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6章 谁在布局?

文浩南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丁琳打交道,知道她很镇定,非常难以对付,这方面应该是得自丁高山的遗传。
袁孝兵诧异地望着袁孝商道:“老四,你早就知道这件事?”
项诚道:“过去很多同志也反映过,我们的公安机关也一直都在查,每年也破获了不少的走私案。”
高廉明马上起了警惕之心,张扬让他干得事情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否则他也不至于那么神秘,他狡黠笑道:“那得看是什么事儿。我事先声明,坏事我可不干。”
文浩南笑道:“没那么夸张,只是取得了一些进展,项书记,我正想跟您汇报一下,根据我目前掌握的一些情况,北港可能存在着一个规模庞大,组织严密的走私犯罪集团。”
项诚道:“你不用考虑这么多,只管去查,我会站在你这一边。”项诚嘴上这么说,内心中却并不是这么想。他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北港本来局面已经很乱,文浩南的到来势必让这种情况乱上加乱,这小子为什么那么仇恨张扬?
袁孝商冷笑了一声,转身道:“所以,现在根本不用我们出手。”
项诚对文浩南所说的事情兴趣不大,不过他的脸上仍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浩南,我做事的原则从来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把公安系统交给了你,我就对你一百个放心,我相信你的办事能力,你来得时间虽然不久,但是我已经看到了你的办事态度,像你这样充满热情和正义感的年轻干部,在现今社会中并不多见。”
高廉明的印象中张扬还没对他那么客气过,他嘿嘿笑道:“在领导面前。我可不敢坐。”
傅长征给他倒了杯茶,告辞出去了。
张扬道:“我听说你最近跟程教授的女儿勾搭上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廉明,你坐下!”
高廉明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做?”
丁琳的内心已经开始慌乱,但是她的表情依旧从容,她认为文浩南目前的话只是在危言耸听。是为了扰乱她阵脚而故意抛出的言论,丁琳道:“文局,你到底想干什么?没有证据就可以随便抓我回来问话吗?我要见我的律师。”
程焱东的情绪明显受到了影响,文浩南这位新任公安局长来到北港之后,程焱东的日子开始变得非常的不好过,最近经常被文浩南叫过去问话,他从北港回来,听说张扬找他,马上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
项诚点了点头道:“好,好,我就欣赏你这种实干的年轻人。我听说你来北港没几天,过去的几个大案都已经查出了眉目?”
袁孝商道:“二哥的死,丁家有最大的嫌疑,我一直都在提防他们对我们兄弟出手,所以对他们的关注自然要多一些。丁高山兄弟死后,丁家这个妮子一直都保持着低调,似乎真的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可丁家毕竟还是有变化的,她新雇了一个叫刘新生的司机,我让http://www.hetushu.com人秘密查这个人的底子,发现这个人很可疑。”
文浩南道:“有些人就算改变了外表,但是他们不可能改变自身的一切,我让人盯刘新生已经有一段时间,你的这位司机,做事非常小心,他没有指纹,应该是做了某种手术,可惜百密一疏,我们还是找到了一些属于他的东西。”文浩南笑了笑,适时做出一个恰当的停顿,目光始终盯住丁琳的双目。
张扬道:“你跟文浩南关系还凑合吧?”
“老四,怎么办?大哥已经被省厅控制起来了,我们当兄弟的总不能看着大哥遇到麻烦而坐视不理?”
袁孝商不屑道:“这女人本来就不清白,冯敬国怎么死的?还不是得罪了他们老丁家。”
袁孝商道:“我让人多方搜集他的资料,并买通丁家的保姆,意外发现刘新生和丁琳有私情,于是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潘强,我将得到的一些样本交给了大哥,大哥让人鉴定之后,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刘新生就是潘强。”
张大官人看出了程焱东的疲惫,有些同情地说道:“文局长没少折腾你吧?”
虽然文浩南说得婉转,可是丁琳的脸已经开始发热,她的内心感觉被人狠狠抽了一记。似乎自己被人扒光,正赤裸裸的呈现在文浩南的面前,这种感觉让她异常的羞辱,丁琳咬了咬嘴唇。并没有回应。
袁孝商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表情阴沉的可怕,三哥袁孝兵坐在本属于他的地方,默默抽着雪茄,袁孝兵道:“我一定要干掉文浩南。”
文浩南道:“没听说过丁小姐有男朋友,可是过去你曾经有过。于是我们翻出了一个人的样本,通过比对,我们发现,这些毛发和体液和一个失踪的人高度吻合。”他又拿出一张照片,慢慢翻转过来。推到桌子的中心:“潘强!刘新生就是潘强,他当年杀死冯敬国之后逃之天天。想不到现在摇身一变成为了你的司机,而且这司机还经常出入丁小姐的闺房。”
袁孝商道:“帮一定要帮,但是要讲究策略。”
文浩南道:“我最近再查北港海关缉私分局海上缉私科副科长冯敬国被杀一案,案情也已经初现眉目,有理由相信这件事并非是简单的情杀,而是涉及到多方利益的一场谋杀。”
高廉明点了点头道:“还成,不过比不上咱们。”
张扬道:“我不是要害他,我是想帮他,北港的情况你也知道,他来到北港之后,做事风风火火,得罪了不少人,我总觉得这些事情的背后可能大有文章,所以我想查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袁孝兵道:“老四,我今天总算明白,为什么大哥在咱们兄弟之中最看重的就是你。”
张扬笑道:“你只管推他个干干净净,再说,他根本没机会发现。”
项诚道:“你不必有什么顾忌,只管说出来。”
程焱东道:“文http://www•hetushu.com局在北港呆了这么久时间,看来的确了解了一些内幕,这次的事情,实在让北港警务系统汗颜。”
袁孝商不无得意地笑了起来:“潘强这个人很爱丁琳,文浩南抓了他女人,他势必会以牙还牙,文浩南这次行动没有抓住他,并不是警察无能,而是我事先让人放出风去,否则潘强绝对逃不过这一劫。”
程焱东道:“他的确有些本事,刚刚担任代局长,就查到了潘强的下落,丁琳被抓了,原来她的司机刘新生就是曾经杀死冯敬国,畏罪潜逃的潘强,他们之间有私情,现在文局已经发出通缉令,追缉刘新生,根据我了解到的消息,丁琳这次可能麻烦了,她或许在冯敬国被杀一案中充当了帮凶的角色。”
袁孝兵道:“你以为潘强会按照你想得去做?”
项诚笑容和蔼的请他坐下,微笑道:“浩南,你来北港工作已经有几天了,怎么样?工作和生活上还适应吗?”在文浩南的面前,项诚表现的更像一个宽厚慈祥的长者。
张扬低声道:“你是说,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张扬道:“一件案子证明不了什么,他现在四处出击,我反倒担心他的安全,北港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真的得罪了一些人,肯定少不了麻烦,我干妈只有他这一个儿子,我不想他出事。”
面对文浩南这样背景的年轻干部,项诚必须要斟酌谈话的方式方法,他在位没有多久时间了,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平稳过渡,不想再起波澜。
张大官人才懒得管他们的情感事情,招了招手,示意高廉明凑近一些:“廉明,你觉得我对你怎么样?”
张扬道:“他来北港担任公安局长是你们家老爷子的决定。你是不是要给他恭贺一下啊?”
这件任务并不复杂,只需要一个可靠的人借用文浩南的手机,然后利用赵天才交给他的方法,在手机上稍微动一下手脚,那么,文浩南以后的一切举动就会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袁孝兵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声道:“你是说,丁琳被抓的事情和你有关?”
程焱东道:“我总觉得文局挖出兴隆号的事情,其目的并非是查走私本身,他问我话的内容大都围绕着,我怎么知道丢失车辆在兴隆号上?甚至连当初你去袁孝农的办公室兴师问罪,他都查得一清二楚。”
袁孝兵道:“讲究策略?难道就这样按兵不动?如果这样下去,就算我们不去找他,他也会找到我们的头上。你有没有听说,文浩南已经对丁家下手了,丁琳被他抓了进去,据说是因为冯敬国的案子。”
程焱东苦笑道:“官大一级压死人,我现在是深刻体会到其中的道理了。”
程焱东离去不久,高廉明来到了张扬的办公室,他笑嘻嘻道:“张哥,您找我?”
程焱东道:“敢对他出手的人只怕不多,张书记就不必多虑了hetushu•com。”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他有没有问你兴隆号的事情?”
高廉明想了想道:“那倒没有!你说吧,让我干什么?”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哪那么多废话?让你坐,你就给我坐下!”
张扬道:“廉明,到时候你借他手机用一下。”
张扬道:“她可不好相处。你这口味和一般人还真不一样。”
袁孝商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如此非常时刻,除了靠我们自己,谁也不可能帮到我们。文浩南虽然背景深厚,可是他想要对付我们,也势必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张扬和赵天才一起坐在他的坐地虎内,虽然窃听信号并不稳定,可是他们仍然听到了大部分的谈话内容。
“废话,我坑过自己兄弟吗?”
高廉明道:“当然是咱俩亲近,不过你这么干是不是有点不厚道啊?对自己干哥哥你也下得去手?”
高廉明笑道:“都约好了,明天晚上,我请他吃饭。”
张扬懒洋洋道:“我懒得理他,其实我就算告诉他实情,他也不会相信,我说有人给我打电话通风报讯,他指定会认为我在糊弄他。”
丁琳道:“我以为他只是一个司机,我不知道他的身份,我承认,我和他之间有过亲密关系,这有怎样?我的私生活问题也需要警方过问吗?”
张扬道:“我们都清楚李旺九是个替死鬼,在这一点上文浩南的判断没错。”
袁孝商道:“本来大哥已经准备对他出手,可是却想不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被省厅调去东江。”
高廉明道:“如果被他发现,肯定会想到我身上。”
“张哥,文浩南可是你干哥哥,又是北港公安局长。你这么干是不是有点那啥……”
“你胡说!”丁琳已经失去了镇定。
文浩南当然能够听出项诚的这番话都是毫无实质的套话,他低声道:“项书记,我怀疑我们中的一些同志在工作中存在着很大的问题炼狱噬魂者全文阅读。”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去,静了好一会儿。程焱东起身告辞,这两天被文浩南搞得有点心力憔悴。
文浩南道:“我最近正在查当年兴隆号的事情,这件事牵涉到我们中的一些干部,一个是北港前公安局长袁孝工,还有一个就是现任滨海市委书记张扬,我怀疑他们在这件事中存在着隐瞒真相,包庇罪行的行为。”
袁孝兵没有打断四弟的话,兄弟之中,除了大哥之外,他最佩服的就是这个兄弟,虽然他比袁孝商的年龄要大,但是谈到处事的老练和沉稳,他这个当哥哥的就自愧不如了。
文浩南道:“可惜你证实不了这一点,想要洗清你的嫌疑,除非潘强作证!”
文浩南彬彬有礼的回答道:“还好,周围同志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其实我之前已经对北港很熟悉了,目前已经完全进入工作状态了。”
赵天才似有所悟道:“那就是嫉妒,文夫人这么宠着你,他这个亲儿子自然心理不平和_图_书衡,所以就把你当成仇人了。”
文浩南笑着摇了摇头,不紧不慢道:“丁小姐对现代的刑侦技术可能不甚了解,我们可以通过染色体比对确定一个人的身份,即使这个人的外貌已经发生改变,只要我们找到了他的头发、体液和皮肤碎屑,从中都可能确定这个人的身份。”
文浩南来到北港之后的动作让很多人感到不安,市委书记项诚也听到了很多人的反应,针对这些情况,项诚约见了文浩南。
文浩南很礼貌的叫了声项书记食香色鬼无弹窗。
文浩南并没有多说话,将一张照片推到丁琳的面前。
张扬道:“你跟他亲还是跟我亲?”
程焱东道:“毕竟是事实。”
袁孝商转过身来,抽了一口雪茄,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大哥被调走,就证明我们兄弟已经被人给盯上了,越是在这种时候,我们越不能轻举妄动,但是我们给文浩南一点教训,这个人只会越发嚣张,所以我打算把这个机会留给潘强。”
丁琳的目光从照片上扫过,认出照片上的人是刘新生,轻声道:“刘新生,我的司机。怎么?他犯法了?”
张扬道:“现在连袁孝农都死了,他根本查不出结果,就算查到袁孝农身上也无法继续下去。”
“他对我疑心很重,我没机会做这件事,你就不同了,他怎么都不会怀疑你在他的手机上做手脚。”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这个干哥哥看来想要大义灭亲啊!”
项诚皱了皱眉头,文浩南果然是一个麻烦啊,向前任发难并不稀奇,在体制中也很常见,可是刚来北港就将枪口瞄准了自己的干弟弟,这个文浩南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扬道:“那我让你帮我做一件事,你愿不愿意?”
程焱东道:“他认定了袁孝农有走私行为。”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聪明!我会让人教你怎样做。”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件事连他都没有想到。
文浩南道:“项书记,我说的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走势犯罪行为,而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走私集团,涉及的范围相当广泛,其性质相当恶劣。”
程焱东叹了口气道:“张书记,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文浩南道:“会见到的,你一定需要一位辩护律师。”他的目光仍然没有从丁琳的脸上离开,仔细观察着她表情上的每一个细微变化,低声道:“刘新生住在佣人房,我们在他的房间内找到了一些毛发,如果单凭毛发确定一个人的身份并不是那么容易。可是我们刚巧在丁小姐的卧室内找到了一些用过的纸巾,上面刚巧有些体液。”
张扬道:“的确有些本事,不过这件事似乎没什么征兆啊!”
张大官人想要窃听文浩南并不是突然产生的想法,文浩南最近动作频频,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是张扬急于要搞清的问题。
张大官人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放屁吧你就!”他自己也纳闷着呢,自和*图*书己和文浩南既无杀父之仇,也无夺妻之恨,这厮怎么这么恨自己?
袁孝商低声道:“他不是普通人,如果对他下手,就等于把我们自己逼上了绝路。”
高廉明道:“那还用说,你就是我的亲哥哥。”
张扬道:“他总是围着兴隆号的事情做文章,那件事已经有了定论,可是他现在居然要推翻从来。”
高廉明这才坐下了,嬉皮笑脸道:“张哥。您有什么吩咐?”
项诚道:“那就好好查下去,我会给你最大的支持。”
高廉明道:“其实她人不错,你不了解她。”
“我没有杀他!”
丁琳冷冷望着文浩南:“文局,你就那么喜欢和我这个弱女子作对?”
高廉明愣了:“啥?”他马上就明白了张扬的意思:“你想让我在他手机上做手脚?”
丁琳一如往常的镇定,轻声道:“你好像在告诉我刘新生是一个罪犯?我真不知道,他是我新近聘用的,根据我所了解到的资料,他是个没有犯罪记录的人,应该是一个退伍兵,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他车开得很棒,而且为人不错,非常的敬业,这就是我了解的全部资料,你不会因为司机的问题而让我承担责任吧?”
程焱东道:“我也没说他错,当时我们也查了,可是李旺九死后,一切线索都已经中断了,我们查不出,他就算翻出来重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没有证据,我是不会这么说的,毕竟这关系到一位富家千金的名誉,至于落在我们鉴证部门的纸巾,也未必能够说明你和这件事情有关。可是在上面不仅仅是潘强一个人的体液,还有部分属于丁小姐您的。这就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了。”
赵天才有些奇怪地看着张扬道:“他不是你干哥哥吗?怎么感觉跟你仇人似的?什么事能让一个人恨成这样?杀父之仇?你们好像没有,夺妻之恨?难不成你把你干嫂子给睡了?”
程焱东道:“北港警方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出结果,想不到他一来,就水落石出了。”
袁孝兵低声道:“我听说潘强回来了。”
高廉明在张扬的劝说之下,终于点头答应下来,在感情上,他当然和张扬更亲近一些。
张扬道:“咱们之间没什么不好说的,你有话只管直说。”
文浩南道:“项书记,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但是我也知道,在调查的过程中势必会遇到来自方方面面的阻力。”
高廉明笑道:“都约好了,明天晚上,我请他吃饭。”
文浩南道:“丁小姐说得究竟是不是实话,我不知道,也许一切只能等我们找到潘强才能证实,可是,现在我们高度怀疑你和冯敬国被杀一案有关。”
高廉明尴尬道:“哪有的事情,只是普通的朋友,连手都没牵过。”
袁孝兵道:“想不到他对丁琳倒是情深义重。”
程焱东道:“他想证明的或许是我们在这件案子中存在着失察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