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0章 别惹女人

乔振梁淡然笑道:“她对官场从来都没什么兴趣,这么用心是有原因的。”他的目光盯住张扬,看得张扬一阵心跳加速,乔振梁的用意很明显,女儿工作用心自然是为了眼前这个年轻人:“兴民同志有没有找你谈过?”乔振梁已经开始直截了当的问起这件事了,表现出他对女儿终身大事的关注。
赵柔婷道:“你不是常说爱心无价,大爱无疆吗?北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灾难,咱们多捐点也没什么。”
赵柔婷又道:“听说你已经是北港市常委了,年轻轻的已经跨入了厅级的门槛,真是可喜可贺。”
赵柔婷道:“钱又不是捐给他的,坤举,你什么时候格局变得这么低?”
宫还山回到张扬身边,有些紧张地舒了口气道:“怎么样?”
乔老道:“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成为地市级干部,你的发展前景很好。”
张扬道:“主要是有些厌倦了,感觉这样下去一辈子没什么意思。”
邱月明也看出了宫还山的尴尬,一旁低声道:“张扬在京城的人脉真广。”
赵柔婷道:“吃了你给我开的药之后,好转了许多。”她主动将手腕摊放在桌面上。
张大官人来到举办慈善晚宴的兰京大酒店的时候,才明白乔鹏举的这番话的确有些道理,停车场内停满了各种各样的高档名车,相比之下,他们北港驻京办的奔驰车就显得不是那么起眼了。
宫还山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的敷衍和漠视,他虽然是地市级干部,可是在京城仍然算不上什么人物,事实上在这里他的影响力甚至比不上张扬。
张扬道:“是谁干的?”其实他心中已经猜想到这件事和查晋北有关。
秦萌萌道:“我知道,我要让查晋北一无所有,我已经开始收购星钻的股份,我要将他一手开创的事业夺走。”
赵柔婷道:“我要让谢坤举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双眸之中露出逼人的寒光。
此后的拍卖就变得波澜不惊,少有拍品竞价能够超过一百万元的。
张扬暗自感叹,两口子弄到这种地步实在是让人心寒,这那还是夫妻啊,根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死敌。赵柔婷之所以不急于和谢坤举摊牌,肯定有她的理由,或许是她在等待机会,或许是她在筹谋着更凶狠的报复,总之她不会轻易放过谢坤举。
乔振梁的话转向北港新近发生的事情:“龚奇伟同志的死讯传来,我着实伤感了一阵子,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干部,他的逝去是我党的一大损失。”
张大官人没说话,别人的家务事好像不归他管,他也没有这方面的兴趣。
乔鹏飞转向张扬道:“你不去准备慈善晚宴?”
几位夫人一起向张扬的方向望去。
谢坤举道:“可今晚的这场慈善秀是为了他啊!”说话的时候他忍不住向张扬看了一眼。
想起乔梦媛,张大官人心头一热,现在自己已经是乔家事实上的女婿了:“还好,她工作很用心,能力出众。”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去也无妨,那个陈廷东不过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无能之辈。”
秦萌萌从他怀中抬起头来,走向窗前默默擦去泪水道:“我不可能让我爸白白死去。”
张扬暗忖,既然乔振梁能够识破宋怀明的布局,那么其他人也能够,自己这条被埋伏的暗线如今也不得不浮出水面。他的心中升起一抹悲哀,之前的布局和努力,事实上已经付诸东流。
拍卖师微笑道:“五百万第一次,五百万第二次,还有没有愿意出价的?好……”正当他举起拍卖锤准备一锤定音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女声道:“六百万!”
乔振梁望着张扬道:“我也听说你们之前曾经发生了一些矛盾,现在看来你们之间的事情可能是在布局。”
秦萌萌来到查晋北的旁边坐下,查晋北微笑道:“我还以为何小姐不会在回来。”
乔振梁听他说完首饰的来历,笑道:“老爷子今天一早就去找周老下棋了,鹏飞和鹏举都跟着他过去了,他让我留你中午在这里吃饭。”乔家显然将张扬当成了一家人看待。
张扬道暗忖,能让商人在短时间内迅速走到一起的原因就是共同利益。
张扬道:“安德渊在台湾的底子并不是那么干净。”
秦萌萌道:“我不会回去,我不能让我爸死不瞑目。”
张扬道:“你能够断定这件事是查晋北干http://m.hetushu.com得?”
宫还山走在张扬和邱月明的中间,他也算得上是见惯了风浪,可是参加这样的慈善晚宴仍然不免有些紧张,低声向张扬道:“文副总理会不会来?”
张扬默默倾听者,乔振梁对这件事看得非常清楚。
张扬来到秦萌萌的身边,还没有来得及发问,秦萌萌道:“你跟我来!”
秦萌萌道:“他很好,钟长胜负责照顾他。”
望着秦萌萌坚定的目光,张大官人意识到自己继续劝说下去也是白费功夫,他暗自叹了口气。
张扬道:“恐怕不仅仅是过去吧!”说完这句话,他慢条斯理地喝了口啤酒,在月光下品味着啤酒花的清香,任其在喉头蔓延开来。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秦萌萌的话充满了敌意,他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她,轻声道:“既然如此,何小姐为什么要竞争一件本来不喜欢的东西呢?”
乔鹏飞道:“你和文浩南怎样了?”
乔老又向张扬道:“张扬,听说你已经是北港常委了?”
张扬愣了一下,没想到罗慧宁突然问起了这个话题,他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罗慧宁淡淡笑道:“他代表不了北港。”
张扬笑了笑道:“好啊!回头我陪乔老好好喝两杯。”
乔老微笑道:“你才多大,居然有了归隐田园的心思。”
赵柔婷道:“他最近和香港世纪安泰的联络很多,我听说你和安家的人很熟悉。”赵柔婷的手指轻轻敲击着酒杯的边缘。
罗慧宁宣布慈善义卖开始,她首先捐出了自己的一幅画作,这幅画作的珍贵之处在于上面的题跋是天池先生所作。至于罗慧宁的画作本身,只能说是普通水准。
罗慧宁向张扬使了一个眼色,张扬会意,起身追了出去。
乔老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桌面道:“想不到我的后代中居然出了一个美国人。”他的语气虽然没有任何的斥责成分,但是乔鹏举仍然从中听出爷爷很不高兴,他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尴尬,慌忙解释道:“爷爷,我也是为了经商方便,不然……”
两人目光遇到一起,同时笑了起来,乔振梁道:“年龄不同,心态自然不同,到了我这种年龄,已经不喜欢冒险了,喜欢平静的生活。”
面对三个孙子辈的年轻人,乔老点了点头道:“鹏举,我听说你已经办理了美籍?”
张扬登上了秦萌萌的那辆黑色劳斯莱斯,过去这辆车曾经属于何长安,如今也随同其他财产一起全都送给了秦萌萌。
张扬恭敬叫了声乔书记,然后先将那盒首饰放在桌上,这是乔老委托他专门给孙女加工的。
罗慧宁道:“张扬,她就是何长安当年失散的女儿。”
罗慧宁深邃的目光仿佛可以看透张扬的心底,她低声道:“不知道还是不愿说。”
秦萌萌道:“于东川吃里爬外,应该是他勾结查晋北做得这件事,我签下转让协议之后,他们没有将我爸平安放回来,我找到的……只是……他的尸首……”秦萌萌说到这里突然崩溃,扑入张扬的怀中大哭起来,泪水沾湿了张扬胸膛的衣襟,张扬轻轻拍着她的肩头,小声劝慰着。心中也是伤感不已,可以说何长安对他的人生影响很大,在他的心目中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辈,何长安纵横商界多年,到最后还是栽了跟头,本以为他逃亡海外之后可以就此颐养天年,想不到他的归宿仍然是以悲剧结束。
乔振梁摆了摆手道:“不用说了!”他背起双手走向峰顶,望着山下的景色。
罗慧宁道:“如果是真的,查晋北这个人就太可怕了,为了利益不惜做出这样的行径,实在可恶!”
张扬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报仇?”
张扬道:“虽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是他劫持的何长安,但是最后何长安的非洲金矿的确落在他手里了。”
张扬道:“萌萌,听我的话,回去吧,如果你出了事,小欢怎么办?谁来照顾他?”
张扬倒不认为自己迈入厅级有什么难度,可能是最近省里的事情太多,他们忽略了自己的事情,他笑道:“不用,我估计这两天就会有说法了。”
秦萌萌停下脚步,身边的两名保镖充满警惕地看着张扬。她摆了摆手道:“不用紧张,他是好人!”
张大官人暗叹,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现在赵柔婷在暗,谢坤举在明,恐怕这和_图_书小子要狠狠栽一个跟头了。张扬喝了口酒,依然保持沉默,这种时候他并不适合说话。
乔鹏飞道:“爷爷,我想我能够适应。”
张扬笑着和查晋北握了握手,然后将身边的宫还山和邱月明介绍给查晋北认识,查晋北对两人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热情,只是稍稍颔首示意。
张扬向他竖起了拇指,低声道:“效果不错,不卑不亢。”其实他心里清楚,今天的重点不在这场演讲,该捐款的始终都会捐,不想捐款的也不会因为宫还山的这通演讲而感动。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一个中国人吧,别给老爷子添堵了。”
宫还山喔了一声,此时看到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他们旁边,车内走下了身穿灰色唐装的星钻老总查晋北,一身银色晚装的邱凤仙陪同他下来,银色晚礼服恰到好处的衬托出她婀娜多姿的形体,看到张扬微微一笑,她向查晋北耳语了几句,查晋北方才注意到了张扬,笑着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去:“张扬,我就知道你会过来!”
赵柔婷道:“我担心他看出我已经康复,谢坤举这个人非常精明,如果知道我已经识破了他的奸计,肯定又要想出别的办法来对付我。”
查晋北对这尊佛像有些志在必得,他估计出这尊佛像的市场价值应该在五百万元左右,在众人争相竞价后不久,查晋北直接叫出了五百万的价格。
罗慧宁慈和地笑着,伸手牵住张扬的手臂,向周围的几人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干儿子张扬,现在是滨海市委书记。”
张扬对海峡对岸的政治并没有太多的兴趣,笑了笑道:“那边的黑金政治搞得轰轰烈烈,难道你们对这方面也感兴趣?”
乔鹏举脸上有些发热,他知道爷爷曾经在自己的身上寄予了太大的希望,可是自己却没有按照他老人家的意图去发展,如今成为了一个商人,而且还要移民,他明显感觉到爷爷对自己的失望。
乔振梁道:“你考虑的如何?”
直到周兴国委托徐建基捐出的一尊羊脂玉佛像展示的时候,现场的竞拍热情方才被重新燃起。
张扬道:“目前为止只能认定他是自杀,龚书记的死和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其他的罪行都在查证中,他的子女全都在国外。”
张扬道:“谢谢。”
乔老抬起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转向乔鹏飞道:“鹏飞,你在春阳干了有一段时间了,对官场怎么看?是决定继续走下去,还是有其他的打算?”
罗慧宁给人的感觉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她微笑向宫还山道:“还山同志的发言稿准备好了吗?回头你要上去说话的。”
赵柔婷又道:“你帮过我很大的忙,所以我对你非常的信任,我最近都在查谢坤举,他在外面有很多女人,这我可以不管,但是他居然利用慢性毒药想置我于死地,这件事我却不能轻易算了。”
罗慧宁和张扬闲聊了两句,话题转到了秦萌萌的身上:“她回来做什么?”罗慧宁的眉宇中明显带着忧郁,在知悉秦萌萌的身份之后,她就感到不安,她了解儿子对秦萌萌的感情,如果让浩南知道秦萌萌已经回来了,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端。
秦萌萌含泪道:“非洲金矿几经转手,最终还是落在他的手里,不是他还能有谁?”
第二天一早,张扬应邀前往乔家,这次是乔振梁找他,张扬来到乔家的时候,只有乔振梁一个人在,在警卫的引领下来到乔振梁的书房,乔振梁正坐在窗前看书,看到张扬进来,微笑着放下书本招呼道:“张扬来了!”
谢坤举笑得有些无奈,此时赵柔婷又举起手来:“两百万!”
此时又有贵客到来,罗慧宁让张扬招呼宫还山坐下,自己前去迎宾。
乔老道:“不管做什么,都要清楚自己的身份,都要对得起良心对得起祖宗。”他说完这番话,起身离去。
应该说宫还山的讲演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现场有那么几位泪点较低的女士已经被他的讲演感动的眼圈发红了。宫还山在讲演结束之后,代表北港人民向现场的爱心人士三鞠躬,更是引来了一片掌声。
秦萌萌道:“他离开国内后,去了多伦多,我本打算去那里和他会合,可是等我到了那边……”秦萌萌眼圈红了,咬着樱唇竭力控制着心中悲伤的情绪。过了一会儿,她方和-图-书才道:“他被人劫持了,对方利用这件事逼我签下转让金矿的协议。”
乔鹏举望着爷爷离去的背影,脸色有些发红,他总觉得爷爷临走时说得那句话在针对自己。
张扬摇了摇头:“本来的确动过离开的心思,现在这种情况,我反而不能走了。”
乔振梁道:“感情这种事,原不该我们来插手,顺其自然吧,张扬,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乔振梁提出去外面走走,张扬跟着他登上了后面的小山,警卫员本想跟着,却被乔振梁拒绝。
张扬微笑道:“盘旋而上,没那么多弯路,就太陡了。”
“他是我爸生前最好的朋友,这次我回来就是得到了他的帮助。”
对于罗慧宁的这幅画作,现场捧场者可谓是趋之若鹜,很快价格就攀升到了两百万,最后由赵柔婷以五百万人民币的价格拍下,可谓是掀起了当晚的第一个高潮。
乔鹏举道:“是,正在办理中,我的业务重心都在美国,所以成为那边的公民应该更方便一些。”
张扬道:“可是你并没有证据!”
赵柔婷笑道:“早晚的事情,要不要我找组织部那边说说。”赵柔婷的父亲和中组部副部长查晋南关系相当好,两家是世交,所以赵柔婷才会主动这样说。
张扬道:“各有各的好处,各有各的乐趣。”
张扬道:“查晋北不是什么好人,何长安的死对何雨蒙的打击很大,她这次回来就是要为他讨还公道。”虽然明知罗慧宁早已识破了秦萌萌的身份,张扬仍然用何雨蒙来称呼她,并没有直接提起她的名字。
赵柔婷似乎也察觉到张扬对他们夫妻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笑了笑道:“其实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这些。”
乔鹏飞道:“总得有个平台!”
乔鹏举道:“这种晚宴,真正本着慈善去的很少,多数都是为了增加曝光,搏一下版面,满足一下虚荣心,真正想做慈善,又何必搞这套形式。”
乔振梁的这番话充满了官方的味道,但是张扬从他的目光中读到了真诚。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现在看来是我失察了,当初只是以为项诚欠缺领导能力,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和犯罪有牵连。”
秦萌萌道:“我并不喜欢这尊佛像,但是我看得出你很喜欢。”
当晚的慈善晚宴位于兰京的顶楼,身为这次晚宴主办人的罗慧宁已经到场,她身穿黑色旗袍,端庄典雅,而不失大方。
张扬道:“何长安遇害了!”
回到位于长安街的别墅,秦萌萌将张扬请到了书房内,掩上房门,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俏脸滚滚滑落,她颤声道:“扬哥,我爸他……他去世了……”
宫还山找到属于自己的位子坐下,向四周望去,他看到今天来了不少过去传说中的大人物,开始有些紧张了,双手握在一起,张扬看出了他的紧张,低声道:“宫市长,回头您上去照着稿子说一遍就行,只要把北港的情况交代清楚就算完成任务。”
张扬摇了摇头道:“他太忙,没时间出席晚宴。”
秦萌萌道:“我不怕,没有人可以证明我是秦萌萌,我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我的名字是何雨蒙。”
张扬道:“手续还没有完全办好,我目前的位置相当奇怪,一个处级干部却当上了北港市常委,恐怕全国都没有我这样的例子。”
乔振梁道:“梦媛在那边工作的还顺心吗?”
“什么?”罗慧宁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和何长安也是多年的老友,听到何长安的死讯,心中也是伤感不已。
罗慧宁道:“你知不知道秦欢的父亲是谁?”
张扬伸出手指平贴在她的脉门之上,从脉相就可以知道赵柔婷的身体果然处于迅速的复原之中,他微笑道:“果然好了很多。”
张扬一行来到的时候,罗慧宁正在和京城的几位高官夫人说话,不同的社会阶层拥有不同的圈子,罗慧宁自然拥有她的交际圈,看到张扬,她笑道:“我干儿子来了!”
张扬道:“秀场?”他对乔鹏举的形容颇不认同。
张扬在乔家陪着乔老吃完午饭,饭后,乔老破例没有去午睡,把张扬、乔鹏举和乔鹏飞叫到外面的花园内喝茶。
张扬微笑道:“人都需要有一个倾诉的对象,很多秘密藏在心里太久就会成为无法承受的负担。”
赵柔婷点了点头道:“你是一个好人,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滨海的事m•hetushu•com情,我会出一份力,过几天我会去滨海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投资项目。”赵柔婷主动卖人情给张扬,在某种意义上更是为了偿还欠他的人情。
乔鹏举道:“算了,我还是打算放弃了,如果我真得入了美国籍,爷爷会不会跟我断绝关系?”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没我什么事儿,都是干妈操办的,我只要准时出席就行。”
张扬道:“我……”
乔振梁道:“我在平海之时,曾经产生过动项诚的念头,可是也没有抓住他的太多错处,考虑到他任期将满,还有一些人情因素,所以还是放弃了。”
罗慧宁和查晋北打了招呼,张扬为她引见了宫还山,至于邱月明被张扬直接选择无视了,虽然邱月明做足了准备,可是张扬认为他这种级别根本没有必要让干妈认识。
赵柔婷点了点头道:“对此我也有所耳闻,他过去曾经有黑社会背景。”
张扬道:“您放心,谁敢欺负她,我就让他好看!”
张扬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世上有很多事都让人意想不到。”
马上就有人称赞张扬一表人才,年轻有为,张大官人知道这些赞誉多数都是看在罗慧宁的面子上,这就叫子凭母贵,无论他情愿与否,在无形中还是蒙受了文家的不少好处。
查晋北微笑望着秦萌萌,对于秦萌萌的出现,他也表示诧异,难道何长安这个老对手仍然要通过这种方式和自己作对?查晋北道:“君子不夺人所爱,何小姐既然这么喜欢这尊玉佛,我就只有选择退让了。”和一个晚辈竞争有失风度,查晋北决定选择放弃。
乔老在中午时候回来,见到张扬他非常的高兴,他仔细观赏了那套翡翠首饰,对精巧的设计,完美的雕工也是赞不绝口,他将那盒子递给张扬道:“帮我直接交给梦媛。”同样是撮合张扬和乔梦媛,老爷子显然要比乔振梁高明得多,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听到何长安的死讯,张大官人宛如被霹雳击中,他目瞪口呆道:“怎么会这样?”何长安好不容易才从国内逃出去,没想到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张扬知道乔振梁所指的人情就是薛老的关系。
张扬道:“那位陪着你过来的老爷子是?”
查晋北笑了笑,没有回应邱月明的这句话。
乔振梁道:“直线是抵达峰顶最近的距离,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真要是一条路笔直的通上去,恐怕要凶险许多,我始终认为登山的乐趣在于过程,悠然而上,欣赏道路两旁的风景,这才是一种享受。”
乔鹏飞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大哥,真的决定了?”
端起那杯琥珀色的啤酒,轻轻抿了一口,一股清爽沁凉的感觉直入胸腹,张大官人惬意地抿了抿嘴唇,望着赵柔婷因光影而变得柔和朦胧的面孔道:“最近身体怎么样?”
张扬将从秦萌萌那里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她,罗慧宁黯然叹了口气道:“怎么会这样?难道说这件事真的和查晋北有关?”
宫还山点了点头。
张扬叹了口气,低声道:“小欢怎样?”
乔振梁眯起双目道:“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帮我照顾好梦媛,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沿着青石小路拾阶而上,乔振梁望着前方弯弯山路,轻声道:“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将山路修得如此曲折?”
赵柔婷马上纠正道:“是他!”在内心中她已经悄然将自己和丈夫谢坤举划清了界限。她放下酒杯道:“我倒不相信他会对那边的政治感兴趣,最近他和安德渊频繁接触,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共同的利益,安德渊买下随园就是通过他的关系,最近世纪安泰在京城投了几个项目也都是他负责牵头。”
乔老露出满意的微笑,他抿了口茶然后道:“你们小的时候,我本以为鹏举会走上仕途,鹏飞的性情过于冲动,不适合为官,可是想不到你们长大成人之后性情都发生了改变。”
张大官人快步走了过去,很响亮地叫了声干妈。
张扬摇了摇头道:“就这样吧,现在他去了南锡,和我是井水不犯河水。”
罗慧宁皱了皱眉头,她显然没有邀请秦萌萌,她留意到陪伴在秦萌萌身边的人,弘扬集团的老总傅正声,马上就有些明白了,傅正声是何长安最好的朋友,秦萌萌显然是通过他的关系来到了这里。
http://m.hetushu.com扬道:“我对仕途倒是有些厌倦了,最近时常在想,有一天或许我会突然退下来,然后去当个游方郎中,到处游走,乐得清闲。”
张扬笑道:“特殊时期,特事特办,这次是我捡了一个漏子。”
张扬道:“我还没有享受平静的资本。”
张扬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道:“谈过!”
现场一片哗然,却见一个身穿黑色旗袍的女子缓步向这边走来。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她的美透出一种悲伤凄凉的味道,俏脸之上毫无血色,明澈的双眸中写满忧伤,当看到这女子的时候,罗慧宁的脸色不由得变了。
张扬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过去。
秦萌萌道:“你不是最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吗?也许你应该体会一下失去的滋味。”秦萌萌没说明失去什么,和查晋北说完这番话,就起身离去。
现场静了下去,不是被这个价格震撼,而是因为查晋北出手了,自从何长安出事之后,查晋北在京城商界渐渐变得一枝独秀,很少有人会出面和他一争短长。查晋北这个人非常好胜,而且在高层有着相当广泛的人脉关系,慈善拍卖而已,谁也不想搞得那么紧张。
张扬没说话,以乔振梁的政治智慧看穿这件事并不难。
“查晋北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你不该回来,你虽然改变了容貌,可是仍然有人猜到了你的身份,如果他们能够证明你就是秦萌萌,那么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乔鹏举道:“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很难说,张扬,晚上我就不去捧场了,我没那么多的钱做慈善,所以目前只能选择远离这种秀场。”
乔振梁道:“无论你的出发点是什么,你在那里只是一颗棋子,如果怀明继续抓住北港的问题,很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风暴,当风暴来袭的时候,无论他情愿与否,你都不免会受到波及,张扬,我将你视为子侄,如果是我,不会选择让你去冒险。”乔振梁的这番话足以证明他已经看透了宋怀明的布局。
赵柔婷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不早了,我该走了!”
乔鹏飞道:“也好,其实最好还是不要伤了和气。”
晚上七点,慈善晚宴正式开始,罗慧宁作为这次晚宴的发起人第一个讲话,之后轮到了宫还山,宫还山的演讲能力一直都不错,这次他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讲话的时候,身后投影出北港海啸发生之后的惨痛场面,现场不时传来低声的嗟叹。
赵柔婷道:“一个人是黑是白,要看官方怎么看。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古往今来都是这个道理。我听说安德渊现在正在积极参与台湾的大选,他力捧议员洪恩正,目前此人当选总统的呼声很高。”
乔振梁道:“项诚的死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终结,可事实上背后还有很多的事情,你选择继续留在北港,并不明智。”
赵柔婷今天表现出了很高的热情,这次又是她率先喊价:“五十万元!”她的丈夫汉鼎集团的老总谢坤举皱了皱眉头,今晚妻子已经拍下了总价六百万元的物品,他忍不住提醒了赵柔婷一句:“做慈善也要有个限度。”
秦萌萌刚刚离开晚宴现场,就听到张扬的声音:“何小姐留步!”
张扬转过身去,惊诧地长大了嘴巴,几乎能够塞进去一个鸭蛋,他万万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秦萌萌,虽然秦萌萌已经改变了容貌,如今的身份也是何长安的私生女何雨蒙,但是她的真实身份早已被罗慧宁查出。张大官人实在想象不出她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宫还山和罗慧宁握手的时候微微有些发抖,他很激动,同时又有些羡慕张扬,如果自己有这样强有力的背景,那么自己就不会成为北港的一个过客,说不定就能够在北港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呆得更久一些。宫还山道:“文夫人,我准备了,不过,我觉得还是张扬去发言比较好一些。”
赵柔婷道:“他生恐我死得不够快,整天催着我去复诊,都被我推掉了。”
因为查晋北选择和张扬走在一起,宫还山识趣地和邱月明落在后面。
乔振梁点了点头:“北港这次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恐怕会影响到北港的发展,有没有考虑过来津海工作?”乔振梁主动向张扬提出邀请。
第二天一早,张扬去见了罗慧宁,罗慧宁有很多事想问他,昨晚的慈善晚宴一共募捐到了两千四百万的善款,这笔钱会通过红会用于北港的校舍重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