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0章 同舟

当晚他们都没有离开,萧玫红为他们各自安排了房间,张扬回到房内刚刚睡下,就听到外面有细微地动静,他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看到一道黑影正沿着墙角靠近,来到墙角处。贴着墙壁宛如壁虎般攀援而上。
张大官人从舱门走了进去,笑道:“夫人今天打算亲自驾驶吗?”
萧玫红微笑道:“曾经沧海难为水,经历了大风大浪,这一池水对你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元和幸子道:“你给我记住,你是给我做事,不是给其他人做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张扬和元和幸子虽然跳离了渔船,仍然不免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波及。元和幸子在落水之前就已经闭过气去。张大官人抱住她的娇躯,和她一起沉入了海面之下。
张扬凑在窗外向里面望去,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他马上屏住呼吸,怀疑这香气可能有毒,张大官人没有继续跟进去,等了一会儿,看到元和幸子从房间里出来,原路返回了她的住处。
张大官人乐了起来:“也对!”
张扬建议道:“不如去海滩走走。”
元和幸子笑道:“那我真的应该好好考虑,我们的合作关系是不是要继续下去。”她的内心中涌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暖感,这种感觉熟悉而陌生,元和幸子闭上双目,此时她什么也不想去想,什么也不想去做,原来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中是如此的轻松惬意。
张扬道:“不这么叫,别人不会注意到咱们!”此时他才留意到元和幸子手中拿着一把信号枪,张大官人讪讪笑道:“早说有这玩意儿,我就不用费这么大力气了。”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听到石川这两个字,心中默默记下,看来元和幸子的背后还有人。
张扬道:“电子的东西都不可靠,下次我宁愿划船去白岛。”
元和幸子启动引擎,游艇离开了码头,驶向宽阔的海面。张大官人颇感诧异,他没有想到今天的这次旅程居然只有他们两个,他充满好奇道:“你没带保镖?”
张扬笑道:“原本就算不上什么大难,就凭我和元和夫人的身手,对付几个小小的蟊贼根本不在话下。”
张扬道:“夫人太客气了,咱们既然同坐一条船,自然要相互帮助。”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望着元和幸子道:“看来咱们是上了贼船了。”
元和幸子道:“如果选择权在你手中,你肯定会选择星月集团而不是我们,坦诚一点,别不承认,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你产生怨恨。”
元和幸子走上露台,向外面看了看,轻声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回去。
不过那女人并没有对张扬动手,她抽出一把军刀,抵在张扬的心口处,缓缓画了一个圈儿,低声道:“你不怕死?这种时候,还为这个女人出头,看来你喜欢上她了,日本女人在床上是不是特别的淫荡?”
元和幸子莞尔道:“有!不过经历今晚的事情之后,我发现你还是个有担当的人,对于有勇气的人我都是欣赏的。”
张扬本想说话,元和幸子抢先道:“这件事我也觉得蹊跷,警察已经做过笔录,具体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去查吧,我们静候消息就好。”
张大官人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船只减速,可很快就意识到应该是游艇出了问题。他来到船舱内:“怎么了?船怎么停了?”
张扬道:“我们在海水中泡了这么久,你居然还选择在游泳池边吃饭,不怕影响到我们的食欲?”
元和幸子又发射了第二颗信号弹,这次那艘渔船应该看到了,调转方向,朝着他们游艇的方向驶来。
以张大官人的能力,腾空一跃就能跨越两船之间的距离,不过在外人的面前没必要显露自己的武功,更何况元和幸子还在他的身边,还是低调点好,张扬帮元和幸子将船锚放下,然后两人合力放下救生筏。
张扬道:“接受你的忠告,等今天的事情过后,我会离你远一些。”
元和幸子道:“今晚的事情很奇怪,现在回想一下,应该有人在我的游艇上动过手脚。游艇恰恰在海中熄火。哪一区域手机恰好没有信号,无线电又刚巧被人破坏,而那艘渔船又第一时间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一切计划的真是周密。”
张扬简单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元和幸子也做了笔录。巡逻船把他们送到了北港新港码头,萧玫红m•hetushu•com已经派了叔叔的那艘豪华游艇在港口等待。
元和幸子道:“你迟到了!”
那女人俯下身,盯住张扬的双目,张大官人暗忖,妈的,只要你敢打老子耳光,我这就折断你的双手,把你扔到海里喂王八。
张大官人一路跟踪追击,看到元和幸子回到房间内,脱下面罩,摇曳了一下满头的黑发,然后一件一件将衣服脱下,张大官人看得血脉贲张,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偷窥元和幸子,不过这次看得要比上次仔细得多,元和幸子身体诱人的曲线和顾佳彤如此相似,张大官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元和幸子轻声道:“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你只是被无辜波及,我还欠你一个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虽然元和幸子很想这种感觉持续下去,但是很快就被远方的汽笛声就打断。
以张大官人的武功,出手制服这帮人并不困难,可是他感觉到有些奇怪,这群人为什么要绑架他们,游艇为什么会在这里出事?整件事究竟是不是元和幸子的阴谋?张大官人决定暂不出手,静观其变。两名绑匪走过来将他们的双手反绑住。
张扬来到甲板上,脱下自己的黄色T恤,用力挥舞,大声道:“救命!”
张大官人笑了,他的笑容依然是没心没肺,仿佛他们并不是遭遇劫不幸成为两只落汤鸡的倒霉蛋儿,仿佛他们并不在湿冷的大海中,而是在恒温的游泳池中享受着乐趣。
萧玫红道:“夫人的话很有哲理,发人深思。”
女绑匪也抽出军刀,大步冲了上去,一刀刺向元和幸子的胸膛。
元和幸子道:“我们会不会死在大海里?”
元和幸子道:“滨海真的很不太平。”
元和幸子没说话,只是眨了眨双眸。
萧玫红对晚上发生的事情表现得非常好奇,她轻声道:“你们的船在海上出了问题,可这都是内海,从来都没有海盗活动。”
两人今晚的白岛之行可谓是一波三折,来到白岛,张大官人好好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来到泳池旁。
张大官人在保安赶来之前已经逃回了房间内,从窗口向下望去,看见那条狼狗仍然在楼下不停叫着,一边叫,一边蹦跶着,似乎想直接跳进自己房间的窗口,问题是张大官人住在二楼,这狗的弹跳力没那么好。
张扬道:“如果是求财,说出一个数目,如果是害命,你应该不会等到现在。”
萧玫红道:“本想今晚和你们谈谈合作的事情,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有了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的经历,合作自然不成为问题。”
元和幸子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走上了七彩湾,张扬道:“那些歹徒的目的应该是劫持你。”
元和幸子道:“我不喜欢过于宁静的大海。宁静其实是海洋最为虚伪的一面,只有当狂风骤雨来临的时候,海面上掀起惊涛骇浪。呈现给我们的才是海洋最真实的性情。”
元和幸子道:“不清楚,这船新买的。昨天机械师才检查过。”
张大官人暗自舒了一口气,脱了衣服上床睡觉,料想也不会有人跑到自己的房间内来检查。
元和幸子道:“看来你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我的命却很苦,据说接近我的男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张扬带着元和幸子向远处游去,根据天上的星星,他辨明了方向,幸运的是,游了不久,他就捡到了一个漂浮的游泳圈,这极大地减轻了张大官人的体力消耗。
张扬道:“都是女人,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张大官人笑道:“萧小姐是个明白人。”
元和幸子道:“南韩生产的,日本生产的东西很少在半路上抛锚。”
元和幸子道:“隔壁的船舱内有红酒,如果你不嫌麻烦,可以倒一杯酒给我吗?”
张扬道:“未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犬吠之声响彻在院落之中,张大官人急匆匆向自己的房间逃去,想不到自己神功盖世,却躲不过一条狗的眼睛,这狗一叫,几乎所有人都被惊醒了。
就在张大官人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船身震动了一下,然后游艇的速度越来越慢。
元和幸子道:“过去我曾经以为像我们这样的两个人无法成为朋友,现在的确有些改变想法了。”
张扬却道:“我看不尽然,其实人活在世上不仅仅只有快乐甜蜜值得回忆,没有了伤感和*图*书和痛苦的映衬,那么甜蜜和幸福就不会如此深刻,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并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开,也不是你想忘,就能够忘记。”
那女人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打得元和幸子嘴唇泌出了鲜血,她恶狠狠道:“不要在我面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将你卖到这世上最肮脏的妓院,那里会有一群你根本想象不到的畜生去糟蹋你,不要以为自己很高贵,现在你是我的,我让你生你才能生,让你死你就得死。”
元和幸子道:“我来白岛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元和幸子轻轻咬了咬下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丈夫死后,我继承了元和家族的遗产,很多人对此不平,甚至对我恨之入骨。”
元和幸子道:“还有无线电!”她忙着去联络的时候,张扬留意到远处有一艘渔船,他笑道:“有船过来了。”
张扬道:“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要为难她呢?”望着元和幸子雪白面颊上的掌痕,张大官人心中煞是怜惜,也就是女人才能对她下得去手,换成自己无论如何是没有这个狠心的。
张扬道:“福隆港的事情正在解决之中。还希望夫人多一些耐心。”
张扬道:“你不会!”
张扬道:“这种为了家族利益争得你死我活的事情很常见。”
张扬道:“都说同舟共济了,现在船没了,大家还得相互帮助。”
渔民放下绳梯,张扬帮助元和幸子登上了渔船,他随后也来到甲板上,两人刚刚站定,那两名渔民就举起了手枪,瞄准了他们,冷笑道:“乖乖听话,就不会为难你们。”
张扬在后面的椅子上坐下。
元和幸子停下脚步,抬起头看了看夜空中的那阙明月,这样的姿势很美,对张扬来说也很熟悉,让他不觉又想起了顾佳彤。
元和幸子来到萧玫红所在的房间,从窗口潜入。
那女人怪笑道:“何谓过份?”
两人几乎同时跳离了甲板,就在同时,一支火箭弹击中了那艘渔船。海面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火焰和烟雾瞬间将这艘渔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这火球膨胀了一下,然后迅速缩小下去,威力巨大的爆炸和无边无际的大海相比毕竟是冰山一角,也只有在近处方才能够感觉到它的威力。
元和幸子微笑道:“会越来越了解。”
张扬来到萧玫红对面坐下,萧玫红笑道:“元和夫人去洗澡了。”
张扬心中暗奇,却不知元和幸子换上夜行装扮想要干什么?元和幸子整理了一下黑色手套,然后将手掌平贴在墙壁之上。张大官人看出她施展的并非是壁虎游墙术,一定是手套上暗藏了某种装置,张大官人远远跟在她的身后,凭他的身手,元和幸子很难发现自己被人跟踪。
元和幸子道:“发生过的事情,如果是快乐的,偶尔回味还能感到一些甜蜜,如果是不开心的,回忆只会带给自己烦恼和伤感罢了,我们又何必去刻意记起?”
张扬端着酒杯来到元和幸子的身边,透过前方的宽大舷窗,望着平静无波的海面,今天的天气很好,海上没有风浪。无边无际的海洋就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张大官人咽了。红酒,从侧面看到元和幸子毫无瑕疵的俏脸,小声道:“真美!”
张扬那边已经接连放倒了四名劫匪,他并没有急于前去帮助元和幸子,而是悄然观察着她的出手。
张扬道:“这下真应了你的话,咱们要同舟共济了。”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手机没有信号。
张扬对她没有任何的价值,证明这群人的目标是元和幸子。
元和幸子道:“有救生筏的,你如果愿意,现在就能划船去白岛,不过我是不可能和你同舟共济了,我搭那艘渔船。
萧玫红呵呵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正准备出手,元和幸子已经合身冲了上去,用她的头狠狠抵在那女人的小腹上,女人几乎在同时扣动了扳机,枪口却失去了准头,子弹飞向天空之中,其实就算她瞄准了张扬,也不可能射中目标。
元和幸子转过头,看到那艘由远及近的快艇,美丽的瞳孔因为惊惧而扩大,她放弃对那名女绑匪的继续进击,向船舷跑去,张大官人抓住她的手大吼道:“跳!”
张扬笑道:“这话从何说起,当初福隆港的改扩建工程是公开对外招标,元和集团恰恰是最终hetushu.com的胜利者。”
此时看到元和幸子穿着一袭红色长裙走了过来,黑色长发还有些湿润,披散在她的肩头,肌肤胜雪,红衣似火,整个人就像一朵黑夜中怒放的玫瑰。
元和幸子挥刀挡住,侧身,收刀,身体旋转。随即一刀砍在对方的肩头。几个动作一气呵成,充分表现出她经历过良好的训练。
张扬道:“不会,我的命向来很硬。”
张扬笑道:“你这艘游艇看来质量有些问题,〖日〗本货?”
萧玫红浅笑道:“你在说谎话,我看得出来,你瞧我的眼光和她完全不同。”
元和幸子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已经有些了解你,我会认为你对日本人有很大的偏见,而且你这人很大男子主义。”
张扬闭上双目,感受着夕阳柔和的光芒。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的身心感到如此放松,忙完这段时间,结束北港的事情,他要去神庙岛,去找嫣然,和她一起好好放个长假。那里的海水应该比这边还要蔚蓝,还要清澈。
“醒了?”张扬关切地问道。
对张扬而言,获救是必然的,就算没有海警的救援,他也能够带着元和幸子游回岸边,他绝对拥有那样的能力。
那女人应该是个头领,来到元和幸子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颌,双目冷冷盯住元和幸子道:“长得真是标致啊,难怪能够迷住元和真洋那个老鬼。”
萧玫红听着两人的对话,眨了眨双眸道:“我忽然发现今晚是跟两个哲学家在一起吃饭,我好像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了。”元和幸子笑道:“今晚你做东,没有你,大家怎么有机会坐在这里呢?”萧玫红端起红酒抿了一口道:“你们聊,我不妨碍两个哲学家探讨人生了。”
“哈伊!”听到这声哈伊,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奇怪,这两今日本人为何要用中文对话,如果用日语,岂不是更隐蔽一些?不过听那黑衣人的口音丝毫不带有任何的异国味道,难道这个人根本就是中国人?
张扬道:“我喜欢宁静,我这种人更热爱和平,可能这是中国人和日本人最大的区别吧?”
张扬扬起手机向她晃了晃道:“没信号!”
张大官人哈哈笑道:“夫人今天约我同船,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
张扬道:“是不是有些冷?”他抓住元和幸子的手,一股内力送了过去,元和幸子感到一股暖流缓缓流入了自己的体内,温暖着她被海水麻痹的身体。
张扬道:“这件事和滨海的关系应该不大,夫人是不是有很多的仇家?”
元和幸子道:“我可没有那么厉害,这次多亏了张先生,如果不是他出手,我恐怕已经遭遇不测了。”
张扬道:“不用,你们帮忙把游艇拖过去就行。”
元和幸子看了他一眼道:“保镖是为了避免危险,张先生认为自己很危险吗?”
张扬用手遮住对方强烈的光线,大声道:“老乡,船只抛锚了,能不能帮忙把我们送到附近的港。?”
张大官人正准备返回房间的时候,却看到又有一个黑衣人走向露台,张大官人定睛望去,看到那人黑衣蒙面,身姿姣好,分明是元和幸子无疑。
张扬先跳下了救生筏,又帮助元和幸子进入筏中,操起双桨向渔船划去。
黑衣人道:“夫人,除了机师之外,我们这边的人应该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海警的巡逻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是萧玫红报的警,元和幸子和张扬比约定时间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萧玫红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她报警的同时,刚巧海上巡逻队正在查询那声爆炸,巡逻船在附近海域搜索到了张扬和元和幸子。
元和幸子道:“船舵只有在自己手里的时候才最让人放心。”她向外面做了一个手势,保镖将缆绳放开。
张扬笑道:“别把我想得和商人一样奸诈,对我来说,我的首要职责是保障老百姓的利益。”
黑衣人道:“这件事石川先生会同意吗?”
元和幸子道:“好像是电子设备出了问题,真是麻烦。”
黑衣人道:“机师已经逃了,我让人去可能的地点找他。”
张扬道:“从你的目光中就能够看得出来,你是个不轻易服输的人,像你这样的人,不会放弃。”
元和幸子道:“人在很多时候是无法选择的,就像当初张先生理想的合作者并不是我。”
张扬笑道:“夫人不是说过我们要同舟共济吗?你这么说等于低估了和-图-书我的勇气。也低估了我们中国男人的胸怀。”
元和幸子道:“有些话并不方便被太多人听到。”
白色游艇在海面上行进,张大官人走上甲板,去欣赏傍晚的海景,一群白色的鸥鸟盘旋飞翔,追逐着这和它们拥有同一色彩的游艇。
那女人道:“让我想一下!”她皱了皱眉头,似乎煞费脑筋,不过她很快就掏出了手枪,瞄准张扬的额头道:“对我来说,你没有任何的价值!”
元和幸子道:“有些时候我真的很累,甚至想过放弃。”
“对不起!”元和幸子认为这句话最适合他们之间的状态,今天如果不是她提议从滨海乘游艇前往白岛,就不会遇到这种倒霉事,而且那些劫匪的目标显然是冲着她而来,张扬被自己连累了。
萧玫红走后,元和幸子反倒沉默了下去。
快艇已经远去,漆黑的海面上闪烁着几点残存的火焰,张扬托起元和幸子的面孔,让她的口鼻不至于没入水中,他向游艇停泊的方向望去,游艇也已经燃烧下沉。
黑衣人说完告辞离去,张大官人赶紧平贴在别墅墙壁之上,看到黑衣人宛如一只大鸟一般凌空投入夜色之中,很快就消失在围墙之外。
听到她提起自己的名字,张大官人更加的留意。
元和幸子道:“你在福隆港的事情上以退为进,只是表面上让步。”
元和幸子道:“他说得没错,咱们放救生筏下去,划过去。”
前来营救的海警已经知道了两位落难者的身份,言辞之中都显得非常客气和恭敬。
萧玫红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晚餐,这顿饭已经推后了四个小时。
元和幸子淡然道:“你想要什么?”
元和幸子托住她的手腕,抬脚踹在她的小腹上。
元和幸子道:“我对你有信心,相信福隆港的事情很快就能够得到解决。”
女绑匪的肩头被刀锋割破,鲜血汩汩流出,她大叫一声,又是一刀扎向元和幸子的咽喉。
元和幸子感觉自己仿佛漂浮在云端,朦胧中,似乎有人在亲吻自己,她想要挣扎,却看到了一双星光般温柔的眼睛,这样的目光让她不忍心去抗拒,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想,元和幸子努力地睁开双眼,她首先看到的就是星光,温柔如水的星光,然后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很好的限制在救生圈内,张扬正在一旁呵护着她前进。
张大官人双手攀住露台向里面望去,却见元和幸子静静站在那里,黑衣人来到她身边深深鞠了一躬,虽然看不清黑衣人的面貌,已经从他的动作中判断出这厮肯定是今日本人。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走了进去,从酒柜中挑选了一支红酒,又拿了两个干净的杯子回到元和幸子身边,他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元和幸子:“我还以为会有很多人。”
张大官人没有理会她,淡然道:“这里并不是公海,很快就会有人过来这里,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份的好。”
萧玫红小声道:“她很美!”
元和幸子在地上一个轻巧地翻身,反手将军刀从那名男子额头上拔了出来,然后翻腕将捆住自己双手的绳索割断。女绑匪尖叫着冲了上去,不等元和幸子站起身,已经狠狠一脚踢在她的小腹上,元和幸子的身躯在地上翻滚了两下,她捂着小腹,咬着嘴唇,双目中闪过一丝阴冷的杀机。她慢慢站起身,握紧手中的军刀。
萧玫红道:“张书记正在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就在张大官人偷窥得目眩神迷的时候,忽然听到下方传来一声犬吠,这厮只顾着防人,却忘了防狗,一条狼犬发现了趴在墙壁上的张扬,大叫起来。
元和幸子道:“这件事和张扬无关,他只是不幸被波及,萧玫红……”她停顿了一下道:“帮我好好查查她的底。”
元和幸子道:“看来你对我们日本人有偏见。”
萧玫红道:“今天负责等待的人是我,我为了这顿饭可等了你们整整四个小时。”
张扬自己倒了杯红酒,抿了一口道:“我们之间好像没有太多的秘密吧?”
张扬道:“他们没想杀你,只是想把你劫走。”
张扬道:“有吗?”
两名保安已经来到狼犬的旁边,制止住狼犬继续吠叫,拿着手灯在周围搜索了一阵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才离开。
那黑衣人道:“夫人,我已经调查过,负责检修游艇的机师有问题,有人给他钱让他在游艇上做手脚。”
他们的上方是海水m.hetushu.com,海水的上方是火焰,火光照亮了元和幸子美丽而苍白的面孔,望着水中的元和幸子。刹那之间张扬忽然有种想流泪的冲动,他拥住元和幸子。向远处游去,躲开头顶的火焰,重新浮出了海面。
那男子道:“好,我们这就把船靠过去。”
船舱内又涌出六名劫匪,五男一女,女的身材很高,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比起周围的男子还要显得彪悍一些。
张扬悄悄打开窗户,悄声无息地尾随在那黑影之后,黑影直接来到元和幸子所住的房间,从露台溜了进去。
张大官人的身体宛如炮弹一样弹射起来,一飞冲天,然后他的双脚狠狠蹬踏在两名绑匪的下颌之上,出手再不留情,两声清脆地骨骼碎裂声接连传来,两名绑匪惨叫着躺倒在甲板上。
张扬下了车,走向17号码头,在登船前,看到了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其中一人走过来向张扬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张扬登上游艇。甲板上没有人,他低头望去,看到了身穿白色休闲装的元和幸子站在船舱内。
张大官人道:“夫人的意思是对我很有好感。”
元和幸子身手灵活。刀法凌厉。又是一刀砸在那女绑匪的右腿之上,局面上她已经完全占据主动。
元和幸子道:“中国人的性格普遍保守,他们害怕变革,即使这种变革对他们自身有利。”
元和幸子紧跟着过来了,听到他大声叫救命,不禁笑道:“你把海警给叫来了!”
萧玫红微笑道:“我最欣赏夫人的就是这种处变不惊的心态,今晚的事情如果发生在我的身上,恐怕我要吓得彻夜难眠了。”
元和幸子道:“我们好像跑题了,我家族内部的事情好像和我们的合作无关。”
张扬道:“这句话有些偏颇了。夫人对而今的中国并不了解。”
元和幸子道:“还有张扬和萧玫红。”
此时远方一艘快艇向这边飞速靠近,张大官人目力极强。虽然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仍然看清船上的一人肩头扛着一支火箭筒,他暗叫不妙。大声向元和幸子叫道:“幸子,快跑!”
元和幸子去机舱看了看,没多久就回来了:“我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能叫人过来了。”
渔船越来越近,船头站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人用手灯照着张扬他们,大声道:“怎么啦?”
张扬淡然笑道:“女人总是要让别人等的。”
张大官人看了她一眼道:“你也很美。”
此时天色渐暗,海水在黯淡的天光下,色彩变得越来越深,已经变成了黑蓝色,元和幸子举起信号枪向天空中发射了一颗信号弹,红色的信号弹升空,过了一会儿,那艘渔船似乎没有反应。
对方道:“我们不是拖船,海上又不是道路上,你以为是拖车啊!再说了,我们的船负荷很重,马力不够,安全起见,你们还是过来。”
元和幸子来到他们的身边,张扬站起身,很礼貌地帮她移开座椅。元和幸子道谢后坐下,轻声道:“聊什么这么开心?”
张扬微笑道:“为什么会这样说?”
深蓝色的大海,被游艇划出一道亮白色的水线。
元和幸子向张扬道:“看来今晚我们要迟到了。”
元和幸子静静望着张扬。
张大官人在外面听得也是一阵心惊,这次幸亏那些歹徒对元和幸子抱着活捉之心,不然的话,真的很危险。
夜幕已经降临,黑暗的天幕上挂着繁星点点,如果没有这场爆炸,如果没有周围弥漫的硝烟,这本该是一个浪漫的晚上,可是一切却因为暴力而改变。
张大官人身体还没有落地,潜运内力,捆绑在他手腕上的绳索被他崩得寸寸断裂。一名绑匪握刀从后方刺向张扬的后心,张大官人身躯一侧,刀锋贴着他的左臂错过,张扬抓住那厮的手腕,一个反向的拧动,喀嚓一声,将这名绑匪的手腕骨骼硬生生折断,白森森的断骨露出了皮肤,那绑匪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张扬跟上去就是一脚,将这厮踢到了海水之中。拾起地上的军刀,猛然向前方投掷过去,军刀深深射入一名举枪准备射击元和幸子的绑匪额头之中。
元和幸子冷冷道:“如果有人让他在船上安放炸弹,现在我只怕已经粉身碎骨了。”
张扬道:“不会是没油了吧?”
元和幸子淡然笑道:“其实你并不想和我同船。可现实是我们已经在一条船上了,所以既然是在一条船上,就需要风雨同舟,同舟共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