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0章 有仇必报

查晋北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谢坤举如果继续装无辜就没意思了,他赶紧装出一副歉然的表情:“晋北哥,我承认这件事和我有关,但是我并没有指使他们这样做,只是我的一些话被有些人错误解读了。”
在张大官人眼中,蔡旭东早已是手下败将,是被自己驯服的角色,在自己面前,这厮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心安理得地接过蔡旭东递来的茶水,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方才道:“蔡主任节节高升,真是可喜可贺。”
赵柔婷的表情明显出现了波动,顾明健的出现并不在她的计划之中,这人一出来就直接将价格提升到四亿,八千万的利润就让他一口给挤没了,赵柔婷盯住顾明健,似乎想把他仔仔细细认清楚。
张大官人想在资金上寻求支持,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薛世纶,他认为薛世纶一定会在这件事上帮助他,虽然薛世纶的动机也未必有多少好意,但是薛世纶之前的那句话就证明,这厮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角色。一切果然不出张扬所料,薛世纶听说张扬想要资金方面的支持,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张扬这小子想挑事儿,明显有乔老在背后支持,搞到最后,闹不好就是乔家跟周家的角力,薛世纶乐于看到这样的场面。
此时秘书打电话进来,却是有贵宾到来。
查晋北道:“知道他怎么查到你身上的吗?”
现场鸦雀无声,顾明健根本不讲究任何的拍卖策略,对方只要一出价,他都是九千万的递增,气势之盛一时无两,谁都看出这块地他要志在必得。
蔡旭东笑了笑。显然默认了张扬的这个推论,他低声道:“其实您也不止一次主持过招标会,这里面的奥妙您比我还要清楚。”
张扬道:“我没那习惯,蔡主任,我轻易不开口求人,今儿我来到你这里,是把你当成朋友,可能你心中并不是那么想。”
顾明健道:“你说怎么办吧!”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俩还是头一次走得那么近,目标完全一致。
谢坤举对这件事也颇为费解,他摇了摇头道:“我也纳闷呢,怎么会把这件事扣在我的头上。”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承认这件事是自己干得,他的狡猾由此也可见一斑。
张扬道:“你只要去竞标。其他的方面我来打通。”
顾明健道:“六亿!”
查晋北道:“坤举,我只是提醒你一声,张扬虽然年轻,但是并不好对付,国贸会展中心的这件事,我认为并不高明。老弟,提前做好应对才是上策。”
蔡旭东心说你跟赵柔婷到底多大仇,怎么恨成这样?他当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低声道:“张书记,这两口子可不是普通人物。”
蔡旭东看得心惊胆颤,他慌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愿帮你,我把底儿都交给你,城体那块地恒久公司看上了,恒久的老总赵柔婷是志在必得,她的父亲是我们的赵副市长,丈夫是汉鼎集团的老总谢坤举,您别看这次竞标的单位很多,但是都没什么希望,这块地注定是赵柔婷的,我承认,我手头的确有些权力,也能影响到一些人,但是我不能和赵副市长对着干,就算我敢,我也没那个本事,您说是不是?”
谢坤举道:“这次的事情我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实在想不透他为什么要把这笔帐算在我头上。”
蔡旭东道:“谢坤举的哥哥是津海市长谢坤成,他们的母亲谢老太,曾经是周家的乳母,你们平海省长周兴民就是吃老太太的奶长大的,把谢老太当成亲妈一样侍奉,张书记,您做事之前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后果?”
谢坤举道:“是!”
张大官人咬牙切齿道:“麻痹的,蛀虫!这他妈不是占国家便宜吗?”
查晋北道:“昨晚上我跟薛世纶谈点事情,刚巧遇到张扬,才知道他和你发生了一些过节。”
张扬道:“这事儿我来想办法。”
蔡旭东咬了咬嘴唇道:“我!”
谢坤举听周兴国说完。他笑了起来:“兴国,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他是你的结拜兄弟,我会保持克制。”
张扬找到的第二个人就是蔡旭东,如今蔡旭东已经升任京城建委主任,看到张扬找上门来,蔡旭东仍然有些慌张,毕竟过去他和林钰文偷情的那点把柄全都攥在人家手里,蔡旭东当年被顾明健刺伤之后,算得上洗心革面,和过去的那些情http://m.hetushu.com人斩断了联系,一心专攻仕途,他老爷子是卫生部一把手,在高层颇有些人缘儿,经过这些年的努力,蔡旭东也如愿以偿的担任了建委正职。
谢坤举听出查晋北话里有话,他端着红酒,靠在自己的花梨木办公桌上,笑眯眯望着查晋北道:“晋北哥,咱们兄弟之间,有什么话只管明说。”
查晋北道:“这件事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张扬道:“我明白了,真正有实力竞争的建筑商被排除在外,入围的全都是做样子陪标的,赵柔婷百分百能投下这块地。而且价格不会太高!”
赵柔婷小声提醒道:“他是来捣乱的。”
张大官人道:“你可不是小吏,偌大一个京城什么项目不得经过你的手里审批。”
“五亿一千万!”
赵柔婷道:“六亿一千万!”
蔡旭东真是哭笑不得,这厮根本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丫既然知道当年我差点死在顾明健的手上,现在居然还能过来找我帮忙,真够坏的。蔡旭东道:“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都忘了。”
张扬道:“我要是能拿到这块地。你以为我没本事玩转吗?”
张扬和顾明健面对面看了一眼,两人撇了撇嘴,摊开双手,做出了一副无能为力的表示,然后一起站起身。
张扬道:“你就那么断定,顾明健一定无法入围?”
张扬道:“你要是不这么干,你的建委主任连明天都干不到!”
顾明健却极其嚣张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做出了一个手枪射击的动作,嘴巴还配合地发出了一声呯!
谢坤举道:“算了,不提这件事,你也不要去管,这件事带来的一切麻烦我来解决。”
赵柔婷道:“总之,你以后别再做这种事,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个姓张的小子还不是一路找到了铁诚保安公司?”
梁成龙显得有些犹豫:“张扬,赵柔婷在京城什么背景,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拿什么跟人家斗,我看这事儿不靠谱还是算了。”梁成龙顾虑的事情很多,他从事建筑开发行业很久了,对赵柔婷这位恒久老总的根底非常清楚,张扬如此高调地表示报复,也就是说,他和赵柔婷之间的关系必然势同水火,梁成龙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加入这场乱局。
谢坤举抿了抿嘴唇,此时他看到张扬回过头,向后方角落中笑着挥了挥手,谢坤举定睛望去,角落中坐着的竟然是薛世纶,谢坤举虽然对顾明健的了解不多,但是他知道顾明健没有这样的实力,一个没有实力的人,又怎会拥有这样的底气?谢坤举看到薛世纶的时候,忽然明白了,原来他的背后有人支持。薛世纶的出现就意味着,他们要对这块地志在必得。谢坤举是个不服输的人,他悄悄向妻子伸出了一根手指,虽然他的心中已经放弃,但是他还要将价格抬高,这块地无论如何都不值七亿,你薛世纶有钱,只管去糟蹋吧。
谢坤举道:“你听我的,没问题!”
张大官人开始筹谋堂堂正正的和谢家大干一场的时候,谢坤举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消息,他先是听说了宋辟生落在了张扬的手里,这让他感到有些纳闷,以宋辟生和赵延庆这帮人的身手,本不至于留下什么线索,张扬怎么会找到铁诚保安公司?
坐在汉鼎总部十九层的办公室内,谢坤举表情阴沉,他的妻子赵柔婷就站在他身旁,目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盯着脚下的京城,赵柔婷道:“你没事招惹这种人干什么?好好的做咱们的生意就是,为什么要去国贸会展中心捣乱?”
薛世纶意味深长道:“日子过得越来越平淡了,来点调剂倒也不错。”
周兴国道:“坤举哥,你们都是我朋友,我可不想你们之间伤了和气。”
顾明健此时朝谢坤举的方向看了一眼,丝毫不掩饰他目光中的森森冷意,顾明健举手道:“四亿!”
张扬道:“我朋友有兴趣,你也认识,顾明健,当年他用刀捅过你。”
初始拍卖的过程按照原计划进行,只有两个竞标方举牌子,价格到了三亿一千万就停滞在那里,谢坤举眼角的余光朝张扬和顾明健的位置瞥了一眼,他们两人低声谈笑着什么,似乎根本没有关注场内的情况。
顾明健道:“我最多只能筹到两亿,那块地的和图书价值应该在四亿左右。如果公开竞标,竞标保证金就要五千万,我的实力恐怕没办法和恒久抗衡。”
在京城顾明健并没有太大的名气,很多人都奇怪这个年轻人哪来的那么大的底气,敢于和谢坤举夫妇明刀明枪的对着干,很快就有人搞清了他的身份。
薛世纶道:“谢坤举做事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居然会被张扬抓住把柄!”薛世纶并没有考虑到武功方面的因素,张扬单从顾养养和柳丹晨的伤势上就已经判断出,对方的武功属于什么门派,追根溯源找到了真凶。
蔡旭东道:“张书记,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的为人你也清楚,我做人的原则从来都是有一说一,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查晋北道:“可能你不觉得,但是张扬认定了滨海展台被砸,工作人员被打的事情是你在背后主使,他已经公然放话出来,要让你为这件事承担责任。”
查晋北笑道:“弟妹只管忙你的去。”
张扬听出了他的犹豫。既然如此。他也不好勉强,点了点头道:“算了,我找其他人吧。”
蔡旭东慌忙摇头道:“我没这意思,我只是说不值得。”
张扬一听大喜过望,看来真是天意,本来还在考虑如何才能补上一个竞标名额。想不到顾明健这里就有现成的。张扬道:“放弃什么?这次就要给他们一个好看,必须要争,而且一定要争下来。”
谢坤举道:“多谢晋北哥关心,我还不至于连这件小事都搞不定。”
谢坤举道:“不是疯了,薛世纶在给他撑腰,他要这个面子!”顾明健没这个实力也没这个气魄,有薛世纶撑腰他方才敢和自己放手一搏。他决意再送对方一程,点了点头。
谢坤举现在才知道张扬是通过何种方式找到了这两个人,既然锁定了他们,找到铁诚保安公司就没什么难度了,看来这世上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
查晋北又道:“其实国贸会展中心的事情,应该并非针对张扬。乔梦媛现任滨海招商办副主任,据说这次的展台由她负责,这场风波应该是奔着她去的,谢坤成没能当上津海市委书记,谢坤举这个当兄弟的为他抱不平啊。”
城体那块土地拍卖当天,张扬陪同顾明健一起出现在拍卖现场。
赵柔婷叹了口气道:“你以为周老爷子会帮咱们说话?如果他愿意说话,你大哥就不会败给乔振梁。”
谢坤举望着顾明健,微笑点了点头。
谢坤举的目光望着薛世纶,薛世纶仍然微笑,顾明健果然毫不犹豫地叫出了七亿的高价。
送走查晋北没多久,谢坤举就接到了周兴国的电话,他和周兴国的关系也非常亲近,周兴国打这个电话的原因是因为他听到了风声,周兴国、周兴民和谢家兄弟之间的感情很深,说是亲兄弟一样也不为过。周兴国得知这件事之后马上就给谢坤举打了一个电话,他不希望谢坤举和张扬之间发生不快。
周兴国道:“张扬就是这个脾气,年轻气盛,热血冲动,回头我跟他好好说说。我这阵子生意实在太忙,等忙过这一阵子。我抽时间回去约你们两人一起坐坐。”
张大官人一双眼睛顿时瞪圆了,杀气腾腾。
谢坤举看到张扬出现方才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但是这种时候,已经顾不上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必须要先将精力投入到现场拍卖中去。
蔡旭东道:“张书记,您这是捧杀,我可没那么大的权力,我上头领导多着呢。”他心里开始盘算了,这厮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有事儿找我帮忙?
赵柔婷小声道:“他疯了!”
张扬很欣赏蔡旭东的态度,他点了点头道:“忘了就好,不开心的事情都翻过去了,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能当仇人啊,现在他想拿下城体那块地,你能不能帮上忙?”
这次赵柔婷没有犹豫:“七亿一千万!”
张扬道:“就算这块地我拿不到,也不能让赵柔婷得到。”谢坤举夫妇的行径已经彻底将张大官人触怒,有仇不报非君子,这次他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蔡旭东显得随和了许多,也圆滑了许多,他起身微笑着伸出手去:“张书记,很久不见了,不过我一直都在关注您的消息。”他的级别要比张扬高多了,可是蔡旭东仍然客气地用上了您字,这并非是出于对张扬的敬重,而是缘于他对张扬的忌惮。m.hetushu•com
蔡旭东怎会不记得张扬,当年张扬要挟他的事情,这辈子也忘不了,本来这些年不见,蔡旭东已经渐渐淡忘了过去的事情,想不到这厮阴魂不散,隔了几年又找到了自己的门上,被顾明健刺伤对蔡旭东来说是一件难忘的经历,那次的死里逃生让蔡旭东改变了人生观,他终于明白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根本是一句操蛋的混账话,好死不如赖活着才是颠仆不灭的真理。
周兴国对这件事却不能放心,他之后又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
蔡旭东道:“张书记,您这话怎么说得?我不把您当朋友能跟你说这么多掏心窝子的话,城体那块地,我真的做不了主,但是我能把详细的材料都给您,标底我都能告诉您,有句话我说在前头,你别觉得顾明健拿到了竞标的资格,正式招标之前,还有一个资格认定。他肯定要被刷掉,赵柔婷的恒久是一定会进的,此外还有三家公司,表面上看是四家竞争,可是谁也不敢真心去和赵柔婷去争。”
谢坤举微笑道:“晋北哥,您来我这儿就是为了吓唬我,我混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也见过一些风浪,你以为我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吓住。”
蔡旭东显得有些犹豫,他考虑了一会儿方才道:“底价是三亿。这块地的价值估计在四亿左右,根据我的经验判断,她拿下这块地的价格会在三亿到四亿之间,太低了会招人闲话,太高了利益就会摊薄。”
赵柔婷的目光望着丈夫,关键时刻,她还是需要丈夫拿主意,谢坤举向赵柔婷伸出了一根手指。
来人是星钻集团的董事长查晋北,查晋北和谢家兄弟的关系并非他对外宣称的那样普通。查晋北这次专程过来向谢坤举透露内情。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惹不起他们?”
张扬忍不住笑了,听蔡旭东这么说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他一个县处级干部算个屁的一方诸侯,张大官笑道:“我要是一方诸侯,你就是工部尚书了。”
张扬道:“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们先惹到我头上了,我必须要让他们不自在,蔡主任,咱们也算得上莫逆之交吧?”
蔡旭东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张扬的目的所在,他点了点头道:“不错,的确很热,很多人都盯上了那块地,怎么?张书记对那块地也有兴趣?”
蔡旭东道:“拍卖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底价成交的事情多了。”
赵柔婷已经无法镇定了,她小声道:“意气之争,不值得!”
蔡旭东在心里面把张扬的大爷好好问候了一番。但是他明白,张扬不是在危言耸听,这厮的确有把他打落凡尘的本事,权衡利弊之后,他终于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但是我还是觉得没有必要做意气之争,任何人拿走这块地都未必玩得转。”
张大官人对周兴国打电话过来早有意料,他嘴上也是无所谓,让周兴国放心,自己有分寸。
查晋北接过红酒,闻了闻品了一口,慢条斯理道:“坤举,你最近是不是很闲啊!”
张大官人笑道:“我这人喜欢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我不管他根有多深,我铲得就是地面的部分,我不嫌麻烦,只要他再敢露头,我不介意再铲他一次,累点没关系,只要能铲平他。”
谢坤举如果有分寸,他就不会让人去国贸砸张扬的场子,张大官人如果有分寸,这件事或许会保持冷静克制,但是张大官人体内可以克制的部分实在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当他认为自己占尽道理的时候。
张大官人的唇角带着得意的笑容,他从头到尾都没看谢坤举一眼。
建委主任蔡旭东亲自到场,他的表情虽然很平静,可内心非常复杂,今天有热闹可瞧了。蔡旭东把自己定位为一个看客,坐山观虎斗的看客,可这种想法多少有点自欺欺人,他明明是站在了张扬这一边,谢坤举夫妇不是傻子,很快就能搞清楚其中的关窍,到时候不找自己麻烦才怪。
张大官人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琢磨的时间,直奔主题道:“我听说城体那块地比较热啊!”
谢坤举的背后瞬间被冷汗湿透了,他忽然明白,今天对方一直在做局,薛世纶的出现并非表示他对这块地志在必得,而是帮忙迷惑自己,三人一直都在演戏,把价格成功推高到七亿以上,然后放弃。
张大官人话说得很干脆:“赵和-图-书柔婷得罪我了,我参加竞标的目的就是要报复,这事儿我不方便出面。”
谢坤举的自信来自于他的背景,就算张扬找到了宋辟生,宋辟生也不可能指认自己,毕竟砸场子这种事不可能是他亲自出面布置。还有一点源自于他对张扬的轻视,在他眼中,张扬只是文国权的干儿子,据他的了解。张扬和文家的关系不如表面上那样亲近,文家真正对张扬好的只有罗慧宁,据说文国权认他当干儿子,也是为了在政治上联盟平海省委书记宋怀明,那时候张扬还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张扬已经和楚嫣然分手,再也不是宋怀明照顾的对象。在文国权的眼中。他应该也失去了当初的价值。
谢坤举道:“你怎么认定这件事就是我做得?”
查晋北道:“你大概不了解他,这小子可比狗厉害得多!他属狼的,如果认定了你,不见到血,他是不会回头的。”
查晋北道:“受伤的两个女孩子,一个是前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女儿顾养养,一个是京剧院的当红花旦柳丹晨,张扬仅仅从她们的伤势就判断出出手人的武功门派,他单枪匹马杀进了大成武校,大成武校校长葛鹤声是武术名家,学校有八百多师生,就这么多人也没能伤到他分毫,他毫发无损的离开了大成武校,又去京城警校找李泰忠的晦气,最终查到了铁诚保安公司,并在那里抓住了宋辟生,就是他用奔雷拳打伤了柳丹晨,人已经被认出来了,目前被公安机关给拘留了,至于另外一个赵延庆,估计也藏不了太久。”
顾明健道:“你怎么打算的?”
顾明健最近一直都在京城,刚刚听说妹妹在展会被人打伤的事情,幸好没有大碍,顾明健来找张扬的目的就是想问清楚这件事。
查晋北道:“坤举,我当你是兄弟所以才专程过来一趟,你要是愿意听我就多说两句,你要是不想听,只当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来过。”
赵柔婷道:“你只要告诉我,去滨海保税区展台捣乱的人是不是你派去的?”
蔡旭东心中暗骂,莫逆你大爷,都是你威胁我,要不是老子的把柄被你握在手里,我至于见你低声下气的吗?你一个县处级干部,我他妈至于对你奴颜婢膝吗?心里骂得再狠,脸上也得装出孙子般的表情,这就是人生的无奈,这就是人性的悲哀。蔡旭东道:“张书记,以咱们的交情,我自然要向你说实话,京城的很多人很多事都不能只看表面,表面的枝叶代表不了他的真正根基。”
赵柔婷咬了咬嘴唇,她还在犹豫,谢坤举道:“说!”
赵柔婷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恼火:“谢坤举,你什么话?咱们是夫妻啊,你这么说是在跟我划清界限,你有没有把我当成一家人?“
赵柔婷道:“他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张扬道:“你找他,他也未必承认,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了。”
蔡旭东道:“你小看赵柔婷的能力了,你以为她会在这么重要的招标会上放任一个她无法把握的对手和自己唱对台戏吗?”
赵柔婷正准备喊价的时候,谢坤举抓住了她的手,赵柔婷愣了一下,不明白丈夫是什么意思,她准备用三亿两千万的价格将这块地收入囊肿,也就是说,从启动开始,他们就已经拥有了八千万的利润。
张扬并没有责怪梁成龙的意思。毕竟做这种事有一定的风险,很可能会得罪人,张大官人正考虑找谁合适的时候。顾明健主动找到了他。
谢坤举和妻子赵柔婷已经来到了现场,他们也看到了竞拍者的名单,虽然看到顾明健的时候稍稍错愕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提起足够的注意,因为他们认为这块地不会出现任何的偏差,今天的竞拍只是一个过场罢了。
“这根本就不是做生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干?你为大哥的事情不平,想通过这种方式给老乔家点颜色看看,坤举!乔家是什么人?你以为你能够惹得起?别看乔老退了,可是他的影响力仍在,你要是真惹他不高兴,结果怎么样,你难道一点都不去考虑吗?”
赵柔婷道:“你是个成年人,你懂的法律,这种事情,万一让人抓住,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张扬道:“你只要让顾明健入围就好,其他的事情与你无关,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从来都不喜欢强人所难。”
www.hetushu.com成龙听他说完,就不由得苦笑起来:“张扬,你在跟我开玩笑?招标都已经结束了,别说我没有资格,就算有资格,我也不能去趟这趟浑水,赵柔婷什么人物?赵天岳的闺女,人家拿下这块地根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咱们凑什么热闹?张扬,徒劳无功的事儿咱们还是别干了。”
张扬也已经很多年没有和蔡旭东打过交道,走入蔡旭东的办公室,他笑眯眯道:“蔡主任,还记得我吗?”
薛世纶微笑道:“热闹了!”
查晋北道:“张扬这个人的确有些本事的,从他刚才的那番话来看,他应该是不怕得罪谢家。”
谢坤举道:“人都有老的一天。”
谢坤举道:“柔婷,你别生气,这件事是我惹起来的,不过就算他们追根溯源找到我的身上,他们又能拿我怎样?有什么好怕!我大哥这次落败,老爷子已经做出了让步,他们乔家得了便宜,难道我们发泄一下都不行了?我不信他们能拿我怎样?一个退下来的老人家,有时间多玩玩他的石头就是,何必非得要插一手,还不是要给他儿子帮忙啊!”
张大官人的第一步打算就是拿下城体那块地。狠狠挫一下赵柔婷的锐气。只要这件事做成,等于间接打了谢坤举的脸。
谢坤举道:“真是莫名其妙,他属狗的吗?见人就咬?”
张大官人道:“既然是你。事情就好办多了。”
谢坤举道:“清者自清,我不怕别人说什么。兴国,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张扬把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对他说了一遍,顾明健听完之后也是怒火填膺,他愤愤然道:“我这就去找姓谢的,帮养养讨还公道。”
谢坤举道:“我只见过他一次,不觉得有什么过节。”
赵柔婷道:“谢坤举,我跟你多少年夫妻了?你什么人我不清楚?你对京北公司感兴趣,我可以出面买下来,可是我不是让你利用京北胡作非为。”
谢坤举并不糊涂,他是一个商人,这么多年来做生意始终成功的秘诀就是。他会在做事之前全面评估一切,他是个慎重的人,这次也是一样。不过百密一疏,他没有想到张扬可以通过伤势判断出行凶者的派别,从而找到他们。
顾明健并没有马上喊出八亿的高价,而是回过头,薛世纶已经起身退场了。
张扬道:“竞标最终资格审查的事儿谁来定?”
赵柔婷走后,谢坤举打开电子红酒柜,拿出一支红酒打开,倒了两杯红酒,递给查晋北一杯。
谢坤举道:“我跟你这么多年夫妻,你不了解我?我什么时候胡作非为过?”
现场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顾明健会一举将价格提升到四亿元,这块地的合理估值也就是四亿左右,顾明健这样的做法一下就将多数竞争对手远远抛开。
赵柔婷看到查晋北进来,微笑道:“晋北哥来了,你们聊,我出去办点事儿。”
薛世纶道:“也许这件事乔老会给他撑腰。”
蔡旭东道:“还是这个圈子,干了这么多年,无非是刚刚把副字给抹掉。怎比得上张书记,您这一方诸侯啊!”
蔡旭东笑道:“工部小吏,小吏而已。”
查晋北跟着点了点头道:“真要是谢坤举干得,乔老就不会听之任之。”
事实证明,两个有分寸的人遇到一起,往往会干出没有分寸的事儿。
商人特有的敏感告诉谢坤举,今天顾明健必有作为。
蔡旭东有些无奈地看着张扬:“何苦,你何苦一定要惹这个麻烦?”
顾明健听他说完,点了点头道:“城体的项目我也拿了标书,不过希望不大,本来我都打算放弃了。”
“呵呵,干儿子,这年月,亲儿子都未必是自己的,更何况干儿子。”谢坤举说这话的时候仍然不忘讥讽乔振梁。
蔡旭东道:“我要是这么干,恐怕我这个建委主任干不了几天了。”
谢坤举不屑笑了一声道:“柔婷,怎么你做生意越来越小心了。”
张大官人决定参加城体地块的竞标,他是官场中人,自然不能直接介入,但是他有的是做生意的朋友,张扬找到了梁成龙,让梁成龙来京城参加这次的竞标。
谢坤举道:“这小子算什么?仗着有些背景目空一切,有他哭得时候。”
张扬道:“我不清楚。你给我个明白话,赵柔婷会以多少钱拿下这块地?”
谢坤举点了点头,赵柔婷出手了:“四亿一千万!”
顾明健道:“五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