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5章 收集证据

张扬道:“每平方补偿三百元钱的事情是常海天提出来的,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这件事仅限于我们的内部讨论,我敢断定,肯定是我们中的一个泄露了这件事。”
桑贝贝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因为皮肤变黑的缘故,所以牙齿显得格外雪亮:“女神我可不敢当,你这个杀人凶手仍然逍遥法外啊。”
胡茵茹拿起刀叉,切了块牛排,品尝之后点了点头道:“想不到滨海还有这么正宗的西餐。”
市长许双奇道:“张书记,这件事未必是我们中的哪个人泄露出去的。方案是保税区指挥部制订的。他们对条文比我们还要清楚,也许是他们那边出了问题也未必可知。”
张大官人进入她的桑塔纳内,笑道:“厉害啊,你真是千变女神。”
张扬还没有说话,许双奇道:“项书记,福隆港马上要开始改建扩建工程,现在已经在严格控制出入港口的船只数量,大多数的业务都已经转到了新港。”
许双奇道:“说起福隆港的事情,我就多说几句,福隆港的改建扩建是保税区的重点工程之一,我们当初答应了要给日方提供尽可能的便利条件,可现在情况却是一团糟,这样下去,肯定会激起日方的严重不满。”
张扬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有些愣了,一平方三百块的补偿决议是常海天递上来的,到现在还没有正式论证过呢,怎么消息就流传了出去?这事儿不对啊,难道滨海领导层内部有人泄密?了解这件事的不外乎几名常委,张扬心中暗道,十有八九是常委中有人在捣蛋。
张扬都是第一次过来,周山虎把张扬送入酒店,自己先行离去,张扬按照胡茵茹所说的地址来到了毓湾7号,这是一栋联排别墅,胡茵茹所住的是A座,毓湾大酒店开业时间不长,加上定位高端,平时来这里的客人并不多,不过安防非常的严密,胡茵茹走的时候,就留给了张扬一张房卡,凭着房卡,张大官人才得意大摇大摆的长驱直入。
胡茵茹道:“这么简单?”
胡茵茹道:“也许她失忆了,也许她有某种不得已的苦衷,张扬,你为什么不去多了解她一下?”
谢荣阳道:“项书记,我想问一句,为什么要把港口卖给日本人?我们在港口干了几十年,不明不白的从国营变成私营了,过去跟着党干,现在变成了跟着日本人干,凭什么啊?我们国家的地方为什么要让日本人当家,领导做出决定的时候,有没有问过我们这些工人的意见,都说我们是企业的真正主人,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和我们商量?”
张大官人微微一笑,推门而入,在床上坐下等着胡茵茹。
在胡茵茹的面前,张扬能够畅所欲言的谈论自己的感情,他笑了笑道:“明年元旦吧,十一能定下来,最终怎么办还要看她的意思。”
张扬道:“你们码头的和_图_书工人呢?今天好象不是休息吧?”
张扬暗忖,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起,看来元和幸子政坛上也有不少关系,低声道:“或许人家是老相识。”
桑贝贝道:“元和幸子所住的地方我已经查到了,就在毓湾大酒店。”
宣传部长王军强道:“其实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想要绝对保守秘密不可能,我听说福隆港工人村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家家户户但凡有可能的,都在盖房子,目的是从市里多弄一点赔偿款。”
胡茵茹道:“她对你的事情是不是心知肚明了?”
张扬点了点头:“走!”
张扬点了点头道:“可这并不能证明她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元和幸子就是佳彤,那么她不肯能见到我还能伪装的如此冷静,漠然,我留意过她的眼神,对我没有任何的感情。”
桑贝贝俏脸一红:“恶心,你真变态!”
胡茵茹道:“我刚才观察过她,真的,从她的目光中我看到了和佳彤几乎一摸一样的东西,这世上没有人会如此相像。”
庞金贵苦笑道:“谢荣阳,你搞什么,你们这帮人不去上班,坚守岗位,来这里闹什么?”
张大官人道:“我精力虽然丰富一些,可毕竟还是有限的,以后无论是精还是力都留在你们身上。”
那群工人站在那里,以谢荣阳为首的几个人获准来到这群领导面前,谢荣阳道:“项书记,各位领导,你们好,我们不是来闹事的,我们只是想反映一些情况,想让领导多听听我们这些一线工人的呼声。”
许双奇道:“这种现象和管理者的疏导不力有关,福隆港的带头人在干什么?保税区指挥部的负责人在干什么?他们不会辟谣吗?他们不会对这种情况及时制止吗?”
张扬带着滨海常委班子前去接待陪同。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七一回归,她们都有不少的节目。”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她想出去充充电,趁着年轻多学习点东西。”
张大官人扯开浴巾,在胡茵茹的一声嘤咛之中已然剑履及第,胡茵茹一双诱人的玉臂揽住了他的身躯,因为他的动作,手指掐入他坚实的背肌之中。娇声道:“贪吃鬼。”
在桑贝贝和那名保镖交谈的功夫,一身黑衣的张大官人已经头戴丝袜,穿着一身经典的夜行装扮潜入别墅中。他的目的是搜集元和幸子的身体样本,用来确定她的身份,张大官人潜入元和幸子的卧室,在梳妆台和床头上仔细搜索,让他失望的是,居然没有找到属于元和幸子的任何一根毛发。
张扬怒道:“上访什么?我们哪里对不起他们了?为什么要上访?”
许双奇道:“新港那边压力就大喽。”
张大官人一转身。将她的娇躯压在床上,大手托起她的玉臀,嘴唇吻上她的樱唇,胡茵茹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她柔声道:“不吃饭了?和图书
张扬道:“一辈子呗,这辈子不够,再算上下辈子。”
那群人正是工厂的工人,为首的一人叫道:“我们要向市领导反映情况。”
桑贝贝道:“我才懒得缠你,还不是你求我帮忙。”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看出事态不妙,赶紧站出来圆场道:“我看张书记也不是不信任咱们,是提醒大家注意,不过这件事的确奇怪,知道现金补偿的人并不多,而且这件事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怎么搞得那些工人全都知道了?”
胡茵茹啐道:“流氓。”
张大官人脸皮够hòu,低声道:“我总觉得挺对不住你们的,可是我又舍不得放弃。”
张扬道:“没什么打算,反正啊,做好自己的事情,把你们照顾好,我的要求并不高吧。”
张扬笑道:“欢迎各位领导前来指导工作。”
桑贝贝道:“放心吧,有了这个样本。我肯定能够查清她的身份。”
张扬道:“可不是嘛,我昨天专门去了一趟那里,情况就像老王所说的那样,有人把自家的院子盖起了四层小楼,我看着都瘆得慌,感觉风一吹,那楼就得倒。”
庞金贵道:“最近业务大不如前了,不过工人……”他也发现有些不对了,工人不知都到哪里去了。
桑贝贝道:“她现在正在临海餐厅和一个朋友吃饭,你猜猜是谁?”
胡茵茹道:“我都替你发愁,这么多的感情债,你怎么偿还啊。”
桑贝贝笑眯眯道:“现在是潜入她房间最好的机会。”
桑贝贝道:“怎么?你知道?”
桑贝贝道:“武直英男,就是上次被你揍过的那个,驻华副大使武直正野的儿子。”
许双奇道:“张书记,你既然能对常海天同志那么信任,为什么对我们不能多一些信任呢?”他有借着这件事向张扬公开发难的意思。
张扬道:“一派胡言!”
项诚转向龚奇伟道:“奇伟,保税区这边属于你分管的范围,今天你是主角啊。”
张大官人不觉一愣:“啥?毓湾大酒店?”
胡茵茹一双玉腿倏然夹紧,附在他耳边道:“热狗才对…冇…啊……”
龚奇伟向张扬道:“张扬,你们的改建计划不是一边经营一边建设吗?为什么要全面停工?”
张扬道:“别看不起滨海,自从确定保税区落户滨海,前来投资的人越来越多,过阵子,上档次的宾馆饭店只会越来越多。”
张扬笑道:“咱们四个人要好好聚一聚。”
许双奇道:“也不能这么说,一部分工人认为我们将他们的利益牺牲了,还有不少风言风语说我们是卖国贼,出卖国家利益给日本人。”
此时傅长征来到张扬的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张扬皱了皱眉头,向众人道:“项书记下午要来保税区视察,大家散会吧,准备一下。”
张大官人心中甜丝丝的,这句话从爱人的嘴里说出来,听起来格外的舒坦,和-图-书不知这叫不叫犯贱?
张扬也有些奇怪,昨天来也没像今天这么冷清啊,难道福隆港在故意给这帮领导颜色看看?
元和幸子住在19号别墅,这是一栋独体别墅,具有着相当的私密性,桑贝贝和张扬分头行事,她弄来了一套酒店服务员的服装,先退着清理车去19号别墅,来到别墅前,就被一名保镖给拦住,告诉她这里不用清理。
常务副市长董玉武道:“张书记,现在的情况不太好控制,我听说有些工人正在筹谋上访。”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只是感觉这件事非常凑巧,没想到元和幸子和胡茵茹居然在一家酒店入住,桑贝贝递给张扬几张照片,上面都是一些元和幸子日常活动的情况,桑贝贝道:“我跟踪了她的一些活动,发现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似乎非常在意自身的安全,基本上都有保镖在身边保护。”
项诚前来滨海保税区视察是突然产生的想法,下午两点钟,他和市委副书记龚奇伟、纪委书记陈岗、宣传部长黄步成几个人一起来到了滨海保税区实地视察。
张扬向周围看了看,这才用房卡打开了房门。
就在庞金贵四处张望的时候,看到远处几百口子人浩浩荡荡向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庞金贵看到眼前状况有些慌了,赶紧迎上去。
福隆港的负责人庞金贵也在后面跟着,听到前面张扬喊他,他凑上来道:“张书记,有什么事情?”
张扬放下酒杯道:“什么意思?”
胡茵茹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以后有什么打算?”
张大官人拿出封存好的卫生巾在她眼前晃了晃:“量大,新鲜着呢!”
胡茵茹道:“反正你是够自私的,坑了多少女孩子,以后是不是还打算继续坑下去?”
走入房内,并没有见到胡茵茹,他来到二楼,倾耳听去。听到卧室内有水流之声,马上猜到胡茵茹正在沐浴。
张扬也没瞒他,将自己过来的目的说了,张战备在这里干了几天建筑活,对这边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他看了看周围,低声道:“据我所知,这边工人村是得到了内部消息,说市里有文件,按照一平方三百块补偿,所以谁家都加盖,那是钱啊。”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
张扬不再调笑,正色道:“情况查得怎么样了?”
张大官人来到卫生间内,拿起漱口杯,按照桑贝贝教给他的方法搜集样本。不过看起来杯子也没有用过,张大官人又将搜索目标放在废纸篓内,终于有了重大发现,这厮在纸篓内发现了一片护舒宝,这对张大官人来说真是一个意外惊喜,戴着手套很小心地展开了护舒宝,这厮大喜过望,赶紧将护舒宝收入塑料袋中封好。
项诚和龚奇伟对望了一眼,项诚微笑道:“说吧,刚好大家都在,有什么意见和不满,只管说出来。”
胡茵茹道:“我听说清姐辞职了?”
胡茵茹啐道:“和-图-书哪儿有饭前甜点给你吃?”
桑贝贝驾驶汽车缓缓驶离了酒店,来到外面她停下汽车,向张扬道:“找到样本了?”
桑贝贝绝对是个伪装大师,现在的桑贝贝即便是回到天街,也没有人能够认出她的本来面目,她身穿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简简单单扎了一个马尾,脸上卡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学生,肤色也一改昔日的白皙细腻,变成了海边姑娘常见的黧冇黑色。
张扬和张战备寒暄了两句就上车离去,周山虎道:“张书记,这边的违章违建是不是要治理一下了?”
张大官人在滨海市委常委会上发了一通火,原因很简单,他认为常委中有人将福隆港工人村的拆迁政策泄露了出去,正是消息的泄露才导致了现在的突击建设,张扬道:“保密工作的重要性我想不需要再次强调了,保税区指挥部刚刚把拆迁补偿方案送审,这边具体的条文就已经泄露了出去,我不知道做这件事的人目的何在?本来福隆港的事情就非常棘手。这下好了,乱上加乱。”
她轻声道:“你在找什么?”
胡茵茹道:“说得简单,对了,你能肯定元和幸子就是她本人?”
胡茵茹俏脸之上蒙上一层娇羞:“呸,谁想你悄悄进来。”
然后小心地退出了卫生间,耳边听到桑贝贝的声音:“元和幸子从餐厅出来了,你赶紧退出来。”
胡茵茹却误会了他的意思。俏脸又红了起来,小声道:“你这个荒淫无道的家伙,又在想坏主意。”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我凭直觉判断的,你不是说,当初在尼亚加拉河并没有找到佳彤的遗体吗?”
张扬笑道:“我也不好受,你这个厉鬼每天都缠着我,我时刻担心你找我索命。”
一群人向港区走去,码头上已经看不到昔日繁忙的装卸景象,多半都已停工,项诚道:“怎么这么冷清?”
张扬道:“我怎么能够猜到?”
几名常委都望着张扬。看来对张扬的这通指责都不满意。
项诚却道:“让他过来,没事,我们这次来就是倾听老百姓的声音嘛!”项诚的表情非常淡定。
程焱东道:“老百姓都有从众心理,一个这么干,都跟着这么干,他们还觉得法不责众,这件事我有了解,地方管理部门已经着手在解决这件事,可情况实在是太复杂,这么人一拥而上,都在搞违章违建,工作人员顾此失彼,真的很为难。”
项诚一下车就对张扬道:“张扬啊,我早就想过来看看了,可这段时间事情太忙,一直抽不出空。”
张大官人咽了口红酒道:“你上午说海兰和歆颜最近要过来。”
胡茵茹不多时洗完澡出来,身上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香肩美腿全都裸露在外,肌肤细腻,极其性感。乍看到张扬,她也吓了一跳,娇嗔道:“怎么不声不响的进来了?”
张大官人道:“我没想,是你自己想www.hetushu•com歪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低声道:“你怀疑元和幸子就是佳彤?”
张大官人迎上去,将她的娇躯拥在怀中:“你给我房卡,不就是想我悄悄进来吗?”
桑贝贝道:“你再敢耍流氓,我就把你的事情全都供给元和幸子。”
张大官人并没有把秦清怀孕的事情和盘托出,他笑道:“当然这么简单,我也劝她来着,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位置,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张大官人笑道:“先吃饭前甜点。”
元和幸子回到房间内。很警惕地看了看,进入卫生间,很快就发现了什么。她皱了皱眉头,转身来到卧室的梳妆台前打开了电脑,回放的监控将刚才张扬进入房间中四处搜索的影像全都记录了下来。看到这个蒙面贼最后将手伸向那片卫生巾,元和幸子的唇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
张扬笑道:“我哪有那么大的精力啊。”
张扬将样本交给她:“尽快帮我查出结果。”
张扬道:“还是交给常海天去办。”他让周山虎把自己送到了毓湾风情酒店,这里是台商开设的海景酒店,也是滨海目前环境最好的一家,过去曾经是香港人开发的别墅群,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烂尾,去年一位台商买下了这里,重新装修之后,今年四月才正式迎宾。
张扬道:“我跟大家就是想好好探讨这个问题,必须尽快拿出一个明确的方案,一方面要确保工人老百姓的利益,另外一方面也要维护政府方面不要蒙受过大的损失,只有平衡好这两者,才能顺利把问题解决。”
张大官人笑道:“咱们在一起像不像做三明治?”
龚奇伟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张大官人道:“难道你从不用这玩意儿?”
张扬道:“她身边有几个日本忍者,功夫都算不错。”
许双奇只是转述别人的话,但是张扬这句话跟的及时,就像是直接说到了他的脸上,噎得许双奇满脸通红。
午后张大官人和胡茵茹来到酒店的西餐厅,胡茵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点三明治和热狗了,俏脸之上娇羞仍在,点了几道西餐,佐以红酒,坐在临海的窗前,望着不远处的碧海蓝天,听着涛声阵阵。周身的肌肉渐渐放松。整个人宛如融入这美丽的自然中。
“你精力有的是。”
张扬迅速撤离别墅,他刚刚离开19号别墅,来到桑贝贝所在的汽车内,就看到元和幸子在两名保镖的陪伴下走了回来。
胡茵茹道:“你在仕途上,果然是高奏凯歌,张书记,不能只顾着事业忽略了家庭,对了,你和嫣然打算什么时候结婚?”胡茵茹在感情上非常的超然,早已看透了感情事,她对张扬的爱极其无私,从未想过回报,只想着这辈子跟他维持这种关系就好,在感情观上,海兰和何歆颜也是如此,她们都已经接受了张扬和楚嫣然的婚姻事实,也都甘心愿意做张扬身后的女人,哪怕是一辈子见不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