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8章 道理

周山虎道:“希婷本来答应得好好的,同意跟我在滨海工作,谁曾想她又突然变卦了,现在说,如果我不来东江,她就不跟我结婚。”
中岛川太读完那封信。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帮我回一封信,就说我答应了。”说完这句话,他起身告辞,武直正野请他这顿饭绝不是为了示弱和解,而是要示威和挑战。
张扬道:“刘主任就这么一个女儿,他想你们调来东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年纪大了,谁不想自己的儿女守在身边?虎子,我看这次你就尊重希婷的意见吧,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总不能始终跟在我身边当司机。”
武直正野笑容中充满了森森的冷意,在他的眼中,张扬只不过是中国宛如恒河沙砾的官员中的一个,还没有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资格,如果不是为了儿子,武直正野绝不会做出这样的让步,屈尊邀请一个中国县级市的官员吃饭,尽管他知道张扬有些背景,可这些背景还不足以成为自己高看他的理由。
武直正野道:“张先生,我今天找你并不是为了谈论历史!”
张扬道:“没什么好考虑的,如果这个柳生义夫想自取其辱的话,就让他来吧。还有,帮助我转告大使先生,我的要求不会改变,如果他真的心中不爽,那么不要帮别人递战书,如果他亲自前来,我会破例接受他的挑战。”
张扬道:“如果我不答应,是不是柳生家的那个什么柳生义夫就会找到我的门上?”他向井上靖看了看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们日本国的武士吗?”
张扬来到周兴民办公室的时候,周兴民正在和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说话,看到张扬进来,周兴民向他招了招手道:“你来的正好。”
严国昭道:“情况并没有你说得那么恶劣,就算有些人暴露出来,仍然不会牵扯到我们,更不会牵扯到他。”
张扬进入居酒屋后换上木屐,美鹤子将他带到名为樱の物语的包间前,拉开房门,室内的榻榻米上盘膝坐了三个人,其一是中岛川太,另外一个是井上靖,正对门坐着的那人正是日本驻华副大使武直正野。
井上靖道:“武直先生是个极重面子的人,他从京城专程赶来,足以显示出他的诚意,如果张书记同意放弃让武直英男公开道歉的要求,或许他可以从中斡旋,让柳生家取消对你的挑战。”
张扬微笑道:“井上先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和图书
周山虎道:“我也没想依靠她爸。”
张扬笑道:“大使先生是说我击败柳生正道的事情吗?”
“我乐意。我乐意在你身边当一辈子司机。”周山虎大声道。
武直正野从致歉开始,他向张扬深深一躬道:“这次犬子给张先生添麻烦了!”
梁天正道:“我们也没说这件事和你有关,只是最近刚巧两件事赶到一起了,所以我们才探讨一下最近的中日关系。”
梁天正道:“怎么会没关系?就是跟你有关。”
张扬道:“我不是心虚,我是觉得窝囊,我就纳闷了啊,怎么遇到好事儿各位领导大人不往我的头上安,一遇到这种坏事就全都扣在我头上了?难道我天生就是个背黑锅的?海湾战争,非洲民族大屠杀难不成都跟我有关系?”
张扬向武直正野伸出手去,武直正野也伸出手来,武直正野的手掌非常的宽大,手指修长,骨节粗大,掌心内长满老茧。
“这和张扬有关吗?”
张扬起身送他出门,梁天正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送。
周兴民道:“你自己仔细想想,最近自己干了坏事还是好事?”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道:“很多时候依靠武力解决不了问题,可你要是没有足够的武力别人就会觉得你好欺负,你说对不对啊!”这厮一语双关。
武直正野摇了摇头道:“我既然已经认同了这件事的结果,就不会做出任何违背规则的举动,但是,张先生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得罪了日本的武学界?”
张扬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啊!”
张大官人听这句话可不顺耳,谁都有资格说这句话,可他们日本人没资格,什么叫他们日本人民崇尚和平友爱,二战结束才几年啊,难不成这帮日本鬼子把过去的侵略罪行全都给抹煞了?张大官人道:“不吃点苦头是不会长记性的,你们要吸取历史上的教训,永远把和平放在第一位,千万别再搞军国主义的那一套。”
张扬笑眯眯道:“我可以将大使先生的这句话理解为威胁吗?”
美鹤子莞尔一笑,她引着张扬向里面走去。
张扬道:“好事还是坏事?”
张扬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口清酒道:“只要是光明正大的前来,我都不怕!”
张扬笑道:“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开车,有手有脚的。用不着你帮我开车。趁着年轻,多学习学习,东江学习进修的m.hetushu.com机会要比北港多得多。你来这边工作,有希婷她爸爸照顾你,前途肯定是光明的。”
张扬微笑道:“我没觉得麻烦,这次他给中岛先生添了不少麻烦倒是真的。”
井上靖将张扬送出门外,来到张扬的车前,井上靖突然叹了一口气:“张书记为何不肯做出少许的让步?”
周兴民笑骂道:“混小子,你跟我发什么牢骚?气不顺啊?你心里有什么憋屈,说出来!”
武直正野笑了笑道:“对历史的认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看待历史的角度不同,所以看法自然不同。”
张扬微笑道:“井上夫人风采依旧啊!”
张扬笑道:“周省长,这件事情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事情的罪魁祸首已经找到,日方已经针对他们的无礼行径向我们进行了郑重道歉,今天的平海日报上有道歉声明,您难道没看?”张扬说话的时候留意到周兴民的桌子上就摆着一份平海日报,由此可见周兴民应该是知道这件事的。
武直英男的公开致歉信出现在第二天的平海日报上,这和张扬的约定,也意味着他向张扬彻底认输,虽然他的道歉信并非出现在头版,也没有占据太大的篇幅,但是这在很多人的解读中就带有了非常重大的意义,老百姓看的是热闹,看到的是日本人向咱们中国人低头了,很多领导看到的是这次的纠纷得到了解决,日方道歉是他们喜闻乐见的,同时也意味着张扬的麻烦到此结束。
章碧君微微一怔,她摇了摇头道:“永远不要轻视张扬,这个年轻人很难对付。”
张扬笑道:“女孩子都是这样,我看她也不是任性。是长大了,懂得孝顺父母了,虎子,咱是爷们,得成全人家。”
张扬道:“我洗耳恭听!”心中暗忖,周兴民是不是因为武直英男的事情?
张大官人本想在解决这件事情之后马上返回北港的,却突然接到了省长周兴民的电话,让他前往省长办公室一趟。
虽然只是握手,张扬已经感觉到武直正野的手掌充满了力度,由此推测出,武直正野应该是位武林高手。
张大官人的这个夜晚是一个人孤零零睡去的,虽然这厮有些想法,可是他从不做强迫别人的事情,翌日清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这一觉睡得颇为香甜,张扬起身沐浴的时候,周山虎来了,来东江之后,他就去了女友刘希婷家里,hetushu.com东江新城管委会主任刘宝全是他的未来岳父,现在对这个未来女婿也是越看越顺眼,这次又提出了要女儿和他一起回东江工作的要求,这也难怪,儿行千里母担忧。刘宝全也想女儿女婿都在自己的身边。
张扬脱去木屐走了进去,和三人互相行礼。他盘膝在靠门的位置坐了,刚好坐在武直正野的对面。
张大官人笑道:“中日关系这事儿太大,轮不到我操心。”
张扬道:“大使先生对中国文化还是有些了解的,可是我们国家还有一个说法,叫枪杆子里出政权。”
章碧君道:“现在和过去不同,老爷子已经不在人世,人心是会变得。”
梁天正笑了起来,周兴民道:“我就说嘛,这小子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我和梁书记正在谈事情,最近不少日资企业开始大幅减员,缩减投资,甚至关闭东江的工厂。”
张扬道:“当今这种社会有关系不用才是傻逼呢,你小子不傻吧?”
此时房间的电话响了。张扬走过去拿起电话,却是中岛川太的电话,他邀请张扬中午前往居酒屋吃饭,几天中午是武直正野做东,说起来中岛川太最近也够为难的,为了武直英男的事情没少磨嘴皮子。
张扬答应得相当爽快。他也想会会这位来自日本的外交官。
梁天正道:“我上午还有个会,你们先聊,我得走了。”
周山虎点了点头。
严国昭道:“其实有人比我们对这件事更感兴趣!”
武直正野道:“我是一个外交官,从我的职业角度来看,这件事本来不应该闹得这么大。”
严国昭道:“你的话我有些不明白。”
张大官人没听完就已经知道,这是柳生家族第一高手柳生义夫给自己下得战书,自己击败了柳生正道,让整个柳生家族引以为耻,所以人家漂洋过海的要来寻找自己的晦气了。
张大官人还是坚持把梁天正送出门外,然后把门给关上了,回到刚才梁天正的位子上坐下,笑眯眯道:“省长大人召见我到底有什么吩咐?”
张扬道:“我看到的历史要比大使深刻的多。”张大官人这句话绝没有托大,老子从大隋朝那会儿穿过来的,如果论到辈分,不知要比你武直正野高上多少,跟老子谈历史?我浑身都是历史,我这个人就是活古董。
张扬道:“大使先生这话让我有些不明白了,在你看来,你们日本当初是不是发动过侵华战http://www.hetushu.com争?”
张扬道:“我也没想把事情闹大,可是贵方在这次的事件中欠缺诚意。非但不敢承担后果,还企图将这次事件的责任推给我们,正是你们的一些人缺乏担当的精神和勇气。才造成了我们目前的局面,我个人认为,你们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张大官人显然没有因为武直正野是日方副大使而给他留有任何的情面。
张大官人的语气充满了嘲讽:“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周兴民道:“找你来当然是有重要事。”
张大官人道:“大使今儿找我到底为了什么?”
井上靖道:“张书记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
周兴民道:“先说最近滨海发生的中日冲突事件,这件事一直闹到了外交部,平海这些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外交纷争,你小子算是给平海开创先河了。”
武直正野道:“学过一些空手道剑道,不过我习武只是为了健身,而不是为了争强斗狠。”
章碧君道:“他根本就不清楚内幕……”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国昭,不要招惹不必要的麻烦,现在首先要查清的就是元和幸子的真正身份,得到一切可能得到的资料。”
张扬并不认为这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江湖争端,武直正野显然在其中起到了推手的作用。
武直正野道:“张先生或许没有认识到。今天的事情会带给你很多的麻烦吧!”
周兴民道:“你急什么?我说是你的原因了吗?不等我说完就急着把自己往外摘,你小子是不是心虚啊?”
张扬微微一怔,他拿起那封信,留意到中岛川太的眼角跳动了一下,显然是有些紧张。张扬笑了笑,将那封信递给了中岛川太:“我不懂日语,中岛先生帮我看看。”
张扬呵呵笑道:“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你们家公子已经答应登报公开道歉。为他自己所犯的罪行承担责任。我们中国人做事宽宏大量,祸不及父母,武直英男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他理应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负责。”
张扬道:“大使先生也习武吗?”
虽然和武直正野是第一次见面,张扬却已经感觉到这个人的狂傲,武直正野脸上的笑容仍然掩饰不住他内心的孤傲和不屑,他低声道:“张先生还年轻,对于过去的那段历史并不明白。”
武直正野微笑点了点头,将一封信缓缓推到张扬的面前:“柳生家委托我带给你一封信。”
武直正野道:“当今的世界已经是和和_图_书平的世界,我们日本人民崇尚和平友爱,对于武力我们是排斥的,武力解决不了问题。”
武直正野道:“张先生并不知道柳生家和服部家在日本国的地位。”
张大官人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实在是想不起来,我最近干的好事实在是太多了。”
对于省长大人的召唤,张扬自然不敢怠慢,接到电话后按照约定时间准时来到了周兴民面前。
章碧君道:“如果你仔细去观察最近发生的事情,你就会发现,其实一切都不是偶然,有一股看不到的力量,正在展开针对我们的行动。”
美鹤子身穿银色和服出现在门外,她保养得很好,这么多年模样几乎没怎么改变,向张扬行礼道:“张书记来了。”环境会改变一个人,现在美鹤子也搞清了中国的不少官衔,在过去,书记这个词汇是让她很难理解的,也是来到中国很长时间之后,她才明白在这里往往都是书记说了算的。
武直正野道:“今天请张先生过来,就是为了犬子的事情向你道歉。”
武直正野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两天因为儿子的缘故,他关注了张扬的不少资料,才发现这个年轻人果然很不简单,难怪儿子会在他的手上输得一败涂地,也难怪中岛川太和井上靖都对他非常推崇。
周兴民道:“最近日企大幅裁员,东江有不少日企关闭。”
武直正野何其的老练,他马上就听出了张扬的意思,淡然道:“贵国不是常说以德服人吗?又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中岛川太笑了笑,为张扬引见武直正野。
井上靖道:“柳生义夫是柳生家剑术第一高手,出手必见鲜血!自从在日本剑术界崭露头角,十五年来未曾遭遇过一次败绩。”
中岛川太拆开信封,看了一眼,目光又望向武直正野。武直正野示意他大声朗读出来。
张扬准时来到了居酒屋,看到居酒屋熟悉的景物,张大官人不由得想起和顾佳彤初识的情景,景物依旧,只是现在他们却已经阴阳相隔。
张扬道:“周省长好,梁书记好,你们俩聊得这么热闹,该不是和我有关系吧?”
周山虎把刘家的意思说了。
张扬道:“这些事跟我没关系啊,关于日企关闭的事情我也知道,现在整个亚洲的经济形势都不好,别说我们这边的日资企业,就连他们本土也受到了不少的影响,再说了,他们裁员关门从年初就开始了,不能都赖在我身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