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3章 逃婚

金承焕和洪总统追到门外,亲眼看着直升飞机盘旋升空。洪总统脸色铁青,怒视金承焕,金承焕暗自叹了一口气,心中明白,自己苦心经营的这一切无疑已经付诸东流。
金敏儿打开密码门,从这道门开始,只有大伯和她才能进入,将密码门锁止之后,金敏儿向张扬道:“大伯生怕有朝一日会发生战争,这座地下工事是按照最严格的安全标准修建,我们将它称为末日避难所。”
金敏儿道:“我可不想给你找麻烦,他现在肯定盯上你了。”
不知为何金敏儿俏脸红得越发厉害:“你放心什么?”
虽然群敌环伺,金敏儿却忍不住想笑出声来,也只有张扬才会带给她如此的快乐。
那些安保人员正准备将手枪放下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道:“不要听他的!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胆子敢动我的女儿!”
洪政宰有些错愕道:“你去哪里?”
金承焕道:“我怀疑,她可能被人绑架了!”
经过第二道门,进入电梯,他们将深入三十米的地底,金敏儿道:“这儿不但可以抵御空袭,还可以躲过毁灭性的地震和核打击。”
女侍者赶紧拿出了电话,向金承焕报告了这件事。
金敏儿羞得将俏脸埋在他的胸前:“从你在东江救过我之后,我就知道……这辈子都要和你栓在一起。”
“洗手间!”金敏儿举步向洗手间走去。
洪总统道:“敏儿,有什么话,放开政宰再说!”
金敏儿的头发有些潮湿,显然也是刚刚沐浴过。张大官人不禁笑道:“你倒是快啊!”
张扬也冷静分析过现在的处境,金承焕百分百认出了自己,但是金承焕也没什么证据指认那个带走他女儿,劫持洪政宰的人就是自己。如果金敏儿跟他回去,金承焕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内找上门来。
金敏儿听到这句话,她勇敢地抬起头来,直视着张扬的目光,美眸之中柔情万种。
可供他们吃得东西多数都是罐头,不过这里有美酒佐餐。
洪总统笑道:“这第一支舞还是交给你们父女两人吧。”
张大官人此时已经有了和他讨价还价的资本,金敏儿来到他的身边,厉声道:“让开!全都给我让开!”
金敏儿知道行藏已经暴露,她迅速向前方爬行而去。
谁都没有想到这厮的身手会如此出色,金承焕不担心张扬伤害女儿,可是他却不得不忌惮洪政宰的性命,张扬对洪政宰绝不会手下留情。
金敏儿啐道:“口是心非,我才不相信你!”她搂住张扬的脖子道:“以你的脾气,让你在这里呆上一辈子,恐怕你早就疯掉了。”
十分钟后。直升飞机螺旋桨转动的声音出现在总统府的上方。张扬和金敏儿押着洪政宰退了出去,现场虽然调来了不少的狙击手,可是没有人敢冒险射击。如果误伤了总统的儿子,没有人可以承担这样的责任。
金承焕道:“政宰,从今天起,我将敏儿交给你照顾了。你要疼爱她,千万不要欺负她。”
张大官人一阵心慌,不仅仅是爱意驱动,这厮还有点后怕,毕竟体内被人种下情蛊,在这样的状态下最容易发作,这厮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那啥……你说他们会不会找到这里?”
事已至此,洪总统已经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低声道:“金将军,年轻人感情的事情不能当成儿戏。”
金敏儿望着张扬,小声道:“张扬,你也是一个官场中人,如果有一天,你会不会因为政治利益而放弃我?”
金承焕知道女儿在想什么,带着她随着音乐起舞,来到舞池的中心,低声道:“女儿,爸只有你这一个女儿,在我心中没有人比你更加重要,相信我,我永远也不会害你。”
周山虎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了!没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定有机会,不过需要时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政治的野心会逐渐退化,也许不久之后他就会感觉到亲情的可贵,他就会想起你。”
“什么?”洪政宰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洪政宰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张扬轻易就放过了自己,他迅速醒悟了过来,起身拿起降落伞。背好在身上,张扬拉开舱门,强劲的夜风吹入舱内。洪政宰转身向金敏儿看了一眼,金敏儿向他笑了笑大声道:“替我向hetushu.com总统先生说声抱歉。”
金敏儿初经人事哪受得了张扬这个情场老手的伐挞,到最后已经是有心无力。连番讨饶了。
金承焕笑得很开心,可是金敏儿却知道父亲的笑容中充满了虚伪。
张大官人缓缓落下酒杯道:“这件事不难理解,经历叛乱的事情之后,他急于稳定国内的形势,稳固自己在南韩军界的地位,而洪总统恰恰也有这方面的需要,所以两人找到了合作的切入点,他们之间大概缺乏互信,所以想要通过联姻这种方式稳固彼此之间的关系,古今中外,政治手法不外乎如此。”
金敏儿和他碰了碰酒杯,抿了口红酒道:“你身体恢复了没有?前天晚上真是把我吓死了,好端端的你就突然从楼上掉了下去。”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而且只要离开这里,他就控制不了我。”
洪总统道:“我不需要听什么解释,我只要政宰平安,你必须向我保证这一点!”
张扬深知想要凭借这架直升机逃离南韩的机会微乎其微,从他们起飞那一刻就已经被军方的防空系统紧盯。他虽然劫持了洪政宰。可是并没有想杀他,大官人这次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杀人。
张扬将自己装死逃生的事情告诉了金敏儿,不过并没有提及金承焕让人把自己活埋的事情,虽然金承焕不仁,可他毕竟还是金敏儿的父亲,张扬不想这件事在她心中留下太多的阴影。
金敏儿小声道:“他没事吧?”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里的秘密只有我和伯父知道。”想起逝去的伯父,她不由得美眸湿润了,难道伯父之前就有预见,有一天自己可能会到这里避难。
一曲结束,金敏儿想要离开,却被父亲抓住她的手腕,带着她走向洪政宰。
金承焕道:“总统先生,小女……小女遇到了一些麻烦……”
金承焕望着女儿,从女儿的目光中他读到了熟悉的倔强,这份倔强源自于他的遗传。
张扬道:“那我就放心了!”
金敏儿道:“如果我妈仍然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不会让你这样对待我,如果大伯仍然活着,他也不会让你这样对我……”
金敏儿在这时候离去,是因为她得到了来自于张扬的暗示,金承焕对女儿显然并不是那么的放心。他端起一杯酒,目光向一名女侍者望去,那女侍者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会忘!永远都不会忘!”金敏儿盯住父亲的眼睛。
周山虎十分钟后就来到了福隆港,看到张扬和金敏儿,他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睛:“张书记,您……您什么时候从南韩回来的?”
金敏儿甜甜一笑,知道他是说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但沐浴过,而且将夜宵准备好了。轻声道:“原本就没有什么好准备的,都是现成的东西,打开盖子就行。”
张大官人笑着将她拥入怀中,亲吻她的柔唇,吻到她软化方才放开了她,轻声道:“别说十年二十年,就算跟你一辈子就做这种事,我也不腻!”
洪政宰主动迎了过去,也是一脸的笑:“金叔叔!”
张大官人心中喟叹,这些政坛上举足轻重的人物,心中最为重要的自然是政治利益,亲情、友情、爱情这些人世间本应该最为宝贵的东西反而在他们心中变得淡漠了。
金敏儿偎依在张扬的怀中,他们一起看着电视新闻,从播出的新闻上看,汉城已经恢复了昔日的平静,父亲和洪总统之间的合作也似乎非常的默契,一切并没有因为他们的事情而改变,这让金敏儿的内心安稳了下来,虽然她对父亲的做法感到不满。但是她仍然希望父亲的地位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金承焕正笑着和洪总统说话,听到手机铃声,说了声失陪,走到一旁接通电话,当他听到手下人的汇报之后,脸色不由得一变,低声道:“马上将她给我追回来!”
张扬他们终于成功进入了直升飞机中,金敏儿让飞行员离开。她坐在了驾驶席上,张扬点了洪政宰的穴道,将他扔在机场内。
金敏儿在通风管道的入口处对付那名女侍者的时候,张扬已经从另外一边进入了通风管道,外面传来急促的犬吠之声。显然总统府内开始加强戒严。
金敏儿惊声道:“不要!”她对张扬的关心发自肺腑。
人世间总是有hetushu.com太多的别离,金敏儿坚持不让张扬送自己去机场,她不想面对分离的场面。张扬将金敏儿交给了周山虎护送,自己则来到福隆港外的小街,清晨的小街充满了亲切的味道,小贩的叫卖声,海鲜的闲腥,街坊谈天说地,孩童们的欢声笑语,经历汉城的生死搏杀之后,张大官人格外渴望这样的氛围和生活,他来到一家熟悉的早点铺,要了两笼蒸饺,一碗热粥,张望着繁忙的街景,品味着朴实的早餐,过去的生活在这一刻突然就回归了。
洪政宰安然返回,这让洪总统和金承焕都松了口气,对于这次的事件,他们并没有对外进行过多的宣扬,毕竟其中的内情难以对外人启齿。金承焕出动了不少的力量寻找女儿和张扬的下落,找到了那架直升机,也知道他们最终出现的地方是蓝星研发中心,可是将整个研发中心搜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他们的下落。
想起父亲,金敏儿不禁愁上眉头,她轻声叹了口气道:“我真是没有想到,爸爸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金敏儿道:“大伯虽然走了,可是蓝星还在,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出了事情,就让我承担起蓝星的管理责任。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躲开我爸爸他们的追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来拿我大伯生前立下的遗嘱。”
在这样的封闭环境下,没有外人打扰,男女之间很容易产生火花,更何况本来就两情相悦的他们,更何况历经磨难,生死相许的他们。
电梯到达之后,金敏儿牵着张扬的手走出,张扬道:“你爸爸知不知道这里?”
金敏儿走向父亲。
关心则乱,这下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出,金敏儿应该不是被人绑架。
张大官人张大了嘴巴:“十年,二十年……”
金承焕来到洪总统的面前,脸色显得极不自然,洪总统低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张扬笑道:“昨天晚上!”
金敏儿气得在他肩头捶了一拳道:“就知道你不愿意。”
张大官人笑道:“你管得还真是宽,蓝星准备在滨海投资,我陪金小姐来保税区到处转转,还有什么问题吗?”
金敏儿靠在张扬的肩头上,轻声叹了口气道:“我爸爸在军界这么多年,看问题还不如你透彻。”
此时洪政宰也带人赶了过来,他搞不清楚状况,紧张道:“不要伤害敏儿。”
洪总统笑了笑,端起酒杯和舒英恒碰了碰,喝了口红酒道:“多谢大使吉言!”
洪总统不紧不慢地搂住儿子的肩头,压低声音道:“尽量不要惊动来宾,找到她,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洪总统并不相信金承焕刚才的那番话,因为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今天舞会的安防非常的严密,劫匪没那么容易混进来,刚才金敏儿的表情他也看得很清楚,她似乎对订婚的事情并不开心,无法排除她在关键时刻逃婚的可能,金承焕之所以说她被人绑架,只不过是找台阶罢了。
虽然整座建筑建设在地下三十米处,可是生活设施配备得却相当完善,张大官人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浴袍,来到外面的时候,看到金敏儿已经准备好了夜宵。
金承焕望着女儿伤痛欲绝的目光,内心中忽然感到一阵颤抖。
张扬道:“怎么会!促成他们合作的是共同的政治利益。他们两人都是看重权力的人,目前的状况下。想要稳固自身的地位和统治,他们就必须要合作,这一点根本不会受到其他事情的影响,所以我从一开始就认为你爸爸想利用你和洪政宰的婚事,进一步拉近和洪总统关系的想法是错误的,政治上真正稳固的关系绝不是建立在婚姻的基础上,而是利益!”
金承焕怒道:“敏儿,不要再胡闹了!”
洪政宰现在总算明白了,金敏儿和这个劫匪居然是一伙的。他的脸色极其难堪,不仅仅是因为恐惧,更因为在订婚当日,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和别的男人一起联手对付自己,这下自己肯定要成为国内的一个大笑话了。
前来的宾客已经从突然增强的保安力量中意识到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洪总统示意舞会继续举行,他将儿子叫到一边,低声道:“政宰,金敏儿失踪了!”
金敏儿沿着通道向洗手间走去,她走得不紧不慢,张扬用传音入密对她道:“有人在跟踪你,你进和图书入洗手间后,利用我交给你的方法打晕她,将房门反锁,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最北方的隔断。沿着马桶爬入通风管道,从那里一直向西,爬到尽头向左拐,我会在通风口内和你会和。”
金敏儿轻咬樱唇,呼吸变得越发急促了:“你……欺负我……”
张扬来到港口的公话亭,给周山虎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
舒英恒端着红酒来到洪总统面前,微笑道:“洪总统,恭喜你和金将军两家联姻,可以预见贵国会走上稳定发展的道路。”
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女侍者冲到隔间前,一脚将从里面反锁的门踹开,她也踩着马桶攀爬上去,她的头刚刚露出,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金敏儿在那里等着她呢,这一脚用尽了全力,将那女侍者蹬得惨叫一声,身体重重摔落了下去。
张大官人一直都在寻找出手的时机,他突然将金敏儿向前方一推,自己如同闪电般启动,等周围人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击倒了洪政宰身边的侍卫,抢过手枪,枪口抵在洪政宰的太阳穴上。
张扬拿起红酒打开,将他们面前的酒杯倒满,端起酒杯道:“庆祝我们顺利逃脱。”
张扬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来到这里就算脱离了险境,金敏儿偎依在张扬的怀中,柔声道:“我好担心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那咋一大早就到这里来了?”
张大官人捧着她的俏脸,嘴唇最终印在她的樱唇之上,金敏儿闭上美眸,沉浸在张扬带给她暖暖的爱意之中。良久方才睁开双目,俏脸已经变成了娇艳的红色:“我去弄点吃的,你去冲个澡。”
张大官人嘿嘿一笑,他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当然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呆在地底一辈子,更何况在外面还有太多的牵挂。
金敏儿点了点头:“我打算离开后,先去拜访蓝星的几个主要股东,将蓝星的内部先稳定下来。”
拥有了这艘具有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小型潜艇,他们可以轻松绕过层层水下监听网,离开南韩返回中国。
金敏儿却道:“对不起,我失陪一下!”
金敏儿撅起樱唇道:“我没那么容易原谅他,他做了这么多对不起我的事情,我才不要见到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心中却明白,自己对父亲是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的。她挽住张扬的手臂:“我就在这里呆上十年,二十年,让他见不到我,张扬,你会不会陪着我?”
直升机降落在停机坪后,她带着张扬经由电梯迅速进入地下负三层。金尚元生前对这个侄女儿极为疼爱,很多秘密即便是金承焕也不知道。
洪政宰道:“你们逃不掉的!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劝父亲对你们网开一面。”
张扬道:“送金小姐去北港机场!”
张大官人在滨海的出现简直可以用神出鬼没来形容,谁也不知道这厮是如何到达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征兆,这厮一大早就出现在了福隆港。和他一起的还有金敏儿,两人沿着港口的道路缓缓而行,不时四目相对,唇角露出会心的笑意。
张大官人利用自己从酒会现场找到的餐刀抵住了金敏儿的咽喉,用英语吼叫道:“让开!不然我就杀了她!”说完之后却又以传音入密道:“敏儿,我才舍不得呢!”
因为金敏儿的逃离过早的被发现,张扬不得不改变了本来的计划,他让金敏儿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没有按照原有的轨迹逃离,而是直接沿着倾斜的通风管道爬到了地下室,张扬一脚就将通风口的排气扇给踢开,露出一个黑色的孔洞,他先跳了下去,然后又将金敏儿接了下来。金敏儿的脚踏在实地之上,马上就扑入张扬的怀中,张扬紧拥着她的娇躯,内心中不禁有些害怕,如果这当口儿情蛊发作,恐怕两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还好金敏儿的柔情并没有引发他体内的蛊毒,看来自己还只是一个初期患者。
张扬笑道:“不是他看不透,可能是之前的叛乱让他成为惊弓之鸟,所以想和洪总统合作的心情太迫切了一些。”
现在这种情况,也的确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没等他们多做考虑呢,房门已经被从外面撞开,几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安保人员已经举枪冲了进来。
张扬建议道:“不如和我一起返回中国。”
原本前来参加舞和_图_书会的各路嘉宾已经被提前劝离,张扬和金敏儿他们回到大厅的时候,厅内到处都是赶来的安防人员,里三层外三层将他们围了个遍。
金承焕投鼠忌器,如果洪政宰今天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和洪总统之间的合作关系肯定要从此作罢。他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让开一条道路,眼睁睁看着张扬和金敏儿押着洪政宰退了出去。
洪政宰几乎不能相信这就是刚才的金敏儿了,不过她的这个要求也算不上过份,洪政宰笑着点了点头。
洪总统点了点头,他向金承焕使了个眼色。和他来到一旁,进行了短暂的商议。
深入地下之后,又经过三道密码门,方才进入地下避难所的核心,这里储备着足够二十年使用的食物,还有全套的水净化设备。
可是金敏儿刚刚爬上去,那名被她击晕的女侍者就已经醒来,她捂着脖子,摇晃了一下晕乎乎的头颅,正看到金敏儿进入通风口的一双脚。
张大官人听不懂韩语,但是从声音已经知道是金承焕到了。
张扬笑道:“怎么可能?”他亲吻着金敏儿柔顺的秀发,心中怜爱顿生。
金敏儿俏脸羞得通红:“谁要给你生孩子,我才不要十年二十年就做……”她觉得难为情,再也说不下去,一双粉拳在张扬的胸膛上连续捶打。
金敏儿道:“对不起,我不可以放开他,虽然我没想过要伤害他,可是你们不要逼我!”
“现在!”
张扬听到通风管道内传来的响声,敏锐的听觉判断出金敏儿爬行的方向,他赶紧迎了过去。
金敏儿道:“从今以后,这世上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张扬道:“找到了?”
金承焕满面尴尬道:“总统先生,你听我解释……”
几名安保人员不清楚现状,一个个面面相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金承焕抿了抿嘴唇,现在的张扬恐怕已经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他低声道:“已经安排人送他回国了,敏儿,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忘了他!”
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张扬的视野中。
虽然认识了张扬这么久,可金敏儿每每看到他灼热的目光,总是从心底感到羞涩,俏脸瞬间又蒙上一层红晕,她垂下黑长的睫毛,声如蚊蚋道:“从今天起,这世上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洪总统也在现场,看到眼前的情况他也是紧张非常。
张大官人笑道:“倒不是不愿意,十年二十年,咱们两人在这下面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那种事情吗?到时候,恐怕孩子都要生出一个连了。”
金承焕带着女儿走下舞池,金敏儿扶住父亲的肩膀,望着父亲的面庞,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张大官人之前就已经从权正泰那里得来了总统府的详细建筑图,这为他此次的逃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金敏儿急中生智,附在张扬的耳边道:“绑架我,你威胁要杀死我,用我当人质!”
虽然思念刻骨,两人却无暇倾诉衷肠。张扬看了看四周,这是一间储藏室,里面堆满了铁皮柜。拖着金敏儿的手腕向门前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前,就听到嘈杂的脚步声,已经有人搜查到了这里。
金承焕笑着向洪总统道:“我这个女儿看来还是舍不得我。”
张扬道:“你不怕你爸再找到你,把你押回国内成亲?”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就算将整座大楼炸掉,他们也不会发现地下的秘密,这里的秘密只有大伯和我知道。”
张扬道:“放心没有人打扰到我们!”他睁开双目,牵住金敏儿的纤手,用力一带,金敏儿嘤!地一声,被他拉入怀中。张大官人清晰地感觉到金敏儿因为呼吸而起伏剧烈的胸膛,他让金敏儿坐在自己的双腿之上,大手探入她的怀中,终于成功攀上她诱人的双峰。
金敏儿含泪道:“不怕,有你在我身边,就算刀山火海,我都不会害怕!”
金敏儿道:“张扬,我以后,还有机会见到父亲吗?”
金敏儿的手指和他纠缠在一起,又道:“在你心中,仍然把我当成春雪晴吗?”
张扬伸出手覆盖在她的柔荑之上。
金敏儿按照张扬的吩咐走入洗手间内,她进去没多久,那名女侍者就跟随她走了进来,金敏儿迅速冲了出去,一掌击在她的颈后。张扬教给她的几手防身术非常有用。那名女侍者一声不吭地倒在地面上。
离开地下避hetushu.com难所并非是经过原路返回,而是通过一艘潜艇,金敏儿带着张扬来到可以容纳五人乘坐的小型潜艇内,这种潜艇虽然很小,但是性能卓越,可以突破水下监听网,拥有六个可控制的伸缩方式的方位推进器,能够在任何的环境下进行海底着陆,水下最长潜伏期可以达到一个月。
张大官人将她横抱而起,低声道:“其实我忍了很久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三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虽然这座地下避难所储存了足够他们两人使用二十年的食物。但是张大官人不可能呆在这地下二十年,他还有太多的牵挂。
“那是属于你的幸福。不是我的!”
洪政宰笑道:“金叔叔放心,我会做好的!”
南韩军警搜查最为严密的三天,张扬和金敏儿一直都在蓝星的这座地下避难所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自然是欲火一点就着,张大官人血气方刚,金敏儿一颗芳心早已系在他的身上,加上初尝男女欢爱的滋味。在张大官人的百般温柔功夫下也是欲罢不能。这三天的时光里,两人几乎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抵死缠绵。
金敏儿眼圈发红道:“我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只是,我没想到他会对自己亲生女儿也这样做。”
张扬怕她担心,并没有将自己被人种下情蛊的事情告诉她,轻声道:“已经全好了,当时是因为我练功出了岔子,所以在短时间内丧失了活动能力。”
张大官人一不做二不休,威胁道:“全都放下手枪!”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不会,绝不会!”
张扬回到副驾驶的位置坐下。金敏儿驾驶直升机飞出一段距离之后,开始降低飞行高度。她前往的地方是位于济州岛的蓝星研发中心。
洪政宰已经伸出手去,金敏儿这会儿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冷若冰霜的表情了,不过她显然没有准备和洪政宰跳开场舞的意思,如果按照原有的桥段,洪政宰和金敏儿跳完这支开场舞,然后会有人送上鲜花和戒指,洪政宰送花给她戴上戒指,婚事就算是确定了,之前金承焕也向女儿交代过了,可金敏儿却没有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她轻声道:“第一支舞,我想陪父亲跳。”说话的时候她带着微笑,声音也非常的温柔非常的有礼貌。
金敏儿道:“如果你想活命还是老老实实闭上你的嘴巴。”她向紧跟着出来的父亲道:“十分钟内,准备一架加满油的直升机。”
洪政宰的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他腾空跃出机舱。
金承焕轻声道:“梦想和现实不同,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张扬搂着金敏儿的香肩,在她吹弹得破的俏脸上轻吻了一记,微笑道:“放心了。你爸爸没事!”
金承焕虎视眈眈地盯住张扬,虽然张扬经过乔装打扮,可是金承焕仍然从他的举止神态中判断出他的真实身份,金承焕却不能当众点破,他也没有任何的必要去点破,掏出手枪瞄准了张扬的脑袋,他相信张扬不可能伤害自己的女儿。
张大官人几乎可以用梦幻来形容这次的海底旅程,现代科技的发展已经让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成为现实,当然这一切也要以蓝星雄厚的财力作为支撑。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是敏儿,我的敏儿!”
金敏儿即刻就要离开,虽然她很想在张扬身边多留一些时间,可是蓝星的事情不能耽搁,自从伯父遇害之后,蓝星已经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之中。她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蓝星稳定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伯父含笑九泉。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父亲肯定知道是张扬帮助自己逃走,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他就会找到这里,金敏儿不想给张扬带来太多的麻烦。
金敏儿终于听到了张扬的声音,她激动地热泪盈眶,张扬低声道:“敏儿,不要怕,跟在我身后,我带你逃出去。”
洪政宰感觉身体一松,却是张扬解开了他的穴道,张扬指了指伞包。用英文向他道:“在我后悔之前赶紧跳下去!”
金敏儿将房门反锁,快步进入最北方的割断。脱下高跟鞋,踩在马桶的水箱上,推开了上方的天花板,找到了张扬所说的通风口,她攀爬了上去,沿着黑洞洞的通风口向前方爬行。
金敏儿道:“看来他和洪总统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
金敏儿道:“我有办法解决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