水提醒他道:“这水可是另收费的,黑着呢。”
张扬道:“你从来都没有失去自我,只不过把你自己封闭起来罢了,那整形医生是国际顶尖专家,我朋友好不容易才把他请过来的我都联系好了你跟我回滨海,就住在滨海市人民医院,手术地点就在那里。”
杨宁道:“她洗澡呢。”
佟秀秀道:“我并不在乎他的样子,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他,永远不会改变http://www.hetushu.com。”说这句话的时候,佟秀秀的眼波极其温柔,她抬起头望着张扬道:“这位南韩医生是世界最顶级的整形专家,我看了他的很多资料,知道他应该有能力为得志解除伤痛。”
龚奇伟道:“宋书记,我个人也不赞同工作组对地方政务干涉太多的做法,就算能够起到一时的警醒作用,但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奇伟,他需要的是磨练而不是鼓励。”他停顿了一下道:“我听说你对省里下派工作组一事抱有不同意见?”
张扬道:“刘厅曾经跟我说过北港的情况非常复杂,想要破局就必须先身入局中。”
张大官人没说实话,虽然帮忙请到这位世界顶尖整容医生的是金敏儿,可是搜集这方面资料,主动提起这件事的人却是佟秀秀他在告诉伍得志这件事之后不久,就和佟秀秀见了面。
张扬道:“我这样的一个人,你相信我会违纪吗?”
龚奇伟道:“宋书记,我这次来是代表北港市领导层……”
龚奇伟看了看时间,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他是问张扬是不是明天一早和他一起回去。
张扬低声道:“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一切,为什么不告诉他,你为他做得所有这一切?明明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分开?为什么要彼此折磨?”
佟秀秀叹了口气道:“上次的事情之后,组织上派给了我几次任务,我都做得很不好,去年年底,我还受了伤,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
张扬道:“别把我说得那么市侩,一个好汉三个帮,一棵篱笆三棵桩,我遇到了麻烦,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兄弟们啊。”
龚奇伟笑道:“听这话就是在指责我不顾家。”
“你需要多长时间?”
张扬道:“风险很大!我若出事,谁来证明我的清白?”
龚奇伟等到她们两母女走后,苦笑着摇摇头道:“张扬,你别见怪,你嫂子啊说话太直。”
让龚奇伟意外的是,宋怀明的话题却从张扬开始。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想通过恢复他的容貌,治好他内心的创伤?”
伍得志摇了摇头道:“我还没决定是否领张书记这个人情。”他看了张扬一眼道:“你还没告诉我谁帮忙找得医生?”
佟秀秀轻声道:“咖啡还是茶?”
此时浴室内传来龚雅馨的声音,杨宁在丈夫脸上吻了一下,起身去给女儿拿换洗衣服。
张扬将那张卡片推还给佟秀秀:“他的手术费我来解决。”
张大官人笑道:“我骗你作甚,自从上次你们受伤后我就没见过她。”
龚奇伟道:“宋书记。也许应该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
佟秀秀点了点头,轻轻搅动面前的咖啡道:“我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那天爆炸的情景,我无法胜任国安的工作,请示领导之后,我选择了离职,现在我和国安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宋怀明静止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转向张扬,盯住他的双目,低声道:“你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