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2章 红颜易老

张扬四处张望着,似乎在等什么人到来。
杜天野将车停在苏小红的别墅外,苏小红笑道:“这一路我一直都在想,杜书记如果因为酒后驾车被查,会不会引起全城轰动。”
“不再见了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始终是你。”
文浩南怒道:“你究竟是谁?”
苏小红道:“当然要一起啊,难道还分成两桌,老板,给换一大房间。”
张扬道:“老杜,你可又晚了!”
海兰笑着摇了摇头:“茵茹打理得很好。我又没什么经营的天份,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抽出一年的时间环游世界。”
七一当日,文浩南开完北港市公安局的一个内部会议,正准备出门办事,来到门前,却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最近经常有这种电话打给他,文浩南也通过这些神秘电话得到了不少的消息,他向两旁看了看,拿起电话:“喂!”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我给你配一些药膏,对这种疤痕非常有效。”
张扬听到海浪拍岸的声音:“你在哪里?”
苏小红道:“只占百分之十的股份,小股东还差不多。”
虽然文浩南发动了很多力量去调查桑贝贝,可是关于桑贝贝的资料还是少之又少,他的所有调查都停止在桑贝贝从天街辞职,以后再无进展,虽然没有获取更多的资料,但是天街的生意已经严重被文浩南影响到了,所以文浩南成为众矢之的绝非偶然。
杜天野被她狂热的举动惊住了。可很快他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
伍得志点了点头,他是拆弹专家,更是一个爆破专家,张扬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不会产生怀疑,他知道张扬一定不会去做坏事,人和人之间有一种感情叫信任,他们之间就是这样。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朱晓云也是故意这么说,她在体制多年,怎么会分不清滨海和江城在级别上的差距。
苏小红道:“进去坐坐!”
楚嫣然道:“对了,清姐去了欧洲哪里?我下周要去欧洲谈生意,刚好去找她玩。”
张大官人道:“我也想去,不过最近只怕抽不出时间。”
张大官人真真正正的开始考虑退出了,深夜,海兰安祥的睡去之后,张大官人回到露台,拨通了楚嫣然的电话。自从他们对外宣称分手之后,两人之间的感情反而更胜往昔,几乎每天都要通一个电话。
张大官人支支吾吾道:“我也有段时间没跟她联络过了。”
张扬笑道:“用不了太久时间,我就会过去。”
徐雅蓓笑道:“张扬。我倒是不想拒绝,可惜我答应了爸妈,今天晚上要回家去吃饭。”她说完向他们摆了摆手,先行走了。
海兰道:“我想,我是不是应该给你生个宝宝了?”
伍得志道:“你说!”
张扬道:“没什么大事,都是一些小麻烦,我这次过来,一是为了探望你,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办。”
海兰笑道:“听你这么说,和_图_书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老了。”
徐雅蓓首先注意到了站在树荫下的张扬,她轻轻推了海兰一下,海兰这才看到张扬。禁不住露出了甜甜的笑意,笑容中充满了满满的幸福。
苏小红道:“对我来说,杜书记不仅仅是一位好领导,他还是……”她停顿了一下,双眸望着杜天野:“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当初如果不是杜书记一把将我从马路上拉了回来,恐怕我现在早已成为孤魂野鬼了。杜书记,我敬您一杯。”
云鬓蓬乱。星眸半舒的海兰躺在张扬的胸膛上:“坏东西,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饭?”
海兰道:“随便你!”
海兰道:“我厌倦了镜头下的生活,准备辞去卫视的工作。”
杜天野道:“不了,太晚了!”
那个低沉的声音嘿嘿笑道:“耍你又怎样?今天好像是七一吧?来点刺激好不好?”
海兰道:“可能我的想法有些自私,这段时间,我时常在想,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我们之间虽然永远无法修成正果,可是我总想拥有我们的感情结晶。”
相请不如偶遇,杜天野也欣然应邀。
张大官人向周围看了看:“左市长不在吧?你这番话要是让左市长听去,以后你还想在江城混吗?”
苏小红咬了咬嘴唇,忽然她扑入了杜天野的怀中。撕扯着他的衣服,搂住他的脖子,吻住他的嘴唇。
杜天野摇了摇头,他不知应该怎样回应苏小红。
张大官人头皮有些发麻,如果说自己不知道秦清的下落,楚嫣然指定不会相信,他笑道:“我倒是有她的号码,你记下来啊,能不能联络上我可不管。”
伍得志摇了摇头,回过身,才发现张扬已经站在了自己的床边,他笑了笑,他的外表恢复的很好,至少恢复了过去八成的样子,只是局部还有一些新鲜的疤痕需要进行二次手术。
黑暗中海兰呻吟道:“驴子,你就是一头驴子……嗯……”
“神庙岛!我昨天过来的,检查这边的建设情况,真的想你过来看看,我相信你只要来过一次,就再也不想走了。”
文浩南道:“你知道恐吓警察的后果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杜天野,他要离开江城了,今晚顺便给他送送行。”
海兰道:“你还约了其他人?”
江城电视台演播大厅,刚刚忙完彩排的演员们逐一走出了大门。来自天空卫视的海兰正和徐雅蓓聊天,她们都是这次演出的主持人,江城电视台和天空卫视联合举办了这次迎回归演出,她们过去都是来自于江城电视台,所以被同时派来主持这档节目。
张扬笑道:“倚老卖老!”他将海兰介绍给苏媛媛。
杜天野微笑道:“还会见面的。我……”他本想说自己会永远将苏小红当成朋友,可最终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张扬点了点头:“我明白,我不会让你等太久。”
海兰道:“张扬,如果我们http://m.hetushu•com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有能力教育好他,可以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
张扬摇了摇头,亲吻着海兰的柔唇道:“我是感动。”
张扬将带来的鲜花插入花瓶中:“得志,很高兴你又回来了!”
张扬端起酒杯道:“来,咱们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为了咱们这群有缘人,干一杯。”
杜天野道:“老胳膊老腿的,不比你这年轻人利索。”
苏小红格格笑道:“我算什么跨界啊,只是在商业上越做越没意思,可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刚巧刘金城要上生产线,江城酒厂需要扩大再生产,我科技入股了一部分,然后又筹措了一些资金,全都投了进去,想不到回报还不错。”
“你怕我?”苏小红妩媚的双眸在夜色中闪烁着凄凉的光芒。她的目光让杜天野感到一阵内疚,他抿了抿嘴唇道:“今晚送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说声再见。”
两人的调侃瞬间让气氛变得自然而和谐,张扬对苏小红和杜天野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今儿真是太巧了,怎么让他们这对冤家遇上了。
张扬笑道:“红姐真是能耐,从商业跨界到企业了。”
“我不信!”
几个人一起走入饭店,张扬之前打电话定下了包间,让他们意外的是,在饭店大堂,遇到了正在那里点菜的苏小红。苏小红是和弟弟苏强,弟妹朱晓云一起过来吃饭的,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迎头遇上。
几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张扬对工作的懈怠,自从省里明确将保税区的管理权交给龚奇伟之后,张大官人就没有到保税区去过,甚至都很少在公众前露面,他留在滨海的多数时间都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楚嫣然道:“你会不知道?”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组织上决定调我去津海工作,说心里话,我对江城还是充满了不舍之情。在江城工作了这么多年,我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江城的一份子,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这么多的朋友。”
紧接着文浩南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他的那辆警车,在火光冲天中升腾而起,足足升起两层楼高,然后垂直摔落在地面上,摔得支离破碎。
海兰穿着丝绸睡袍来到他的身后,双手从后面揽住了他的脖子,垂下头吻了吻张扬的面颊。张扬牵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之上,大手探入睡袍,抚摸着海兰比起丝缎更柔滑的肌肤。扯开她的前襟。温柔亲吻着她美好的胸膛。
张大官人乐呵呵走了过来:“两位美女。有没有荣幸请你们吃饭?”
张大官人驱车前往南湖旁的木屋,他迫切地需要将自己的思念向海兰倾诉……
苏小红道:“没出息的东西,难怪人家说娶了媳妇忘了娘,更不要说我这个当姐姐的了,现在想想我还真得赶紧找个人嫁了,不然被人欺负了都没人帮着出头。”说这句话的时候,她m.hetushu.com的目光有意无意扫了杜天野一眼。
楚嫣然道:“这样的状况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想你,可是我现在连回国看你都不可以!”
苏小红微笑道:“不仅仅是收获友情吧?”说话的时候,她笑盈盈看了苏媛媛一眼,苏媛媛俏脸绯红。在苏媛媛听来,苏小红这句话指的是自己,可杜天野却听出苏小红话里有话。
张扬微微一怔:“辞呈?”
张扬道:“刘厅长被人谋害,很多事情都显示和北港内部有关,我必须要用这种方法来深入北港内部,我答应你,等这件事情做完,我就彻底告别官场,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海兰在他手臂上拧了一下:“受不了你,都被你……弄出血来了……”说完又觉得难为情,低下头去,黑长的睫毛将明澈的双眸遮住。
伍得志道:“我一直都在啊!”他放下镜子道:“过去始终不敢照镜子,今天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发现其实一切都没什么改变。”
朱晓云怀孕不久,所以苏强提前送她回去。
足足等了一分钟,根本没有看到停车场有任何的动静,文浩南对着手机怒吼道:“干什么?耍我?”
苏强知道他们开玩笑惯了,当然不会认真,他笑道:“姐,你还是别害我了,八个我也打不过他一个。”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鼓励她说出来。
楚嫣然也听说了他最近的不少事,让楚嫣然最不能理解的就是,张扬为什么还要坚持呆在滨海:“张扬,你是不是在帮我爸做什么事情?”
“呸!胡说八道,小心我向杜书记投诉你。”
杜天野的表情虽然古井不波,可内心中还是不由自主悸动了一下。他承认,在自己最低潮的时候,苏小红的温柔给他慰藉,他甚至承认自己为苏小红心动过,可是他是个冷静的人,在感情上,杜天野始终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他不可能像张扬那样左右逢源游刃有余,人不一样,生活的态度也不一样。
张扬向赵天才看了一眼,显然是赵天才告诉他的。
伍得志从床上起来,舒展了一下双臂,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阳光透过玻璃窗透射进来,照得伍得志睁不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适应,眨了眨双目道:“张扬,我听说最近你遇到了一些麻烦?”
苏小红啐道:“又拿我开涮,我弟弟可在啊,小心我让他揍你。”
杜天野道:“我的酒量虽然很好,但是我很少酒后驾车。”
张扬笑道:“样子并不重要。”他看了看伍得志脸上的疤痕。
海兰望着张扬,美眸中满是羞涩的情意。
“我想你帮我制作一颗炸弹。我有用处。”
苏强道:“杜书记、张书记咱们一起吧!”
张大官人拥住海兰,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歉疚,自己何德何能,让这帮风华绝代的佳人甘心守在自己的身后,默默为自己奉献,这样的要求并不算高,张扬甚至想现在就抛下所有的一切,和-图-书远离官场的是非,带着这帮红颜知己享受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做人必须有始有终。
朱晓云道:“张书记,杜书记是市委书记,你也是市委书记啊,江城又是你工作战斗过的地方,我看你要是来这里最合适不过。”
苏小红和杜天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在感情方面,苏小红是个豁达的女人,既然杜天野已经找到了幸福,她又何必去打扰他的宁静,之所以选择这里吃饭,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乡土菜非常的地道,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和杜天野曾经多次来过这里,这里的一切可以勾起她对往事的回忆。
当晚张扬和海兰一起走,而杜天野则主动承担了送苏小红和苏媛媛的任务。
现场一片惊慌,文浩南被爆炸声震得耳鸣,他的手机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
几个人都认得海兰,虽然海兰去香港已经有五年,可是她当初是江城电视台的当红主持,出镜率很高。朱晓云道:“海主播,过去我特喜欢看你主持的新闻栏目,我们单位的那些女孩都把你当成时尚风向标,穿衣打扮都模仿你。”
苏小红比他要自然的多,目标迅速转向了张扬:“张大书记,什么风把您给吹到这里来了?这么久没见,你把我都给忘了吧?”
海兰道:“不用你陪。”她抚摸张扬的面颊道:“张扬,我……”
他们说话的时候,杜天野已经来到了,他也不是一个人过来,身边还有苏媛媛。
听到文浩南的惊呼,公安干警迅速离开了停车场的范围。
杜天野见到苏小红多少还是流露出一些尴尬。
张大官人道:“你这不叫老,叫成熟,我始终认为,女人要成熟点才有味道,所以我一直把红姐当成我的梦中情人。”
他们同干了一杯,苏小红道:“张书记,你过来不是为了接杜书记的班吧?”她也已经知道了杜天野要前往津海的事情,所以才有此问,这也充分体现出她的聪明之处。
张大官人一点都没感到吃惊,海兰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虽然她保养的很好,如同二八少女,但是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和要求,秦清就是如此,而且已经身体力行的怀上了他的骨肉,毅然放弃正处于上升期的事业,前往瑞士安心养胎去了。
文浩南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严令封锁消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这起在公安局内部发生的爆炸事件,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可是其性质却是极其恶劣的。
张大官人嘿嘿地笑。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要记住一件事,我今天饶了你一命!”
张扬指了指身后的坐地虎,海兰顺从地跟他进入了车内,天气很热。车内的空调打得非常凉爽,一进入车内。他们的手就握在一起。
张扬道:“去哪儿吃饭?”
“蓬!”那人对着手机听筒说了一声。
张大官人的http://www.hetushu.com脑海中又出现了清台山上那两头驴子狂野的场面,这厮伐挞的越发用力。海兰紧紧搂住他的身体,修饰精美的指甲深深陷入了他的肌肤中,试图用这样的动作阻止张扬运动的幅度,可是她很快就在张扬的面前溃不成军,只能无助地发出一声声凄艳哀婉的呻吟。
来到房间内,苏强去车内抱了一箱大明春过来,苏小红向他们介绍道:“这大明春是根据我们家传的那几坛酒研究出来的配方,我算是科技入股,现在是江城酒厂的股东之一。”
“文局,你的车上被人装了炸弹!”对方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文浩南从直观上判断,对方的声音已经经过了处理,他愣了一下,看到几名部下正走向前方的汽车,他大声道:“离开那里,所有人都离开那里!”
张大官人笑着摩挲了一下她的樱唇道:“你刚才不是吃了不少?”
伍得志低声道:“这段时间,改变只有我自己。”
文浩南在北港的几把火烧过之后,发现自己也没有取得太多深入的进展,潘强的嘴很紧,从他那里并没有得到丁家走私的线索,现在的文浩南就如同一个饥饿的人得到了可以让他饱餐一顿的罐头,可惜他却没有打开罐头的工具,只能盯着这罐头干瞪眼,而桑贝贝事件的突然出现,让文浩南转移了注意力,他开始将精力放在张扬的身上。
这是一个闷热的夜晚,张扬坐在木屋别墅的露台上,望着远方的南湖,不见月,也看不到一颗星,南湖漆黑如墨,晚上没有一丝风。
张大官人笑道:“我倒是想,可级别还没到。”
海兰看到他久未说话,还以为他生气了:“你不开心?”
杜天野道:“我听说了,你现在是酒厂大股东之一。”
赵天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无论是苏小红还是杜天野都拥有着超出常人的冷静和控制力,他们并没有将彼此的感情表露出来,晚上更主要的话题都是围绕张扬。
赵天才道:“医生说还要进行第二次手术,消除新生的疤痕。”
张扬笑着否认了这件事:“我只是在调查滨海的一些问题,跟你爸没关系。”
张大官人眉开眼笑道:“红姐,我怎么可能忘了您呐,您可一直都是我的梦中情人。”
海兰道:“我已经准备好了辞呈。”
“坏死了!”海兰扑上去和他纠缠在一起,很快又被他压在身下,娇躯陷入他带给自己的一波又一波的爱意之中。
在木屋别墅中缠绵了一个多小时,晚上七点,张扬方才带着海兰来到南湖农家菜,海兰下车的时候,腿都有些软了,不无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好狠。”
杜天野和她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心中却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张扬道:“我明白,我全都明白!”
苏小红道:“明知不对,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小红道:“这话说得好,来,干杯!”
张大官人道:“打算专心经营广告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