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9章 遭遇低潮

项诚叹了口气道:“领导有领导的考虑。张扬,其实你把精力更专注于滨海的全局管理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龚奇伟显得有些摸不这头脑,向项诚道:“这小子哪根筋不对啊?”
常海天道:“有没有搞错啊,当初滨海保税区是谁提出来的?是谁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现在大框架都基本搭起来了,什么事情都理顺了,一脚就把张扬给踹开,卸磨杀驴也太早了点吧?”
龚奇伟笑得有些无奈:“项书记,恐怕我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我看他现在对我产生了不小的成见。”
陈岗压低声音道:“最近我受到了不少针对你的举报信。”
张扬道:“理解!反正钱还是用在滨海,就算把钱给我们,每笔钱的去处我们也要向上级领导汇报,这样好,无非是报告变成了申请,形式而已,我相信项书记肯定会支持我们工作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还说什么?”
张扬道:“收获有一些,可成果都被别人给吞了。”
陈岗拍了拍大腿道:“简直是混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陈岗道:“日本鬼子就是狡猾大大地。”
张扬道:“项书记找我有什么事情?”项诚这么急把他找来肯定不是为了跟他闲聊。
常海天敲响了乔梦媛办公室的房门,最近滨海保税区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可是在这种时候省里却临阵换帅。龚奇伟接管滨海保税区,等于在某种意义上宣布了,保税区从滨海的自留地,变成了北港的直接管辖范围,这些当初为保税区的成立建设立下汗马功劳的年轻人。开始失去了主心骨,他们也变得迷惘起来。
乔梦媛道:“没那么严重吧,他又没犯错误。”嘴上说得虽然平淡,可是心里却不禁担心起张扬现在的境况。
项诚道:“其实我个人对省里的这个做法是不赞同的,我认为滨海方面应该有能力处理好这些问题,省里也有省里的考虑,我想他们是担心下拨的款项不能用在刀刃上,所以让我们发挥监督作用,都是为了保税区的建设,张扬啊,你应该理解吧。”
项诚道:“我看张扬对这次的工作安排很不理解,你还是抽时间找他好好谈谈。”
常海天道:“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相信,可现在看,人啊谁都不能免俗,从他们分手起,张扬就没好日子过了,你说他是不是流年不利啊,现在和文浩南也闹僵了,最近真有点墙倒众人推的意思了。”
乔梦媛淡然道:“我听说了。”
陈岗道:“张书记,有件事我先给你透个底儿。”
项诚心说你还不明白?省里把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了你,换成谁也会心头不爽啊。项诚笑眯眯指了指桌上的那份文件道:“还不是因为省里的这份文件。”
张大官人转身就走,来到门前,刚巧和过来找项诚的市委副书记龚奇伟打http://www.hetushu•com了个照面。
龚奇伟道:“说起来容易,可真正在现实中,想要明明白白地分开,哪有那么容易?”
项诚道:“我听说展会上遇到了一些麻烦,现在事情是不是已经解决了?”
龚奇伟拿起那份文件,其实文件的内容他早就看过,省里这一手他也觉得于心不忍,虽然是做戏,可对张扬实在是残忍了一些,他的表情风波不惊道:“张扬还是年轻,缺乏大局观,把保税区看成了自己的私人事业,如果一个人可以站得更高一些,就能够看得更远。我们从事的事业是属于国家和人民的,不是哪个人自己的,如果目光只盯着政绩,只考虑个人的利益,那么注定是狭隘的。”
三人抵达后,先泡了温泉,换上衣服,来到日式包间内,房间内已经准备好了酒菜,两位身穿和服的美丽女郎跪在一旁负责招待。
项诚道:“工作上要和私人感情分开,据我所知你们两人的私人关系一直都很不错啊。”
张扬道:“这不是变相把保税区的管理权给我划出去了吗?凭什么?我辛辛苦苦促成的事情,到最后凭什么便宜别人?”
常海天一进门就道:“如果张扬不干了,我也走人!”
陈岗盯着那个日本女人的腰身屁股,咽了口唾沫道:“日本女人看起来就是温柔啊。”
项诚对龚奇伟的这番话并不感冒,大道理谁都会说,什么大局观?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是你抢了别人的风头,别人辛苦种树,到了乘凉的时候让你给霸占了,项诚道:“省里这次把张扬排除在外,是不是欠缺考虑。”项诚不仅仅是为张扬打抱不平,在他看来,就算省里有意剥夺张扬的权力,保税区也不应该轮到龚奇伟全权负责,自己才是北港市委书记,在这一点上,他和张扬同时被省里给忽视了。
项诚咳嗽了一声道:“省里非常重视保税区的工作,为了更好的建设保税区,省里决定加大对保税区的投入和管理,我接到通知,省里答应的拨款会在近期下发。”
袁孝商摆了摆手,示意她们出去。三人来到榻榻米上坐下,张扬环视了一下房间道:“原来临蒙还有这么雅致的地方,我居然都不知道。”
张扬的眉头一动,低声道:“你劝我干掉他吗?”
乔梦媛其实也在担心这件事,她轻声道:“张扬比起过去成熟多了,在官场上这么久,工作变更人事调动都很常见,如果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就证明他根本不适合这个位子,所以咱们还是别操心,等他回来一切就清楚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全都解决了,只是一些小事,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张扬道:“还是不如咱们国货看着舒心。”
张扬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我一心帮他救人,可是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后,警方证明http://m.hetushu.com了我的清白,他说什么?他居然说我处心积虑的讨好他们文家,想利用这件事向他们家提要求。”
陈岗道:“我听说张书记在京城遇到了点麻烦。”
张扬道:“都以为我在走背字,墙倒众人推吗?也不怕自己被砸到了?”
陈岗道:“张书记,最近的形势对你不利,墙倒众人推,很难说有人不会做出进一步的动作,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当务之急,必须要防患于未然,清除不利于自己的事或……人!”陈岗表现得相当果断。
袁孝商笑道:“各有各的味道。”一句话说得他们都笑了起来,如果没有一起毁尸灭迹的经历,这种话袁孝商万万是说不出来的。
张扬道:“有人在针对我!”说完这句话,他并没有指明是谁针对自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袁孝商道:“不是他们狡猾,而是咱们当初刚刚改革开放,政府在商业合作方面欠缺经验,所以也吃了不少的亏,就拿这座和熙园来说,当初签下的合同是二十年,日本人便宜赚大了。”房门被轻轻敲响,一名日本女郎送清酒进来。袁孝商摆了摆手道:“我们不喝清酒,换茅台吧!”
那女郎甜甜笑了笑,转身出去了。
张扬点了点头,目光盯着几上的茶杯:“晚上有没有空。约袁孝商出来,一起聊聊。”
张扬虽然来北港已经有了相当一段时间,却从未光顾过这里。
张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去了纪委,纪委书记陈岗看到他满面乌云地走进来,马上就猜到了是什么事情把他惹成这样。陈岗起身邀请张扬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沏了一壶好茶,微笑道:“张书记,这次京城之行收获不小吧?”
袁孝商呵呵笑道:“年少轻狂的时候做过一些荒唐事,记得当初我和二哥第一次去日本,我二哥一下飞机就告诉我说,今儿咱们是复仇来了,对日本女人一定要有错过没放过,所以我们兄弟俩就在日本好好的荒唐了一把。可后来发现,我们不是复仇啊,压根是为繁荣日本经济做贡献。”
张扬道:“省里的通知?”
张扬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
张扬道:“我不太清楚。”
项诚道:“不过省里决定要将这笔款项划入北港市财政的帐户,由北港方面统一调配,是想我们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
张大官人脸色开始变得不好看了。
当天晚上,袁孝商安排张扬和陈岗两人前往临蒙县的和熙园去泡汤,这间温泉会所是日本独资的,整个北港地区都是软硬件最为高档的一家,和熙园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面向大众,对公众开放,而另外一部分是会所性质,实行会员制,只对持有会员卡的人开放。
乔梦媛道:“海天,你别乱说话,事情都没搞清楚呢。”
常海天道:“还要怎么清楚?张扬和楚嫣然分手了http://www.hetushu.com,所以在咱们宋书记眼里失了宠。”
乔梦媛笑了起来:“怎么了这是?他不仍然还是滨海市委书记吗?”
陈岗和袁孝商对望了一眼,陈岗道:“张书记,你的能力有目共睹,他怎么想并不重要,管他干什么!”
龚奇伟朝他笑了笑,张扬却双眼一翻,冷哼了一声,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张扬笑道:“好事啊!”
乔梦媛一直在等着张扬回来,当面和他好好谈谈,可是张扬回来当天并没有返回滨海,这让担心他的人越发地担心。
张扬和陈岗都笑了起来,陈岗道:“无论怎样也算是出了点气。”他点燃了一支香烟。
张大官人霍然起身道:“项书记。我还不傻,这种事儿都摆在明面上,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省里既然不信任我,还不如干脆把我给撤了。”
陈岗叹了口气道:“省里的安排我也听说了,张书记,我真是为你抱不平,滨海保税区是你争取下来的,能有现在的局面也是你费尽辛苦努力的结果,可现在,省里怎么可以这样做?”陈岗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其实这厮心里一点都不同情张扬,非但不同情,他还有点幸灾乐祸,风水轮流转,你张扬也有今天?现在不牛逼了?现在不得瑟了?失去了身后的那些靠山,你丫也不过就是任人摆布的角色,省里一纸文件就把保税区的管理权从你手中抽离了出去。
张扬点了点头。
项诚将文件递给他道:“这份文件你拿回去看看。”他这样做是要避嫌。
项诚道:“说得好,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我们的事业不可以单枪匹马的蛮干,需要的是协同努力,共同发展。”
张大官人不屑道:“老一套了,针对我的举报什么时候消停过?”
张扬道:“我并不怪警方,毕竟人家又不认识我,可文浩南这件事做得让我心冷,我和他好歹是干兄弟,一直以来我对他处处忍让,还不是看在他父母的面子上,可是他竟然这样看我,认为我有今天全都是依靠他们家帮忙。”
陈岗道:“张书记,我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是我听到这件事也是为你深感不平。”
张扬抬起双目望着陈岗,这只老狐狸对自己倒是非常关注。
乔梦媛道:“先别考虑这么多,我们还是应该安心做好本职工作,张扬好好地当着他的滨海市委书记,我相信领导会公平对待他的。”
陈岗苦笑道:“他要是出了事情,恐怕谁都跑不掉,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知难而退。对了,他女人在京城被绑,文家难道没有什么表示?”陈岗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对文浩南直接下手的后果。
常海天道:“我听说他今天一回来就被项书记给叫过去了,肯定是为了这事儿,以他的脾气,还不只要气成什么样。”
常海天道:“我这次要跟他好好谈谈,如果省里真的要动他,我hetushu.com也走人。”
陈岗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干咳了一声道:“有种人就是属疯狗的,你不跟他计较,他反倒会以为你怕了他,会跟着你咬,不停地咬。”
此时那名日本女郎送酒进来,袁孝商让她开酒之后为他们斟满分酒器后出去回避。
张扬让周山虎回去,他并没有在当天返回滨海,省里将滨海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龚奇伟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多数人对此虽然表示诧异,可同时也认为这件事理所当然,张扬显然已经失宠了。他能够走到现在,和他身上省委书记准女婿的光环有关,和文副总理干儿子这个身份有关。背景太过醒目,别人就会忽略你的能力和付出。而现在张扬和楚嫣然分手,他和文家的关系。也因为和文浩南的交恶降到了冰点,先后失去了两座靠山,张大官人如今的境况多少蒙上了一层悲怆的色彩。很多人已经预感到,即便是滨海市委书记这个位子,他也坐不久了。
张大官人听他这样说,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好心救他女人,他却恨不能将我送入地狱。”
项诚道:“省里刚刚下发了一个通知,为了更加有效的进行保税区的建设,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圆满完成计划内的工作,特成立滨海国家级保税区管理小组,由龚奇伟同志出任组长,并负责保税区工作,许双奇同志担任副组长……”说到这里项诚停顿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同情,省里的这个决定明显是要把张扬从保税区踢出局去,张扬身为滨海市委书记,居然不是小组成员,项诚自问连他也不可能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但是省里的这纸文件就是这么说,领导们就是这么决定的。望着表情沮丧的张扬,项诚心中暗叹。怨不得别人。谁让你得罪了宋书记?你小子过去嚣张惯了,几乎迷失了自我,过去你之所以能够平步青云。不是你有能耐,是因为你命好,你找了个好女朋友。你认了个有权有势的干爹。现在你和楚嫣然掰了,宋怀明自然不会喜欢你,你和文浩南闹得势同水火,文家自然要疏远你。
常海天道:“你难道还不知道?省里已经下了正式文件,以后保税区划归龚副书记直接管理,成立了一个什么领导小组,张扬甚至不是这个小组的成员。这根本是要把他踢出局去。”
袁孝商道:“北港一带只有这一处真正的温泉,过去日本侵华的时候,日本人率先发现的,提供给军官沐浴,战败后,这边也几近废弃。八十年代初,当初侵华的一个日本军官来这里故地重游,惊喜地发现温泉仍在,于是和当地政府商谈投资,没费多大功夫就签下了合同,和熙园建成大概有十二年了,当时签约的价钱很低,那个日本人赚得盆满钵满。”
张扬压根没动,眼光根本没有向桌上扫一眼:“项书记,这hetushu•com是要把我从保税区踢出去咯?”
项诚道:“张扬,你冷静一下。”
张扬道:“卸磨杀驴,上头这么做是不是太绝了!”
三人共同干了一杯酒,袁孝商道:“张书记,我听说你这次去京城遇到了点麻烦。”
陈岗道:“其中有几封……”他有意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是关于桑贝贝的,说你经常出入天街,和这个叫桑贝贝的女人暧昧不清。”
张扬道:“又有什么办法?他对我不仁,我总不能对他不义。”
张扬道:“孝商,听你这意思,你品尝过?”
陈岗道:“对于疯狗,一定要果断出手,一定要痛打,而且要将它打怕,不然它仍然会掉回头来咬你。”
乔梦媛道:“宋书记不是那种人,他一向公私分明,不可能因为张扬和嫣然感情的事情,就针对张扬。”
项诚道:“张扬,你不要激动嘛。只是工作上的安排,又不是针对你个人。”
项诚道:“张扬,我对省里的这个决定也很不理解,我也提出了质疑和反对,但是……”他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要服从领导的工作安排。”
项诚之所以同情张扬,是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他在政治上也不得志,薛老过世之后,他就失去了靠山,如今他的官运已经是日薄西山。退下来的日子一天天临近。
“话也不能这么讲,这个人明显在处处针对你,他在北港一天,就不会放弃和你作对,你想想,如果这些材料落在他的手里,如果他围绕关于你的事情做文章,后果堪忧啊!”陈岗虽然没有明说,可是他已经将意思表达的很明白。有人递桑贝贝的举报材料,如果这些材料落在文浩南的手里,文浩南肯定会一查到底,说不定会发现张扬杀人灭口的秘密,做事必须未雨绸缪,单就这件事而言,陈岗当初帮助张扬毁尸灭迹,已经成为和他栓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如果张扬出了事情,那么他也难以独善其身。
陈岗叹了口气道:“我听说警方把你当成嫌疑犯给扣留了。”
陈岗道:“我把这些材料都压了下来,如果这些材料,落在有心人的手里,说不定会查下去。”陈岗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如果这些材料落在文浩南手中,以文浩南现在和张扬之间恶劣的关系,他肯定会制造一些文章的。
龚奇伟道:“张扬是有些能力的,早在南锡的时候,我对他就有了解,这个年轻人,有冲劲有热情,但是太冲动,为人处世过于自我,他是个不错的开拓者,却不是一个高明的管理者。滨海保税区,是我省第一个国家级保税区,省里各位领导对保税区的建设极为重视,这次的工作分派也是出于对保税区的高度重视。”
张扬道:“还不是文浩南的事情,他女人被潘强绑架了,我通过朋友找到了他女人的下落,在警方之前找到了她,没想到,呵呵……”张扬冷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