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38章 杀出一片天

金敏儿噙着泪水抓住他的手腕道:“不要,那飞机是我们的。”
直升机飞到汉江南侧的江南港,这里是蓝星集团下辖港口之一,张扬和金敏儿跳落到地面上,金敏儿这才看到张扬的肩头染上了不少的鲜血,刚才在脱离险境的时候,还是有流弹伤到了张扬。
可金尚元实在是太过紧张,并没有将手雷的拉环拉开,直接就将手雷扔了上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武装直升机在空中化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然后这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向楼顶坠落而来。落地的时候又发生了二次爆炸,机身在爆炸中分解开来,散落的螺旋桨宛如一柄巨刃向张扬盘旋飞舞而来。张大官人及时俯卧在地上,螺旋桨贴着他的身体飞了过去,尖端深深刺入墙体内。
权正泰看到了站在门前的张扬,微笑向他走了过去,来到张扬面前,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张先生,幸会!”
张扬呼了口气,此时楼下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金尚元和金敏儿端起冲锋枪,向楼梯下扫射。他们根本没有看到目标,只是利用火力网织成一道防线,阻挡住敌人的前进。
张扬带着他们来到通往顶层平台的铁门,张扬刚刚推开铁门,一排子弹就射了过来,幸亏他及时躲开,子弹射击在铁门之上火星四溅。
权正泰点了点头道:“想要获取别人的信任,就必须要拿出诚意,张先生认为我说得对吗?”
空中直升飞机闪烁着红色的灯光,来到了楼顶上方,金尚元冲出去向飞机挥舞着双手,忽然从直升飞机之上,一颗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白烟,宛如一条毒龙般向下射来。金尚元的身躯僵立在那里,他这才意识到这架飞机并不是前来营救他们的。
当初建设这栋别墅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安全问题,在其中设置了机关暗道,当然这个秘密只有金家自己人知道。
守住出入口的三名士兵相互交流了一下,最终由两名守住电梯入口的士兵向这边走了过来,他们去检查配电室发生了什么状况。
金敏儿帮他将伤口包扎好之后,张扬起身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他对许昌元那帮人并不能完全信任。
手雷在空中翻滚,金尚元和金敏儿同时色变,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张大官人及时赶到,一脚踢在手雷上,将那颗手雷又踢了回去。
对方连续三波攻击都被张扬打退,他们损失了七名士兵,终于不再盲目进攻。
提起父亲和伯父,金敏儿不由得又落下泪来。
权正泰向大使馆门外看了看道:“如果我要是带其他人过来,张先生会不会进入使馆?”
两名士兵虽然察觉到拐弯处可能有埋伏,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会遭遇到如此迅猛的火力。看着那颗滚过来的手雷。两人吓得转身就扑倒在地面上。
张扬带着金尚元和金敏儿进入电梯,他按下顶层和图书之后,用枪托砸开电梯顶部的天花板,帮助金尚元和金敏儿爬了上去。
张扬将汽车停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和金敏儿一起走了进去,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金敏儿叫了两份快餐,自己却没多少心情吃,她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究竟应该往哪里去。
从权正泰的这句话,张扬就已经意识到对方通过电话号码锁定了自己目前的位置,他淡然笑道:“刚来,公务出差,我来这里本想拜会一个朋友,可是却失去了她的下落。”
金尚元战兢兢站起身,跟在张扬的身后,金敏儿在他的后方。
金敏儿道:“跟我来!”她按下了床头的一个开关,右侧的衣柜缓缓移动开来,从中现出一个隐秘的洞口。
武装直升机将电梯房锁定,就在飞行员准备发射第二颗火箭弹的时候,一个身影从电梯房中冲了出来,张扬手中握着一颗手雷,用尽全力向直升机投去,在他的全力投掷下,这颗手雷无异于出膛的炮弹,在空中高速奔行,击碎了直升机的挡风玻璃落入了机舱内。
张扬和他握了握手道:“权先生一个人来得?”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好,就让咱们一起杀出去!”
来到通道的拐角处,张扬向走廊内望去,看到电梯前有两名士兵守卫,安全出口处站着一名士兵。干掉这三个人并不难,可是张扬生怕过早的惊动其他人,到时候这些士兵蜂拥而至,势必给他们的逃生计划增加难度。
这里的防守并没有想像中严密,只有两名士兵负责守卫,其中一人被张扬射杀,另外一个也是双腿中弹,正躺在地上哀嚎,张扬走过去,照着他的脑袋上补了一枪。
张扬找到仍然沉浸在悲痛中的金敏儿,此时空中又有一架直升机向这边飞来。张扬摸出一颗手雷,准备在它发动进攻之前将之击落。
一旁的车库内,停着一辆山地摩托车,张扬拉开车衣,跨上摩托车,启动了引擎,在沉闷的轰鸣声中,带着金敏儿绝尘驶向前方的坑道。
他们来到位于汉江以北的南山,在这里金家有一座别墅,外人很少知道。
张扬身上被流弹射中三处,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及要害,张扬以内力将弹头逼出,金敏儿帮他敷上金创药,看到张扬因为自己受伤流血,不禁泪光盈盈。
权正泰又陷入长久的沉默中,他明显在考虑着什么,许久方道:“你在那里等我,我二十分钟后赶到。”
张扬低声道:“这是一场军事叛乱,单凭我们两个人,很难扭转局势。”
张大官人无法信任权正泰,但是目前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权正泰已经成为他寻求帮助的唯一选择。
直升飞机发射完火箭弹之后,在楼顶盘旋,一名抢手手握轻机枪向下方疯狂扫射,张扬拉着金敏儿躲避到电梯房后,直升飞机在空中行进,绕和-图-书过电梯房寻找更好的射击位置,在缺少掩护的楼顶,张扬和金敏儿几乎无所遁形。
一轮弹雨过去之后,守在门外的四名士兵方才发现电梯内空无一人,他们面面相觑,以为刚才的情报有误,就在这时候,张扬将一颗手雷朝门外扔了出去,蓬!地一声巨响,冲击波震得电梯一阵摇晃,金敏儿立足不稳,惊呼一声,从电梯上落了下去。
金敏儿点了点头道:“我爸爸说过,这世上只有大伯和他是最值得信任的。”
望着充满忧伤的金敏儿,张大官人不禁生出怜惜之情,他轻声道:“敏儿,不如你先跟我离开南韩,躲避一下风头再说。”
金敏儿打开电视,夜间新闻正在播出。根据政府新闻报道,她的父亲金承焕因为突发急病住院,这件事情是由政府发言人公布的,金敏儿看完向张扬道:“他们并没有将事实告诉公众。”想起家人的遭遇,金敏儿又禁不住流下泪来。
金敏儿道:“我不可以放弃我的家人……”
张扬一把抓住金敏儿,将她压倒在地上,用身体护住她的娇躯。
张扬让他们找好隐蔽,此时铁门传来撞击声,赶过来的叛军士兵正在撞击铁门。
张扬道:“我守住出口,等飞机来了,你们先上去。”
张大官人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的手腕抓住,将金敏儿从生死关头挽救了回来。
权正泰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颇感惊奇,他诧异道:“张先生什么时候来的汉城。”
张扬距离金尚元较远,等他意识到这架直升机是敌方为了剿杀他们而来,已经晚了。
他们来到黄善浩所住街区的时候,黎明即将到来,张扬开着一辆黑色起亚轿车驶过瑞南街27号门前,看到靠近门口的半侧道路已经被警车封锁了,金敏儿凑在车窗前望去,正看到头发花白的黄善浩被六名军警押解出来。她咬了咬嘴唇,临来的路上她已经考虑过这个可能,既然她能够想到黄善浩,那么那些父亲的政治对手们一样可以想到,果然他们已经抢先下手了。
两名士兵来到拐角处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其中一人停下脚步,向另外一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其中一名士兵拿起一旁的垃圾桶,向拐角处扔了过去。
张大官人笑了笑,他在南韩并没有太多的关系,唯一能够想起的就是权正泰,之前他和权正泰打过几次交道,但是他搞不清权正泰究竟是为谁服务。可目前的状况下,张扬也只能冒险一试了。
小型直升机飞到了楼顶上方,因为楼顶上一片狼藉,直升机根本无法降落,只能放下救生绳。
张扬道:“不会,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我仍然会向你伸出手去,如果你带来的是我的敌人,我会把他们全部干掉!”张大官人压根没把几个高丽棒子放在眼里。
张扬点了点头道:“大局面前。很多人都会和*图*书重新选择,敏儿。看来咱们只能大开杀戒了。”
张扬一手揽住金敏儿的娇躯,腾空飞跃而起,抓住救生绳,直升机及时向空中升去。
伴随着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暴雨般的子弹向电梯内倾泻。
许昌元拉开其中的一辆车门,张扬却让他们将其中的一辆车交给自己亲自驾驶,许昌元他们在前方负责带路,这也表明张扬对许昌元这些人并不是完全的信任,金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很难保证这些下属对他们依然忠诚,而且张扬对这些人并不了解,经历了刚才的那场生死搏杀,张扬更加不敢轻易冒险,他必须要保证金敏儿的安全。
张扬道:“此一时彼一时,任何事情都需要小心谨慎。”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心中对张扬的情意已经表露无遗。
张扬抿了抿嘴唇,点了点头,柔声道:“你先吃些东西在说,我去打个电话。”他指了指外面的公话亭。
权正泰笑道:“如此说来,张先生是在考校我的诚意喽!”
金尚元道:“坚持十分钟,就会有直升飞机过来接应我们。”
从金敏儿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里,金敏儿道:“不要太久。”她的话中充满了对张扬的依恋。
张扬枪中的子弹打完,扔在了地上,然后从金敏儿的手中接过了另外一支枪。
张扬笑道:“十分钟,小意思。”他转向金敏儿,看到她明艳不可方物的俏脸之上也沾染上了不少的污痕,笑道:“怕不怕?”
金敏儿道:“许昌元跟随金家多年,完全可以信任。”
张扬道:“敏儿,这里并不安全,先离开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三人重新回到电梯内,外面到处都是血肉横飞的场景,当真是触目惊心,金敏儿不忍卒看,紧紧闭上双眸。
权正泰道:“张先生,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帮上你。”
别墅下方的密道和前方的矿道相同,这段矿道是二战时期日军留下的,蜿蜒崎岖,地下部分长达十多公里。位置隐秘,地形复杂,加上废弃多年,这也是金家选择这里建设别墅的原因之一,金敏儿逃生后选择来到这里,也是她经过一番考虑后的抉择,不仅仅是张扬对许昌元抱有怀疑,她也一样,现在这世上她唯一能够信任的只有张扬。
铁门被撞击开来,张扬举起冲锋枪瞄准铁门的方向疯狂射击,两名率先冲入的士兵,被子弹击中,命丧当场,迅猛的火力压制着对方不得不重新退了回去。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放心,我马上就回来。”他贴着墙根向后方找去,来到配电室前,找到了总闸,迅速拉了下来。
张扬道:“还是我去!”他将两颗手雷交给金尚元:“如果被他们发现,就将手雷丢出去!”
张扬摇了摇头,两辆黑色现代越野车来到他们的面前,从车内下来了四名男子,m•hetushu.com为首一人是蓝星集团保安部长许昌元,他向金敏儿躬身行礼道:“小姐,金先生和金将军他们……”
张大官人和权正泰一样都是孤身前来,金敏儿就在附近的车内,在证实权正泰是否可信之前,张扬还不能冒险让她现身。
张扬道:“青禾医院吗?昨晚我途径那里的时候听到了枪声。”
张大官人找好掩护,手中冲锋枪瞄准了铁门。
整个四层顿时陷入一片漆黑,可没多久应急灯就已经亮了起来。
这里的枪声和爆炸声已经惊动了周围布防的士兵,他们从四面八方向这边包围而来。想要从正门冲出去已经是不现实的事情,金尚元忽然想起了什么:“楼上。上面有直升机坪!”
张扬跟随金敏儿走入密道,随着内部电梯进入到别墅下方六米的地底,金敏儿将出口锁死,以免被那些人发现追踪而至。打开密码锁,进入一旁的设备间,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武器装备,金敏儿挑选了两件防弹背心,其中一件递给张扬,张扬又选了两把手枪,数十柄飞刀,金敏儿选择的武器则是复合弓,她从小射箭,射术极其高超。
垃圾桶当啷一声落在地上,金敏儿举起手中枪连续扣动扳机,不过她的子弹全都落空。一时间枪声大作,金尚元也将手中的手雷向外面扔了出去。
金敏儿摇了摇头:“不,我必须要救出爸爸……”她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半个小时后,他们驶出了出口。月色很美,静静挂在中天之上,金敏儿清丽绝伦的俏脸在月下显得无比苍白,突然之间,金家就发生了这样的惊天巨变,悲剧接踵而来,在这样沉重的打击下,她的内心几乎支离破碎。金敏儿搂住张扬的身躯,将俏脸紧贴在他的后背上,张扬沉稳而有力的心跳让她感到安慰,在他的身边有如找到了避风的港湾。
张扬搂着金敏儿的肩膀俯身向前方跑去,此时那帮士兵从通往天台的铁门中涌入,张扬拉下拉环,将手雷向那群士兵扔去,爆炸声中,又有几人被当场炸死。
金尚元惊喜道:“来了,飞机来了!”
金尚元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沿着右边走,一直走倒数第一间就是。”
权正泰听到张扬的问话,顿时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新闻中已经播出了,金将军突发急病,目前正在医院抢救,只怕我也没办法帮你联络到他。”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金尚元和金敏儿都是极其紧张,金尚元握着手雷,准备将这颗手雷随时扔出去。
子弹在空中呼啸,有几颗打在直升机的外部钢板上,发出尖锐的金属撞击声,张扬用身体护卫住金敏儿。直升机越升越高,带着张扬和金敏儿飞向深远的夜空。
张扬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来,金敏儿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你要小心!”美眸中充满了柔情。
金敏儿含泪道:“你有没有事和图书?”这个时候,这个世界上她能够依靠的人只有张扬,如果张扬再出事,她真的不知应该怎样了。
金敏儿也察觉到发生了什么,颤声道:“许昌元出卖了我们。”
张大官人缴了他们的武器,金尚元和金敏儿在他得手之后来到门外。
电梯在29层停下,张扬赶在电梯停下之前,也爬了上去。
金敏儿点了点头,用韩语向许昌元转述了张扬的意思。
两名士兵听到手雷没响。这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其中一人捡起那颗手雷,拉开拉环,向金尚元和金敏儿藏身的地方扔了过去。
金尚元从一名士兵的身上摸出了手机,他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用韩语大声交代着什么。
张扬道:“权先生能否帮我找到金承焕将军的家人?”
金敏儿道:“江罗道,瑞南街27号,黄善浩,汉江日报的社长,我爸爸最好的朋友。”
张扬安慰她道:“没事儿。我皮糙肉厚,这点伤算不上什么。”
张扬转向金敏儿低声道:“知不知道配电室在哪里?”
张扬却道:“不,二十分钟后,中国大使馆外,我在那里等你。”
张扬道:“当务之急是要找到你爸爸,只有他才知道应该怎么做。”此时外面的动静似乎有些不对,张扬从窗帘的缝隙向外望去,却见十多辆车已经来到了别墅外面。数百名荷枪实弹的特种士兵将别墅团团包围。
金尚元道:“我知道,这层的总闸就在右侧的控制室内,我去!”
此时夜空中传来直升飞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天台上的火力稍有减弱,张大官人一个鱼跃飞扑而出,他的身体在地面上连续翻滚,手中的两支冲锋枪回旋发射,守在天台上的两名士兵先后被击中,金尚元和金敏儿两人随后冲上天台,张扬关上铁门,利用枪身将铁门别住。
张扬道:“他值得信任吗?”
火箭弹射中了金尚元的身体,以他为中心爆炸开来,整个楼顶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亲眼目睹伯父被射杀的金敏儿痛不欲生。
权正泰是个精明人,通过和张扬的简短对话已经意识到张扬一定了解一些内幕,所以才主动约见张扬。对张扬的谨慎他也表示理解,二十分钟后,权正泰准时出现在中国驻韩使馆外。
两名南韩士兵本以为这下要将对方砸个粉身碎骨,却没有想到扔出去的手雷又被踢了回来。两人吓得只差把娘叫出来了,可惜他们没有机会了,手雷在半空中爆炸,两人的身体被炸得血肉横飞,张扬在爆炸结束之后已经冲入走廊。一枪放倒了站在安全出口的那名士兵,大声道:“快走!”
张扬微笑道:“我也这么看。”
爆炸过后,几十名士兵涌到了天台之上,瞄准空中正在升高的直升机不停射击。
金敏儿虽然伤心。可是直到眼前伤心对于事情没有太大的帮助,她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在这个时候必须选择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