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1章 睚眦必报

罗慧宁道:“听我一句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城体那件事我也知道了,谢坤举两口子吃了一个哑巴亏,你也应该出气了。”
谢坤举来到恒久总部的时候,刚巧看到张扬从楼内出来,他愣了一下,并没有急于下车,而是等张扬上车走后,方才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谢坤举淡然道:“你网才不是恭喜过了吗?”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他自然不能将自己窃听文浩南电话的事情告诉罗慧宁,躲开罗慧宁的眼神道:“当务之急,必须马上找到苏菲。”
谢坤举道:“钱不是最重要的!”
张扬道:“谢总真是一个尊重女性的人,我欣赏你,我最烦的就是欺负女孩子的混账。”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们好像还欠我一个道歉。”
张扬点了点头道:“真是遗憾。”
“张扬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谢坤举什么茸景,他也敢招惹!”
罗慧宁轻声道:“你干爸和谢市长私交不错。”她很婉转地点明了这层关系,显然是不想张扬继续再闹下去。
张扬道:“干妈,您这么一说,这个谢坤举就有些不够意思了,明明知道咱们的这层关系,他还让人来滨海的展台捣乱。”
赵柔婷道:“方永同有没有做过你所说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即便是他做过什么,也只是他的个人行为,和恒久没有任何关系。”
赵延庆打开床头的更衣箱,慢条斯理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光身子打架,武功肯定要大打折扣,无论输赢都不风光,赵延庆必须先穿上衣服,别看这层薄薄的衣服起不到任何的防护作用,却能让他心安,却能起到镇定心神的作用。
薛世纶哈哈笑道:“你居然会想到文家,文国权虽然厉害,可是他还不至于得罪周老。”
谢坤举道:“睚眦必报又怎样?我还会怕他报复吗?”
竞争者顾明健和张扬一起走了过来,顾明健主动伸手向谢坤举表示恭贺。
薛世纶又抽出一支雪茄,掏出ZIPPO打火机,在清脆的金属鸣响中点燃,眯起双目,看着眼前烟雾和光线交织的情景,低声道:“谢坤举不敢找我的晦气,这件事他一定恨极了张扬。本来我要是不帮他,谢坤举未必会吃这么大的亏,呵呵!”
“为了这个小子得罪了谢坤举值得吗?”
薛世纶道:“有什么不对?”
张扬道:“你或许不认识,但是方永同一定认识,赵延庆已经承认,他们那群人去砸滨海保税区的展台,全都是受了方永同的指使。”
张大官人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对峙了近十分钟。
张扬笑道:“如果薛世纶不出现,他十有八九不会接招,可是薛世纶一露面,他就有了狠坑咱们一把的念头,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张大官人震断他手中钢鞭之后并没有急于进击,而是站在那里笑眯眯望着他“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归阳掌!”
张扬笑道:“我没有说赵总和这件事一定有关系,但是方永同一定和这件事有关,能不能把他叫出来解释一下?如果真有误会,还是早点说清楚的好,以免大家伤了和气。”
张扬大步向洗手间的方向跑去,乔梦媛意识到有些不妙,赶紧跟了过去。李伟快步跟上张扬:“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笑道:“我应该叫嫂子了!”
还是李伟来到他身边轻轻咳嗽了一声,张大官人的目光这才从柳丹晨的身上转移开来。看到李伟。马上意识到罗慧宁来了,他转过身去。看到罗慧宁正在不远处笑吟吟站着,她的身边还有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却是文浩南的未婚妻子,法新社的记者苏菲,今天她一是特地陪同未来的婆婆,二是借着这个机会获取一些新闻素材。
张扬来到薛世纶面前,薛世纶向远处的顾明健看了一眼道:“顾家小子今天表现得不错。”
赵柔婷道:“依我之见,没必要继续斗下去,只要兴民哥出面说一声,这小子想必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赵延庆咬了咬牙:“好!你自己找死!”他挥动右掌向张扬当胸打去。
想起损失的这些钱,赵柔婷的心头就开始滴血,她并不是一个小气的女人,但是这次输得的确窝囊,在赵柔婷看来,丈夫这次的所作所为,根本是意气之争,毫无必要。他在为大哥出一口气的同时,忘记了自己商人的身份,忘记了四处结仇乃是商www.hetushu.com者之大忌。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你啊,这脾气也得改改了,有些事闹得太僵对你没什么好处。”
薛世纶哈哈笑道:“一诺千金也要权衡利弊。”他吐出一团烟雾,微笑道:“谢坤举两口子出来了。”
李伟安慰她道:“夫人,您不必着急,只是失去了联络,现在并不能断定苏菲小姐被人劫持。”
文浩南大声道:“怎么会这样?她是不是被人劫持了?你告诉我,她有没有事?”
张大官人还是笑得那样没心没肺:“谢总,恭喜你啊!”
张大官人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两人之间隔着办公桌,看起来张扬就像一个求职者。
史英豪正要发怒,却听张扬道:“归阳门也算得上一个响当当的门派,可惜你不走正途,非但给别人当狗,而且还胡乱咬人,今天我就要好好修理修理你。”
赵柔婷道:“什么重要?颜面重要?为了颜面,你可以随随便便让四亿打水漂?谢坤举,你好大的气魄!”
史英豪他们并没有出手,只是将消息告诉了张扬,本来史沧海并不想现身,毕竟大家门派不同,史英豪也不想公开和归阳门结下梁子,但是赵延庆似乎觉察到什么不对,他想逃离这里,所以史英豪才不得不现身制止。
张扬来到展台前的时候,乔梦媛正在忙着和客商谈合作,远远向他笑了笑,这会儿忙得连跟他说话的功夫都没有。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那就不耽误您了!”他起身向赵柔婷伸出手去,主动跟她握手道别。
赵柔婷道:“张先生找我有事?”她心中有些奇怪,就算张扬要找也应该去找自己的丈夫。
赵柔婷不耐烦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对不起,我十点还有个会。”
谢坤举望着他的背影,右眼皮没来由跳动了几下。他早就听说过张扬的狂妄,今儿才算是真正领教了,如此嚣张的年轻人他还是头一次见到,睚眦必报?他让人砸了张扬的场子,这小子不但追根溯源找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马上就作出反击,相比而言自己的损失更大,现在不知是谁应该报复谁?
谢坤举冷笑道“那,我应该恭喜你才对。”
苏菲笑道:“我和浩南还没有订婚呢,你还是称呼我的名字吧,我今天是特地过来参观采访的。”
谢坤举没说话,盯着窗外,心中已经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张扬的能量。
赵柔婷道:“两位大可不必担心,我们两口子在商界的口碑一向很好,商界经营最重要的是一个诚字,毁约的事情我们还没做过。”
薛世纶笑了一声之后道:“我就是要他吃亏,就是要他和张扬的梁子越结越深。”
看到门口冲入两名男子,几名正在洗手间中的女子吓得再度尖叫起来。张扬大声道:“我们是警察!”这厮的应变能力的确一流。
薛世纶道:“你以为他只是冲动?不要看轻这小子,谢坤举和他无怨无仇,为什么要砸他的场子?谢坤举的目标在乔梦媛,他是为了泄私愤,乔振梁抢了他大哥的位子,他想为谢坤成出气,可是他派去的那些人实在太楚脚,张扬虽然冲动,可是他脑筋够用,敢在京城大张旗鼓的这么搞,你以为他的背后没有人支持?”
张大官人溜达到小舞台前,这边也是围得水泄不通,柳丹晨身穿华丽宫服,正在小舞台上唱着一曲《贵妃醉酒》迎来一阵阵潮水般的喝彩声。
张扬道:“我并不想闹事,可是有些人做事实在是太过份!”
张扬道:“干妈,您都知道了。”
赵柔婷握住他的手,示意他停下按摩,轻声道:“刚才张扬来过。”
赵柔婷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变化:“张书记还有什么事?”
顾明健道:“刚才我还真有点担心,万一叫到七个亿,他不接招,我们岂不是被套进去了?”
赵柔婷闭上眼睛,头靠在丈夫的胸腹之间,低声道:“何必白费力气,他帮我治了十年,结果怎样?没用的,强直性脊柱炎是世界性的难题,他也爱莫能助。”
赵柔婷道:“无论他能不能证明,他已经在着手报复我们了,城体一件事就让我们损失了四个亿,这小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我可以断定,他不会就此罢休。”
顾明健哈哈大笑,张扬抬起头,看到远处薛世纶正站在他的黑色宾利前,抽着雪茄,张扬向顾明健说了一声,缓步向www•hetushu•com薛世纶走去。
薛世纶道:“放弃?保证金是多少?五千万!哈哈,他们两口子机关算尽,只想着抬高保证金,把可能的竞争对手全都吓走,却没想到这次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薛世纶春风满面,张扬笑得阳光灿发,这俩都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
谢坤举来到刚才张扬所坐的座椅坐下,表情显得有些凝重:“他查到了方永同?”
其中一名女子道:“刚……刚……刚才一名男子劫走了一个……一个外……外国女人……”
顾明健并不想跟薛世纶打照面,他已经知道薛世纶和父亲不睦的事情,所以选择了回避。
顾明健道:“盗亦有道,做生意也是如此,我最佩服的就是堂堂正正做事的人。“
顾明健道:“恭喜谢先生和夫人投得这块地,真是让在下羡慕。”
听到这句话,薛世纶的目光却突然黯淡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方才缓缓道:“我只是一个商人罢了!”
张大官人和顾明健来到外面,两人同时笑了起来,今天总算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顾明健道:“那混蛋就像被人抽了一巴掌,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赵柔婷气得脸色苍白,回到休息室,关上房门,她指着谢坤举的鼻子骂道:“都是你干得好事!我都提醒你了,你跟他们争什么?七亿一千万,拿下城体这块地,你有没有想过能赚多少?”
谢坤举道:“你不用心烦,这件事我来解决。”
赵柔婷有些迷惘道:“谁是赵延庆?”
张扬道:“谢夫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光明磊落,女中英豪,谢总对你一定很好吧!”
谢坤举看到张扬和薛世纶站在一起,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朝这边走了过来。
赵柔婷道:“张书记,您说这话的意思是指责我喽?”
赵延庆看了张扬一眼道:“小子,有种削话跟我单打独斗。”
赵延庆又咬了一口青萝卜,然后重重啐到地上,冷笑道:“八扑门什么时候开始给别人当走狗了?”
张大官人也是一掌迎击而出,双掌撞击在一起,张大官人原地站立,纹丝不动,赵延庆却闷哼一声,身体向后倒飞而起,落在对面的按摩床上,将按摩床砸得七零八落,一条右臂也耷拉在那里,竟然被张扬一招就震得骨折了。
自从竞拍的事情过后,赵柔婷的心情就一落千丈,张扬的介入让她平白无辜的损失了四个亿,当然她也可以放弃城体那块地,但五千万的保证金还是她提出来的,岂不是要白白打了水漂,更何况恒久在业界的名气也不是一天积累起来的,如果他们放弃,对于企业的声誉会有严重的打击,而且张扬那帮人的意思很明显,只要他们放弃,这帮人就会借此制造风波,现在赵柔婷已经无法轻视这些年轻人了。其实按照现在经济发展速度,土地的价格会逐年提高,更何况是城体那块位于城市中心的宝地,只要开发得当,还不至于亏损,但是想要获取预想中的暴利已经很难了。
赵柔婷道:“他去新加坡出差了,短期内,你见不到他。”
罗慧宁听出他话里的愤懑和不服气,轻声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如果真是他做得,的确是他不对,这个公道,我一定让你干爸帮你讨回来。”她停顿了一下又道:“事情并非你想像得那么简单,我知道你心里恼火,但是千万不要冲动,被别人利用总是不好的。”罗慧宁的这句话充分表明她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关键所在,甚至已经猜测到张扬这次的强势十有八九和乔老在背后的支持有关。
那女子指着门外,张扬和李伟转身来到外面,哪里还能找到苏菲的影子。
赵柔婷不无埋怨地看着丈夫,这块地他们用了比预想几乎要多出四亿的价格拿下,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们这样的冤大头哦吗?她早就劝过丈夫不要做意气之争,可结果还是中了别人的圈套。
谢坤举道:“总会有办法。”
赵柔婷的沉思被电话铃声打断,秘书通报说滨海市委书记张扬求见。
张扬道:“四亿,成本足足高出了四个亿,这可都是真金白银,搁谁身上都得心疼。”
罗慧宁道:“我听说前两天展台这边出了事情?”
赵柔婷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做太多的犹豫,就同意让张扬进来。
罗慧宁的双目望向张扬,目光中充满了迷惑:“张扬,刚才是谁给你打www.hetushu•com电话?你怎么知道苏菲被人劫持?”
罗慧宁道:“没那么简单吧!”她已经差不多了解事情的全部。
张扬道:“薛叔叔,您在我心里可是一诺千金的大人物。”
乔梦媛摇了摇头,一旁一个女工作人员道:“她刚刚去洗手间了!”
张扬热情道:“欢迎!”
张扬来到赵延庆面前,望着灰头土脸的赵延庆,微笑道:“你如果还想保住自己的这条右臂,就老老实实向我交代,那天去国贸砸展台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张扬知道幕后的指使人肯定是谢坤举,只要赵延庆承认,自己就可以带着他去谢坤举面前兴师问罪。
此时罗慧宁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文浩南,他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妈,你能够联系上苏菲吗?我打她的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罗慧宁皱了皱眉头,这小子从来都不懂得得饶人处且饶人,正想再劝张扬一句,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
张大官人站在原地等着他,他没有趁人之危的习惯。
赵延庆忽然从更衣箱中抽出一条亮闪闪的钢鞭,呼啸一声,向张扬的身躯席卷而来。他出手极其隐蔽,那钢鞭事先藏在更衣箱中,足见此人狡诈阴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必杀之技。
赵柔婷叹了口气道:“坤举,你把别人想得太简单了,张扬这个年轻人不好惹。”
谢坤举道:“侥幸罢了,商场上没有常胜将军。”心中暗骂,羡慕你麻痹,什么东西,这种时候还过来落井下石。
谢坤举微笑道:“成本虽高,但是重在经营,经商者很多时候需要有敢为天下先的气魄。”这句话根本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谢坤举道:“你没听懂他们刚才的意思?如果我们现在就放弃,他们还不知道要造出怎样的文章!”
谢坤举脸上的笑容相当的勉强。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其他事我走了。”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并没有马上站起身来,又喝了口水道:“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方永同做得,这个人品性实在太差,想对付我,只管明打明的来,为什么要让人去伤害两个女孩子。”
“你们官场上的事情实在太复杂了。”
张扬笑道:“有事!”他打量了一下赵柔婷办公室的环境,发现赵柔婷并没有给自己倒茶的意思,微笑道:“天气真热,赵总这儿有没有水?”
“你明白我的意思。”
罗慧宁无助地望着张扬,张扬示意她把电话交给自己,走到一旁道:“浩南,苏菲突然不见了!”
谢坤举道:“永同已经去了新加坡,他怎么证明这件事就是我做得?”
张扬道:“他要是心疼钱,可以放弃那块地。”
谢坤举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你跟我吵又有什么用?”
他们直到现在也没有出手,赵延庆自问没有战胜史沧海的本事,所以他也没有选择硬闯。
赵柔婷歉然道:“抱歉,我疏忽了。”她起身打开冰吧,从中取出了一瓶冰镇矿泉水,递给了张扬,心中暗忖,难不成你还打算在这儿多呆一阵子?
史英豪和他的两位师弟趁着这个机会,将休息室内的其他人劝出去,其实刚才他们堵住赵延庆的时候,客人大都已经走了,剩下的只是刚刚从浴池里爬上来的两个客人。看到眼前场面,也顾不上穿上衣服,毛巾捂着下体赶紧回浴池去了。
薛世纶微笑和谢坤举握了握手道“我只是过来凑个热闹,今天也不算白来,见识了谢总的魄力,这么多钱拿下城体这块地,真是让人佩服。”
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都是没道理可言的,谢坤举并不是为了面子,也不是意气之争,今天的这件事是他棋差一招,他败了,败得挺惨,如果不是薛世纶的出现,谢坤举不会错误地估计形势,或许在六亿的时候就已经选择放弃,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这句话让张扬有些不舒服,虽然他知道罗慧宁并无恶意,但是这件事并非是乔老要利用他,而是他让乔老帮忙撑腰。张扬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怎样向罗慧宁解释。
张扬微笑道:“赵总,您别着急啊,我也没说这件事是你指使的,你也不用急着撇开关系。”
罗慧宁和乔梦媛寒暄了两句,又将身边的苏菲介绍给他们认识。
张扬笑道:“还是多亏了薛叔叔的四个亿垫底。”
赵柔婷道:“张书记,你还有事吗?”
薛世纶笑道:“你是说,我m.hetushu•com惹不起谢坤举?”
张扬向她笑了笑,接通电话,电话是赵天才打过来的,赵天才道:“张扬,刚才有个神秘人给文浩南打电话,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说什么文浩南抓了他女人,他会用双倍的手段报复在文浩南女人身上……”张大官人面色一变,他顾不上向罗慧宁解释,目光四处搜寻着苏菲的踪影。刚才还在展台到处拍照的苏菲,此时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滨海保税区展台已经恢复了正常。组委会也特地针对这边的安全做出了加强措施,柳丹晨休息了一天之后,又来到小舞台为滨海方面免费演出,充分起到了吸引眼球的作用,可以说滨海保税区展台已经成为经贸会的热点之一。
谢坤举涵养再好,这会儿脸色也不由得有些变了。他强忍怒气,点了点头道:“两位,我们还有事,失陪了!”
张扬顺着他的目光向门前望去,果然看到谢坤举夫妇阴着脸从大门口走了出来,张扬笑道:“薛叔叔,咱们这次联手阴了他一把,你说他会不会连你也一起恨上?”
谢坤举在心中把薛世纶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如果不是这厮过来凑热闹,又和张扬眉来眼去装神弄鬼,自己怎么会中了他们的圈套?
赵柔婷道:“让人砸滨海保税区展台的事情并不高明,如果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倒也罢了,可是现场留下了这么多的线索,人家已经把事情查清楚,你想想,如果乔家知道,这件事的目的是要给他们难看,乔家会就此罢休?张扬敢这么做,说不定已经得到了乔家的默许。不然他也不会有这样的胆子。”
张大官人笑容灿烂地走入赵柔婷加办公室,尽管他的笑容很讨女人喜欢,但是在赵柔婷的眼里,这厮笑得实在是讨厌,很欠打。
谢坤举停下动作,双眼露出阴冷的光芒:“我看到他了,这小子来干什么?”
谢坤举夫妇的脸上丝毫没有胜利后的喜悦,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沮丧,棋差一招,如果他们在六亿止步,或许结果是另外一番样子。
张扬这才放开她的手,笑道:“没事了!”
罗慧宁此时来到他们面前,问明发生的事情之后,赶紧拿出电话拨打苏菲的手机,手机处于关机状态,素来镇定的罗慧宁此时也不禁紧张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人劫走了苏菲。”
谢坤举微笑道:“我们夫妻的感情算得上是相濡以沫,举案齐眉。”
张扬道:“当然,你也可以不说。”他的手缓缓落在赵延庆的肩头,赵延庆感到自己的锁骨有一股寒流注入,他惊骇不已,张扬难道想废去自己的武功,颤声道:“方永同……他……他是恒久公司的副总……”
张扬道:“他人呢?”
张扬没有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还没有来到洗手间就听到一声尖叫,张扬和李伟的反应都非常迅速,几乎两人同时冲入了女洗手间内。
赵柔婷道:“我不管,我凭什么要多拿四个亿?”
张大官人笑道:“你配吗?”
张扬拧开瓶盖喝了一口道:“我找到赵延庆子。“
苏菲道:“不介意我四处参观一下吧?”
张扬走入更衣室,微笑向史英豪点了点头道:“英豪兄,这边交给我就好!”
张扬来到乔梦媛面前:“梦媛,有没有看到苏菲?”
赵柔婷很礼貌拈请张扬坐下。她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有修养的女人,即便是在面对自己对手的时候,她仍然保持着应有的风度。
顾明健道:“张扬,我妹在你们展会上被打了,这事儿没完!回头我再找你算账。”
赵延庆腰间扎着浴巾,虽然在这种状态下被人堵截,这厮仍然表现得淡定自若,坐在按摩床上,咬了一口手中的青萝卜,然后咕嘟喝下了一大口热茶,粗大的喉结上下动作着。
赵延庆疼得满头大汗,他猜侧到自己的手臂已经断了而且骨折的地方不止一处,对他来说这条手臂非常重要,他赖以成名的归阳掌全都指望这条手臂呢。
谢坤举看到他们,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远远笑道:“世纶兄,没想到今天你也过来棒场。”
城体这块地已经再无悬念,其实结果本来就没有悬念,所有人都知道这块地会被恒久公司拿下,现在结果不变,只是谁也没想到恒久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我们可以放弃!”
张扬赶紧迎了过去:“干妈?您怎么来了?”
薛世纶道:“跟我http://www.hetushu•com有关系吗?我只是凑巧出现在了这里,我又没参加竞标。”他又抽了口雪茄道:“仗着和周家有点关系,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真是井底之蛙。”他向张扬道:“就算他恨我,他也不敢对付我,只是你这次肯定有麻烦了。”
张扬道:“我倒忘了,对了,刚才忘了告诉你,宋辟生已经落在警察手里了,至于那个赵延庆,他也跑不了。”
顾明健道:“谢总的气魄真是让我佩胀,这么高的成本,我要是拍到手里也一定选择放弃,最多损失点保证金。”
薛世纶道:“我还有事,你们聊!”他躲得倒是快,把事情全都扔给了张扬。
“你是说文家?”
史英豪过去和张扬交过手,知道他的厉害,但是今天看到张扬一掌就将赵延庆震飞,方才知道,张扬过去根本没有拿出全力,正如父亲所说,此子的武功修为深不可测,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可以和他相匹敌。
张扬接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济众浴池,史英豪带着两位师弟将赵延庆堵在了更衣室内。
赵柔婷并不想跟他握手,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拒绝张扬,张扬握了握她的手,表情稍稍有些异样。
张大官人听得入迷,跟着众人一起鼓掌喝彩,甚至没有发现专程前来捧场的罗慧宁。
“不必恭喜,这都是我该做的,你说这帮人怎么就那么不开眼,惹我?不知道我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吗?”张大官人说完,转身向汽车走去。
张扬让乔梦媛招呼客人,自己则陪着罗慧宁在展台周边转了转。
薛世纶道:“空头支票而已,如果最后是你们拍下了那块地皮,说不定我会反悔。”
赵柔婷道:“他说抓住了赵延庆,赵延庆已经承认,去滨海展台闹事是受了方永同的主使。”
事实证明,狠话不是任何人都能说得,赵延庆话说的虽然很煞气,这一掌打得也的确有那么几分气势,归阳门大师兄可不是一个沽名钓誉的主儿。
文浩南道:“妈,你把电话给她。”
薛世纶坐在宾利车内,很惬意地靠在后座上,司机缓缓开动汽车,离开停车场之后,一个低沉的女声道:“你居然会为他出头?”
罗慧宁道:“她跟我一起在参加展会……”她犹豫着是不是将苏菲突然失踪的消息告诉儿子。
来到赵柔婷的办公室,谢坤举将手里的一付药放下,来到妻子身后,轻轻帮她揉捏着双肩:“柔婷,我刚去见陈主任,他又帮忙调整了一下药方。”
顾明健道:“不过七亿拿了这块地恐怕有点不值得。”
赵延庆瞪大了双眼,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见就是事实。
罗慧宁道:“你在京城搞展会,我这个当干妈的当然要过来捧捧场,她转身将身后的两名男子介绍给他,这两人全都是京城商界的风云人物,乔梦媛那边也谈完了事情,赶紧过来相见。
“妈!”文浩南敏锐地觉察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妈,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这两天都在忙着讨还公道,展会的事情都交给了乔梦媛。常海天也已经提前返回滨海,毕竟保税区也有一摊子事情等着他去解决。
张扬道:“明伴,你这句话就不对了,谢总这么大的生意,岂会在乎这点小钱,经商最重要的是声誉,如果谢总放弃,肯定会有人说谢总在资金上出现了问题,说不定会引起一系列不好的连锁反应,名誉这种事儿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这厮绝不放过往伤口上撒盐的机会。
乔梦媛笑道:“苏菲小姐只管随便看。”
罗慧宁没有回应。
张大官人冷哼一声,右手一晃,谁都没有看清,鞭子已经落在他的手中,不见他如何用力,那条钢鞭竟然寸寸断裂。
想在诺大的京城找到一个人并不容易,但是如果在特定的范围内,找出一个人并不难,赵延庆是被八扑门的史英豪堵住的,本来按照江湖规矩,八扑门不应该插手归阳门的事情,但是赵延庆伤了顾养养,顾养养是曹三炮的关门弟子,曹三炮虽然死了,可是他和八扑门掌门史沧海是莫逆之交,谁欺负了这位老友的徒弟,史沧海当然不会将之放过。
张扬也站在舞台前,笑眯眯欣赏着柳丹晨的表演。柳丹晨很快就发现了站在人群中的张扬,眼波流转,更显得妩媚非常,声音宛如出谷黄莺,娇柔婉转,荡气回肠。
张扬笑道:“也没多大的事情,只是几个无赖闹事,现在已经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