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5章 随园夜话

安德渊笑道:“张先生,真想不到袁先生所说的朋友就是你啊!”
赵柔婷笑了笑:“他给公司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这种人我怎么可以将他继续留下,已经把他辞退了,以后他和公司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张扬笑道:“乔老,我在滨海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我的个人感情上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我相信感情的事情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袁芬奇笑道:“我只是谈谈自己的看法,还望这位小姐不要介意。”
张大官人乐呵呵站起身来:“我当是谁这么大的气魄,原来是我们的袁大画家。”
顾养养道:“我听人说,随园本是凶宅,想逢凶化吉,不仅仅要找风水先生来破,还要找一个能镇得住煞气的主人。”
顾养养收拾好了画具,张扬陪着她回到她的小小四合院,顾养养先洗净双手,为他泡了一壶茶,打开了客厅的电视,向张扬道:“你先看会儿电视,我去换衣服。”
张扬道:“有没有方永同的消息?”
两人谈笑间已经来到随园的大门前,却见袁芬奇在门前等待。看到张扬和顾养养到来,袁芬奇快步走下,向张扬伸出手去:“张书记,你来了!”
张扬道:“赵总爱信不信,天下这么大,名医这么多,赵总可以再找别人问问。”他说完礼貌地笑了笑,端起酒杯回到顾养养的身边。
徐建基笑道:“不算晚,我们哥俩正在聊点私事呢。”
张扬道:“这句话听起来容易。可做起来似乎没那么简单。”
张扬道:“这张药方开得有些问题,药物的搭配没问题,可是对你的身体却是有害无益,橙汁是酸性,你若饮下会和其中的两味药物综合反应产生毒素,更是对你百害而无一利。”
张扬笑着跟他握了握手道:“你还是叫我名字听起来更舒服一些。”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只要不被抓进监狱,在哪儿不是一样的潇洒自在?就算别人不知道他在哪里,他的那个私生女何雨蒙一定知道,如今何长安的产业大都交给了她,真不知道她有没有能力撑起来。”
晚宴并非是主题,主题是笔会,院子里摆了四张书案,四位当代名家率先下场,挥毫泼墨,各自精彩。张扬和顾养养来到袁芬奇身边,看到袁芬奇画了一幅山鬼,张大官人对他的画早就不陌生了,不过袁芬奇现在的画比起过去更加的抽象,与其说是画面,还不如说是两个象形文字的组合,用墨也不讲究任何的变化,已经偏离了中国画的味道,或许这就是他追求的大道至简,大巧若拙的境界。
顾养养实话实说道:“这鹰画得真是不错,神韵气势抓得非常准确,安先生一定在这方面下过苦功。”
张扬道:“吃还不如不吃。”
周兴国叹了口气道:“生意场跟酒场密不可分。”
张扬笑道:“如此说来。我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这种事情乔老是不会直接点透的,他指了指那块翡翠道:“你刚才的提议不错,这块翡翠我送给梦媛了,你帮我找个好点的工匠,用这块翡翠做几件饰品,给我的乖孙女儿当嫁妆。”这话等于完全挑明了。
张大官人一听不乐意了:“我说老大,你忒不厚道了,我这心口还在滴血呢,你居然又往我的伤口上撒盐。”
赵柔婷道:“你知道我生得是什么病?”这会儿她方才从刚才的震骇中渐渐恢复了常态。
张大官人心中暗暗发笑,这会儿她跟自己说以和为贵了,早干什么去了?如果不是谢坤举主动挑起事端,何至于闹到现在这种地步,事情是你们两口子挑起来的。吃亏了,现在知道后悔了,懂得以和为贵了,是不是有点晚了,再说了玩或不玩你们说了不算,决定权在我这里。
赵柔婷看到远处丈夫正向自己看来,她向张扬礼貌一笑道:“张先生。失陪了!”她将空杯放下,随手拿起了一杯橙汁准备离去。
张大官人有些不满地抬起头来,却发现这人竟然是袁芬奇,常海心的表弟,袁芬奇也在同时认出了他,惊喜道:“张扬,你怎么在京城啊!”
通过最近发生的几件事,赵柔婷对张扬已经了解不少,面对张扬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昔日的轻视和鄙夷,淡淡笑了笑道:“想不到张先生的书法这么好。”
查晋北对这块翡翠的质地也惊叹不已,听张扬说完他得来翡翠的经历,不和_图_书由得感叹道:“有些人就是天生财运,你要是去经商,恐怕就没我们这些人什么事情了。”
张大官人笑道:“不是,她是顾养养。前两天在展会上被人打伤的就是她。”
绕过照壁,来到随园的前花园,花园虽然不大,但布置得非常精巧,最吸引人目光的要数花园中心的一块奇石。奇石嶙峋多孔,上面用大红绸缎缠绕。
顾养养听说过袁芬奇的名字,知道他新近在画坛上很红,也停下绘画道:“袁大师,指点指点!”
周兴国把玩着酒杯:“本来我那边一摊子事儿,可又不能不回来,张扬啊张扬,我之前给你打电话都没用啊,你到底还是跟谢坤举两口子对上了。”
查晋北看到这小子矢口否认,不由得笑道:“这话不是我说得。整个京城商界,最近都在谈论你们做得这件事。”
赵柔婷默然不语,知道她得病的人并不多,一直以来她和家人都严守这个秘密,张扬应该不会知道,看来他的确懂得一些医术。
张扬道:“这世上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主动帮赵柔婷拿了一杯酒,向她举杯示意,两人共同喝了一口酒。赵柔婷望着远处的顾养养道:“那女孩儿是你女朋友吗?真漂亮!”
顾养养格格笑道:“我和你的看法相同。”
直到七十年代初。一帮热血方刚的年轻人对这座园子进行了拆除,所谓什么破四旧,可在拆除第一间房的时候。房屋忽然就塌了,砸死了三名红卫兵,此时随园过去的故事才有被人翻起。结果越穿越邪乎,谁也不敢到这里来破四旧了。这也是随园能够经历十年浩劫而得以保存原貌的主要原因。
八十年代初一位香港商人将这里买下,不过一直都是房门深锁,都知道随园里面很美,可是这里并不公开向外开放,后来这一带变成了画家村,有人慕随园的美名,三名学生从墙头翻入随园写生,又不明不白又淹死了一个。自此以后随园的凶名越传越盛。
顾养养笑得越发开心。
张大官人对这位温柔可人的小姨子也是颇为怜爱,看到时间差不多了,顾养养锁上房门,和张扬一起向随园走去。
张扬向顾养养道:“如何?”
周兴国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也基本上搞清楚了,谢坤举两口子跟你没什么宿怨……”
张大官人是个无神论者。不过他对顾养养所说的这段故事却是非常感兴趣。
乔老又想起了一件事,低声道:“有些人还是不要走得太近,即便是处于利用的心理,与虎谋皮总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很多时候受到伤害的往往是自己。”
周兴国望着张扬,有些迷惑道:“你跟楚嫣然分手该不是为了乔梦媛吧?”
张扬去拿酒的时候,刚巧和赵柔婷迎面相逢,张大官人率先打了个招呼。
查晋北深以为然。他点了点头道:“过去查薇没做珠宝设计之前,我以为她做什么都没长性,可没想到她接触这行之后居然深深喜欢上了,今年设计的一套首饰在巴黎珠宝博览会上获得银奖,我打算将你的这块翡翠交给她设计。”
乔老点了点头:“任何时候如果改变了念头,只管找我!”
张扬笑着和安德渊握了握手:“安先生什么时候将生意转向内地了?”
张扬笑道:“没呢!我请你吃饭。”
张大官人才懒得搭理他,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老子只当你是空气。
顾养养也在张扬的怂恿下画了一幅墨荷,在这帮书画界的前辈面前她本来是不想班门弄斧的,可张扬答应帮她配字,所以顾养养才鼓足勇气去画。
顾养养留意到他话中的顺便两个字,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轻声道:“早就好了,张扬哥,你吃饭了没有?”
周兴国回到京城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张扬和徐建基两人在玲珑坊等了他大半个小时。
张扬道:“你刚才应该服过中药。”
赵柔婷愣了一下,并不明白张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轻声道:“橙汁对身体还会有害?”
周兴国道:“什么意思?敢情我还耽误你们两人谈事儿了,我不该来啊!”
顾养养轻声道:“我打扮也不是为了他们。”
顾养养似有所悟。
顾养养道:“袁大师果然厉害。”
张扬却道:“赵总,橙汁对你的身体并不适合。”
张扬将这块翡翠交给了查晋北,虽然他不hetushu.com喜欢查晋北的人品,但是对查晋北的艺术功底还是相当认可的,更何况星钻有这么多优秀的设计师,肯定有实力将这块翡翠变成一套完美的作品。
此时又有几个人凑了过来,其中一人看着画面,感叹道:“过于追求形似了,神韵方面刻画得还不够。”
即便是和张扬处在对立位置的谢坤举夫妇,也不得不承认张扬的书法的确独树一帜,袁芬奇对张扬的书法早已见识过,他感叹道:“张扬啊张扬,单单是你这手字,我这辈子是拍马不及了。”
他对张扬和谢坤举的那场冲突颇为关注,聊了两句就来到那个话题上:“张扬,你和顾明健这次干得够漂亮,害得谢坤举夫妇白白损失了四个亿。”
张扬道:“我认识他有不少年了,还不知道他会画画呢!”在他的印象中,安德渊是一个冷血无情的黑道巨擘,他那双手握刀握枪都没什么问题,握笔?还真难想像。
顾养养欣赏着这里的雕梁画栋,不由得感叹前人的神奇。
顾养养道:“我听说随缘内收藏着一块当年乾隆爷赏赐给和珅的奇石,就是这一块吗?”
袁芬奇苦笑道:“你们就别寒碜我了,活着的大师能有几个?我这水准都能被称为大师,那么这个世界上的大师就泛滥成灾了。”
安德渊哈哈大笑道:“三十五岁之后,我绘画就万变不离其宗,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画鹰,一个人用十多年去干同样的事情,怎么都会做出一丁点成绩。”他向张扬道:“我去台湾之前,学得专业就是国画,如果不经商,我现在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画家。”
张扬道:“袁大师,还别说,喊起来真的很有气势。”
徐建基帮腔道:“这事儿不怪张扬,谢坤举跑到滨海展会现场砸场子,还把顾养养和柳丹晨给打伤了,别说张扬忍不了,就算是我也忍不下这口气。”
查晋北道:“获奖后要参加几个采访。顺便帮星钻做做推广,之后钻石王朝那边请她过去台湾宣传,现在她已经成了我们星钻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之一。”
张扬道:“查总真会做人,难怪你在生意场上游刃有余。”
张扬道:“我饶不了他,除非他不回来,只要让我找到他。这笔帐我都得跟他算。”这话分明是说给赵柔婷听得。
查晋北听出张扬的言外之意,知道他还记着自己上次让查薇背黑锅的事情。尴尬干咳了一声道:“其实我是将她当成我事业的接班人培养的。”
“谢谢乔老!”
顾养养来到他的面前,俏脸上飞起两片红霞,小声道:“跟你一起去朋友那里,总不能失了你的面子,所以我挑来选去才定下穿这身衣服。”
张扬道:“这世上比你会做生意的多了,你不还是一样发财?”
张扬道:“我从上辈子就写字,两辈子的时间做一件事还能干不好吗?”
张扬微微一怔,心中暗自琢磨着,乔老究竟是在暗指谁?干爹文国权还是薛世纶?
这会儿功夫又有熟人到来,汉鼎集团的总裁谢坤举携妻子赵柔婷也来了,他们和安德渊认识的时间不长,只是今年才有合作,赵柔婷先看到了张扬,不由得一怔,这京城也不是很大,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正应了一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张扬道:“你这种病有人称之为木僵症,也有将病患者称之为活死人,症状轻微的时候,只是颈肩部活动受限,到了最后会影响到整条脊椎,乃至全身各部,医学上叫强直性脊柱炎。”
张扬笑道:“安先生是南方人,能习惯北方的生活吗?”
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顾养养道:“对别人或许是,对我不是!”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俏脸有些微红。
张大官人提前离去,因为当晚还要赴周兴国的邀约。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充分体现了养养这女孩的聪颖之处,女为悦己者容,对顾养养来说悦己者就是张扬无疑。
张扬道:“我不关心外人怎么看,我关心查总怎么看!”
张扬笑道:“很美,只怕今晚那些书画大家们的眼睛都要被你亮瞎了。”
查晋北道:“外人怎么看就见人见智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狡猾。
张大官人马上就明白周兴国这么急着要见他,十有八九和谢坤举的事情有关。周谢两家关系密切,自己又是周兴国的拜把子兄弟,他和谢坤举之间的矛盾无疑将周兴国hetushu•com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周兴国显然不想这种情况恶化下去,所以百忙之中抽时间前来京城,他这次的目的肯定是要当和事佬。
走过前院,来到中庭,院落的四周回廊之上都已经亮起红灯,随园内的建筑已经有了百余年的历史,古色古香,巧夺天工。
张扬微笑道:“我很可怕吗?”
袁芬奇道:“就是那位安先生咯!”
顾养养画完,张大官人捻起狼毫,在一旁配上文字……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袁芬奇道:“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去随园吃饭吧?”
查晋北道:“不瞒你说,我和谢家两兄弟的私交不错,这件事上我不做评判,两不相帮。”
查晋北笑道:“张扬啊张扬。难道你没听说和气生财这句话?”
安德渊道:“无关生意,只是旅游的时候恰巧来到这里,喜欢这里的景致,于是我就将随园买下,作为将来颐养天年的场所。”
徐建基道:“喝不喝也得在跟前放着。”
袁芬奇道:“绘画这门东西,很多人在初级阶段的时候都认为越像越好,可现在有了摄影,你画的再像,能比照相机还厉害吗?”他摇了摇头道:“肯定不能,所以绘画不该是线条和色彩的堆砌,而是要突出主题,等你走过初级阶段,就会发现画面上的东西未必是越多越好,色彩未必是越丰富越好,有些时候,几根线条,单一的色彩同样可以表达出意蕴之美,这就是从加法到减法的改变。”
如果换在过去,袁芬奇的这种画法肯定无人喝彩,甚至会招来耻笑,不过自从他去日本参赛获奖,他的名气也不断得到了提升。
赵柔婷皱了皱眉头,她心中暗叹,难怪张扬会如此恼火,面对顾养养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当真是我见尤怜,谁又能忍心下的去手?
赵柔婷愣了一会儿方才回到谢坤举的身边,谢坤举看到妻子脸色苍白,关切道:“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袁芬奇陪着他们走入随园,常海心虽然在画家村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进入随园还是第一次。走入大门首先看到的就是一面照壁,照壁是新近才修建的,上面嵌有乾坤八卦的浮雕。
张扬微笑道:“你这个当叔叔的可要善待她,千万别再让她受了委屈。”
张扬道:“事实证明还是查总你笑到了最后。何长安现在不知逃到了哪里。”
张大官人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意外。这两口子吃了一个暗亏。知道自己不会就此罢休,所以干脆将所有的事情推给方永同,用这样的方法来免除后患。省得他继续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徐建基道:“本来倒是已经打算结婚了,我知道她也等着我求婚,我不瞒你们说,戒指我都准备好了,可事到临头,我又有点犹豫了,你们说我这是不是婚前紧张症啊?”
袁芬奇将身边的几位朋友介绍给张扬认识,他们都是书画界人士,刚刚从日本回来,目前暂时住在画家村的随园,张扬并不知道随园是什么,可顾养养目前就住在画家村内,自然知道那里是画家村最大最美的一座宅子。不过那里的主人并不对外开放,整天园门紧闭,这就使得随园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张扬道:“刚才去星钻,回程的时候经过这里,所以顺便过来看看,你的伤没事了吧?”
赵柔婷开始的时候还不以为然,可是当他将这一连串的药名全都报出来的时候,她惊奇地发现和自己正在服用的药物丝毫不差,赵柔婷看过的中医无数,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有这样的本事,单凭自己身上的药味儿就能够将所有药物的成分分辨出来,这厮会变魔术吗?难道他真有未卜先知只能,赵柔婷一时间将丈夫那边的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呆呆看着张扬道:“你怎么会知道?”这句话等于承认了张扬的推断完全正确。
还没有画完,已经有几个人在一旁吹捧赞叹了。
安德渊听他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
徐建基道:“不仅仅是酒场,欢场、酒场、官场缺一不可。”
张扬道:“她还在巴黎吧?”来京城之后,张扬也和查薇联系过,知道她仍然身在巴黎。
张扬道:“该出手时就出手,这种事儿不能犹豫。”
后来这座宅子被那负责案子的官员霸去。没过多久,官员贪赃案发,就在这随园之中畏罪自杀,这座宅院也被人视为不祥之地,荒废了一段时间,有人买下http://m.hetushu.com重新修葺一新,可那人刚刚入住,当晚就暴毙而亡。自此就没人愿意再往这里居住。
随园是画家村的一颗明珠,这儿曾经是清末某位富商买给歌妓的宅子,据传那位富商家有悍妇,贪恋这歌妓的美色,却又不敢将她纳入家门,只能偷偷在这里盖了一座宅院,把歌妓偷偷安置在这里,那位歌妓从了他之后倒也温柔娴淑,恪守妇道,富商也过了几年逍遥日子,可后来不知这件事怎么被他老婆知道了,大发雌威,趁着富商出远门的机会,将歌妓杖毙,尸体投入井中。富商回来后伤痛欲绝,悲愤之下竟然拔刀杀死了他老婆。负责案子的官员本就觊觎他的财富,所以趁机将富商抓捕,那富商家人到处打点,只可惜没等他出来,就死在狱中了。
张大官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一位头发全白的中年男子正微笑向他走了过来,却是安老的四子安德渊。张扬对安德渊并不陌生,从安语晨方面来说,安德渊实际上也是他的四叔,他知道安德渊是台湾信义社的老大,想不到居然在京城买下了随园。想起刚才袁芬奇的话,这座凶宅必须要找一个凶人来镇住,安德渊的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在港台一带凶名很盛,他和这随园或许真是绝配。
袁芬奇端着红酒和张扬碰了碰,望着远处正在迎接客人的安德渊道:“安先生的国画不错。”
袁芬奇笑道:“这块石头叫地生石,跟乾隆爷无关,乃是先有这块石头,然后才有的随园,也就是说这块石头从建园子的时候就有了,李翘柏先生来到这里看完风水之后,发现此宅之所以凶相毕露,全都是因为这块石头的缘故,地生石,地生死,所以他建议将这块石头给毁去,可此间的主人却特别喜欢这块石头,于是李翘柏先生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用红绫将这块石头全部缠住,将它外露得凶气镇住。”
袁芬奇道:“上面的八卦图形是根据香港风水大师李翘柏的建议所制,意在逢凶化吉。”
张扬道:“我学中医出身的,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四个字,一个好的中医不但要有超人一等的眼力,更要有敏锐的嗅觉。”他吸了一下鼻子,然后笑眯眯报出了一连串的药名。
张扬道:“橙汁无害。可是你服用的药物有害。”
查晋北不由得哈哈大笑。
赵柔婷不由得笑了。自己临来之前的确服过中药,不过自己还特地刷牙漱口,想不到仍然被人闻到了药味儿:“张先生的嗅觉真是灵敏。”
赵柔婷心中一阵慌乱,她望着张扬道:“张先生不是在危言耸听吧?”
张扬道:“如果我所说的药方没错,那么给你开这张药方的人,要么是个庸医,要么就是故意为之,如果你照着这张药方吃下去,不出半年,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
张扬道:“风水之说毫无可信之处。”
袁芬奇道:“那好,一个小时后,我在随园大门外等你们,今晚国内的很多书画界名人都会过来相聚,大家切磋一下也好。”
夕阳西下,顾养养正坐在凉亭内,勾画着前方的青石桥,这座石桥她已经画了无数次,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演绎出石桥不同的美,在她的画卷上可以感受到石桥饱经创伤的年代感。
三年前那位买下随园的香港人开始对随园进行全面修葺,据说开工当日还专门从香港请了一位风水大师,杀猪宰羊,闹腾了一天方才平静下来,不过说来奇怪,从那时候开始,随园就再也没有出过人命。
他将张扬和顾养养请入大厅内,晚宴是自助餐的形式,安德渊准备得相当充分,菜式花样很多,受邀的宾客大都是书画界的人士,张扬认识安德渊这么久,还不知道他居然还是个艺术爱好者。
赵柔婷有些惊奇地瞪大了双眼,她实在搞不清楚张扬究竟怎么知道自己在吃药。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这块石头兜了一个圈子又回到了自己手中,乔老对自己还真是青眼有加。
周兴国道:“是啊,别整得跟张扬似的,搞到最后鸡飞蛋打一场空。”
顾养养轻声笑道:“看他的样子,好像要把你吃了。”
周兴国道:“我还当什么大事儿,神秘兮兮的,跟洪月是不是?我看这门亲事挺好,长得漂亮,家世又好,建基,你也该收收心了。”
对查晋北的话,张大官人并不相信。他总认为查晋北和邱凤仙之和图书间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做生意的手法甚至不如何长安那般光明正大。
袁芬奇道:“刚才我给我表姐打了电话,她在我面前把你狠夸了一通,多谢张书记对我表姐的关照。”
张扬道:“他们针对的是乔梦媛,针对的是乔家。我就是要他们知道,惹到了梦媛就是惹到了我。”
顾养养这才显得开心起来:“你等等啊,我画完这几笔。旁边有茶,你自己喝。”
张大官人笑道:“想吃我?只怕要把他给噎死。”
张大官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查总,您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我从来也不害人啊,他们两口子损失了四个亿跟我有个毛的干系?”
安德渊道:“什么环境我都能适应。”
赵柔婷小声提醒了丈夫一句,谢坤举向张扬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冷意。
张扬道:“大哥,这事儿,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
张扬心说你哪是做生意,你是黑社会。
赵柔婷道:“张先生,中国有句老话,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是个妇道人家,总觉得这世上的事情还是以和为贵。”
张大官人皮笑肉不笑道:“查总的意思是说,我干了件大快人心的好事儿?”
赵柔婷道:“没说什么,只是询问方永同的事情。”
如果张扬没有将她的药方全部背出,赵柔婷一定会以为他在危言耸听,可是现在她已经信了七八分。慌忙将橙汁放在了一旁,小声道:“你是说我吃得这些药物都没用?”
前方几个人正聚在那里谈天说地,袁芬奇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张扬此时方才想起询问:“芬奇,这里的主人是谁?”
张扬将翡翠的事情交给查晋北之后,回去的路上前往画家村顺便看望了在那里写生的顾养养。
张扬跟着呵呵笑了起来:“没聊什么,就是感情上的事儿,二哥正在发愁,是不是应该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张扬看了看顾养养,顾养养知道他在征求自己的意见,笑道:“好啊,我也很想见识一下随园的风景,不过我得先回去准备一下。”
周兴国一进门,就歉然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张扬点了点头,坐在那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她。这会儿功夫徐建基打来了电话,告诉他,老大周兴国今晚大概在九点抵京,约他们几个晚上一起吃宵夜。
袁芬奇道:“我可以不叫你张书记,但是你们也不能叫我袁大师。”
查晋北道:“是啊,如果当初我要是真正领会到和气生财的意思,我也就不会和何长安闹得那么僵。他也就不会对我存在那么深的怨念,或许就会把金矿转让给我了。”直到现在,查晋北仍然把没有得到何长安的非洲金矿引以为憾。
这些人画好之后,马上由专人对画面进行处理,然后悬挂在周围,供客人们鉴赏。
张大官人的确有些口渴,目光落在一旁,看到只有一个红色的保温杯放在那里,马上明白这茶杯是顾养养用得,这丫头还真不把他当成外人,张扬笑了笑没动。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自己对海心那可不是一般的关照,都关照到床上去了。他笑道:“袁大师,都说你还是叫我名字了,你是艺术家,别学社会上庸俗的那一套。”
张扬道:“世上的事情恨难说,你不去做之前,很难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
袁芬奇笑道:“你就别寒碜我了,我算什么大画家?”
安德渊也在现场挥毫泼墨画了一幅苍鹰,他最擅长的就是画鹰。
顾养养二十分钟后方才回到客厅内,她精心装扮过,身穿颇具民族风的宝蓝色旗袍,黑色秀发在头顶挽起一个荷花般的发髻,肤色娇艳胜雪,向张扬婷婷袅袅走了过来,当真如同风中摆柳一般婀娜多姿,望着顾养养玲珑有致的娇躯,张大官人也不得不承认,小丫头渐渐长大了,再不是过去那个坐在轮椅上的青涩女孩。
张大官人站在她身后,足足看了五分钟左右,顾养养方才发现了他的到来,她笑道:“干什么?来了也不吭一声,是不是想吓死我?”
张大官人却感觉袁芬奇的画技不进反退,他虽然不搞艺术,可知道这一行一旦沾染了太多的世俗气,肯定会走下坡路,试想,在这样的环境中,根本做不到平心静气,又怎么可能出来好作品。
“我怎么没看出来?”周兴国摆了摆手拒绝徐建基递过来的一杯酒道:“昨晚喝高了,到现在还难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