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7章 连锁反应

张扬道:“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那点事儿很多人都知道,陈岗想要杀人灭口,那他应该杀的人实在太多了。”
项诚的面孔已经被陈岗气得扭曲,他感到心口有些疼痛,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解,他想了想,终于还是拿起了电话。
“你?”项诚被陈岗的态度激怒了,他重重拍了拍桌子道:“陈岗,你难道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到了现在,只有主动向组织上交代你的错误才是你应该做的。”
陈岗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奇怪的笑容:“我准备去省纪委交代错误!”
“什么急事?无非是有匿名电话告诉你陈凯逃了!”
赵国强道:“我还有事啊,你有话赶紧跟我说。”
赵国强道:“你想说什么?”
只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领导找他谈话,陈岗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其实他也不想,可是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他坐在这里不是为了使用他的权力,而是在等待制裁的到来
张扬道:“你不用把我当贼一样防着。”
陈岗道:“项书记,您不用三番两次的提醒我,让我出来认罪吗?让我一个人把所有的责任都扛下来吗?凭什么?我承认自己不干净,可北港这么多官员,谁敢堂堂正正的站出来,拍着胸脯说一句话,说他自己是清白无辜的?”
项诚的目光显得有些严厉:“知道我叫你过来为了什么事情吗?”
赵国强道:“你以为我的判断力就这么差劲?仅仅凭着她的一句话,我就去把市纪委书记给抓起来审问?”
张扬道:“你别忙着走,我有些事要向你说。”
项诚怒道:“你在威胁我,你凭什么威胁我?你自己做得丑事,你自己承担责任!
陈岗道:“交代什么错误?交代我和洪长青有染吗?主动要求组织上把我双规吗?还是承认我杀了洪长青,为了保住我的名誉和官位杀了她?”
陈岗心神恍惚地来到了项诚面前。
赵国强道:“我来找洪诗娇同志了解一下案情。”
“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张扬接着刚才的话题道:“文浩南来到北港之后,雷厉风行地进行了一番举措,表面上看他似乎做了一些事,可是实际上,他只是将北港搞得更加混乱罢了,他也接到够匿名电话,正是这匿名电话引导着他把北港的局面搞得越来越乱。”
陈岗道:“没一个干净的!”他说完就转身离开,根本不去管项诚的脸色。
赵国强默默点了点头,他拨打了陈凯的电话,电话果然无法接通,赵国强示意张扬等会儿再谈,他又给开发区分局打了个电话,得知陈凯今天根本就没去上班。赵国强的心沉了下去,看来这个匿名电话并非空穴来风,陈凯十有八九已经潜逃了。他迅速安排了下去,让人开始寻找陈凯的下落,忙完这一切,他方才将电话放在一旁,望着张扬道:“我想现在咱们是时候开诚布公的好好谈和*图*书谈了!”
项诚道:“谁说她的死跟你有关了?可是你跟她的关系已经盖不住了,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上头已经知道了你的事情,这次谁也保不住你。”
陈岗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是个成年人,想什么,干什么没必要向我交代!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我承认,我和陈岗的私交不错,我不希望他就此栽了跟头,公平的来说,这个人除了作风上有点毛病,工作还是不错的。”
陈岗摇了摇头,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一些,但是他不想回答,反正不会有什么好事。
赵国强的这句话并没有说错,事情的发展果然不是张扬能够掌握的,陈凯潜逃了,在他知道大哥已经被牵连到洪长青的事情上之后,他开始悲观绝望,他认为这次大哥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他不想被牵连。虽然是亲生兄弟,但是他显然没有和陈岗共患难的准备。早在被张扬抓住把柄之后。他就开始筹划离开的事情,洪长青的死,大哥被牵连,让他突然就下定了决心,他必须要走,这种时候如果继续犹豫下去,只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赵国强道:“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
张扬点了点头:“我出现在这里算不上巧合,你出现在这里就不寻常了,咱们俩在这里遇上就是纯属巧合了。”
赵国强默默站起身来,他向张扬道:“以后我再找你!”
张扬道:“可是他的事情应该和这件案子本身没有关系,你有没有觉得洪长青的死或许只是一个开端,有人通过她的死,将一系列的人和事牵出来,我们所看到的只是连锁反应的一部分?”
张扬道:“你该不是怀疑我也往你手机里装了窃听器吧?”
张扬道:“洪诗娇看待问题有些偏激,她认为这件案子就是陈岗干得!”
赵国强拿起自己的手机反复地看,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赵国强道:“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是想保护陈岗,害怕因为这件案子而把陈岗和洪长青的关系暴露出来。”
陈岗摇了摇头道:“以为我看不透吗?我早就看透了,这次的事情,最好我没事,如果我有事,后果,你比谁都清楚。”陈岗已经撕破脸皮,即便是面对项诚这位市委书记,他也不再顾及颜面了。
张扬道:“我刚来北港的时候,乔梦媛和时维开车过来找我玩,乔梦媛的那辆奔驰越野车被人给偷走了,就是有匿名电话告诉我,车已经被装上了兴隆号,所以我才和程焱东带着警察,上演了一出跨区作业,果不其然,真的就在兴隆号上搜出了那辆失窃的汽车,还发现了价值五百万的走私红酒,后来这个人又三番两次的打电话透露给我消息,我发现他根本不是想帮我,而是想要牵着我的鼻子走,利用我帮他做事,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赵国强一时间愣在那http://www.hetushu.com里。
张扬提出邀请道:“去我办公室坐坐吧。”
张扬道:“洪诗娇给你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赵国强正色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一个地级市的纪委书记。”
赵国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想开了?打算给我透露一点信息?”
张扬笑道:“总之对你只有好处。”
赵国强道:“我问过他,他不愿提起和你姑姑之间的关系,也没有提供任何的线索。我看得出他对你姑姑抱有很大的怨念,对她的感情相当淡漠。”赵国强可不是为了挑事儿,他是为了引出洪诗娇的话。
赵国强道:“什么连锁反应?”
赵国强道:“无论你出于怎样的目的来维护陈岗,我只能对你说声抱歉,陈岗的事情我罩不住,他的违纪行为,我必须要向上头汇报。”
项诚怒道:“你自己犯了错误,为什么要将责任推到别人的头上。”
项诚道:“据我说知,陈凯已经离开了北港,目前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他为什么要不声不响的走,我想你这个当哥哥的应该知道一些。”
张大官人却耐心的很,他笑道:“急了,我说你能别着急吗?做什么事情都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你该不会是监视我吧?”
对方阴测测冷笑了一声:“你不必知道,陈凯往南方逃的,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在和缅甸方面的关系接洽,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逃往那边,你还是尽早做好准备,省得被他逃掉了。”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陈岗摇了摇头,踩下刹车,推开车门冒着雨走了出去。
赵国强闻言一怔,他大声道:“你是谁?”
张扬道:“老陈,你冷静一下,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也许事情没有恶化到那种地步
赵国强苦笑道:“得,我怕了你,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来北港才几天啊,这就有一位女干部被杀,我如果不尽快破案,别人会怎么看我?”
赵国强道:“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文浩南这么喜欢查你,看来不是他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陈岗道:“需要解释吗?我承认,我和洪长青之间有不正当关系,您不是不知道啊
陈岗冷笑了一声道:“我只是觉得可笑,我陈岗不是好人,我陈岗喜欢女人,你早就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啊,为什么过去你们可以容忍我,而现在却要急不可待地把我推出去,是我该死还是我好欺负啊?做过的事情我可以承认,没做过的事情我凭什么要承认?洪长青的死跟我无关!”
赵国强道:“我有必要向你交代吗?我就纳闷了,查案是我们警察的事情。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要是真想帮忙,就提供点线索。不想帮忙就躲得远远的,我说你究竟是跟这件案子有牵扯。还是闲着没事干,想找点乐子满足你的好奇心?”赵国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和-图-书国强道:“你为什么这么断定?”
“有人在背后布局,在策划一连串的阴谋,我会把他查出来!”
洪诗娇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也意识到自己被赵国强给绕进去了,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赵局,您还想知道什么?”
陈岗拿起信封拆开,信封内只有一张照片,他的全家福,让陈岗惊恐的是,除了他以外,每个人的面孔上都用红笔打着x,陈岗的手颤抖了起来,他紧紧闭上了双目,感觉自己的内心瞬间被撕扯的支离破碎。
张扬提醒他道:“老陈,不要胡乱说话,你不担心自己的电话被人窃听啊?”
张大官人就坐在他的身边,将刚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是何等耳力,别说赵国强发愣,张大官人也吃惊非小,陈凯居然在这个时候潜逃,事情真的麻烦了,一定是他认为大哥这次要出事,趁着事情没有完全暴露出来之前先行潜逃,张扬之所以为陈岗说话,还不是不想他这么早被挖出来,不想自己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可是事情往往并不像自己预想中那样发展,洪长青的死亡将一切都搅乱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只怕麻烦大了。
赵国强没好气道:“我跟你讨论什么案情?我有那必要吗?你知情不报就是同流合污,沆瀣一气!”
张扬道:“你这就把帽子扣给我了。”
洪诗娇不出意料地激动起来,她不屑道:“他有什么好抱怨的?如果没有我姑姑,他会有今天的位置?当初还不是他把我姑姑推到了陈岗的怀抱里?谁都可以看不起我姑姑,唯独他不可以,你可以去问问他,他在外面到底有几个女人?”
赵国强道:“过去没怀疑过,不过现在开始怀疑了。”他的手机在此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和张扬之间的谈话。赵国强拿起电话,听到一个声音低声道:“赵局,给你汇报一个消息,陈凯潜逃了!”
赵国强望着他:“张扬,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陈岗预料到自己被双规只是早晚的事情,省纪委书记刘钊还在临蒙,这边的事情他不可能没有听说,就算他不知道,赵国强已经掌握了洪长青留下的日记和录音,单凭这两样东西已经足够让自己身败名裂,或许还会当啷入狱。对他这样的干部而言,名声和生命同样重要,可是这次,他恐怕无法挽回自己的名声了,至于生命,天知道会往哪里去?
赵国强皱了皱眉头:“什么?”
张扬道:“没把握的事情我不能说。”
赵国强将自己的手机放在茶几上,望着闪烁的信号灯,他低声道:“你是说,这个匿名者故技重施,想要牵着我走?”
张扬笑道:“你别忘了。这里是滨海,我是这里的市委书记,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你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我的视线之内。”
赵国强跟着他一起去了他的办公室。
赵国强道:“但是陈凯很可能已经逃走了。和*图*书
张扬道:“陈岗不可能去杀死洪长青。”
“一条命而已,有什么好怕!”陈岗的声音充满了凄凉的味道。
赵国强离开房间,来到走廊上,正看到张扬倒背着双手晃晃悠悠的朝招商办走了过来,赵国强马上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张扬,还别说,这厮还是有几分领导气质的。还没等走到赵国强面前。张大官人就咧开嘴笑了起来,笑得那个阳光灿烂:“赵局,真巧啊!”
张扬道:“你先别冲着我嚷嚷,也别把我想得跟他一样,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我们在讨论案情!”
陈岗上了自己的汽车,自行开车离开,他一边开车,一边留意车后的动静,后面似乎有一辆灰色的汽车在尾随着他,陈岗拿起了手机,他拨通了张扬的电话:“张扬,我遇到麻烦了,有人在跟踪我。”
张扬道:“老陈,你太紧张了,事情也许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不会让他走。”
赵国强摇了摇头:“我必要向你交代。”
市委书记项诚主动打来了电话,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一趟。
赵国强道:“你知道?你既然知道陈岗违法乱纪的行为,为什么不向上头举报?为什么要容留陈岗这种腐败分子继续呆在国家纪检部门?”
陈岗道:“不用了,我准备去自首。”
张扬道:“我就是想给你帮帮忙,让你不要被表面的事情迷惑,不要专注于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
赵国强看了张扬一眼:“你怎么知道她怎么说?”
“陈凯逃了!”
赵国强意味深长道:“恐怕不是巧合吧?”
张扬道:“她之前找过我,让我帮忙反应,她认为洪长青是陈岗杀得。”
赵国强微笑道:“没什么好问的了,你放心,我们专案组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侦破此案。一定会给死者一个交代,给你们一个交代。”
张扬道:“我不是担心这些话有可能对你造成误导吗?所以不能说。”
张扬道:“赵局,我感觉北港这次可能真的要出大事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你不用管他,他不敢乱说话。”
陈岗拿起电话,刚刚按下了两个数字又马上放下,他非常的不安。站起身走出门外,外面不知何时开始下起了雨。
陈凯离开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大哥,所以陈凯的潜逃对所有人来说都很突然。蒙受打击最大的是陈岗,陈岗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周围人所抛弃。连他的亲弟弟都逃了,甚至逃离的时候都不愿跟他说一声。
项诚的语气变得严厉起来:“我想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在洪长青的家里找到了一本她的日记,还有一些录音,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都和你有关,老陈,对此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赵国强听得头大,看来洪长青和张明忠这两口子的感情生活各自精彩,谁都不是什么好鸟。
张扬道:“你hetushu.com的级别好像不够吧。”
张扬道:“谁的电话?”
张扬道:“我也说不清,就是感觉这次的事情有些奇怪。”
洪诗娇道:“也许你应该直接去问他。”虽然姑姑已经死了,可是洪诗娇仍然不愿评论他们的夫妻关系。
项诚望着陈岗,从洪长青的死讯传出不过短短的两天,陈岗明显老了许多。项诚对此并没有感到意外,任何人在这样巨大的心理压力下都会产生变化,陈岗能够坚持没有倒下已经很不容易了。
陈岗嗯了一声道:“我去省纪委,我承认我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我主动要求被双规,你满意了,你们所有人都满意了?”
公安局长赵国强率领几名警察也从车里走了出来,赵国强大声道:“陈书记,这么大的雨,您赶着去哪里啊?”
电话响了几声后对方拿起。
洪诗娇不是警察,她只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思维来分析问题。赵国强当然不会全部认同她的推论,但是她的推论也非常有道理,如果洪长青真的对陈岗步步紧逼,陈岗在被逼急的情况下,也可能失去理智,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赵国强道:“谈谈你的姑父。”
陈岗道:“我知道你们都想我死,我要死了,你们做过的那些坏事就不会被人知道了。”
赵国强道:“你这么关心洪长青的案子,到底为了什么?你跟我说明白!”
赵国强的脸色变了,这厮的耳朵怎么这么灵?居然将自己的电话内容听得清清楚楚,早知道这样,自己真该出去接这个电话。
陈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项诚面前近乎摊牌的那番话让他心头舒服了一些,秘书悄悄走了进来,他也听到了风声,知道陈岗的心情不好,没敢跟他说话,而是默默将一封信放在陈岗的面前。
赵国强再次站起身来:“张扬。我劝你一句,不要过问这件案子,案子只有我们公安机关来查,至于陈岗,他的事情你最好别管,恕我直言,你管不了,你什么都管不了!事情的发展。不是你能够掌握的。”
赵国强道:“还说是巧合?我看是蓄谋已久啊。是不是程焱东告诉你我来滨海了解情况的?”
“我有急事!”
傅长征早已泡好了茶,看到他们过来,笑了笑转身走了。张扬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请赵国强在茶海前坐下。
陈岗叹了口气:“你不值得我信任,你和他们一样,都想置我于死地!”陈岗挂上了电话,将手机扔在副驾上,前方警灯闪烁,两辆警车挡住了他的去路。
张扬道:“你怀疑我?”
“自首?”
项诚道:“他有些疯了,恐怕会乱说话。”
项诚怒视陈岗:“你要认清现实!”
张扬道:“他想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他对你绝不会有太多的好意。”
张扬道:“监视市局局长,你当我脑子有毛病啊?”
项诚道:“陈凯去了哪里?”
张扬道:“老陈,你冷静些,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