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4章 嫌疑

所谓最好的房间,无非是不到十平方的一间小黑屋,只有一个气窗,还装满了铁窗棂,房间内有一张草绿色的行军床,张大官人好歹是国家干部,警方并没为难他,只是限制了他的自由。
张大官人第一时间扯开了塑料袋,苏菲的头颈部被包裹在塑料薄膜中,和她一起被包裹在其中的还有一个氧气袋,里面装着够她一个小时呼吸的氧气,现在剩余的氧气已经微乎其微,苏菲的手脚被缚,而且她处于昏睡状态中,如果张扬没有及时赶到,那么她肯定会在睡梦中死去。
乔老的意思是将这块翡翠还给张扬,这么贵重的礼物他可不能收。
文浩南和李伟已经驾车离去,显然没有帮助张扬解释的打算,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跑来救人,居然被人当成了嫌犯,如果他想走。就算在这十几个人的枪口下,他一样可以从容逃走,但是他显然没那种必要。身正不怕影子斜。谁也不能把自己没做过的事情硬扣在他的头上。
张大官人如果想走,房门和窗棂是拦不住他的,不过这会儿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外面又在下雨了,既来之则安之,好好休息一会儿,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
乔梦媛跟着张扬来到房间内,看到张扬居然在这样的环境下呆了一整夜,乔梦媛的眼圈不由得红了,她小声埋怨道:“你为什么不解释清楚?这件事根本就和你没有关系,平时你伶牙俐齿的,现在为什么不说?”
文浩南看了看张扬所在的这个房间。想起不可一世的张扬昨晚被关在这里一夜,这厮的内心中居然感到了一丝快慰,不过只是暂时的。他很快就回到了现实中。想起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如果不是束手无策。他说什么都不会过来和张扬见面。
李伟有些同情的望着张扬,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他也没说话,紧跟文浩南离去。
潘强那边的审讯也有了初步的结果。他并不知道张扬也出现在富山,从间接上证明了张扬的清白。
任正浩道:“乔小姐,我们只是执行命令,调查情况,我们也没说张书记犯罪啊!如果张书记能够把昨天的事情说清楚,我们早就让他走了,可是张书记什么都不愿意说,我们只好……”
张大官人也表现的颇为合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只管问,我一定尽力配合。”这不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是张扬的确没有和警方闹翻的必要,今晚的事情的确对他有些不利,张大官人这会儿都在默默地梳理头绪。
张大官人被晾在那里,心中颇不是滋味。他环视四周,那十几名警察仍然用枪口指着自己,张扬怒道:“你们干什么?我是来救人的,都他妈用枪口对着我干什么?”
乔梦媛道:“还好意思说,昨天我找了你一晚上,最后才知道你被公安和_图_书给抓起来了。”
李伟道:“张扬应该是过来救人的。”
乔梦媛道:“文浩南为什么不把事情说清楚?”
张大官人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好,好啊!我不会让你们难做的,我只有一个要求,给我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我有些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张大官人起身向门外走去:“文家的子女人品还不至于如此龌龊!”
文浩南道:“我来找你为了苏菲,你想要什么?”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头,递给他一瓶药膏:“洗个澡,把受伤的地方好好擦擦,回头我请你喝酒去去晦气。”
张扬道:“你想我帮忙唤醒她?”张大官人的语气中没有任何惊奇的成分。
还好乔老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谈下去,他轻声道:“我听说你和薛世纶联手做局,给了谢家小二一个教训?”
任正浩整理了一下文件:“张书记,有件事我必须要向你说明,在这件事明朗之前,我们准备暂时留你在这里做客,随时配合我们的调查。”
文浩南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答应你。”
张扬小心问道:“这件事没给您老人家添麻烦吧?”
张扬道:“这证明不了什么,任队长,我很欣赏你一丝不苟的办案精神,但是,我和这件劫案没有任何关系,你把文浩南叫来,我向他当面解释。”
张扬道:“刚巧我也想说同样的一句话,一直以来,我都想找机会和你好好谈一谈,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环境下谈话。干爸干妈对我一直都很好,我很感激他们,无论你怎样看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我还是要对你说,我和他们之间只有亲情,不存在利用。”
张扬道:“还好!”
文浩南冷冷望着张扬:“要挟我?”
为首的那名警察道:“你必须跟我们回去调查。”
文浩南目光中燃烧起愤怒的火焰,他开始后悔来这里一趟。
任正浩摇了摇头道:“张书记,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联系方式,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李伟开车的时候悄悄从后视镜看了看后方的文浩南,苏菲在他的怀中睡得很熟。文浩南轻轻抚摸着她金色的秀发。
赵天才在两个小时后被送到了国贸会展中心,这两天他也没少遭受折磨,看到他因为自己而受到磨难,张大官人颇为内疚。反倒是赵天才自己表现得颇为乐观,他笑道:“我还以为这次要被当成里通外国的特务给抓起来呢,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嘈杂的脚步声接连在头顶响起,张大官人马上意识到有人来了,而且成群结队,根据脚步声判断,至少要在十人以上。从外面
张扬笑道:“乔老,送出去的礼物哪有再收回来的道理,再说了,当时我买下这块石头没几个钱,难道知道里面包裹的全都是翡翠,我还要把多余的钱退给那个石头贩子吗?”
m•hetushu•com文浩南冷冷道:“我不在乎你怎么看我!”
张扬自信满满道:“不是要挟,是谈判!如果我想对付你,手段多得是,不管是论文还是论武,我不会败给你。”
文浩南露出鄙夷的一笑:“你对我说这些有必要吗?”
“据我说知,苏菲就是在你们滨海保税区展会现场被劫持的。”
张扬将她脸上的氧气面罩扯掉,探了探她的鼻息,又摸了摸她的脉搏,确信苏菲的生命体征平稳方才放下心来,她现在昏迷想来应该是被注射了催眠剂之类的药物。
文浩南道:“这个人做任何事都有目的,我对他的事情不感兴趣,他想做什么,去向警察解释吧。”
张扬微笑道:“根本没那必要,清者自清,我没做过的事情,谁也不能硬赖到我头上。”
张扬背着苏菲刚刚出现在桥面上,就被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团团围住,几乎就在同时,文浩南和李伟驱车赶到。
“谁告诉你的消息?谁能帮你证明?”
张大官人一直睡到清晨九点,任正浩过来开门,告诉他有人过来探望他,张大官人打了个哈欠,走出门外,看到乔梦媛就站在那儿。
文浩南道:“他既然能够找到这里,就证明他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告诉我,他想逞英雄,想独自一人把苏菲救出来,再次充当我们文家的恩人,让我不得不承受他的恩惠,呵呵,只可惜,我不需要,无论有没有他的出现,我一样可以救回苏菲,他不是什么救世主!”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我又不是罪犯,他们抓我干什么?任队长好心留我在这里睡觉,这一觉睡得蛮香的,就是床小了点。”
张扬道:“你放心,无论你怎么看我,我都不会把你当成仇人,赵天才是我的朋友,这次是他给我帮忙,责任本不应该他去承担,在某种意义上,他还是苏菲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分析出了苏菲可能的位置,我不会及时找到她,昨晚那种情况,再晚上一段时间,苏菲就会窒息而死,神仙也无能为力。”
任正浩有些尴尬道:“乔小姐,你不要误会,我们并不是专门针对张书记,而是我们的工作程序从来都是这样,对任何人都是一视同仁。”
乔老哈哈笑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只是感觉有趣得很。”
乔老意味深长道:“我刚听说你和怀明的女儿闹了点别扭,如果想换个环境,我可以帮你。愿意的话,你和梦媛可以一起离开。”乔老的话说得非常隐晦,但是意思表达的非常明确,他已经将张扬视为孙儿女婿的绝佳人选,过去他不愿提,因为张扬有未婚妻,现在他们既然解除了婚约,乔老自然而然要为自己的孙女多考虑一些。
任正浩的态度还算客气:“好,我让他们准备一间最好的房间给你。”
李伟没说话,他刚才也没有为张扬和-图-书说话,原因很简单,在感情上他首先要站在文家的立场上。文浩南没开口,如果自己出面,那么肯定会让文浩南心中不快。
任正浩道:“事情正在调查中,我看张书记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些时间。”他的态度始终很客气。
张扬笑道:“你不会怀疑我和这起劫持案有关系吧?”
任正浩笑道:“其实用不了这么久的时间,劫犯已经被抓住了,只要他那边的审讯结果出来,就能够确认张书记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了。”
任正浩道:“我在尝试搞清事情的真相,在真相明了之前,我有权怀疑一切。”
张扬笑道:“梦媛,你别生气,这件事和任队长没有关系,事情肯定能查清楚,任队长也是按照章程办事。”他向任正浩道:“据我说知警方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只能扣留嫌疑人24小时,最多呆到今天晚上我就能获得自由了,任队长,我说得对不对?”
张扬道:“能有这样和你单独相对的机会很难得,能让你心平气和的听我说话更是难得。”
张扬笑了笑,他望着文浩南的双目道:“很多事我不想解释,我说了也没用,就像昨晚,所有人都知道我出现在那里是为了救人,可偏偏就没人愿意为我说一句话,很多时候,你做好事,别人未必领情,我本以为咱们之间就算成不了亲如一家的兄弟,也不会反目成仇,可现在看来,我的判断并不正确。”
乔老听到这句话,顿时眉开眼笑道:“好,有道理,有道理!”
张扬道:“既然我不是嫌犯,那么,我们两人去房间里说几句话你不反对吧?”
张扬笑道:“或许他有他的想法,不过他应该不会一走了之。”乔梦媛望着张扬信心满满的笑容,不知道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张大官人忽然意识到,这群人出现时机有些不巧,他不敢贸然现身,大声道:“我找到苏菲了!”他之所以这样喊,一来是告诉上面的人自己的位置,还有一个原因,张大官人是在通过这种方式表明自己的清白。虽然他是专程前来营救苏菲,可现在谁能给他证明?张大官人必须先明示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张扬笑道:“只能怪他自己太贪心。”
张大官人解释不清楚,他总不能告诉这帮警察,他是通过窃听文浩南和潘强的对话,才分析出潘强可能吧苏菲藏在了哪里。文浩南一言不发的离去,等于将难题都扔给了自己,如果张扬照实说,等于承认他窃听了文浩南的电话,可是如果他不说实话,他又解释不清楚自己因何会出现在现场,张大官人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想了想方才道:“我收到消息,潘强在这附近出现,所以我就过来寻找。“
乔梦媛道:“现在查清楚了没有?他能走了吗?”
乔梦媛脾气向来很好,可是看到张扬被警方和-图-书无辜扣押,心头就再也按捺不住怒火,她可以自己受委屈,却见不得张扬受半点委屈,只有深深爱上一个人,才会对他如此在乎,才会因为他遭遇到任何的不公而愤怒。
张扬笑道:“你怎么来了?”
张扬道:“您老要是真不喜欢就送给梦媛做首饰,以后留给她做嫁妆呗!”
张扬道:“既然咱们成不了朋友,还是把关系搞得现实一些。苏菲的事情很好办,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个前提,你必须释放赵天才。”
张扬道:“找我有事?”
张扬微笑点了点头,乔梦媛起身道:“我出去等你,顺便帮你办好离开这里的手续。”
赵天才笑道:“我才不想喝酒,现在最想的就是好好睡上一觉,从被他们抓走到现在,我都没有合过眼,这帮警察折磨人还真有一套。”
乔梦媛有些不满地瞪了任正浩一眼:“任队长,张书记犯了什么罪啊?你们警察也不能随便扣人啊?”
乔老点了点头:“人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考虑清楚,搞不清自己的位置,就容易犯错误。”
即便是知道张扬昨晚是前往那里营救苏菲的,文浩南对他恶感仍然没有转变。他语气严肃道:“张扬,我需要和你谈谈。”
文浩南道:“无论你出不出现,我们的人都会找到苏菲。”他始终不愿承认是张扬救了苏菲。
张扬道:“她没事,应该是被人注射了催眠剂。休息一段时间就会醒来。”
乔梦媛始终都没有离开,张扬遇到麻烦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必须要和他站在一起,她甚至已经考虑过,在必要的情况下,她可以去求爷爷帮忙。
乔梦媛却羞得俏脸绯红,起身道:“张扬,你别拿我开涮,我出去有点事儿,你们两人聊。”她匆匆逃避。
张扬舒了口气。
张大官人被带到了富山分局,负责这次行动的大队长任正浩对他进行了讯问,在证实了张扬的身份之后,任正浩的表情稍稍缓和下来,他让手下人给张扬倒了一杯茶:“张书记,我们让你过来主要是有些事情搞不明白。”
张扬道:“你们没有看到涵洞里的氧气袋?如果我再晚到达那里一会儿,她就可能窒息死去,你们虽然到达了桥面上,可是从桥面到涵洞,等你们发现她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我是去救人的,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张扬道:“你准备扣留我?”
张扬道:“你让针灸师刺她玉枕风府两穴,就能够将她唤醒。”
张扬道:“这样吧,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你们,如果你们需要了解情况的时候可以随时找我。”
乔老将他们叫回来有几件事情,其一是张扬送给他的那块石头,里面居然是一块价值不菲的翡翠,成色极佳,按照现在的市场估价也要在数千万,如果雕成工艺品,可能价值更高。
文浩南看到他平静的表情甚至认为苏菲之所以沉睡至今,或许是张扬做了http://m.hetushu.com手脚。
张大官人一颗心怦怦直跳,乔老该不是要当月老,亲自撮合他们两个吧?如果真的这样,张大官人还不知应该如何应对呢。
文浩南道:“你不怕我反悔?”
张扬将苏菲交给了文浩南,文浩南将苏菲横抱在怀中,大声道:“马上叫救护车!”
赵天才走后,乔梦媛向张扬道:“刚才我爷爷打电话过来,让你跟我回去一趟。”
任正浩心说按照规章制度肯定是不允许的,但是乔梦媛的身份他清清楚楚,即便是张扬,他也不敢轻易得罪,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
乔老微笑望着孙女的背影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梦媛的确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
乔梦媛一听就火了:“任队长,我们国家是讲究法律的,仅凭着你的一句话不可以随便扣留一个国家干部,张书记昨天是去救人,这一点我可以给他证明,你们怀疑什么?要不要把我也当成同案犯一起扣留起来?”
文浩南道:“如果不是我妈坚持,我不会来找你。”
文浩南并没有猜错,张大官人在将苏菲交给他之前,悄悄点了苏菲的昏睡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张扬必须要留有一手,文浩南昨晚不顾自己而去,根本是将所有的麻烦都抛给了自己,更何况赵天才还在他的手中。
张扬道:“无所谓,我只有这一个条件。”
文浩南道:“苏菲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文浩南冷冷扫视了张扬一眼。他没有询问张扬因何会出现在这里,接过苏菲快步走向吉普车。
文浩南低声道:“我知道!”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是不是感到奇怪,我刚才为什么不替他说话?”
任正浩笑了笑道:“如果你这么认为,我也不反对。”
乔老端起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道:“你在滨海干得顺心吗?”
乔老道:“我喜欢的是石头又不失翡翠,你送了一件我不喜欢的东西做什么?”
李伟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任正浩道:“你是怎么得知苏菲就被藏在拱桥的涵洞里?又是怎样抢在警方找到她之前先找到了她?”
张扬并没有强行唤醒她,取出刀子,切断了绑住她手脚的绳索,抱起苏菲正准备离开这里,忽然听到头顶传来车轮碾过的声音,接着是一阵急促的刹车声。
张扬道:“京城私家侦探很多,只要给钱很多事都可以办成。”
乔梦媛道:“我现在就要带他离开,出了任何问题我来负责。”
文浩南在当天上午十一点左右过来找张扬,苏菲直到现在还处在昏睡之中。他找医生看过。医生也说苏菲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谁也不清楚她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文浩南迫不得已才过来找张扬。
张扬道:“好!”
任正浩道:“张书记,你这样的回答很难让别人满意,我希望你能认真回答我的问题,这对你自己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