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2章 死而后生

权正泰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显得非常的错愕,同时他又感到惊喜,顺利营救金承焕之后,他就准备找到张扬,向他索取解药,可没想到张扬会突发急病,权正泰身上的那条黑线已经蔓延到了左臂的肩胛处,算起来自己距离毒发也就剩下三天了,权正泰自然是心如火焚,这世上每人不怕死,他也不例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探望一下张扬的病情,可巧张扬在这个节骨眼上来电话了。
洪政宰微笑向金敏儿道:“你好!”
身穿黑色西装,黏上黑色八字胡,带着金丝边眼镜,风度翩翩的张大官人微微一笑,到了这样的环境中他仍然表现出超人一等的气定神闲,权正泰不禁暗暗佩服。
那女郎不知其中有诈,望着张扬的双目,忽然感觉到他的目光似乎有某种魔力,自己看完之后竟然无法自拔。
检查者叹了一口气,他收起手电筒,走到避雨的回廊下,掏出手机向金承焕报告这件意外。
权正泰并没有马上离去,看到张扬仅仅说了几句话,就令尹素愿挽住了他的手臂,两人就像热恋的情侣一般走向舞会入口,权正泰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莫非这厮会魔法?还是他和尹素愿早就认识?
金敏儿叫了声洪伯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笑容,金承焕呵呵笑道:“敏儿今晚非常的紧张。”
“放心,我会寄给你!”
张大官人笑着用英文回应道:“对不起,我不懂韩语!”
张扬道:“不要声张,不要被他们看出异常!我自有办法带你逃走。”
洪总统仍然处于众人包围的中心,他似乎要准备什么事情,向众人笑着表示要离开一下,众人散开一条通道,他转身离开。
张扬道:“请柬呢?”
洪政宰回答金敏儿的问题之间,目光再次向远方望去,人群中已经找不到尹素愿的影子,他低声道:“我会把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张扬道:“其实知道的越少对你就越安全,我发生了什么,你不需要知道。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帮我找到金敏儿,我要带她离开。”
硬来不行,只能智取,张大官人最擅长的就是装死,很多时候装死能够收到奇效,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置死地而后生嘛。既然对方在监控着自己,只要自己有了状况,他们肯定会及时发现,如果他们敢进入这间囚室,那么自己就有了脱困之机。
张扬来到外面,随手端起一杯香槟,一边抿酒,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金敏儿道:“权力在你心中真的那么重要?甚至比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还要重要?”
权正泰心头一凛。
为了稳妥起见,张扬藏身在道路旁的树林中,看到权正泰单独前来,这才迅速离开树林,来到了他的身边。 权正泰是个心明眼亮的人物,看到张扬现身,也不说话,马上进入车内,张扬拉开后面的车门在权正泰的身后坐下。
张大官人被人扔到了车上,这些士兵对于一具尸体显然没有了尊重,汽车驶向汉城市郊,张扬本以为这帮人会找一个地方将自己悄悄埋了。
权正泰虽然心中充满疑惑,但是他也不敢多问,毕竟自己的这条性命就被张扬捏在掌心,如果他遇到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保不住性命。
权正泰点了点头,张扬离开之后,他的目光也望着那张全家福,不觉有些湿润了,来到钢琴前坐下,打开钢琴,权正泰弹起了一曲忧伤的乐曲。
权正泰道:“你放心,我会尽量帮你。”
尹素愿打开手包,从中拿出了请柬,张扬笑了笑,他伸出自己的手臂:“挽着我,我们像情侣一样走进去。”
张扬抿了口香槟道:“香港人,在这里做生意。”
“可是你只有一个人,势单力孤,张先生为何不面对现实?”
两名南韩士兵抬着裹尸袋直接将张扬扔入了预先选好的坑洞内,然后混凝土搅拌车将混凝土灌入坑洞之中。张大官人并没有马上反抗,因为他担心并不想马上被别人发现自己假死的秘密,混凝土不会马上凝固,只要这帮人在混凝土初凝时间前离开,自己就能轻松逃脱这座水泥坟墓。
权正泰被他的要求惊得目瞪口呆,毫无疑问,张扬和金承焕之间肯定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这一矛盾应该是因为金敏儿产生的。权正泰道:“张先生,你恐怕不知道,金小姐和总统和图书的儿子洪政宰今晚就要订婚了,今晚在总统府内正在举行他们的订婚舞会。”
金承焕怒道:“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贱人!”
张大官人豁然转过头去,目光宛如一双尖刀般射向权正泰,看得权正泰不由得忐忑起来。
张大官人在房间内四处张望。终于在右前方的墙角看到一个小小的针孔摄像头,想必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下。这间囚室四壁都是用合金打造而成,就算他的内力处于巅峰状态。也难以冲破这铜墙铁壁。
张扬跟着他走了进去,打开客厅的吊灯,张扬首先看到壁炉上摆放的崔志景的全家福,他拿起照片看了看,崔志景的妻子看起来温柔婉约,女儿活泼可爱,可是这个家庭却从此破裂了,崔志景用生命挽救了金承焕,张扬也为金承焕出力不小,到最后却险些死在他的手中。
金敏儿用力摇了摇头道:“我懂!”
张大官人笑得阳光灿烂:“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你仔细看看我的眼睛,我们之前见过面的。”
金敏儿有种要哭的冲动,眼前的父亲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他竟然拿自己当成交换政治利益的筹码,金敏儿仰起头,因为她害怕自己的眼泪会忍不住流下来。她低声道:“记住你对我的承诺,你要确保张扬平安无事。”
金承焕哈哈大笑,客气道:“哪里哪里!”
“尹素愿……”女郎的目光变得迷惘而呆滞。
金敏儿用力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如雪,她感觉自己随时都要崩溃,就在金敏儿即将无法支撑下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道:“敏儿,不用怕,我来了!”
张大官人根据地面传来的震动察觉到车辆逐一离开,又过了五分钟左右,他方才潜运内力,震开覆盖在身上的混凝土层,从深坑中爬了出来。
洪政宰道:“你虽然不愿和我说话,但是我知道,你来这里是被迫的,人活在世上总得要为家人做一些事,敏儿,我会尊重你。”
张扬虽然说不清自己所在的方位,可是权正泰根据他的电话号码不难查出他所在的地点,二十分钟后已经出现在公话亭附近。
洪总统微笑道:“让他们年轻人去聊,我们招呼其他客人。”
张大官人看到尹素愿的双眸中荡漾着两点晶莹,分明是伤心的泪光。张大官人又拿了一杯香槟走了过去,来到尹素愿的身边,将香槟递到她的面前。
张扬也没和权正泰多说话,只是让权正泰马上过来接自己,并叮嘱权正泰,这件事一定要保守秘密,决不可让外人知道他的下落。
张大官人躺在裹尸袋内,一面运气调息,迅速恢复着自身的体能,一边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这群人走过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之间应该有三道铁门,进入升降梯之后,张扬被带到了地面之上。
金敏儿道:“我感觉自己很可怜,只是别人用来达到政治目的的道具。”她看了洪政宰一眼:“你愿意娶一个根本不爱你的女人吗?你以为这样的婚姻会有幸福吗?”
尹素愿摇了摇头。
金承焕道:“这世上没有比家门的荣誉更加重要,想让张扬活下去,你就只有一个选择。”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去。
金承焕笑道:“政宰也是一表人才啊!”他向洪政宰道:“政宰,我将敏儿交给你照顾了!”
金承焕伸出手想为她抹去泪水,却被金敏儿躲过,她轻声道:“我去补妆!”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放心,我只要救出金敏儿,并不想伤及无辜,如果你想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帮我进入总统府。”
张扬走了过去,这厮不懂韩语,不过经历了几年的学习,英文日常对话已经可以应付,出席这种场合的宾客应该都是南韩的上流社会,多数都拥有着良好的教养,接受过高等教育,在南韩这个受美国人影响颇深的国度里,英语已经是仅次于他们母语的第二语言,张大官人用英文问候了一句:“你好!”
张大官人不敢多想金敏儿的名字,生怕情蛊再度发作,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就算被柳丹晨种下情蛊,也只是初期阶段,更何况刚刚发作过一次,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作第二次。
金承焕挂上电话,看到身穿红色晚礼服的女儿宛如人间仙子般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他微笑和_图_书着迎了上去,张开双臂,试图给女儿一个温暖的拥抱,可是金敏儿的反应相当的冷淡,在距离父亲一米处站定,冷冷望着他道:“你要信守自己的承诺。”
张扬道:“弹得不错,看不出你还是个钢琴家。”
晚上八点,雨停了,权正泰驱车将张扬送到总统府内,崔志景死后,他已经被临时任命为KBR的临时执行官,有了这样的身份,出入总统府自然畅通无阻。
现场音乐声响起,所有人都望着洪政宰和金敏儿这对年轻人,在外人看来,他们的确算得上郎才女貌的一对,所有人也都认为今天的第一支开场舞理应由他们两人跳。
权正泰接到张扬的电话马上就觉察出事情有点不对,根据将军府那边传来的消息,张扬突发急病,可张扬却好端端的打来了电话,权正泰不是寻常人物,多年的KBR生涯让他拥有冷静的头脑和超人一等的分析能力,他意识到张扬和金家可能出了一些问题。
金敏儿的唇角泛起嘲讽的冷笑。
他能够感觉到外面正下着雨,密集的雨点落在裹尸袋上,走了五分钟左右,担架被放在地上,有人又拉开了裹尸袋,雨水落在张扬苍白的面孔上,一双冰冷的手摸了摸张扬的颈动脉,然后又掰开他的眼皮,利用手灯照射了一下张扬业已散大的瞳孔,显然是要再次确认张扬的死亡,骗过这帮人对张大官人来说毫无难度可言。
权正泰启动汽车之后,方才问道:“遇到麻烦了?”
金敏儿咬了咬樱唇道:“我可不可以再见张扬一面?”
金承焕道:“你还小,你根本不懂得何谓幸福!”
洪总统再次出现在大厅内,他向门前迎去,却是中国新任大使到了,张大官人举目望去。没想到这位新任大使竟然是他的老熟人,过去驻纽约领事馆总领事舒英恒,说起来舒英恒还是顾允知的老朋友。当初张扬前往美国为顾佳彤报仇的时候,还得到过他的帮助。
张大官人并没有马上走过去打招呼,他看了看身边的尹素愿,发现她的目光又落在了远方的洪政宰身上,心中已经推断出,尹素愿和洪政宰之间必有情愫,金承焕和总统想要通过联姻的方式加深彼此的联盟,可是他们的做法却并非儿女所愿。
张扬低下头,匆匆走向洗手间。
尹素愿愣了一下,接过张扬递来的香槟,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用韩语道:“谢谢!”
张扬关上车门,向他眨了眨眼睛道:“我自己来搞定!”
可到了地方之后,方才知道已经有一辆混凝土搅拌车在那里等着自己,这帮人是要把自己浇筑在某处工地的地基下。
此时门前又传来一阵骚动,却是金敏儿到了,她手挽着父亲的臂膀,金承焕军服笔挺,胸前的军衔和勋章彰显出他在军界卓尔不群的地位。金敏儿身穿红色晚礼服,乌木般的秀发在头顶挽了一个荷花般的发髻,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如同九天仙子下凡,美得让人心醉,仿佛不属于这个尘间。
张扬笑道:“看来你并不了解我,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当初来南韩也不是为了介入你们的政治纷争,也没想过要去救谁,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保证金敏儿平平安安,让我这么回去,做梦!我不怕丑话说在前头,如果谁敢欺负金敏儿,我必然找他讨还公道。”
张扬走过去看了看,食物很丰盛,居然还附送了一瓶红酒,他的确有些饿了,端过饭菜大快朵颐,吃了个酒足饭饱,将空碗放回升降装置上,升降装置缓缓下降,然后洞口重新闭合。
那女郎显然被他的冒昧弄得一愣,有些错愕地看了看张扬道:“我认识你吗?”
洪政宰再次向她递过果汁,金敏儿接过果汁喝了一口,洪政宰低声道:“你不开心?”
洪总统将儿子叫到身边,笑道:“这是我的儿子政宰,你们小时候应该见过面,不过他这些年都在美国游学,刚刚回来不久。”
在场的每一个男士都感觉到呼吸为之一窒息,不由得羡慕起洪政宰,这小子几世修来的福分,居然可以娶到这么美丽的女人。
张扬道:“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将解药送到你的手上。”这句话才是权正泰最为关心的。
洪政宰终于留意到了远方的尹素愿。他愣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难言的忧伤,http://www.hetushu.com却迅速转向他人。继续微笑着和别人打招呼。
张扬打量着洪政宰。发现这小子也的确长得英俊潇洒,至少在五官上和自己相比不落下风。众人争相过去攀谈,洪政宰显得颇为和蔼,和每人都很客气的打招呼,他笑得也很迷人,给人的感觉知书达理,很容易接近。
尹素愿点了点头,迷惘的目光虚无缥缈,她挽着张扬的臂膀,偎依在张扬的身边向舞会的入口处走去。
金承焕带着女儿来到总统面前,微笑着向她介绍道:“你洪伯伯,不用我介绍了吧!”
权正泰心中暗道,这件事干我屁事?要不是我被你下了毒,我用得着受你这份闲气?心中再是不满,脸上还得赔着笑:“张先生,咱们也认识了很久,我一直都将你当成最相信的朋友,我会尽力帮助你返回中国。”
此时现场忽然静了下去,没多久响起一阵掌声,洪总统和金承焕两人并肩走向人们瞩目的中央,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来到演讲台前,两人相互谦让了一番,然后洪总统方才带着笑意走向了麦克风,他微笑向众人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各位来参加敝府举办的这场舞会,在舞会正式开始之前,我和金承焕将军有一件好消息向大家宣布。”他看了看金承焕。
权正泰听他这么说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照他的话岂不是要把总统的儿子给弄死,权正泰劝道:“张先生,你还是冷静一下,金小姐和洪政宰的结合是一桩美满的姻缘,不但他们郎才女貌。而且通过这样的婚姻关系,可以让我国的政局回归稳定。”
权正泰可没有那样乐观,看到张扬闲庭信步般走向舞会入口。心中暗自感叹,但愿这厮能够平安无事,不然自己也得跟着他陪葬。
这一消息在众人来说算不上震撼,毕竟在此之前很多人都已经听到了风声,洪总统和金承焕处于政治需要,已经走向合作,如今儿女建立姻亲关系,只是让他们的合作关系更加稳固罢了。
金承焕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感到太多的震惊,毕竟张扬发病时候的情况他亲眼看到,而且医生对张扬的病情也束手无策,检验结果也没有发现太多的异常,那医生早已给张扬下了病危通知,金承焕想了想道:“找个地方把他给埋了,这件事一定要严守秘密。”
不多时又有人进来,带来了裹尸袋,将张扬抬入了裹尸袋中,然后放上担架,两人抬着张扬的尸体从囚室中走了出去。
张扬道:“你叫什么?”
洗澡换衣之后,张大官人一扫之前的颓势,望着镜中的自己,又回复到过去那个精神抖擞斗志昂扬的张扬,他朝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然后来到客厅,权正泰弹完最后一个音符,将钢琴盖上。
金承焕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权正泰带着张扬来到汉江以北的一片高级住宅区,这是一套联排别墅,KBR的负责人崔志景生前就住在这里,崔志景的妻子和女儿都在美国,目前还没有将崔志景殉职的消息告诉她们 ,权正泰打开房门。
金敏儿望着父亲的背影,心中从未感到和他如此陌生,她回到梳妆台前,望着镜中憔悴的自己,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在瞬间变得坚决起来。
权正泰满面难色,他如果帮助张扬就违反了KBR的原则,可是如果不帮助张扬,自己只有死路一条,犹豫许久,方才道:“你答应我,不可以伤害总统和将军。”
张大官人心中暗叹,老子虽然是滨海市委书记。可是真要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国内只怕没几个人会在乎,一个处级干部而已,失踪就失踪呗,搞不好还会有人给自己扣上潜逃的帽子。如果我要是被困在这里,我的那些红颜知己该如何是好?一张张诱人的俏脸在脑海中闪过,张大官人心知不妙。果然这心口疼痛又犯了起来,不过已经不像刚开始时那般难以忍受。这蛊毒的发作也是间歇性的,估计最痛苦的阶段已经渡过。
洪政宰笑了笑,他的笑容多少显得有些尴尬。他是个聪明人,能够感觉到金敏儿的情绪并不好。洪政宰又向侍者要了杯果汁,金敏儿的目光虚无而飘渺,她虽然人在舞会现场,脑海中却只有张扬的影子,父亲利用联姻的方式来达到巩固自身权力的目的,再过一会儿http://m•hetushu•com,他和总统就要当众宣布自己和洪政宰订婚的消息,金敏儿摇了摇头,她对洪政宰没有任何的感情,这个世界上除了张扬,没有任何人可以打动她的内心,可是父亲却用张扬的生命安全作为要挟,这样的行为让她心冷透顶,可是她却不能不屈服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为了张扬她可以献出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想到这里,金敏儿又有些想要落泪了,可是她不能哭,越是在人前,越是要表现出自己的坚强。
“是!”尹素愿答道。
张扬冲了个澡,他的伤口已经结疤,换上了权正泰为他准备的衣服,张扬的身材和崔志景相仿。在这里找到合适的衣服并不算难。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你TM敢不帮我吗?要是老子出了意外,你也得跟着我陪葬。”这事儿大家心知肚明,谁也不会点破。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废弃的工厂,里面横七竖八的摆放着一些废旧机床,负责送他过来掩埋的士兵已经远去,张扬推开窗口跳了出去,外面的雨很大,天色昏暗,应该是黄昏时分,张扬跳入门外的水池,将身上的污泥洗净,离开水池。站在高处,在大雨中辩明灯火的方向,正北方应该是汉城。
洪总统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很快就会熟悉了,承焕,想不到你带兵打仗厉害,养女儿也是那么的厉害,居然生养出这么出色的女儿。”
张扬和尹素愿来到舞会的入口处,尹素愿将请柬递给卫兵,两人分别通过了安检,又一起走入舞会现场,一进入舞会大厅,张大官人就迅速和尹素愿分开,轻声道:“失陪。”张大官人是担心自己被别人认出,他看到远处洪总统正站在一群人的中心,宛如众星捧月般接收着众人的恭贺。
权正泰道:“志景兄才算得上是钢琴家。可惜这琴他再也用不着了。”
张大官人怒道:“你们国家的政局稳不稳定干我屁事?早知道金承焕是这么一个人物,老子说什么也不会救他,牺牲女儿的幸福,用敏儿当筹码换取和总统的联盟。我呸!”
洪总统大声宣布道:“我正式宣布,我儿子洪政宰和金将军的女儿金敏儿,决定在今晚正式订婚!”
金敏儿很机械地回应道:“你好!”
金敏儿没说话。
舒英恒笑道:“金将军的女儿真是美丽啊!”
洪总统离去之后不久,众人的目光一起望向楼梯上方,他的独生子洪政宰走了下来。
金承焕道:“可以,但不是现在,今晚的舞会上,总统会公开宣布你和政宰订婚,等这件事过后,我会安排你见他一面。”
张大官人在洗手间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他对权正泰的化妆技巧基本表示满意,至少可以骗过多数人的眼睛。
金敏儿仍然没有说话。
金承焕走向舒英恒去和他打招呼。
张大官人说干就干,捂着肚子躺倒在地上。足足躺了十分钟不见动静,正在他等得焦躁之时,忽然从墙壁四周喷出白雾,张扬顿时意识到这可能是某种麻醉气体,对方对自己的戒心还是很重的。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我本想亲手将解药交给他的。”这句话中有遗憾的成份。也有提醒的成份,他在提醒权正泰,你别忘了。你的性命老子做主。
金承焕笑着伸出手去,示意让洪总统来亲自宣布这件事。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你们这帮高丽棒子真不够意思!”
张大官人远远就看到门前负责安检的士兵,正在逐一检查着来宾手中的请柬,张扬并没有急于向前,他的目光在停车场四处巡弋,看到一辆黑色的法拉利跑车内下来了一个年轻的女郎,她显然是孤身前来的,她的表情却带着落寞,并不像其他宾客那般脸上洋溢着笑容。
“去过美国?”
洪政宰道:“你不想和我订婚?”
权正泰也不是傻子,过去他就看出张扬和金敏儿两情相悦。可在他看来儿女情长毕竟是小事,远不如政治上的利益联盟更加重要,但是权正泰还是对张扬和金敏儿的遭遇深表同情的,他叹了口气道:“张先生,金将军既然已经决定将女儿许配给洪政宰,这件事谁也不能改变,我看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张扬摇了摇头道:“就算我死在这里,也必然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和我陪葬。”
张扬向权正泰道:“帮我准备一身替换的衣服,我去洗个澡。”
张大和-图-书官人身体稍稍恢复,就开始琢磨如何离开,虽然并不了解金承焕的为人,不过如果他想拆散自己和金敏儿,利用金敏儿达到自身的政治目的,恐怕很有可能对自己下黑手,把自己关在这地牢中一生一世也有可能,又或者断了自己的食物和水源,将自己活活饿死。
张大官人无意中看到尹素愿站在远处的角落里。自从洪政宰出现后,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张大官人凭直觉判断出尹素愿和洪政宰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难不成两人是老相好?
“解药呢?”
张扬道:“我是去救人,又不是去杀人,如果我想害他们,当初又何必劳心劳力的帮忙救出金承焕?你只要帮我进入总统府,其他事情一概和你无关。”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权正泰落下车窗向他道:“虽然进了总统府,但是想进入舞会现场必须要有请柬,而且需要通过一道安检。路线图,你是否已经记熟了?”应张扬的要求,权正泰专门找到了总统府内部的建筑结构图给他。
张大官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尹素愿宛如如梦初醒般舒了口气,她眨了眨眼睛,自己怎么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舞会现场?刚才发生了什么?无论她如何努力,却始终都想不起来,她轻声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可以忘记,那该有多好!”
权正泰终于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道:“我帮你这一次。”
张扬!金敏儿瞪圆的美眸中泪光晶莹,她在现场内搜索着张扬的位置。
金承焕道:“我正在这样做,他的病不算严重,我派了最好的医生为他治疗。”
尹素愿陷入沉思之中。
权正泰在总统府前的停车场将车停下,看了看四周,向张扬道:“我只能将你送到这里了,下面怎么做要靠你自己。”
步行近半个小时,方才来到大路之上,张扬找到最近的公话亭,走入其中,张扬拨通了权正泰的号码,在南韩他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联系权正泰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现在的权正泰虽然敌友难分,但是他的性命还被自己攥在手里,当初为了换取自己的信任,权正泰曾经服下了七日断命丸,算起来距离病发已经没几天了,如果自己死了,他也别想活在这个世界上。
张扬道:“去TMD订婚舞会,金敏儿是我的女人。谁敢跟我抢,我就弄死他!”这厮脸色一沉凶相毕露。
密室之中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时间,张大官人恢复了少许体力,可以自如走动的时候,他左侧的墙壁露出一个小洞,里面隐藏的升降装置将食物送到了他的面前。
又过了三分钟之后,方才听到合金大门滑动的声音,四名头戴防毒面具的人走了进来,有三人拿着武器。其中一人手中带着一个急救箱,他来到张扬面前蹲下,初步检查了一下,抬起头向那三人摇了摇头,显然认定张扬已经死亡了。
张扬道:“小姐之前去过香港吗?”
金敏儿的气质高贵典雅,如果说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她的神情过于冷漠,仿佛并没有融入这个喜气洋洋的环境之中。
权正泰道:“张先生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尹素愿淡淡笑了笑:“先生不是南韩人?”
如果不是非常时刻,张大官人是不会利用迷魂大法对付一个无辜女子的,不过他不利用这样的方法是无法进入舞会现场的,他微笑道:“你说要邀请我来舞会跳舞是不是?”
张扬自从修炼大乘诀之后。呼吸吐纳的方式和普通人已经有了很大不同,而且他现在是利用龟息吐纳造成假死的状态,对方的麻醉气体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
尹素愿点了点头,感觉眼前的男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她轻声道:“我们之前见过面吗?”
舒英恒微笑和洪总统握手,两人寒暄着什么,舒英恒任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和南韩的高层已经非常熟悉,由此能够看出他卓越的外交能力。
洪政宰也是目光一亮,但是随即他又有些不安地望向远方,寻找尹素愿的身影,看到尹素愿独自端着酒杯在角落中默默感伤的情景,洪政宰的目光顿时黯淡下去。
洪政宰向侍者要过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金敏儿,金敏儿却没有去接,淡然道:“我从不喝酒。”
金敏儿望着父亲,眼泪终究还是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