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2章 暴露

张扬道:“潘强不可能离开京城,而且我分析过他和文浩南的几次通话记录,都发现了同样的背景音频,证明他是在同一个地方打电话的,由此可以推断出他藏匿苏菲的地方距离寺院和木材加工厂很近。”
陈雪虽然很少说话,和张扬之间也很少交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张扬的了解,她知道张扬一定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烦,不然以他的性情,少不得要没心没肺的开些玩笑,今儿张扬非但没有开玩笑,甚至连笑都没笑。
望着罗慧宁黯然神伤的样子,张扬不知应该说些什么,他起身告辞,离开了文家。
赵天才在香山别院见到了张扬,他将带来的行李箱放下:“张扬,我已经失去信号三个小时了。”
潘强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愣了很久,李伟这句话难道是在暗示自己并不是文家的一份子?
文浩南道:“我给我妈打电话之前,潘强曾经打过一个威胁电话,电话的内容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文浩南回想了一下,除了高廉明有过借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的经历,并没有其他人碰过,而从高廉明身上,很容易就想到了张扬,高廉明和张扬的关系毋庸置疑,他去滨海工作也都是奔着张扬过去的,想不到这小子甘当张扬的马前卒,帮着张扬对付自己,文浩南气得脸色铁青。张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找人窃听自己,这让文浩南心中对他的仇恨已经达到了极限。
张大官人气得差点没把电话给摔了,这哪跟哪,自己也不知道罗慧宁和苏菲要来参加展会啊。张扬道:“浩南,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听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保证,我一定会尽力帮你。”
罗慧宁因为担心脸上变得毫无血色,她步履沉重地走下楼梯。
张扬点了点头:“也许你说得对,但是有些事不能说。”
张大官人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久浩南何以会对自己抱有这么大的成见,刚才文浩南脱口而出的那番话让他忽然明白,原来文浩南已经知悉了秦萌萌的事情,知道何雨蒙就是秦萌萌。他认为自己一直都在制造他和秦萌萌之间的障碍,认为自己欺骗了他,甚至认为他的感情就坏在了自己的手里,这件事张扬解释不清,他也无从解释。
张扬道:“浩南,你这话从何说起,我没有利用干妈。”
文浩南道:“潘强,我的事情和苏菲又有什么关系?你恨我,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你算不算男人?”
文浩南道:“会放了你,但不是现在!我要你跟我去京城一趟。”
张扬慢慢跪了下去,向罗慧宁砧了三个响头。
如果他仍然深爱着秦萌萌,那么苏菲在他的心中究竟占有怎样的位置?想到这件事张大官人有些不寒而栗,难道文浩南从未爱过苏菲,假如真的这样,苏菲的生命在他的心目中就没有那么重要。
一语惊醒梦中人,文浩南的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机上,李伟伸手示意他将手机交给自己,在负责文家安全之前,李伟曾经是一名优秀的特工,反监视反窃听本来就是李伟的强项。
赵天才被人抓走了,就在张扬回来之前的半小时左右,一群警察来到了这里,抓走了赵天才,将所有的设备全都没收。
文浩南呵呵笑了起来:“潘强,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我凭什么相信你?”
张扬看了看狼藉一片的房间内,看到地上的京城区域地图册,他捡了起来。
“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真发了善心?”丁琳从容不迫地问道。
陈雪点了点头:“能够确定,你朋友并没有反抗。”
张扬怒道:“文浩南,我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
罗慧宁道:“我脑子很乱,李伟在场,他比我还要清楚。”
张扬道:“可能是误会吧。”
文浩南道:“潘强打电话来威胁我,他说要以牙还牙,要让我尝到痛苦的滋味。”
赵天才道:“不错,应该是木材加工厂之类的。”他停止这条音轨的播放。转而播放另外一条,随着音量的加大,张扬听出这声音居然是悠扬的钟声。
“匿名电话,我怎么知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
张扬前往文家的目的是探望干妈,文浩南刚巧在家,虽然张扬并不想和他碰面,但是他也知道早晚都会面对文浩南,这种事躲不过去。
张扬从陈雪举手抬足之间发现她的气质又有了一种超凡脱俗的变m.hetushu.com化,他料想到这是因为陈雪修炼生死印的缘故,以陈雪现在的武功修为,真正能对她构成威胁的并不多,北港的那帮警察刚刚离去,按理不会去而复返,再说文浩南知道陈雪和母亲的关系,按理说他不敢对陈雪不利。
张扬道:“干妈,您为我做了太多事而我却始终在给您添麻烦,对不起了。”
文浩南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扬,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何雨蒙是谁?你是怎样利用我们文家的,你是怎样欺骗我妈,你不要跟我说不清楚,苏菲被绑架的事情最好跟你没有关系,如果让我查到这件事跟你有任何的关系。”他的双目中流露出森然的光芒:“我绝不会放过你!”
张扬道:“苏菲是参观滨海展台的时候失踪,这件事和我有一定的关系,我有责任帮忙将人找出来。”
张扬回到香山别院的时候,雨下得越发大了,张扬将车在门前停好,冒雨走入别院,看到陈雪站在门廊下。雨中陈雪的倩影朦胧而模糊,她的美本不应该属于这个尘世,张扬带着潮湿的气息来到她的身边。
赵天才道:“就怕文浩南未必领情。”
张扬道:“就算我对他有过欺骗的,我的出发点也是善意的。”
罗慧宁并没有阻止他,她知道,张扬不会平白无故地给自己磕头。
潘强大声道:“让我跟小琳说话,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文浩南脸上的表情很冷,对待张扬并不友善:“你来干什么?”
意识到文浩南并没有按照自己吩咐地去做,潘强愤怒地吼叫起来:“文浩南,你是不是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你是不是想拿这女人的性命来赌?那你就试试看,我现在就切下她的耳朵给你寄过去!”
张大官人的内心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他的思绪有些混乱了,他不知道文浩南是怎么得知这件事的,他呆呆望着文浩南。
赵天才点了点头道:“好像是这样。”
李伟道:“也许你应该早点离开京城。“
李伟道:“这句话很虚伪,善意的欺骗说穿了就是一种伪善。”
赵天才忙完设备的调试之后,将先前的几段通话录音提取出来,张扬听得很仔细,听完之后,他有些惊奇道:“文浩南居然把丁琳带到了京城。”
文浩南低声道:“你是说张扬第一个发现了苏菲失踪?”
电话到此中断,文浩南听着电话中嘟嘟嘟的忙音,过了好久方才回到现实中来,潘强从北港逃离,果然留下了后患,想不到他居然铤而走险,去京城劫持了苏菲,文浩南不安的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潘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放走丁琳。
离开文家不久,天空中又下起了暴雨,前往文家本来是想安慰一下罗慧宁,却想不到这次见面的结果让他心情无比低落,原来文浩南已经知道了秦萌萌的事情,文浩南对他如此的仇恨也暴露了一个事实,一直以来,文浩南仍然没有放下对秦萌萌的感情,他或许已经将和秦萌萌没能走到一起的原因归结到了自己的身上。
陈雪刚巧看到了发生的一幕,她并没有敢现身,生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那些人来得及去得快,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任务。
张扬停下脚步:“关于苏菲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她会来展会现场,更不知道她会出事。”
电脑屏幕上出现了几条声音的波谱,赵天才指着屏幕道:“这条是文浩南的声音波谱显示,这条属于潘强,我将这两条波谱剔除掉,然后将背景音放大,出现了另外两条波谱。他将那两条波谱放大。先播放了其中的一条,杂音中隐约出现了吱吱嗡嗡的声音,张扬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好像是锯东西的声音。”
文浩南却因为他的这声干妈,而厌恶地皱了皱眉头。
陈雪看到张扬沉重的面色,知道他一定遇到了麻烦事,轻声道:“发生了什么?我可不可以帮到你?”
张扬道:“您不要怪浩南,他是一个受害者,对我有些怨恨也是应该的。”
文浩南却又叫住他:“你别急着走,我有事情问你。”
文浩南道:“你并不了解我,我做事的原则从来都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如果苏菲出了任何事,后果你自己掂量,对了,我有件事还忘了告诉你,丁琳怀孕了,那孩子跟你有没有关和-图-书系?”
文浩南盯住张扬的双目一字一句道:“你敢跟我说,秦萌萌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李伟道:“最近有谁动过你的手机?”从窃听器的构造他已经看出,这个装置一定是高手所为。
“什么?“
张扬有些奇怪地望着李伟,不知他为何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张扬道:“苏菲因为去我们那里参加展会才被劫持,这件事上我有责任。”
张扬道:“你冷静一下,现在我在帮你!你必须把事情全都告诉我。
换成是别人,以张大官人的脾气绝对受不了这口气,但是文浩南是他的干哥哥,别的不说,单单是看在文国权夫妇的面子上,他都不能向文浩南出手。张扬道:“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问题,在北港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做事不能太偏激,如果不是你对丁家步步紧逼,怎么会迫使潘强狗急跳墙,干出绑架苏菲的事情?”
只有走近她的身边,方才看到了她美眸中的一丝不安:“你朋友被人抓走了!”
李伟道:“你和浩南闹得很不愉快?”
潘强道:“文浩南,你听着,所有事情都是我做得,跟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你放了她,马上放了她!”
文浩南将手机递向丁琳,丁琳道:“我没事,你别管我……”文浩南马上将电话拿了过去,示意手下人封上丁琳的嘴巴。
李伟道:“你什么时候得知苏菲被劫持了?”
“你能确定他们是警察?”
丁琳望着他:“你担心他会伤害你的女人,所以,你准备放了我?我还以为你是个铁面无私大义灭亲的人,想不到你还懂得关心别人。”
李伟道:“夫人很疼你,在她心目中你和浩南几乎占有同样的地位,她不想你们两人闹僵。”
潘强再次打给了文浩南。显然他已经受到丁琳怀孕消息的困扰,文浩南的确走了一步妙棋,一句谎话,就将主动权抢占在自己的手中。
潘强怒吼道:“我让你放了她!我没多少耐心!”
罗慧宁轻轻拍了拍张扬的肩头,示意他把电话交还给自己,轻声道:“浩南,你放心,妈向你保证,苏菲不会有事。”
文浩南道:“威胁我?”
听到文浩南挂上了电话,张扬方才舒了一口气,他向赵天才道:“看来文浩南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
李伟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也感觉到奇怪,当时他接了一个电话,马上就去找苏菲,而后就发生了苏菲失踪的事情。”
陈雪道:“我看到了车牌,车牌是平G警车。”
文浩南的手机很快就被李伟拆解开来,李伟用镊子夹起手机天线,发现了其中的不同,两道浓眉拧在一起,紧紧抿起嘴唇。
文浩南怒吼道:“你给我站住,我让你给我站住!”他忽然抽出了腰间的手枪,瞄准了张扬的后心。
陈雪道:“没事,我可以照顾自己。”她看了看这满屋凌乱道:“我收拾一下。”
罗慧宁道:“如此说来北港存在的问题的确非常严重,有些人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口北港的这些官员在干什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难道都选择视而不见吗?”
李伟道:“浩南很精明,很多事瞒不过他的眼睛。”
文浩南道:“不是我吓你,我只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我从不受别人的威胁。”他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听到了苏菲的尖叫:“浩南,救我!”文浩南的内心不由自主收紧了一下。
“潘强劫持了我女朋友。”文浩南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隐藏内心的愤怒。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张扬之前就提醒过我,说你在北港太危险,我早就该留意的,我不该放任你去北港。”
张扬道:“谢谢你的忠告。”
张扬皱了皱眉头,如果是后者的原因,文浩南肯定会猜到是自己在他的手机上动了手脚,他们之间本来就紧张的关系肯定会雪上加霜。
文浩南相信潘强不敢妄动,他放出丁琳怀有身孕的假消息,目的就是扰乱潘强的阵脚,加重自身的砝码,潘强不要以为劫持了苏菲就能够控制一切。
罗慧宁道:“这件事怪不得你,我也不想让你将何雨蒙的事情泄露给他知道,你起来吧。
张大官人有种被人侮辱唾骂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愤怒,单从这番话就能知道文浩南对自己的积怨已深。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承认,干爸干妈一直对我都很好,没有他们的帮m.hetushu.com助,就没有我的今天,浩南,苏菲被劫持我也很难过,我承认我有责任,但是你不可以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
文浩南皱了皱眉头:“妈,我的事情不用他来操心。”
走出门外,张扬回望着小楼内的灯火,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感觉,他清楚地意识到,从今天起,他和文家注定要越走越远。
罗慧宁道:“张扬,刚才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何雨蒙的身份我并未向任何人泄露过。”
文浩南呵呵冷笑道:“我把责任推到你的头上?如果我妈不是给你捧场,苏菲怎么会出现在你们滨海的展会上?如果你不是她的干儿子,以你的身份可以请动她吗?”文浩南对张扬的积怨宛如火山般爆发了出来。
罗慧宁道:“我并没有怪你苏菲的失踪是我的原因。”
文浩南道:“妈,我刚刚收到情报,关于苏菲的,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他大步走了,和张扬擦肩而过的时候,目光宛如两把尖刀刺向张扬的内心。
潘强道:“24小时,你必须要把我女人平平安安地送出去,我没有那么大的耐心,超出这个时间。我很难保证将这个法国女人齐齐整整的还给你。
文浩南从李伟的表情上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怎么?”
“你说什么?”潘强的声音充满了震骇。
张扬笑了起来:“不重要,隔阂已经造成,而我们都欠缺解决的办法。”
文浩南紧接着就听到一声清脆的耳光和女子痛苦的呻吟。
此时监视屏上又有信号闪烁,赵天才迅速切换到监听状态。
文浩南指着自己的手机,向李伟道:“能够通过它查到是谁在追踪我吗?”
李伟道“有时间谈谈吗?”
赵天才道:“他既然已经来到了京城,这件事咱们还有必要插手下去吗?”
文浩南冷冷道:“潘强,这句话现在应该我对你说才对,你给我听着,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前提是苏菲必须毫发无伤,现在我要好好考虑下面要怎样做,六个小时后你给我打电话。”
李伟道:“文家的事情,文家自己可以解决。”他说完这句话,就推开车门离去。
“吓我?”
“是我!”
潘强道:“你放她走,确信她平安之后。我会将你女人平平安安的还给你。”
张扬道:“寺院?”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北港的事情以后再说,对我们现在来说,当务之急是找到苏菲。她和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些人真是太可恶,为什么要找上这个无辜的女孩子?”
张扬摇了摇头,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色:“这里并不太平,我送你回学校。”
赵天才道:“他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样的方法对付潘强,而且从我们听到的内容来看,他似乎还稍稍占据主动。丁琳怀孕了,等于他掌握了两条性命,潘强的手里只有一条。”
文浩南点了点头。
文浩南合上电话,此刻他的心中无比煎熬,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再度响起,文浩南拿起电话,一个阴沉的声音道:“文浩南,你女人在我手里!”
潘强道:“你有选择吗?”
“我妈和苏菲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是不是你请她们参加什么狗屁展会,是不是你想借用我妈的影响力?我们文家到底欠了你什么?”
张扬向文家小楼的方向看了一眼道:“以后多照顾我干妈。”
张扬点了点头,正准备告辞离去。
即使是身处牢笼,丁琳仍然表现的淡定而沉着,就算是处于对立面的文浩南也对她超强的心理素质表示欣赏。
丁琳道:“我知道的全都说了,你不必白费功夫了。”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道:“浩南去北港之后,着手调杳过去的几起案件,他做事的手法过于激进,所以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罗慧宁看了儿子一眼,本想说句什么,可是想想现在并不是说这件事的时机,她小声道:“张扬也在京城,苏菲被劫持的事情还是他第一个发现的。”
文浩南笑了笑,在她的对面坐下。双手平放在桌面上。望着丁琳道:“你误会了,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审问你。而是……”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准备放你走。”
李伟低声道:“除非是他对这次犯罪行为有预知能力,又或者他提前得知了对方和你的通话内容。”
张扬来到车前的时候,看到李伟就站在他的车前,和图书张扬点了点头,笑道:“等我啊!”
京城到了雨季,文浩南将丁琳安排好之后,先回了一趟家,他必须先了解当天苏菲被劫持的详细情景。
张扬道:“你是说……”
张扬道:“这件事是真是假还很难说,之前并没有丁琳怀孕的消息,也许只是文浩南放出得烟幕弹。”
张扬因为罗慧宁的到来而停下脚步,恭敬道:“干妈!”
罗慧宁道:“苏菲被劫和北港的事情有关?”
李伟的表情仍然不荀言笑,他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回归在即,文副总理最近很忙,所以,夫人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他,以免他分心。”
文浩南站起身,慢慢走向窗前:“潘强!”
文浩南道:“谁都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张扬,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懂得利用机会,善于利用机会。我妈很疼你,在她眼里,你和我的地位是等同的,但是这并不可以成为你利用她的理由。”
李伟道:“劫犯按理说也不会给张扬打电话。”
文浩南扬起手做了一个制止他说话的动作:“张扬,人在做天在看,有没有利用我妈,有没有利用一个长辈的善心和爱心,你清楚,我也清楚,自从你救了我姐,就一直以文家的恩人自居,我承认,我们文家欠你一个人情,但是这么多年,该还得,我们都还清了,你扪心自问,你能有今天难道是凭你的本事得来的?”
张扬道:“没那必要!”他说完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赵天才道:“根据时间来看,应该是寺院敲钟的时候。”
张扬起身道:“我出去一趟,有什么最新消息马上告诉我。”
“我警告你,如果苏菲受到一丁点的损害,我就算上天入地也要把你找出来。”
潘强道:“文浩南,你对局势的判断好像有误,搞不清现在主动权掌握在谁的手中,谁才应该发号施令。”
张扬道:“不说也好,他已经够忙了,又哪有时间操心这些事情。”
文浩南右眼的肌肉迅速跳动了一下,目光变得冷酷无比,他低声道:“这件事千万不要让我妈知道。”
张扬已经初步断定了抓走赵天才的人是谁,平“平海省北港市的牌照,京城虽然很大,但是挂有北港警用牌照的汽车并不多,北港公安局代局长文浩南正在这里,张扬忽然想起今天和文浩南见面的不快,想起李伟和自己刚才的那番对话,难道李伟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好让文浩南有足够的人手找到赵天才。
文浩南一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是在调查潘强的事情,电话中并没有提及和劫持有关的事。
潘强冷冷道:“别装得像个慈善家,收起你的高傲和狂妄,你们这群太子党,在我眼中,屁都不算一个!这洋妞不错。看样子你还挺爱她,我长话短说,我女人没事,你女人就没事,我女人少了一根汗毛,我就切掉你女人身上的一块肉,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放了丁琳。她跟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关系,冯敬国是我杀的,和任何人都没关系。”
张扬笑了笑:“干妈我相信您,但是浩南认为我在这件事
李伟道:“想让别人理解你,自己首先要坦诚。”
文浩南举起了手,他摇晃了一下手枪道:“妈,你不必害怕,枪里没有子弹!都说张扬的胆子很大,我就是试试看,开个玩笑,呵呵……”他的笑声充满了森森冷意。
张扬点了点头:“你也给我听着,我从没有做过对不起文家的事情,过去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你愿意听也罢,不愿意听也罢,北港的事情你玩不转,我劝你最好远离是非圈,别再让干爸干妈为你担惊受怕。”
李伟盯住张扬的双目:“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你,那天你怎么知道苏菲会被劫持,难道你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文浩南怒吼道:“又是你!为什么又是你?”
李伟道:“对方是个高手,不过找到他应该不难,张扬在京城的落脚点并不多,适合藏匿的地方也不多。”
赵天才道:“京城寺庙很多,根据这两个条件进行排查,未必能够锁定最终的对象。我在途中就开始分析,目前符合条件的共有七家寺院。”
张扬抬起头:“干妈,以后我可能不会经常登门了,您别怪我冷落了您。“文浩南网才的那番话已经深深伤害到张扬的自尊。
张扬道:“上车!”他打开车门,李伟坐了进去。
文浩南拍了拍母亲的手背,轻声http://m.hetushu.com道:“妈,这件事跟您没关系。”
赵天才几乎和文浩南同一时间来到了京城,他过来不仅仅是为了继续窃听文浩南,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将最近搜集到的资料交给张扬,他截取了大部分文浩南和潘强的对话内容,通过后期的音频处理,从中发现了一些线索。
罗慧宁加眼圈已经红了,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兄弟决裂的场面,却终究还是被她看到,她摇了摇头:“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
赵天才道:“可能是设备出了问题,也可能是窃听装置被他发现了。”
张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罗慧宁面前提起这件事苏菲的失踪让罗慧宁极其震惊,作为母亲她自然要为儿子的安全感到忧心。罗慧宁道“你的意思是说,浩南最好离开北港?”望着罗慧宁突然变得迷惘的眼神张扬忽然意识到她可能对自己的建议并不理解,他笑了笑道“我只是认为浩南做事不该如此激进。”
“谁打来的?”
楼梯上传来罗慧宁愤怒的声音:“浩南,把枪放下!”
文浩南道:“妈,能把那天发生的状况对我详细说明一下吗?”
“他误会你,还是你误会他?”
张扬这才重新站起身来。
文浩南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下了两个号码,然后又将电话重新挂上,他不可以就此认输,潘强以为劫持苏菲就能够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他想得太简单。
罗慧宁点了点头:“我明白。”
张扬道:“利用这两个条件进行排查,应该可以锁定目标吧。”
张扬来到罗慧宁身边,并没有坐下,站在那里低声道:“干妈,对不起!”
赵天才来到张扬为他准备的房间,迅速将设备安装调试好,让他惊喜的是,这次很容易就找到了文浩南的通话信号。赵天才呼了口气道:“看来是我们过虑了,窃听装置也水土不服,来到京城得适应一下才行。”
文浩南道:“两条性命和一条性命能不能画上等号?潘强,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文浩南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转向丁琳,丁琳的一双眼眸中闪烁着惊恐的光芒。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我本不想说谎,可是他太卑鄙了,对待卑鄙的人不可以讲究手段,否则我只能被动挨打。”
张扬道:“他领不领情无所谓。关键是我必须要做到问心无愧,干妈因为这件事非常伤心,我必须要帮她老人家分担忧愁。”
“她睡了,我看你现在并不适合打扰她。”
张扬点了点头:“好吧,你自己小心。“他顾不上多做解释,匆匆上了汽车。
文浩南道:“我跟你不一样,我做事但求无愧于心,我不像你,不像你这般圆滑狡诈,不像你这样不择手段,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朋友,可以欺骗亲人。”
文浩南心中暗忖,当时潘强给自己打了威胁电话,难道他也打给了张扬?这件事似乎没有可能。苏菲对张扬而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潘强和张扬之间也似乎没有太多的交集,他怎么可能找上他?
潘强怒道:“你是警察。”
文浩南道:“你放了她,自首,我会帮你向法官求情。”
张扬道:“干妈,北港的情况并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所以改变也无法一蹴而就,我早就说过操之过急只可能解决一些表面上存在的问题,无法将罪恶和弊端根除。”
潘强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文浩南带着丁琳已经在前往京城的途中。
罗慧宁的情绪非常低落,苏菲是和她一起的时候消失的,所以她将责任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看到儿子回来,罗慧宁黯然道:“都怪我没有照顾好苏菲。”
文浩南道:“我可以选择随时不再做警察,而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罗慧宁充满伤感道:“你们都给我坐下!”
文浩南看出母亲现在的精神状态并不好,让她先回房去休息,他把李伟叫来,询问当天的详细过程,李伟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赵天才道:“根据声波的波谱分析,我已经初步估算出了距离。距离寺院大概有一千五百米左右,木材加工厂大约八百米的样子。”
现在的文浩南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平静道:“潘强,你给我记住,如果苏菲出了任何差错,同样的事情就会出在你女人身上。”
张扬抿了抿嘴唇:“我想,我这次让她失望了。”
张扬道:“我来看干妈!”
张扬道:“我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