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3章 调整

宋怀明微笑道:“你这么关心我的家务事?”
荣鹏飞显得有些不解。
荣鹏飞道:“浩南,我打电话给你并不是专门为了征求你意见的,经过讨论,我们决定让赵国强同志正式出任北港公安局长一职,你去南锡公安局担任局长。”
项诚第一时间和文浩南通话,确信没有人员伤亡,虽然如此,他也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张扬道:“我真是有些纳闷,为什么你会认定我做了坏事?难道你以为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天下间只有你一个人是正确的,别人都是错误的?真是佩服你的正义感,那么我问你,当初你明明知道我是去救你女人的,为什么不站出来给我证明?你的正义感都到哪里去了?”
高仲和连连点头。
高仲和心中有些奇怪,如果仅仅是这么小的事情,宋怀明何以会如此郑重对待?他很快就想到了文浩南。
有些消息是无法封锁住的,北港市领导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项诚也是吃惊不小,别的不说,如果这次的爆炸造成了人员伤亡,恐怕他头顶的乌纱不保,根本没机会安安稳稳地走到最后。
刘艳红道:“相比较而言,我还是喜欢红玫瑰。”
张大官人却是春风拂面,这厮已经听说了文浩南被调走的事情,当着项城的面,张扬笑眯眯道:“文局恭喜荣升!”
宋怀明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们当然不想这件事被我们知道,所以拼命想盖住。”
刘艳红道:“北港肯定存在相当大的问题,文浩南这种做事风格容易惹火烧身,我就是例子,还是让他远离那个是非圈的好,省得将来出了事情,你见到文副总理不好交代。”
张大官人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道:“的确开心,至少北港少了一个人针对我,少了一个整天将我当成罪犯看公安局代局长。”
宋怀明道:“没有人员伤亡已经是万幸,我听说之前他未婚妻被人绑架,现在又差点伤到他自己,仲和,文家把儿子交给我们是想我们好好照顾他,引导他,而不是让他越是艰险越向前,文副总理虽然没说什么,可是文夫人的态度肯定也代表了他的意思。文家只有这一个宝贝儿子,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你觉得文家会怎么想?”
项诚道:“浩南同志,你是怎么搞的?你来北港之后是怎么抓治安的?越抓越乱,别人都把炸弹放到公安局去了,改天会不会把炸弹放在我们的政府办公楼里?”项诚对文浩南产生怨念已久,今天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内心的火气全都倾泻出来。
文浩南听他这样说不由得也火了:“项书记,您什么意思?”
宋怀明道:“他们感情上的事情,我这个当父亲的都左右不了,你就算关心也无能为力。”
高仲和笑道:“个人矛盾和公事无关,张扬在滨海,他在北港,两人能发生什么冲突?再说了,他和_图_书们又不是没合作过,当初两人一起在南锡,也没见他们干起来?”
项诚拍案怒起,指着文浩南的鼻子道:“你给我出去!”
荣鹏飞知道高仲和又扔了一个烫手山芋给自己,他唯有苦笑道:“文浩南这小子可不听话。”
文浩南大声道:“项书记,你搞清楚,我是爆炸案的受害者,还有,并不是我来到之后北港的工作一团糟,而是北港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这些问题早就有了,你们自己为什么不去反思?”
但是罗慧宁的这个电话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宋怀明可以理所当然的让人将文浩南调出北港,他把省公安厅高仲和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从根本上来说,高仲和是前任省委书记乔振梁从云安带来的班子成员,但是他们之间的配合一向还算默契。虽然比不上宋怀明和荣鹏飞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还是通过高仲和的好。身为省委书记,越是亲近的关系越需要避嫌。
文浩南对此的反应非常强烈:“荣厅,我认为现在换掉我没有任何的道理,对我个人来说很不公平,也是对北港犯罪行为的一种妥协,如果你们这么做,北港的违法犯罪行为只会越发猖獗。”
宋怀明道:“龚奇伟去那边当了市委副书记,最近一切太平,不过今天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他把北港公安局的爆炸案说了。
刘艳红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闲这个字好像和你不沾边吧。”
宋怀明安慰她道:“想不起来没关系,你的身体还在复原期,等恢复之后一切会自然而然地想起,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宋怀明接下来的话果然证实了他的想法:“仲和,被炸毁的是文浩南平时乘坐的警车。刚才文夫人打来了电话,她很担心,儿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母亲会怎么想?”
宋怀明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年轻人感情上的事我从来都不去过问。”
宋怀明道:“之前是迎接七一到来活动很多,今天反倒没有那么多的活动需要出席,庆祝活动多数都安排在晚上,白天我还比较闲。”
文浩南仿佛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呆在那里好半天没能缓过气来,他明白了,这件事并非是荣鹏飞的决断,甚至也不是平海任何人的决断,而是家人在其中起到了作用。父母一定听说了爆炸案的事情,先是苏菲被绑架,紧接着又发生了车辆爆炸案,接连的两件事已经让他们对自己的安危严重担心,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实属正常,可是文浩南不甘心,他在北港刚刚才迈出第一步,就让人从里面推了出去,他似乎看到了一张得意的笑脸,不错,张扬,是张扬!
荣鹏飞听高仲和把经过说了一遍,叹了口气道:“当初建议他去北港,一是因为他自己主动要求要去,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文家既然把他放在这里,就是想让他做出一点成绩hetushu.com,得到一些锻炼,这样对他以后的发展大有好处,没想到他去北港后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项诚目睹两人的舌枪唇剑,心中对张扬的好感顿生,同仇敌忾很容易让两个人走到一起,文浩南太狂妄了,他的那种狂妄和冷傲无处不在,和张扬的天不怕地不怕不同,文浩南是一种天然的傲慢,与生俱来的一种高干子弟的优越性。张扬虽然不时犯浑,可这小子比起文浩南还是可爱多了。
文浩南道:“丁家兄弟遇害不是出事?刘厅长遭遇车祸不是出事?项书记你能不能公平一点?”
文浩南道:“你给我记住一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做过的坏事,终有一天会有报应。”
刘艳红皱了皱眉头,她摇了摇头道:“这件事真是奇怪,我遭遇车祸之后,将这段事情忘得干干净净了,虽然我很努力地去想,可始终想不起,为什么我要去荆山,究竟是什么急事,会让我冒着一场大雨前往荆山?”
荣鹏飞道:“看来真要考虑替换人选了。”
“你配吗?”文浩南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他指着张扬道:“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有些事情并没有结束。”文浩南对张扬的恨意已经不加掩饰。
文浩南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其实张扬原本不想对他太过刻薄,可是看到这厮对自己恨之入骨的眼神,张大官人就有些不忿了,你当我怕你啊?如果不是因为干爹干妈,我早就教训你了。
高仲和道:“那就干脆告诉他,想让他走得是他父母!”
高仲和道:“先是未婚妻被人绑架,然后又有人在他车里安放炸弹,如果让他继续在那里呆下去,还不知要闹出怎样的事情。”
荣鹏飞道:“高厅既然决定了,这件事就这么办。”
刘艳红道:“我总觉得他们不会分手,真的,老同学,我见了这么多的年轻情侣,就没见过比他们更加合适的,嫣然什么时候回国啊,到时候我帮他们再撮合撮合。”
刘艳红仍然躺在床上,不过她的身体康复的速度非常理想,张扬给她的药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辅以物理治疗,根据张扬所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一年后她应该可以下床行走。
文浩南的声音充满了愤怒:“项书记,你放心,我绝不会容忍同样的事情在北港发生。”
高仲和笑了起来:“鹏飞,想不到你考虑得比我还周全。”
宋怀明道:“你啊,真是闲不住。”
张大官人礼貌地侧了侧身,微笑道:“文局一路走好!”
看到宋怀明端着那盆君子兰进来,刘艳红不禁笑着调侃道:“宋书记,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探望病人端着一盆花过来的。”
高仲和又叹了口气道:“将心比心,最近北港那边的事情让我心神不定,我都想把廉明调回来了,可这小子不知迷了什么心窍,本来已经准备回来了http://m.hetushu.com,可突然又变卦了,非得要留在滨海,说是要和张扬共同进退。”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故意看了一下宋怀明的脸色。
高仲和离去之后,宋怀明让司机送自己前往位于东江西南的仁和康复医院,带上了秘书钟培元事先帮他准备好的一盆君子兰。
刘艳红道:“难道你不觉得他们两个要是分了手很可惜吗?”
高仲和道:“我并不是说文浩南这个人危险,也不是说北港公安局长的位子危险,而是说他的性格并不适合这个位子,他呆在这个位子上,很可能会惹来更大的麻烦。赵国强不同,赵国强为人比文浩南沉稳的多,当初云安的时候我就很了解他,国强的业务能力很强,而且他是从基层工作做起的,善于和周围同僚相处,做事没有文浩南这么激进。”
荣鹏飞道:“一时间我还真想不到很好的替代人选。”
爆破专家很快就已经赶来,根据现场勘查,炸弹设计的非常精巧,爆炸的冲击点主要是文浩南的那辆车,对于周围车辆的冲击并不大,只是有少数车辆被震碎了玻璃,可以肯定对方的目标就是文浩南。
高仲和愣了一下:“宋书记,这我还真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情北港怎么没有报上来?”
宋怀明既然已经发话,高仲和当然不敢怠慢,当初文浩南前往北港并不是他提出的,在这件事上荣鹏飞比他还要积极一些,所以高仲和理所当然找他过来商量。
高仲和道:“我马上问清楚。”
项诚因为七一当日发生的爆炸案专门召见了文浩南,目前他还并不知道省厅对文浩南工作的调动,项诚的脸色非常难堪,全国上下反复强调要和谐安定,平稳迎接七一的到来,可文浩南这边偏偏不给自己省心,又闹出了一出爆炸案,虽然没有人员伤亡,可是已经将项诚积压许久的火气给勾起来了,文浩南刚一走进他的办公室内,项诚便怒道:“文浩南,你这是要闹成怎样?”
项诚被他气得浑身发抖,这厮实在是太狂妄了,以后再有什么高官子弟往自己这里任职,说什么都要顶住,这帮小子实在是目中无人,嚣张跋扈。项诚道:“文浩南,不要把责任推给别人,在你之前,我经历了两任公安局长,在他们的任职期间中,也没有像你这样频繁出事。”
高仲和道:“宋书记,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圆满的交代。”
宋怀明在这方面对张扬拥有相当的信心:“他说能就一定可以。”
高仲和接到宋怀明的电话后很快就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内,高仲和笑道:“宋书记,这么急把我找来,是不是有重要任务给我?”
宋怀明又道:“你是为张扬可惜呢,还是为嫣然可惜?”
文浩南留意到荣鹏飞直接用上了公安局长这个称谓,而不是他目前所担任的代局长,这等于向他表明,之前他在北港的工和*图*书作只是一个过渡。
“谁?”
刘艳红道:“北港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刘艳红道:“我现在整天躺在床上,闲得无聊,只能靠强烈的八卦心来打发寂寞时光,东加长李家短的事儿我都关心,更何况你是我的老同学,张扬和嫣然那俩孩子我都特别喜欢。”
高仲和叹了口气道:“其实当初我也不赞成把文浩南放在北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去北港,鹏飞帮他说话。所以我才……”他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头道:“这才去了几天,就接连不断的遇到麻烦。”
文浩南道:“你们领导作出决定至少也要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北港的事情我刚刚才找到一些线索,你们就要把握调走,等于让我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
刘艳红道:“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够重新站起来,不过张扬说我应该可以。”
宋怀明道:“平时我工作忙,难得抽时间过来,所以啊,还是送一盆长久的,君子兰,花中君子,我觉得很适合你。”
文浩南虽然心中不服气,可是他并没有当时就顶撞,低声道:“我会处理这件事情,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
项诚道:“你最好做好思想准备,这件事影响会很坏!”
想起刘艳红的这次劫难,宋怀明不禁叹息,他低声道:“艳红,你现在有没有想起当初到底为什么要急着去荆山?”
刘艳红道:“我听说嫣然和张扬分手了?”
刘艳红道:“今天是七一吧,你今天的事情肯定很多,何必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
刘艳红道:“兼而有之。”
项诚并不是危言耸听,在这样一个特殊日子里,发生在北港公安局大院内的爆炸案很快就传到了省里。宋怀明听说这件事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罗慧宁就已经从香港打电话过来。她只说了一句话:“怀明,我不希望浩南继续呆在北港。”
荣鹏飞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愿去想,可身在体制中,很多事情不能不考虑清楚,文浩南的事情证明当初我有欠考虑,当然不想再重复一件同样的事情。”
宋怀明道:“人活在世上不能只为了工作,我们这些国家干部,也要允许有自己的生活,你说是不是?”他将君子兰放在窗台上。
宋怀明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高仲和道:“我倒是有个合适的人选。”
文浩南本来是想将上头调走自己的事情跟他说,可没想到两句话没说完就呛了起来,他对项诚也是打心底看不起的,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出门的时候正遇到了前来找项诚汇报工作的张扬。
宋怀明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好问的。炸毁了一辆警车,并没有人员伤亡。”
文浩南停下脚步,冷冷看着张扬。
宋怀明从一开始的时候就不想把文浩南放在北港,张扬私下里也不止一次向他反应,文浩南在北港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他们的布局,但是他身为省和*图*书委书记并不方便干涉这样的小事,如果他直接过问文浩南的事情,肯定会让别人产生想法。甚至会因此而生出疑心。
文浩南脸都绿了,这厮这会儿该不是故意出来幸灾乐祸的吧?他盯住张扬,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我走,你是不是特别开心?”
高仲和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让你去处理,就是让你去问喽。”
宋怀明道:“不是给我交代,是给文家交代,别搞得最后大家都难做。”
高仲和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宜早不宜迟,还是你亲自去处理这件事,文浩南那小子脾气有些倔,这帮高干子弟,身上都有些臭毛病,你对他也不必太宽容,如果不服从工作安排,就给他一个处分!”
高仲和道:“我也了解过一些情况,其实这次做决定要将文浩南撤回来,一是因为文家的强烈要求,还有一个原因是这个位子由他来坐太危险了。”
高仲和道:“不是要考虑,而是马上就得去办。”
宋怀明道:“那就让他们共同进退好了,文浩南的事情必须要处理好。”
项诚怒道:“什么意思?你身为北港市公安局代局长,你看看你来到北港之后的工作,一团糟,简直是一团糟,我反复强调过,一定要确保社会安定,一定要平稳和谐地迎接七一,可你倒好,看看都搞成了什么样子?非得要用爆炸这种方式来喜迎七一吗?”
荣鹏飞表情愕然道:“他是南锡公安局长,难道要将他平调到滨海担任公安局长?他个人未必愿意吧?”
“让文浩南和他互换位置,我看可行。”高仲和铁了心要马上将文浩南调离北港。
荣鹏飞道:“浩南,这件事上头已经做出了决定。”
文浩南道:“荣厅,我要抗议!”
“抗议无效!”荣鹏飞说完又停顿了一下,语重心长道:“浩南,你不要让我们再担心,也不要让父母担心。”
爆炸案发生之后,文浩南没有接到父母的电话,他严令封锁消息,希望可以瞒过家人,可同时心里又清楚,这件事肯定瞒不过去,果不其然,当晚就接到了荣鹏飞的电话,告诉他要调他去南锡公安局工作。
荣鹏飞道:“赵国强是泰鸿老总赵永福的儿子,是江副总理的外孙,走了个文浩南,去了一个赵国强,这是不是没什么分别?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的这次调动难保不会让赵家人产生想法,甚至得罪他们。”
荣鹏飞道:“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放一颗炸弹在他的汽车里?这件事实在太蹊跷,放炸弹的目的不是为了谋杀他,而是为了制造影响,逼他从滨海走人!”
“赵国强!”
荣鹏飞这才想起自己居然忽略了赵国强是高仲和从云安带来的事实,谈到对赵国强的了解,自己肯定不如他。荣鹏飞道:“赵国强和张扬之间好像有些矛盾吧?”
宋怀明道:“北港刚刚发生的爆炸案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