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9章 为他人做嫁

查薇道:“还成,珠宝设计应该是我比较喜欢的行当,我发现和珠宝打交道要比和人打交道容易得多。”
张扬道:“私人物品,和两位无关吧。”
徐建国道:“我不是生意人,我是社会活动家。”
张大官人望着侃侃而谈的乔鹏飞,颇有惊艳之感,政治果然是讲究血统传承的,乔鹏飞虽然进入官场的时间不长,可是这小子的悟性和境界已经远非普通人能够相比,至少自己在进入官场之初绝对比不上。以他的悟性和背景,说不定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能够成为一匹政坛黑马,张大官人旋即又否定了黑马这个称谓,像乔鹏飞这种人,是不适合用黑马两个字来形容的,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或许可以称为奇迹,但是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就是理所当然了。
徐建基笑道:“在哪儿做生意不是做关系?”
乔鹏举道:“张扬,我在国外也听说了北港发生海啸的事情,怎么样?有什么难处?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咱们也可以尽尽绵薄之力。”
张大官人望着她远去的车影唯有苦笑。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小孩子家家的,我对你可没兴趣。”她看了一眼,张扬左边坐着薛伟童,右边还有个空位,直接来到张扬的身边坐下。
乔鹏举道:“想重新燃起投资商的信心并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你们北港这次不仅仅遭遇了一场天灾,政治上的变动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薛伟童道:“借给你?还回来就面目全非了。”
蒲大强点了点头道:“张书记为了北港真是呕心沥血啊!”
晚宴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当晚九点钟的时候,众人一一离去,乔鹏举把张扬叫到一边,低声道:“张扬,明儿有时间吗?我爸想请你去我家里一趟,说是有话和你单独谈。”
张大官人转身望去,车内却是恒久公司的老总赵柔婷,赵柔婷可是正儿八经的京城名媛,她的父亲赵天岳是京城常务副市长赵天岳,恒久公司就在附近,辖区内的警察少有不认识她的,所以两名警察看到是她出现,马上有些愣了其中一人赔着笑道:“赵总,您好!”
张扬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笑道:“最近关于北港的传言很多,可我这个局内人很多事情都不清楚,我所看到的北港,局势还算稳定。”
乔鹏举道:“景量兄还邀请了什么人?好像这桌还没坐满啊!”
张扬道:“给朋友买得一件小礼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警察给盯上,难道我长得很像犯罪分子吗?”
张扬笑道:“不至于吧!”
徐建基帮弟弟说话道:“鹏飞也是党员还是副书记呢。”
赵柔婷笑道:“听到这个称号总觉得不是那么的自在,不是每个人都把这种慈善晚宴当成一个出风头的秀场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始终都是我的心中所想。”
徐建国道:“是官强似民,你们没听说啊,现在党员都能抵上三年徒刑,更别说官员了,像我等平民犯罪,直接就给折进去了,要是你们犯了罪,先开除公职,再开除党籍,最后才轮到兴师问罪呢,所以你俩千万别在这里矫情了,说句真心话,我现在也想当官了。”
张大官人被她问的一愣,随即笑道:“这是乔老的意思,是他老人家让我帮忙订制的。”
冯景量点了点头道:“不错,咱们还是少谈政治为好。那啥,我先恭贺张扬荣任北港市常委。”他端起酒杯来敬酒。
徐建基道:“文夫人出面组织的这场晚宴,事情又和三弟你息息相关,我们这些当兄弟的自然要捧场,大哥身在香港谈生意,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所以他特地委托我帮他捐款。”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徐建基道:“伟童,你这话把我们全都说进去了,除了张扬和鹏飞,咱们可全都是生意人。”
张扬道:“社会上的确需要你们这样有良心的企业家。http://www•hetushu.com
薛伟童笑道:“屁的社会活动家,你就是个混吃溜喝的青皮。”
张扬笑道:“说起来也是巧合,本来我只是随便找了块石头送给乔老,想不到其中居然蕴藏着一块上等的翡翠。”
张扬除了明天晚上要参加慈善晚宴,白天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微笑应承道:“好,我正好要去拜访呢。”
张大官人心说难怪宫还山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厮说话透着一股子献媚的味道。虽然是在奉承,可让人听在耳朵里,感觉不是那么的舒服。张扬也懒得和他多谈,此时刚巧有人过来找他,却是徐建基、徐建国兄弟两个。
张扬道:“我提前谢谢兄弟们了。”
徐建国道:“薇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我能追你吗?”
徐建基了解冯景量目前的窘境,有些同情地笑了笑。
张扬拉开化妆镜照了照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其中一名警察指了指张扬手里的盒子道:“里面什么东西?”
冯景量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我这是清场吗?我巴不得门前的停车场全都停满了,可生意不行啊?还不是你们薛家给闹的?如果不是当初给薛老办寿辰,也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情,紫金阁的生意也不至于一落千丈。这些话,他不会当着薛伟童的面说出来,冯景量笑道:“你们都是我最尊贵的客人,清场也是应该的。”
乔鹏举微笑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越是身处局中,反而越是看不清楚。”
张大官人和赵柔婷之间的相识可谓是不打不相识,当初他和津海市市长谢坤成结怨,汉鼎集团老总谢坤举想为大哥讨还公道,所以在滨海保税区展台闹事结果被张扬弄了个灰头土脸,亏了一大笔钱,赵柔婷作为谢坤举的妻子也和张扬因此而结怨,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两人的意料之外,张扬发现了赵柔婷被人下了慢性毒药的事实,这才知道赵柔婷和谢坤举夫妇之间产生裂痕已久。
薛伟童笑道:“信不过你的人品!”
张扬笑道:“大哥明天来吗?”
张扬从停车场上的冷清已经推测到最近紫金阁的生意并不好,他们的车刚刚停下,就看到薛伟童开着一辆橙色的兰博基尼风驰电掣地来到了停车场内。
张扬道:“真是要送我走?”
徐建基道:“听大哥说的,他说明天晚上慈善晚宴的事情,我们猜到你一定会过来。”
张大官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查薇,不是你要送我的吗?”
乔鹏举也没有多说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明天见面细聊。”
张扬道:“指教不敢当,大家都是同事。相互学习照应是应该的。”
薛伟童道:“无商不奸这句话在你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徐建国苦着脸道:“薛爷,我没得罪过你呐,用不着对我这么刻薄吧!”
查薇和张扬已经进入了甲壳虫内,张扬把副驾座椅调节了一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惬意地躺下。
蒲大强被张扬当面给戳破,更觉得脸上挂不住:“我也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表达一下心情。”
冯景量面对如此现状也是一筹莫展,他通过很多年的苦心经营方才让紫金阁拥有了现在的地位,可如今一切急转直下,生意之凋零让他心灰意冷。与此同时,查晋北的金王府生意却越来越火,已经将他远远甩在了身后,冯景量最近已经有了将这间店转出去的打算。
本来徐建基晚上是安排了其他节目的,可是众人都说有事,他也只能作罢。
他的一番祝酒词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张扬率先响应,举起酒杯道:“干杯!”
查薇啐道:“瞧你那副德性,我还是相信共产党干部多一些。”
月光从头顶的天窗撤落下来,赵柔婷蜷曲的长发蒙上了一层银色的光华,望着银色月光和昏黄灯光交织下的那杯酒,她的明眸之中充满m.hetushu.com了忧郁。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
冯景量笑道:“鹏举兄眼光真是犀利,还有一位……”他的话音没落,最后前来的那位客人也到了,却是查薇。查薇身穿白色真丝短袖洋装,一条极富民族风味的五彩长裙,端庄中不失俏皮,庄重不缺活泼,一走入房间,就把所有人的目光给吸引过来了。
张扬道:“你不开心?”
赵柔婷冷冷看了两人一眼:“怎么?你们不认识我朋友啊?我帮你们介绍,他是滨海市市委书记,你们是不是怀疑他是犯罪分子?要不要我把你们刘局请来专门说明一下?”
查薇道:“你最好什么都别说,你想什么我都明白,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碗里的你吃着,锅里的你还得看着,合着在你心里,天底下的女孩子都应该围着你转,让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以为你是谁?”
蒲大强虽然觉得难堪。但是他对张扬倒是产生了几分好感,毕竟人家说的都是实话,今天之所以自己碰了这么多的钉子,究其原因还是自己欠缺眼光,看不透眼前的局势。他对张扬的履历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曾经在春阳驻京办工作过,蒲大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道:“张书记,我是刚刚开始从事驻京办的工作,以后在这方面还要请你多多指教。”
冯景量苦笑道:“你都看到了,我已经准备转让了,可是价钱始终谈不拢,倒是有几家表示出兴趣,可是都想趁机压我的价钱,没谈拢。”
“我改主意了!你下车,再不下车我报警了!”查薇凤目圆睁。
徐建基笑骂道:“放屁吧你就,这种话要是让咱们家老爷子听到,信不信他抽掉你满嘴的大牙。”
张大官人笑道:“说来说去还是离不开政治这两个字,我就是一处级干部,放在京城连蝼蚁都算不上。”
张扬对于这种话题本不想提。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项诚自杀的可能性更大,在他心中认为项诚和薛世纶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北港这一系列的事情都可能和薛世纶有脱不开的干系。张扬摇了摇头道:“目前事件还在调查中,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张扬点了点头:“梦媛负责招商工作之后,做得有声有色。但是这次的天灾带给我们的招商工作很大的问题,许多达成的意向全都泡汤,一些已经签订的合同也面临毁约的危险。”
赵柔婷道:“我有些话想跟你说。“张扬点了点头,推开车门走子下去。
徐建基道:“我也不知道他回来,今晚是冯景量做东。”
宫还山不去吃饭,蒲大强还是要去招呼一下张扬和邱月明的,一个是新当选的市委常委,一个是民政局长,场面上的应酬话是必须要说的,关系都是通过一点一滴的接触建立起来的,蒲大强一向认为自己在社会关系上有一套,他认为自己完全可以胜任北港驻京办主任的职位,可事实面前,这厮却又接连碰壁,宫还山不去吃饭,别人自然也不会去,这浅显的道理蒲大强虽然想到了一些,不过他仍然没能参透,所以又接连碰了钉子。
蒲大强被他给说得老脸发热,干咳了一声道:“张书记,您这话从何说起啊。”
张扬道:“工作还顺利吗?”
张扬走下汽车,看到薛伟童从缓缓升起的剪刀门内走出,笑道:“伟童开车还是那么彪悍啊!”
张扬邀请徐建基兄弟俩坐下,有些诧异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来了?”
徐建基道:“这种事情很正常,北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灾难,别人投资会考虑到你们的环境,如果钱投进去,明年再来一次这样的天灾怎么办?”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想不到在这里居然遇到了两个多事的主儿他摇了摇头道:“凭什么啊?我都说了是私人物品,凭什么给你们看?”
查薇摇了摇头,美眸闪烁了一下,目光投向前方的路面,汽车http://m.hetushu.com驶入车河,随着滚滚车流静静行驶。
乔鹏举笑道:“鹏飞,你说这句话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啊?”
邱月明说得比较委婉,而张扬压根就没什么兴趣,放下行囊,冲了个澡,这边蒲大强就满脸春风的过来请他吃饭,张大官人很坦白地说道:“蒲主任,谢谢你的好意,咱们之前也没什么联系,您的热情我心领了,不过您是不是觉得今儿有些热情过头了?”
徐建国心理上颇为不平衡道:“我怎么发现美女都喜欢靠着张哥坐。”
查薇笑道:“张扬是党员,又是党支部书记,我们当然要响应国家号召,团结在党的周围。”
张大官人看到她来真的了,赶紧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两名警察来到车前,警惕地看着张扬,一人问查薇道:“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薛伟童道:“有件事我一直都想问。我项伯伯到底是怎么死的?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薛伟童对项诚还是有些感情的,得知项诚死后,她着实伤心了一阵子。
“信不过我的驾驶技术?”
张扬道:“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且我们已经针对这次的灾难重新做设计方案。”
赵柔婷向张扬笑了笑道:“上车!”
张扬道:“京城名媛都这么热心公益吗?”
徐建国嚷嚷道:“薇姐,你还是送我吧,我对张哥这个人信不过啊!”
查薇道:“你送来的那块翡翠不错。”
薛伟童跟着点头道:“是啊!”
徐建基拉了这小子一把,显然是不想他继续满嘴放炮。
张扬笑道:“其实现在那场天灾已经过去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做好善后措施,捐款捐物是一方面,让我感到头疼的是保税区的招商问题。”
徐建国道:“薛爷,在京城开兰博基尼有点浪费了,要不,你把车借给我用用,晚上我帮你跑跑四环,别把车给憋坏了。”
张扬愣了一下,马上想到自己上次离京之前曾经委托查晋北帮忙将那块翡翠加工成饰品,看来查晋北将这件事交给了查薇。
查薇道:“为什么不打开来看看?”她将汽车停在路边,美眸并没有看张扬,而是望着天窗外的星空,双眸也随着星光闪动着。
张扬笑了笑道:“我能够看出,你急于想表达一下内心的热情,可是你想想啊,现在是什么时候?北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大家的心情都非常的沉重,这种形式上的事情能免则免,宫市长晚上也不会去吧?”
赵柔婷过去显然来过这里,走入酒吧的大门,和迎面而来的德国侍者热情地打了个招呼,侍者为他们在二楼安排了一个安静的位置,赵柔婷要了杯白兰地,张扬叫了杯小麦啤酒。
赵柔婷将汽车拐入北港驻京办所在的街道,却没有马上驶过去,而是在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停下,指了指右侧的酒吧道:“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喝杯酒。”
薛伟童道:“京城的车越来越多,都能把人给闷死。”
张扬道:“表达有很多种,未必一定要吃饭。现在是非常时期,当务之急就是解决北港灾后重建问题,我看宫市长也没什么心情吃喝,蒲主任,咱们是初次打交道,我也能够看出你是个实在人,可当今社会。实在人容易吃亏,很多时候,做事一定要懂得变通。呵呵,你别生气,我向来喜欢实话实说。”
查薇落下车窗就喊:“警察同志!”
两名警察似乎对张扬仍然抱有疑心,盯着他上下打量着,张大官人不想久留,转身欲走。却听到对方喝道:“你站住!”
冯景量笑着安排上菜。
徐建基道:“还不是做餐饮?有什么分别?”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事儿你也知道了?”
张扬道:“出面主持的是天池先生的基金会,文夫人只是其中之一。”
查薇指了指自己的甲壳虫向张扬道:“我送你回去。”
说话的时候冯景量从里面走和*图*书了出来,他笑着拱手相迎道:“各位贵客登门,让我这紫金阁蓬荜生辉,冯某真是不胜荣幸。”
张扬道:“北港驻京办。”
查薇道:“应该是乔老准备给孙女的嫁妆,我设计这套首饰的时候就在想,我这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
薛伟童道:“就算我们全都去当官也抢不走你们的饭碗,中国官员实在是太多了。”
几个人来到房间,看到乔鹏举乔鹏飞兄弟已经坐在那里了,张扬压根没想到他们两人也会过来,大笑着走了过去,先和乔鹏举来了个热情的拥抱,又和乔鹏飞握了握手。然后转向徐建基道:“二哥,你居然不告诉我鹏举哥回来了。”
在场的人中,乔鹏飞如今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官场中人。对于张扬目前的状况,他是比较了解的,他端起酒杯道:“我说你们这群人什么时候开始关心政治了?怎么?都打算跟我和张扬抢饭碗吗?”
徐建国道:“张扬哥,晚上我在紫金阁订了位子,走吧,大家都等着呢。”
查薇道:“没事儿,我就是问问这里是不是德阳路。”说完她向张扬挥了挥手道:“你到地儿了,我不送了。”说完她开着汽车一溜烟走了。
徐建国哈哈大笑:“现在党员干部没一个靠谱的。”
张扬微笑站起身来,蒲大强看到他有客人到来。自然不方便继续留下,向张扬告辞离去。
赵柔婷的目光在他手中的盒子上扫了一眼道:“什么宝贝?把警察都招来了?”
乔鹏飞道:“别这么说,你要是连蝼蚁都算不上,那我就是尘埃了,我倒是觉得,不管咱们的官有多大,做好自己的本份就好。”
查薇启动了汽车,小声道:“你去哪里?”
冯景量笑道:“是我想省钱,所以把大伙儿全都叫到了一处,一顿饭,既给鹏举接风,又为张老弟洗尘,这叫一举两得。”
冯景量端起酒杯道:“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转眼之间,又过多天,今日新朋老友,再聚京城,人生几何,对酒当歌,来!各位兄弟姐妹,咱们同干了这一杯。”
徐建基道:“我听说北港这次死了不少的干部,可能和北港一系列的走私案有关。”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薛伟童也发现停车场空空荡荡的,有些好奇道:“这里生意怎么变得这么差啊!”
冯景量道:“主要是做烦了,我做餐饮这么多年,始终在这行困着,自己打心底腻歪了,东江那边的酒店就快落成,明年上半年装修完成,我的经营中心就会转移到那边,这里也不打算常呆了。”
赵柔婷笑了起来:“总之不像国家干部。”
张扬笑了笑,向众人挥手告别。
冯景量道:“换个环境,京城的生意做烦了,做得不是餐饮,做得全都是关系。”
张扬停下脚步道:“两位有什么指教?”
张扬上了车,笑道:“多谢赵总帮忙!”
徐建国道:“我还叫建国呢,我也是党员,怎么不见你们团结在我周围?”
赵柔婷道:“去哪里?我送你!”
乔鹏飞道:“我的意思是说,官场不是那么好混的,我是初级阶段,张扬比我要高那么几个层次,你们现在谈论的话题,人家并不想谈,大家既然都是朋友,还是莫谈政治为好,再谈下去,张扬指不定要坐不住了。”
三杯酒下肚,众人的话题都围绕张扬展开,最近北港的灾情成为全国上下关注的焦点,所以这也非常的自然。
乔鹏飞道:“别小看这半级,官大一级压死人,半级已经压得我半死不活了。”
查薇道:“下车!我不伺候你!”无名火一旦发作起来也不是一般的强大。
两名警察听到赵柔婷把他们局长搬了出来,连都吓白了,慌忙道:“赵总,误会,全都是误会!”两人向张扬笑了笑慌不择路地逃了,这种时候谁留下谁是傻逼。
“你最好配合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乔鹏飞道:“你们的招商不是一直都由hetushu•com梦媛在负责吗?”
张扬忽然想起了她给自己的那个盒子,心中砰然一动,仿佛明白了什么。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徐建国讨饶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哥,咱千万别告密。”
乔鹏飞道:“我进入官场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对这其中的门道也有些了解了,了解得越多。感觉越是深不可测,只怕我这一辈子都看不透这其中的学问,不怕各位笑话,过去,我有那么一个阶段,觉得长辈们做事总是顾虑太多,如果换成是我,准保会做得比他们更好更漂亮,可现如今,我方才发现,真要是把我放在他们的位置上,恐怕我连一件事都做不成,他们的境界绝不是我能够相提并论的。”
张大官人道:“我好像没得罪你啊!”
张扬并不是第一次见识到她这样的目光,赵柔婷高傲光鲜的背后其实也有不为人知的痛苦,她曾经亲口向自己坦诚过丈夫对她的背叛,现在更是已经知道了谢坤举长期在给她下毒的事实,同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只怕早已崩溃,而赵柔婷仅仅是流露出忧郁和伤感,她仍然充满了理性和冷静,这让张扬感觉到,眼前的女人很不简单。
蒲大强一脸的笑,感觉张扬这个人也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么难于相处。他低声道:“张书记,我听说明天的慈善晚会文夫人会亲自出面主持?”
冯景量笑道:“大家快请坐!”
张扬笑道:“好,这就过去。”
徐建基笑了起来:“老冯,你还怎能拽词儿。”
查薇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轻声道:“这套是你给乔梦媛的定情信物吗?”
薛伟童道:“冯哥,怎么紫金阁今儿好像没生意啊?咱们就是吃顿饭,你也不至于特地清场啊!”
张扬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酒吧招牌上写着沃尔斯堡的雪,其他字全都是德文,张大官人对英文刚刚才通晓了一点,德文还没有来得及涉猎。
自从薛世纶在紫金阁遇刺之后,紫金阁的生意也变得一落千丈,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很多事情上都存在着禁忌,紫金阁发生刺杀案,现场又有人死去,在很多人的心里这里已经成为不祥之地,煞气太重。
冯景量邀请众人入内,和徐建基走在最后,徐建基低声道:“最近生意怎么样?”
查薇道:“不然,还能怎样?”她显得并不开心,表情有些落落寡欢。
冯景量跟着点头道:“大家都是兄弟,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张老弟不要跟我们客气。”
赵柔婷道:“我也会去参加怎么会不知道。”
一群人虽然都很好奇,嚷嚷着让张扬把盒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可是张大官人仍然保持着神秘,笑了笑将盒子收好。
查薇从手袋中取出一个精美的盒子,递给了张扬道:“你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一辆黑色雷克萨斯在一旁停下,车窗落了下来,一个熟悉的女声道:“张扬怎么是你啊!”
徐建基道:“不如等等再说。”
张扬拿出那个首饰盒,打开之后,却见其中是一套用翡翠打造的手势,一对手镯,一串项链,还有一对耳环,虽然是在月光之下,已经看出翡翠的质地实属上乘,设计雕工都是一流水准,张大官人啧啧称奇,他在这方面并不是内行,但是也能够看出这套首饰绝对是精心制作的上品,价值连城。张扬低声道:“你设计的?”
赵柔婷问明了地址驱车向北港驻京办行去,她轻声道:“你这次来是为了明天晚上的慈善晚宴吧?”
那警察显然没有就此放过张扬的意思,两人一前一后拦住了张扬的去路:“把盒子打开!”
张大官人望着查薇的俏脸,因为她昂着头,所以他只能看到她的侧面,不过张扬还是捕捉到了她美眸中的泪光,张大官人暗自感叹,颇为自责,冤孽啊,自己的多情祸害了多少女孩子,查薇显然因为这件事伤心难过了。这厮抿了抿嘴唇道:“那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