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7章 叛乱

几名士兵几乎在同时点了点头。
张扬帮助金尚元点穴止血,低声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外面有几百名士兵,将这里层层包围。”
金敏儿点了点头,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电话向张扬歉然笑了笑:“家里来的。”她接通了电话。用韩语道:“喂,小妈,什么事情?”
车明昊一把抓住金敏儿的头发。
车明昊放开了金敏儿,金敏儿愤怒地啐了他一口。车明昊扬起右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打得金敏儿摔倒在地上,金尚元冲上去用身体护住侄女,却因此而遭到几名士兵的拳打脚踢。
车明昊的中文还算不错,询问了张扬的一些资料,填好之后,向张扬道:“张先生请稍候,我将这份材料送给夫人,如果得到她的允许,您就可以去见将军。”
车明昊微笑道:“将军不用心急,你会见到她的。”他向身边的卫兵点了点头,他们押着金承焕站起身来,金敏儿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不可以,你们不可以带走他!”
张扬向她笑了笑,眨了一下眼睛,向他们做出了一个在房内等待的手势,然后拉开房门大模大样的走了出去。
一名士兵冲上来按住她的肩头。
崔贤珠尖声道:“回答我!”
剩下的两名士兵慌忙举枪准备射击,可张扬动作的速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转瞬之间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双手分别扣住他们的咽喉,用力捏下,硬生生将两人的咽喉捏碎。
项诚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对于年轻人,我们要宽容一些,落井下石的事情不需要去做,也不屑于去做。”
张大官人很是郁闷,这帮南韩士兵就这么待客的?自己好歹也是金家的客人,看在金敏儿的面子上张扬并没有马上发作,而是退回到房间内,他刚刚回到位子上坐下,就听到外面响起锁门的声音,两名韩国士兵竟然把房门反锁了。这下张大官人开始感觉事情不对了,就算是要核查自己的身份,也没必要把自己给关起来吧?
重症监护室位于急诊大楼的四层,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前,张扬又被拦了下来,根据院方规定,不允许直系亲属之外的任何人探望。
崔贤珠道:“金家只有一个公主,呵呵,你们在乎她,所有人都宠着她,没有人敢伤害她,甚至平时都没有男人多看她一眼……”她的双目转了转,想到了一个恶毒的念头,她转向身边的士兵道:“金敏儿漂不漂亮?”
金尚元道:“你背叛了金家。”
张扬道:“我跟你一起回去。”
金承焕道:“让崔贤珠过来见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关系,你们也是为了金将军的安全着想。”
金承焕道:“你出卖了我!”他说完,抿了抿嘴唇又道:“我女儿和我大哥与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我留下,你让他们走。”
金敏儿道:“太隆重了一些,不过hetushu.com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崔贤珠道:“你根本不了解你的父亲,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就是自己,在他心中,权力才是最重要的。你也很重要,至少比我重要得多!”崔贤珠盯着金敏儿流露出嫉恨交加的目光。
张大官人听不懂韩国话,皱了皱眉头。
那保镖仍然充满戒心地看着张扬。
金敏儿拼命挣扎厮打着,她试图冲向窗口,宁愿跳楼而死也要捍卫自己的清白之身。可是她才跑出两步,就被一名士兵伸腿绊倒在地,两名士兵每人拖着她的一条腿,向后面牵拉,几名士兵爆发出一声声狞笑。
金敏儿含泪道:“我爸突然昏迷过去,情况非常严重,目前正在青禾医院抢救。我必须马上赶回汉城,我必须现在就走……”金敏儿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金敏儿和张扬一起离开了市政府一招,她舒了口气道:“这样的应酬真是头疼啊!”
金敏儿道:“张扬,你留下来,我去里面探望父亲,马上出来。”
张扬道:“我认识夫人,你告诉她,我过去曾经帮她治过病。”
一名士兵率先向金敏儿走去,金尚元宛如一头暴怒的雄狮,不顾一切的站起来,用头颅向对方撞去,却被那名士兵一脚踢中了肚子,另外几人冲上来抓住他摔倒在地上,抬起穿着战斗靴的大脚疯狂地踏在金尚元的身上。
“放开我!”金敏儿凤目圆睁。
金承焕搂着女儿的肩头,表情极其的坚毅。
车明昊微笑道:“好的!”
金承焕在四名荷枪实弹的士兵的押解下进入汽车内,张大官人藏身在树冠内亲眼目睹了他被押走的场面。张扬不敢轻举妄动,不仅仅是因为医院内有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南韩士兵,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金敏儿还在这些人的手中,如果他贸然出手,肯定会让金敏儿的处境更加危险,张大官人心中还是有杆秤的,目前这群士兵正处在高度警戒之中,即便是金承焕被带走,一时半会儿他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当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将金敏儿救出险境再说。
金尚元拥着金敏儿的身躯,低声道:“别怕,有我在这里,不会让他们伤害你。敏儿,你为什么会突然回来?”
张扬笑道:“北港市的一二号人物亲自出面设宴款待,你金大小姐的面子可以啊!”
“别跟我说背叛。我早就厌倦了你们金家的虚伪,厌倦了你们脸上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表情。金尚元,当初我嫁入金家的时候,你是反对最为激烈的一个,这些年来,你从未给我过好脸色,觉得金家的门楣高贵吗?”崔贤珠的声音阴冷可怕。
一名身穿军装的男子从一旁走来,他是金承焕的副官车明昊,和金敏儿很熟,向金敏儿道:“小姐,你先进去探望将军,我负责给这位先生登记,必须确认身份之后,获得夫人hetushu.com的允许才能入内。”
此时金钱似乎对几名士兵失去了诱惑力。
车明昊道:“我无权作出这样的决定,你们的命运并非掌握在我的手中。”
金敏儿秀眉微颦,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爸爸这样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宫还山听得很认真,他虽然有些灰心,但是他并不甘心,过去他曾经一度寄希望于项诚,在薛老去世之后,连项诚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又怎能保佑自己?项诚的话分明在提醒他什么,项诚目前是不可能为自己出头的,而且他也没有影响大局的能力,但是张扬和龚奇伟之间恶劣的关系却浮现出一丝契机,如果张扬和龚奇伟的矛盾公开化,他们拼一个两败俱伤,或许自己可以获渔人之利。
张大官人留意到金敏儿接到电话之后瞬间变了脸色。一张俏脸因为紧张而失去了血色,握着手机的手也颤抖了起来,合上电话。美眸之中隐然泛起泪光:“张扬,不好了……我……我爸……他……”
崔贤珠道:“想不想得到她?现在我把她交给你们了。”
金敏儿怒道:“我的话你没听到?”
电话那头崔贤珠道:“情况已经稳定了,现在在重症监护室,你大伯在陪着他。”
车明昊道:“不是我背叛你,是你背叛了国家,背叛了政府,居然要阴谋推翻总统,建立以你为首的政权,只可惜你高估了自己的能量。”
金敏儿道:“让他上车!”
张扬笑道:“好客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我们只是为了表达对客人的尊重,而不是利用这种方法让你们无法拒绝,合作的事情当然要双方都可以得到利益,你们还是综合考虑之后再做决定。”
眼前的一切已经证明之前关于金承焕病重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谎言。张大官人正准备重新潜入大楼的时候,看到一辆灰色林肯车停在急诊楼前,一名士兵率先下车,拉开了车门,崔贤珠身穿草绿色短袖衫,下着卡其色军裤,显得干练十足,她步履坚定地走了下来。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舒了口气,缓步走向大楼内。
张扬低声道:“咱们只有杀出去。”他杀死了六名士兵,剩下了不少武器弹药,他将武器分配之后,向金敏儿道:“我突前,你断后,金先生在中间。”
金敏儿拉动枪栓,经历了刚才的惊魂一刻,直到现在她仍然没有完全安定下来。
金敏儿道:“不,要走一起走,我不会把您一个人留下。”
张大官人开始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麻烦之中,这是一场针对金承焕的军事行动,或许是一场军人政变。他举目望向刚才逃生的窗口,窗口内浓烟滚滚,那帮南韩军人压根没想留给他活路,张大官人恨得牙痒痒的,麻痹的,这帮棒子,看老子能饶了你们才怪。
崔贤珠摇了摇头道:“我要你亲眼看着,金家http://m•hetushu•com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的小公主如何被男人践踏,如何变成一个辗转承迎的荡妇!”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门外走去。
崔贤珠摇了摇头,她忽然掏出,瞄准了金尚元的头颅,金敏儿尖叫道:“不要!”她试图冲上来护住大伯。崔贤珠扣动扳机之前,枪口偏离了原定的方向,子弹射中了金尚元的肩头,鲜血从金尚元的肩头迸射出来,他捂住肩头,指缝中,鲜血汩汩流出,但是金尚元的目光中仍然不见任何的畏惧。
张扬脱下士兵的衣服,挑选了三件干净的,让他们换上,自己也换上了其中的一套,凑在窗前望去,看到大楼四周全都有士兵驻守,想要不惊动这些人悄声无息地冲出去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飞行途中。金敏儿明显的坐立不安,幸亏张扬在一旁始终相伴,她才渐渐平复下来,金敏儿的手紧张地抓住张扬的大手:“张扬,我不明白怎么会突然这样,我来中国的时候,我爸的身体还好好的。”
金敏儿尖叫道:“大伯……”
金尚元大声嚎叫着:“放过她,放过她,我可以给你们钱……”
房门在崔贤珠的身后关闭,室内的六名士兵对望了一眼,他们目光落在金敏儿的身上,同时露出淫邪的笑容。
车明昊笑着摇了摇头道:“将军,听到枪声,您是不是感到血液沸腾?仿佛又置身于战场之中?”
张大官人抬起头,两人看到他的面庞不由得错愕万分,张大官人一刀捅入其中一人的眼眶,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另外一人的头颅,一个逆时针的拧动,喀嚓一声,那厮的颈椎被他拧断,一声不吭就见了阎王爷。
虽然反应及时,张大官人还是被气浪震得头脑发懵,他摇了摇头,看到下方十多辆军车集结,二百多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将急诊楼层层包围。
张大官人藏身在树冠之中,望着那帮南韩军人在医院内布置,整件事肯定是一个阴谋,金敏儿现在不知情况如何?金承焕到底有没有生病,一切难道都是崔贤珠设计的圈套?
另外两名士兵也向她走了过来。
金敏儿上车之后,马上就拨通了小妈崔贤珠的电话:“小妈,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几名士兵都不敢说话。
张扬道:“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多少还懂些医术,应该能够帮的上忙。”
金敏儿一张俏脸变得苍白,美丽的瞳孔因为极度的惊恐而骤然收缩。金尚元怒吼道:“畜生,你不可以这样对待敏儿!”
从子弹和手雷的轮番轰炸中幸运逃生的张大官人,宛如天神降临般出现在监护室内,他就势从那士兵的腰间抽出军刀,以惊人的速度冲到两名拖拽金敏儿的士兵面前,一刀就切开了一名士兵的咽喉,那士兵的脖子随着刀锋裂开,鲜血如瀑布般狂涌而出。张扬反手将军刀刺入另外一名士兵的心脏位置,迅速和-图-书拔出军刀,脱手向前方投掷而出,正钉在一名举枪的士兵额头,直至没柄,那士兵直挺挺躺倒在地上。
“放开她!”一个愤怒的声音低吼道,那名抓住金敏儿肩头的士兵转过头去,他看到一只拳头在眼前迅速变大,然后听到自己的头颅骨和对方拳头撞击在一起的声音……骨骼的碎裂声,他看到雪白的脑浆和鲜血飞速涌入自己的眼眶,视野随即变成了一片黑暗,然后他的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
张扬起身准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听到拉动枪栓的声音,张大官人的神经顿时绷紧了,他几乎在瞬间就反应过来,迅速扑倒在地面上,就在同时,子弹从房门外疯狂扫射了进来,呼啸着从张扬的身体上方飞掠而过,随即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有人向房内扔入了催泪瓦斯,房间内到处弥漫着白烟,枪声稍稍平歇之后,又响起拉环落地的声音,两颗手雷扔入房内。张大官人以惊人的速度冲向窗户的位置,用身体撞开了窗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室内响起,火光和气浪拍击在张扬的身上,张扬周身的护体罡气激发而起,随着这股强大的气浪,身体在空中连续翻腾,冲入下方枝叶茂盛的大树树冠内。
金承焕怒吼道:“放开她,我跟你们走!”金承焕虽然已经沦为阶下囚,但是雄风犹在,他的大喝声让房间内的所有人为之一震。
金敏儿哭着扑入张扬的怀中,张扬拥抱着金敏儿,宽慰道:“没事,有我在,你不会有事!”他从地上捡起一把交到金敏儿的手里,来到金尚元身边,看到满脸是血的金尚元被打得晕厥了过去,张扬摁压他的人中穴,帮助金尚元醒来,金尚元看到张扬到来,侄女安然无恙,不由得喜极而泣。
金敏儿挥拳打向那名士兵,那士兵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狞笑道:“我喜欢野蛮点的女人。”
张大官人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他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只金承焕还活着,自己应该就会有办法。三辆奔驰车驶入了位于汉城东南的青禾医院,金敏儿一下车就匆匆向重症监护室跑去,张扬紧跟其后,进入急症大楼的时候,看到门外有士兵驻守,由此可以看出金承焕在南韩政坛的重要地位。
张扬道:“我们的诚意是不是很足,蓝星如果落户滨海,肯定会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和最优惠的政策。”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仁川机场降落,早有三辆黑色奔驰车等候在那里,他们一下飞机,就直接登上了汽车,张扬本想跟着金敏儿上车,却被一名黑衣保镖拦住去路。对方的目光充满了警惕,显得颇不友善。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张大官人已经将房间内的六名士兵全部解决,他恼恨这帮人意图冒犯金敏儿,下手绝不留情,一个活口都没有剩下。
那名保镖这才向后撤了一步,张扬跟着金敏儿一起坐进了车和_图_书内,两名保镖也跟着坐了进去,气氛让人感觉有些沉闷而压抑。
这种时候,金承焕的安全问题肯定被提升到相当的高度,张大官人表示理解,他跟着车明昊一起来到一旁的休息室内,车明昊很客气地邀请张扬坐下,拿出一份登记材料道:“张先生,对不起,根据夫人的吩咐,我们必须要先确认您的身份,希望你不要见怪。”
门外有两名士兵值守,刚才里面的动静他们也听到了一些,只是以为自己的同伴再干好事,脸上都带着暧昧的表情,看到张扬低头出来,其中一人用韩语道:“你们爽够了没有,该换我们了。”
金尚元道:“张扬,你带敏儿走吧,我留下!”
金敏儿点了点头:“我马上就到。”
张大官人坐在那里,足足等了十分钟,都不见车明昊回来,他开始感觉到有些奇怪,这棒子军官该不会把自己给忘了吧?张扬起身向房门走去,伸手拉开房门,却看到门外两名荷枪实弹的军人站在那里,对他虎视眈眈,极其的不友善,其中一人用韩国话吆喝了一声。
金承焕道:“混账,你居然背叛我!”
张扬握住她的手,安慰她道:“你不要紧张,慢慢说,有我在,不用怕。”
当天晚上十点。蓝星集团总裁金尚元的私人飞机降落在北港机场,张大官人在短时间内就已经交代了一切,陪同金敏儿一起登上了飞机。这里是他的地盘。出去很简单。至于落地南韩之后的事情,有金敏儿为他解决。
金尚元吃惊地看着崔贤珠。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南韩士兵又用英语吼了一句,这下张大官人听明白了,是让自己进去,不然他就不客气了。
金敏儿也听到了枪声和惊心动魄的爆炸声,她的俏脸因为担心而完全失去了血色,父亲金承焕,伯父金尚元就在她的身边,身后六名荷枪实弹士兵举枪瞄准着他们。
金敏儿道:“你们国家有句俗话,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段,受到你们这么热情的接待,我都不好意思不在滨海投资了。”
宫还山若有所悟,端着那杯茶呆呆出神。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想进去看看他的情况!”张大官人纵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在没有见到病人的情况下判断出他的病情。
金尚元宛如疯魔一般,忽然一口咬住了身边士兵的耳朵,用尽全身的力气,他听到那士兵软骨的碎裂声,感觉到咸腥的血液涌入自己的口中,士兵剧痛之下,用枪托狠砸在金尚元的面门上。
金尚元道:“崔贤珠,你恨我,恨金家,但是敏儿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你放了她!”
车明昊点了点头道:“带走他!”
崔贤珠来到金敏儿的面前微笑点了点头道:“敏儿。果然是个孝顺的孩子。”
金敏儿擦去唇角的鲜血:“大伯。是我小妈……”金敏儿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完,因为她已经看到了小妈崔贤珠在两名士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