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0章 血路

明将军道:“你不配做一个军人,我看错了你,从始至终,你只是一个政客。”
金承焕道:“你爱他吗?如果我让你替他去死你愿不愿意?”
车明昊的目光望着地上蔓延开来的鲜血,一种恐惧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金敏儿含羞将俏脸埋入他的怀中,忽然想起张扬刚才明明是被铐住的,却不知他的双手何时获得的自由:“你……你的手……”
车明昊的牙关打颤,却说不出话来。
金承焕呵呵笑道:“说得冠冕堂皇,无非是掩饰你自私的目的罢了,说什么半岛统一,你根本没有想过,是不是很希望我们的导弹落在北方的土地上,一旦战火燃起,那么总统就会成为首当其冲的罪人,而我也必然要为这件事承担责任,最终的利益获得者只有你和你的同盟者,打得真是如意算盘啊!”
楼下的交火声惊动了二楼房间内的崔贤珠,她皱了皱眉头,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头,慌忙去拿抽屉内的手枪,刚刚摸枪在手。身后的房门就被踢开,张扬和金敏儿举枪冲了进来。
金敏儿驱车向外面驶去,那群士兵不敢发动进攻,生怕伤到了里面的崔贤珠。
金承焕从来都不是一个拥有慈悲心的人,尤其是面对自己的敌人,杀掉明将军,在他看来是一种尊重,让军人死在子弹下未尝不是一个美好的结局。但是对车明昊他不会给予这样的尊重,因为车明昊不配。
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张扬从脚步声判断出来了四个人,他低声让金敏儿平静下来。
在单向行驶的车道上逆行不但需要过人的勇气,更需要超人一等的技术。金敏儿的车技水平虽然不错,可是肯定没到专业车手的地步,但是人在生死关头,往往会被激发出自身的潜能,金敏儿显然如此,今天接连做出了可以让专业车手瞠目结舌的动作。
张扬道:“冲过去!”
崔志景道:“朝阳导弹防御系统的一半密码在你的手中,你也不想因为你的缘故而导致整个半岛生灵涂炭。
金承焕激动道:“没事就好,我现在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们注意安全,等着看新闻,局势稳定之后,会有新闻向公众播出。到时候你再和我联络。”
崔志景道:“金将军,我要你解除金兆忠的武装。”
军车内,几名士兵举起冲锋枪瞄准奔驰车疯狂施射,可是他们的子弹根本无法穿透奔驰车的车身。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用枪抵住崔贤珠的太阳穴。
金承焕道:“即使是我的玩物也要比当他的妻子尊贵得多,车明昊,你说是吗?”
金承焕道:“你本来几乎就要成功了,如果你更坚决一点,早一点杀了我,至少你有可能登上南韩的权利巅峰。”
金承焕望着崔志景。他的目光闪过一丝错愕。不过稍纵即逝,一旁的车明昊并没有觉察到。
金承焕道:“我们共事了这么多年,你骗不了我!”
权正泰道:“找到了,现在金将军已经被解救出来了,军方已经接到了他的命令。正在行动中。很快就会有消息向公众发布,你们留意电视新闻。”
崔贤珠道:“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不用多说,杀了我们就是!”女人在很多时候要比男人更加的硬气。
张扬落下,左侧车窗,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向对方的车轮扫射,越野车的右前轮胎被打爆,车身一沉,失去控制,在路面上翻滚起来,后方高速追赶的军用越野车躲避不及,撞击在己方的车身之上。
明将军道:“那就让我们静候事情的发展,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就会看到总统引咎辞职,就会看到国内漫天遍野反对你的标语和旗号。”
金承焕的现身粉碎了关于他重病的说法,而他做出了另外一个重要决定,就是和总统握手言和,揭穿了明将军的阴谋,政界和军界的联手成功粉碎了明将军挑起的这场叛乱,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已经将局面重新掌控在手中。
崔贤珠道:“你这个人永远都是这样,狂妄自大,我从未爱过你,又谈得上什么背叛?一直以来,你也没有把我当成一个人看待,只是将我当成一个玩物罢了。”
金承焕呵呵笑道:“崔志景,你应当是一个不错的说客,可惜我是个固执到底的人,不要妄图说服我,帮我转告你们的主人,你们针对我的行动只会引起一个结果hetushu.com。那就是半岛全面战争,金兆忠不会永远等下去的。”金承焕说完就再也没兴趣说话。
金敏儿挽着他的手臂,两人如同寻常情侣一样走入超市内。在超市的入口处,金敏儿找到了公话,按照预先联络的方式,联系上了权正泰。
金敏儿道:“我是担心车明昊对你开枪。”
明将军呆呆看着金承焕:“我没有别的要求,看在我们过去多年友情的份上,放过我的家人。”
张大官人道:“跟这贱人废什么话,杀了她就是!”
金承焕关切道:“敏儿,你有没有事?我已经自由了。你在哪里?我这就让人去接你。”
金敏儿驾驶着奔驰车从前方的匝道逆向驶出,一路之上再也没有遇到敌人的阻拦,两架战斗机在空中盘旋了一周,向远方驶去。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猛然将档位切换到倒档,油门瞬间踩到最大,向后方全速后退。
此时的金承焕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军装,精神抖擞风度翩翩,一扫这几日的颓势,KBR的负责人崔志景虽然被明将军所杀,但是他仍然将金承焕的位置精确定位,为了避免定位仪被叛军搜查到,崔志景当时是将定位仪吞下了肚子,所以成功躲过了对方的搜查,而KBR的特工们根据他传递的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突入金承焕被囚的地点,将金承焕救出。
金承焕道:“你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我的力量,你以为金兆忠会把导弹射向北方?”
金敏儿厉声道:“举起手来!”
黑暗会让时间变得漫长,金敏儿躺在张扬的怀中,心中有幸福也有忐忑,幸福因为张扬,忐忑却是为了父亲未卜的命运,她不知道崔志景此次前往能否成功?局势对父亲越来越不利,仅凭着KBr能否扭转眼前的局面?
南韩民众对于这场军方变乱了解的并不多,新闻中之前播出了金承焕因病住院的消息。当天晚上八点,紧急插播的新闻向全国宣布,总统和保安司令金承焕联手粉碎了一起图谋颠覆政府的叛乱,这次叛乱的策划者明将军在逃离汉城的途中被当场击毙。
房门被从外面打开,强烈的光束照射在张扬和金敏儿的身上,一人用韩语高声叫喝着,张扬听不懂韩语,可是金敏儿懂得,那人分明在说,干掉那个男的,把那女人带走。
张大官人大声道:“要走一起走!”他踢开车门,然后将金敏儿从里面抱了出来。此时他清晰地看到武装直升机发射出一枚火箭,火箭拖着长长的白烟,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迫近了奔驰车。
崔贤珠道:“杀了我,你杀了我!”
张扬怒吼一声,心中却明白,自己此时再跳恐怕已经晚了,轻功再牛逼终究还是牛不过火箭。张大官人搂住金敏儿将她压倒在地面上,运气全身的内力,打算以血肉之躯硬抗这次爆炸,虽然知道自己躲过此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明将军冷哼一声:“和平?自从南北分治,这个字眼早已不属于我们这片土地,国土分裂,亲人分离,有什么和平可言?”
权正泰的声音掩饰不住兴奋,他大声道:“你们没事吧?”
崔贤珠举起双手,忽然转身向后方发射,她扣动扳机的时候,张扬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腕,迫使枪口向上。连续几枪都射在天花板上,张扬反手一记耳光将她抽得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张大官人很少出手打女人。可这娘儿们实在不是什么好鸟。
两架F15战斗机并排高速驶来,同时发动了第二波的攻击,一颗导弹击中了武装直升机,另外一颗导弹击中了张扬和金敏儿后方三百米左右的高架桥,桥梁中断,随之被炸飞的还有六辆军用吉普车,三辆不及刹车的军车鱼贯从高架桥的断裂处冲了下去。
崔贤珠实在想像不出,他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张扬虽然勇武,可是毕竟被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剂,还专门将他的双手双脚铐住,想不到终究还是被他逃了出来。
明将军此时的目光冰寒彻骨:“能够活下来的,必须是支持我的人!”
金承焕点了点头道:“我不杀你,我会让人帮你把伤治好,顺便帮你做个整容手术,再把你送到赤岛监狱,那是一个充斥着野蛮和暴力的地方,你的外表一定会引起那帮犯人的注意,以后的日子里,你和-图-书可以尽情享受他们荷尔蒙的发泄。”
金敏儿点点头。
金承焕道:“想让我成为民族罪人吗?”
确信无人追随,金敏儿将汽车驶入附近一家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内,张扬抓起崔贤珠,将她塞入后尾箱内。
明将军道:“在我心中,你早已是了!”
崔贤珠想要挣扎爬起,金敏儿的枪口已经指在了她的头顶。
张扬道:“静候消息,希望崔志景能够成功。”
他们退到车库的位置,金敏儿打开车库的大门,启动了停放在那里的奔驰防弹车,张扬点中崔贤珠的穴道,将她扔到了后座上。
张扬来到崔贤珠身边一把将她拖了起来,留这女人暂时还有些用处,他和金敏儿一起押着崔贤珠向下走去,那些士兵看到崔贤珠落入他们的手中,果然不敢轻举妄动。
望着飞向自己头顶的军车,金敏儿惊得美眸圆睁,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反应速度,她迅速踩下油门,奔驰车向前冲去,军车擦着奔驰车的尾部落下,落地之后引发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而金敏儿操纵奔驰车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逃过了灭顶之灾,从大货车的左侧空隙中钻了过去。
崔志景有些错愕地瞪大了眼睛:“明将军……”
金敏儿道:“没事,有没有找到我爸?”
“那就是很久了!”
新闻言简意赅,并没有针对这次的叛乱做出详细说明。随后又附上了总统和金承焕先后和美国大使见面的新闻。这两则新闻传达给广大民众两个重要的信息,一是发生过叛乱。二是美国人介入了。当然很多细心人也从新闻中发现,总统和金承焕前所未有默契和谐。
明将军道:“还好我懂得这个道理在你之前。”
武装直升机被导弹击中,在空中爆炸,支离破碎的金属碎片散落的到处都是。
明将军道:“你过去给我们的印象是一个充满魄力的军人,让我们相信,你可以带领我们用武力夺回我们的土地,解救我们的人民,但是你最近所做的一切开始让我看清你的本来面目,你和总统没有任何的分别,你们在乎的是自己的权位,为了权力,你们可以忘记分裂的国土,为了权位,你们可以向美国人卑躬屈膝,无论你们谁在台上,维护的只不过是你们自身的利益罢了,什么民族大义,什么半岛统一对你们来说都无所谓。”
张扬轻抚着她的秀发,低声道:“放心,只要KBr能够救出你的父亲,事情就会出现转机,他在南韩军方的威望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撼动的,我看目前很多人都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你父亲重获自由之后肯定有能力平息这次叛乱。”
奔驰车优异的车身刚性让它在和军用越野车的连续撞击中不落下风,金敏儿操纵越野车一个灵活的变向,将越野车驶入通往高架桥的辅道。
崔志景离开了他的囚室。
明将军道:“我一直都很支持你。”
金承焕冷笑道:“真是没想到,KBr也会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我还以为只是一对狗男女计划的混账事。”
车明昊看到枪口,顿时软瘫在地上,哀求道:“将军……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恩将仇报,你饶了我,您饶了我……”
张大官人嘘了一口声,暗自庆幸,得亏金家有这辆防弹车,不然就算他武功盖世,也难以在敌人的火力网中逃脱。他注意观察后方的动静,一辆军用越野车加速前进,车头超越了奔驰车的车尾,司机降档加油,引擎咆哮着向前蹿出,车身瞬间和奔驰车并驾齐驱,然后猛打方向撞击在奔驰车的左侧,金敏儿惊呼一声,车身在对方猛烈地撞击下,冲向一旁,她好不容易才将汽车拉回原来的位置。猛踩油门,又将对方摔开半个车身。
金承焕道:“我已经成为你们的阶下囚,哪还有什么能力去解除别人的武装。”
别墅内还有两名南韩士兵站在大门处。他们听到动静赶紧冲了进来,看到地面上死去的同伴,吓得慌忙举枪就射。
车明昊和崔贤珠双双被抓,跪在金承焕的面前。
已经被人宣布死亡的明将军呆呆坐在囚室内,当金承焕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明将军的唇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这并非针对金承焕,而是自己,他低估了金承焕反扑的力量。处心积虑的谋划了这么久的计划,自以为已和*图*书经控制住了局面,却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被完全粉碎。
金敏儿重获自由,娇躯软绵绵靠在张扬的肩头,柔声道:“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权正泰道:“你稍等,我让人接通金将军的电话。”
金承焕道:“我早就知道他没有这样的本事。”
奔驰车继续前行,逆向行驶的车辆越来越少,张扬意识到情况有些反常,金敏儿小声道:“前方的道路可能被他们控制了!”张扬点了点头,现在这种情况下唯有硬往前冲,期望能杀出一条血路。
张扬的身形从地面上弹射而起,宛如鬼魅般扑向四名南韩士兵,对方感到眼前一花,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张大官人的双手已经摧枯拉朽般扭断了他们的脖子,四名士兵一声不吭就软绵绵躺倒在了地上,张大官人毫不费力地干掉了他们,他向金敏儿挥了挥手,迅速扒掉一个人的衣服,金敏儿也学着他的样子脱下另外一名死者的衣服,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更换对方的衣服是相当必要的,可以迷惑相当一部分的敌人。
金敏儿愣了一下,旋即喜极而泣。
崔贤珠冷冷道:“你的父亲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暴君。在他的心中,只有自己。从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我恨他。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张扬道:“没什么好怕的,只要那女人敢对你不利,我一定要了她的性命。”
金承焕道:“我已经让人对外宣布你在逃跑的途中被当场击毙。”
短暂的等候之后。金敏儿听到听筒中传来父亲的声音:“敏儿!”
奔驰车的马力更胜一筹,成功将对面的军车推动,两辆车相互较力,仿佛结合成为了一体。奔驰车推动那辆军车在道路上向后方行进。
后方两辆并行的军车,看到奔驰车全速后退,向他们撞击而来,两名司机的目光中同时流露出惶恐之色,距离越来越近,其中一辆车突然改变方向,向右侧闪避,这样一来,两辆军车之间闪出了两米不到的距离,奔驰车从两辆车之间的空隙中倒退了出去,两边车身相擦发出刺耳的金属鸣响,反光镜也在摩擦撞击中损坏。
四名士兵已经同时举枪,张扬的反应远远超出这帮训练有素的士兵,如果不是为了找到金承焕的下落,他也不会一直隐忍到现在,对方既然对他已经起了杀念,他也无需顾忌什么。
囚室的铁门不久后又被打开,金承焕从脚步声已经听出对方是谁,黑暗可以让一个人的听觉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车明昊陪着他一起离开,崔志景低声道:“这个人非常的顽固,看来我有必要面见总统了……”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前方,三名军人正迎着他走了过来。
金承焕抽出一支雪茄递给了明将军,亲自帮他点燃。
车明昊现在方才明白了,他的嘴唇在瞬间失去了血色,耳边忽然想起了之前金承焕和他的对话。
两人一前一后向上方走去,地下室的出口处还有两名卫兵把守,看到带着军帽低头走出的张扬,他们还以为是自己人,开口问道:“干掉了没有?”
汽车刚刚驶出金家大门,就看到四辆军用越野车迎面驶来。
“忘记了!”
张大官人睁开双目,心说我不会看错吧?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确信自己看到的不是幻像,金敏儿拉了他的手臂一下,提醒他重新回到奔驰车内,战斗机的及时出现不但救了他们两个,还救了车内的崔贤珠。
明将军道:“杀掉他的女儿,抹掉一切和他相关的事情。”
张扬和金敏儿同时扣动扳机,分别射杀了一人。
张扬笑道:“区区手铐又怎能将我铐住!我这叫缩骨功,中国功夫!”张扬说完,伸手将金敏儿腕上的手铐一下就给拧断,精钢做成的手铐在他面前如同腐木一般。
奔驰车退出了两车的围堵,金敏儿一个漂亮的转向,车辆调头之后,向后方驶去。
金敏儿尖叫道:“不许杀他!”
金敏儿乍听到这个消息还并不相信。
金承焕道:“你错在不该碰我的女人!”他的枪口朝下,蓬!地一枪射在了车明昊的双腿之间,车明昊捂着裆部大声惨叫着,鲜血从他的下体汩汩流出。
后方又有一辆军用越野车从右侧超车,撞击在奔驰车的右侧。车身在连续地撞击下剧烈震动。
明将军点了点头,身边的两http://www.hetushu.com名军人迅速上前,他们搜遍了崔志景的全身,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其中一人回到明将军的身边,低声道:“没什么问题。”
“可他支持的是总统!”
此时他看到窗外有不少人向小楼围拢而来,张扬用枪托砸烂玻璃,居高临下瞄准下方士兵射击,顷刻之间就解决了三个。看着源源不断前来的士兵,张扬道:“敏儿,先离开这里再说!”
金承焕道:“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过的那些话吗?”
一辆军车从迎面的车流中突然杀了出来,正对着奔驰车的车头撞了上去,蓬!地一声闷响,金敏儿的身躯向前一窜,然后被安全带又重新拉了回来,张大官人也是如此,还好彼此都没有受伤,对方的司机和金敏儿同时加大油门,两辆车的车轮在路面上疯狂转动,轮胎和路面摩擦出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
明将军道:“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
子弹呼啸向奔驰车射来,击中车体,一时间火星四溅。
武装直升机锁定了奔驰车,金敏儿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她踩下刹车,颤声道:“你走!快走!”
正中的军人向他笑了笑,背在身后的右手突然举了起来。崔志景看到黑洞洞的枪口,看到从枪口中喷射出的绚烂枪火。感到自己的脑海被一股灼热贯通。他的灵魂沿着被贯通的洞口迅速流走,没有说出再多的话,他就扑倒在地面上,身下很快就流满了鲜血。
金承焕道:“你们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轻易相信。”
车明昊脸色苍白道:“将军……为什么要杀他……”
张扬这才知道她担心的是自己,心中不由得一暖,展臂将金敏儿拥入怀中。
车明昊的脸上已经毫无血色,相比崔贤珠他的恐惧展现无遗。
金承焕摇了摇头道:“没忘,但是时代在变,现在已经不是必须依靠武力解决争端的时代。”
明将军道:“大乱之后必有大治,既然你没有这样的魄力,就只有我来做成这件事。”
“不要……不要……”
张扬轻声劝慰着她,在短时间内家门遭遇这样的不幸,任何人的内心都会无法承受,金敏儿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和张扬在身边的呵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明将军没有说话。
生死关头,一颗导弹高速奔袭而至,抢在武装直升机射出的导弹命中目标之前率先射中了它,两颗导弹在空中相撞,半空中一颗硕大的火球炸开,周围空气的温度瞬间被提升,张扬拥住金敏儿,他的双目下意识的闭上了。
崔贤珠的嘴唇抽搐了一下,但是她没有说话。
金敏儿怒道:“为什么要害我们金家?”
金敏儿咬了咬嘴唇,踩下油门,奔驰车急速和对方擦肩而过。此时从金家大门处两辆吉普车追赶了出来,那四辆军用越野车方才知道这辆奔驰车有问题,慌忙调头奋起直追。
金承焕道:“你失望?”
明将军笑了一声:“你是一个阴谋家而不是一个军事家,我本以为你是个血性的军人,我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认为只有你可以带领我们实现半岛统一,但是,你却让我失望了。”
明将军道:“是你背叛了我们的理想,你忘记了当初我们的雄心壮志了吗?”
金敏儿道:“我宁愿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那样我们的家庭就不会遭遇这么大的变故,我大伯也就不会……”想起凄惨身亡的大伯,金敏儿不禁伤心啜泣。
张大官人抬起头,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而整齐的牙齿,两人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可是当他们做出反应的时候已经晚了,张扬分开双手,分别锁住两人的喉头,稍稍用力,便折断了他们的颈椎,金敏儿虽然看得心中不忍,但是也知道在目前的状况下,唯有杀出一条血路,不然他们两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活路。
金敏儿来回躲避着迎面驶来的车辆,有些车辆为了躲避他们的奔驰车,不慎撞在了一起。
明将军道:“每一次大革命的背后都会有牺牲者。”
明将军道:“你以为那个所谓的反导系统可以阻挡住北韩人的导弹吗?呵呵。对一个真正的军人来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崔志景道:“金将军,我劝你不要因为自身的固执而连累整个半岛,让自己成为民族的罪人!”
金承焕呵呵冷笑了一声:“你现在的样子真的很http://www.hetushu.com让我失望,我本以为,一个人可以将仇恨藏得这么深,一个人为了复仇可以将心爱的女人献给我,像你这种人本该有些气概才对。”他摇了摇头道:“失望,让我失望之极。”他缓缓抽出了手枪。
金承焕道:“所以,你想利用这次的叛乱,挑起一场战争!甚至不惜以牺牲大韩民族得来不易的和平为代价?”
明将军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看重权力!”
崔志景道:“你没有选择,现在金敏儿在我们的手中,如果你不按照我说得去办,那么后果怎样,你自己心里清楚。”
明将军抽了一口烟,混浊的双目显得越发黯淡。
车明昊道:“我们并没有控制金兆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的底气。
一名过来负责看情况的南韩士兵发现了他们,张大了嘴吧刚想大叫,张扬一挥手,军刀宛如一道闪电般射入了他的嘴巴里,将他的后颈贯通,那士兵直挺挺倒在了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他们听到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张扬抬头望去,看到一架武装直升机正朝他们的方向飞来,后方十多辆军车开始向他们迫近。
明将军道:“没问题就好!”
“混账!”明将军扔下雪茄试图向金承焕扑过来,金承焕果断扣动了扳机,望着在血泊中挣扎的身体,金承焕叹了一口气道:“人,果然是不可以有慈悲心的。”
崔贤珠的嘴唇颤抖着。
张扬摸出手雷从车窗扔了出去,手雷正落在右后方的车厢内,两名南韩士兵吓得慌忙跳车逃生,其中一人刚刚落地,就被己方的车辆撞了个正着,惨叫着飞了出去,另外三人甚至没有来得及逃出汽车,就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飞上了天空。
金承焕道:“想对付我有多久了?”
对方虽然接连损失了三辆军车,可是仍然穷追不舍,在下一个路口,又有五辆军车加入了追杀的阵营。
金承焕笑了一声,然后极其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大哥的那笔帐怎么算?”他掏出了手枪:“我向你保证一件事,和你有关系的每一个人都会遭遇到最悲惨的人生,包括你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孙子。”
金承焕笑了笑道:“做我的女人,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甘心,可是我没想到你居然有胆子背叛我。”
明将军道:“我不了解这个人。”
金敏儿啜泣道:“爸,我没事,我很好,张扬一直都在我身边保护我。”
金承焕听到了那声枪响,对一个军人来说,枪声并不显得恐怖,反而让他感觉到亲切,金承焕只希望被杀的那个人不是车明昊,如果恨一个人恨到了极点,绝不会希望那个人这么痛快地死去,他希望车明昊活着,只有他活着,自己才有机会亲手对付他,折磨他。
车明昊的目光不敢去看他。
金承焕笑道:“爱在生死存亡面前,一钱不值,你们之中可以活下来一个,但是……绝不是你!”他举起枪,一枪击中了崔贤珠的额头,崔贤珠躺倒在车明昊的身边,鲜血溅了他一头一脸,车明昊在悲伤和惊恐的双重折磨下失控大叫起来。
奔驰车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迈,将身后军车甩开了一大段距离,金敏儿忽然踩下了刹车,因为她看到前方有六辆军车将道路堵住,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在那里严阵以待。后方的军车正在高速赶来,他们腹背受敌,已经没有退路。
金承焕道:“你曾经是我最相信的战友,可你却背叛了我。”
金敏儿挂上电话,抬起头,看到张扬温暖的笑容,一时间百感交集,纵身扑入张扬的怀中,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金承焕道:“你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可以骗过其他人的眼睛?”
金承焕道:“我从小就教育我的女儿,这个世界上最崇高的莫过于理想,为了理想我们可以牺牲一切,自然包括我们自己的身体和生命,你休想用她来威胁我。”
“你以为挑起战争就会有和平吗?”
奔驰车不停加速,在速度达到六十的时候,金敏儿猛然踩下刹车,两辆汽车因为惯性而分开,军车却因为惯性向后继续滑行,一辆大货车从后方撞击在军车的尾部,军车被撞得腾空飞了起来。
崔志景终于见到了金承焕,在车明昊的眼皮底下,他自然不能轻举妄动,平静道:“金将军,你应该知道我此来的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