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2章 暴风来袭

项诚听到地震局的汇报,他的手不由得颤抖了起来,放下电话,喉头动了几下,却没有说话,宫还山和龚奇伟全都在他的办公室内,这里已经成为临时的抗灾指挥部,项诚道:“是海啸!”
张大官人忽然看到前面黑乎乎的一个东西朝车轮下钻了过来,慌忙踩下刹车,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开车果然不能分神,一边开车一边打手机出事了。
乔梦媛惊恐地掩住了嘴唇。
董玉武道:“这次市里非常的重视这次热带风暴,我也赞同重视这场自然风暴,可是历史上无数的经验证明,我们北港地区从没有什么太大的风灾,而且我们上上下下对这场热带风暴这么重视,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乔梦媛惊魂未定地转过身去,看到那两条水龙卷在视野中不断变大,宛如连接天地的两棵参天巨树,不停变换着身形,天上的风云被搅动起来,云从乌黑的色彩变成了深紫色,电光围绕水龙卷疯狂舞动,炸雷一个接着一个。
难以形容的沉闷让人心绪不宁。远方的天空中忽然被一道闪电从中撕裂开来,耀眼夺目的电光,逼迫的他们闭上了眼睛,而后一连串的闷雷跟了上来,就像是炸响在他们的身边。
张扬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常海天是好意,作为朋友,常海天对他目前的遭遇颇为不忿,认为上级亏待了他,甚至一度产生了想要辞职的念头,最后还是张扬的劝说下决定继续留在滨海。
项诚没说话,接过秘书递来的毛巾,擦掉身上的鸟屎,带着一股新鲜的味道钻入了汽车内。
张扬向车窗外看了看,依然是晴空万里,他笑道:“也许这次的确是气象局出了毛病,到现在也没有一丝风暴要来的迹象。”
宋怀明道:“不惜一切代价,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我要的不是汇报,我要的是抗灾实际行动!”宋怀明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他马上联系了省长周兴民,即刻召开省委常委紧急会议。
此时傅长征也从里面出来了,他是看到张扬的汽车来到停车场,所以出来迎接,张扬将车钥匙扔给他道:“长征,车里有条狗受伤了,你帮我照看一下。”
车顶的铁皮蓬蓬作响,似乎有人在用力捶打着车身,一颗颗足有乒乓球大小的冰雹从空中直坠而下,宛如一颗颗枪弹锤击在车身上,没多久车身就被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凹痕。
龚奇伟并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大难之前,每个人都要尽职尽力,再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去做。
程焱东道:“不是这个意思,马上就会有船只过来,这边的水位上涨不会过快,福隆港那边就难说了,刚巧他们的办公地点地势有点低洼,刚才海水已经将两层楼都漫过去了,如果去晚了,可能要死人的,咱们总不能见死不救。”
董玉武笑道:“不是说人定胜天吗?”
在车辆重新找回平衡后,张扬拉下手刹,学着乔梦媛的样子爬向后方的座椅,两人的动作小心而缓慢,都知道他们的生命悬于一线,稍有不慎就会跌落深渊,乔梦媛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同时打开后门,然后轻声数到三,两人同时向车外跳去,他们的身体扑倒在地面上,马上感觉到来自地面的强烈震动。
项诚点了点头:“有没有联系上张扬?”
张扬点了点头,他回到乔梦媛身边,将发生的事情向乔梦媛说了一下,乔梦媛道:“程焱东说得对,如果真的有日本人死了,恐怕首先要追究的就是你的责任。”
乔梦媛俏脸红得越发厉害了,对于这厮时不时的骚扰行为。乔梦媛早已喜欢,她也懂得应付之法,最好的办法就是装出没有听见。她向远方的海面看了看轻声道:“我听海洋气象局的通报说,风暴已经减缓,可能会从北港近海经过。对北港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傅长征道:“我是您带的兵,您才是我的领导。”
张扬点了点头,他从反光镜可以看到,两条水龙卷正以惊人的速度逼近自己。原本齐头并进的两条水龙卷,似乎分开了距离,似乎它们已经拥有了生命和灵性,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向他们包抄。
程焱东大声道:“大家不要惊慌,这艘船不能上,我们是前往福隆港执行任务的,后续救援队伍马上就会过来。”
把受伤的土狗弄上了汽车,张扬驱车直和-图-书奔滨海而去,来到滨海行政中心,正看到常务副市长董玉武从里面出来,董玉武看到张扬下车,慌忙笑着迎了上来:“张书记,您回来了?”
张扬道:“我是说市里有没有做好应对的措施?”
张扬笑道:“你这么想,未必别人都这么想,他们还觉得如果不是我横插一杠子,事情根本就不会闹这么大呢。”
乔梦媛惊声道:“停车!快停车!”
位于他们右前方的一个小土丘暂时成为了人们的安身之地,张扬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已经失去了讯号,乔梦媛的也是一样,看来信号塔可能受到了损坏。
张扬转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在考虑这件事,无论我走还是不走,我都会将自己的决定及时告诉你。”
龚奇伟道:“首要考虑老百姓的人身安全,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项诚道:“海啸。海面上掀起了三层楼高的巨浪,冲破了防波堤,沿岸约有一公里的范围被淹,目前死亡人数和财产损失情况还不清楚,风力在不断加大中,刚刚下起了暴雨,局部地区遭遇了冰雹和龙卷风,宋书记……这……这可能……”他停顿了一下,重新组织语言道:“这应该是北港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天灾!”
脚下的地面忽然震动了一下,乔梦媛立足不稳,失去重心险些跌倒在地上,张扬及时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臂,两条银灰色的龙卷在电光中出现,彼此追逐着,你追我赶地向岸边飞速靠近。
常海天道:“我发现你骨子里是个倔强的人,不到黄河不死心。”
张扬笑道:“他们就是这样,就算偷了东西,你没有当场把他们的手给抓住,他们就绝不会承认,这就是贼性使然。”
乔梦媛紧紧咬着樱唇,望着那倒地的树干,没多久就被那两条舞动的巨龙所吞噬。
龚奇伟随后上车,他在等待着项诚的应对方案。
项诚道:“发布紧急预警通知,让沿海地区的居民向城西或者其他高地转移,请求军分区支援。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还山同志,你负责协调调度各方工作,奇伟同志,你负责指挥第一线的居民转移。”虽然形势紧迫,项诚心中仍然有杆秤,他能够分出亲近远薄,将最危险的任务分配给了龚奇伟。
傅长征道:“刚刚问过海洋局。说热带风暴放缓了速度,可能比预计的时间要晚了,也可能这次的风暴直接从北港的门口溜过去,不会影响到北港,谁知道呢,大自然的事情很难说。”
乔梦媛道:“虽然这次的事情是你赢了,可最终的结果还是损害了双方的利益。我听说最近元和集团内部也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呼吁从滨海撤资的声音越来越强。”
张扬的表情依旧坚毅,他利用一个急刹将羔羊的尸体摔落,在颠簸中越过了前方的那片泥泞,成功冲上了另外一条通往城区的道路。
张扬从地上爬了起来,接连不断的震动让他的行动也受到了影响,他来到乔梦媛身边,把她从地上扶起,两人相互搀扶着向远处逃离,空中的冰雹越发密集,张扬用手臂护住乔梦媛的头部,避免她被砸伤。
宋怀明刚刚回到家里,还没有来得及换上衣服,接通电话,听到项诚有些颤抖的声音:“宋书记,北港……发生海啸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抽时间我会找元和幸子好好谈谈。”
张扬顾不上跟他细说,只说没什么大事。虽然他没看清究竟是什么东西钻到了车轮底下,不过他能够断定肯定不是人类。
董玉武道:“还好大家已经意识到了保护环境的重要性。”他看了看时间道:“张书记,我得走了,许市长让我去保税区视察安全情况。”
常海天道:“留下来你会败得更惨!”
前往牛山的道路被封堵住,张扬改变方向,从两条水龙卷之间的缝隙中钻了出去,看到水龙卷席卷范围内,房屋、车辆、牲畜全都被席卷而起,他没有看错,有车辆在空中飞旋,有两只无辜的绵羊惶恐地漂在空中。
乔梦媛放下座椅的靠背,她向后爬去,利用身体的重量重新找回车辆的平衡。
张扬道:“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叫我名字就是。”
张扬向董玉武道:“许市长传达过热带风暴的事情吗?”
到处都是一片漆黑,他们无法分辨具和-图-书体的方向,只能凭着自己的判断逃向远离海岸的方向。
傅长征道:“无论这场风暴到来与否。市里采取预防措施还是必要的,防患于未然嘛!”
为了避开这两股水龙卷,他不得不选择冲下了公路。
龚奇伟也用最大的声音回应道:“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路上被我撞到的,不知道主人是谁,我总不能把它扔半道上,前腿骨折了,我是肇事者,所以我得负责啊。”
张扬道:“没问题最好,大自然的脾气谁也琢磨不透,真要是发起威风来,咱们一点办法没有。”
乔梦媛点了点头,张扬又和程焱东商量了一下,决定留下一艘救生艇,也将跟随前去营救的警察留了下来,帮忙维持现场秩序,这边暂时交给乔梦媛负责,张扬和程焱东两人泅水来到另外两艘救生艇前,两人各自驾驶一辆救生艇向福隆港的方向驶去。
董玉武点了点头,他跟着张扬一起回到书记办公室。
张扬道:“无论这场风暴来不来,谨慎一些都是必要的。”
张扬道:“我跟你一起去。”
宫还山道:“滨海拥有北港最长的海岸线。陆地面积有大半都深入海面,恐怕那边的灾情最为严重。”
项诚低声道:“现在我们马上行动,尽一切努力保障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力争把死亡人数降到最低点。”项诚此时已经不再提财产安全的事情,至于最低点,他也不知道应该是多少,只期望这场灾祸不至于夺去太多人的生命。
赵国强拉着龚奇伟躲在一辆汽车的后面,大声道:“情况不容乐观,刚才……已经找到了三具尸体,港口受创严重,经济损失无法估量……”他的声音被风打得断断续续。
常海天没走一直在原地等着他,等其他人走后,常海天道:“张书记,上次福隆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日方已经承担了受伤工人的医药费,并给予了经济赔偿,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去东江找到武直英男,逼他出来承认这件事,日本人肯定还咄咄逼人呢。”
在现场又找到了两具尸体,从尸体的穿着来看两人都是警察,龚奇伟认出了其中的一个,新港区公安分局局长苏荣添。
张扬踩下刹车,看到前方的道路从中裂开,蜿蜒崎岖,一条裂缝从西至东迅速蔓延开来,将道路分成两段。车身由于惯性继续向前,两只前轮差点就进入了裂缝之中,车身在震动中剧烈颠簸着,车身一点点向前方倾斜。
董玉武和傅长征都觉得有些好笑。
闪电一个接着一个,正东方的海面上电光宛如狂蛇乱舞,在漆黑如墨的天宇和深蓝色的大海之中来回跳跃,试图要拼命挣脱这天与地之间的束缚。
张大官人一听有些不高兴了:“日本人是人,咱们的老百姓就不是人?”
程焱东也是干着急没有办法,张扬向程焱东道:“能转移多少是多少吧,先把妇女儿童给带到安全地点。”
整个滨海城区已经沦为一片汪洋,水已经齐腰深,张扬拉着乔梦媛艰难的在水中行走,他们已经分辨不出方向,空中的冰雹刚刚停歇,暴雨又来了,周围有很多和他们一样的人们,突然而来的天灾让滨海的老百姓惊慌失措,张扬和乔梦媛走过去帮着人们来到地势相对较高的地方。
常海天感叹道:“不过经过那件事之后,福隆港的工人产生了不小的仇日情绪,至今工作都没有恢复正常。”
龚奇伟从人群中找到了正在指挥抢救的北港市公安局长赵国强,他大声道:“国强同志!”连叫了两声,赵国强方才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大步跑了过来,雨很大,足有八级的阵风吹着雨点拍打在他们的身上脸上,几乎让他们睁不开眼睛。
龚奇伟和宫还山对望了一眼,他们已经知道了。
程焱东听到张扬的声音,向这边看来,依稀看到张扬的身影正站在土丘上,他欣喜非常,赶紧将救生艇靠了过来,没等船只靠岸,惊慌失措的人们呼啦一下就把那艘救生艇围住了,根本不听他们的指挥,一个个拼命往上爬。
张扬道:“人定胜天也得看你是顺天还是逆天,你不尊重大自然,大自然就不会尊重你,这两年因为环境出的事儿还少吗?”
气象台的预报的确让滨海的老百姓紧张了一段时间,可和图书是当晚六点的时候,天气依然清朗,很多老百姓都认为这场风暴已经和北港擦肩而过,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就是气象台咋就这么大的本事,报错的百分率咋就这么高?
张大官人向下望去。果然看到成千上万只海蟹正在沿着防波堤努力地向上爬,张扬皱了皱眉头,平时很少看到这样的情景。
龚奇伟赶到第一线的时候,第一波海啸的袭击已经过去,北港沿海一片狼藉,驻北港部队的全体官兵已经动员了起来,正在协助受灾群众转移,龚奇伟来到受灾最严重的新港,看到道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船只,都是被刚才的巨浪冲上岸的,还有船只居然落在了民宅的屋顶。
张扬点了点头道:“听说热带风暴要来了,所以抓紧回来看看。”
乔梦媛道:“上下有别,你毕竟是滨海市委书记。”
张扬将喝完的空瓶扔在垃圾桶内,又让他给自己拿了一箱。扔在车子的后备箱里。
张扬微笑道:“未必!”
小店老板埋怨道:“这天气预报没个靠谱的时候,说是有什么热带风暴,狗屁。大晴的天,热死个人!”
张扬及时将她抱起,大步向身后的桑塔纳汽车跑去,与风赛跑,在突然到来的天灾面前,张大官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几乎拿出了吃奶的力气,连续几个起落已经落在桑塔纳轿车前,将惊恐万分的乔梦媛塞入副驾驶座椅上,自己来到驾驶座,启动汽车,迅速切入倒档,将油门踩到最大,来到宽阔路面的时候一个漂亮的滑行转向,连续几个换挡动作,将档位推至五档,汽车尾喉喷出浓重的白烟,向内陆的方向全速驶去。
狂风暴雨没有停歇的迹象,无穷无尽的黑暗更加重了人们心中的恐惧,现场传来尖叫声,哭号声,龚奇伟的喉头如同被人堵住,说不出的难受。他不明白,为什么上天会突降一场灾祸给北港。
张扬道:“因为这场风暴我专门从东江赶了回来,途中还碰伤了一条狗。”
张扬要了一瓶冰镇矿泉水,灌了半瓶之后,方才感觉舒爽了一些。
周围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却没有人发笑,龚奇伟道:“项书记,往往有大的自然灾害之前,动物是最早知觉的,也许这就是它们给人类的预警。”
项诚道:“提前下班一个小时,向全市通报热带风暴可能来袭的消息,让各级部门做好应急准备措施,通知公安部门,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内进入紧急状态,跟军分区的葛政委沟通一下,让部队做好协助抗灾的准备,做好海岸警戒,让所有市民撤回到安全范围以内,无论这场热带风暴会不会来临,我们都要做好准备,确保所有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从项诚的这番话就能够看出,他已经对这场可能到来的热带风暴提起了足够的重视。
常海天道:“真是搞不懂了,省领导们难道就没看见你的努力和付出,这件事如果没有你出面,肯定闹大了。”
程焱东悄悄把张扬拉到一边,低声道:“张书记,我们受到福隆港那边的求救讯号,元和集团的办公总部被淹,有十几名日本人被困,形势非常危急。”
傅长征道:“许市长刚刚开过会,沿海城市应对这类的恶劣气候还是拥有一定经验的,不过刚刚北港方面下达通知,要求各级部门做好应对措施,学校已经放假。企事业单位也提前下班一个小时,对这次可能到来的热带风暴非常的重视。”
可是老百姓们根本不管这么多,眼看着雨下个没完没了,风越来越大,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惶恐万分,都想尽早离开这里。
董玉武煞有其事的看了看卫星云图:“张书记,看来今天是不用担心了。”
张扬道:“宙斯热带风暴一天没有经过,我们就一天不能掉以轻心。”他针对预防的重点说了几句,然后示意大家各自散去,各忙各的事情去。
张扬本想将省长周兴民为他们俩做媒的事情说出来,可话到唇边又改变了主意,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常海天点了点头道:“保税区所有的在建工程都已经停工,工人们都回去休息了,对重点工程,安排了专门人员进行日夜值守。”
水龙卷过处草木不生。
赵国强的眼圈红了,他咬了咬嘴唇,大吼道:“先管活人,把伤员先转移到安全地点!”
傅长征在电话中听http://www•hetushu.com到张扬惊呼了一声,还以为他出了什么大事,赶紧出声去问。
越是靠近北港,气温越是闷热,张扬下高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气压很低,不过天气很晴朗,阳光依然毒辣,天空中没有一丝风,也见不到一层云,张扬将汽车在一个冷饮店前停下。他一路赶到北港,水已经喝完了,此时感觉到有些口渴。
张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乔梦媛这才放下心来,点了点头道:“你以后要小心了,干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的。”
董玉武抬头向天空看了看:“好像不会来了,这气象台还不如我的这双眼睛靠谱。”
张扬道:“你让我当逃兵?”
张扬下了汽车,听到车轮下传来哀鸣声,循着声音望去,却见右后轮处躺着一只黑色的土狗,那只土狗可怜巴巴地看着张扬。
蓝色的天空重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阳光比起刚才还要明媚,项诚道:“我们的运气不错,居然能够看到这难得一遇的自然奇观……”话没说完,又有一粒鸟屎落在他的肩膀上,项诚的表情于是尴尬地僵在那里。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热带风暴,是海啸!刚才监测数据显示,北港发生了里氏6.3级的地震。”
张扬长舒了口气,可没等他放松下来,车身又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他有些纳闷,明明已经到了公路上,怎么颠簸感却变得强烈了?
张扬启动救生艇离开的刹那,转身看了看水中的土丘,看到乔梦媛站在那里,一双美眸荡漾着清澈的泪水,她试图向张扬露出一个微笑,却终于还是流下泪来,圈起双手放在嘴唇前,用尽全力道:“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张扬道:“很多人都建议我走,可是我总觉得做事要善始善终,我现在走就等于承认我在滨海失败了。”
张扬和乔梦媛都望着眼前难得一见的奇观,两人似乎已经被这突然出现的场景震撼了,乔梦媛率先清醒了过来,她惊声道:“水龙卷……”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发出了一声尖叫,却是刚才沿着防波堤拼命攀爬的那些海蟹已经成功上岸,黑压压一片,潮水般涌向他们的脚下。乔梦媛吓得不停跳跃着,试图驱走不断爬上她脚面的海蟹,可是她的动作根本无济于事。
启动汽车之后,张扬拨通了傅长征的电话:“长征,有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咔嚓一声,一颗炸雷击中了前方的一棵大树,巨大的威力竟然将大树从中炸断,树干斜斜倒向前方的路面,张扬大吼一声,速度有增无减,在大树和路面构成的狭窄夹角中窜了出去。
傅长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打开后备箱一看,果然看到一条土狗躺在那里,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张书记,您什么时候也开始养宠物了?”
宋怀明的神经顿时绷紧了:“什么?”
苏荣添道:“有这么夸张?”他拿起望远镜,透过了望塔向远方的海面望去,看不到月也看不到一颗星,苏荣添眨了眨眼睛,看到有些白色的物体正在飞速向这边靠近。他放下望远镜,这次并不需要望远镜就能够看到了,他看到了一条船,没错!一条足有几千吨的大船,在天空中行进,以惊人的速度向了望塔靠近。
乔梦媛道:“牛山!”这一带,海拔最高的位置就是牛山,所以乔梦媛想起了那里。
常海天道:“换个环境吧!”他已经不是向张扬提建议的第一个。
张扬道:“这样,我跟焱东去那边救人,你在这里帮忙维护秩序,等到救援人员过来,你先去安全的地方等我。”
北港新港分局,局长苏荣添正在了望塔内奉命在新港负责指挥这里的警戒工作,海面上突然就起了风,他在办公室内接到了报警,一个焦急的声音向他汇报道:“苏局,正有大浪岸上席卷而来,海浪足有三层楼高。”
地面上的水位在不断升高,远处有灯光闪烁,三艘救生艇正在往这边行进,张扬抹去脸上的雨水,看清其中一艘救生艇上坐着的正是公安局长程焱东,张扬大声道:“焱东!”他中气十足,穿透风声雨声远远传了出去。
常海天也在随行人员之中,他向张扬道:“张书记,看来风暴不会来了。”不但他这么想,在场的多数人都这么想,大家相信自己的眼睛更多过天气预报,大晴的天,那有什么风暴?
张扬笑道:“我http://www•hetushu•com就是个急性子。”
张扬道:“这事儿你得找龚书记说,现在保税区的事情不归我管。”
那辆桑塔纳轿车缓缓地倾斜,然后跌入那深不见底的地心裂缝。
乔梦媛啊!了一声,关切道:“要不要紧?”
常海天道:“不是当逃兵,是让你换个部队,既然上头已经不信任你了,你呆在这里也没什么作为,就算勉强留下,也免不了被人为难的结果。”
董玉武道:“咱们这一带的环境还不错啊。”
苏荣添的嘴巴张得好大,足以吞下一个馒头,然后他迅速清醒了过来,伸出手去似乎想要阻挡那条大船,可是他的力量在惊涛骇浪面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张大官人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切入前进模式,救生艇开足马力向福隆港的方向驶去,船尾在黑色的水面上拖出一条雪白的水线。
分派完工作之后,项诚望着黑漆漆的窗外,窗外狂风呼啸。暴雨倏然而至,根本没有任何征兆,他的手仍然颤抖着,不是害怕,而是发自内心的紧张和担忧。拿起电话,他迅速拨通了宋怀明的号码。
常海天道:“你们聊。我还有事情去办。”
张扬微笑道:“你究竟是喜欢我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张扬走过去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正在播报最新的海洋天气预报,原定于下午登陆的宙斯风暴放慢了前进的速度,以目前的速度,就算抵达北港,也要明天中午了,不过另外一股热带气旋正从南方向这边飞快接近。
张扬道:“没觉得什么不错,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是改造自然,结果呢,弄出了个地球温室效应,别的不知道,反正自然灾害是一年比一年多了。”
张扬道:“小心点总是好的。”
远方的夕阳就在这瞬息之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又如被墨汁浸染,在短时间内已经从淡转浓,到最后已经成为漆黑一片。
蓬!地一声,一团东西砸在车窗之上,却是一只摔死的羔羊,已经失去生命的目光中惊恐仍然未能褪去,车窗被砸烂,玻璃的裂缝中满是鲜血。
如果让别人看到,十有八九会认为张扬是个偷狗贼。
保税区在张扬的内心深处还是极其重要的,虽然他已经被解除了保税区的管理权,但真实情况那是做戏给别人看,在保税区的事情上,张扬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和努力,他当然不想看到这次风暴会对保税区造成太大的影响。
张大官人虽然胆大,此时也是满头大汗,如果车辆跌入缝隙之中,就算有通天之能,逃生的希望也非常渺茫。
乔梦媛道:“东江之行怎么样?”
张大官人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在,换成别人早就一走了之了,可张大官人是个很负责的人,而且那土狗的目光充满了无助乞怜之色,居然触动了张大官人悲悯的情怀,于是张扬来到那只土狗旁,检查了一下,土狗的左前腿被车轮碾过,已经断了,张扬找来一根木棍将土狗的断腿固定,然后,将它放在了后备箱内。
宫还山道:“还没有联系上,不过和许双奇联系上了。说滨海被龙卷风和冰雹袭击,刚才的地震中,已经有人死亡。”
远处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向他们驶进,汽车停下后,从车内走下来的却是乔梦媛。
乔梦媛来到张扬身边,他们之间有段时间没有单独在一起了,两人目光相遇,不知为何乔梦媛的表情显得有些羞涩:“张书记来考察啊?”
两条水龙卷在后视镜中合而为一,形成了一条巨大的的长龙,那条长龙似乎放弃了对他们的追逐,选择往蔺家角的方向行进。
赵国强大声道:“龚书记,您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
张扬笑了起来:“长征,你说话越来越像一个领导了。”
赵国强点了点头,此时一名警员小跑着来到他的身边,趴在他耳边大声说着什么,赵国强脸色一变,跟着警员一起顶着风向那边跑去,龚奇伟也艰难地走了过去。
走在防波堤上,望着平静的海面,远方的夕阳已经有半边坠入了海水之中,将天水之间染得红彤彤的,无数金光随着波浪跳跃,海水的颜色越近越深,虽然就在海边,仍然感觉到气闷。
另外两艘救生艇看到这种那个状况,暂时不敢靠拢过来。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的目光垂落下去,忽然看到防波堤上有无数红毛海蟹向岸上爬来,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好多海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