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06章 激化

常海心道:“才不要你跟去添乱呢,你去了,我们就什么话也谈不成了。”
张扬感叹道:“我今儿算明白了,官场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
一旁有人把江乐扶起来,递给他纸巾,江乐捂住流血的鼻子,委屈道:“龚副书记,我就是通知他写一份福隆港的报告,他就对我破口大骂,还打我……你们给我做主,我大不了不干了,我……我……我不干了!”
常海心娇声道:“我哥说得没错,我真是撞在枪口上了。”
龚奇伟道:“你给我写一份检讨书,把福隆港的事情详细做个报告,还有,现在你就去给江乐道歉。”
果不其然,张扬马上道:“什么叫我眼睛只盯在政绩上,龚副书记,我做得每件事都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承认工作上有不足的地方,可你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否定我的所有努力,这对我们滨海市领导层并不公平。”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说好了,他们七一结婚。”
晚上六点,桑贝贝准时出现在他们约定的地点,张扬最近很少开他的那辆坐地虎,实在是太过招摇,只要车辆出现,别人都知道他来了,现在开得是一辆黑色奥迪。
陈岗也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么多大小领导的面打人,赶紧冲上去把张扬抱住。
龚奇伟道:“这个张扬,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张扬笑道:“看来是等不及了。”
项诚道:“奇伟啊。你们过去不是关系很好吗?怎么突然会闹成这样?”
张扬冷冷盯着龚奇伟,龚奇伟寸步不让的和他对视着,张扬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道:“没门!”
陈岗道:“听我一句话,虽然江乐那小子讨打,可是你当着这么多的人打他也不占理,给龚副书记道个歉吧,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而惹下麻烦。”
张扬道:“他们才不会管什么越级不越级的事情呢,这下好了,把我都看成汉奸卖国贼了。”
常海心红着脸道:“才不要,我累了,需要好好休息,再说……今天人家身子不方便。”
张扬道:“龚副书记,咱们不是第一次合作,我这个人怎么样,你心里不清楚?今天你说得这些话有失公允,你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现象,就否定我们的工作成绩,你根本没有看到我们所做的努力。”
张扬怒道:“滚蛋!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让老子看到你,什么东西!”
所有人都认为张扬打姜亮是针对刚才龚奇伟的那通发言,陈岗却不那么认为,陈岗曾经亲眼目睹张扬和江乐因为桑贝贝在天街的那场冲突,这两人本来就有积怨,今天通过龚奇伟的事情一下点燃了。
陈岗和张扬的谈话以一声长叹开始,他摆出一副颇为不解的面孔道:“张扬,你今天是何苦来哉?”
常海心来到他身边抢过他手中的杂志看了看,原来是一本娱乐杂志,上面有www.hetushu.com何歆颜的新闻。常海心啐道:“我还当你今儿大发雷霆呢,原来躲在办公室里欣赏美人照呢。”
龚奇伟怒道:“你不要给宋书记的脸上抹黑。”
张扬道:“项书记,您是不是不信任我?”
龚奇伟道:“项书记,您这话我可不赞同,难道他在福隆港的工作上不存在问题?难道我们当领导的就不能说他一句了?滨海不是他一个人的,任何人犯了错都要承认错误,对他这种年轻干部,不能姑息迁就。越是迁就,他们就会恃宠生娇,就会变得不知天高地厚。”
张扬道:“那些工人根本就不了解情况,他们所说的事情都不是事实。”
张大官人今儿根本就是在趁机做戏,他的心情没那么差,常海心进来的时候,这厮正津津有味的看杂志呢。
项诚望着龚奇伟,多少感到有些诧异,龚奇伟坚持处理张扬,究竟是一时气愤呢,还是真心想如此?即便是自己要处理张扬也得好好掂量一下,龚奇伟难道真的想和张扬翻脸成仇吗?
张扬这会儿似乎冷静了下来,他叹了口气道:“我过去是怎样对他的,他居然当众给我难堪。”
张大官人微笑道:“去啊,你们姐妹俩这么久没见一定有许多话要谈,我要是没事跟你一起过去。”
常海心卷起杂志照着他的肩膀打了一记:“我哥得罪你了?你把他骂成那样?”
张大官人脖子一歪:“没什么意思?”
陈岗当然了解张扬对江乐的反感,心说江乐这小子也没眼色,明明知道张扬这会儿心情好,还往前凑,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项诚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接下来他提出要去工人村看看,从项诚目的明确的视察行为,张扬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项诚一定掌握了这边具体的情况,否则不会打个突然袭击,张扬放慢脚步,和陈岗走在一起,陈岗低声道:“我都不知道要来视察这件事。”他是向张扬解释,自己也不知情。
项诚道:“张扬,这就是你不对了,就算小江态度上有问题,你也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你现在是滨海市委书记,一举一动都在大家的注目下,刚才的行为传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引为笑谈。”
江乐满脸是血,他也豁出去了,大叫道:“我跟你拼了!”
陈岗并没有跟随大家一起走,原因是发生了张扬当众痛打江乐的事情,他是纪委书记,这种事情本来就属于他管,项诚的意思是让他晚点再走,和张扬好好谈谈,最好让张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张大官人在这么多领导面前不觉有些尴尬,他干咳了一声道:“这位同志,你误会了,谁说我们把港口卖给日本人了?我们是和日商合作,你们的编制和待遇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张大官人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http://www.hetushu.com,常海心好不容易才挣脱开来,白了他一眼道:“你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龚奇伟怒道:“张扬,你凭什么打人?”
项诚都忍不住想骂他两句,可是今儿这烫手山芋扔给了龚奇伟,他乐得在一旁作壁上观。
“你哥还说什么?”张大官人一拉常海心,她失去平衡坐在张扬的身上,感觉到那根硬邦邦的东西正顶在自己的敏感部位,常海心想要起身,张扬将她抱住。
张扬道:“龚副书记,您觉着我管不好,那您教教我应该怎么做,话说出来容易,可事情做起来往往存在距离,滨海的事情,我能够处理好,不劳您费心了。”这厮的这番话也是狂傲无比。
张扬道:“丫头,咱不提这烦心的事儿,来,让我抱抱,看看瘦了没有。”
常海心道:“你少说风凉话,对了,有件事我还没问你呢,清姐好好的怎么辞职了?”
张扬道:“谁让他对我出言不逊来着?我打他都是轻的。”
张扬怒道:“我自己会为我自己的行为负责,跟任何人都没关系,我也不怕别人在宋书记面前说我的坏话,我做事坦坦荡荡,这辈子都学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伎俩。”
张扬道:“谢谢项书记的好意,滨海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
张扬冷笑道:“信不信我弄死你!”
张大官人这会儿冷静下来了,他没有顶撞项诚,只是气哼哼道:“一个秘书而已,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
张扬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怕他?”
“你为什么打人?”
龚奇伟道:“今天过来视察,并不是我们兴之所至,而是我们接到了很多的反映,一直以来,我对你们滨海市领导班子都给予了充分的信任,认为你们有能力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可是今天看到的状况,却让我感觉到大失所望,我相信大家多数都跟我抱有一样的想法。”
常海心道:“我这周就去江城找清姐。”
“我看丫的不顺眼!”
龚奇伟显然有些生气了:“张扬,你以为是小事?工人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怨气?工人村的违章违建你有没有看到?身为地方长官,你敢说你对这一切都没有责任?一个小小的福隆港你都做不好,你怎么管理这么大的滨海?”
桑贝贝非常的小心,确信周围无人跟踪,这才上了张扬的汽车。
张扬道:“她最近工作压力比较大,所以才萌生去意,这事儿你不该问我,应该直接去问她啊!”
常海心道:“可我怎么总觉着你在搞阴谋呢?”
张扬回到办公室内,拿起电话,把常海天和程焱东叫了过来,狠狠痛斥了一顿。
项诚在这里,还有那么多的市委常委,注定这场冲突不会失控,龚奇伟还是选择了冷静和克制,双方各自散去,项诚少不得又要训斥张扬两句。
张大官人抡起手臂,照着和-图-书他的脸上就是一个嘴巴子,不等江乐反应过来,又是一个窝心脚踹了出去。
张大官人冷冷望着江乐道:“写你妈!”
张扬笑道:“海心,啥时候回来的?咋不通知我去接你?”
江乐不知哪来的一股子邪劲,小声道:“我招你惹你了,拿我撒什么气,有种你去找龚书记啊!”他这句话顿时将张大官人的怒火彻底点燃。
常海心有些诧异道:“不对啊,看你的情绪好像很不错,根本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项诚真正的用意就是利用这件事来制造他们之间的矛盾,他知道张扬是个不服管的性子。反正是他是管不了,既然管不了就让龚奇伟来接手这件事。项诚道:“什么紧箍咒?简直是胡说八道,我是觉得过去你们在南锡就合作过,龚副书记是你的老上级,你们在一起合作应该没问题啊。”
常海心走后,张扬想起今天晚上约好了和桑贝贝见面,如无意外,关于元和幸子的那份鉴定结果应该出来了,想起这件事,张大官人心中还是有些紧张的。
张大官人下手够黑的,打得江乐满脸开花,这一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了。有道是打狗还需看主人,张扬虽然是在打江乐的脸,可在别人眼中等于是公然冒犯了龚奇伟。
张扬道:“您让龚副书记分管保税区的工作是不是要给我上一道紧箍咒啊?”
陈岗、许双奇、程焱东一起冲上来将张扬拉住,那边项诚和龚奇伟也先后赶到,项诚怒吼道:“张扬,你干什么?”
项诚感觉到自己有必要说一句话了,他叹了口气道:“张扬,你就是不够谦虚,奇伟同志所说的话,也是我想说的,你说你努力了,我承认,在保税区落户滨海这件事上,你的确立了功,可是人不能总是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保税区落户只是第一步,把保税区建设好才是我们最终的任务,你说是不是?”
龚奇伟怒道:“福隆港的那份报告是我让你写的,你冲小江发什么火?你心中有不满冲我来,想打人是不是?你对着我来啊?”
陈岗心说你是谁都不怕,连杀人弃尸的事情你都能干出来,还有什么你干不出来的,陈岗道:“不值得,你啊,自己好好冷静冷静,今天的事情我会帮忙做做工作,都是自己同志,内部矛盾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好。”
回去的路上项诚特地叫上龚奇伟同车,直到现在龚奇伟的脸色都非常难看。秘书被打显然严重伤及到他的面子。
项诚道:“这话从何说起?”
项诚在一旁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龚奇伟的说法。龚奇伟对滨海市领导层毫不留情的痛斥让他感到非常的畅快。
视察完工人村之后,所有人员来到了福隆港的小会议室内,项诚把问题抛给了龚奇伟,他低声道:“奇伟同志,这方面是你分管,你来谈几句吧。”
张扬道:“我一向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m.hetushu.com从不把工作上的情绪带到生活中来。”
龚奇伟道:“公是公,私是私,我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
滨海的这帮市领导都看出张书记今天心情不好,谁也不会去主动触他的霉头。
江乐愣了一下,随即一张脸涨得通红道:“你……你怎么可以骂人呢?”
常海心道:“我走了,你以后对我哥好点儿,要不是念在你们的交情,他才不会放下自己的事业过来帮你。”
张大官人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陈岗笑道:“你也别往心里去,我看今天领导们也是对事不对人。”
项诚道:“奇伟,还在生气啊?”
常海心前阵子返回岚山了,今天才回来,看到他们两人的样子,就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常海天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妹妹说了,提醒她道:“张书记这会儿心情不好,逮谁骂谁,你还是别往枪口上撞了。”
张扬拍了拍她的屁股道:“先回去休息吧,今晚我去找你。”
龚奇伟道:“什么叫事实?我们看到的才是事实,工人为什么不了解情况?因为你们工作不力。因为你们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得到老百姓的理解和认同,张扬。我早就说过你,做事不要好高骛远,要踏踏实实,要体察民情,眼睛不要只盯在政绩上。”龚奇伟的这番话说得很重,连项诚都感到有些惊奇了,龚奇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根本没给张扬面子啊,以张扬桀骜不驯的性情未必能够服气。
项诚道:“奇伟,你也别生气了,不值得为一件小事伤了同志间的和气。”
张扬道:“我不敢,您是一心为老百姓着想的好书记,我眼中只有政绩。”
张扬道:“看到的东西未必都是真的,你们这些当大领导的高高在上,未必能够把滨海看清楚。”
常海心道:“我才懒得理你,就会欺负老实人。”
龚奇伟让人把江乐给带走,双目盯住张扬道:“张扬,你什么意思?”
项诚道:“张扬这小子一直都是头顺毛驴。你刚才有些话说得太重了,他爱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这么说他,也难怪他恼火。”
常海天和程焱东被他批评了半个多小时,两人也知道自己理亏,福隆港的事情的确是他们工作不力。两人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在门外遇到了常海心。
张扬道:“这次回岚山怎么样,海龙和薛燕的婚礼定下来没有?”
龚奇伟道:“大家不要激动,对于大家反映的情况,我们一定会重视,有一点我想请大家放心,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从来都是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不可能出卖你们的利益,更不可能出卖国家的利益。”
那群工人同时向前走了几步,大有共同进退的架势。
张扬道:“我在这里向各位领导保证,这件事我会尽快解决。”
龚奇伟被气得脸色铁青。
龚奇伟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和_图_书。”
张扬指着江乐道:“什么东西,狗仗人势!”
常海心吐了吐舌头道:“这么可怕啊,那好我还是暂避风头。”嘴上说着暂避风头,等两人走后,她还是直接去了张扬的办公室。
会议结束之后,张大官人灰头土脸的跟在领导后面,在陈岗的印象里都没有见他这么窝囊过,陈岗放慢脚步,和他并肩而行,顺便安慰了他几句,陈岗认为张扬最近霉运当头,杀桑贝贝那件事自然算在其中,现在又遇到福隆港的事情,看来没有人能够永远走运,即便是张扬也不例外。
陈岗和张扬谈了半个多小时,张扬到最后也没有明确表示要向龚奇伟低头认错,陈岗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起身告辞离开。
龚奇伟道:“他打江乐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性质非常恶劣。必须要严肃处理,以儆效尤,不然以后,我们还怎么取信于人,还怎么开展工作。”
陈岗道:“这些工人实在是太不像话了,非得挑选这个时候反映情况,根本是越级啊。”
龚奇伟道:“张扬,你什么态度?你能处理好?你能处理好,会有这么多的工人闹事?你能处理好,日方投资商会来到市里抗议?我们今天看到的听到的又有哪一样能够让人满意?”
项诚道:“我一度还准备建议他进入北港常委层,从今天的情况来看,张扬的确还是太年轻了。”
常海心道:“我哥有不对的地方你只管说,但是我可不许你欺负他。”
人群中一个声音道:“骗人,谁不知道啊,抗日战争那会儿还说啥大东亚共荣圈呢,也是合作,根本性质就是侵略,就是卖国!”
龚奇伟清了清嗓子道:“既然项书记让我说,那我就说几句。今天的视察情况。让我非常的不满意,省里把保税区落户滨海,是对你们的信任。可是你们扪心自问,对得起这份信任吗?”
项诚道:“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我希望你能够说到做到,尽快控制住局面,不要让事态发展的越来越坏。”
在庞金贵的劝说下,好不容易这帮工人才返回岗位。
陈岗笑了笑,此时龚奇伟的秘书江乐走了过来,他显然对张扬有些惧怕,眼神闪烁,来到张扬面前怯生生道:“张书记,龚书记让你把福隆港的情况写一份详细的报告。”
龚奇伟道:“我早就说过。他太年轻,冲动气盛, 必须要加强锤炼。”
张大官人怒道:“谁在那儿胡说八道,给我站出来!”
项诚看着两人火星对地球的冲撞,心中真是畅快淋漓,他看了陈岗一眼,从张扬的这番话就能听出,陈岗看来在其中应该起到了作用,或许已经成功将龚奇伟在宋怀明面前否定张扬成为北港常委的事情告诉了他。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我没骂他,就是批评了几句,怎么?身为领导我还不能批评下属了。”
张扬没说话,双手端着茶杯。似乎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