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3章 失去理智

汽车回到北港市南郊,张扬让陈岗将车停下,陈岗踩下刹车,望着前方的灯火,仍然有些惊魂未定。 张扬指着一旁的十里香砂锅道:“下车,我请你们喝酒压惊!” 整个晚上都是张扬在指挥,陈岗和袁孝商已经完全沦为陪衬,他们每个人都需要镇定,一杯酒下肚,陈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恢复了温度,他变得僵硬的头脑渐渐活络了起来,这是个让他终生难忘的夜晚。 北港市纪委书记陈岗,滨海市委书记张扬,北港富商袁孝商三人坐在北港南郊的一个砂锅夜市喝酒,这是普通人无法想像的情景。
张扬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玻璃杯酒,举杯示向两人然后一饮而尽:“以后我不会忘记你们对我的好处!”
张扬根本没有看她,盯住江乐道:“我让你跪下!跪下!” 江乐的嘴唇动了动,终于屈服了,慢慢跪了下去。
那男子正是新任市委书记龚奇伟的秘书江乐,看到张扬他脸都吓白了。 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道:“你跟我进来!”
陈岗心中暗叹,今儿张扬是被妒火蒙住了双眼,什么事情都不顾了,他低声道:“算了。”又向江乐道:“江乐,你跟张书记道个歉不就行了。” 江乐头都不敢抬,颤声道:“对不起,张书记……以后,以后我再也不敢到这里来了。”
袁孝商本以为这件事会就此收场,却想不到桑贝贝忽然向张扬冲了过去,她的手中还操着一只酒瓶,看来是要给张大官人当场开瓢,这妮子真是野性难驯。
陈岗道:“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
袁孝商有些不甘心,再次摸了摸桑贝贝的颈侧,仍然没有任何的脉动,而且桑贝贝的体温似乎变得有些凉了。他在心底已经确定桑贝贝死了,他望向张扬。 张扬的表情显得非常的焦灼不安。 陈岗此时的心情极其复杂,张扬落难是他乐于见到的事情,今晚的事情显然是过失杀人,身为纪委书记,陈岗对法律非常的熟悉,他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就算张扬因此而落难。他也不会有什么善终,他有把柄被张扬握在手里。张扬要是出了事情。肯定自己也完了。
袁孝商向周围看了看,确信周围没人,两人迅速撤离了黑礁崖,回到张扬的越野车内。陈岗低声道:“怎样?” 张扬道:“走!离开这里!” 陈岗迅速调转车头向远处驶去。
袁孝商看到陈青虹一个人进来,就感觉有些不妙,他微笑道:“陈总,我听说你们最近请了几位大学生。” 陈青虹笑道:“我正想跟你们说这事儿呢。” 陈岗假惺惺道:“我们就是喝酒聊天,还是清净点好。”虽然他打心底喜欢青春可人的女大学生,可也得看看身边有谁。更何况今晚的气氛不对,主角不是他。 张扬望着陈青虹,犀利的目光穿透了室内暗淡的光芒,看得陈青虹内心一颤。虽然陈青虹和张扬打过不少次的m•hetushu•com交道。但是她并不了解张扬。 袁孝商笑着举起酒杯道:“张书记,消消气,陈总,桑贝贝呢?”袁孝商对陈青虹也不满意了,居然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都搞不定。 张扬道:“我没生气啊,袁总以为我生气了?”他转向陈岗笑道:“陈书记,我的胸襟和气量至于这么小吗?” 陈岗摇了摇头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大度得很啊!”陈岗看出来了。今儿自己是负责捧哏的,张扬说什么,他跟着捧上两句就得,不过他也不相信张扬能够闹出多大乱子。 张扬的目光再度投向陈青虹道:“让桑贝贝过来给我倒酒!” 陈青虹求助地望向袁孝商。袁孝商使了个眼色道:“还不快去?非得要张书记不高兴。”
袁孝商道:“陈总,我想不用我再叮嘱你应该怎么做,只要这件事多一个人知道,我就拿你试问。” 陈青虹道:“我明白,我明白……我什么都不知道……”
袁孝商点了点头,听到张扬低声数道:“一、二、三!”两人同时发力,将装着桑贝贝尸体和石块的麻袋扔下了黑礁崖。 两人举目望去,却见麻袋沉入深不见底的海水之中。
这样的情况,陈岗不好插口。 袁孝商却不能不说话,他低声劝道:“张书记,别生气。” 张扬笑了笑,他站起身来,慢慢走出门去。 陈青虹不敢阻拦他。 袁孝商赶紧起身追了上去,握住张扬的手臂低声道:“张书记,这里是天街,陈书记也在。”他在提醒张扬要顾及自己的身份。 张扬道:“放心吧,我没事,我就是想看看,究竟是谁找她。” 袁孝商苦着脸道:“张书记,算了!” 张扬已经甩开他的手走向吧台。
陈岗坐在张扬身边,也被溅了几滴红酒,无论是陈岗还是袁孝商都没有想到桑贝贝会有这样的胆色。 张扬望着桑贝贝,很平静地扬起手中的酒杯抿了口红酒。不过他的脸上身上都沾上了不少的酒水,显得颇为狼狈。
陈岗低声道:“怎么办?”
袁孝商沉声道:“且慢!”他抬头望向张扬。
袁孝商内心一震,他万万想不到那名男子认识张扬。 张扬望着那名男子,唇角露出了一个极其不屑的笑容:“江秘书,这么巧啊!”
袁孝商想得却是另外一回事,事情虽然发生在天街,可是天街幕后的老板就是自己,如果桑贝贝死在张扬手中一事暴露,那么,以后天街,甚至连皇冠大酒店也不要想做什么生意。还有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张扬对自己有恩,如果不是张扬。他的儿子早就被人给劫走了,袁孝商应该何去何从。全都要看张扬自己的意思。
陈青虹再度来到吧台,心中实则是恼怒到了极点。 桑贝贝仍然在和那个姓江的男子说话,看到陈青虹一脸怒容,桑贝贝道:“怎么了?” 陈青虹忍气吞声道:“张老板点名让你过和-图-书去,贝贝,我平时带你不薄,你不要让我难做。” 那个姓江的男子倒是显得很好说话:“贝贝,你去吧,我走了。” 桑贝贝道:“你等着我,我去去就来。” 陈青虹听到她总算答应去一趟,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陈青虹已经了解这妮子软硬不吃的性子,她叹了口气,想了想实在是没多少办法,终于还是先往张扬所在的9包走去。
陈青虹有些不甘心,她伸手去摸桑贝贝的脖子,感觉到桑贝贝的肌肤已经凉了,此时她开始渐渐接受了桑贝贝死亡的事实,颤声道:“她……”她本想说桑贝贝死了,可是袁孝商及时制止了她。 几个人全都将目光投向张扬,这件事是张扬惹出来的,应该怎么办,自然也要看他的意思。
陈青虹道:“我去叫医生。” 张扬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双目之中凶光毕露,一字一句道:“今晚的事情,大家最好都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陈青虹被他吓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张扬指了指江乐,充满嘲讽的向桑贝贝笑了笑,然后向江乐道:“滚!以后不要让我在这里看到你。”
陈青虹来到吧台,向那男子笑了笑道:“江先生,您又来捧贝贝的场?” 那男子笑了笑道:“只是闲聊几句。” 陈青虹向桑贝贝道:“贝贝,你给9包送两瓶路易十三过去。” 桑贝贝道:“我这忙着呢。” 陈青虹心中暗怒,如果不是因为袁孝商事先交代过,她早就将桑贝贝给开了,这小妮子实在是个麻烦,太不听话了,一个雇员而已,居然敢违逆自己的意思,陈青虹仍然保持着微笑:“贝贝,张老板点名要你过去啊,你们老朋友了。” 桑贝贝道:“我不认识他!” 陈青虹被噎得愣在那里。 桑贝贝转身又和那男子说笑起来。 陈青虹向桑贝贝招了招手,附在她耳边低声道:“贝贝,张老板什么脾气不用我提醒你吧?” 桑贝贝道:“他什么脾气跟我有关系吗?”
张扬向袁孝商道:“孝商,你帮我一起送她回去。”
途经杂品店的时候,张扬让陈岗停车,让袁孝商下去买麻袋和绳索。
江乐的脑袋耷拉了下去:“张书记……我跟她没什么……” 张扬道:“跪下!” 江乐愕然望着张扬。
袁孝商帮他抬起麻袋,感到这麻袋极其沉重,别说里面是具尸体,就算是一个活人,抛下去也没命了。 张扬看了袁孝商一眼,低声道:“我数到三,咱们就扔下去。”
陈岗摸了摸桑贝贝的脉搏,根本探不到任何的脉息,几个人的心情顿时沉了下去,谁都没有想到张扬这一推居然推出了人命。
张大官人岂能让她攻击到自己,一拳迎了上去,将桑贝贝扬起的酒瓶砸了个稀巴烂,此时的张扬宛如一头被触怒的雄狮,抓住桑贝贝的头发,狠狠将她向一旁推去,桑贝贝虽然彪悍,可是力量方面毕竟比不和图书上张扬,被推得向后推去,后脑勺重重撞击在墙壁之上,身体软绵绵躺倒在了地面上。 陈青虹吓得尖叫了一声。 张扬怒道:“贱货,作死吗?”
袁孝商和陈岗原本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念头,可是马上发现桑贝贝躺下去手足抽搐了几下就毫无声息了,他们开始意识到可能出事了,陈岗和袁孝商都走了过去,陈青虹看到桑贝贝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面如死灰,她伸手探了探桑贝贝的鼻息,发现声息全无,陈青虹毕竟是个女人,吓的尖叫起来。
袁孝商挂上电话,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道:“我保证天街那边不会出问题,陈青虹的嘴巴很严。”
张扬落下酒杯,目光盯住袁孝商道:“陈青虹那边不会出问题吧?” 袁孝商当着他的面打了电话,陈青虹那边一直都在等着他的电话,袁孝商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陈青虹颤声道:“办妥了,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自己刚才说不干了,大家都知道她甩手走了。”
袁孝商在事情发生之后表现的积极配合,张扬将自己的汽车钥匙扔给陈岗,陈岗开了张扬的车,袁孝商帮着张扬将桑贝贝送入车内。 汽车启动之后,陈岗方才道:“去哪里?” 张扬道:“蔺家角!” 陈岗咬了咬嘴唇,他这辈子虽然没少干坏事,可是帮人毁尸灭迹的事儿还是头一次干,张扬啊张扬,今晚把他和袁孝商全都变成帮凶了。
桑贝贝道:“张扬,你给我听着,我有我自己的活法,轮不到你来干涉,我要是喜欢一个人,我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但是,如果我厌恶一个人,那么,我会跟他恩断义绝,不要以为你有些势力,你当我什么?玩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是个人,不是谁的附庸,跟什么人交往是我的自由,你休想限制我!”桑贝贝说完,转身就走。 陈青虹想要拦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我不干了!” 陈青虹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弄懵了,今晚究竟是唱得哪一出啊! 陈岗看到眼前的一幕,却不由得想起洪长青跟他摊牌的事情,他不禁暗暗心惊,女人的心思果然是最难捉摸的。
房门被从外面推开,桑贝贝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干什么?跟别人耍什么威风?有种冲我来!”陈青虹随后也跟了进来,今天最难做的就是她。
桑贝贝已经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她在吧台前和那名姓江的男子说着什么,那男子起身,也要跟她一起走,可看到走过来的张扬,他愣在了那里,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和恐惧,结结巴巴道:“张……张……书记……”
桑贝贝快步走向9号包房,陈青虹担心她出言无状顶撞了张扬,赶紧跟了过去,抢在桑贝贝前头将房门打开,笑道:“张书记,我把贝贝给请来了,刚才吧台太忙。” 桑贝贝走进房内m.hetushu•com站在那里,一双美眸虎视眈眈地盯着张扬。 陈青虹赶紧打圆场道:“贝贝,赶紧去给张书记敬酒。” 袁孝商对张扬笑道:“今晚天街的确很忙,张书记多担待一些,贝贝,你过来给张书记敬杯酒,他肯定不生你气。”
陈青虹走过去将几上的红酒端给了桑贝贝,桑贝贝拿起红酒,走向张扬,忽然一扬手,将一杯红酒全都泼在了张扬的脸上,陈青虹一声惊呼。
袁孝商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张扬又向陈岗道:“陈书记,麻烦您帮忙开车。” 袁孝商和陈岗都见识过张扬的身手,谁都知道他的厉害,张扬这会儿完全镇定了下来,他正在做着把两人拖入泥潭的事情。 袁孝商并没有任何的犹豫,陈岗却不免有些担心,这厮该不是想杀人灭口吧?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他想抽身事外,反倒让人生疑。 于是在袁孝商和陈岗的帮助下,张扬抱着桑贝贝经由电梯来到楼下,袁孝商现在发现了预留这架私密性极强的电梯的好处,至少张扬带走桑贝贝的情景没被太多外人看到。
江乐如获重赦,起身顾不上看桑贝贝一眼,快步向门外走去。
发现张扬此时的表情也流露出些许的慌张,袁孝商道:“情况好像不妙。” 张扬冷冷道:“装死吗?”他走过去来到桑贝贝的身边蹲了下去,陈岗面色凝重地看着张扬,他已经确定桑贝贝既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脑后流出了一大滩鲜血,应该是已经死了。 张扬摸了摸桑贝贝的脉门,又俯身听了听她的心跳,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惶恐,看得出他强装镇定,低声道:“不妨事,只是晕了过去……” 袁孝商和陈岗对望了一眼。两人从对方的表情中都已经看出谁也不相信张扬的话。
陈岗更没有想到今晚的这顿饭会上演如此戏剧性的一幕,当他看到张扬返回之后不久,江乐诚惶诚恐的走入包房之后,陈岗方才明白,敢跟张扬抢女人的居然是龚奇伟的秘书,这厮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张扬又将目光转向陈岗,陈岗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连袁孝商都想不透,何以陈岗会对张扬惧怕到这种地步?
张扬道:“贝贝醉了,我送她回家。” 他走过去,将桑贝贝从地上扶起。 陈岗明白了张扬的意思,他想要将今晚这件事掩盖住了。陈岗没有表态,他知道无论自己想还是不想已经被扯进一个天大的麻烦之中了。
袁孝商已经知道张扬要干什么了,桑贝贝躺在后座上一动不动,张扬的表情阴沉的吓人。 陈岗按照张扬所指的方向来到了蔺家角的黑礁崖,确信周围没人,张扬抱起桑贝贝的尸体向上走去,袁孝商拿着麻袋和绳索跟在后面,张扬向陈岗道:“你在车里等着,顺便帮我望风。” 陈岗这会儿神经都吓得抽搐了,点了点头,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看着张扬和袁孝商一前一后走向黑礁和*图*书崖,背脊上满是冷汗,张扬这小子真是心狠手辣,难怪这么年轻就爬升到了现在的位置上,以这小子的身手,今晚该不会将自己灭口吧?陈岗越想越怕,可想想还有袁孝商,还有陈青虹,张扬不可能将他们全都一网打尽。换一个角度来看,张扬也不是什么好鸟,他抓住了自己的把柄,这次自己也抓住了他的把柄,秃子别笑老和尚,大家谁都不是什么好人!陈岗的内心在激烈交战着。 袁孝商和张扬来到黑礁崖顶,黑礁崖并不算高,但是下面水深浪急,的确是毁尸灭迹的绝佳地点。 张扬摸了摸桑贝贝的颈部,似乎还存着最后的一丝期望,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俯下身吻了吻桑贝贝业已失去温度的面颊,转向袁孝商道:“你帮我把她装在麻袋里,我不忍心!” 袁孝商点了点头,他来到桑贝贝面前,望着桑贝贝失去光彩的美丽俏脸,心中也是一阵惋惜,他将桑贝贝的尸体装在麻袋之中,这会儿功夫张扬搬了不少的石块过来,将石块塞入桑贝贝所在的麻袋,袁孝商想起他刚才的话,心中暗叹,还说不忍心,下手比起我还要歹毒几分。 张扬放了不少石块在麻袋中,然后将麻袋捆好。
袁孝商非常冷静,一把掩住了她的嘴唇。
陈青虹颤声道:“我去叫救护车……”
张扬端起面前的酒杯,递给江乐道:“喝杯酒!” 江乐伸手去接,张扬不等他碰到酒杯,左手已经一个耳光打了过去,打得江乐原地转了一个圈,嘴唇的血都流出来了,江乐捂着脸,满脸委屈地看着张扬。
陈青虹本想过去看看,却被张扬吼住:“谁都不许管她!”这厮发起脾气来,声势相当骇人。
陈岗这会儿有些看明白了,张扬今天应该不是设圈套坑他,在天街发脾气,真正难堪的不是他,而是陈青虹和天街的幕后老板袁孝商。虽然袁孝商将关系撇得很清楚,但是瞒不过陈岗。张扬和袁孝商之间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按理说张扬也不会给他难看,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桑贝贝真惹毛张扬了,男女之间闹些摩擦是很正常的。看来张扬也有冲动的时候,想到这里陈岗暗自发笑。这厮何时不冲动?
桑贝贝道:“江乐,你别理他!” 江乐咬着嘴唇,不知如何是好,张扬道:“9号,我等你!”
袁孝商向陈青虹道:“陈总,桑贝贝喝多的事情你知道应该怎么做,我听说你刚才已经把她辞退了?” 陈青虹虽然害怕,但是她还没有被吓傻,袁孝商的这些话根本就是在提醒她,陈青虹连连点头,现在无论袁孝商说什么,她唯有点头应承。
张扬道:“我碰过的东西你也敢碰?” 陈岗和袁孝商对望了一眼,今天的事情看来真的是麻烦了。张扬明显是妒火中烧,刚才被桑贝贝泼酒的怨气全都发到了江乐的头上。
桑贝贝一旁怒视江乐,表情上已经充满了鄙夷,冷冷道:“没种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