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59章 左右为难

张大官人背后全都是汗,今儿就不该来,周兴民怎么专捏自己的七寸啊?给自己介绍的对象居然是乔梦媛。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周省长,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给我介绍对象了?”
张大官人这会儿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他点了点头道:“麻烦周省长了。”
宋怀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一个人不能只看表面。”
周兴民笑道:“他这次来东江是为了解决前阵子发生的中日纠纷,这小子还算是有些本事的,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逼着武直英男出面道歉,今天的平海日报上刊载了道歉全文。”
此时周兴民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电话是周兴国打来的,却是周兴国到了东江。他和徐建基一起在东江新城搞地产,这次过来是为了查看初期工程的进展情况,周兴民把张扬也在东江的事情告诉了他。放下电话,周兴民笑道:“兴国来了,他让我转告你,待会儿跟他联系。”
周兴民笑道:“有什么可缓的?谈恋爱又不会影响到工作,你只需要给我一个明确的话,你对乔梦媛有没有好感?”
周兴国道:“三弟,你跟嫣然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扬笑道:“我跟谁结啊,对象都没有。”
周兴民道:“不要因为组织上的工作安排而产生不满情绪,在工作岗位上一天,就要全心全意的工作,要对得起老百姓的期望。”
宋怀明内心一怔,表面上却依然古井不波,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笑得风轻云淡:“他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把工作当成儿戏,以为是过家家吗?今天在这儿,呆不了几天腻歪了就想去新的地方,如果我们的每个干部都像他这个样子频繁调动,那么我们的干部体系该会有多么纷乱?”
周兴民道:“项诚就快到点了,我建议要尽早对他展开调查。”
张大官人没想到周兴民来了个顺水推舟,顿时有些傻眼了。他表面上还不能流露出来,心中暗骂自己多嘴,做戏做过了,周兴民好像真要把自己从滨海调出去。
“刚才我把张扬叫到了我的办公室。”
周兴民道:“你是兴国的好朋友,又是我推荐你去滨海工作的,出现目前的情况,我多少要付一些责任,这样,去团中央工作吧,那边我可以为你作出安排。你在基层磨砺的已经够久,是时候换个环境去锻炼一下。”
周兴民笑道:“政治上,没有人会http://m.hetushu.com一条直路走到底,适当时候选择迂回前进是必要的,我不想评价你在滨海的工作。我只是对你在滨海的未来工作做出一个评估,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你继续留在滨海,对滨海的发展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薛伟童道:“他何止是勾三搭四,简直是勾五搭六,不……应当是勾七搭八,你自己所说,跟你暧昧的女孩子要超过一个加强连了吧?”
宋怀明道:“去团中央干什么?捅更大的漏子吗?他在这个时候走,会不会有人说我公报私仇啊?会不会有人认为是我把他逼走了?”
张大官人心中是一百个不情愿,但是刚才自己把话说得太满,自己把自己的后路都给封死了,周兴民这么说等于又推了他一把。张扬脑子转了转道:“我心里很矛盾,想走,可是这么走又有些不甘心。”
周兴民道:“接着刚才的话题,三十而立,你应该考虑成家了,我给你介绍个对象。”
薛伟童道:“女人胖了不好看,别人想减肥还减不下来呢。”
薛伟童笑道:“官腔越打越好了。”
周兴民道:“乔梦媛!”
薛伟童道:“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分手了,前两天我跟嫣然通电话了,她说对你很失望,受不了你花心。”
薛伟童道:“明天走不了,最快也得后天,迪特主题公园已经开始基桩工程了,我在东江还得处理一些事情。”
张扬道:“周省长放心,我一定认真努力的工作。那啥……团中央的事情……就拜托您了。”张大官人故意表示出很期待的样子。
宋怀明道:“现在还没有什么证据,不过他的治下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产生了这么多的腐败官员,就算他没有参予其中,也要治他一个失察之罪。”
宋怀明道:“这件事本不该处理的这么激烈。”
张大官人真正感到了周兴民的厉害,这位省长口口声声是在帮助自己,可事实上他在做的是要把自己从平海的政治圈子中踢出去,究竟他是真的这么想还是他只是利用这种方式来试探自己?那就不得而知了。周兴民的话如水银泻地,将每一个缝隙都填得死死的,张大官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对,他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出师未捷身先死,虽然不至于死亡这么惨烈,可滨海的事情根本没有办完,难道中途就要离开吗?他的内心在剧烈交战着,很www•hetushu•com快他就想到了宋怀明,自己是宋怀明这次布局极为关键的一部分,如果周兴民现在把自己调走,势必会影响到宋怀明接下来的布局,他不会答应。
周兴民道:“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只管说。”
周兴民道:“宋书记,张扬流露出想换个工作环境的意思。”
张扬心说乔振梁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件事了?而且他怎么会找到周兴民来牵线搭桥,这件事真是把他给难住了。
自从周兴民来到平海之后,两人之间的合作还算默契,周兴民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表现的相当安分。并没有表现出太强的权力欲,宋怀明对周兴民也表现出相当的尊重,毕竟周兴民的身后还有根底深厚的家族作为后盾,平海绝不会是他政治生涯的终点,宋怀明和很多人一样,对周兴民的政治前途长期看好。
周兴民一走进办公室就微笑道:“宋书记,又在伏案工作,适当的时候也要休息一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周兴民道:“你笑什么笑?严肃点儿,我跟你说正经的,我给你介绍的这个女孩子相当出色。”
周兴民道:“嫣然那女孩子不错,梦媛也不错。张扬啊,感情上的事情千万不能摇摆不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张扬笑道:“听您这么一说我倒有兴趣了,到底是谁家的闺女能够让您周省长亲自出动做媒?”
周兴民道:“开始的时候可是把权力给你了,你没有达到领导的预期要求,所以把管理权交给更合适的人。”周兴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低声道:“张扬,你和嫣然还有没有复合的可能?”
想到这一点,张扬顿时坦然了,有些事没必要纠结,这个包袱还是扔给宋怀明吧,他叹了口气道:“周省长,说句真心话,我早就想走了,你应该知道的,我和嫣然已经分手了,自从我们分手之后,我在工作上就不太顺利,虽然我很不甘心就这样走,可是我如果继续留下也不会有什么发展。”
宋怀明满怀深意地看着周兴民道:“兴民,我记得当初还是你极力保举他去得啊!”
张扬笑道:“多谢周省长关心。”
听周兴民这么一说,张大官人反倒静了下来,他嘿嘿笑了一声:“周省长,您别见怪啊,最近我诸事不顺,这心情不太好,您刚这么一说,我心里一激动,说话就没个把门的了,您千万别生hetushu.com我气。”
张扬道:“我要是政治上成熟,也不至于窝在滨海当个挂名市委书记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现在一提起这件事我就头大,咱们还是别说不开心的事儿了。”
周兴国道:“当初是你把我们给招过来的,现在我们都在这儿生根发芽了,你小子却走了,不够意思啊。”
张扬离开省政府之后,直接去了东江新城,在那边的建基集团的工地,找到了前来视察的周兴国和薛伟童。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必须要调查出一个结果。”
周兴民道:“当初是我一力保荐你去的滨海,我也没想到会搞成这个样子。”
周兴民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想。现在这种情况,换个环境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三位结义兄妹见面自然是欢喜非常,周兴国道:“我还以为你在滨海呢,打算和伟童在东江视察之后,然后去你那边玩。”
周兴国道:“早就劝你小子要收敛点,整天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早晚都会出事儿。”
宋怀明正翻看文件,听说周兴民过来,他放下手头的工作,起身相迎。
周兴民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不过办理调动之前,我还得征求一下宋书记的意见。”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道:“领导变了没关系,只要政策不变,你们只管放心大胆的发展。”
张扬道:“那还不好说,明天跟我一起走就是。”
张扬笑道:“本来我还想明天就走,现在看来还得多呆一天,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情。”
张扬叹了口气道:“周省长,您不是叫我来谈工作的吗?怎么突然对我的个人问题关心起来了?”
张大官人肯定的回答道:“有,但是我觉得以我目前的处境并不适合谈论感情问题。”
周兴民没想到宋怀明会说得这么直白,他笑道:“这小子最近在闹情绪。”
宋怀明呵呵笑了一声道:“快五十岁的人了,身体状态比过去差了许多,我倒是注重锻炼,保持一个好身板,为国家再多做几年贡献。”他邀请周兴民落座。
周兴民道:“照我看,他的管理能力的确有些欠缺,缺乏大局观,并不适合担任一把手的职位。”
宋怀明道:“随他去吧!”
张扬道:“伟童,瘦了啊!”
薛伟童道:“秦清也走了,新城领导来了个大换血。”
张扬道:“我还在努力,希望能hetushu.com够挽回和嫣然的这段感情。”张扬只能想到这个理由了。这事儿不能答应,乔振梁在这个时候委托周兴民帮女儿做媒,恐怕不仅仅是出于对乔梦媛的关心那么简单,而周兴民提起这件事,背后的动机也恨难说,他很可能是通过这件事来试探自己,张大官人也不是傻子,很委婉地进行了推脱。
周兴民微笑道:“我答应他,帮他调到团中央。”
张扬虽然和楚嫣然分手,但是并不代表着宋怀明不再关注这小子,周兴民做事效率很高。当天下午他就来到了宋怀明的办公室内。
宋怀明的态度并不明朗,其中的意义交给周兴民自己去咀嚼,宋怀明发现周兴民今天应该是抱有目的,他在试探自己,通过这件事试探自己对张扬的态度。
周兴民道:“你当我想给你介绍啊?平海这么多事情我管不过来啊?还要去关心你的婚姻大事?我也不瞒你,让我给你介绍对象的不是别人,是乔振梁乔书记,真不知道你小子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这么多大领导都看上了你,想让你当女婿。”
周兴民笑道:“我承认在他的事情上我有些看走眼了,张扬是一个好的急先锋,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帅才,这和他过于年轻有关,我看还是应该让他去更复杂的环境中锻炼一下,这对他的成长有好处。”
周兴民道:“你做事啊,就是小聪明,就说你跟元和集团冲突的这件事,其实没必要搞得公开化,把影响扩大对谁都没好处,他们愿意低头,你也给人家一点情面,登报给谁看?作秀!我不是说你坚持原则不对,而是你这么做,是一种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
周兴民道:“宋书记,照您看,项诚这个人会不会有问题?”
周兴民道:“像她们这种出色的女孩子,身边有很多人追,千万不要错过了时机,不然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在张大官人心里当然是愿意答应这件事的,可是这厮的心里不仅仅装着乔梦媛一个,如果答应了,势必会对其他人造成伤害,首当其冲的就是楚嫣然,他们之间又不是真的分手,可如果自己拒绝,以周兴民的智慧,肯定会看出其中必有文章,甚至推测出他和宋怀明在演戏也未必可知,张扬叹了口气道:“周省长,这事儿我想缓一缓再说。”
宋怀明道:“他的事情你不用征求我的意见。”他的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这句话已经明显表露出他的m.hetushu•com不耐烦。
周兴民道:“张扬,我还是尊重你的个人意愿的,如果你坚决要走,这件事我会安排。”
张扬道:“周省长,不瞒您说,我现在是心灰意冷了,也许是该考虑离开的时候了。”张大官人只是故意说这种话。给周兴民造成一种假象,他和宋怀明、龚奇伟之间的秘密绝不能让外人知道,即使周兴民也不例外。
宋怀明听到张扬的名字,一双浓眉顿时拧结了起来,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不悦:“他很闲吗?不好好呆在滨海工作,跑来东江做什么?”
张扬跟着他们来到了建基集团的现场工程指挥部,张扬来到微缩模型前方站定,称赞道:“不错!”
周兴民道:“宋书记,我这次来是想跟您谈点事儿。”
周兴民道:“什么叫挂名书记?权力给你了,你自己没用好怨得谁来?”
周兴民道:“你担心宋书记会有想法?”
周兴民道:“我找你来不仅仅是为了公事,公事谈完了,咱们聊聊你的个人问题。”
宋怀明道:“什么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毕竟还在平海工作,我和嫣然分手没多长时间,而且我……”
周兴民道:“你也不小了,快三十了吧。三十而立,也应该成立家庭了。”
周兴国笑道:“本来准备去滨海吃海鲜增加营养呢。”
张扬笑道:“周省长您怎么又绕回去了?”
薛伟童瘦了不少,因为爷爷去世的事情,她最近的心情始终不好,这次出来也不是为了工作,主要目的是散心。
周兴民道:“宋书记,北港最近出了不少的问题,纪委书记和原滨海的县委书记先后出逃,这件事背后一定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周兴民道:“你们之间应该不要通过我介绍来增加了解吧?乔梦媛的样貌身世佩你也绰绰有余吧?”
张扬道:“保税区都给我挖出去了,这叫权力给我了?”虽然保税区的权力被抽走是宋怀明在故意布局,张扬依然表现得愤愤不平。
张扬道:“我现在是光棍一条,一样都没落着呢。”
宋怀明道:“关于这件事我们还是在常委会上专门提出来,大家商量一下。”
周兴国道:“我现在也走不了,工地上很多事情,我明天要把这里的建筑承包商召集起来开会。”
周兴民道:“他做事一直都是风风火火的,宋书记应该比我更加了解他。”
张大官人显然被乔梦媛这三个字给震住了,瞪大了双眼:“那……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