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3章 变迁

杜天野道:“你说明白一些。”
张扬道:“他们的格局都很大,所以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总会成为他们的棋子,那啥,你说这盘棋下完的时候,我们会不会留到最后?”
张扬道:“我会抽时间过去看你,你不用操心我的事情,这世上没什么可以难住我。”
杜天野笑得颇为无奈:“你小子啊,让我说你什么才好,以为他们的格局像你一样狭隘吗?”
秦清娇羞无限,低声道:“前阵子胸口还有些涨,现在好多了,我的反应好像比一般人更重一些。”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对,人活在世上,不能始终低着头,一味地往前走,适当的停下脚步,考虑一下未来是正确的。”他端起酒杯和张扬干了一杯又放下:“张扬。我最近听说了很多不利于你的消息,你在北港未来的道路只怕并不是那么的好走。”
张扬道:“北港的事情,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得多,我担心他这样的做事风格,会招来意想不到的危险。他表面上虽然很成熟坚强,但是他的肩膀还不足以承受太大的风雨。”
张扬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道:“我心里有数。”
张大官人搂住清美人的肩头,轻轻在她肚子上摸了摸道:“乖,留在家里好好照顾咱们的乖儿子。”
张扬捧住她的俏脸,吻了又吻。
在秦清面前,张扬从来都不刻意隐瞒什么,他实话实说道:“只是用来迷惑一些人的幌子。”
张扬道:“没什么好瞒的,我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他。可能是他的为人太正,我的为人太邪,正邪不能两立吧。”说完他笑了笑道:“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来,杜哥,我恭喜你高升!”
虽然秦清已经辞职,她在政治上的悟性和修为远比张扬要精深,她马上想到了其中的缘由,轻声道:“乔书记去了津海,你这次去是协助乔书记工作吧?”
秦清道:“他怎么会知道?”
秦清凝望张扬的双目深情道:“我去欧洲这段时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杜天野道:“心情上的确是有些激动和期待的,但是想起即将离开江城,我这心里,还真有些不舍得。”
秦清道:“你既没有经天纬地之才,也没有从一而终之德,可是我就是喜欢,我喜欢真实的你,喜欢你这个人,而不是其他。”
张扬搂住秦清躺在床上,大手攀上她的胸膛,抚摸着她温软如玉的肌肤,附在她耳边低声道:“好像大了许多。”
秦清俏脸之上掠过一丝内疚之情,她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我觉得真是对不起我爸。”
张扬道:“我一直都以为乔书记最看重的是我。想不到那个人是你啊。”
张扬道:“清姐是我的老上司,没有她的提拔,我哪能有今天的成就,吃水不忘挖井人,她要远行,我说什么都得过来相送。”
秦清道:“我跟你一起去。”
“既然不明白,又何须去问?”
果然不出张扬所料,来到房间内,秦传良道:“张扬,我肩膀没事。”
张扬道:“我始终还是那句话,路,是人走出来的,我真想往前走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拦住我。”
张扬把秦传良迎入房间内,秦清赶紧拿毛巾给父亲擦拭身上的雨水,秦传良道:“没事,我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
杜天野道:“也就是说,你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默契。”
秦白道:“张书记。你来的正好,刚才接到杜书记的电话,他说。打我姐姐的电话打不通,知道姐姐后天就要走了,所以想今晚给她送行。”
秦清想起最近到处都在传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这件事她还从没有当面向张扬求证过,不过秦清不相信他们会分手,她轻声道:“你和嫣然是怎么回事?”
秦清道:“你啊,真是多嘴,我本来就不想惊动太多人。既然离开官场了,我就不想跟官场中人有太多牵扯。”秦清说完这句话。却又马上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张扬也是官场中人,刚才这句话实在是太矛盾了。
秦清道:“明天我爸、我弟他们会送我去沪海,我从那里飞往欧洲,你就不要送我了,我不喜欢分离的场面,而且,我担心到时候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让我爸他们看出来。”
张扬点了点头,跟着秦传良来到他的房间内,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秦传良很少提出这样的要求,难道他是找了一个借口故意避开秦清他们hetushu.com
杜天野笑道:“干你什么事?你小子这么重的好奇心。”他很大方的将苏媛媛介绍给秦清道:“你们应该早就认识了吧,苏媛媛,我未婚妻。”
张扬道:“你在家里呆着,我过去接他!”
洪玲道:“我们是江城医学院同学聚会,你是卫校的,再说了。现在你可是位高权重的滨海市委书记,我们这帮同学还怕高攀不起呢。”洪玲说话的时候满脸的笑意。她现在在江城制药厂负责销售,也是药厂的高管之一,对张扬这位昔日的学弟,洪玲真的是由衷佩服。佩服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忌惮,虽然在开玩笑,但是说的这番话也出于真心。
杜天野被张扬的这句话给问住了,他是压根没有想到张扬会考虑到这样的深度,愣了一会儿,方才端起酒杯道:“我在官场这么多年,得出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不要考虑不属于自己的问题。”
张扬笑道:“改天吧!”
这群人事先已经商量好了,自然不会因为张扬的出现而改变计划,虽然左晓晴很想和张扬多说几句话,也就是见到张扬之后,尘封的思念感觉忽然变得强烈起来。
张扬笑道:“这孩子没少折腾你,你这个母亲当得如此辛苦,以后一定要他好好孝敬你。”这厮说话的时候,手又开始不老实了,摸得秦清娇躯酥软,抓住他的大手道:“不许你折磨我,我这阵子好像特别……”
张大官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我滨海这边都没搞定,哪儿都不去,杜哥,您先去打江山吧,等那边的形势搞定了,我说不定真的去投奔你享清福去。”
洪玲道:“那就别怪我们聚会不叫上你,是你自己架子大不愿意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爸也让我以后要永远照顾你,永远对你好。”
“他敢!”洪玲说完又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要是急不可待,早来片刻,岂不是要被他老人家抓个正着。”
陈国伟此时回头过来找她们,在洪玲面前他总是表现的有些惧内:“洪玲,咱们去哪家唱歌啊?”
这些细节并没有引起杜天野多想,杜天野和张扬喝了几杯酒之后,习惯性的谈起了工作:“我要去津海市工作了。”
张扬走后,洪玲挽着左晓晴的手臂落在了最后,小声道:“这么久没见,你们怎么突然陌生起来了?”
秦传良去洗澡的时候。秦白和妻子谢君绰也回来了,看到张扬在这里,两人笑着跟他打招呼。
清美人敢提出这样的邀请,是基于张大官人卓绝武功的基础上,就凭她家里的低矮院墙,对张扬来说绝对是如履平地。
洪玲自己也笑了起来:“他当年只是一个傻乎乎的卫校生,根本想不到这五年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如果知道他有今天的成就,那时候,我都会主动追他。”
杜天野狡黠笑道:“你难道至今还没发现,自己是个打天下的急先锋?”
张扬道:“不是你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
张扬赶紧迎了上去道:“秦叔叔,您怎么冒着雨回来了?我正想去接您呢。”
秦清不禁揶揄他道:“是谁说已经看破了红尘,对官场没有什么眷恋了,怎么突然本性又暴露了。”
秦清啐道:“尽会胡说八道!”她在张扬面颊上轻吻了一记。
杜天野颇为赞许地看了秦清一眼,越发觉得秦清这种干部,在上升期选择离开是一件值得惋惜的事情,如果她继续留下,本该有更好的前途。
张扬对杜天野是极其信任的,他相信杜天野绝不是一个挑拨是非的人物,而且杜天野所说的这些事情,他自己也有发现,对此张扬只是一笑置之:“可能是他对我有些怨气吧,责怪我分走了他的母爱。”
别人不知道,洪玲却对他们两人之间的那段极为熟悉,她颇为惋惜地感叹道:“你们两人真的很般配,当时我怎么就没看出来。”
左晓晴啐道:“别胡说八道。”
张扬道:“上头的事情,我也搞不清楚。”
张扬并没有马上返回自己的房间,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秦清已经到家,现在已经上床休息,张大官人说了一番温柔的情话儿,哄得秦清心中甜甜蜜蜜,秦清道:“你来陪我!”
杜天野道:“荣厅说,浩南调查的很多事情似乎都和你有些关系,他似乎在针对你。”
张大官人望着左晓晴。发现这么多年来她依然未变,时光让http://m•hetushu.com她变得成熟。但是并没有在她纯净的美眸中留下任何的印记,张扬笑了起来,目光越过左晓晴,来到洪玲的脸上:“好啊!你们聚会居然不叫上我!”
杜天野离开了雅云湖,张大官人却留在了宾馆,苏媛媛给他安排了房间入住。
秦清小声道:“答应我,我离开之后,好好照顾我爸。”
秦传良道:“我知道要下雨,所以借了把伞,这不,走到半路就下起来了。”
秦清道:“爸,您赶紧去。千万别感冒了。”
左晓晴反问道:“我们熟悉过吗?”
张扬所答非所问道:“他这个人疑心很重,好像所有人都有问题似的。”
秦清握住他的手道:“没必要勉强自己,据我说知,也没有任何人会为难你,有些事,没说破永远要比说破来得要好。”
“我发现现在这种生活状态才是自己最喜欢的。”秦清轻声道。
秦传良道:“我虽然老了,可是并不糊涂,小清去欧洲,对你们都好。既然无法走到一起,还是选择做朋友的好。”
这个人自然就是张扬,陈刚和袁孝商密谋对付文浩南的时候,张扬正在江城,秦清即将前往欧洲,张扬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送她,虽然分别不过数日,秦清却显得丰满了不少,张大官人认为是因为她有身孕的缘故,秦清却认为自己是无官一身轻,自从辞去官职之后,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放松。
张扬道:“这种好事打灯笼都找不着,要是落在我身上,我肯定要高兴地朝天磕头了。”
苏媛媛脸皮薄,俏脸一红垂下头去。
张扬道:“我有解决的办法。”
张扬轻轻抚摸她的小腹,似乎感受到里面的新生命,他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想起秦清即将远赴欧洲,张大官人心中自然平添了几分惆怅。
张大官人心中一阵感动,抿了抿嘴唇深有感触道:“我张扬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你的眷顾。”
杜天野微笑点头道:“是他!”
张扬笑了笑,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她,然后礼貌地向他们道别,临走之前,目光自然而然地向左晓晴多看了一眼,左晓晴却将黑长的睫毛垂了下去,有意避过张扬的目光。
张扬道:“没那么简单吧,乔书记从农业部调往津海,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他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以后你就是他的接班人,等他离开津海的时候,你就是津海市委书记。”
张大官人这才留意到苏媛媛的手上已经多了一枚铂金指环,心中不由得为她和杜天野最终能够走到一起而高兴。
当天晚上的送行宴是杜天野做东,他在雅云湖迎宾馆定下了位子,当然这里是苏媛媛帮他定下来的,杜天野和苏媛媛在最近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苏媛媛因为工作出色也晋升为雅云湖迎宾馆客房部总经理,虽然杜天野没有帮忙说话,可是他们的这层关系对她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当着秦清的面,杜天野并没有提起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他低声道:“我听说浩南去北港代理公安局长一职。”
秦清俏脸之上闪过一抹羞色,看来父亲对他们两人之间的情愫早已一清二楚,只是没点破罢了。
张大官人和杜天野的每一次相逢都会产生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但是杜天野在饮酒方面显然要理智的多,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清楚一点,自己的酒量虽佳,却绝不是张扬的对手,这厮是真正的无底洞,在杜天野的记忆中,还想不起张扬什么时候醉过。
张大官人正准备先回宾馆部看会儿电视,可一转身,正看到一群人从酒店中出来,这群人多数都是张扬认识的,走在正中的一个人,身穿浅蓝色长裙,气质娴静,眉目如画,温柔婉约如民国时期的女学生一般,她原本开开心心和身边人聊着什么,可是目光和张扬相遇,顿时定格在那里。
洪玲道:“皇家假日,去红姐那里。”
秦清道:“是不是针对北港的一些人?”对于张扬工作上的事情,她并没有深询,但是言辞中仍然透露出关切之情。
张大官人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当年的那帮实习同学。更没有想到的是正中间的那位美丽女郎正是在美国留学的左晓晴,张扬并不知她何时从美国回来的,看眼前的情景,一定是同学聚会。
“我看他未必,以他老人家的头脑,肯定能够看出咱们俩是两情相悦,勾搭成奸。hetushu.com
张扬微微一怔,此前并没有听到这方面的任何消息,比起文浩南前往北港担任公安局长,杜天野的这个消息来得更加突然和震撼一些。
张扬拿了雨伞出门,来到门外,就看到秦传良打着一把黑伞,走了回来。
杜天野道:“天下间还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么走运的人。”
秦清听到张扬说起提拔二字,俏脸不觉有些发热,其实这次她真是想多了,张大官人这会儿脑子里绝对都是纯洁的想法,绝对没有两人贴身提拔的意思。
等到她们离去之后,杜天野方才低声道:“我听荣厅说过,按照他的意思,他并不建议文浩南前往北港任职。”
秦传良洗完澡换好衣服过来,他向张扬道:“张扬啊,我这肩膀有些酸痛,你过来帮我按摩一下。”
张扬笑道:“咱们当年可都是一个医院实习的,我虽然是个卫校生,可也是你们的学弟,那啥,别书记长书记短的叫,我这个县处级干部真不算什么事儿。”他走到左晓晴面前道:“左晓晴,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
秦清笑道:“要是那样,他一定把你当成流氓犯扭送公安机关。”
秦清道:“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就会回来。”
秦清道:“上头定下来的事情他们拦不了。而且谁也不会拦着一位政治才俊的未来前程。”
秦白道:“张书记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张扬道:“我也佩服,不过清姐这次去欧洲也是带任务过去的,她要去解救正处于水深火热生活中的欧洲人民,为世界人民的和平和幸福而奋斗。”
秦传良道:“我知道小清为什么要去欧洲!”
秦家的院墙对张大官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这厮准时翻入秦家的院墙内,看到秦传良的房间仍然亮着灯,他蹑手蹑脚的矮身走过,来到秦清的房间前,看到窗户没关,秦清果然给他留着窗子,张扬悄声无息地翻入房内。
张扬道:“过些天,我去京城,我会当面对干妈说清楚。”
秦清道:“我不要你补偿我,我只要能够和你相爱一世就已经满足了。”
张大官人耷拉着脑袋,看来秦传良并不知道秦清怀孕的事情。
张大官人颇为感动道:“秦叔叔,其实在我心中也将您当成父母一样。”张大官人绝没有作伪,眼前这位是他如假包换的老丈人,虽然他和秦清没有夫妻之名,可夫妻之实那可是刚刚的。
张扬笑道:“他该不会去而复返吧?”
秦清道:“他看到我接连打哈欠,知道我累了,自然是不会过来打扰了。”
杜天野让自己的司机送她回去,苏媛媛也起身相送,留给张扬和杜天野一个单独的空间。
张扬道:“秦叔叔找我有事?”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肯定会对秦清好,绝不会委屈了她。
杜天野淡然笑道:“我算不上什么政治才俊,不过趁着年轻,还想多做一点事情。”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也是他说的?”
那群人本来聊得欢快,可是突然就静了下来,明显的一个停顿过后,方才听到洪玲惊喜的声音道:“张扬!”
秦清道:“坏了,我爸今天去博物馆帮忙呢,我得给他送伞去。”
陈国伟道:“张书记,这么巧啊,您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这位昔日张扬的室友如今面对张扬的时候,说话充满了恭敬,五年前来自家庭的些许优越感早已荡然无存了。
张扬道:“当年他追求秦萌萌未成,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前往边疆也是为了逃避,可能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修复了伤疤,认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但是现在看来……”张扬摇了摇头道:“只不过是假象罢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其实以浩南的性情,并不适合去北港。”
杜天野道:“不贫就不是张扬了。”
四个人坐下之后,杜天野道:“秦清,我真的很佩服你,放着这么好的前程都能够放弃,这是我们男人都无法拥有的勇气,正应了一句话,谁说女子不如男!”
让秦清满意的是,除了他们之外,杜天野并没有邀请太多其他的客人,苏媛媛也特地安排了一下,陪同杜天野一起宴客。
秦清叹了口气道:“谈何容易!”张大官人的这笔错综复杂的感情债,连秦清都替他发愁。
看到张扬,左晓晴的美眸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虽然她和张扬分开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她http://m.hetushu•com都以为自己早已将张扬的影子淡忘,可是每次重逢。她就会情不自禁的心跳,她才会意识到,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忘记过张扬,他是她的初恋。也是她直到现在念念不忘的恋人。
张大官人已经感觉到她的湿润和泥泞,轻声道:“是不是特别想那啥……”
左晓晴道:“这话可别被陈国伟听到,他要听到了,非得跟你急不可。”
张扬道:“我就是为你高兴,没别的意思,我现在也明白自己的能耐了,像我这种人,能把滨海给拾掇利索就不容易了,津海这种直辖市对我来说太大。我没那么大的脑袋,戴不住那么大的帽子。”
杜天野道:“一定有机会的。”
杜天野道:“他说浩南很关注你的事情,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秦清不禁笑了起来,轻声啐道:“你可真贫!”
张大官人笑着拥紧了她,低声道:“清姐,等你生完宝宝,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陈国伟尴尬道:“我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吗?”
秦清啐道:“你这嘴里从来都没什么好话。”
张大官人乐呵呵答应了秦清的要求,可又听秦清道:“晚点再过来,我爸还没睡呢,十一点!”
洪玲道:“张书记,我们准备一起去唱歌,你去不去?”
秦清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对文夫人说清楚?”
张扬笑道:“改天我得恭贺他一下。”
张扬道:“谈你!”
张扬点了点头道:“做完这件事情,我就暂时将官场的事情放一放,先把个人的事情解决一下。”
秦传良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张扬,人世间的确有很多的无奈,有情人未必能够走到一起,你们都是成年人,我相信对于感情的处理,比起我还要明白的多,无论怎样,我都希望……”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能够永远把小清当成朋友,永远照顾她,对她好。”
雨一直在下,午饭后,秦白夫妇先行离去,秦传良去午休,张扬和秦清又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们在窗前对坐着,听着窗外的雨声,秦清柔声道:“我爸都跟你谈什么?”
秦传良道:“我虽然不是一个封建的人,但是我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女人的幸福不是事业,而是家庭,我并没有奢望过我的女儿会有多大建树,我只希望,她能有一个幸福的小家,有一个爱她的男人。”
张扬道:“乔书记是拉你过去当左膀右臂啊,这是个难逢的好机会,你走出这一步,以后的前程不可限量。”
杜天野当然能够明白张扬的意思,他在说文浩南只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杜天野道:“浩南的性情我很清楚,他的心很大,也的确有些能力,但是从小到大,他很少受到挫折,或许是出于这一点的考虑,当初文叔叔才会同意他离开军队前往边疆锻炼,我本以为,这些年的历练已经让他改变了一些,想不到他还是那么的执着。”
秦清道:“你和他毕竟有一层关系在哪里,处理彼此的关系一定要小心。”
左晓晴很矜持地笑了笑:“一个多月了。”
秦传良道:“人年纪大了,总想儿女都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这对我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奢求罢了。”
杜天野和他碰了碰酒杯,共饮了这一杯道:“也没什么好恭喜的,只是正常工作变动罢了。”
张扬低声道:“秦叔叔其实什么都清楚,不过他不方便说,他还以为咱们之间闹了别扭。”
张扬嗯了一声:“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
张扬笑道:“其实老杜也是一片好意。大家都是朋友。清姐一定要给这个面子。”他来江城的路上已经接到了杜天野的邀请,杜天野对他和秦清的关系非常清楚。这次给秦清送行,多少也冲着他的关系。
秦清道:“杜书记,接替你的人是左市长吗?”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时间才刚刚九点,早知道还要等这么久,应该把杜天野留下多陪自己喝几杯的。
苏媛媛始终没怎么说话,虽然她对杜天野和文玲当年的故事非常好奇,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询问,她深知,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这正是苏媛媛聪明的地方,也是杜天野最欣赏她的地方,这女孩儿温柔似水,从不给他增添任何的烦乱,这才是曾经沧海饱经创伤的杜天野最适合的归宿。
张大官人暗想,这一切我都会帮你慢慢实现的。
张扬道:“你这是无视我的能力,别说我,和*图*书就说你的事儿,我还真有点纳闷,当初你可是我干爹提拔起来的,想不到现在乔书记看上了你,那啥,你说你去津海任职,会不会有人感觉到心里不爽啊?”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左晓晴回来这么久都没有跟他主动联络,看来她是有意在回避自己,今天的相逢自是巧合罢了。
秦清道:“你一定要记住,凡事不要冲动,一定不可以冒险,为了我,也为了我们即将降生的孩子。”
张扬道:“今儿不行了,晚上我还有事。”
张大官人内心一紧,这冷汗哗哗地就流了下来,这事儿尴尬啊,可他转念一想不太可能,秦传良怎么可能知道秦清怀孕,以秦清的性情肯定是不会告诉他的。
张扬点了点头。
秦清螓首埋在他胸前道:“你坏死了,休想引诱我犯错。”
洪玲道:“你说你也是一个大男人,什么事情都要问我,唱歌这种小事都做不了主吗?”
张大官人来到床边,秦清投身入怀,张扬抱着怀中的暖玉温香,轻轻吻了吻她的樱唇,感觉秦清的香舌已经主动游走过来,两人在黑暗中缠绵热吻,过了好一会儿,秦清方才放开了他,舒了口气,小声道:“我爸刚刚才走。”
张扬道:“秦叔叔,您别伤心,其实清姐去欧洲只是去求学,学成之后就会回来。”
苏媛媛为他们倒酒,秦清婉言谢绝了,她拿起饮料给秦清倒,秦清却选择只喝白开水,她对于孕期保健还是相当留意的,由此可见她对这个孩子的重视。
看到杜天野和苏媛媛出双入对,心里最高兴的要数张扬,毕竟苏媛媛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这厮改不了喜欢打趣的习惯:“那啥……你们俩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杜天野道:“你们之间的关系怎样?”
张扬微笑望着秦清,忽然感觉到额头上有些凉,一滴雨点落在他的额头,他和秦清赶紧回到房间内,刚刚进入房间内,一场瓢泼大雨就从天而降。
秦清趁机叹了口气道:“算了,下不为例!”
张扬道:“我没听明白。”
这个安排并不意外,左援朝在江城工作多年,谈到对江城的熟悉,在目前江城领导者之中无出其右,当年如果不是杜天野的空降,或许江城市委书记的职位早已落在他的身上,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也算得上是喜事一桩。
秦清感觉有些不舒服,最近孕期反应虽然有所减轻,可是仍然会时不时的发生,秦清担心露出马脚,提前告辞。
张扬道:“他这个人嫉恶如仇,眼睛里似乎容不得半点沙子,应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吧。”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杜天野道:“像他这么糊涂的官儿迷,我从来都没见到过。”
洪玲道:“张书记留个电话给我,下次同学再有活动我叫上你。”
杜天野哈哈笑道:“你小子,真是想当然,你以为直辖市的一把手是那么好当的?我虽然是过去工作,可是排在我前头的领导还不知有多少个,什么时候能轮到我接替乔书记的位子了?”
秦清在黑暗中轻笑了一声,一双明眸在夜色中熠熠生光。
张扬微笑道:“事在人为,我当初在黑山子当计生办代主任的时候,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成为滨海市委书记,现在不一样实现了?”
杜天野道:“我记得过去并不是这样,浩南对文夫人认你做干儿子并没有任何不满,张扬,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杜天野道:“冲着你这句话,回头我见到乔书记就向他好好推荐,争取把你给调过去。”
张扬道:“主要是累了。等保税区的工作完成后,我得好好歇一歇,仔细想一想,我的未来往何处去。”他说的是真话,在这些人的面前。他从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
杜天野道:“平海的几位领导都不想放我走,可是大家都明白这种事不能阻拦。”
秦白尴尬道:“那天去市里办事,遇到了杜书记,我无意中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所以……”
他们之间已经是久别重逢,在他们的记忆中,这些年,他们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然而左晓晴的心中依然感到温暖,她仿佛回到了和张扬初次相逢的时候。仿佛回到了五年前,回到他们青涩的年纪,回到情窦初开的岁月,如果说那时是母亲在控制着她的情感,而现在控制她的是理智。
秦传良点了点头道:“张扬,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的为人我很清楚,我也很喜欢,在我心中,其实早已将你当成儿女一般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