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1章 往事如昨

顾允知道:“你在怀疑萧国成?”
顾允知听得很认真,对这段历史他有所了解,但是并不详尽。
魏龙兴双眉拧在一起,他听出来了,项诚分明在嘲讽自己这半月来徒劳无功的调查,项诚在指出,工作组的调查从一开始就选错了方向。
以魏龙兴为首的省纪委工作组也明显感觉到了来自北港方面的对抗情绪,他们的到来肯定要触犯北港干部的政治利益。受到抵触也是理所当然。让魏龙兴郁闷的是,北港的调查工作比他预期之中还要难以展开。这并不能归结于北港干部的不配合。无论他们怎样努力,他们找到的可用资料也只能用可怜来形容。
项诚发现陈岗明显恢复了生气,双目冷冷盯着陈岗道:“老陈,不用我提醒你刘厅当初从东江过来是为了调查什么问题的吧?”
张扬常常会想,如果佳彤不是认识自己,或许不会被海瑟夫人的关注,或许她现在仍然能够好端端的活着,张扬道:“我曾经多次去过卢家梁小石洼村,了解了那里的一些情况,当初去那里插队的知青一共有八个,许常德、董得志、沈良玉、王均瑶、陈爱国、陈天重、闵刚、萧明轩,这其中许常德、董德志、沈良玉、闵刚、陈天重、王均瑶都已经被证明死亡,只有陈爱国和萧明轩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张扬说这番话的时候故意掩饰了一个实情,那就是王均瑶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当初他从国安得到了这方面的资料。
张扬道:“养养说,他故意在薛老寿宴上提起佳彤的事情刺激您。”
魏龙兴道:“我这次来不是为了了解情况的。”
顾允知道:“我忽然觉得这座衣冠冢并没有存在的意义,佳彤已经走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给她留有位置,何必要在这里空留一座坟冢,我活着,我可以过来照看她,终有一天我会老去……”
顾佳彤虽然落入了水流湍急的尼亚加拉河,但是没有人找到她的尸首,无论在张扬还是顾允知的心里,他们始终都没有承认顾佳彤死去,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都保存着那么的一丝奢望,他们希望顾佳彤仍在人世。
项诚道:“公安厅不是还有个专案组继续查着,不要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了。”
项诚不屑道:“早晚都得走,总不能留在北港一辈子。”
项诚还是表现的谦和有礼,尽管他对魏龙兴并没有多少好感,但是人家的级别摆在那里,即便无法和这样的人成为朋友,他也不想多一个这样的敌人。项诚把魏龙兴请到房间内坐下,微笑道:“魏厅长今天过来又想了解一些什么情况?”
张扬笑道:“爸,我没有不敬的意思。”
张扬道:“您对他没有期许,也就是说您不再给他压力,或许以后能够收获惊喜呢?”
萧国成笑着摇了摇头,他低声道:“你最近的很多行为都让我不解,当众刺激顾允知,现在又要把这把火烧向北港www•hetushu.com。”
张扬道:“我一直都在想,海瑟夫人当初为什么要加害佳彤。”
项诚没好气道:“人家查出来问题还会跟你说?”
顾允知道:“张扬。不要因为我们的事情而改变你和别人相处的态度,别人的朋友。未必是你的朋友,同样,别人的敌人也未必是你的敌人,更何况我和世纶根本就不是敌人。”
张扬道:“爸,我一直都很奇怪,薛世纶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有人要杀他而后快呢?”
萧国成道:“那会是谁?”
萧国成道:“流言蜚语一笑置之。”
项诚的这句话问得不软不硬,魏龙兴点头道:“满意,满意!”
项诚并没有想错,工作组在北港半个月的调查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已经开始失去耐心。
顾允知淡然笑道:“人对自己的儿子总是格外的宽容,所以我永远成不了一个伟大的人。”
“改变只是一时,如果你不回头,荒草很快就会长满耕过的土地。”
魏龙兴道:“这是因为刘厅当晚是从北港离开,所以才会将北港作为重点调查目标之一。”
通过和顾允知今天的谈话,张扬证实了一点,薛世纶和顾允知之间是有矛盾的,而且这种矛盾对薛世纶来说不可调和,否则他不会在自己父亲的寿宴上公然提起顾佳彤去刺激顾允知,张扬忽然想到,其实有个直接有效的方法,如果可以取到元和幸子的基因样本,拿来和顾允知的做一个对照,就能够证明他们之间是否有血缘关系,过去他也曾经产生过这个想法,不过太多的证据可以证明元和幸子的出身和履历,他一直认为没有采用这个方法的必要。
张扬望着顾允知,望着他唇角的淡淡笑意,他忽然读懂了顾允知的内心。张扬点了点头道:“爸,我尊重您的意见。”
张扬摇了摇头道:“本来有,可是见到您之后没有了。”
陈岗道:“查来查去,还不是做做表面文章,没见他们查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张扬静静望着顾允知,他此次前来本想询问顾允知和薛世纶之间的旧事,可是真正面对顾允知的时候。却又不忍心再问。他不想引起顾允知的不快,扰乱他业已平复的心境。
顾允知淡然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们若是记在心上,只会让自己不快乐。”
薛世纶摇了摇头:“总有改变。”
魏龙兴道:“通过这段时间的调查,我们已经初步了解了一些情况,是时候回去向领导汇报了。”
项诚道:“人活在世上就图一张脸皮,想要别人给脸,得自己先要这张脸。”
魏龙兴道:“你说。”
六月全国大范围内普降暴雨,可奇怪的是濒临大海的北港却始终没有降雨,天阴沉沉的,格外的沉闷,让人感觉压抑的透不过气来。工作组在北港展开了大范围的取证调查,他们的行动也成为笼罩在北www.hetushu•com港干部心头的阴云。
陈岗老脸一热道:“那都是别人再诽谤我。”
魏龙兴出门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北港纪委书记陈岗,陈岗看到魏龙兴,热情招呼道:“魏厅,您在啊!”
张扬道:“在我心中,您一直都是一个伟大的人。”
“我可以,”张扬大声道。
“所以他认为您毁掉了他的政治前程。所以他一直都记恨您。”
项诚笑道:“魏厅长,我这样问并不是对工作组的调查有任何不满,我只是想说说个人的看法,据我所知,当晚刘厅是从北港前往荆山,按照普通的思维,好像是北港有人对刘厅的工作不满,所以选择中途下手,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是不是有人不想让刘厅去荆山?哦,对了,刘厅现在应该苏醒了,她那天晚上,冒了这么大的雨,连夜赶去荆山,究竟有什么要紧事?她去荆山究竟做什么?”
顾允知深邃的目光望着张扬的双目,他的目光有着一如既往的穿透力。似乎能够一直看到人的内心深处,顾允知道:“你是不是有问题想问我?”
顾允知道:“我没有参加薛老的葬礼让你感到非常的困惑。”
魏龙兴道:“没什么好辛苦的,大家都是为了工作,这段时间我们在北港叨扰,对你们的工作也造成了不少的影响,还望大家多多海涵。”
萧国成的双眼中掠过一丝不快的光芒:“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
薛世纶盯着墓碑上父亲的遗像,低声道:“我们还答应了老爷子,要陪他去香江看看。”
顾允知道:“我想平了这座衣冠冢!”
陈岗道:“查就查嘛!刘厅长在春阳出了意外,他们不去当地查,却来我们这里查,搞什么啊?按照他们的逻辑,刘厅长还是从东江过来的呢,为什么不在东江查?”
张扬察觉到了异样:“爸,您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对?”
萧国成道:“你的胆色向来是我佩服的。”
张扬微笑道:“您和明健和好了?”
薛世纶闭上双目,天地间除了他们之外就是急促的雨声。良久他方才睁开双目,低声道:“最近有件事传得很盛,据说乔振梁的女儿并非是他亲生。”
薛世纶道:“可是我听说这件事是真的。”
京城的这场雨下得很大,可是薛世纶和萧国成仍然坚持来到薛老墓前祭扫,两人每人拿着一把雨伞,站在老爷子的墓碑前,或许是天气的缘故,他们的目光都显得有些湿润。
“为什么刘厅出事地点在江城春阳,但是工作组要将重点调查的目标锁定在北港?”
萧国成道:“人算不如天算!有时候想想,我们就像两头拉车的牛,拼命埋头往前走,以为我们可以改变什么,可当我们拉着犁头走到尽头的时候,回头去看,什么都没改变,改变的只有我们自己罢了。
张扬道:“她和佳彤实在是太像了。”
项诚道:“魏厅,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就是不知和_图_书道合不合规矩。”
张扬道:“我有理由相信,王均瑶在海外经营了一个巨大的洗钱网络,国内有些政府官员将自己的不法收入通过她的这个途径源源不断的洗清,王均瑶、许常德、董德志这些人一直都是有勾结的,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萧国成和他们有关系,可是他们既然都是从同一个村子里出来的知青,他们之间或许还会有些联系。”
张扬道:“爸,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魏龙兴道:“调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必须一步步来,有些事我们已经掌握,但是并不适合现在公布。”这是个极其笼统而又极其苍白的答词,魏龙兴自然没兴趣在项诚这里再呆下去,起身走了。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相信世纶不会再纠结这些小事,有些时候,只是发发牢骚罢了。”
顾允知点了点头。
萧国成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北港风声鹤唳。很难保持平静无波的心态了。”
顾允知摇了摇头:“佳彤想要的是我们在心底默默怀念她就已足够,而不是一座坟冢成为我们记忆中的枷锁,我相信,她想要留给我们的是美好而不是忧伤。”
萧国成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世纶,到了我们这种年纪还有什么放不开的?算了!”
两人都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顾允知忽然道:“薛世纶和元和幸子是不是认识很久了?”
顾允知并没有想到其中的关系竟然会如此复杂。
龚奇伟的这趟东江之行并没有带来满意的结果,项诚对此早有预料。自然少不得嘲讽两句,可是项诚心里也明白无非是抒发一下郁闷罢了,项诚对北港目前的现状非常的不满意,但是他相信不会始终这样下去,工作组不可能始终维持这样的热情,省里也不可能始终施加这样的压力,只要他们无法在短期内取得进展。省里就会失去耐心,甚至会撤回工作组。
张扬道:“陈爱国如今还在小石洼村的小学校里教书,而萧明轩,就是已经完全改变了面貌的萧国成,他现在已经成了一位知名华商。”
顾允知拍了拍张扬的肩头,和他一起回到房间内,顾允知道:“这次的京城之行,让我感悟颇深,人生不能始终沉浸在回忆中,对于我这样的老人,今天永远都要比昨天更为珍贵。”
顾允知微笑道:“平安就好,我的人生已经不需要惊喜,我也不想面对悲伤。”
薛世纶笑了起来:“荒得不是土地,而是你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心口。
顾允知眉头紧锁,通过张扬的这番话,他已经知道张扬在怀疑什么,张扬已经将薛世纶列为疑凶之一。
顾允知低声道:“因为许常德。”许常德父子的死亡多少和他和张扬有些关系,王均瑶因此而生出仇恨,从而迁怒于顾佳彤也很正常,这也正是顾允知和张扬始终都感到内疚的地方,他们都认为是自己连累了佳彤。
张扬微hetushu•com微一怔,愕然道:“什么?”
两人的目光同时投向前方的墓碑。萧国成道:“活着的时候,应该多陪陪家人。”
顾允知道:“没什么,张扬,我只是觉着那个元和幸子出现的有些突然。”
项诚心中暗自冷笑,初步了解?你了解什么?无非是自己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嘴上却道:“魏厅辛苦了。”
张扬道:“我才不怕,只要让我查出这背后的黑幕,让我查到谁是谋害佳彤的真凶,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他血债血偿!”
“哦?”项诚故作惊奇状。
顾允知道:“明健的确改变了许多,变得务实,变得不再好高骛远,不过这并不足以成为我夸奖他的理由。”
张扬笑道:“爸,您对明健的期望太高。”
张扬又道:“王均瑶的背后应该还有黑手,我有理由相信,很多的事情都是他一手导演策划的。”
张扬道:“爸,您有没有觉得,薛老的这次寿宴是他故意要搞这么大的吗?”
魏龙兴淡淡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话,快步走了。
陈岗尴尬道:“我就是说省里这次下派工作组的做法欠妥,摆明了是对我们的不信任。”
陈岗进入项诚的房间内,看到笼罩在项诚脸上多日的阴云散去,陈岗笑道:“项书记,工作组走了!”
薛世纶微笑道:“其实我早就放开了。只是你以为我放不开罢了。”
顾允知道:“世上真的会有人如此相像吗?”
薛世纶转向萧国成:“你以为北港的事情和我有关?”
张扬睁开双目:“爸,您说。”
顾允知道:“如果你把自己放在他的位置上,就会认为这很正常,为父亲办寿宴没什么不对。”
萧国成道:“世纶。你想说什么?”
张扬道:“我不了解这个人,他和薛世纶一样,身上让人看不透的地方实在太多,他们在国外干什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在短期内就积累起来这么大的一笔财富?”
顾允知点了点头,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了。他忽然想起自己在滨海,和薛世纶在海滩散步时偶遇元和幸子的情景,薛世纶装出对元和幸子素昧平生,这样看来,那天的偶遇很可能是薛世纶的事先安排。
顾允知道:“张扬,有些话一定是不能乱说的,在你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之前,如果让他知道你在针对他,恐怕……”顾允知下面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白,以薛世纶这帮人的根基和人脉,如果张扬触怒了他们,后果会相当的严重。
薛世纶道:“国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她和你某些方面有些相像。”
萧国成道:“明天我回加拿大了,有些事物需要处理,七一前不会回来。”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我承认,过去对他的期望的确太高,可是在他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发现不仅仅是他自身的问题,我在无形之中也给了他太大的压力。所以,我现在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期许了。”
m•hetushu•com薛世纶道:“你当年不是……”
张扬道:“他们怎样相识我并不知道,不过元和幸子和萧国成合作拿下了福隆港的改造扩建工程,萧国成和她的相识好像是通过薛世纶的关系。”
薛世纶道:“心态方面你一直都是我的老师。”
魏龙兴这次来见项诚是向他辞行的,其实以魏龙兴的级别,没必要向项诚交代什么,但是他还是专程来了一趟,意味着他们工作组对北港初期审查的结束,也宣告着他们这次要无功而返。
萧国成道:“其实我何尝不希望能有一个女儿。”说完他转身走入风雨之中。
顾允知笑道:“等我故去的时候,你再说这种话。”
薛世纶道:“无论是谁,都是我的敌人!”
顾允知道:“自从他出国经商之后,我们就中断了联络,因为他的缘故,我也觉得自己愧对薛老,这些年来,和薛老之间也很少来往,我并不了解他的事情。”
薛世纶摇了摇头道:“你想错了,这件事和我没有一分一毫的关系,惹火烧身的事情我不会做。”
张扬道:“怀念一个人要放在心里。我明白了。”
顾允知并没有想错,自从张扬得悉薛世纶利用顾佳彤刺激顾允知之后,他就明白这么多年来,薛世纶从未放弃过对顾允知的敌视,他既然可以仇恨顾允知二十多年,做出极端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张扬道:“一个人可以将这件事记恨几十年,那么他的心胸肯定有问题。”
项诚道:“魏厅,大家的目的都是相同的,都是为了要把北港变得更好,您这么说就有点太客气了。刘厅长这次发生意外,我们也非常的意外,我们也非常的关注,希望能够找到幕后黑手,早日将他绳之于法,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只要可能,我们北港会提供给工作组最大限度的帮助,魏厅对我们的配合还满意吗?”
陈岗的脸皮红到了耳根子:“呃……”
其实自从元和幸子出现之后,张扬对她的身份也是深深怀疑,他甚至怀疑元和幸子就是顾佳彤,可是经过他的调查,发现元和幸子和顾佳彤应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这才渐渐丧失了希望,顾允知的话,和他做出平坟的决定,都似乎证明顾允知对女儿的死开始产生了某种不确定。
顾允知道:“我和薛世纶之间并不像你想像中那么和睦,当年他和我共事过,他的头脑非常灵活,也非常有能力,搞经济很有一套,是个十足的改革派,和他相比,我只能算得上一个保守派。”顾允知适时的停顿了一下,目光变得有些迷惘:“后来我们在一件事上发生了分歧。我将他的事情如实反映给了薛老,当时,我只是想他纠正自己的错误,可是我并没有想到那件事会导致他放弃了政治前程……”顾允知叹了口气,双眼中掠过一丝痛惜的目光:“他是个政治天才,我一直都认为他在政治上的成就会超过我,可是他却过早的倒在了前进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