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5章 冷静

元和幸子的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负疚感,她今天的所作所为,似乎有些残忍了,向伤口上撒盐的事情称不上光明磊落,可是张扬最近的作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利益,他们之间的这场战争根本是张扬先挑起的。
张扬道:“三宝,我给你一个建议,和安德渊相处必须要谨慎,保持适当的距离,你是佛门弟子,而他的背景有些复杂。”
元和幸子微笑道:“我来找你,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的雅兴。”
中岛川太道:“他昨晚受了点惊吓,身体有些不舒服,我让人护送他去医院检查了。”
元和幸子微笑道:“如果你们把我当成她,我不会介意。”
梁成龙道:“存心的,你们日本人的心眼儿实在是太坏了!”梁成龙说出了在场人的心声,他们都看出元和幸子今天是有备而来,她之所以打扮成这个样子,根本就是要给张扬的心头来那么狠狠的一刀。
元和幸子道:“武直英男呢?”
张扬转过身,他的眼睛有些发红,他的样子甚至让元和幸子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他刚刚哭过。她的内心中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紧,她知道自己后悔了,后悔刚才那样做。
张扬道:“什么事情?”
嘴唇仍然有些疼痛,内心中反复浮现着亲吻时的情景,那一吻的滋味如此熟悉,在那一刻,张扬真的以为她就是顾佳彤,并不是因为元和幸子今天刻意装扮的样子,而是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已经让张扬到了无从分辨的地步。
丁兆勇跟着笑,梁成龙道:“你笑个屁。喝酒有你份,醉卧美人膝没你事儿,吃饱喝足了赶紧回家,你在这儿,你大舅子浑身不自在。”
张扬看到他身上的僧袍湿漉漉的,想必这厮刚才被突入起来的暴雨浇了个透心凉,心中暗忖,三宝和尚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难不成刚才自己和元和幸子发生的事情全都被这厮尽收眼底了?张扬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车里?”
元和幸子有些担心的看着水中,望着张扬在水中越游越远,她的内心仿佛也被抽离了躯壳,漂浮在水面之上,随着越来越急的波涛荡漾。
梁成龙道:“都要当舅舅的人了,赶紧准备红包吧。”
张扬道:“实不相瞒,这次来东江是为了处理一些事情。”
三宝和尚望着张扬的嘴唇道:“张书记你这嘴……”
“你为什么要跳湖?”
三宝道:“张书记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事情吗?”
张扬点了点头,在椅子上坐下。
元和幸子道:“张扬,请恕我直言。你这样强硬下去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的好处,你以为利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掌握了一些别人的把柄就能够威胁到我们,可以扭转局面,我可以告诉你,这样下去只会越闹越糟,我没那么容易让步,这件事已经闹到了大使馆。武直英男的出身你是清楚的,你就算掌握了一些东西,就算可以危及到武直家族的名誉。只会把事情进一步恶化。”
梁成龙皱了皱眉头,作为朋友,其实他们每个人对张扬和顾佳彤之间的关系都心知肚明,也清楚顾佳彤的离去带给张扬怎样的创痛和伤害,元和幸子今天的这身装扮像极了顾佳彤,绝非偶然,而是刻意为之,上兵伐谋,攻心为上,这女人今天是善者不来啊!
丁兆勇道:“你们的荒唐事儿我也没打算跟着掺和,我吃饱喝足就回家陪老婆去。”
陈绍斌道:“张书记,咱不能整天的醒掌天下权,偶尔也要醉卧美人膝,劳逸结合才是健康生活。”
慧空法师道:“我去修禅,你陪张施主好好聊聊。”
张扬微笑道:“一群绿叶,就等着陪衬你这朵红花,不然该是一件多么单调的事情。”
雨已经停了,太阳重新从云层中露了出来,湖面上金光闪烁,草叶上缀满了一颗颗的露珠儿。张扬推开车门。三宝在外面口和-图-书宣佛号道:“阿弥陀佛,张书记,我跟您真是有缘啊!”
中岛川太在她的对面坐下。
三宝和尚去泡了壶茶,和张扬一起在窗前坐了,三宝道:“张书记工作繁忙,这次怎么有时间过来?”
张扬从元和幸子倔强的眼神中找到了某种熟悉的感觉,他甚至感觉到顾佳彤就在眼前,就在自己的身边,沁凉的湖水并没有让他冷静。
中岛川太道:“他的确生了病。”
丁兆勇笑道:“她身体有些不舒服……”
元和幸子道:“胆小如鼠!”她充满不屑地哼了一声道:“我就是想当面问他,那个工人究竟是不是他刺伤的?”
元和幸子恨恨点了点头:“张扬,你最好不要逼我!”
三宝和尚指了指不远处的草棚子道:“刚才大雨,我在里面避雨,看到湖边有个身影像你,可离得太远,又看不清楚,所以等雨停了这才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您啊!”这厮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
中岛川太叹了口气,他已经预感到了这件事的结局,张扬说过要让武直英男三天内向他道歉的话,看来伏笔就是在这里。中岛川太虽然猜到是张扬做了手脚,可他却没有点破。毕竟他是过来人,人家要是问他怎么知道。他总不能把自己过去被张扬摆布的那段往事全都说出来?
中岛川太和井上靖对望了一眼,中岛川太道:“夫人,这件事我们并不知情,还以为他只是过来玩的。”
张扬正想谢绝,三宝又道:“我不但有话想跟您说,而且还想搭个顺风车。”
中岛川太听说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张扬在武直英男的身上做了手脚,难怪他有恃无恐的将武直英男放了回来。而且公然暴露了身份,中岛川太不由得想起当年他在自己体内种下附骨针的事情。张扬分明是故技重施。中岛川太望着武直英男,目光中不由得多了几分同情。
张扬没有看她,仍然望着色彩突然变得深沉的湖水,低声道:“她在世的时候,我们经常来这里漫步。”
元和幸子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道:“我跟他有什么好谈的?他竟然使用这样的手段,真是欺人太甚。既然真想分出一个胜负,那好,不怕他把事情闹大,看看最后谁受的损失更大!”
慧空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听三宝说过了,秋霞古寺得以重建和张施主当初的鼎力相助有着莫大的关系,贫僧心中施主一直感激的很呢。”
三宝将张扬请到了工地指挥部的小楼,他向张扬笑道:“张书记,您先坐,我去换身衣服,里里外外都湿透了。”
张扬慌忙起身招呼道:“慧空法师,原来您也在。”
元和幸子一直跟着他,将车停下之后,并没有跟过去,而是站在车旁远远看着张扬的背影。温暖的阳光笼罩着午后的秋霞湖,许多纤细的尘埃在风中凌乱飞舞,四周悄无人声,元和幸子黑长的睫毛让她的目光显得有些迷惘,她看到张扬站在湖边,仰着头,叉着腰,以一个极其骄傲而倔强的姿势立在那里,不知他是在生气还是在思索。
几个人举起酒杯齐声响应,没等他们干了这一杯。忽然听到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元和幸子此时方才抬起头看了看他,礼貌而矜持地笑了笑道:“中岛君快请坐。”
井上靖道:“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不仅仅是武直英男一个人的问题,关乎到我们所有在华日商的面子,如果他站出来认错,就等于我们日方撒了谎。”
元和幸子选择在张扬的身边坐下,陈绍斌望着两人,眼前的情景非常熟悉,在过去,张扬和顾佳彤也曾经这样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陈绍斌来了一句:“像,真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三宝道:“只是一个想法,没去过那里,不知道这个想法到底可不可行。”
张扬喝了口茶道:“找我有事?”
元和幸http://www•hetushu.com子柳眉倒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冒着风雨冲入自己的座驾。很快就调转车头,消失在风雨之中。
三宝和尚道:“安先生是台湾的社会名流,目前他正在出资赞助大选。”
张大官人和三宝这么多年的关系总不能连这点情分都没有,他开车将三宝送到了秋霞古寺,秋霞寺的重建工程进展顺利,张扬当初在东江新城工作的时候,这里就开始建设,如今主体已经起来了,正在进行外立面的工程。
元和幸子轻声叹了一口气道:“中岛君,我看这件事没必要帮他隐瞒,将事情的全部经过通报给武直大使,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再做定论!”
当啷一声。张大官人竟然拿不住酒杯,失手跌落在地上,酒杯摔得粉碎。正是这碎裂的声音让他清醒过来,张大官人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每个人都看出他笑容中包含了太多的酸涩和牵强的成分。
一旁井上靖道:“夫人,昨晚张扬把他给劫走,恐吓了一通,武直英男的确受了惊吓。”
张大官人这次对武直英男穷追猛打,并不是要刻意和元和幸子作对,正如他所说,原则问题不能退让,这次的事情是日方挑起,无论受害者是不是他的八叔张战备,身为滨海市委书记他都要帮助那些工人讨还这个公道。不过张扬也没有想把这件事闹得太大,引起外交层面的关注,他最初的目的是让日方低头,找到凶手并让他承担责任,而日方非但没有在这件事上采取配合的态度,而且表现的非常蛮横,甚至通过外交部对他进行施压,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个不服输的主儿,这次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谁会低头。
三宝点了点头道:“我会慎重。”
张扬道:“没那么糟,我跟你打个赌,武直英男是个孬种。他必须出来低头认罪!”
袁波笑道:“别听他们胡说八道,哥几个这次说好了全都不带女眷,是要陪你好好乐呵乐呵。”
元和幸子咬了咬嘴唇,她有些愤怒道:“你真是不可理喻,我已经做出了让步,可是你得寸进尺,咄咄逼人!你太过分了!”
元和幸子轻声道:“你准备留在这里淋雨吗?”
张扬点了点头,以慧空法师的名声,请他前去讲佛的人只怕要排长队,自然用不着自己去安排什么,他轻声道:“一定要安排好时间,我要尽地主之谊。”
可中岛川太并不乐意让他在这种时候外出,武直英男无奈之下,方才向他吐露了自己遇到的麻烦。
三宝道:“自从秦书记辞职之后,秦教授只来过一次,张书记,听说秦书记出国了,她到底去了哪里?”
“我是用这种方式冷静一下!”张大官人看样子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张大官人的嘴巴有些肿,向元和幸子笑了笑,表情显得有些滑稽。
张扬指了指汽车,示意元和幸子去车内避雨,两人的目光在接连的交锋中达成了协议,张扬上了自己的汽车,元和幸子却没有上自己的车,而是来到张扬的车内坐了,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雨点敲打车顶的铁皮发出有节奏的笃笃声,张扬一伸手,推开了天窗的遮阳帘,让深沉的天光从外面投射进来,他仰着头,看着上方,雨滴不停在天窗的玻璃上跳跃着。
张扬内心深处不由自主涌现出一阵刻骨铭心的思念,秦清身在欧洲,为了守护他们的爱情,更是为了守护他们的未来,想起了她,想起了她们,张扬更为迫切地感觉到,自己应该尽快结束这一切,回归到爱人的身边。
梁成龙咬牙切齿道:“这娘们够毒的,兆勇,给你大舅子打电话,让他把这日本娘们给办了,不是冒充顾佳彤吗?就让她付出点代价。”
张扬淡淡笑道:“这样说来,咱们俩的确有几分缘分。”
三宝道m•hetushu•com:“就是有位施主愿意出资兴建一座佛像,我和师父这次过去,一是为了宣讲佛法,还有一件事就是看看那边的环境。”
中岛川太安排人陪同武直英男去医院看病之后,前往了居酒屋。居酒屋是井上靖的妻子美鹤子所开,平时在东江的日商头面人物经常来此聚会。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日本人在东江的一个会所。
慧空法师道:“张施主对于佛法的理解真是独具一格,你若是佛门中人,成就必不可限量。”
慧空法师微笑道:“张施主有段时间没过来了。”
张大官人一听这老和尚在动员自己出家啊,这可不成,他笑道:“多谢大师看重,我就是一俗人,我要是能够看破放下,早就不当官图个自在了,我不成,我对红尘俗世还是眷恋太多。”
张扬道:“我现在调去滨海工作,已经不负责这边的事情了。”
三宝点了点头道:“其实我正准备和您联系的。”
张扬道:“你们想在牛山建设佛像?”
三宝和尚道:“张书记,这儿距离秋霞寺已经不远,去我那边喝茶如何?”
三宝和尚看到张扬久未说话,低声道:“张书记,我记得您跟安家应该是非常的熟悉。”
陈绍斌道:“这事儿跟咱们没关系!”
中岛川太道:“其实就算是武直先生介入,这件事一样不好解决,张扬抓住了武直英男的把柄,他没那么容易放弃的,我看他的目的就是要我们日方低头,要让武直英男出来承认那件事是他做的。”
即便是身为旁观者的袁波等人也已经被深深震撼到,如果不是早已知道顾佳彤的死讯,每个人都会认为眼前人就是顾佳彤。
袁波端起酒杯,几个人呆呆互望着。
袁波道:“坐!”他已经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山雨欲来风满楼!
元和幸子道:“这件事他父亲知不知道?”
井上靖咳嗽了一声道:“可昨晚张扬劫走武直英男的时候,拍到了一些非常不雅的照片,如果这些照片被公布出来,只怕会影响到武直先生的形象,甚至连累到我们国家的颜面。”
袁波本以为是服务员进来送菜,可是房门打开之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端在手里的杯子全都静止在那里,张大官人因为背朝门口的缘故并没有看清进来的是谁,他笑着转过身去,可是当他看清来人之时整个人宛如被冰雪凝固一般呆立在那里。
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足足十分钟,元和幸子方才向他的身边走去,十分钟内可以发生很多的变化,风将乌云送来,聚拢在秋霞湖上,遮住了阳光,遮住了天空,一场暴风骤雨就要来临。
中岛川太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元和幸子太多的关注,这让中岛川太感觉到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道:“夫人!”
张扬呵呵笑道:“得。你们这帮小子别欺负我妹夫,来,今儿把你们全喝趴下。让你们醉卧美人膝,回头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
张扬突然放开了她,他的嘴唇被元和幸子咬破,样子看起来有几分狼狈,一边摇头一边向后面退去:“不要在我面前出现,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张扬说完,他一个猛子就跳入了湖水之中。
元和幸子也学着他的样子望着天窗,两人都在这局促的空间内保持着沉默。
张扬微笑道:“具体什么时间,我为你们安排好一切。”
袁波几人都愣了,以张扬的酒量,这杯酒怎能让他喝醉,可看他的样子却分明是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元和幸子道:“我同样需要冷静!”
元和幸子道:“我相信你一定很爱她。”
张大官人给了武直英男三天期限,他已经将这件事反复考虑过,将一切可能性都计算在内,他有信心让武直英男低头。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有人在外面敲响了车窗。张大官人睁开双目,却见三宝和尚在车窗外露和_图_书出一颗光秃秃的大脑袋,满脸喜色的看着他。
三宝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次的活动全程有人赞助。”
中岛川太道:“我还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武直先生。”他观察了一下元和幸子的脸色,低声道:“夫人,您见到张扬了没有?有没有和他磋商这件事情?”
张扬的心中不觉有些好奇,他低声道:“三宝,这个金主究竟是谁?”
张大官人经他提醒,这才感觉到嘴唇仍然有些疼痛,对着车后镜看了看,发现嘴唇肿了好一块,这三宝和尚实在是够坏,丫的该不会把自己刚才强吻元和幸子的事儿全都看到了吧?
三宝和尚将手中的茶杯缓缓放在茶几之上:“台湾的安德渊先生!”
元和幸子摇了摇头道:“不行,赔偿好说,公开道歉免谈,你有怎么证据可以证明是武直英男做得?而且这件事的起因是你们方面,不可能让我们来承担全部的责任。”
张扬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三天他不会老老实实地等待,利用这段时间寻亲访友也算是一种放松方式,不过张扬没有去像过去一样拜访宋怀明,满世界都知道他和楚嫣然分了手,现在宋书记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如果让别人看穿了其中的奥妙岂不是前功尽弃。
丁兆勇充满担心地看着张扬,元和幸子这么做,对张扬来说是不是太残忍,根本是在故意勾起他对伤心往事的回忆。
井上靖夫妇二人正在陪着元和幸子说话,此时的元和幸子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和服,跪坐在那里,目光显得虚无缥缈,若有所思。
陈绍斌嘿嘿笑了一声,却被袁波狠瞪了一眼,这厮赶紧停住笑声:“干我屁事啊!”
“你不是她,没有人可以代替她!”张扬说完端起那杯酒仰首一饮而尽,然后他站起身摇摇晃晃走了出去。
元和幸子对张大官人并没有口下留情,张大官人受伤的部位实在是太过明显,这厮自己也觉着不好意思了,弄了副墨镜卡在脸上,生怕熟人认出了自己,从秋霞古寺回到酒店,张扬洗了个澡,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对着镜子,观看自己被元和幸子咬过的地方,想起刚才的情景,忽然意识到元和幸子已经成功扰乱了他的内心。
当天中午袁波在望江楼给张扬接风洗尘,梁成龙、陈绍斌、丁兆勇全都来了,今天巧的很,没有一个人带女伴,张大官人抵达望江楼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张扬看到眼前的场面颇有些惊奇:“今儿是怎么了?清一色的老爷们儿?”
元和幸子就这样站在原地,雨落了下来,她仍然没有走的意思,倔强地等待着,任凭雨水将她的衣裙打湿。
梁成龙笑了起来:“是啊,你丫特不讲究,万一把人给勾跑了,我们哭都找不到地方。”
张大官人靠在座椅上,舒了口气,重新沉浸在雨滴敲打天窗的声音之中。
张扬道:“怎么没带小静过来?”
三宝进去换衣服的时候,慧空法师身穿葛黄色僧衣,头戴斗笠走了进来,虽然他是佛法精深的高僧,可是穿着非常的朴素,一双僧鞋上沾满红泥,刚才他视察工程进度去了。
元和幸子道:“如此说来,还是有必要向武直大使通报一声,让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绍斌道:“跟你在一起,带女人出来没安全感。”
张扬道:“那边的黑金政治相当的有名,无论在哪儿,政治这口饭都不好吃,还是那句话,你是佛门弟子,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种事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武直英男道:“中岛叔叔,我必须要去医院看病,突然就这样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美鹤子却道:“如果事情真的是武直英男做得,他出来认错也没什么不对,就算我们全都去维护他,也无法抹煞他做错事的事实。”
张大官人端起新换的酒杯道:“我介意!”
张扬道:“你们这帮人就这www.hetushu•com么看我?我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朋友妻不可欺,我在嫂子面前的时候从来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
丁兆勇道:“我倒是想管,可不知道从何管起。”
张扬驱车来到了秋霞湖,来到了这片记载着他和顾佳彤太多回忆的地方,他知道元和幸子一定会跟来,将车停在湖畔,然后走向茵茵的草地。
张大官人闻言一怔,安德渊?岂不是安老的儿子,安达文的父亲,兴建秋霞寺他就捐了不少钱,慧空法师就是从台湾而来,他和安德渊认识并不稀奇,不过安德渊的背景可不干净,他是台南最大的黑社会帮派信义社的老大,他的钱未必干净。张扬又想起不久前在京城随园遇到安德渊的事情,安德渊最近频繁在内地投资,难道他的经营重心要向内地进行转移?
张扬道:“这要看你们方面的态度,让武直英男出来认罪,并公开道歉,赔偿我方一切损失。”
张扬双手合什恭送慧空法师。
张扬道:“这件事我并不是针对你,而是你们方面有些人的做法的确太过分,已经超出了我忍耐的底线,你多少应该了解我一些吧,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原则问题寸步不让。”
元和幸子的冷静超出他们的预料,她将那杯酒喝完,轻声道:“我是元和幸子,我不是她!”然后她也起身走了。
低头的自然不会是张大官人,武直英男此刻正低着头苦着脸。他发现自己下面似乎比起过去大了一些,而且似乎黑了许多,这或许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不过武直英男却不那么认为,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生病了,这根物事明显不是正常发育,而是肿起来了,而且又痒又痛。这厮开始怀疑,莫不是自己得了性病?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是无处诉说的,武直英男想去医院看看。
张扬道:“大师千万别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看破、放下、自在,您要是连这点事情都放不下,我可就浑身不自在了。”一句话把慧空法师都引得笑了起来。
三宝道:“月底我要陪同师父前往北港静云寺弘扬佛法,所以想跟您打声招呼。”
张扬道:“你来了!”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就像她一直就在这里,本来就应该在这里。
元和幸子端起了面前的那杯酒,歉然道:“今天真是打搅各位了!”
此时三宝换好衣服出来了,他恭敬道:“师父,您回来了。”
元和幸子有些不悦道:“不是让他过来见我吗?”
元和幸子的美眸仍然平静无波,淡然道:“理由呢?”
张扬道:“你不会懂!永远也不会懂!”他说完这句话,目光久久凝视着元和幸子的眼睛,然后他突然就将她抱住,极其粗暴的抱住,拥紧了她的娇躯,低下头吻住她的柔唇。
张扬道:“最近秦教授有没有来过?”
她上身穿着简单的亚麻质地的白色衬衫,下穿粉蓝色牛仔长裙,秀发如云,明眸若水。静静出现在门外,张扬记得同样的装扮出现在一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女人身上,不仅仅是装扮,同样的发型,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几可乱真,甚至可以说,他根本就无从分辨。
“武直英男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元和幸子率先打破了沉默。
张扬终于湿淋淋地从湖水中爬了出来,他只剩下了一条长裤,赤裸着上身,嘴唇上的血污已经被水洗净,可是嘴唇却明显有些浮肿,他望着雨中的元和幸子,皱了皱眉头:“你为什么不走?”
元和幸子被他的举动惊呆了,她根本没有预料到张扬会有如此冲动的行为,她用力挣扎着,紧闭着嘴唇,突然她张开樱唇狠狠咬在张扬的嘴唇上,这样接近的距离内,她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张扬眼角肌肉的颤抖,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元和幸子感到唇间咸腥的滋味,是他的血。她的牙齿不由得松开,双手仍然在抗拒着。
张扬道:“又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