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4章 有些陌生

“我是说真的。”张大官人道:“我是古代人!”
张扬不禁暗暗发笑,想不到自己兜了一个圈子又要回去。洪玲看得真切,问道:“你笑什么?”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把自己的那点秘密全都倒出来了,你居然以为我在骗你。”
章鱼能说这月票太悲催了吧?一整天9张月票,各位兄弟姐妹,敢再给我一张凑够两位数吗?
陈国伟道:“我看左晓晴并不喜欢他。”
秦清听得入神,小声道:“以后你就在这个时代中生活了下来?”
陈国伟道:“昨晚本来说好了一起去皇家假日玩,可见到你之后,左晓晴就改变主意回家了。”
陈国伟道:“我记得过去你和左晓晴谈过恋爱吧?”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虽然张大官人保持沉默,可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杨超凡道:“张先生在哪里高就?”他显然并不了解张扬。
张扬道:“一个人,要不你帮我找一个。”
听陈国伟提起这件事,张扬不禁回想起当年的往事,那是一段纯美的岁月,虽然自己依旧年轻,可是心态和那时却有了很大的不同。
此时左晓晴也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向张扬笑了笑:“欢迎光临!”
张扬道:“刚从那边过来,这下终点又回到了。”
洪玲道:“你跟晓晴还有可能吗?”
张扬将手中的红酒递给她。
张扬道:“成,我待会儿打车过去。”
张扬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张扬道:“不是卫生局宿舍吗?”
洪玲那边格格笑了起来:“自己一个人吗?”她素来都是个泼辣性子,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今天过来的多数都是左晓晴的同学,张扬虽然认识,有些还是叫不出名字。
洪玲道:“十一点半福禧花园22栋。”
洪玲道:“老黄历了,市里在雅云湖畔新建了一个小区,主要针对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已经搬家了,现在住得是联排别墅。”
张大官人笑道:“你叫我张扬行吗?”
张扬笑道:“国伟,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张大官人很少说话,他和这群同学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人家谈论的大多是专业学术上的问题,张大官人对西医虽然了解了一些,可是在这些或本科或硕士或博士生的面前还是浅薄了许多,与其贻笑大方,不如沉默是金。
陈国伟道:“咱俩同岁,我都结婚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考虑个人大事?再耽搁耽搁就三十了,人到三十是个槛,咱们是老同学,我劝你一句,趁着青春大好年华,赶紧挑,等将来年龄大了,再想找合适的,早就被人给挑完了。”
张扬没说话,只是笑,洪玲这番话显然是说给他听的。
张扬起身笑道:“我过来办点公务,刚巧遇到了他们,所以冒昧登门了。”
福禧花园距离雅云湖迎宾馆并不远,两人谈话间已经来到了门前,陈国伟登记之后,车http://www.hetushu.com辆方允许进入,看来小区的管理制度非常严格。
张扬道:“到地方了!”他并没有直接回应洪玲的问题。
张扬道:“好吧,我待会儿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信誓旦旦道:“我答应你。”
秦清道:“我们之间,信与不信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每个人都很爱你。”
洪玲道:“我这不是替她邀请你了吗,来吧,大家这么久都没见了,一起聊聊就是。”
张扬笑了起来:“你什么都清楚?”
陈国伟虽然发着牢骚,可是言辞之间仍然洋溢着浓浓的幸福感,他一边开车一边道:“张扬,你也不小了吧。”
陈国伟道:“刚买不久,家里的那点底子全都扔这上面了,没办法,洪玲非要买。”
张扬主动叫了声蒋阿姨。
张扬道:“就算是吧,在政府部门混日子轻松一点。”
张大官人拥着秦清入睡。等到她熟睡之后,悄悄离开。江城的午夜非常的宁静,尤其是刚刚的一场雨后,暑期的燥热全都一扫而光,空气中弥散着清新而湿润的味道。路灯的光芒变得非常的朦胧,大街上少有人行走。张扬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或许是压在心头的这个秘密终于有人和他分享的缘故。
左拥军也过来打招呼。
杨超凡点了点头,装出很内行的样子:“就是政府工作人员了?你们都是同学,看来你是把过去的专业给丢了。”
左拥军笑道:“刚才在大堂遇到了曹市长和肖市长。”
曹向东道:“张书记,一起吃饭吧。”
曹向东和肖鸣今天过来是有接待任务,两人看到张扬,马上笑着走了过来。
张扬笑道:“不了,我答应了左院长。”
张扬道:“清姐,你有没有觉得我这个人很怪?”
终点又回到这句话却触动了左晓晴的心扉。她不由自主向张扬看了一眼。
张大官人心中一阵感动,拥住秦清温暖的娇躯,感到如此的踏实自在。他低声道:“我知道自己的故事实在太过天方夜谭,我曾经跟你说过,跟嫣然说过。可是你们谁也不相信我。”
左拥军道:“中午我在雅云湖迎宾馆订了位子,咱们过去吃饭吧。”
洪玲道:“不用,回头我让陈国伟开车去接你,他反正顺路。”
和秦清道别之后不久,张扬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洪玲,洪玲道:“张书记,干什么呢?”
一个身穿黑色T恤的高个男子走了过来,他笑道:“晓晴,这位是……”
酒宴的气氛基本上是靠洪玲在带动,虽然多数同学的兴致都很高涨,但是张大官人已经感觉到无趣了,他和这帮人本来就格格不入,说起来他也不是他们严格意义上的同学,并不属于这个圈子,张大官人有些后悔出现在今天的场合中。
左晓晴道:“这是我同学张扬,这位是我在美国的同学杨超凡。”
曹向东http://m.hetushu.com点了点头。
大家分别上车,张扬还是跟陈国伟那辆车,看到左晓晴和另外两位同学上了一辆奥迪,从车牌号来看,应该是江城某位领导的。
这次的分手是为了下次的重逢,张扬始终在咀嚼着这句话,他想到了自己和左晓晴,对他们来说这句话似乎并不是那么的适合,他们每次的重逢好像都是在为下次的分手做铺垫。
蒋心慧看到张扬还是有些不自然,当初是她一手拆散了女儿和张扬的恋爱关系,女儿去美国后虽然不乏追求者,可是始终没有恋爱,张扬后来成为了省委书记宋怀明的女婿。可以说当年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今年轻人会在事业上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如果人有前后眼,她肯定不会拆散一桩这么好的婚事,可过去了这么多年,似乎什么都变了。
张扬笑道:“用不着客气,环境不错!”他环视了一下室内的装修情况,啧啧称赞道:“不错,真不错,这叫美式乡村风格吧?”
张扬笑道:“什么话都让你说了,我说什么?”
肖鸣和左拥军非常热乎,拉着他的手道:“拥军,我外甥怎么样?”
杨超凡只是轻轻跟他握了一下,然后就迅速松开手道:“既然是晓晴的同学,那么都是我的朋友。”
洪玲笑得更加欢快了,笑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住:“张书记,这方面用不着我帮忙吧,今天中午大家都去左晓晴家做客,你来不来?”
陈国伟道:“我听说你现在一个人了?”
秦清啐道:“你是在给自己找理由,即便是在大隋朝,你也是个放荡不羁的花心大萝卜。”
张扬道:“床上呢!”
肖鸣道:“我看他和晓晴蛮投缘的,你这个当父亲的眼光不要太挑剔了。”
秦清微笑道:“你骗我也罢,说真话也罢,对我而言都不重要,无论怎样。我都喜欢你。这辈子我都跟着你。”
张大官人只是笑,这厮心想,就凭我这水准还愁找不到老婆,发愁倒是有过,愁得是怎么安排这么多红颜知己。
张扬道:“二十八。”事实上这厮虚了三岁。
“谢谢!”
曹向东笑道:“张书记,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扬道:“一直都是啊。”
秦清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张扬这么说,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发笑,望着黑暗中宛如晨星的一双眼睛,低声道:“那又如何?你是外星人,我一样喜欢你。”
洪玲看到张扬没什么表示。又有点忍不住了:“张扬,你现在是一个人吧?”
杨超凡道:“我舅舅也来了?”他声音中透着欣喜和得意,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向张扬看了一眼。
张大官人回到雅云湖迎宾馆,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秦清的电话将他唤醒,却是她和家人一起已经前往沪海,让张扬不用送她。两人之间早已达到了心有灵犀的状态,张大官人让她多多照顾自己,其他的话并没多说,安语晨那边已经和图书交代好了,秦清抵达之后,安语晨就会亲临机场迎接。一个男人想安心做事,必须要把后院安顿好,对张大官人而言,已经不是后院,而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后宫,男人一辈子真心的不容易。
张扬道:“来到这个时代,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观已经不符合现在的社会标准,所以我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和杨超凡握了握手道:“幸会幸会!”
张扬应承下来,他起身去洗漱,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早餐也省了,想想总不好空手去人家那里,于是溜达到宾馆的超市里,看看买点什么作为礼物,在超市门口刚巧遇到了苏媛媛,听说他想要挑选礼物。苏媛媛建议送花,可张扬考虑到送花会不会让人多想,最后还是挑了瓶红酒。
张扬道:“她又没邀请我,我去是不是很冒昧?”
洪玲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玩太极的功夫真的是太高明了。
此时窗外划过一道闪电,将室内映得亮如白昼,秦清看到张扬的表情充满了痛苦,情不自禁抱紧了他,外面一个贴地的闷雷轰然炸响。
张扬道:“你还当我是过去那个没见识的卫校生啊,现在,我什么事儿都懂点,不过研究不深。”
张扬道:“他早就是省委常委了,我本来还以为他最近会去省里任职,想不到跨度这么大。”
张扬吸了口气,方才道:“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心中怨气冲天,可就在那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突然就那么喀嚓一下,一道闪电击在我的脑门上,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恢复意识之后,发现我已经来到了这个时代,成为春阳县人民医院的一个实习生,我不再是张一针,我是张扬。”
这个小区全都是联排和叠加别墅,位置极好,距离雅云湖近在咫尺,左晓晴家位于湖畔,门前停车场上已经停了好几辆汽车,陈国伟把车停好,张扬拿着那瓶红酒跟他一起进入院门,摁响门铃之后不久,洪玲就过来开门,她笑道:“张书记,你可真难请啊!”
洪玲故意道:“杨超凡追得真是紧啊!”
张扬点了点头,只觉着秦清为了自己实在牺牲太大,他拥住秦清道:“其实我也不喜欢分离的场面。”
这会儿又有人到了,却是左晓晴的父母,左拥军和蒋心慧。两人热情地向这群年轻人打招呼,左拥军看到张扬不禁惊喜道:“张扬,你什么时候来的?”
秦清道:“有人说过,这次的分离是为了下次的重逢,想想不久以后,我带着孩子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是不是应该高兴?”
陈国伟道:“反正比我赚钱多,所以我在家里更没地位。”
张扬并不想把自己的感情拿出来讨论,他下了车,发现左拥军特地在等着自己,张扬虽然对蒋心慧没多少好感,可是左拥军从一开始就对他不错。他笑道:“左叔叔,今天又要让您破费了。”和-图-书
来到左拥军订得包间内,凉菜已经上桌,蒋心慧忍不住埋怨道:“老左,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晚,都在等你们。”
雅云湖迎宾馆是江城市政府指定的公务场所,在这里遇到江城市的领导人并不意外,张扬在大厅就遇到了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曹向东和江城副市长肖鸣。
张大官人道:“我本来叫张一针,是大隋朝人,出身医学世家,在当时算得上一代名医,隋炀帝的贵妃难产,把我请入宫中为她接生,我费尽辛苦抱住了他们母子的性命,可这无道昏君以我摸了他女人为由,在赐给我的御酒中下毒,让人在午门把我给射杀了。”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不就是个江城副市长吗?也他〖冇〗妈值得炫耀。”这厮发现自己的占有欲还是那么强,虽然左晓晴现在和他已经没有恋爱关系,可看到别人追求左晓晴,这厮心头还是不爽。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就是张扬这种,不过这厮没感到任何的不对,反而认为是理所当然,老子的女人谁都不能碰,想都不能想!
秦清笑道:“当然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你这样的怪人。”
他这边刚刚选好了礼物,陈国伟就开着他新买的桑塔纳到了,张扬上了车,看到这辆桑塔纳还上着临牌,不禁笑道:“刚买的?”
左晓晴笑道:“见多识广啊,一眼就看出来了。”
陈国伟道:“那当然了,当年我和洪玲,你和左晓晴一起爬过清台山,你还记不记得?”
蒋心慧笑了笑,如今的张扬已经是滨海市委书记,她在张扬的面前已经没有任何的优越感,自然拿不出过去那种居高临下的鄙夷气势。她笑道:“张扬也来了。好!”
张扬笑了笑道:“给党打工。”
洪玲道:“这房屋装修是晓晴设计的,怎么样?太棒了吧!”
洪玲道:“谁知道啊,晓晴也不小了二十六岁了,女人到了这今年龄再嫁不出去就快变成大女了。”
左拥军笑了起来,弟弟当上了江城市委书记。他自然感到高兴,左拥军道:“我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杜书记这次走得非常突然,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啊!”
张大官人感到有些可笑,自己是干什么的,居然没有一个人向杨超凡介绍,张扬并不知道,他不属于这个圈子,在洪玲那帮同学的眼中,杨超凡也不属于他们的圈子,这些人自然懒得和杨超凡交谈,杨超凡这个人很傲气,他过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是冲着左晓晴,对其他人他基本上选择无视。他是留美博士,在他眼中洪玲这帮本科生当然算不上什么。左晓晴自然也不会把张扬的身份向杨超凡做个全面介绍,所以直到现在杨超凡都认为,张扬只不过是左晓晴普通同学中的一员,但是他能够看出左晓晴对张扬和别人不同,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
左拥军道:“我喜欢跟你们这些年轻人在一起,听到你们的欢声笑语,感觉我自己都年轻了http://m•hetushu.com不少。”两人不知不觉就落在了队伍的后面。
左拥军道:“杜书记注定是往上走的人,前途不可限量。”左拥军对政治的兴趣不大,这和他目前的位置有关,以他的年龄和经历,不可能走得太远,连身边的张扬如今都已经是正处级干部,和他平级,如果说到实际上拥有的权力,却是左拥军无法相比的。
张扬道:“我听说左市长的事情了。”
张扬笑道:“她在药厂跑销售,收入应该不少。”
张大官人听到这句话,心中顿时就有些不爽,这话说得,你丫什么东西啊?在这儿充大头?不过张大官人今时今日的气度修养远非过去能比,他笑眯眯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沙发区坐下,洪玲跟了过来,递给他一杯茶,小声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那个杨超凡是美籍华人,他们家很有钱,最近对晓晴攻势猛烈。”
左拥军笑道:“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如果没有杨超凡这种角色的出现,说不定这次张扬和左晓晴相逢的这一页会平淡如水无风无浪的掀过去,可有了杨超凡,事情就出现了一个极其有趣的变化。
秦清道:“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你的脑子里会有这么根深蒂固的一夫多妻制的思想,不过,你该不是故意用这个故事来为你泛滥的情感找理由吧?”她开始有些相信张扬的话了。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他本以为告诉秦清真相之后。会让她感到震惊,却想不到秦清对此表现的如此镇定如此坦然,压根没有被他的离奇身世吓住,其实对秦清而言,现在的张扬只是她的爱人,无所谓他的出身,无所谓他的来历。秦清抓住他的双手,轻声道:“我不管你从哪里来,总之你要答应我,永远都不可以离开。”
张扬道:“刚来的时候,我也有些害怕,有些迷惘。可是我很快就发现这个时代比我过去生存的时代要有趣得多。所以我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想过离开。”他笑了笑道:“我也没本事离开。”
张扬迎上去和他们两人握了握手,他曾经为曹向东的父亲解除过病痛,说起来曹向东还欠他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至于肖鸣,是张扬的老相识了,过去两人一度走得很近,可是后来肖鸣墙头草的行为引起了张扬的反感,所以他们之间也渐行渐远,自从张扬离开江城之后,两人更是少有联络。
张扬这才知道,原来杨超凡是肖鸣的外甥,难怪他开着一辆江城市府的公车,想来是肖鸣临时拿给他用的。
张扬笑了笑,洪玲从来都是个多事的人,这些年并没有任何改变,他喝了口茶,并没有说话。
张扬道:“昨天到的,刚巧遇到了这些同学。”
左晓晴也很少说话,她的沉默是因为张扬在场的缘故,初见张扬她感到心动和惊喜,可是今天再见张扬,她总觉得他们之间隔了厚厚的一层墙,这种氛围显得陌生而尴尬,她认为张扬变了,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