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1章 爱子心切

“没什么事儿,就是闲聊,感谢他……”大官人正想说感谢他帮忙加工那套翡翠首饰的事情,话到中途赶紧又咽了回去,自己这不是没长记性吗?上次就因为这件事得罪了查薇,查大小姐一生气就把自己从车上赶了下去,同样的错误咱可不能犯第二次了。
查薇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我会爱上你?”
罗慧宁道:“何先生是我们文家多年的老朋友,我代表我们全家对他的离去深感难过。”
查薇啐道:“恶心,我真是受不了你了,你去哪儿?到现在都没跟我说呢?”
查晋南的目光在弟弟的脸上打量了一下,轻声道:“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张扬一颗心怦怦直跳,罗慧宁果然智慧过人,她应该已经看破了其中的秘密。
张扬道:“我看她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查薇惊呼一声,一脚扪下刹车:“你干什么?”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也因为这件事头疼呢,很多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如果这件事传到秦家那里,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她。”
查晋南笑道:“这么多年的兄弟,你有什么心事瞒不过我的眼睛,我总觉得你是时候该休息一下了。”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你去吧,刚才我所说的那些话,你好好考虑。”
张扬道:“查薇,咱好歹也朋友一场吧,你不能每次见我就出口伤人啊,我好歹也是个有点自尊心的人。”
于是查薇把她的甲壳虫开了过来,张大官人这次改到了后座坐了下来,查薇道:“哟嗬,真把我当司机了。”
张大官人在查晋北的对面坐下:“跟查总谈话总是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查晋北道:“你以为我会干这么蠢的事情?我承认我很想得到何长安的那座金矿,但是我不会通过非法手段,何长安死了,金矿如今在我的手里,我为什么要做得这么明显?为什么要主动惹上这个麻烦?如果我知道这些事,就算是将金矿白白送给我我也不要。”
查晋北摇了摇头道:“算不上什么麻烦,只是被一个晚辈抢去了风头。”
张扬道:“我一身的酒气,怕把你给熏到了,那啥,天窗打开啊!”
张扬望着查晋北,目光显得莫测高深。
张大官人笑道:“查总这么清闲啊!”
查晋北道:“该不是故意躲着他吧。”
查晋北微笑道:“识货!”
张扬道:“他和苏菲的感情已经稳定了,按理说这件事不会对他造成过大的刺激。”
送走了秦萌萌,张扬来到罗慧宁身边,看到罗慧宁眉宇笼罩着淡淡的忧色,低声问道:“干妈,谈得怎样?”
张扬明白罗慧宁不会将这件事透露出去,这才放下心来,他低声道:“我有些担心她,留在国内对她来说危险很大。”
张扬道:“打车过来的,我不喜欢占公家便宜。”
查晋北道:“昨晚慈善晚宴上发生的事情你都看到了,何雨蒙一出现就针对我。”
查晋北道:“一个人把自己藏得越深,就证明这个人越是害怕被伤害,我是个感情上很脆弱的人。”他望着张扬不置可否的表情,知道张扬不相信,但是查晋北懒得解释。
张扬道:“咱俩认识这么久,我什么样,你还不早就知道啊?知道我二皮脸,你还对我这么好,证明我这张脸还是有些吸引力的。”
查薇道:“你找我二叔有事?”
查薇道:“有句话说的好,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努力也是白费。”
秦萌萌道:“他虽然没有给我一个幸福的童年,但是他给了我生命,如果没有再次遇到他,我或许早就已经死了,小欢也不会有什么幸福可言。”她抬起头,勇敢地望着罗慧宁的双眼:“文夫人,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我可以坦白地说,您多虑了,我对文浩南从未产生过任何的情愫,当初也是经由别人介绍而见面,我从未有过高攀之心。”
罗慧宁轻声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注定是无法逃避的,你还这么年轻,好不容易离开了这里,好不容易拥有了全新的生活,为什么要回来,仇恨可以改变一个人,即使你可以成功复仇,等你完成心愿之后,你也会发现一切都已经变了,也许会发现一切都不值得了。”
查薇主动送他出门,来到门外发现张扬并没有开车过来,查薇道:“你不是习惯性酒驾吗?怎么?今儿转性了?”
张扬道:“商场上每一步也需要谨hetushu•com慎。”
查晋北道:“听说最近和宋怀明的女儿分了。”
“那你还要回来?”
查晋北道:“我也不清楚,你们这些年轻人比我还要忙,又是工作又是恋爱,我也有几天没见到她了。”
张大官人将秦萌萌送进门后,转身就出去了。这种时候,他并不适合在场,留给她们一个单独的空间才是最佳的选择。
秦萌萌道:“值得的!”
查晋北道:“你这么一说我收得就心安理得了,不过那件事我没帮什么大忙,你应该感谢的人是查薇。”
张扬仔细观察他的神情,并没有看出太大的玄虚,查晋北应该没有说谎。张扬道:“查总听谁说的?”
罗慧宁道:“我担心的不是你,浩南如果知道她返回了国内,不知会有怎样的反应。”
查晋南道:“我只怕没时间见他了,回头还有个会要去开。”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道:“算了,我怕你半路把我再给赶下来。”
罗慧宁点了点头:“别来无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包含着太多的含义。
查晋北叹了口气道:“这根本是往我的头上栽赃,我做生意从来都是奉公守法,怎么可能去做绑架杀人的事情?”
张扬道:“干妈,有些发生过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提了,说出来只是徒增伤害。”
在她的追问下,张大官人唯有保持沉默。
张扬道:“于东川这个人明明是何长安的律师,却吃里扒外,帮着你去图谋何长安的金矿,这种人多数是不可信任的,你现在遇到了麻烦,并不是坏在任何人的手里,而是坏在贪欲这两个字上。”
张扬道:“我认识查总也有许多年了,可是我始终都不了解你。”
秦萌萌摇了摇头道:“文夫人误会了,我一直都将他当成亲哥哥,我能够活到现在,全都靠了他的帮助,如果没有扬哥,小欢只怕早已死了,如果那样,我也不会独活。”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得点头答应下来。
查晋南皱了皱眉头道:“有钱人家的孩子未必靠得住。”
查晋北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是刚刚知道。”
罗慧宁望着秦萌萌,想起她过去的样子,又想到了何长安,很快就找出了很多相似的地方,这么多年,她从未想到过何长安和秦萌萌之间会有这样的关系,世事难料,这个世界上果真会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罗慧宁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
查晋北道:“利益!我们都是商人,我们看到的是利益,其实并不是每个商人都薄情寡义,只是我们从事了这一行,就必须要学会控制感情,其实真正的感情在我们的心中一样是无价的,只是别人把我们想得市侩,别人认为我们心中最亲的就只有金钱,你应该能够理解我,就像外人看待你们官员,认为你们眼中只有权力一样。”
罗慧宁那里肯信,但是她也不忍继续追问下去,心中暗叹冤孽,张扬这个小子啊,处处留情,惹得多少女孩子为他倾心,真不知道以后他该如何应对这么复杂的局面。她随即又想到,年轻人感情的事情真的不需要她过问,各人有各人的造化。罗慧宁低声道:“你父亲的死和查晋北有关吗?”因为昨晚慈善晚宴现场,罗慧宁亲眼目睹了秦萌萌和查晋北的角逐,所以才有此问,其实她已经猜到了其中的关窍。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其实很多的恩怨都是因为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一报还一报,其根本原因还是内心的怨气在作祟,我不是想教你怎么做,我只是从一个母亲的角度来出发,我想劝你在决定去做一件事之前,先考虑一下小欢的感受。”
查薇道:“张扬,我越来越发现你不是个好东西。”
罗慧宁道:“张扬,我始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查晋北不是一个傻子,他是一个商人,而且家世非凡,劫持杀人这种事按理说他不会去做,何长安的死太过明显,别人轻易就会想到他的身上。”
罗慧宁想要捕捉的正是那熟悉的目光。
查晋北叹了口气道:“我承认这次的麻烦的确是自找的。”他端起茶盏饮了一口,表情凝重道:“张扬,你来找我应该不是专门为了看我笑话的吧?”
查晋南也笑了:“你嫂子只怕是生不出来了,我看你和邱凤仙还是蛮登对的。”
张扬道:“不是你让我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吗?”
查晋南抿了口茶,抬起双眼看了www.hetushu.com看天空,今天的天气并不好,乌沉沉的好像要下雨,他低声道:“京城的空气大不如从前了。”
罗慧宁微笑道:“每个孩子都应该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每一个父母都应该守护在他们的身边。”
“那坐下来喝杯酒吧,反正张扬也不是外人。”
张扬来到查家的时候发现只有查晋北在,查晋北仍然坐在花园内,已经为张扬准备了一套新的茶具,看到张扬进来,他笑着招了招手道:“过来坐。”
张扬有些为难的看着罗慧宁,罗慧宁道:“这件事很重要,你一定要帮我安排。”她的话充满了不可违抗的成分。
张扬道:“往往欣赏别人的某处地方,一定是自己缺少的。”
“我会的!”
张扬道:“我和查总一直关系都很亲近。”
罗慧宁道:“看来她这次不会轻易离开。”
张扬道:“我该走了。”
张扬道:“她不在啊?”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知道!”
张扬笑道:“别多想,这茶叶是为了感谢你帮我加工那套翡翠首饰的。”
查晋北道:“也许她心里已经有人了。”
秦萌萌下意识地咬了一下嘴唇,罗慧宁等于在告诉她,在她的面前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罗慧宁拿出的态度极其明确,省略了相互试探和闪躲的步骤,直接切入主题,秦萌萌是个聪颖的女孩,既然罗慧宁已经摊牌,自己也没必要闪烁其词,她点了点头道:“很好,无人打扰的生活非常宁静。”
查晋北的笑容多少显得有些苦涩:“你心中八成在说兔死狐悲吧。”
罗慧宁却从她的这句话中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她望着秦萌萌的双目,低声道:“你喜欢张扬!”罗慧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感到一阵轻松,可马上心头又是一紧,她也不明白何以会产生如此大的心理变化,说完这句话,她看到秦萌萌的一张俏脸红了起来,罗慧宁从她的表情变化已经断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她并没有感到意外,张扬多次挽救秦萌萌于水火之中,自古美人爱英雄,像他这样的小子原本就讨女孩子喜欢,秦萌萌对他生出爱慕之心也实属正常。
查薇道:“吃了!”
查晋北哈哈大笑,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不够坦白?哈哈,你说我不够坦白?”
“于东川,他说何雨蒙要将金矿转让,还说何长安放言,他不想继续经营下去了,转手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转给我,所以于东川想了一个方法,层层转让,转手了好几次金矿才到了我的手中,我本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却想不到捡来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秦萌萌道:“没证据的事情我不能乱说。”她看了看时间,提出告辞道:“文夫人,我待会儿还有生意要谈。”
查晋北道:“年轻人的想法咱们捉摸不透,其实就算想透了,他们也未必肯听咱们的。”
“为父报仇是做子女的本分,我看你说服不了她,张扬,你帮我安排一下,我想和她单独谈谈。”
张扬道:“你是通过谁买下的这座金矿?”
秦萌萌的眼圈红了,罗慧宁的话显然击中了她的短板,但是秦萌萌的目光很快就变得坚定:“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罗慧宁道:“无论怎样,这件事你都要尽快搞清楚,如果可以说服她离开最好不过,我们既然能够识破她的身份,别人一样也能够,秦家对秦振东之死一直耿耿于怀,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我看她就麻烦了。”
查晋北呵呵笑了起来:“大哥,想不到你这么封建,都什么时代了,男女都一样,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让嫂子再生一个了。”
查晋北道:“商人的朋友真的很少,既然于东川可以背叛何长安,那么其他人一样可以背叛,我并不怕何雨蒙……”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道:“其实她是谁,我也查得清清楚楚,我不会说破,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我尊敬何长安,所以我对他的后代手下留情。”
查晋北摇了摇头道:“你信不信,听到何长安的死讯,我心中并没有感到开心,反而感到难过,这句话如果被别人听到,或许会说我虚伪,又或者会说我矫情,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开心,我和何长安虽然在生意上有过竞争,但是我对他并没有什么私怨,我欣赏他的经商能力,我也承认,在商场上我不如他。”
查晋北道:“人活在世上,谁也不知和-图-书道自己会哪天倒霉,何长安纵横商界这么多年,他没有倒在竞争对手手下,最终还是倒在了权力的面前。”
张扬也笑了起来。
查晋北的手机此时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却是张扬打来的,不由得向查晋南笑了笑,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刚刚两人正谈起张扬呢。
罗慧宁邀请秦萌萌坐下,天气有些阴沉,气温颇高,即使坐在院子里也感觉不到一丝风,让人的心头有种沉闷的感觉。秦萌萌的心情因为天气而感觉到越发的压抑,她甚至有些后悔答应和罗慧宁见面了,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展开两人之间的话题。
查晋北道:“张扬,我不瞒你,我虽然可以保持克制,但是我的克制也会有个限度,如果她真的触犯了我的利益,我不会始终这样忍下去。”
查薇道:“嗳,我说你怎么有点二皮脸啊?”
查晋北道:“我已经让人准备午饭了,陪我喝两杯,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畅所欲言了。”
张扬道:“查总听说何长安去世的事情吗?”
查晋北咳嗽了一声道:“我看她跟张扬倒是蛮亲近的,不过……”
查晋北和大哥查晋南一起坐在院子里喝茶,对自己这个大哥查晋北向来是佩服的,他永远做不到大哥那样四平八稳,以大哥的年龄能够做到目前的位置已经很难,更难得的是每一个派别对他都非常的欣赏。
查晋北摇了摇头道:“世上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何长安能够积累起来这么大的财富,仅凭着规规矩矩的做生意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肯定干过很多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事情,甚至很多违法的事情,这不是我在他死后说他的是非,而是在国内做生意无法回避和官员发生联系,一旦发生了联系,往往会埋下隐患。何长安当初被抓,我并不意外,如果我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说不定有一天我会和他一样面临这样的状况。”
查晋北道:“你不信我?”
查晋北大笑起来,此时外面传来查薇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二叔,什么事儿把你乐成这样?”
张扬本以为秦萌萌不会去见罗慧宁,却想不到她居然答应了,张扬安排两人在香山别院见面,这里地处偏僻,周边幽静,是个畅谈心事的好所在。
秦萌萌却因为罗慧宁的这句话一阵心慌意乱,在她的内心深处的的确确是喜欢张扬的,可是她知道张扬已有爱人,自己又不是清白之身,从未产生过其他的奢望,现实中,她是徐立华的干女儿,张扬的干妹妹,早已决定将那份爱意深锁在心底,除此之外再也不会去想什么。一直以来她掩饰的都很好,可以说罗慧宁是点破这件事的第一个人。
“真是高风亮节啊!我送你!”
提起女儿查晋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这丫头是怎么想的?别的孩子到了她这种年龄谁不是出双入对的,只有她整天形单影只的,我就不明白了,她怎么就一点都不着急。”
查晋南道:“明知道没可能的事情一定不能任由发展下去。”
查晋南望着他眯起了双目。
从秦萌萌进门的那一刻起,罗慧宁的目光就没有离开她的俏脸,不得不承认,秦萌萌整容前后一样的美丽动人,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她脸上的改动都是恰到好处,让她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但是不会让人产生任何的不自然,一个人的面貌就算可以改变,可是气质风度是无法改变的,就算你竭尽努力去掩饰,仍然会在不经意中流露出来。
查晋北微笑道:“捧杀!张扬,你找我为了什么事情?”他已经猜到张扬这次的来访十有八九和秦萌萌有关,但是他不会主动点破。
张扬道:“名车汇!薛伟童那儿。”
张扬道:“我是那种人吗?”
查晋北道:“我们就是合作关系,感情上没有任何的纠葛。你这么在意,干脆让小薇招个上门女婿,以后生了儿子跟咱们查家的姓。”
张扬笑了起来。
秦萌萌已经清楚罗慧宁洞悉自己真正身份的事实,在罗慧宁的注目下,她稍稍有些不安,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轻声道:“文夫人好!”
查晋南道:“那小子不是宋怀明的女婿吗?”
罗慧宁低声道:“我承认,我这次约你相见的确有不小的私心。”
张扬道:“我不清楚商场上的事情,我只知道何雨蒙认为是你害死了她的父亲,她要找你报仇。”
查晋北将酒http://www.hetushu.com杯向张扬一举道:“他喽,酒逢知己千杯少!”
张扬苦笑道:“天地良心,那套首饰是乔老委托我帮忙定做的,查薇啊,你这么大醋味儿,看来对我是情根深种啊。”
查晋北放下电话对大哥道:“张扬找我有事,我让他直接来这里。”
查晋北道:“谈不上忍痛,我活了半辈子,总不能越活越回去,和一个年轻女孩子一般计较。”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件事非常的奇怪,我并没有得罪过她,如果说有些纠葛,也就是我接手了何长安在非洲的金矿,可是那金矿我也并不是从她手上直接得到的,当初我开出极其优厚的条件想从她手里接下,她都不愿意,可前不久,她突然将金矿转手出去,我是于东川那里得到了消息,辗转将金矿买下,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我刚刚才查到何长安去世的消息。”
查晋北道:“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感觉自己有些累了。”
张扬道:“干妈,您放心,我会保持克制。”
查晋南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也不再年轻了,何苦跟这些后辈做意气之争,为什么不考虑组织一个家庭,咱们查家下一代还没有男丁呢。”
张扬应承下来。
查晋北笑了起来:“我最欣赏的就是你的坦白。”
罗慧宁道:“我既然能够查出她的身份,有些事想要查出来并不难,一直以来我都感到奇怪,秦萌萌何以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哥哥?就算秦鸿江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可秦家对她也有养育之恩,按理说本不该如此。”
查晋南对这件事并不是太感兴趣,淡然道:“选谁主要还是在她自己,我很开明的,对方出身家世都无所谓,关键是要对小薇好。”
张扬只说有事找查晋北谈,查晋北道:“这样吧,你来我大哥家吧,我在这里,咱们中午刚好一起吃个饭。”
“流氓你!大白天的就敢耍流氓,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张扬从查晋北的话里听出了某种暗示,他对查晋北还算是了解的,这厮奸猾似鬼,他的话未必可信,张扬如果顺着他的话问就中了他的圈套了,张扬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道:“这茶不错,凤凰单枞。”
查晋北道:“我是个无业游民,整天都在休息。”
查晋南道:“所谓的休息并不是指身体上,而是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头。
查晋南笑道:“他又不是什么瘟神,我躲开他干什么?”
张扬道:“听不明白,绕口令吗?其实咱俩你的我的还不是一样。”
张大官人果然伸手去解裤带。
查晋北道:“我现在真的有些笑不出来,何雨蒙找到了何长安昔日的几个老朋友,现在正在密谋收购我的星钻。”
张扬没说话,却感觉到查晋北的这番话很有道理。
“听说你在慈善晚会上遇到了点麻烦?”
“如果你出了事情怎么办?”罗慧宁已经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
秦萌萌道:“扬哥会帮我照顾他!”这句话脱口而出,并没有做太多的考虑。
查晋北道:“本来江光亚倒是挺好的一个小伙子,可惜他和查薇之间不来电。大哥,其实还有一个人选,邱凤仙的堂弟邱启明,那小伙子是牛津艺术学院的高材生,又是钻石王朝的未来掌门人。”
吃饭的时候,查晋北回忆起过去与何长安争斗的情景,想想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言语之中饱含唏嘘之意。
查薇从后视镜内看了看张扬,已然猜到他想说什么,轻声道:“别怕啊,这次我绝不会赶你下车了。”
秦萌萌道:“我明白,因为我是一个母亲,为了儿子,我可以不惜任何的代价,所以您做任何事我都不会感到意外,我也能够理解您的想法,您放心,我会避免和文浩南见面。”
张扬先送上了两盒茶叶,这倒不是因为他对查晋北恭敬,而是来到查家毕竟不能空手登门,这两盒茶叶原本是送给查晋南的,可查晋南不在,就顺手送给了查晋北。
张扬道:“惺惺相惜,可能是你们身上有很多类似的东西。”
张大官人也就是做做样子吓吓她,光天化日之下脱裤子,他可干不出那么低俗的事儿,张大官人笑道:“你都报过一次警了,我信,我信你能干出来。”
秦萌萌听出了罗慧宁的言外之意,她笑了笑没说话。
张扬道:“这种不吉利的话还是不要说了,我还是希望我认识的每个有钱人都平平安安的,否则以后哪还有和_图_书那么多人请我吃饭?”
罗慧宁望着张扬道:“浩南也知道了这件事?”
张扬道:“我也觉得他没那么傻,如果何长安的事情不是他做得,那么秦萌萌岂不是选错了复仇的目标?”
张扬道:“威胁吗?这种话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说,因为我会尽一切可能去维护她的安全。”
秦萌萌道:“我要为我的父亲讨还公道!”
查晋北道:“那孩子我还是了解的,品性很不错。”看得出查晋北对这件事非常热心,很想将查薇和邱启明撮合到一起。
查薇道:“我就不明白了,楚嫣然哪点儿不好,你跟人家说分就分啊,这边分了没多久,就去勾搭乔梦媛,还煞费苦心的送定情信物给人家。”
查晋北看了看茶叶道:“无功不受禄,你送茶叶给我是不是有事情找我办?”
张扬缓缓落下酒杯道:“查总是想让我把刚才的话转告给她吗?”查晋北的这番话已经讲得清清楚楚,他早已知道了何雨蒙的真实身份,张扬对此并不意外,罗慧宁能够查出,别人一样可以查出,现在连文浩南都已经知道了秦萌萌仍然在世的事实,那么没多少人可以被瞒住。
张扬道:“原来这世上不仅仅有同行相嫉妒,也有惺惺相惜。”
听到秦萌萌这样说,罗慧宁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些许歉疚,平心而论,她这次约秦萌萌见面,出发点不仅仅是出于对老朋友何长安后人的关心,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儿子文浩南,她清楚儿子对秦萌萌的感情,害怕秦萌萌的出现会让儿子深藏心底的感情死灰复燃。
查晋北道:“傅正声也是一只老狐狸,何雨蒙找他来主持公道,千万不要被这老家伙利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何长安将他的巨额财产全都留给了何雨蒙,我可以说老何的这步棋走得并不高明,如果我是他,我不会留给子女太多钱,留的钱越多,子女所承载的风险就越大,这个世界最没安全感的就是有钱人,如果何雨蒙是我的女儿,我保证她一生衣食无忧足矣。”
张扬道:“我没怕啊!”
张扬笑道:“查总昨晚表现的非常大度,看得出你很喜欢那尊玉佛,不过仍然忍痛割爱。”
查薇接着查晋北刚才的话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查晋北道:“你的话她应该能听进去,张扬,我不想背这个黑锅,你帮我解释一下。”
查晋北道:“小薇,吃饭了没有?”
罗慧宁的表情温和而平淡:“小欢还好吗?”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等于直接道破了秦萌萌的真正身份。
张扬道:“何长安在加拿大被人绑架,绑匪提出让何雨蒙转让非洲金矿,何雨蒙为了救何长安,同意将金矿无偿转让,可绑匪并没有信守承诺,在拿到转让合同之后,却将何长安撕票。”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信不信你并不重要,关键是何雨蒙不相信你。”
查薇对他的这话嗤之以鼻,此时张扬的电话响了,却是薛伟童找他过去,只说有急事,张扬借机起身告辞。
其实罗慧宁早已预料到了这件事,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儿子对张扬的仇恨绝没有那么简单。因爱生恨!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想不到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里,或许她要好好和儿子谈谈了。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有些事我永远不会向别人说,再说秦家的事情本来和我就没有什么关系。”
查晋北嗯了一声,脑子里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查晋北道:“有吗?”
查晋南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他,听说过他的一些事,这小子在感情上并不靠谱。”
罗慧宁道:“现在看来秦振东死得不冤,秦萌萌有杀他的理由。”
查晋北道:“忙里偷闲,如果终日忙碌,那么人生就失去了意义。”
张大官人向查薇笑道:“没经你允许就来你们家吃饭,勿怪,勿怪!”
查薇笑着在他肩头捶了一拳:“我说你这人怎么心眼儿这么小?”
两人都笑了起来,张扬心中的确这样想。
“谢谢!”秦萌萌小声道。
罗慧宁轻声叹了一口气:“仇是永远都报不完的,如果你父亲在天有灵,他不会想让你去复仇,冤冤相报何时了,为了上一代的仇恨,你或许可以牺牲你的生命都不足惜,但是,如果你死了,谁去照顾小欢?而他又会拥有一个怎样的童年?”
查薇有些好奇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搞得那么亲近了?”