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3章 豁出去

李伟望着文浩南。
这个世上很多事都很奇怪,就像张扬和文浩南的关系,张扬本以为他们就算成不了朋友也不会变成敌人,但事实证明他错了,无论他愿不愿意,文浩南已经将他视为敌对的一方,而且对他的仇恨出人意料的强烈。
章碧君从张扬的表情中看出他一定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轻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或许我能够帮助你。”
文浩南指着赵天才道:“我先让你缓口气。”他示意手下将赵天才的嘴巴捂上,这才接通电话:“喂!”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说出来听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
潘强疯狂笑道:“有种你就开枪,我要是死了,你女人就得给我陪葬!”
章碧君道:“世纶,我有些厌倦了,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何必再搞这些事情?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文浩南的电话再度响起,他拿起了电话。
张扬道:“我今天找你,是想你帮我一个忙。”
男子抽了一口雪茄,忽明忽暗的烟火勾勒出他面部的轮廓,这个人正是薛世纶,他低声道:“这么晚回来?去了哪里?”
两人在道路上翻滚扭打,李伟第一时间从车底的藏身处出来,帮助文浩南一起制住了潘强。
赵天才的被抓足以证明,文浩南已经察觉了自己被监听的事实,他的这次行动可以称得上是将赵天才人赃俱获,如果他坚持对赵天才下手,赵天才很难全身而退。张扬本去找文浩南,可是他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文浩南未必会给自己这个面子。
文浩南道:“车里!”
一段时间没见,章碧君似乎清瘦了一些,不知是不是工作压力过大的原因。
文浩南道:“如果我不去,恐怕就没有救出苏菲的机会了。”他拍了拍李伟的肩膀道:“一定不可以告诉我妈,我不想她为我担心。”
乔梦媛道:“一件小事何必把影响扩大化。”
张扬道:“我没有那么伟大,做不到以德报怨,但是对他,我肯定不会去报复。”
薛世纶笑了笑道:“一条习惯在浑水中生活的鱼,如果把它放在净水里,恐怕连一天都活不了。”
文浩南点了点头。
丁琳在车内拼命摇头,她试图阻止潘强这样做。
潘强咬牙切齿望着文浩南只是疯狂冷笑。
李伟摇了摇头道:“太危险!”
张扬道:“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不要针对我的朋友。”
潘强道:“我想开了,丁琳要是死了,我也自杀,就算痛苦也只是短时间的事情,文浩南,可能我什么都比不上你,但是我比你有种!明天清晨三点,你要是不来我会先挖掉这女人的一双眼睛,你要是敢带其他人过来,我会多送给你她的两只耳朵。”
张扬却知道这个女人很不简单,邢朝晖的失踪,赵军的被杀,丽芙和桑贝贝的先后被陷害可能都和这个女人有着直接的关系。
李伟道:“谈不上谁欠谁,可是在夫人眼里始终将他当成自家人。”
环游世界几乎是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的念想,张大官人现在关注的只是世界上的一部分,在灯下仔仔细细研究者赵天才留下的地图。
进入水泥路面之后失去了车辙的踪迹。
潘强道:“咱们有个最大的区别,我敢杀人,我不怕犯法,你敢吗?”
青云寺和富山木材加工厂之间有一排工棚,早已废弃,张扬逐一踹开工棚的大门,发现其中都是空无一人。
李伟道:“我跟你去!”
张扬回身向寺庙望去,发觉自己距离寺庙大约有三里左右,和木材加工厂的位置刚好形成了一个三角,这里似乎也符合赵天才的描述。可是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建筑物,不,应该有一个,那就是他脚下横跨大河的拱桥。
文浩南道:“彼此彼此,如果你真的在乎丁琳的死活,那么你现在放下手枪。”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张扬约我见面,问我一些事情。”
“我有一个朋友赵天才,听说他已经落在了你们部门的手里,我希望你能够帮他脱困。”
乔梦媛拿他真是无可奈何,小声道:“你闭上眼睛。”
文浩南道:“如果我们都死在这里,苏菲肯定会安全对不对?”
薛世纶摇了摇头道:“目前他对我们还构不成足够的威胁,要是除掉他,很多人都会关注这件事,反而有可能把矛头引到我们的身上,再说……”他停顿了一下道:“童童和他的关系很好,我不m.hetushu•com想童童伤心。”
乔梦媛为他端来了一杯咖啡:“有什么发现?”
潘强激动道:“小琳,你别怕,我来了,我一定会带你平安离开,我一定……”丁琳在他的心中极其重要,否则潘强也不会为她舍身犯险。
章碧君道:“文浩南的未婚妻被人给劫持了,就在滨海展台,看来文浩南把这件事的责任归罪到张扬的身上。”
张扬道:“再困难也得找,只有找到苏菲,才能让文浩南放过天才。”
“别说傻话,到哪儿都活得好好的。”在人前素以女强人著称的章碧君此时表现得小鸟依人。温柔如水。
两人登上自己的汽车各自离去。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现在开始,越早找到苏菲,她越安全。”
张大官人笑眯眯闭上了双目,乔梦媛鼓足勇气蜻蜓点水般在他的嘴唇上吻了一记,却想不到张扬用双臂将她更密实地拥在怀中。不仅仅是身体的紧贴。两人的嘴唇也胶着在一起,张大官人的手抚摸着乔大小姐细腻柔滑的美腿,难以形容心中的快慰。这厮心中的欲望也随着身体某处迅速膨胀起来,他的手刚刚探入乔梦媛的短裙,嘴唇上忽然一痛。却是被乔梦媛一口咬住,一双美眸中如烟似雾,楚楚可怜道:“不要……你……你要去救人呢……”
章碧君叹了口气道:“你心中就只有她一个女儿。”
文浩南道:“乔副主任,你的意思我有些不明白。”
文浩南道:“人都会死,无非是早晚而已!”
文浩南道:“你敢威胁我?”
潘强道:“除非放了我们,可供她呼吸的氧气并不多……如果你们想让她活命,最好放了我!”
乔梦媛道:“其实让罗阿姨出面更合适一些。”
张大官人道:“放开你不是不可以,你必须先亲我一下。”
薛世纶低声道:“我答应你,很快就能够结束这一切,等到那时候,我便放开所有的事情,带着你去环游世界。”说这番话的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薛世纶的目光在夜色中显得格外迷惘。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她和文浩南的这个电话用的是免提,张扬清楚地听到文浩南所说的一切,听到这里,他终于忍不住出声道:“浩南,赵天才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为难他。”
章碧君将头枕在薛世纶的肩膀上,小声道:“这件事你早就知道?”
文浩南用枪口对着潘强道:“我不会让步,你不要痴心妄想。”
李伟道:“你抓住了那个窃听者?”
文浩南照着他的面门又是连续几拳,他掏出手枪,枪口抵住潘强满是血污的面部,大吼道:“我给你一次机会,三,二……”
文浩南摇了摇头道:“在我见到苏菲之前,你休想!”
文浩南又是一棍抽打在他的身上,赵天才连人带凳子摔倒在地上,额角在地面上撞得淤青。文浩南冲上去还想打他,此时他的手机响了。
章碧君接到张扬的电话,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如约前来。
“他让我明天凌晨三点前往富山水库大坝,在那儿和他换人。”文浩南说完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他让我一个人去。如果发现我没有按照约定的条件去做,他就会伤害苏菲。”
张扬道:“我不想再给她添心思了。”
乔梦媛道:“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你监听文浩南在道理上的确不对在先,他因此对你产生怨恨也是正常的。”乔梦媛虽然这么说。可是她心里却没有觉得张扬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事实上,张扬做任何事,她都会站在张扬的立场上考虑问题。
章碧君缓步靠近那个背影,展开双臂从身后抱住了他,面颊紧贴在他的后背上,感受着他身上的烟草味道和那种难以形容的暖意。
薛世纶摇了摇头:“我还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这种劫持人质的事情太过低级,我又怎么会去做?你在怀疑我的智商?”
张扬深思熟虑之后。必须要找到一个熟悉文浩南,同时又认识赵天才的人,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说话必须要有分量,能够引起文浩南足够的重视,他想到了乔梦媛。
提起张扬的名字,章碧君心头一阵火起,她恨恨道:“他对我产生了疑心,留他在这世上早晚都是一个祸害,现在其实是除去他最好的机会,可以将这笔帐随便算在谁的身上。”
文浩南道:“http://www•hetushu•com硬气,至少表现的像个男人。”他的部下凑到他面前道:“文局,这个人怎么处理?”
凌晨三点。夜雨渐渐停歇,一辆军用吉普车出现在富山水库大坝前的道路上。这辆车刚一出现,就已经被藏在林中的潘强发现。
赵天才道:“谁盯你了?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抓我?”
薛世纶点了点头。拍了拍章碧君的手,示意她放开自己,来到一旁的双人沙发上坐下。
张扬道:“文浩南不敢拿天才怎么样!他毕竟是警察,不会胡来。”
乔梦媛并没有绕弯子,开门见山道:“文局,我听说你把我的朋友给抓走了,所以想找你讨个人情。”
潘强道:“丁琳呢?”
乔梦媛望着张扬满脸的沮丧,顿时明白了张扬此刻的心境,她轻声道:“我问问看!”
赵天才的被抓,让张扬感到非常为难,这件事上虽然他的初衷并不是要对付文浩南,可是在对方的解读肯定是另一番含义,尤其是在苏菲被劫的时候,文浩南说不定会给赵天才扣上一顶意想不到的大帽子,赵天才在这件事上是没有责任的,真正的策划者是自己。虽然文浩南仇视自己,但是他现在还不会公然向自己出手,对赵天才他不会有这样的顾忌。
两人的目光冷冷对视着,都感受到对方目光中凛冽的杀机。
薛世纶道:“张扬最近的处境不太妙,宋怀明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文家那边又和文浩南闹得形同陌路,这种状况下,居然还敢出手对付谢家,他所能依仗的就只剩下乔老了。”
如果不是为了赵天才,张扬才不会去找章碧君,这个女人绝不是一个良善人物。自从营救丽芙的事情之后,张扬就和章碧君彻底划清了界限。
文浩南道:“我不想谈论关于他的任何问题,现在我最关心的就是苏菲的安危,刚潘强打电话过来,说要用苏菲和我交换丁琳。”
张扬皱了皱眉头,如果章碧君没有说谎,那么这件事就是文浩南在撒谎,他根本就没有将赵天才送往国安,也就是说赵天才仍然在他的控制之中。
“他不是我兄弟!”文浩南大声道。
文浩南道:“你错了,不是我针对你的朋友,是他先惹到了我的头上,即使你们对我做得这么过分,我仍然不会针对你。公事公办,我已经把赵天才移动到相关机构,不是我不愿意给你面子,是因为事情的决定权已经不在我的手里。”文浩南挂上电话,缓缓走向赵天才,抬起脚狠狠踢中了他的小腹,赵天才因为疼痛,身躯虾米一样躬在那里,不住瑟瑟发抖,但是他仍然强忍疼痛。
在工棚内外搜索了近一个小时,张扬仍然没有发现苏菲的任何踪迹,赵天才标记的地点应该是这一带,但搜索的现实状况却让张扬倍感失望。其中的一间工棚应该有人来过,张扬在工棚前泥泞的土地上发现了车辙,循着这条车辙,他继续向前方搜索,车辙一直延续向富山水库的方向。
薛世纶道:“文浩南只是一个不知深浅的小子,他去北港之后,做事太过激进,遭到报复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文浩南看了看潘强的身后:“人呢?”
走入客厅内,她马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烟草味道。脱去外套,循着这股味道来到了书房前,推开书房的大门。里面并没有灯光,一个高大的身影静静站在落地窗前,正眺望着窗外的夜雨。
乔梦媛道:“这么大的范围,想找一个人非常的困难。”
章碧君来到他身边,伸手将雪茄夺了过来,在烟灰缸中摁灭。小声道:“你啊,少抽点烟,对身体没好处。”
章碧君忍不住笑了:“这世上谁敢怀疑你的智商?”
过去这里的河床早已干涸,因为暴雨的缘故,洪水从山上不停冲刷下来,这条河流才恢复了些许的生命力。桥拱最高点距离下方的水面约有五层楼的高度,张扬沿着桥梁的涵洞逐一寻找,终于在桥梁一端的小小涵洞之中找到了整个身体都被包裹在塑料袋中的苏菲。
李伟将自己此次前来的意图告诉了他:“夫人让我过来帮你。”
潘强低声道:“小琳,不哭,至少我们一家三口人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他低估了文浩南,确切地说,是他高估了文浩南对苏菲的感情,他认为文浩南不敢冒着苏菲被杀的风险向自己出手,事实证明他错了。
潘强狞笑道:“如果不和_图_书让我确认丁琳平安无事,咱们今晚的交易就此作罢!”
文浩南道:“张扬的人,我准备把他送给国安。以间谍罪论处。”
文浩南点了点头,他拿起警棍,一名部下将一摞厚厚的杂志垫在赵天才的胸口,文浩南狠狠抽打了下去。
文浩南道:“照你的逻辑,每个人都是无辜的,那么谁有罪?难不成有罪的是我?你们全都是对的,只有我是错的?”
潘强忽然掏出了手枪,瞄准了文浩南的额头,吼叫道:“带我去见她!”他掏出手枪的刹那,文浩南以不次于他的速度拔出了手枪,瞄准了他的胸口。
乔梦媛道:“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什么事还是说在明处的好,有人看到你的人带走了赵天才,他犯了什么罪?”
乔梦媛道:“文局,能放了他吗?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不是为了张扬,乔梦媛才不会放下矜持去求文浩南。
雨小了许多,章碧君开着奔驰车在雨夜中来到了京郊的一处别墅,她直接将车驶入了地下车库,取出智能卡。开启了电梯,从地下室的电梯直接来到了一楼。
张大官人道:“这是我的优点。”
文浩南道:“我问你话的时候,你最好老老实实回答,现在告诉我,是不是张扬指使你干得?”
文浩南叹了口气道:“梦媛,不是我不愿意给你这个人情,而是人已经不在我这里了,这件事涉及到国家安全,我将他已经移送了国安部门,现在事情的决定权并不在我的手里。”
张大官人暗叹,现在是说什么都晚了,他本以为窃听的事情做得想当隐秘,文浩南不会发觉,可终究他还是在展会上露出了破绽,文浩南并非寻常人物,发现了蛛丝马迹,从而沿着这条线一直找到了香山别院,将赵天才来了一个人赃并获。
潘强望着文浩南,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惧,他旋即又笑道:“你不敢,这么短的距离你不敢!”
乔梦媛嗔道:“你无耻!”
李伟有些无奈地看着文浩南,低声道:“浩南,有些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文浩南眯起双目,他的手放在腰间的手枪上。
张大官人这会儿神智方才清醒了一些,依依不舍的收回自己的魔爪:“那啥……我怎么感觉我才是需要被救赎的那个呢?”
潘强道:“文浩南,我是一个贱民,我的命不值钱,我是瓦片,你是瓷器,所以你最好不要把我逼急了,明天清晨三点,你一个人过来,如果我发现你敢带帮手前来,我会杀了她,她不但是你的未婚妻,还是法国人,如果她死了,会不会造成国际影响?”
如果在过去,或许张扬会求助于罗慧宁,可是今天文浩南的那番话还是伤及到了他的自尊,他能够走到今天,虽然和文家对他的关照有一定的关系,但是很大程度上还是依靠他自己,张扬并不认为自己欠文家的,他和文家的关系始于罗慧宁,在他心目中罗慧宁和自己的母亲无异,他愿意为罗慧宁做一切事情,从没有考虑过回报的问题。但是今天他意识到,无论自己为文家做什么,自己始终只是一个外人,他发现自己出于善意的行为并不被他人了解,甚至连干妈罗慧宁也对他的行为产生了一些怀疑。张扬给罗慧宁下跪的时候,在潜意识中已经和文家划分了界限,如无必要他是不会再去求助于文家的任何人,包括干妈罗慧宁在内。
乔梦媛道:“我感觉你还是离他远些好,他对你非常的仇视,这种怨恨应该不是因为一件事。”
赵天才闷哼一声,胸口压榨般的疼痛让他感觉肋骨就要断裂,还没等他缓过劲来,又是一棍砸了下来,两肺中的空气似乎在短时间内全都被压榨了出去,眼前金星乱冒,他拼命张大了嘴巴想要呼吸空气,过了好半天方才缓过气来,喉头发出一声怪异的鸣响,然后剧烈咳嗽起来。
乔梦媛听他说完。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这次是专程前来给展会捧场的,却想不到你是为了改善和文浩南的关系而来。”
摩托车在距离文浩南五米处停下。车手翻身下车。文浩南一眼就认出来人正是丁琳的司机刘新生,也就是劫持苏菲的潘强。
薛世纶呵呵笑道:“文家在搞哪一出?兄弟阋墙,手足相残吗?”
李伟道:“夫人不想苏菲小姐出事,这方面我有些经验。”
李伟道:“有没有考虑过,夫人最不愿意看到你和张扬兄弟反目的情http://m.hetushu.com形。”
潘强道:“她会饿死!不,她会气闷而死,如果我一个小时内不回去,她就会因为缺少空气而活活闷死。”
晚上八点,在这间名为四季花的茶社中,张大官人静静期待着章碧君的到来。
文浩南冷冷打断潘强的话:“旅行包里全都是炸弹,只要我摁下这枚遥控器,她就会随同汽车一起被炸得灰飞湮灭。”
“什么时候开始?”
文浩南道:“把人和赃物全都送到国安,他们会以间谍罪起诉他。”
乔梦媛在他的身边坐下,轻声道:“还能化解吗?”
张扬道:“让我不爽的事情很多,你说得究竟是哪一件?”
张扬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应该在京郊富山一带,天才在上面做了标注。”
张大官人苦笑道:“只可惜事与愿违,我们之间的关系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变得越发恶劣了。”
乔梦媛望着张扬的目光中现出几分柔情,和张扬相处的时间越久,就会发现他身上的闪光点越多,当然这厮的花心多情除外。
“你不在乎她的死活?”潘强怒吼道。
“可你却把他给卷了进来,文浩南把他抓住,现场又找到了监听设备,张扬啊张扬,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香山别院什么地方?是天池先生留给你的宅子,是你每次来京都必然要去的地方。他发现被你监听,去那里搜查再正常不过。”
乔梦媛和他分开了一段距离,螓首低垂,娇羞无限,目光盯着自己的脚尖儿,小声道:“你多加小心……”如果不是她被张扬骚扰的娇羞难耐心神慌乱,一定要坚持跟张扬一起前去。
张大官人淡然笑道:“没什么大事,看来是我搞错了。”他起身向章碧君告辞。
章碧君道:“他的一个朋友被文浩南抓走了,文家小子推说把那人送到了国安,其实跟我们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
这个电话是乔梦媛打来的,听到乔梦媛的声音,文浩南马上就联想到了张扬。
章碧君在张扬的对面坐下,表情从容而不迫,她微笑着点了一杯红茶,然后目光投向张扬道:“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主动找我。”
文浩南扬起枪托狠狠砸在他的嘴巴上,潘强的一颗门牙被砸得脱落下来。
文浩南点了点头,他带着潘强来到吉普车前,拉开了车门,潘强向里面望去,果然看到丁琳就坐在车内,一只手被铐在靠窗的把手上,她的身上背着一个黑色旅行包,嘴巴被胶带封住,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
赵天才摇了摇头:“不知道!”
张扬道:“我监听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文浩南最近的行动非常奇怪,而且明显在针对我,我必须要掌握他的一些事,我并不是想对付他,而是想提前防范一下。可是,没想到恰恰听到了他和劫匪的对话。”
张扬知道真正的原因,他笑了笑道:“没办法,我冷静想了想,我们之间搞成这个样子的确不能都怪他,我做很多事也欠缺考虑,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一点点的不满积累久了,终于形成了一座火山。”
文浩南呵呵笑道:“赵天才!乔副主任,我还真不知道你们是朋友,他在我的手机上安装窃听器,非法窃听国家公职人员,这似乎已经违反了国家安全法。”
从潘强的目光却已经看出他在犹豫。
章碧君道:“组织并不只有我一个部门,你等一下,我打听打听有没有这件事。”她当着张扬的面打了一个电话,国安虽大,可是调查出一个人并不难,章碧君很快就确认了消息,她向张扬道:“没这回事,我问过资料中心,最近一个月内都没有叫赵天才的人被我们控制,你是不是搞错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不担心丁琳母子的死活?”
章碧君选择和他一起离去,走出茶社门外的时候。章碧君道:“张扬,我听说你在京城遇到了一些麻烦?”
潘强低沉的声音响起:“明天上午富山水库,我会带着你的女人去那里交易,你把小琳带来。”
张扬对乔梦媛出面解决这件事的把握也不大,他真正的用意是想通过乔梦媛查探一下文浩南的态度。在乔梦媛面前,张扬并没有做任何的隐瞒。将自己遇到的麻烦全都和盘托出。
乔梦媛道:“你想用苏菲去换赵天才?”
文浩南很不客气地打断了李伟的话:“如果你的目的是过来为他说好话。那么,你可以就此打住了,我承认张扬的确为我们家做过一些m.hetushu.com事。但是他是有目的的,我们文家也不欠他的,如果没有我爸妈的帮助,他哪有今天的成就?”
乔梦媛无意中流露出的柔情,却被张扬准确无误地捕捉到,张大官人绝对是个善于抓住时机的主儿,这厮的情商要远远超过他的智商,他一伸手,将乔梦媛的纤腰揽住,拥入自己的怀中。乔梦媛被他抱住,明明知道应该挣扎,可就是一丁点儿力气都没有,俏脸绯红道:“你放开我。”
潘强根本不给他说狠话的机会,果断挂上了电话。
就在此时,忽然发出噗!地一声轻响,从车底射出了一颗子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了潘强右脚的足踝,潘强闷哼一声,他的身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文浩南豹子一般窜了过去,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将潘强摁在了地上。
文浩南道:“我说过,交易的事情我来定。”
“你说吧,咱们是一家人,没什么好瞒的。”文家上下谁也没有将李伟当成外人。
薛世纶搂住她的肩头,低声道:“这小子找你干什么?”
薛世纶道:“对待自己的儿女,我都是一视同仁。”
李伟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劝说下去,他知道自己就算说得再多。也是白费唇舌。
李伟道:“苏菲应该就在附近,浩南,我马上通知人手对这一带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或许会有发现。”
李伟道:“张扬其实并不欠文家什么,当年他救过小姐。当年你爸妈去欧洲出访的时候,也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了他们,你爸当年生病也是他……”
军用吉普车在约定地点缓缓停下,文浩南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大坝上空无一人,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听到了摩托车引擎响起的声音。一辆山地摩托车由远及近向他的方向驶来。
文浩南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
李伟低声道:“他真的这么说?”
乔梦媛道:“苏菲被劫持的那一天,我也感到非常奇怪,你怎么会未卜先知,想不到居然是这个原因。”
文浩南将潘强铐好,推入了汽车内。
打来电话的是李伟,他已经来到文浩南所在的地方,文浩南来到门外,看到李伟站在军用吉普车前,他向李伟笑了笑,笑容非常的牵强,以他此时的心境的确有些笑不起来。
李伟道:“你打算怎么做?”
文浩南愤愤然来到赵天才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头发,盯住他的双目:“你们这些人串通起来害我?串通起来害我?”内心中积压的怒火在此刻突然爆发了起来,照着赵天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赵天才在他的殴打下痛苦地在地上辗转。直到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文浩南方才暂停了他的暴行,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走出门去。
李伟阻止文浩南继续疯狂下去,他向潘强道:“苏菲是无辜的,你也不想害死一条无辜的性命对不对?”
潘强用头撞向文浩南,文浩南一记重拳狠狠砸在他的面门上,打得潘强满脸是血,然后抓住他的衣领怒吼道:“苏菲在哪里?”
文浩南冷冷看着赵天才:“盯了我多久了?”
丁琳望着满脸是血的潘强,双目中涌出两行晶莹的泪珠儿。
潘强道:“你先解除她身上的炸弹!”
文浩南冷冷道:“我从没有将他当成一家人,李伟,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正直热血,你不要被一些表象所迷惑。”
文浩南抿起嘴唇道:“我自己可以解决。”可能是因为这两天过于操劳的缘故,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文浩南道:“我警告你……”
山道之上两盏灯光在缓慢游移,直到灯光靠近他的时候,潘强方才放下了望远镜,他仔细观察过周围的情况,除了这辆军用吉普车之外。并没有其他车辆前来,看来文浩南还算信守承诺。
文浩南笑道:“这世上没有我不敢做得事情,潘强,现在把苏菲给我交出来!”
文浩南道:“事不关己,再大的事都是小事,如果你的一举一动都处在别人的监视下,毫无诚信可言。相信你也不能这样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张扬让你找我的吧,帮我转告他,这件事我无能为力,做事之前就要考虑到后果,可能没这必要,如果我没猜错,他就在你身边对不对?”
章碧君笑了笑道:“没事就好,我一直认为你是个豁达的人。”
张扬道:“这世上根本没有未卜先知的事情,赵天才是我的好朋友,当年和我一起在美利坚出生入死。这次的事情他只是给我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