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9章 你变了

赵国强道“很快就会有结果。“
陈岗的内心无比惶恐,如果现在让仇家找到他,他根本没有任何反击之力。黑暗让他的听觉变得异常灵敏,他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洪长河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赵国强道:“你从一开始就认定陈岗没有杀人,你对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早就清清楚楚,你了解很多事,却始终在我面前有所保留,张扬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洪长河点了点头道:“这些年陈岗对她帮助不少,昝世杰也帮她,过去在滨海的时候,她可是红极一时,后来张扬去了滨海,她就变得不得志了上次和张扬发生矛盾之后,她不得不离开了滨海,昝世杰帮不上忙,陈岗不愿意给她帮忙,只给她找了个开发区的闲职我姑去找了陈岗很多次陈岗却始终不愿意帮忙,可能因为这件事惹火了他,所以他才对我姑姑起了杀心”
赵国强抿了抿嘴唇,他并没有反驳项城的话,不仅仅因为项诚是自己的领导,还因为他的确心存内疚,项诚有句话没测苛,他连自己的警员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陈岗道:“一定是项诚,是他要杀我,我知道太多关于他的事情。”
赵国强道:“昝世杰夫妇已经离境,目前已经身在加拿大,我正在通过外交关系试图缉拿他们归案”
洪长河道:“这个问题你应当去问陈岗啊!”
陈岗向小警察道:“小同志,小同志!”
洪长河道:“赵局,赵局什么时候放了我?”
张扬道:“人是会变得,我的处境和在南锡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我承认,北港的确有很多的黑幕,可是我已经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用不了多久的时间我就会离开”
黑衣女郎走过来将陈岗从地上拖了起来,冷冷道:“不想死在这里的话,跟我走!”
现场的气氛相当的沉闷,项诚清了清嗓子,第一个说话:“国强同志,大家都在这里,你把到目前为止金盾宾馆的情况向大家说明一下。”
“你们干什么?”陈岗惊声道。
赵国强道:“如果你所说的事情对案情有帮助,我当然会对你从轻发落”
黑衣女郎道:“什么事情?”
一直沉默的省纪委书记刘钊道:“我想问一个问题,陈岗是北港纪委书记,陈岗的问题省里已经做出批示,要你们尽快将他移送省里,为什么你们的动作会如此之慢?”
黑衣女郎道:“我一直都让人盯着你,看看有没有救你出来的机会,金盾宾馆火灾的时候,感觉不对,就进去救你,想不到真的找到你,把你从杀手的枪口下救了出来。”
两人一起帮助陈岗从后备箱里出来,陈岗刚刚站稳,就感觉到屁股上被针扎了一下,痛得他闷哼了一声,他马上意识到有人给自己打了一针。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你跟我说的这些事情暂时不要向第二个人说,知道的人越多对你就越没有好处”
陈岗显得有些难为情:“人上了年纪,没办法。”
赵国强能够理解一个人失去同胞兄弟的痛苦,等陈岗的情绪稍稍平复之后,他方才道:“在这件事上,我们无能为力,如果你想为自己的兄弟讨还公道,如果你想保护自己的亲人,我认为你应该将所有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只有这样,我才可能帮你”
一旁黑衣人道:“抓紧时间了,船就要开了!”
桑贝贝道:“他说项诚才是主谋!”
张扬道:“你不是好端端活着?”
项诚的脸色非常难看,他先于赵国强一步前来,赵国强抵达医院的时候,他正准备离去,陪同他前来的还有几名市委领导。
张扬笑了笑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仰首一饮而尽
杨训友没说话,一脸无奈地看着赵国强,赵国强从他的表情上已经找到了答案,怒道:“你自己写份辞职报告给我!”
桑贝贝道:“招什么?你怕他把你谋杀我的事情说出来?”
桑贝贝道:“听你的意思好像很想我死!”
赵国强的双目中流露出失落的光芒,他抿了抿嘴唇道:“你的确变了,失去了锐气,失去了热情!”
陈岗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他忽然感觉到头晕目眩,似乎刚刚注射到体内的药物开始发生作用。
洪长河道:“她……把我妹妹给坑了,我后来才知道,救我的不是她,是我妹,hetushu.com要不是我妹答应了陈岗那个老混蛋的要求,我也不会被放出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洪长河满脸悲愤
张大官人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他的话被电话铃声打断,张扬拿出手机一看,却是赵国强打来的电话,张扬向桑贝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通了电话
枪声响起,陈岗吓得大声惨叫起来,他感觉到鲜血和脑浆喷射在自己的身上,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惊愕地转过身去,看到一个黑衣人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身姿窈窕的黑衣蒙面女郎举着手枪,正是她在生死关头将陈岗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张大官人坐下,有些好奇地看着赵国强道:“有道是筵无好筵会无好会,今儿赵局该不是给我来场鸿门宴吧?”
赵国强道:“ 不用,你去富春路的李记私房菜,我请你喝酒,六点半”
赵国强是最晚到达的一个,事实上他也是最晚接到通知的一个。
赵国强抿了抿嘴唇道:“陈岗失踪了,目前我们无法断定他究竟是在火灾中遇难还是趁机逃离。”
赵国强道:“洪长河,单单是盗窃这项罪名你就会被判好几年,再加上涉嫌谋杀,你自己掂量吧”
“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杨训友道:“目前失火的原因还没查清楚,突然就烧了起来,宾馆方面紧急转移了住客,我们在转移陈岗的过程中遇到了埋伏……我们损失了两名警员,三人重伤。”
张大官人从望远镜中看了看金盾宾馆的位置,一旁桑贝贝道:“放心吧,没什么异常情况,警方对陈岗的保护非常严密”
赵国强道:“陈书记,咱们心里都清楚,洪长青的死应该不是一起简单的谋杀案”
刘钊道:“我可以不客气地说,你们北港领导层都要进行深刻的检讨,每一个人。”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适时的停顿多少冲淡了一些现场的严肃气氛,他的目光落在严正身上:“经过组织上的慎重考虑,决定由严正同志暂时代理北港纪委书记一职,并负责北港市纪委工作,在这里我要重点提出几点,第一,尽快查清今晚金盾宾馆纵火枪击案的真相,找出凶手,以慰两位烈士的在天之灵,第二,调查陈刚、陈凯、咎世杰这三人存在的所有问题,如果他们的罪行查实,只要和他们的错误行为有关联的人员,一定要彻查到底,绝不姑息!”刘钊的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现场所有人都是内心一震。
赵国强来到死亡的三具尸体前,有两具已经辨明是他们的人,还有一具尸体,目前没有确定身份,法医将初步的检查结果向他进行了汇报:“赵局,这个人被近距离爆头,子弹从他的脑后射入,应该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人射中,发现他的时候,他的手上还握有手枪,从枪弹检测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同志都是伤在他手里的。”
赵国强道:“那就是不想谈了!你等着坐牢吧!”他起身作势要走
赵国强凝望张扬的面庞,沉默许久方才道:“你变了!”
陈岗道:“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贪污受贿,纵容走私,他的背后还有更大的主谋。”
“可惜不是推心置腹,有些人戒心太重,保留太多。”
项诚不时烦的摆了摆手道:“不要跟我说什么保证,这样的话我听多了,我要看到结果!”他不想继续跟赵国强说下去,大步离开。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财迷,不义之财咱们不能要,陈岗取之于民,咱们帮他用之于民,把钱全都用在儿童的教育事业上,我看还是捐给天池先生的基金会。,、
张扬道:“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只是觉得这次有人要把陈岗和他相关的一些人搞倒,如果你循着这条线这样去做,可能就上当了,就被别人利用了。”
陈岗感到莫名的惊恐,他凭直觉感觉到这次的火灾应该不是意外,或许就是冲着自己来的,陈岗紧跟着前方的警察,他们终于走到了楼梯口,一名警察摸了一下防火门,感觉不是很烫,这才大胆的推开,一声沉闷的枪响,迎面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胸膛,那名警察的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陈岗出于本能蹲了下去,他又听到连续的枪声,看到那名小警察,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小的年轻警察就倒在自己的脚下,肩头满是鲜和图书血,陈岗拉了他一把,将他拖到一边,刚刚把他拉开,子弹就射在他躺倒的位置。
陈岗眯起眼睛,他无法适应这样强烈的光线,一低沉的女声响起:“陈书记,梦醒了没有!”
赵国强道:“你很想帮陈岗,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秘密?”
他的一名部下走过来,向他低声耳语了几句,赵国强点了点头,和那名警察一起走入监护室。
赵国强起身要走
张扬道:“人都会变,你也一样,就像当初我们无论如何都想像不到,咱们有一天居然会坐在同一张桌前把酒谈心。
赵国强向项诚看了一眼。
赵国强道:“只可惜你说了不算,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老老实实交代自己知道的一切争取获得宽大处理,还有就是等着把牢底坐穿,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
张大官人道:“别这么痴情的看着我,我一直都很伟大!“
陈岗颤声道:“你们想怎么对付我?”
赵国强道:“马上查清他的身份。”他转向手下道:“在北港市全境紧急戒严,搜查陈岗的下落。”
三名受伤的警察中,有一人还在手术,其余两人伤情已经稳定,他们都躺在床上。伤势最轻的是负责看守陈岗的小警察,那名小警察现在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看到局长进来,小警察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赵国强抢上前去,扶住他的肩膀道:“别起来,躺下,躺下,千万别触动了伤口。”
头顶的消防喷淋头忽然启动,陈岗听到了火警警报声。小警察冲了进来,大声道:“失火了,跟我走!”
洪长河道:“我姑和陈岗维持了很多年的情人关系,不过她和滨海前任书记昝世杰关系也不正常我看这件事可能是情杀,昝世杰在位的时候我姑对他不错,可是现在他失势了,我姑冷落了他,所以他心存嫉妒,因而恨上了陈岗,所以他逼迫我姑去举报陈岗以此作为报复”
“少废话!快跟我出去!”
“那边走!”一名警察指了指紧急出口的方向。
洪长河道:“我过去出事的时候,我姑去求陈岗,后来她带我妹去吃饭我妹回来后就不停地哭,我知道陈岗那个老流氓一定把我妹给糟蹋了,所以他才帮我,以后要是我找到机会,一定弄死这老乌龟”
洪长河连连道:“我明白,我明白”
陈岗匆匆提上裤子。小警察用手铐将他铐上,陈岗抗议道:“我还不是罪犯!”
张扬道:“他还有用,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幕后主谋。”
黑衣女郎道:“谁威胁要杀你老婆孩子?”
张扬道:“不知道陈岗招了没有?”
面对老练的陈岗赵国强的确没有太多的办法
赵国强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低声道:“陈岗和你姑姑是什么关系?”
赵国强道:“还记得在南锡吗?当初我们联手粉碎了徐光然为首的犯罪集团,你为人如何我清楚,你不是一个容忍罪恶的人,你现在究竟在顾虑什么?为什么不能将你知道的事情开诚布公的向我说?”
赵国强站在走廊内,等到项诚那群人走远,他方才叹了一口气,拿出烟盒,刚冈抽出一支烟点上,一名小护士走过来道:“警察同志,这里不许吸烟。”
赵国强慌忙将香烟熄灭:“对不起!”
张大官人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清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儿我不清楚,就算有幕后人物,我也不知道是谁,我也不感兴趣,用不了多久,我可能就会离开这里,所有的这些问题都需要你去解决。”
刘钊道:“不要用没想到这三个字来推卸责任,你们应该想一想,为什么自己的工作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我来北港这短短的几天内出了多少事情,陈岗是北港纪委书记,何其重要的岗位,这样的人存在这么多的问题,为什么之前你们没有发现?”
赵国强抿了抿嘴唇。他端起酒杯道:“张扬,你变了,逢人只说三分话,看来我们还不是朋友。”
赵国强道:“现场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目前我们的人还在现场进行勘察。”
桑贝贝道:“好死不如赖活着,至少比他在国内安全如果他继续留下,恐怕没几天好活了。”
小警察点了点头道:“记得,当时他要去厕所,可是网刚进去外面就响起了消防警报声,喷淋头也开始洒水,于是我们带着陈岗撤离,想从安全出口撤离的时候,刚和-图-书刚推开门就遇到了杀手,当时的情况非常突然,我们在没有来及反应的前提下就被他击中,他的枪法很好,我倒地的时候,幸亏陈岗拉了我一把,不然恐怕我也…。”小警察一是一,二是二,把当时的情况交代的很清楚。
赵国强道:“我可以理解为,北港存在着不同的利益集团,现在他们之间产生了矛盾,其中一方要将另外一方踢出局外。”他的目光充满问询地看着张扬。
张扬道:“如果他刚才的话全部属实,项诚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棋子罢了,真正的幕后人物很可能是……”他没有把话说完,表情变得无比凝重。
赵国强道:“你安心呆几天,等事情明朗了,再解决你的问题”
张扬道:“作为朋友,我想给你一个提醒,不要太关注表面的事情,如果真的想解决北港的问题,就要把目光放得长远,文浩南之前在北港的工作也一度轰轰烈烈风风光光,可到最后,还不是搞得灰头土脸,究其原因还是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
桑贝贝笑道:“你真打算就此放过陈岗?”
黑衣女郎给陈岗打开了手铐。
张扬没说话,双目向车窗外看去,港口上灯火阑珊,北港的夜景很美,可是这么美好的夜色下却隐藏着无数的罪恶。
张扬没说话,拿起酒瓶给他们面前的酒杯添满
陈岗的意识开始不受控制,他机械地回答着,脑子里本来存在的防线已经完全崩塌……
赵国强认为张扬的消沉是和他最近的境遇有关,他和楚嫣然分手让他失去了宋怀明的宠幸,而和文浩南恶劣的关系又导致他和文家渐行渐远,对张扬来说,这段时间无疑是他政治上的低潮期赵国强道:“你真的想当一个逃兵?”
洪长河道:“我要是全都交代了,你会放我出去吗?”
赵国强冲到负责保护陈岗任务的副局长杨训友的面前,怒吼道:“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国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多想,奸好休息,争取早点养好身体,早日归队。”
张扬道:“他这辈子不会有好日子过了,虽然家人在美国,他却不敢去会合,就算我们放过他幕后的那群人也不会饶了他,你回头把他账上的钱一扫而光,他没了钱,在国外又举目无亲,还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躲躲藏藏的过日子,我看比坐牢还要痛苦。”
陈岗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震骇和惊恐,过了一会儿,他将头深深低了下去,肩头不断抽搐着
针对金盾宾馆发生的纵火枪杀案,北港警察局在当晚举行了紧急会议赵国强紧张部署之后,又前往北港市人民医院探望了三名受伤的警员在那里赵国强遇到了同样前来探望的市委书记项诚。
赵国强虽然没有亲历现场,可是从小警察的话中也能够感受到当时的凶险。
张扬缓缓放下酒杯,低声道:“跟你上次接到的那个神秘电话有没有关系?”
陈岗眼前的景物开始扭曲变形,他听到对方的声音变得悠远漫长:“陈岗……你说实话……,说实话……。”
桑贝贝转身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你真的打算要将这些人全都挖出来?”
桑贝贝啐了一声道“马不知脸长你自我感觉真好。”
小警察道:“当时我给他戴上了手铐,他是不是还活着?”
赵国强恨恨点了点头:“陈岗呢?你不要告诉我他已经失踪!”
陈岗颤声道:“不要杀我……我……我给你钱……”
项诚冷哼一声:“无法断定?”
张扬端起酒杯道:“得,就算是糖衣炮弹,糖衣我给扒下来,炮弹我给你打回去”
有人从外面开启了后备箱,一束强烈的灯光照了进来。
张扬道:“谁都不想被别人利用。咱们做一个假设,如果真的存在一个幕后人物,他这么着急把陈岗踢出局。是不是因为陈岗危及到了他的安全,如果你帮助他达成了心愿,那么这个幕后人物是不是又可以高枕无忧了?”
赵国强束到楼下,还没有上车就接到了电话,却是市里召集他去开会,市委书记项诚针对这次金盾宾馆纵火枪击案召开紧急会议。
小警察满脸惭愧地看着赵国强道:“赵局,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信任。”
赵国强目光一凛:“说下去!”
桑贝贝眨了眨眼睛:“张扬,我今儿才发现你原来这么伟大m.hetushu•com。”
洪长河看到他这样,不由得慌了起来:“别,别走……我说,我说!”
赵国强若有所悟,低声道:“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用,我们两国之间并没有引渡条约”
“简单还是复杂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陈岗的语气非常的坚决
赵国强道:“我也这么想,打给我电话的那个人既然对陈凯的逃亡路线这么清楚,就可能赶在警方之前找到陈凯,并对他下手”
突发事件让项诚非常恼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向赵国强发起火来:“你搞什么名堂?金盾宾馆是你们警察局内部招待所居然让人堂而皇之的冲进去开枪杀人,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你连自己的警员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来到市委小会议室之后,赵国强方才知道,不但项城来了,连省纪委书记刘钊也来了,出席会议的还有市长宫还山,市委副书记龚奇伟,市政法委书记葛忠信,市纪委副书记严正。
赵国强道:“如果我将从洪长青那里找到的录音带和日记上缴纪委,你应该知道后果怎样”
“可……”
“彼此彼此!”
陈岗挣扎着爬起,他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后脑勺就被冰冷的枪口抵住,一个低沉的声音道:“陈岗!”
项诚道:“陈岗呢?”
赵国强道:“现在不说这些,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陈岗终于辨认出眼前的来人是刚才的黑衣女郎,另外一个男子也是黑衣蒙面,看不清他的样子。
小警察走过去带着他来到了洗手间外,陈岗道:“我自己进去就行。”
陈岗再次抬起头,布满血丝的双目中闪烁着泪光:“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杀洪长青,我和她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他并没有被悲伤的情绪扰乱思维,他的头脑依然冷静,赵国强试图通过这件事揭开更多的秘密,利用弟弟的死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只可惜自己没那么容易对付
赵国强笑道:“别管是不是鸿门宴,既来之则安之”他给张扬倒上了酒
赵国强道:“我来这里并不是要问你什么,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他停顿了一下道:“你弟弟,陈凯,在潜逃的过程中被杀了,他的尸体在中缅边界的小镇被发现,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黑衣女郎也没有继续追问,他低声道:“陈岗,你不能留,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杀了你,要么你现在就走,从此消失,你选择哪一个?”
张扬道:“我去局里找你?”
赵国强皱了皱眉头,这其中的关系真叫一个乱,陈岗、昝世杰这帮人都是干部队伍中的蛀虫没一个好东西
赵国强前往会场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次事件将会让他面临空前的压力,可以说他来到北港之后刚刚树立起的良好口碑,因为这件事已经烟消云散,评价一个警察局长最直接的标准就是你能否维护社会稳定,保证老百姓的平安,可今晚的这起事件等于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货船渐行渐远,黑衣女郎和那名黑衣人上了汽车,上车之后,两人扯下蒙在脸上的黑色口罩,却是桑贝贝和张扬。
两人喝了一杯酒,赵国强开门见山道:“陈凯死了,尸体在中缅边界发现,他应该是想逃往缅甸,应该是有人早就盯上了他,在途中寻找时机下手”
陈岗抬起头,看到码头上的货船。
陈岗道:“犯了错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承认,我在男女关系上没能把持住自己,就算你不将这些东西上缴,我也准备向上级领导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
金盾宾馆失火了,火势很大,赵国强赶到现场的时候,消防人员正在施救,目前已经在现场找到了六名伤亡人员,其中三人死亡,三名重伤者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这六人全都是枪伤。
赵国强从电话中得知金盾宾馆失火的时候,不由得勃然变色,他马上向张扬告辞,匆匆向金盾宾馆的方向赶去。
外面有两名警察在等待,三人一起押着陈岗走出门去,走廊上已经是烟雾弥漫,陈岗被浓烟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
张大官人意味深长道:“我只想落个清静!”
只有单独在洗手间内的时候,陈岗方才能够获得少许的自由,他望着墙壁,想起弟弟的样子。不由得潸然泪下,从市纪委书记到阶下囚只是一步的距离,现在他已经看不清自己的未来方向和-图-书,有人在布局,利用洪长青事件让他无法脱身。陈岗不知道那件案子的进展怎样,不过他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这次没有那么幸运了。
“是谁?”
见到赵国强,他苦笑了一声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项诚咳嗽了一声道:“刘书记,我们已经做出了安排,明天就要将陈岗送往省里,可谁也没想到今晚就出了事情。”
黑衣女郎道:“有没有什么话向我交代!”她看出陈岗的犹豫:“你不用担心,我们既然能够把你从里面救出来,就有把握保护你的家人,确保你的安全。但是你要是不对我坦白交代,我保证你的下场会很惨。”
陈凯和昝世杰的消息接连传来,陈凯在中缅边界的小镇被发现,发现的时候已经被人枪杀在一间小旅馆里,至于昝世杰夫妇已经在警察找到他们之前离开了国内去了加拿大
小警察有些不耐烦道:“怎么?又要上厕所?”
张扬道:“没点自信还叫男人吗?”
陈岗跌跌撞撞的向后方跑去,比起前方的子弹,浓烟和烈火还要安全一些。只可惜他并没有走远,刚刚走出几步,就被子弹射中了腿部,陈岗摔倒在地,因为手被铐住的缘故,他无法维持身体的平衡,整个面孔戗在地上,摔得鼻青脸肿。
陈岗浑浑噩噩的被人从金盾宾馆带出,他进入地下停车场后就被塞入了后备箱,一路颠簸,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听到汽笛的声音,似乎身在港口周围,没有人过来打开后备箱,他在孤独和黑暗中苦熬了近一个小时,方才听到有汽车的声音,来到了附近。
赵国强重新坐下
张扬道:“北港要乱了!”
赵国强低下头,低声道:“项书记,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是我的失职,我向您保证,这件案子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查一个水落石出。”
张扬准时来到李记私房菜,赵国强已经点好了菜,在小包间里等他张扬走进去,赵国强很热情地招呼道:“快请坐!”
张扬笑了起来:“赵局,我能说你的好奇心很重吗?”
赵国强点了点头,他低声道:“今晚七点三十分,金盾宾馆突发火灾,火势从宾馆厨房和杂物间两处燃起,蔓延很快,因为时间较早,很快就被宾馆的工作人员发现,当即拉起了火警警报,酒店的消防喷淋系统也开始工作,住客们开始有组织的进行转移。到现在为止,金盾宾馆的所有住客并没有人在火灾中殉难,现场一共发现了三名死者,其中两人是我们的警察,还有三名警察受伤,另外一名死者不是警察,也不是宾馆的住客和工作人员,身份正在确定中,此人很可能是这场纵火枪击案的主犯。”
张扬感慨道:“官场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呆的越久,心中就越是郁闷,可能每个人都抱着可以改变一切的宏图大愿,到最后却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外面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的黑暗”
洪长河颤声道:“我没杀她,我就是拿了一块表”
现场鸦雀无声。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我其实没什么保留,我只是认为洪长青的死亡更像是一个阴谋,幕后也许有人故意利用这件事,将矛头引到陈岗的身上,从而制造一连串的事端,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陈凯被杀,昝世杰出逃,下面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
“可你对这件事表现出了太多的关注,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前后矛盾?”
桑贝贝将车驶离了码头,这才松了口气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救他?这个老坏蛋死一百次也不可惜。”
陈岗本来想说,可是话到唇边他又犹豫了起来。
黑衣女郎道:“这艘货船是前往南韩的,你去那边之后会有人接应你,帮你安排一切。”
陈岗道:“我走!”
赵国强终于意识到事情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复杂得多严重得多,他再次提审了陈岗,陈岗并不知道弟弟已经死亡的消息,这两天精神上始终处于高压之下,整个人苍老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陈岗抿了抿嘴唇:“我不能走,我走了,我老婆孩子就都完了。”
赵国强道:“张书记,在哪儿?我有件事想跟你谈谈”
赵国强道:“你姑姑的官场历程是不是和陈岗密切相关?”
桑贝贝忽然笑了起来:“冈才陈岗把他的银行账号密码全都交代了,回头我把这笔钱弄出来,咱们五五分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