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5章 恋人朋友路人

文浩南道:“关于兴隆号的事情,我最近正在查,我认为这次事件中,有些人存在着知情不报,故意隐藏事实真相的可能。”
听到张扬的这句话,左晓晴的内心中掠过一丝难言的失落,她看了一眼在风中摆动的荷叶,轻声道:“我该走了!”
张扬道:“我这个人从不懂得什么叫放弃。”
张扬道:“刚才感觉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可是这会儿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杀死冯敬国的潘强,他就在北港,丁琳知道他的下落。”
文浩南道:“我发现我们有很大的不同,兴隆号的事情,你敢说没有问题?”
文浩南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他笑了笑道:“回头,我也要打个电话恭喜他一下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左晓晴走得很快,像是在逃避,可她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放慢脚步。
左晓晴准备离去的时候,张扬叫住了她,他总觉得就这么离去好像欠缺了点什么,他和左晓晴之间,成为恋人也好,成为朋友也好,可就是不应该成为路人。
左晓晴道:“不知道!”
左拥军担心张扬太过尴尬,他为张扬解围道:“国内的工资标准目前和美国无法相比,尤其是卫生界,张扬的工资已经不低了。”
左晓晴的目光黯淡了下去,她转过俏脸,望向远方烟波浩渺的雅云湖。
洪玲道:“不会啊,你要是心里没有他,去美国这么多年都没有谈过恋爱?他现在也和楚嫣然分手了,感情上正处于空窗期,我看都是上天注定的,注定你们两人还有一次从头来过的机会。”
张扬道:“查案是你们警察的事情,和我无关。”
左晓晴道:“在国外呆得越久,就感觉自己心里越是迷惘。”
两个人来到隔壁的房间,张扬发现肖鸣所言非虚,房间内坐着的都是江城的一些领导,组织部长徐彪、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严新建,丰泽市委书记孙东强、还有几个区委书记。
站在门前和曹向东聊了十多分钟,他方才上车离去。
张扬道:“干我们这行的挣不了多少,我一年什么都加起来也就是万把块钱。”
张大官人拱手讨饶道:“各位领导,各位大人,没有你们的提携和帮助,哪有小的的今天,张扬这厢有礼了!”这厮极其熟练的打了个罗圈揖,把一群人都给逗乐了。
张扬道:“文局,不要总以为世浑浊兮吾独清,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你的判断也未必会是正确的。”
张扬微笑道:“你不说,我对他还真没多少印象。”
张大官人顿时明白了,他笑道:“一说这事儿,我也应该敬曹市长一杯,祝您高升!”
作为左晓晴多年的知交好友,洪玲轻易就看出了左晓晴的失落:“怎样?明天他去不去清台山?”
杨超凡感叹道:“太少了,还不到两千美金。”
肖鸣笑道:“都是自己人。等会儿你过去就知道了。”
左晓晴道:“他公务繁忙,哪有那么多时间。”
文浩南坐hetushu•com在曾经属于袁孝工的座椅上,看到张扬走进办公室内,微笑道:“来了,请坐!”
文浩南道:“张扬,我对你很失望,我们这些人,难道不应该坚守自己的原则吗?既然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将这件事彻底查清楚。”
徐彪拉着他的手臂,请他在自己和孙东强之间坐下。
张大官人倒不是不想去,可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他望向左晓晴,看到左晓晴明眸深处的期待,他笑了笑:“不行了,我今儿下午就得回去,滨海一摊子事儿。”
杨超凡有些奇怪地看了左晓晴一眼。他不知道今天左晓晴为什么总是和他唱对台戏。难道是因为张扬在场的缘故?杨超凡实在想不透,谈到外表内涵,这个张扬哪一点比自己强?如果谈到学历收入自己更是将他秒杀于无形。可看起来左晓晴还是非常的维护他,他到底有什么优点?
他不说,张扬却故意问一句:“杨博士一年能挣多少?”
杨超凡被他讥讽了一句,脸皮有些发热,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道:“张先生在国内收入怎么样?”
洪玲道:“我们说好了明天一起去清台山,你去吗?”
这桌饭结束的很早,甚至没等张大官人提出告辞,曹向东已经提议结束了。
左晓晴啐道:“小心眼儿。”
文浩南目送张扬离开,目光之中却流露出深深地怨毒,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文浩南拿起电话,电话中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文局,恭喜你!”
张扬道:“晓晴,这次打算在国内留多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次回来是不是正确,可是我还是选择回来。”左晓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想要找什么。
文浩南对这样的结果同样不满意,他在事先得到消息的情况下展开突然行动,即便是这样,目标人物仍然逃脱。
左晓晴道:“除了笑,你没话好说?”
杜天野上调津海,左援朝接任市委书记,曹向东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江城代市长,江城市委副书记,这在江城是仅次于左援朝的二号人物,所以这帮下属为他庆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警方针对潘强的这次活动非常突然,在毫无征兆的前提下,文浩南率队将丁家的别墅包围控制,丁琳被抓,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是想抓捕丁琳的司机刘新生,可是在行动中,刘新生居然从警方的层层包围中逃走。
张扬笑道:“领导再重要也不如同学重要。”
张大官人又嘿嘿的笑。
左晓晴道:“别瞎说,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其实现在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张扬敬了一圈酒,每人都喝了两杯。他本以为左拥军会过来敬酒的,可左拥军终究还是没有来,如果按照级别来说,左拥军是应当过来的,不过现在他已经是市委书记的哥哥,自然用不着看这帮人的脸色。
肖鸣道:“今天是东强做东,专门请曹市长的。”
文浩南依然沉浸在刚才的情绪中,www.hetushu.com表情非常的阴沉:“你是谁?”
张扬并没有直接返回滨海,而是选择来到北港,他去北港公安局面见了刚刚担任代局长的文浩南,有些话他想当面跟文浩南说清楚。
当着父母和这么多人的面被张扬留下,左晓晴多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可她终究还是留下了。
洪玲叹了口气,她是真心为张扬和左晓晴惋惜:“我还以为你们两人久别重逢,见面之后肯定是干柴烈火,火星四射呢。”
张大官人笑道:“我不怕喝酒,可喝也得喝个明白,那啥,谁能告诉我今天是为了什么坐在这里喝酒?”
张大官人并非不想陪同他们一起去清台山故地重游,而是滨海的确有很多事情,文浩南上任后的第一把火就烧到了他的头上,程焱东被叫到北港接受调查,文浩南仍然盯住了兴隆号的事情。他让程焱东将当时跨区行动的详细情况向他说清楚,和程焱东一起被调查的还有新港分局的局长苏荣添。
文浩南道:“给我点有用的消息。”
永远不要小看从副职到正职的变化,现在的曹向东发生了令人惊叹的蜕变,比起过去,更加的健谈。他非常关注袁孝工前往东江任职的事情,询问了一些北港的最新情况,于是张扬又发现了他的另外一个变化,过去无论他怎样提示,曹向东都不愿意主动提起北港的事情,现在居然会主动提起。
这两人在公安战线工作多年。经验都非常丰富,文浩南从他们身上没问出什么东西,虽然如此,仍然在北港公安系统内部掀起了一场波澜,多数人都认识到,这位新来的公安局长要有大动作了。
张扬道:“我这两天去了滨海,杜天野马上调去津海了,我给他送送行。”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刚才喝过了,只是不知道是你外甥。”
那个低沉的声音叹了口气道:“你想破局,我想报仇,只要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已经足够,如果你想查我,那么以后我再也不会帮你。”
文浩南道:“不错,有些时候真诚只是给人的表象,往往背后暗藏的全都是不可见人的虚伪。”
文浩南望着张扬,双目中流露出愤怒的光芒。
左晓晴道:“真正优秀的医生是不需要借助外部条件的。”说这话的时候,她并没有望着张扬,眼前却浮现出,她和张扬初次相识之时,张扬在急诊室帮她救人的情景。
丁琳对警方的抓捕极其不满。
杨超凡道:“美金?”这厮说这话就有点存心故意了。
张扬笑道:“没问题。你外甥就是我外甥!”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一是为了恭喜你荣升北港公安局代局长,还有一件事,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在北港做事,还是尽量循序渐进,不要率性而为,有些事处理得过于激进对自己并没有好处。”
“潘强回来了!”
张扬笑道:“是啊不学习不行,可只学习不实践也不行,高分低能的大有人在。”
和_图_书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张扬点了点头:“这件事还得你自己拿主意。”
张扬笑了笑。眯起双目道:“那个杨超凡是你的同学?”
左晓晴的这帮同学多数都心生不悦,这货刚才的这句话等于把大家都鄙视了。
张扬本想回去,看到左晓晴和那些同学一起出来了,张扬笑着迎了过去。
张扬道:“你查案我不反对,但是我希望,你以后查案不要影响到我们的正常工作。”
左晓晴道:“我不打算回美国了!”这句话把杨超凡噎得够呛。
一旁洪玲率先忍不住嗤!地一声笑起来了,周围同学也笑了,杨超凡尴尬非常,一张脸涨得跟茄子似的。
凉亭前,是一片荷塘,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左晓晴望着这大片的绿色,期待这宁静的绿可以帮助她平复心情,可是她的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旁落在那令人心跳的红色上。
曹向东笑了起来:“我都说过,千万不要搞什么庆贺之类的事情,东强,不是我批评你,这件事你做得有些过了。”虽然是批评孙东强,可唇角却带着极其欣赏的笑意。
张扬向左拥军夫妇说了一声,和肖鸣一起离席而去。杨超凡等到他们走后,方才低声向陈国伟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张扬明白,文浩南是决心要把这件案子查到底了。
文浩南道:“我可以将你的话理解为一种威胁吗?”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看起来显得有些冷酷。
杨超凡叹了口气道:“张先生的这种观点我并不认同,人不可以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可能是国内的工作环境太宽松,缺乏竞争,所以你们普遍缺乏危机意识,干我们这一行的,当真是活到老学到老,连片刻都不能放松,我虽然已经拿下了博士学位,可是我仍然不敢放松学习,医学技术日新月异,你要是放松了必然会落后。”
这句话让左晓晴感到这厮依然未变,还像当年那么混账,她鼓足勇气横了张扬一眼:“我为什么要向我妈请假?”可问完之后,她自己内心中已经给出了答案,张扬显然是在说自己过去没有主见,什么事情都要听妈妈的。
张扬在文浩南的对面坐下,眼睛在周围环视了一下,发现文浩南入主这里之后,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张扬微笑道:“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张扬笑道:“你们领导谈悄悄话,我去不方便吧?”
常务副市长曹向东道:“你喝完再告诉你。”
左拥军自然不会过问女儿的事情,出人意料的是蒋心慧也没说什么,所有人都走了,只把左晓晴留下。
“什么?”
此时肖鸣过来了,杨超凡叫了声舅舅,肖鸣笑着点了点头,他在张扬身边的空位坐下,端起酒杯道:“张老弟,曹市长让我过来请你过去。”
杨超凡听不懂,可张大官人说话的时候目光是望着左晓晴的。在场的人中只有左晓晴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芳心一阵怦怦和图书乱跳,也只有张扬才能让她这样心乱如麻。
左晓晴道:“我想。我们都已经变了。”
杨超凡巴不得他问这一句,脸上带着骄傲回答道:“八十多万吧,我对现在的薪酬并不满意,芝加哥有家医院想我过去,给我开出了年薪一百万,我正在考虑。”说完他朝左晓晴笑了笑道:“晓晴,你要是过去,我也过去。”
张扬道:“不走也好,其实国内很缺医生的。”
杨超凡道:“我看未必。有些时候,人的能力大小和周围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个外科医生没有合适的手术刀也无法给病患解除痛苦。”
张大官人背着双手,望着荷塘,轻声道:“你刚才居然没向你妈请假。”
孙东强先给张扬倒了一杯,徐彪道:“罚了再说!”
陈国伟道:“滨海市委书记!”
文浩南道:“如果不能肃清我们干部队伍中的一些犯罪份子,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团队能为老百姓谋求福祉。”
左晓晴道:“可能太久没见的缘故。”
张扬笑道:“这里是中〖冇〗国,我们都用人民币!”
文浩南道:“张扬,你不要对此产生抗拒的情绪,你知道的,我不可能针对你。”
张大官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左晓晴的身后,望着她羚羊般轻快而充满节奏的步伐,五年的时光一闪而过,连他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改变了多少。
“我送你!”
文浩南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张扬想起了过去他们相处的那段时光。那时候他刚刚来到这个时代,左晓晴的温柔和关爱让他浮躁而惶恐的内心迅速安定了下来,可是他们最终还是分开,如果左晓晴当时再多一些坚强,那么结果或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张扬道:“回来之后是不是安心了许多?”
午后的天气有些燥热,知了此起彼伏的鸣叫着,张扬建议他们去湖边的凉亭坐坐。
张扬道:“你找我什么事?”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是威胁,是忠告,我不希望你在北港遇到麻烦。”
张扬道:“真的不回美国了?”
文浩南道:“我有足够的能力可以照顾好我自己。”
张扬道:“我知道有问题,我也知道那艘船的幕后老板是袁孝农,那又怎样?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李旺九,而且现在连袁孝农都死了,你们警察不是最讲究证据的吗?”
张大官人嘿嘿笑了一声,没说话。
左晓晴道:“只是师兄。我和他没什么……”说完这句话左晓晴又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向他解释。
张大官人相当的爽快,端起面前的玻璃杯,仰首一饮而尽,迎来满堂喝彩。
洪玲马上兴奋起来了:“真的,我可记住了,你时刻做好准备,我们随时都可能杀过去。”
杨超凡道:“张先生放弃医学专业不觉得可惜吗?”
肖鸣道:“以后张老弟要多多关照啊。”
张大官人感觉到没必要再和文浩南谈下去,他站起身离开了办公室,没有道别,因为根本就无需到别。
“不用!和图书
洪玲道:“其实有本事的人在哪儿都是一样。”
张扬早已远离了江城的政治中心,对这帮人来说,他已经完完全全成为了一个局外人,其实多数人都听说了张扬和楚嫣然分手的事情,因为这件事,张扬身上的政治光环比起过去要削弱了许多。他已经不再是省委书记的女婿,买卖不成仁义在往往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很多人都听说张扬和楚嫣然分手之后,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
杨超凡听到舅舅居然称呼张扬为张老弟,此时脑子有些糊涂了。
张扬把他们送出酒店的大门外,曹向东并没有急于要走,而是站在自己的汽车旁和张扬聊起了天。
洪玲道:“张书记,别怪我们没等你,我们都以为你陪领导不愿回来了。”
文浩南道:“工作调动而已,没什么好恭喜的。其实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
张扬道:“大家如果有时间可以去滨海做客,到那边,我请你们吃海鲜。”
左晓晴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感觉自己活得不真实,就像一片浮萍,风吹到哪儿,我就飘到哪儿。”她的明眸中掠过伤感的眼波,
不知者不罪。肖鸣是个老江湖,从张扬离席前的最后一句话已经知道,自己的外甥让他不爽了,肖鸣对张扬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但凡招惹他的,少有几个会有好下场。肖鸣道:“我那个外甥,有些学问,心高气傲,要是有得罪你的地方,还望张老弟多多包涵。”
张扬道:“和我有关吗?”
张大官人一笑哂之,这厮充其量就是一到处卖弄的样子货。
肖鸣将杨超凡介绍给张扬认识:“张老弟,这就是我刚才跟你说过的,杨超凡,我外甥,美国医学博士。”
杨超凡道:“晓晴在美国,一个月的工资是两万美元,比得上张先生十年的薪酬了。”他没说他自己,杨超凡目前年薪已经是百万美元,在他看来这个数字是张扬这群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
张扬道:“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在场的都是熟人,看到张扬进来,气氛顿时活跃起来了,徐彪率先发难道:“张书记,你这官越当越大,架子也是越来越大,早就把我们这帮老朋友都忘了吧。”
张大官人并不喜欢这种应酬,孙东强做东,这厮的目的性相当明确,巴结曹向东,和曹向东保持一致,想当初,他的岳父人大主任赵洋林在位的时候和左援朝曾经发生过矛盾,如今左援朝已经是市委书记,未必会重用赵洋林的女婿,孙东强及早靠上曹向东这棵大树,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可以不信,但是除了我之外,你在北港似乎再也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
张扬望着文浩南,文浩南冷冷和他对视着,两人虽然只隔着一张桌子,却感觉相隔的非常遥远,甚至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面容。
左晓晴小声道:“不知道。这段时间暂时在于教授的医院帮忙,等暑期过去,我再考虑。究竟是留在国内,还是返回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